ZKIZ Archives


I am not wrong,I am early. 蔡東豪

2008-08-28  NextMagazine


我 從事過不少行業,在加拿大做證券分析員的幾年時間,是我特別回味的一頁。一九九○年我在一間獨立證券公司工作,公司業務集中證券買賣,專注賺取佣金,不涉 及投資銀行業務,因此分析員可暢所欲言。當時我入行不久,沒有資格做整個行業的分析工作,美其名負責Special Situations,實際是負責其他同事不會做分析的公司。因此,我所分析的公司非常「立雜」,令我「一炮而紅」的,是分析經營殯儀館的盧雲集團 (Loewen Group)。

盧雲在加拿大西岸起家,不停收購殯儀館,猶如一部不會停止的機器,闖入美國市場,業務規模以幾何數字倍升,股價跟隨盈利急升,成為股市奇葩。盧雲主席Ray Loewen的名字在傳媒中無處不在,股市中人跟紅頂白,把他捧至天高,故事完美。

在加拿大任職分析員的最大樂趣,是公司要求分析員著重分析的「深度」,而非「廣度」;這也是我對財經演員「逢股必懂」絕技嘆為觀止的原因。當年我分析的公司,數目只有五至六間,對它們都有一定掌握。

我 從最基本做起,訪問殯儀館負責人,了解大集團收購殯儀館,究竟是一回什麼事情,「協同效應」究竟怎樣產生?盧雲故事的賣點是:收購家族式經營的殯儀館後, 立即進行一連串企業化改革,例如加入專業管理、現代營銷手法、中央採購和處理等。換句話說,開源方面是二加二等於五,節流方面是二加二等於三。盧雲不停收 購,公司賬目複雜至無法理解,分析員只好照單全收他提供的資料。

他的經營模式不是獨有,有一個詞語去形容不斷併購同業的做 法,叫「整合者」(Consolidator)。「整合者」選擇的行業必定具備的特徵,是龍頭企業佔的市場份額不高,業內大多是散兵游勇,表面上適合「整 合者」去一統天下。它曾出現於八十年代北美洲的廢物處理、錄影帶租賃等行業,初期氣勢如虹,可是最後無以為繼,甚至破產收場。行不通的原因,是所謂「協同 效應」根本不存在,愈併購愈出現問題,一加一只等於二,甚至更差。投資者最初以為上市公司盈利持續每年增長三成,三十倍的市盈率不貴,但當增長速度稍有差 池,便立即離棄,股價崩潰。

我訪問過多間殯儀館的負責人,發現殯儀業是一個無法整合的行業。在北美,殯儀業是一種社區服務,殯儀館以家族式 經營,一代傳一代,賣點不是「平靚正」,而是關懷。殯儀館負責人低調地參與社區服務,便是殯儀業的營銷活動。殯儀館的生意來源大部分來自本區,而國籍、宗 教、文化、習俗等因素非常重要。簡單說,殯儀業不可能以「曲奇餅」式去倒模出來。有收看過美國電視劇《六尺風雲》(Six Feet Under)的讀者,應該記得主角的殯儀館也曾考慮把祖業出售予「整合者」的橋段。

我發現盧雲的收購手法令不少家族式經營的殯儀館負責人感不滿。盧雲收購後,必定提高收費, 一九九○年美國殯儀服務的平均消費高達八千美元(去年是六千美元),引起消費者團體不滿;不少團體自組廉價殯儀服務,跟大集團抗衡。

計完數後,我充滿信心,寫了一份詳盡分析報告,建議客戶沽售盧雲的股票。報告發表後,引起市場爭議;盧雲先生寫了一封信給我,警告我說話要小心,保留法律追究權利云云。我心想他真的控告我,我就立即成名,但他最後沒有控告我。

盧 雲股價沒有因我的報告下跌,反而不停升,升至我成為行內笑柄。報告發表後一兩年,我仍堅持自己的分析,除了一小撮殯儀業人士視我為英雄(多次邀請我在殯儀 業會議上發言),分析員行家和客戶則視我為傻瓜。後來我回流香港,沒有跟進盧雲。到了一九九九年,我收到一位加拿大朋友的來信,他告訴我盧雲終於爆煲,宣 布破產。報章報導這宗新聞,也提起過許多年前有一位分析員曾作出盧雲爆煲的預言。

事實證明我沒有看錯,但時間上早了九年。假如客戶當日接納我的分析沽空盧雲,他們必定比盧雲先行破產。這故事教訓我,時間性是分析的重要一環,分析正確但時間不對也等於錯。

自盧雲一役,我不再相信併購後的「協同效應」,但不敢不信一個基本上行不通的併購模式,可令公司股價在一段時間(甚至是一段長時間)升至停不了。投資的時候不要糾纏對與錯,最重要的是在對的時候做對的事情。

蔡東豪Tony Tsoi

現任上市公司精電國際行政總裁,港交所上市委員會副主席。他曾任職投資銀行,在《信報》以筆名原復生撰寫財經專欄,對投資及求知有無限渴求,習慣早上四時起床寫作找樂趣。
am not wrong early 蔡東 東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06

Design for Fun Why not?

http://www.cbnweek.com/yuedu/ydpage/?raid=2156
 有些設計看起來好像沒什麼了不起,但你總會在見到它的第一眼就會心一笑,或者很大聲地笑出來。這種設計會存在於各種你想得到或者想不到的物品中,除了好玩,也不知道還有什麼辦法將它們歸成一類,我們就姑且稱之為「Fun Design」吧。


  比如你在右圖看到的這調味瓶,設計師色鑫甚至被朋友調侃出了「要讓媽媽繫著圍裙,在廚房裡轉上一圈,再往鍋裡撒鹽」的用法。它看起來就像是一根仙女棒,而用法也正是這樣。


  這是一個看著動畫片就蹦出來的創意。色鑫都已經記不清是哪部片子了,只記得當仙女棒和調味罐的兩個想法在腦中碰到一起的時候,他立馬就在紙上畫下草 圖,然後花了一個晚上做出了設計稿。靠靈感來設計是色鑫最喜歡的工作方式—「靈光一現的創意總是既能打動自己,又能打動別人。」


  每天睡覺前,色鑫都會記得放一個小本子在枕邊,若是晚上夢見了有趣的事情,就可以在醒來時把夢境畫下來。一次他夢見小時候在東北鑿冰釣魚的場景,醒來 就畫出了一隻水晶魚缸:從上往下看,就像鑿開的冰窟窿,魚在裡面游著。他還會定期整理這些夢,給最喜歡的幾個畫上錐形的記號,以備沒有靈感的時候翻看。不 過靠靈感來完成的這些設計都只是色鑫的業餘之作,他的主業曾經是摩托羅拉的手機工業設計師—你知道,自從摩托羅拉裁員事件之後,這就是「曾經」的事了。


  在Fun Design的設計師圈子裡,根據夢境來做設計的人並不止色鑫一個。當然,前提是你的夢要足夠有趣。澳大利亞設計師Sophie Farquhar一直記得小時候那個留著口水的夢—她睡在一片鋪滿了黃油的土司面包上,蓋的是意大利麵做的被子,枕頭也是黃油做的。這是她現在設計的 Bed Toppings床單系列的雛形—這個床單品牌已經有4種款式,你可以分別躺在一盒巧克力、一個沙丁魚罐頭、一隻鉛筆盒裡,或者躺在草地上,蓋著滿是鮮花 的被子。


  但Bitplay設計公司做的那個可以被一槍打倒的燈「BANG!」,雖然就像翻版了每個小男孩都曾有過的打滅路燈的壞孩子幻想,卻不算是一個突然想 到的點子。「最開始我們只是在討論開關一個東西有哪些不同的方法,」張珈偉說。他是這家只由三個設計師組建的台灣設計公司的老闆,那時他們剛組建公司,需 要設計出第一個產品來開張,但還沒人知道那會是什麼。


  這場討論的初步結果是以槍擊中開關的方式來控制電源,就像打靶一樣,靶心是開關。這至少實現了遠距離控制開關的設想,但張珈偉和同事們覺得這還不夠有 意思。接下來的幾次討論,才出現了用槍直接打燈,使其熄滅的新想法。這之後,他們更進一步地希望燈被打滅時有被擊倒在地的動態,不過這一點因為操作上容易 損壞燈泡而被否定了。最後,一個折衷的方案是,被擊中的檯燈罩歪向一邊,像頭耷拉下來的樣子。


  對於張珈偉來說,好產品的標準就是自己會不會喜歡,會不會一看到就興奮地想要買來送人。這是一個很模糊而主觀地界定,似乎無章可循,不過他知道怎麼樣做出那樣的東西來。


  「要把真實的感覺做出來,產品才會有好玩的地方。」張珈偉一直在提醒我們注意「BANG!」被打滅時迅速低頭和被打醒後慢慢抬頭的速度是不一樣的—「如果你是被打倒在地之後醒來,不可能是馬上跳起來的,只能是慢慢地爬起來。」


  而他們用來打燈的那把手槍,也是根據一把真槍的輪廓做出來的。不過張珈偉在這裡控制了這把槍的逼真程度:「我們的槍要長得像槍,但又不能太像真槍,它 需要是一個符號。長得像槍,是要讓每個人看到它就能直接拿起來扣動扳機;不能太像,是不要讓用戶分心去研究槍上的細節,而忽略了槍燈的整體概念。」


  但另一個台灣設計品牌Urban Prefer卻不會在「好玩」這個點上糾結那麼多細節。工業設計部設計總監陳志和給他手下的設計師們列了一張表,上面有三十多種產品設計的切入方法,「做 設計的時候經常就是自己坐在那邊畫,很容易忽略掉很多東西,這張表就像一個reminder一樣能夠提醒你。」這張表上包括了功能、實用性、材質、顏色、 造型、與使用者互動等方面,幽默並不排在特別靠前的地方。「Fun之於我們的設計,就像是一碗牛肉麵裡加了蔥一樣,它可能是稍微提味一點,讓你覺得更容易 接受。」


  Urban Prefer執行工業設計師陳政隆的作品「COIN 4」就是在這個設計方法表的指導下完成的。設計的初衷是要找到一種用隨身的小物件就可以把iPhone支立起來的方法。「我們在考慮這個設計的時候,市面 上已經有兩種支立iPhone的方法。一種是iPhone殼之外的周邊產品,它們佔空間又容易丟。另一種是直接做在iPhone殼上的支架,但它們又很容 易損壞。所以我們想能不能利用隨身攜帶的東西跟外殼做一個搭配,很容易使用,也不會忘記它。硬幣就是我們想到的身上最常有的物件。」


  當你從身上找出一枚硬幣,隨意插入COIN 4上的縫隙中,把iPhone支立起來的時候,確實會為它解決問題的巧妙性會心一笑的。這種藏在功能背後的幽默感是這個創意與生俱來的。要證明這一點,你 只要看陳政隆在完善這個設計的過程中,只是修改了幾十稿插硬幣的縫隙的線條組合,以達到最適合品牌風格的圖樣。


  香港品牌ZAN'S的創始人Florence Wong也是用類似的方法做出了「蜂巢吸管冰格」。甚至在看到產品之後你都能倒推出她當時的想法:浮在飲料上面的冰塊只會讓上半部分冷卻,下面還是熱的, 如果讓冰塊包圍吸管,喝到的飲料就可以均衡地涼下來了。「如果你能在生活中找到一些不方便的地方,然後嘗試去解決這些問題,那就能做出很好的設計。在有了 這樣特別的功能之後,再給它一個美麗的外表,就能做成一個又有用又好看的產品。而且如果它解決的是很多人的問題,那就會很好賣。」


  你要在淘寶上找到這些好玩的(也許還帶點古怪的東西)並不難。


  2007年,周毅就開了一個叫作「愛稀奇」的網站,上面都是他從國外的創意、設計類博客或者設計公司網站上看來的「小玩意兒」。但隨著發佈的內容和到 訪的瀏覽者越來越多,周毅總能聽到一個問題:「這東西不錯,哪兒有賣?」於是2008年,他找到了幾件產品的代銷公司,開了同名淘寶店。


  代銷意味著不便宜,而不便宜是周毅和買家都不願意看到的事情。周毅曾經賣過一款叫作「收集陽光罐子」的太陽能燈─你讓那個罐子形狀的東西曬夠太陽,晚 上它就會發光。但這個看起來很浪漫的創意在代理商加價之後售價398元,比英國本土的售價貴了一倍。周毅決定跳過代理,自己控制售價體系。雖然這樣會增加 庫存風險,但價格下降,也會拉動銷售。現在,「收集陽光罐子」在愛稀奇淘寶店標價269元,最好的時候,一個月能賣出30個。


  愛稀奇現在一共出售300種創意商品,供貨商達到50家至60家。相繼有設計師找到周毅,希望以這裡為銷售和推廣的起點。周毅是一個「正版潔癖患 者」:他認為自己的消費者裡面,因為質量而考慮購買正版的人群不到一半,大多數人都只是因為有「正版潔癖」,哪怕消費不起也要買正版。對於籍籍無名的新產 品而言,擁有獨一無二的創意才是關鍵,而另一個比版權更重要的事情是:把創意變成產品。


  這看起來是再基礎不過的事情,但很多創意不過就是一個創意而已。色鑫做出將仙女棒調味瓶生產出來的決定已經有大半年的時間了,這期間他還特地向公司請了3個月的假,待在深圳的工廠裡,盯著調味瓶模具的開模。


  他在摩托羅拉時,是一個「高高在上」的設計師,從產品概念出來之後,畫完草圖,再做出3D方案,任務就算基本完成了。只要跟工廠確認好設計方案,剩下的生產,工廠會嚴格按照設計的要求來完成。


  但輪到自己生產調味瓶時,不僅要自己仔細檢查每一次出來的樣品有多少瑕疵,還需要跟工廠確認下一步改進的方案,而且因為他的訂單量不到5000個,這 在通常都接10萬級訂單的工廠很難有話語權,他甚至因為工期和質量問題換了合作的工廠。這是他第一個從設計稿變成現實的產品。在試圖量產的這大半年裡,他 將那些詢問哪裡可以買到調味瓶的郵件陸續整理好,覺得等到自己要正式開賣的時候一定還派得上用場。但要怎麼去賣,他好像還沒有靜下來認真計劃過。


  張珈偉以為自己有足夠經驗,已經將「BANG!」在量產中可能遇到問題的很多細節都砍掉了,「燈上其實還可以加更多東西的,比方說不同角度的旋轉、不 同顏色,但是我們都不要,因為知道那會在生產時造成更多的麻煩。」但他們還是為了布制燈罩和塑膠燈座這兩種材質不同的部件能夠呈現出統一的白色,在工廠花 了幾個月的時間去調顏色。


  「我們發現設計在整個環節中居然是比重很輕的一環,都開始懷疑自己還是不是設計師,我們公司還是不是設計公司了。」作為設計師,張珈偉和他的同事曾經 一直認為設計是產品生產最重要的環節,但目前從時間上來看遠不是如此。他們往往是花1個月時間設計一個產品,然後花上1年才能量產出來,再花上半年才能鋪 好銷售渠道。結果就是,這家成立了2年多的公司,目前在市面上銷售的產品還只有兩個。


  「設計師往往過於專注設計本身,而且因為推廣的投入很多,牽扯的精力也大,他們往往不能兼顧好。」周毅說,「工業設計師要真正參與量產,需要很多包容。」他的意思是,因為預算,要允許成品比設計稿質量下降一些。


  不過話說回來,考慮到預算的設計,才應該是好設計。即便設計師不能像蘋果一樣在工藝上有強勢的話語權,也可以在idea階段就儘量考慮周全。


Design for Fun Why not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7149

To Serve, To Strive and not To Yield! 朱泙漫屠龍記

http://johnchrysostom.blogspot.hk/2012/10/to-serve-to-strive-and-not-to-yield.html
「To Serve, To Strive and not To Yield!」是以前筆者參加外展訓練(Outward Bound)時學會的口號。其中高台跳水和游繩攀石(Abseiling)的項目是其中兩項令人印象深刻的活動。由於有些人畏高,因此往往不能完成這些項 目。在懸崖游繩下坡之際,人必須往後仰才可以重心配合腳踏在懸崖邊而利用安全繩滑下。這些經歷令筆者明白安全繩固然非常重要,但人必須明感覺上的風險和實 際的風險可能是兩回事。
期權(Option)的可愛在於令投資策略在單邊的升跌(Bullish or Bearish)外,尚有無方向性的策略(Directionless)。在不同的資產中進行分散投資(Diversification)固然是人盡皆知 的投資智慧,其實投資策略亦可以應用不同的策略優化本身的投資組合回報。在2002年至2007年單邊中港牛市看升固然是必勝之道,但2008年至 2010年的熊市和隨後的大反單,以及近月的牛皮市,皆證明要每月維持有穩定回報除靠單邊賭牛市外的內含期權的混合策略是非常值得考慮的做法!
拙文《期權長倉利疊利》 曾以2007年的港股自由行一役的大單邊牛市來說明期權長倉(Long Option)的威力,不過現實中如此大單邊的機會十年不逢一潤。要選擇合適的期權或投資策略,必須先對投資對象有一個看法:即是其走勢是牛 (Bullish)、熊(Bearish)、還是無方向性(Directionless)呢? 
今天且讓筆者以近十年的中移動(00941:HK)走勢嘗試分析如何建立合適的期權策略。簡單來說,中移動(00941:HK)自2000年許基本上呈現以下數個大走勢:

在2003年4月28日至2007年8月17日這漫長的牛市期間,單邊認購期權(Call Options)是不俗的操作(但筆者認為以股票或股票期貨可能效果更佳),但其波幅不利應用如拙文所述《期權長倉利疊利》 的爆炸性推進。在2007年8月17日至2007年10月30日單邊大升市和2007年10月30日至2008年10月17日單邊大跌市,正是分別利用認 購期權(Call Option)和認沽期權(Put Option)長倉大展身手的好時機。但由於市況波動而引伸波幅(Implied Volatility)偏高,令長倉策略的效用打上摺扣。
在2008年10月17日開始,中移動(00941:HK)進入長期在大約港幣70.00元至港幣85.00元區域上下浮動的無方向性 (Directionless)走勢。因此無方向性的期權策略(Directionless)應該是上上之選,其中主要策略包括鐵兀鷹(Iron Condor)、馬鞍式短倉(Short Straddle)或純粹在高低位分別沽認購期權和認沽期權。
建立無方向性的期權策略必須留意資產格的上阻力位、下阻力位和中線位。正如上述所述,自2009年12月31日中移動(00941:HK)升穿港幣 70.00元阻力位後,曾於2012年8月14日高見港幣92.55元,因此可以視港幣70.00元和90.00元為中移動(00941:HK)上、下阻 力位,而中線位則大約在港幣80.00元。不過由近年中移動(00941:HK)上、下阻力位分別有一浪高於一浪的走勢,因此筆者若果擬建立中移動 (00941:HK)無方向性的期權策略,則中線或區域則會定在港幣80.00元和85.00元之間。
確立上阻力位、下阻力位和中線位(或區域)後,每逢中移動(00941:HK)逼近上、下阻力位分別便應該分別沽空認購期權和認沽期權,這種方法操 作簡單、靈活、成本低而勝算較高。倘若每逢中移動(00941:HK)進入中線區域後便建立馬鞍式短倉。至於鐵兀鷹近年亦非筆者特別喜好的策略,皆因其額 外兩隻價外認購期權和認沽期權的腳令組合成本增加。在實際使用時,筆者可能只用一隻腳,或把上下兩隻價外認購期權和認沽期權的腳放在中移動 (00941:HK)上、下阻力位處。

期權長倉嬴無限輸有限,短倉輸無限嬴有限,按道理長倉比短倉有絕對性優勢。但現實中兩種盤路皆有人賺錢,而一般認股證(Warrants)莊家更基 本上以類似期權短倉盤路長期在眾股蟻身上賺得令人咋舌的暴利。對於一般人來說,股市長遠來說長升長有和一旦「黑天鵝」出現時其跌幅的駭人的觀念其實已在不 少人心中打下烙印,誰還會醒悟到不少股票基本上只是長時間上上落落呢?

To Serve Strive and not Yield 朱泙 泙漫 屠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8448

The World is Not Enough! 朱泙漫屠龍記

http://johnchrysostom.blogspot.hk/2013/04/the-world-is-not-enough.html
2013年4月15日兩名車臣恐怖份子Dzhokhar Tsarnaev和Tamerlan Tsarnaev在波士頓馬拉松發動炸彈恐襲。之後在2013年4月23日大陸新疆喀什巴楚縣亦發生維吾爾族人的暴力恐怖襲擊事件。恐怖份子進行襲擊背後有很多歷史、政治和宗教因素,但筆者相信近年的國際軍事衝突乃至恐怖襲擊每每跟石油有密切關係。不要忘記中哈油管途經新疆,車臣附近亦有Baku–Novorossiysk油管,兩者均肩負把中亞油源運往世界的必經之路。
車臣(Chechnya)乃裡海(Caspian)和黑海(Black Sea)之間的高加索地區(Caucasus)其中一個俄羅斯聯邦。由於高加索地區乃羅剎人進軍土耳其和波斯必經之路,因此幾千年來皆是兵家必爭之地。近代高加索人跟羅剎人戰爭進入高峰期始於彼得大帝進軍亞洲的大博奕(The Great Game)為起點(見拙文《阿姆河斯坦恩仇錄》)。
筆者記得007系列中的《The World is Not Enough!》占士邦曾進入高加索地區調查一宗涉及英國石油大亨Sir Robert King被殺的案件。其中來自美國核彈專家邦女郎Christmas Jones曾講過美帝在高加索地區行動必須要有MI6的協助,皆因大英帝國在高加索地區乃至中亞地區情報網絡已經有幾百年歷史。Christmas Jones這番恭維事頭婆的說話原來有根有據。話說當年羅剎人東進的終極目標乃印度次大陸,因此大英帝國乃至東印度公司均派了不少密探在這地區工作,其中一名有涉足高加索地區的著名探險家便是Captain Arthur Conolly。
Captain Arthur Conolly本是東印度公司軍官,於1829年他喬裝伊斯蘭商人化名阿里汗(Khan Ali)由莫斯科出發,經過大部份高加索和中亞地區後於1831年安全抵達印度。據說Arthur Conolly作為拓荒者開啟了大英帝國在這個廣大地區的人脈網絡,其中俄羅斯更思疑大英帝國長期資助高加索人對羅剎人的戰爭。1834年在他的傳記《Journey to the North of India through Russia, Persia and Afghanistan》首次以大博奕(The Great Game)來形容英俄逐鹿中亞的國際形勢。
按道理車臣人跟羅剎人血海深仇,攻擊對象應該是俄羅斯而非米帝。據國際情報「權威」Strafor的《Why the Boston Bombers Succeeded》的分析,Dzhokhar Tsarnaev和Tamerlan Tsarnaev應該受al Qaeda宣傳影響而成為獨立行動的Inspired Operative,未必與車臣恐怖份子有關聯。不過單掌拍不響,倘若大英帝國一直以來真的默默支持高加索人對付羅剎人的獨立運動,那麼大英帝國沒落後美帝又有沒有取而代之介入這場獨立運動?假如米帝真的是現代高加索人獨立運動的幕後金主,那麼這兩名已經在美國落地生根兼學富五車的車臣靑年才子,緣何要對美國恩人痛下毒手呢?
對於受恐襲的美國人,這兩名「Inspired Operative」背後殺人動機是什麼會否有真相大白的一天?!無論如何,願死者安息!
The World is Not Enough 朱泙 泙漫 屠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4824

Shadow banking is not the issue 張化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c88c400101kmjr.html
The real problem behind China's shadow banking;
 
  Joe Zhang says China's massiveshadow banking sector is only a reflection of the real issue - thepersistent, unbridled growth of credit as a result of negativeinterest rates and financial repression.

http://www.scmp.com/comment/insight-opinion/article/1249826/real-problem-behind-chinas-shadow-banking

Joe Zhang,

    InChina today, the term "shadow banking" has a negative meaning. Overthe past year, the China Banking Regulatory Commission has issuednumerous policy directives to try to contain its explosive growth.Xiao Gang , the head of the Chinese securities watchdog, calledshadow banking "a Ponzi scheme" in an opinion piece he penned lastyear while still serving as chairman of the Bank of China.

But why is shadow banking still all the rage, despite thehostile regulatory environment?

This will risk an economic recession,but it may be what is needed to avoid the next global financialcrisis

In the past two to three decades, China has implemented anextremely inflationary monetary policy. Since 1986, for example,its money supply has grown at a compound annual growth rate of 21.1per cent, and its bank loan balance by 18.2 per cent. Of course,Chinese citizens have not become richer as fast, and much of thegrowth is merely a monetary illusion.

Why did credit grow so fast for so long? Apart from a robusteconomy, the reason has been the regulated and negative realinterest rate. Due to financial repression, demand for loans hasbeen artificially boosted, as bad investments become feasible onsubsidised credit. Indeed, it has been a vicious cycle.

First, the fast growth of loans worsens inflation, which weakensthe purchasing power of money. To facilitate the same amount ofbusiness, corporate China needs more credit. And as more credit isreleased into the economy, the purchasing power of money shrinksfurther. I call this an iterative escalation of credit andinflation. There is a constant shortage of credit no matter howfast credit grows. The reason? Bank loans are impossible to refuseas they are heavily subsidised. Homebuyers and speculators knowthis all too well.

The Chinese government frequently talks about prudent monetarypolicy but does not really have the political will to tightencredit for fear of job losses and a recession. Even in April, thebroad money supply (M2) has grown at 16.1 per cent compared to thesame time last year. That is a very high rate on a high base. Chinais still inflating rapidly despite repeated declarations of creditcontrols by government officials.

The results of financial repression are visible everywhere, fromindustrial overcapacity to excess real estate construction, and theunstoppable growth of shadow banking.

Over time, the Chinese statistics (particularly on inflation)have lost credibility among citizens. Despite high inflation thatis widely believed to be somewhere between 5 and 10 per cent ayear, Chinese depositors are paid an average of 2 per centinterest. Naturally, they want better deals. While many have chosento speculate on property, others have embraced shadow banking,including microcredit and wealth management products. Afterconsistently deflating for two consecutive decades, the domesticstock market remains very expensive, with banking stocks being thepossible exception.

Negative real interest rates on bank loans constitute a subsidyfor borrowers. Unfortunately, access to finance is neither equalnor fair. State-affiliated companies and well-connectedprivate-sector borrowers take the bulk of funds for loans, leavingvery little for small businesses. The underprivileged have toresort to the curb market, involving trading outside the officialstock markets, pawnshops, microcredit firms and high-cost fundsarranged by trust companies.

In other words, China's shadow banking is a reflection of thefinancial repression. The high interest rates prevalent in shadowbanking activities are a result of the low rates in the formalbanking sector.

Financial repression has accentuated the uneven playing fieldfor the two types of borrowers. Normal bank loans carry a 6 percent annualised interest rate, while the shadow banks typicallycharge 15-30 per cent per annum.

If Beijing really wants to help small businesses, or deflate theproperty bubble, it should raise interest rates steadily. As aresult, the growth rate of money supply will decline to 7-8 percent within two to three years. Yes, this will risk an economicrecession, but a recession may be exactly what is needed to avoidthe next global financial crisis. This time, unlike in 2008, thecrisis will be made in China.

China's iterative escalation of credit and inflation has severesocial consequences, too. Ordinary savers are punished, and areleft further and further behind by the rising prices of assets suchas property. If President Xi Jinping wants Chinese people torealise their own "China dream", he must tame the credit monster.Shadow banking is only the shadow, not the monster waiting in theshadows.

Joe Zhang was chairman of Wansui Micro Credit Company inGuangzhou from 2011 to 2012, and is author of a new book, InsideChina's Shadow Banking: The Next Subprime Crisis?

This article first appeared in the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print edition on May 31, 2013 as A monsterproblem.
Shadow banking is not the issue 張化 化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6686

To be, or not to be by C2

來源: http://www.hunghuk.com/2015/09/07/to-be-or-not-to-be/

To be, or not to be

這句經典的對白,不少人都知道是出自沙翁的名劇Hamlet 王子復仇記。終於昨天有幸看到此劇在港公開演出,香港站是其中一站,其中還有香港演員,不得不支持一下。

Hamlet 王子復仇記為沙士比亞四大悲劇之一,好友在我看之前問我,看完是否會哭? 我笑說不會的….

昨天此劇在演藝公演,整個舞臺及製作都很簡單,8名演員分演多角,每幕完結後都自行移送臺上道具,另外道具背景都非常簡單,是筆者從未見過,每幕之間也無需落幕,使全劇節奏緊湊….當中編劇已加入很多唱歌和音樂元素,跟傳統很不一樣….

結構方面都是以一貫的作風。其中的獨白、鬼角及現實及虛幻(illustration)都是我最喜歡及認為是其不可或缺的元素,不過我最喜愛的女巫師(witch)卻不在此劇。

希望再有機會再在港看其他劇目的演出,不怕悶、不怕難明、也不怕自己一個去看……如問我想看什麼?我會說仲夏夜之夢,因是喜劇吧!

To watch or not to watch? Yes!

 

 

20150906_133817

Posted in 人生哲學 and tagged , .
To be or not to by C2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9760

G2G...not apathy....retoring

May 22 (Bloomberg) -- European Union finance ministers pledged to stiffen sanctions on high-deficit countries and ruled out setting up a mechanism to manage state defaults, saying no euro country will be allowed to renege on its debts.

Generally, the above news, delivered a simple message to me. G to G affairs are much easy to compromise. Further more, an old idiom;

官字,两个口


The scenario is vary from the US government provides the rescuse package, TARP, to those financial institutionals. During then, the US governement has the right to rescuse or reject any financial institutionals. It's not a NATIONAL INTEREST or to protect its' prestigous.

EU is a body, which many countries are involved. Failure of any country in the EU, swaying others is a forgone conclusion. Hence, in the "Malaysia context" of understanding how the EU countries responsding toward the Greece fiscal problem;

"You help me, I help you"

I'm turning positive, seeing the rich countries in the EU, toned decisive to halt the potential European sovereign debt crisis;

Deliberations over the revamp of Europe’s economic management came after German Chancellor Angela Merkel won parliamentary backing for Germany’s contribution of as much as 148 billion euros to the EU’s planned 440 billion-euro debt- stabilization fund, the largest single share.

“Forget the treaty, let’s focus on what we can achieve in the short term,” French Finance Minister Christine Lagarde told reporters. “We are not against change, but let’s see what is deliverable very quickly.”

After all, a US$1 trillion had been allocated in this effort. Will the EU willing to see the US$1 trillion futiled?



預防勝於治療
G2G not apathy retoring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6390

404 not found cities

這裡不是北韓,是中國最神秘的一個城市,他沒有名稱,只有一個代號,叫404。今天,你上網打開網頁時看見404,就是在告訴你網頁找不到。強國至少有三個404

關於404,蘇聯人知道,美國人也知道。404這個城市建設的時候,已經考慮到打核戰的危險了,所以它的地下有整套完整的防禦體系。404整個城市的地下是空的。從生產區到生活區,各個社區學校門口全都有地道入口,那些地道有防核彈的半尺厚的大石門,裡面有小儲藏室。



19681969年,中蘇珍寶島發生局部戰爭。蘇聯在國際上宣稱要給中國的核基地做個外科手術。中國的核基地不就是404嗎?404有一部分是蘇聯幫著建造的,404醫院就是當時的蘇聯專家樓。那個樓特別厚實,冬暖夏涼,全實木地板。蘇聯人十分瞭解這個地方。

實際上,真打起核大戰來,擁有核武裝的中國對蘇聯具有牽制力,美國這次選擇站在中國一邊:19691015日,尼克森透過基辛格表示:如果中國遭到核打擊,他們將認為是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開始,他們將首先參戰。美國的核彈對準了蘇聯,蘇聯才沒打404

404生於冷戰,也毀於冷戰。

今天,不管是在公開發行的紙質地圖、電子地圖、城市清單、車牌號、電話區號,淘寶可送達的城市列表上,你都找不到我出生的404城。404是一個地級市的代號,它只有代號,沒有名稱。與其他城市相同,404有公檢法、土地局、社保局、電視臺、報社以及一切你想得到的行政機關;不同的是,這座城市從最圓周邊算起,也只有4平方公里,而人們的生活區域不超過2平方公里。

404,初期對外稱西北礦山機械廠或國營工業器材公司,也叫甘肅礦區(1964年甘肅省按照中央決定,在404廠設立甘肅礦區辦事處,為省政府派出機構,行使地區級行政權力)。現在對外稱為中核集團404總公司,也叫甘肅礦區。

你找不到它,在這裡,中國建成了它的第一個軍用核反應爐。因為這曾經是中國造原子彈的地方。而現在,這個地方已經基本廢棄了,這裡是中國核工業的起點,建造了中國第一個軍用核子反應爐。




照片裡看上去,404像是個普通的北方小城市。其實你先想想,在沙漠上怎麼可能有湖,有公園,有假山?那水是引的祁連山脈的水,有飲水工程;那地下有整套的核基地。只是你看不見。是幾代人種樹、挖渠、蓋樓、造出了原子彈。從1958年建造開始,強國就把全國最好的工人、勞模調了過來。因為這個,404集結了各行各業的高人。

不只核專家,上海最頂級廚師、南京路上的優秀營業員,各地最好的技工,全調到了404,有很多這種能人。他們今天差不多都死了,都埋葬在沙漠上。

其目標只有一個:舉全國之力,造出原子彈。

這裡的人們習慣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鼎盛時期,別說造原子彈的工廠,404連醋廠都有。茫茫沙漠裡,這座城市的人們能喝上自己釀的醋,吃上自己做的雪條和雪糕。他們還給自己造了公園,裡面有一架退役戰鬥機、一座流水假山,還有一個長隆五個籠:第一個籠裝熊,第二個裝鳥,第三個裝猴子,第四個裝孔雀,第五個裝梅花鹿,還從其他地方調動物來,輪換著給小朋友看。

404有句口號,叫「獻完青春獻終身,獻完終身獻子孫。」一呆就是三代人。

404,每天都有風。風沙大,就得戴安全帽出門,因為直徑三四厘米的石頭能刮得漫天飛起來,跟槍林彈雨一樣,環境很惡劣。

404很寂寞了,孩子們如果受不了這裡,想走出去怎麼辦?只有考出去。

冷戰結束後,世界進入了快速經濟發展軌道。404仍然與世隔絕,與世界變化沒有發生關係。

後來,404的地下開始塌陷。一夜之間,學校,體育場整個全塌陷了。國家一知道情況,立馬撥款選址搬遷。怎麼搬?找軍隊來。每家安排一輛軍用卡車,做好安排部署,部隊給你扛東西,你只要收拾好就行了,搬家公司就是軍隊。每天80輛軍車,每天跑3次,每天搬240戶。搬了半年。

結果這個事情被美國間諜衛星發現了:中國是不是有大規模軍事行動?其實是他們在搬屋,搬了半年。



404 not found cities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6377

ASX merger may not make good sense, but it now looks a good bet

1 : GS(14)@2011-02-12 17:42:53

http://www.smh.com.au/business/a ... 20110211-1aqp7.html
2 : 鱷不群(1248)@2011-02-12 20:23:22

港交所不如與NASDAQ合併,否則客易落後形勢
3 : GS(14)@2011-02-13 12:02:17

但是Nasdaq有甚麼好處呢?
4 : 鱷不群(1248)@2011-02-13 14:25:19

3樓提及
但是Nasdaq有甚麼好處呢?

其他都商討合併,無選擇了,Nasdaq和香港處身不同時區,又擅長洐生工具
5 : GS(14)@2011-02-13 14:26:57

4樓提及
3樓提及
但是Nasdaq有甚麼好處呢?

其他都商討合併,無選擇了,Nasdaq和香港處身不同時區,又擅長洐生工具


又是,的確是一個不錯的建議,最怕對手估值太高,為合併而合併,確實無好下場
ASX merger may not make good sense but it now looks bet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2957

越禁越熱 天與地 is not dying

1 : GS(14)@2011-12-30 12:13:05

http://www1.hk.apple.nextmedia.c ... 462&art_id=15937200
縱然收視低,卻成為城中熱話的無綫劇《天與地》,被內地禁播後引起內地網民越禁越想睇,瘋狂搜尋視頻,令該劇昨日成為內地著名網站天涯論壇的搜尋榜 no.1。劇中黃貫中創作的兩首主題曲《天與地》及《年少無知》也熱爆,但兩歌不受無綫重視,在《勁歌》榜均食白果,明年總選亦無緣攞獎。
2 : 草帽(1253)@2011-12-30 13:34:09

如果套野既世界再涼博一D會更好. 不過而家都有D味道.
3 : orz(6886)@2011-12-30 14:14:12

我幾鐘意睇這套劇, 劇本拍攝手法一流, 最重要是演技比tbb熱棒的小生花旦更勝一籌
4 : GS(14)@2011-12-30 16:10:36

2樓提及
如果套野既世界再涼博一D會更好. 不過而家都有D味道.


人生沒希望會好痛苦,難入口...

成套戲無邊個無做錯事
5 : killer2012(20151)@2011-12-30 16:23:26

i am dying
6 : GS(14)@2011-12-30 16:26:40

5樓提及
i am dying


點解?
7 : 草帽(1253)@2011-12-30 17:44:32

如果三個主角唔好係D精算師, 只係D朝九晚五打工仔. 又或者賣保險, 咁會更辛酸, 更現實, 睇到標晒眼淚, 而家就係少左份投入感.smiley
8 : GS(14)@2011-12-30 17:47:18

其實講到尾,如果唔set呢D,個劇本要重新寫過
9 : 草帽(1253)@2011-12-30 17:51:26

smileysmiley
10 : GS(14)@2011-12-30 17:52:29

9樓提及
smileysmiley


其實個劇本唔合理,反而set他們是經紀合理D,因為他們打band時最後生那位都20歲,仲好似唔讀書咁...點考乜乜師呢?
11 : 草帽(1253)@2011-12-30 17:55:32

係, 同埋唔讀書打band打到變精算師, 另外一個做左間公司阿head. 唔係好令人接受.
12 : 龍生(798)@2011-12-30 18:40:16

多數下場都係

代客泊車

倉務員

跟車....
13 : mr_dlm(19486)@2011-12-31 15:57:07

4樓提及
2樓提及
如果套野既世界再涼博一D會更好. 不過而家都有D味道.


人生沒希望會好痛苦,難入口...

成套戲無邊個無做錯事


咁佢都係因果報應, 其實係正面的

現實更多係好多人一生無做錯事到頭來都不得善終
14 : GS(14)@2012-01-01 15:08:33

13樓提及
4樓提及
2樓提及
如果套野既世界再涼博一D會更好. 不過而家都有D味道.


人生沒希望會好痛苦,難入口...

成套戲無邊個無做錯事


咁佢都係因果報應, 其實係正面的

現實更多係好多人一生無做錯事到頭來都不得善終


...可能是社會的錯
15 : 龍生(798)@2012-01-01 21:29:23

英耀論中有明言

長輩過於忠厚, 此生定必是愚人....
16 : GS(14)@2012-01-02 11:10:36

15樓提及
英耀論中有明言

長輩過於忠厚, 此生定必是愚人....


但是他一生咪過得好囉,有無睇阿甘正傳?
17 : 龍生(798)@2012-01-03 01:30:47

我明...

但英耀論教的是相人, 而不是處世嘛....
18 : GS(14)@2012-01-03 23:18:36

咁命好不如運好
19 : 亞力士(1473)@2012-01-03 23:44:31

18樓提及
咁命好不如運好


英耀賦唔係講風水命理
越禁 禁越 越熱 天與地 is not dying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7094

毅行出哲學: Not Quite向下爬

1 : GS(14)@2012-03-24 16:53:48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307&art_id=16182861
毅行 行出 哲學 Not Quite 向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8417

談財經 - 胡孟青 It’s not that OK (2012年06月28日)

1 : GS(14)@2012-06-28 23:11:18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110202&d=1784
財經 胡孟 孟青 It not that OK 2012 06 28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9983

You are not alone 黑客Anonymous向港府宣戰

1 : GS(14)@2014-10-05 14:06:25

曾入侵不同國家政府網絡的國際黑客組織「匿名者(Anonymous)」昨向特區政府­「宣戰」!不滿香港警方用催淚彈對付手無寸鐵的示威者,決定與香港人並肩作戰爭取民主­,遂發動網絡戰入侵特區政府網站,主要襲擊目標據悉是包括警務處在內的近50個政府網­站及三間傳媒機構,若入侵成功更會把盜來的官員個人資料及政府機密公開。


2 : abbychau(1)@2014-10-05 14:09:59

smiley
You are not alone 黑客 Anonymous 港府 宣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5885

有些東西該是NOT FOR SALE 2014年12月05日

1 : GS(14)@2014-12-07 12:10:40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239613#

「我提住自己,拍戲有好多時間,慢慢來……」周柏豪憶起拍攝電影《販賣.愛》第一天的自我勸勉,「一定忍唔到。」坐在旁邊的陳嘉桓(Rose)忍不住插咀,她並非要扮演電台裡的車婉婉,為人家預測未來,只因感同身受,她跟柏豪都是天蠍座,「提住自己要冷靜,點知第一日就露了真身。電影化妝師說起初以為我好cool,點知原來是個低能仔。」低能仔很難跟柏豪多年來擺出來的歌手形象作聯想,低能仔所代表的不是智力,而是一種較直率性情的形容,戲中柏豪也是音樂熱血分子,不時拿著結他在街頭獻唱,「導演解釋,角色的不少對白,都是我曾經說過的話。」面對這樣的角色setting,柏豪很難不露底。
文:陳龍超 圖:莊振邦
Hair:Cliff Chan@Hair Corner (Pakho)
Make up:Kris Wong(Pakho)
Clothing:Initial(Pakho)、Cocktail(Rose)
場地:E-Max

「我們做事一係就零,一係就一百,凡事去到好盡。」他繼續用上天蠍座的特質解說,星座的功能不只是助人認識自己,更重要的是接受自己現在的模樣,讓人釋懷,改變不了也不需自責,性格天生不由人,柏豪刻意收起低能仔一面,不是欺騙大眾裝帥,只想避免一見面便嚇親別人,透過慢慢相處而了解,建立歌手形象乃是公關宣傳,市場部門聯手創作的大工程,歌手真性情跟形象常有落差,不一定要用上造假去形容,建立形象或多或少為了滿足大眾的需要,有其社會功能,處於青少年期的細路就是要detach父母,attach偶像派這類figure能夠提供其他選擇,讓家長從轄心圈子淡出,因此偶像設定都帶著正能量,而偶像自家也會注重一言一行,怕影響年輕一輩,形象跟真身存在著距離,對歌手其實也是好事一樁,賣的是唱功這類工藝,而自己最核心的性情乃屬私隱,留給自己最關愛的人,只可惜今天市場需求,要拿出真性情販賣,將之降格為商品,徹底把自己整個人推出市場,以為這才是對大眾的誠實,然而,當舞台佔據了整個生活,裡裡外外都是artist,自己便會流失,接著便是迷失,為了好好愛錫自己,有些東西該是not for sale。

一切都被扣上Price Tag
「齣戲的一大主題是談選擇。」Rose想了想才回答,這樣的答案,或許因內容較為敏感,「導演、編劇不是借此議題去賺錢。」她起初決定參演時,戰戰競競,這也難怪,拍攝時跟剪接後可以是兩碼子的事(即是導演賣橋和最後定案常有出入),一切完事後才能作準,而Rose看過試片後亦很安心,「電影帶出正能量。」該片乃根據公演了3次的舞台劇為藍本,而「選擇」其實是中外電影的熱門議題,像《飢餓遊戲》、《十月圍城》所說的就是面對極權下,社會持份者會否拿性命來交換自由,更多、更大的選擇,需要老百姓用血和汗來爭取。《星際啟示錄》、《潛行兇間》談的是主角願意相信甚麼,甚麼便構成了獨特時間、空間下的「現實」,「選擇」影響深遠,重力之大叫人敬而遠之;《販賣.愛》談的選擇來得落地、直接,平台就是已發展的城市,議題是「少女援交」,用較微觀角度看「選擇」這回事,為了金錢,持份者選擇用甚麼來交換,轉個角度,就是探問金錢的勢力今天大到甚麼程度,金錢在已發展地區代表遠不只生活保障,也是社經地位的量度指標,資本主義社會就是傾向資本當家立主,而後資本主義談的資本,已變成是赤裸裸的金錢(文化資本Culture Capital的兌換值亦不斷下滑),政府不加以介入「市場」,消費consumption便會逐步佔據了所有生活細節,把一切東西都扣上了一個Price Tag。

能否選擇視乎手上籌碼
少女身體有別於規範化的性工業(如一樓一、三溫暖之類),所以有價有市,因為社會道德共識一直都認為這是not for sale,愈難買的東西,有能力的消費者便愈想擁有,好把對方降格為一件可供消費的貨品,《販賣.愛》問的是在金錢引力下,人可以賣到幾盡?「視乎自己能否孭得起,同時自己手裡又究竟有多少籌碼。」柏豪以此為原則,「有些品牌,我會藐,仲要做些古怪姿勢,簽約之前會考慮能否承受到自己不想做的壓力。」當手上籌碼愈多,拒絕空間也相對愈大,諷刺地,籌碼卻可能是一塊一塊「頂住」累積而來,分清甚麼東西其實是人工已包,其實很重要,「家人覺得我好辛苦,連食飯都要左選右選,但我ok,因為食得鹹魚就抵得渴。以前好憎做這類訪問,點解唔可以做圍訪?毋須不停重複講同一番說話,但我又不是王菲級數……」籌碼所限,改變不了環境,可以調節自己心態,「現在一天能夠有六、七個訪問去做,我真的覺得很開心,由互不相識到坐埋一齊傾偈,幾好玩呀,況且我又鍾意講嘢。街上人家偷影我,以前我會不高興,現在我會主動去跟他們合照。」柏豪認為,身為Artist,一出門口就要笑,因此保持開心是他現在工作的一大前提。

挑戰自己不等於僭越底線
柏豪自詡喜歡挑戰自己,有畏高,更會跳降傘,為唱片拍攝封面,演藝工作成了平台,讓他不斷超越,「我最近拍電影,需要背部全祼,一切視乎劇情需要。」Rose對此表示同意,「朋友說我有時穿得很性感,但如果出席大型場合,我認為這是合適的。」她今次的演出,有別於以往打女形象,既談援交,戲內有性感場口,也是自然不過的事,「你們怎樣看誘惑?是誘惑還是機會,有時很難分辨。」筆者問,「如做新人一樣,頭一、兩年會受注目,但三、四年後,就無人理,新人湧緊出來,我較硬淨,不會去夾新聞,爭取曝光,我是『密密做』那種。現在很多人都會先試試,搏下、睇下過唔過到骨。」柏豪喜歡超越限制,但不會僭越自己底線,這或許是分辨誘惑與機會的方法。

用錢去計,全因不知有其他選擇
柏豪在戲中飾演Rex,是位主張平權、擁抱公義的見習醫生,音樂人和醫生加起來,便是心靈治療師,而服務對象就是Rose飾演的Tiffany,「她是一位迷失的女孩,編劇曾經訪問過百名參與援交的女孩,她是這些女孩的一個縮影,遇到Rex後,讓她體會到生活除了追求金錢換來的物質,還可以幫助弱勢群體,有不同的選擇。」Rose解釋戲內角色得以成長的原因,女孩選擇用身體換取金錢,可能不知道、不明白生活其實還有不同選擇。「我試過做救生員、鋼琴導師等……」柏豪道出自己也曾經迷失,「很多人都全職教琴,收入不俗。」筆者回應,「但我不甘心這樣過,於是走去跟陳光榮學做音樂,當時是沒有收入的,也無法預知日後會認識到唱片公司和經理人公司,可以當上歌手。」柏豪分享自己的入行經歷。「我14歲做模特兒,後來經人介紹認識師傅,學了兩年功夫做打女,有時會想,一直做模特兒都很舒服,但回頭看,若沒有做過打女,也沒有今天的機會轉型拍這類電影。」Rose和柏豪的改變源於不甘心,敢於去冒險,試試可有另外的生活可能,不一定每次都會成功,只是不敢試、不願試,就一定不會成功。

迫良為娼一直默默進行中
柏豪和Rose能夠試、能夠搏,基於手上已有一定籌碼,可讓柏豪無經濟壓力下,不收酬勞去學做音樂,將自己愈賣愈盡,不一定只因為年輕人迷失而誤入歧途,也可能他們手上可供售賣的東西實在太少,社會資源愈加傾斜、聚集於一小撮人身上,愈年輕的便分得愈少,當沒有太多本錢,誘惑自然相對坐大,挑戰他們底線,別以為今天沒有迫良為娼,那種迫害不像以前般明刀明槍,其實交易仍在默默進行中,沒有明顯的行兇者,一切慢慢看成是理所當然,這才是社會至為可怕、悲哀的地方。
有些 東西 該是 NOT FOR SALE 2014 12 05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6701

【蘋果21周年】喬布斯的後遺:報紙檔的404 Not Found

1 : GS(14)@2016-06-21 07:39:11

未來,冇咗報攤,會唔會變成這樣:「404 Not Found」(設計圖片)


你多久沒有在書報攤買過一份報紙?有否忘記揭開報紙時那一陣紙張混着油墨的氣味?一份報章,由報館編採、印刷、發行之後,要交到讀者手中,就靠報攤。跟讀者最接近的,亦是報攤。今日你打開手機看這篇文章和動新聞的時候回想,手中拿着一份報紙的日子,是否像是十分遙遠的事?今日,紙媒被喻為步入寒冬期,最受影響的,除了報館,就是報販。



富哥(林長富,香港報販協會營運總監)將報攤的最好和最壞的時代一一細數

蘋果日報廿一周年

最近,報販協會更與本地藝術家團隊合作進行活化,在港九幾個報攤架設藝術裝置,大搞創意文化,吸引路人及遊客的眼球



我們借《蘋果日報》21周年的日子,也來探一探多年來每天「好天曬、落雨淋」,毫無怨言地,以最街頭、最貼地的方法,將資訊親手交給讀者手中的一群。與香港人共同經歷了多次高山低谷,富哥(林長富,香港報販協會營運總監)將香港報攤的最好和最壞的時代一一細數。九十年代,街頭持牌報檔約有一千二百個,以商業登記經營的書報社約三千間。今日,持牌報檔只剩下少於四百個,書報社只有六百多間。「90年代初,報紙檔可算是個興旺的年代。就我這一檔,一個早上可以賣幾百份報紙。」他說,1995年,《蘋果》面世,令整個傳媒帶來新景象。《蘋果》大膽創新的編採手法和印刷風格,帶來競爭,衝擊了整個報業市場。「可能是糖衣毒藥,吃完這份甜,就來了一份苦。」廿一年來,汰弱留強,多份報刊相繼結業。



活化報攤的裝置藝術

通常正正在報攤後面,就是便利店

在馬會前面,賣得最多的,當然是「馬紙」



多年來,報販經歷多個市場挑戰。例如連鎖便利店加入競爭,送膠袋、紙巾及減價戰等隨即展開。07年,免費報紙出現,變成付費與免費之間的直接殺戮。「免費報紙,全港人人都有份埋單。」富哥認為,免費報紙的出現既不環保,亦間接令傳統報紙銷量下跌。結果,傳統報紙的內容,也逐漸減少,受影響的最終都是讀者。香煙加價也令報攤出現經營困難。09年香煙賣29元一包,現在已經加價至57元,報販要用接近一倍的成本入貨,變相令營運資金倍數上升,但利潤,卻跟09年相差不遠。



《在變》另一款雕塑

中環的「標準」報攤

有冇留意路邊嘅一班每日日曬雨淋嘅報販



對報攤打擊最大的,富哥說,是智能手機的興起。「互聯網還未發達時,是讀者去找新聞看;智能手機發達之後,現在卻是新聞主動去找讀者。像你們《蘋果》,也有搞動新聞。落樓去買報紙的習慣,在年青人來說,是消失了。」不知道喬布斯當時又有沒有想到,iPhone的出現,對報攤帶來那麼大衝擊?生存,就要改變。09年政府加100%煙稅,報販賣香煙的收入大跌,於是他們向政府成功爭取在報攤兼售其他商品,例如:樽裝水、利是封、電話卡、小精品,及可以在報攤擺放相關廣告。誰知道,來到今天,有些報攤的主要盈利已經不是來自報刊,而是樽裝水和電話卡。後來,報販致力數碼化,更建議在報攤加裝WiFi熱點和數碼屏幕,以增加人流和廣告收入。最近,更與本地藝術家團隊合作進行活化,在港九幾個報攤架設藝術裝置,大搞創意文化,吸引路人及遊客的眼球。「希望將報紙檔修飾得更美觀,讓遊客和市民觀賞,也希望能做的生意也相對多些。」



冇留意依家好多報攤都有賣利是封

電話卡亦係報販重要嘅收入來源之一



數碼化,是傳統媒體的一大挑戰,亦可能是一大商機。報販協會也乘着這股浪潮,希望推出更便民的服務,例如所謂的「O2O」營銷模式(線上對應線下實體的銷售手法),善用全港十八區近千個報檔,提供網購後的物流提貨點。更建議將報攤轉型成為各區的線上與線下之間的旅遊大使或地區指南等。雖然建議「十劃都未有一撇」,但目的都只有一個,就是希望結合數碼資訊,將報販由傳統銷售印刷資訊的渠道,演變成為提供數碼資訊的在地服務熱點。「我想紙媒總有它的存在價值,可能需要結合電子媒體,與其唔夠佢打,倒不如同佢做朋友。」



「最重要要解決一個問題,就是如何承傳。」富哥說,做那麽多,為的只是「活下去!」將多年心血保留下來,就是希望下一代仍然可以將這個街頭歷史文化承傳下去。無論是報販的下一代,還是讀者的下一代,留下的都是一份心意。當你每日在街頭等車,低着頭,看着手機上的面書和動新聞的時候,有沒有試過抬高一點點頭,看一眼,你身邊正在改變的一些本土文化?今日,你又會否在報攤,跟報販說句加油,然後坐下來,喝一杯咖啡或茶,揭開報紙,感受那一陣紙張混着油墨的氣味?旁白:Joanna採訪:Roy、Joyce撰文:Kaman協力:Cindy、Halen攝影:Teddy、Neo剪接後期:Roy編導:Kaman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60621/19662910
蘋果 21 周年 布斯 的後 後遺 報紙 檔的 404 Not Found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2392

「HK is not China」小題大造倪匡:我都講過

1 : GS(14)@2016-11-29 00:03:45

青年新政游蕙禎和梁頌恆宣誓時一句「Refxxking of Shina」和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標語,觸動北京和親中派神經,特首梁振英不惜借律政司入稟司法覆核,阻止二人再宣誓,促褫奪二人議員資格,人大更主動釋法。近年甚少公開露面、有「香港四大才子」之稱的名作家倪匡,日前接受陶傑直播訪問時,坦言自己都講過「Hong Kong is not China」,惟有人扭曲此話意思,小題大做。片段獲近3,000讚好、逾千人轉載,網民紛讚81歲的倪匡睿智、心水清,一語道破。倪匡日前現身《CUP媒體》facebook直播,接受陶傑約14分鐘的訪問。倪匡自言「唔係幾識英文」,但同意「白馬非馬,香港一定唔係中國㗎嘛」,反問那標語「有咩問題?」直言梁游二人的宣誓被小題大做,標語字句被曲解,「話係香港不是中國『的』,你點能夠加個『的』字?」有網民留言表讚同:「春袋唔係人,好正常啊,春袋係人……嘅一部分咋嘛」。2006年從美國回港的倪匡憶述,當時想託運色情光碟來港,惟當地人拒絕,稱中國不准進口,倪匡解釋是寄往香港,而非中國,「我話Hong Kong is not China」,對方還跟他爭拗,堅稱「Hong Kong is China」,最終拒絕託運。倪匡不諱言「香港同中國到而家為止,都仲有好多唔同嘅地方吖嘛」。倪匡坦言中國「共產黨唔係嘢嚟」,但很多人寧以微小力量抵抗最強大的力量,強弱懸殊下,明知不可而為之,雖不會成功,仍努力掙扎,很不容易,堪稱偉人,而他坦言自己沒此勇氣,與中共對抗,「就算我年輕60年都冇呢啲勇氣」,唯有盡力用文字指出中共的惡劣。對於梁游二人最終失去議席,倪匡則指:「佢哋兩個人如果有志願革命,大把嘢可以做㗎嘛,做議員點革命喞?黃花崗72烈士,佢哋唔係去考秀才呀,去攻打總督府㗎嘛」。曾於少年時當解放軍及公安成員的倪匡,今年7月受訪時曾稱共產黨收回香港多年,最失敗是未做好思想教育,「連收返香港之後出世嘅後生仔都搞唔掂」,又笑言不再反中共,因中國已無共產黨,「點解啊?依家冇共產黨,邊度有共產黨?嗰啲共產黨個個都身家千萬億萬,仔女喺晒英國,自己周身名牌,出嚟個個都乜乜集團總經理,全部都變晒資本家啦。」當時他更說:「共產黨員咁光明正大,點解要故意避免?尤其是香港共產黨身份唔公開,好似梁振英嗰個都知係共產黨員啦。」【網民點睇】
Calven Ma:春袋唔係人,好正常啊,春袋係人……嘅一部分咋嘛
Brenda Heng:小題大做,中正紅心
Ted Luk:一語道破
Kaitian Chen:心水清
Dick Yan:倪先生對共產黨恨之入骨,充滿文人風骨
Kui Ma:悲劇回歸,現在看是預言書倪匡直播訪問:
http://bit.ly/2fBMRfI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1128/19848244
HK is not China 小題 題大 大造 倪匡 我都 都講 講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731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