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經濟坐標·活法】快的打車COO趙冬:你打德州撲克麽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6595

趙冬 (CFP/圖)

每個人都要往底池里下註,給底池做貢獻。

2014年上半年,我們投入了大規模的錢去補貼出租車司機和乘客,外界可能理解為燒錢,但我們是看到了這種投入和關鍵指標(如訂單量、用戶數)之間的明顯正相關,而且是指數級別的。“燒錢”這件事大大加速了打車軟件蠶食線下市場的速度,現在用軟件來打車的量占到全國打車市場的30%以上。

那時候大家每天看著數據增長,很亢奮。雖然錢燒了,但也達到了預期目標。而且剛“燒”了沒幾天,就有投資人要趕著進來,生怕趕不上這班車了。

說實話我們對“燒錢”的爭議不太在意,一個創業公司做的就是新的、沒人做過的事,如果很在意別人的看法,這事兒恐怕永遠只能在現有的框架下去做。

不知道你們打不打德州撲克,每個人都要往底池里下註,給底池做貢獻。什麽時候能贏到一個比較大的底池呢?只有別人也做大牌、敢投入、也想贏的時候,你才有可能贏把大的。如果大家都對這個事情不抱信心,對這個市場投入得很少,我們身處其中也很難快速增長。

今年我們又發現一件事情,即使用很先進的調度技術,整個出租車行業的訂單滿足率也就是六七成,算下來中國每天沒被滿足的訂單至少有2000萬單。按照現在的出租車供給制度,就是滿足不了的,但2000萬單的需求在那里,這不符合市場經濟。所以我們要去生產供給,來滿足這個需求。

之前我們只是在出租車的數量管控之下,做一個效率的提升,無非是把空駛率從25%降到20%,再降到15%,這對需求的滿足是有限的。今年6月份,我們推出專車產品,這就像打開了一扇無限供給的門,真正市場化的一個門。只要有需求和匹配的價格,我就完全可以生產供給去滿足需求。而且,出行體驗一定會越來越好。

政府發文曾經讓我們感到壓力很大。但是無論政府出臺什麽樣的文件,我們以及我們競爭對手的專車訂單量都已經上到了幾十萬單的水平了,無論是誰都看得到這個趨勢。

比如北京發文了,可我們在北京的專車訂單量還是在漲。文件是文件,市場還是市場。發文是在說,你要規範管理,什麽樣的車和司機是合格的。但這些都是在如何把這個事做得更好的層次上,而不是說可不可以做這件事的層次上,總體上來說政府也還是支持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5091

騰訊COO任宇昕勾勒未來三大趨勢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10/4700905.html

騰訊COO任宇昕勾勒未來三大趨勢

一財網 劉佳 2015-10-22 13:59:00

“互聯網+”的裂變式增長,既是全新的機遇,也對騰訊提出了挑戰。以前,騰訊是以一家企業的力量去支持數百萬創業者。未來,隨著創業者的需求趨於多樣化,單靠騰訊在流量、資金、技術等方面的優勢,將不足以滿足創業者的需求,必須為此做出改變。

10月22日,在2015年騰訊全球合作夥伴大會上,騰訊集團首席運營官任宇昕在主題演講中表示,這是一個“互聯網+”裂變式增長的時代,未來的“互聯網+”將呈現三大發展趨勢:

一是垂直再細分,“互聯網+”的垂直化是目前的主流商機,湧現出不少創業的機會點;

二是個性再定制,是未來普遍的產品形態,將滿足每一個人的定制化需求;

三是專才再跨界,互聯網和傳統行業之間的界限已經越來越模糊,跨界人才是未來組織決勝的關鍵。

任宇昕表示,騰訊自2011年開放至今,截至目前,騰訊開放平臺接入應用數已超過400萬;至2015年4月份,騰訊開放平臺上合作夥伴的收益分成就已超過100億,相當於誕生了50個億萬富翁。

在未來,隨著創業者的需求趨於多樣化,騰訊也將尋求改變,將啟動“第三方服務平臺”這一新型基礎設施,來共同服務創業者。

以下為任宇昕演講實錄:

重慶是中國的老工業基地,同時,這座城市也在“互聯網+”上積極布局。這也是這個時代的縮影,越來越多的企業對互聯網表現出了強勁的需求,同時也有許多互聯網企業在積極擁抱傳統行業。傳統行業與互聯網行業正在融合發展。

騰訊開放五年,孵化20家上市公司

2015年是“互聯網+”的元年,也是騰訊開放的第五年。五年前,我們堅定地選擇開放;今天,我想用3組數字總結一下開放五年的成果。

從零開始,騰訊開放平臺至今已聚集了數百萬的創業者,目前開發出來的應用超過了400萬款。在過去的五年里,這個數字一直保持高速增長。2014年是240萬款,而到了2015年,我們在這個龐大的基數上再度增長近70%。

50位億萬富翁

至2015年4月份,騰訊開放平臺上合作夥伴的收益分成已經超過了100億。如果統計排名最靠前的個人,可以說在騰訊開放平臺上誕生了50位億萬富翁。在這期間,我們見證了越來越多的創富神話:例如只用了2天時間開發,就收益過1000萬的應屆畢業生;運營1年就賣出了13億的初創公司等等。

20家上市公司

上市,是企業快速發展的重要標誌。騰訊開放平臺孵化的上市或借殼上市的公司已經超過20家,比2014年翻了一倍。

互聯網+”裂變式增長,呈現三大發展趨勢

數字的背後是洞察,也有趨勢。從剛才的數據不難看出,在“互聯網+”的刺激下,越來越多的細分市場需求被激發出來,同時這又進一步加速了互聯網+的發展進化,催生出無數的新產品、新公司和新模式。可以說,這是一個“互聯網+”裂變式增長的時代,並衍生出三種趨勢。

1、垂直再細分,是互聯網+”的新機遇

“互聯網+”的垂直化是目前的主流商機,各種各樣的垂直電商、垂直餐飲等創業公司不斷湧現。同時,我們發現,各個垂直領域正在細分化,裂變出更多的需求,這些都將會是未來創業的機會點。例如,在“互聯網+健身”的垂直領域,從一開始的純粹健身教學,到健身社交,再到健身飲食,健身垂直領域細分出了許多商機。同樣的,還有垂直電商中的深度細分,從女性電商到3C電商,從美妝電商到各種區域特產電商等不計其數。

2、個性再定制,是未來普遍的產品形態

隨著中產階級的崛起以及消費水平的提高,標準化商品將不再能夠滿足市場需求。在互聯網模式的創新驅動下,未來的產品形態將不僅可以滿足某一類人群的個性化需求,還將可能滿足每一個人的定制化需求。例如,以前水果的零售,都是按斤論兩來賣,而有些生鮮電商公司顛覆了這種模式,按個數來賣水果。香蕉可以一根一根賣,蘋果可以一個一個賣,同時各類水果還可以按套餐來賣,根據每日的營養搭配和個人口味,滿足到每一個人的不同需求。

3、專才再跨界,是未來決勝的組織關鍵

隨著“互聯網+”在傳統行業的深度滲透,互聯網和傳統行業之間的界限已經越來越模糊,跨界現象在人才市場越來越明顯。

一方面,很多傳統企業的業務模式都試圖向互聯網平臺轉型,對互聯網人才產生了極大的需求;另一方面,互聯網發展過快,需要補足傳統行業的經驗知識,特別是電商,需要傳統行業里渠道、物流及倉儲方面的人才。在我看來,具有通識互聯網與傳統行業的跨界專才,才能更好地捕捉下一波互聯網+的機遇

引入第三方服務平臺,騰訊尋求改變

“互聯網+”的裂變式增長,既是全新的機遇,也對騰訊提出了挑戰。以前,騰訊是以一家企業的力量去支持數百萬創業者。未來,隨著創業者的需求趨於多樣化,單靠騰訊在流量、資金、技術等方面的優勢,將不足以滿足創業者的需求,我們必須為此做出改變。

未來的開放不能只靠騰訊一家企業,需要有合作夥伴的共同參與。此次大會我們啟動“第三方服務平臺”這一新型基礎設施,讓法務、會計、營銷等各個領域的專業服務商加入騰訊開放平臺。他們可以自由地與數百萬創業者產生供需互動,形成與騰訊的優勢互補,這才是我們更理想的開放狀態。

最後,“互聯網+”不僅推動行業的跨界融合,更賦能於每一個微小個體。在我們的開放生態里,有許多人成功通過QQ群做起賣水果、煎餅的小生意,也有個體通過創業、寫作、視頻等形式參與到騰訊的內容生態。2014年的政府報告提到,微信已帶動超過1000萬人就業。

我相信,這是一個“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時代,這也是一個最好的時代。

編輯:王佑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6080

【專訪】雅高大中華區COO:收購FRHI後擬在華力拓高端市場、增加百家酒店

雅高酒店集團(AccorHotels Group)(下稱“雅高”)日前正式完成收購FRHI酒店集團(下稱“FRHI”)及其三個奢華及高端酒店品牌:費爾蒙,萊佛士和瑞士酒店。這三個品牌的加入將利好雅高長期的發展機遇和盈利能力。

雅高大中華區首席運營官莫力(Michel Molliet)7月28日接受第一財經記者專訪時透露,雅高在中國區已有185家酒店,加上此番收購的FRHI則共有195家,今後雅高和FRHI在中國區的兩個區域辦公室將合並,一起運營旗下品牌酒店。未來,雅高在中國市場計劃增加約100家酒店,而奢華酒店是細分的拓展重點。

“這次的收購,對於我們而言是一個里程碑,一次可以收購三個大品牌——費爾蒙,萊佛士和瑞士酒店,這一戰略性的收購為雅高提供了巨大的利益。它拓寬了雅高奢華品牌的種類,為公司在北美開拓了可觀的市場版圖,顯著增加了雅高的全球客戶群(北美的客戶忠誠計劃會員)。促進雅高成為一個更強大、更多元化的集團。通過收入增長,酒店盈利最大化,市場營銷、銷售和分銷渠道優化,運營專業知識和人才的融合,這項收購創造的價值將被實現。”莫力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據了解,經股東在股東大會上通過,與FRHI的交易以現金8.4億美元(7.68億歐元)支付於卡爾塔投資局(QIA)及沙特阿拉伯王國控股公司(KHC),同時將發行雅高4670萬新股。此次交易中卡塔爾投資局和沙特阿拉伯王國控股公司將分別擁有10.4%和5.8%的股份。來自卡塔爾投資局的Ali Bouzarif和Aziz AluthmanFakhroo以及沙特阿拉伯王國控股公司的SarmadZok將加入雅高董事會。

“我們在董事會加入了上述兩大主要董事,這兩位是非常強有力的合作夥伴,對於雅高而言,他們從資金和實力上都非常強大,在今後的合作上可以帶動到雅高的發展。”莫力頗有自信地表示。

圖為:雅高大中華區首席運營官莫力(Michel Molliet)

收購之後,業界最為關心的就是未來的整合與發展。

對此,莫力透露,FRHI已經發展的很好的品牌,也有標誌性的酒店,雅高則有比較大的客戶群,在一些銷售平臺上會有一些忠誠客戶群體,雙方可以互補,在酒店發展、整體收益,渠道和營銷能發揮最大的作用,達到多元化效果。

此外,雅高非常看重數字化發展,也一直在做數字化轉型,這些技術和後臺支持都有利於今後整合FRHI以及強化分銷網絡。“目前我們的數字化已經推廣到市場上,比如我們的分銷網絡是數字化的,也在強化手機上的App功能等。”莫力向第一財經記者透露。

談及未來的發展,莫力表示,雅高是一個非常大的酒店集團,品牌全覆蓋了經濟型到奢華酒店。

“此次收購後,我們要在奢華酒店領域發力,公司內部以後會有一個專門的發展奢華酒店的團隊,現在我們有費爾蒙、萊佛士、索菲特、鉑爾曼、瑞士酒店等8個奢華及高端品牌。雅高在中國區,除了已開業的近200家酒店,另外已經簽約了約100家新酒店(包括從奢華到經濟型的酒店品牌),到明年年底前,我們會新開4家索菲特、4家鉑爾曼、1家費爾蒙和2家瑞士酒店。”莫力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值得註意的是,目前,高端酒店在中國市場競爭十分激烈,優質的酒店物業也非常難獲得。行業整體的入住率有所下滑。

雅高當然也看到了這一點。

除了此次的大手筆國際化收購,其也很懂得如何與國內業者合作,以求雙贏。數月前,雅高與華住結成同盟,雅高將繼續主導其在中國市場奢華及其他高端品牌的發展,包括索菲特、鉑爾曼、美憬閣索菲特和詩鉑;華住將在這些品牌業務中持有10%的股份,憑借其與國內主要房地產投資者的密切聯系,協助奢華及高端品牌的進一步擴展。同時,雅高將持有華住10%的股份,並獲得一個華住董事會席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7532

邢帥教育COO郭洪倉:在線教育的本質就是服務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0806/157961.shtml

邢帥教育COO郭洪倉:在線教育的本質就是服務
郭洪倉郭洪倉

邢帥教育COO郭洪倉:在線教育的本質就是服務

在線教育的本質是服務,腦力與體力強度都比較大。

i黑馬訊 8月6日消息,由創業黑馬與達晨創投聯合主辦的第二屆黑馬創交會今日在京舉行,邢帥教育聯合創始人兼COO郭洪倉出席活動並發表主題演講《十億學費的一堂課》 。

郭洪倉在演講中表示,2008年他和邢帥從大學退學出來創業,很大程度上是看中了在線教育的巨大市場:除了每年2400萬大學生,還有2.4億農民工和8000萬殘疾人。

提及線下與線上教育的差異,他認為線上教育講究的是翻轉課堂,抓住學生心理並高效滲透知識,在線教育的本質是服務,腦力與體力強度都比較大。

關於獲客手段,郭洪倉透露,邢帥教育不做競價排名,著力打造社區化運營來制造口碑傳播效果,期望以質取勝。

以下是經i黑馬編輯過的演講精選:

大家好,我是邢帥教育的COO,一手搭建了邢帥教育的營銷體系、課程體系,今天我分享下邢帥教育在在線教育上到底是怎麽做的。

在線教育的市場無限大

先解釋一下這個標題《十億學費一堂課》,邢帥教育到目前為止有80萬的付費學員,我們學費收入絕不只十億,只多不少,所以我定為《十億學費一堂課》。

2008年,那時候我上大二,邢帥找到我,跟我說,在互聯網上其實是可以進行面對面溝通進行教育的。他告訴我,如果中國有13億人,有1億人買了我們的課,一節課10塊錢,我們就可以收10億。我以懷疑的眼光看著他,邢帥也感覺有點誇張,於是改口說,如果只有10萬人買了我們的課程,一個人10塊錢,也可以收到100萬。

我當時懷疑這個說法,但我感覺這個事兒能幹,所以2008年邢帥休學,我也只上了一年多大學,就去雲南大理做互聯網教育了。

後來我知道,在線職業教育市場其實挺大的。大家可以看一下在線教育市場的市場規模:在全國大概有2.4億農民工,有將近8000萬的殘疾人,另外,每年畢業的大學生有將近600-700萬,所以每年的全部大學生總數就有大約2400萬。

拿殘疾人受益的故事舉下例子。2010-2011年我有個助理,但從來沒有見過面。有一天她起的晚了工作沒完成,我急得給她打電話,那邊卻沒有聲音,我才知道她是一個殘疾人:腦癱,不會說話,只會打字。後來我知道她一家人的情況,她媽也是腦癱,她爸照顧她們倆。現在這個學生的FLASH課程學習得很好,我聘請她做我的網絡助理,一個月開3000-4000元的工資,這是她們家所有的收入,這個殘疾人成為了家庭的支柱。

在線教育的本質是什麽

大家也許會疑惑,我們是怎麽教課的,那麽翻轉課堂的概念大家知道嗎?

邢帥講第一堂課時,大概有十個學生聽課,中間就有我。但十個人中有九個人在罵他,為什麽呢?因為他講課第一沒有經驗,第二說了一口山東家鄉話,而且還磕磕絆絆的。

而翻轉課堂意味著,一個人在線上和線下是兩種形式,我在這里如果講得不好,在座的各位沒有人會站起來對我進行各種語言攻擊,但是在線上就不一樣,線上解放了空間,每個人披著一個馬甲在上面聽課,他聽著不爽就會罵。

學習本來就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你要讓那些人有興趣聽你的課,而且還要把他的腦袋扒開,把知識送進去,並且讓他掏錢,這是一個技術活。所以,在網絡上教育是以學生為本的,以怎麽抓住學生心理為準。

翻轉課堂觸動的是在線教育的本質。

我們在做在線教育的時候,開始起家時收10塊錢學費,還有人分期付給你。雙方一開始就存在一個信任問題。我們為了以後收更多的學生,讓更多的學生信任我們,我們就拼命地做服務。我認為在線教育的本質其實就是服務,是個體力活。在線教育不是跑數據,也不是有多少人用了你的APP,而是看你教出了多少學生,這些學生是不是學會了,我們最關註的是課程完成率。

拿我們每天工作日常舉例。我從早晨七八點開始工作,一直到晚上兩三點結束。也就是說,每天都在不停地解答問題。我們每次搬家,搬的最多的是鍵盤,我一年可以消耗10個鍵盤。我原來120多斤,現在大概200斤,就是因為做在線教育基本不走動造成的。

邢帥教育不做競價排名,期望以質取勝

邢帥教育沒有打過廣告,特別是沒有做過百度競價,我們獲取的流量基本都是免費的。我認為,獲客應該是通過口碑傳播。

現在我們無論在哪里上網,上百度、QQ、視頻網站,都進入了別人的“魚塘”,大家在建各種各樣的“網絡魚塘”的時候,要想活躍,就得開放評論端,要想讓這個“魚塘”有黏性,就必須讓言論自由,而且需要更大程度的活躍性。

而我們導流是通過每個魚塘的活躍規則,去把他們活躍起來,通過人工把流量導進來。我們每位銷售人員、班主任、網絡銷售,都是生活在每個渠道、每個魚塘、每個論壇中的,甚至他們的視頻制作中,會把每個板塊活躍起來,集中最精準的流量,所以我們導流都是免費的。

所以,邢帥教育的體驗並不在官網。大家打開手機,如果你用QQ的話,後面有個查找群,輸入“邢帥”兩個字,基本上可以導出十多萬個群,這就是邢帥教育廣告聚集的地方。我們的老師本身就生活在這個圈里,是一個小網紅,他們就可以把流量導出來。

用戶獲取後就要學會管理他們,這個我們借助的是基於互聯網粘性的社區運營模式。我們公司里大概有600人,中間將近有30對戀人是我促成的。怎麽說呢?你在大學里面看到的社群,包括談戀愛等各種交流,我們在線上完全可以做到。我們在線上也有學生會,甚至是相親會。一個學生進到這里,他就是一個有血有肉的、生活在網絡大學的人,而不是做一個視頻,大家看完就結束了。

舉個簡單的例子,一個學生交了500塊錢在上面學習,不單學了一項技能,而且還可以找一個女朋友,還可以解決自己的工作問題,可以在網絡上工作。淘寶上有大量的美工工作需要找人,我們提供了很多這樣的人給他們。因為我們覺得,一定要對得起學生的這份學費,才可以把工作做的更好。

所以,邢帥教育不做競價排名,完全靠質量排名,充分釋放學生選擇的自由性。

邢帥教育在線教育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8935

去哪兒前COO、Haystack創始人出任GGV紀源資本投資合夥人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0927/158974.shtml

去哪兒前COO、Haystack創始人出任GGV紀源資本投資合夥人
i黑馬i黑馬

去哪兒前COO、Haystack創始人出任GGV紀源資本投資合夥人

去哪兒前首席運營官彭笑玫、Haystack基金創始人Semil Shah加入GGV擔任投資合夥人。

i黑馬訊 9月27日消息 近日,GGV紀源資本宣布,去哪兒前首席運營官彭笑玫(Denise Peng)、Haystack基金創始人Semil Shah加入GGV擔任投資合夥人,Pinterest產品經理Jason Costa加入GGV擔任入駐企業家。

i黑馬了解到,彭笑玫是連續創業者、天使投資人。2005年,她作為創始成員創立去哪兒網,歷任產品副總裁,執行副總裁,COO。對於加入GGV,彭笑玫表示,“GGV在中美兩地非常活躍,我也會把我十幾年來創業和運營管理的經驗,分享給GGV Familly(GGV投資組合)的成員們,幫助GGV為被投企業提供更多價值。”

另一位新晉投資合夥人Semil Shah此前曾在矽谷創立Haystack基金,專註早期投資。而入駐企業家Jason Costa此前在Pinterest擔任產品經理,他將與GGV被投公司合作,並繼續在電子商務、社交媒體和移動領域尋找投資對象。

據悉,GGV紀源資本成立於2000年,專註中美兩地早中期企業風險投資,目前管理著8支共38億美元的基金。已投資的公司包括阿里巴巴、滴滴出行、Airbnb、優酷土豆、去哪兒網、歡聚時代、Wish、musical.ly、Slack等。

GGV紀源資本投資合夥人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6858

    易到COO出面否認“欠款門” 不存在樂視挪用資金情況

    作為樂視控股的專車平臺,易到日前被其客服供應商河北中銳通信技術有限公司(下稱“河北中銳”)爆料拖欠費用達200多萬元,並稱此外還共有三四家類似的供應商被拖欠費用。而易到方面昨日給予的回應是,有個別不再繼續合作的公司存在剩余尾款未結清情況,這是商業經營中的正常狀況,與公司資金鏈並無關系。

    今天下午,易到首席運營官馮全林在接受包括第一財經在內的媒體采訪時對“欠款門”做出進一步回應稱:客服供應商調整背後是易到從人工客服向智能客服的升級。

    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這次曝光易到拖欠供應商費用的河北中銳,是在今年3月成為易到的客服供應商,提供部分呼叫中心服務。按照河北中銳和易到方面此前簽訂的合同,雙方合同的有效期是今年3月份到8月份,並且易到應該按月結款。

    “剛開始合作時結款會延遲一個月左右,但是從6月開始到現在產生欠款240萬元,目前僅結算了40萬元,還有克扣20余萬元,仍拖欠200萬元。”陳昶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一並被欠款的客服供應商還有三四家,其他幾家為易到提供的服務規模更大。其他幾家客服供應商也有聯系過,大家都想看看有什麽辦法能追討到欠款,但有些供應商還在給易到提供服務,擔心站出來之後更拿不到錢。

    而馮全林今天在現場回應稱,現在易到有4~5家客服合作夥伴,在升級智能客服之後,還與幾家有智能客服經驗的公司在做進一步合作,由此引發一些供應商不滿意,但是欠款是不存在的。“易到智能化客服系統上線之後人工接線量將降低90%,幫助用戶解決問題的同時還將大幅消減服務成本。”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被曝出拖欠客服供應商貨款,還有消息稱深圳市都市行汽車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市澳利達汽車在內的十余家易到用車供應商,聯合向廣東深圳市一家律師事務所提交訴訟材料,準備將易到告上法庭。

    “這兩家深圳的公司有一家從今年3月份開始就不再合作了,而另外一家公司實際只是因為5000元的費用沒有到位,這個錢易到會出不起麽?”據馮全林介紹,他剛開始接手易到時,易到在全國合作的租賃公司有1000多家,但規模最小的租賃公司可能只有不到20輛車。易到對此做了優化,讓一些規模非常小的公司租賃公司進行合並,優化之後合作的租賃公司數量已經降到1000家以下。

    公開信息顯示,馮全林在今年5月出任易到首席運營官,全面負責公司整體運營業務工作,直接向易到用車創始人兼CEO周航匯報。加盟易到之前,馮全林的身份是阿里巴巴集團原農村淘寶中西部大區總經理。據易到介紹,同時空降易到的還有一支 “阿里經理人”團隊,他們也成為易到運營管理團隊。

    “鐵軍化管理難免需要用一些‘手段’,而這可能讓一些人不爽。”馮全林這樣解釋易到這次遭遇的供應商追討費用和合作租賃公司索要欠費的問題。

    2015年10月,樂視控股宣布樂視汽車獲得易到用車70%的股權,成為易到用車的控股股東,並寄望其能成為樂視生態鏈上的一環。但隨後的一年內,在以燒錢見長的專車市場上,易到都沒有公布新的融資。

    11月初,外媒稱易到融資遇到困難,易到高管張凡稱數月來,易到一直在努力完成融資計劃,但沒有能如願以償。受監管規則變化和激烈競爭的影響,易到沒有能夠完成這輪融資。隨後,易到方面指出上述報道存在多處失實,表示張凡到崗易到不足1個月,從未觸及戰略及融資等公司相關業務。張凡接受采訪時所說的融資相關狀況純屬個人臆斷,不足采信。

    對於融資的新進展,馮全林向第一財經記者強調融資非常順利,但是因為融資問題比較敏感不方便多說。“易到在整個樂視體系里非常健康,不會存在樂視把易到的資金轉到樂視體育的事情,這是三個不同的主題,資金挪動絕無此事。”

    去年樂視控股易到之後,樂視派遣了不少高管空降易到,而易到CEO、創始人周航也多次傳出離職的消息。特別是今年開始,周航本人的朋友圈顯示其經常在海外,更加深了業內對於周航是否還真正參與易到管理的疑慮。

    而馮全林今天再次否認了周航離職的消息,稱周航出國多是因為工作原因,至今仍然是易到CEO,每周的總裁會也多是周航來主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4272

    科技晨練丨樂視網49億融資盤“紅燈”閃爍 易到COO出面否認“欠款門”

    【Tech|業界大事件】

    易到COO出面否認“欠款門” 不存在樂視挪用資金情況

    易到首席運營官馮全林在接受包括第一財經在內的媒體采訪時對“欠款門”做出進一步回應稱:客服供應商調整背後是易到從人工客服向智能客服的升級。對於融資的新進展,馮全林向第一財經記者強調融資非常順利,但是因為融資問題比較敏感不方便多說。“易到在整個樂視體系里非常健康,不會存在樂視把易到的資金轉到樂視體育的事情,這是三個不同的主題,資金挪動絕無此事。”

    蘋果吸引力下降?iPhone 7買家僅17%是從安卓那兒搶來的

    據Business Insider報道,“消費者情報研究公司”(CIRP)機構的分析報告顯示,今年發布的新手機iPhone 7在拉攏安卓手機用戶的能力方面明顯下滑。該機構指出,自從蘋果九月份發布新手機以來,在所有購買手機的消費者中,只有17%之前使用的是安卓手機。

    小米“叫板”樂視:小米電視不漲價!

    樂視社區公布因為面板價格持續上漲,樂視超級電視的補貼額度已經超出了生態能力,為了確保公司的正常運營,樂視部分電視上調100至300元不等。隨後小米聯合創始人王川喊話樂視稱:“小米電視不漲價,壓力我們扛。”雷軍轉發該微博為此點贊。

    融資客“刀口舔血” 樂視網49億融資盤“紅燈”閃爍

    自今年6月2日複牌以來,樂視網股價跌幅超35%,本月跌幅則已超逾15%。但讓市場意外的是,股價雖跌,樂視網的融資盤卻始終穩定在49億元以上。一名券商兩融業務負責人表示,融資盤超過流通市值的10%風險已較為集中,而目前樂視網股價仍“岌岌可危”,若情況繼續惡化,融資盤踩踏風險的“紅燈”或亮起。

    百度開放四項全新語音技術 並將免費與用戶和開發者共享

    百度宣布在其語音開放平臺上線三周年之際,向公眾開放四項全新語音技術的接口,百度公司首席科學家吳恩達介紹,這四項語音技術為情感合成、遠場方案、喚醒二期技術和長語音方案,並宣布即日起百度將這幾項技術免費開放給用戶和開發者共享。

    中文在線進軍“二次元” 擬出資5億增資A站、G站

    近日中文在線連發兩條公告,擬以現金出資2.5億元增資晨之科,獲得晨之科20%的股權;同時擬以現金出資2.5億元認購廣州彈幕網絡科技公司(A站)13.51%的股權。公告指出,二次元文化目前處於成長期,核心受眾年齡層為15-30歲,群體總量占全國人口近30%,隨著互聯網、移動手機的普及和經濟的穩步增長,以及受眾人群消費能力的逐漸提升,二次元文化將急速發展。

    中國首創!世界首條新能源空鐵試跑,將超級鋰電池作為動力源

    世界首條新能源空鐵試驗線在成都市雙流區成功運行。據悉,該試驗線使用的新能源空鐵由西南交通大學首席教授、中國科學院院士翟婉明擔任總設計師。新能源空鐵不同於目前世界各國軌道交通采用外接電力驅動的方式,而是采用自主創新開發的超級鋰電池能量包作為動力源,是中國首創的技術領先、經濟適用的一種新型城市軌道交通制式。

    新浪第三季度凈利潤同比大增 微博凈營收超預期

    新浪發布了截至9月30日的2016財年第三季度未經審計財報。財報顯示,新浪應占凈利潤為1.465億美元(上年同期為980萬美元),合每股攤薄凈收益1.90美元。此外,微博也公布了其截至9月30日的第三季度未經審計的財務報告。該公司凈營收較上年同期增長42%,至1.769億美元,超過預期。

    國美電器前三季度營收553.9億 凈利同比下跌70.3%

    國美電器發布截至2016年9月30日止九個月期間之未經審核業績,期內公司實現歸屬予母公司擁有者應占利潤約為人民幣2.47億元,同比下跌70.31%。國美電器集團在線線下交易總額(GMV)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 24.75%,其中在線電子商務業務的GMV增長106.17%。在線電子商務業務自營部分的銷售收入增長 79.36%。

    【Tech|奇點】

    “黑色星期五”倒計時!谷歌新工具幫你實時查看商店擁擠程度

    從感恩節(十一月的第四個星期四)過後的第一天開始,美國等多個國家的商場會進行大幅度的打折促銷活動,力度絲毫不遜色於中國的“雙十一”購物狂歡。近日谷歌就推出了一個新工具能夠讓用戶實時了解某一地點的人流情況。你只需要在這個工具中輸入商家名稱就能獲取相關信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4419

    在創業公司,COO只需要做一件事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1222/160481.shtml

    在創業公司,COO只需要做一件事
    IDG資本IDG資本

    在創業公司,COO只需要做一件事

    這就是我作為COO的心得與總結,為了讓你們更清楚這句話的含義,我還是先說說我是怎麽成為COO的吧。

    本文由IDG資本(微信ID:IDG資本)授權i黑馬發布。

    簡單說,COO在創業公司其實只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

    去做公司尚未招到專人負責,但又非常重要的事;幫助公司找到這個缺席者(無論是從外部招聘還是任命內部同事),讓路給TA,接著幹下一件事。

    這就是我作為COO的心得與總結,為了讓你們更清楚這句話的含義,我還是先說說我是怎麽成為COO的吧。

    我並非一開始就是COO。

    我所在的這家公司——Mattermark,脫胎於Referly,但我不是Referly的創始人之一。在我關掉一手創辦的LaunchGram後,Danielle和Kevin找到了我。當時他們的公司Referly正處於掙紮求生階段,而我是作為個人貢獻者(而非管理者)加入的。

    Danielle告訴我,她和Kevin已經決定把Referly關了,他們暫時也不知道下一步會做什麽,但還是歡迎我加入團隊,繼續任務。所以這就是我加入Mattermark所做的事,並且與我現在的職責也沒什麽不同。

    我們就這樣開始做Mattermark。Danielle寫了大量blog,跟潛在的投資人洽談;我人工收集一大堆數據,Kevin則幫助把這個過程做成一個軟件。總體上,我們那時主要做博客,沒有規模化,同時,也是軟件工程師。

    在Mattermark正式上線前夕,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我問Danielle和Kevin,“我算是Mattermark的聯合創始人嗎?感覺像那麽回事。” 他們向我保證說,是。再往後,Danielle出任了Mattermark的CEO,Kevin是CTO,而對我來說,除了“聯合創始人”這一身份外,真的不再需要另外的頭銜。

    成為COO的三大任務

    如前所述,我的工作職責無非是完成一個個任務。而我幹的第一件事,就是組建數據團隊。

    Mattermark最早期的時候,數據都是我們手動收集來的。比起在職者與後來者,我們自認為有一大優點,那就是我們願意去做一些尚未形成規模,但可以為用戶提供價值的事。

    956eac8_副本

    收集整理Benchmark的投資數據,做成Excel表格

    因此,Mattermark組建的第一個團隊就是數據分析團隊,將VC的投資數據整理成一張張表單。帶領這支團隊也成為我在公司的第一個職能角色,當時我的頭銜是“研究與數據負責人”。後來,我們又用算法取代了需要人工重複操作的流程,這塊業務基本從0走到了1,也是時候招聘一個更專業的數據負責人。

    我做的第二件事,是解決公司的銷售問題。

    2014年1月,我們嘗試進行A輪融資,得到的投資人反饋是,我們需要證明更多客戶群體。我們的銷售當時完全限於國內,但也有很多非VC的簽約客戶,包括投資銀行家、銷售員和房地產經紀人。於是我設定了兩個目標:1)增加收入;2)決定我們是否真的要面向其他客戶群體提供服務。

    對於銷售的目標和任務,我很擅長,但我並不願意做,因為我不想整天展示、領指標,所以我再次“開除”了自己。這對我和公司來說都是一個艱難的決定,因為開除我自己,實際上也是開除了當時最有能力的“銷售代表”。

    事實上,作為創業公司的COO,你經常不得不代人出場,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但是最終,你還是要找到合適的負責人,否則很可能會出師未捷身先死。

    我還記得某次公司全體會議上,一位工程師問我,“Andy,我知道你很努力,但你到底在做什麽?” 我們都笑了,然後我向他解釋了我在做的工作。

    有時候我感覺自己就像一個冒名頂替者,因為我最新的角色也是個人貢獻者,而一般意義上,聯合創始人應該是管理者,直接對團隊和業務負責。我也知道自己必須直接管理人才,才能稱得上是領導者。所以我一直問自己,我應該如何去領導。最終,我領悟到,機會總會來臨,只要我始終以價值驅動業務,我就是在正確的位置上。

    沒錯,變換角色真的很難,這可能會讓團隊的其他成員產生困惑。所以,務必在適當的時候向大家解釋清楚你的新職責。

    我做的第三件事,解釋起來稍微有些困難。因為這一次,我要同時進行五項任務

    我們需要找到新的辦公室,規劃招聘,建立客戶支持團隊,同時,公司要從一團亂的創業階段向專業管理過渡(意味著配備法律、會計、人力等等)。這個時候,我不得不轉變為“招聘、客戶支持、財務及人力資源副總裁”的角色,或者簡單說,把它們集合到一個叫做COO的頭銜里。

    還記得 Square 的 COO Keith Rabois說過,“(作為COO)你基本就是一直在補東補西。” 這句話用來描述COO的職責簡直太貼切了。除此以外,COO也在不斷解決之前從未碰到過的新問題。因此,在不確定的環境中不斷解決新問題是初創公司COO應該具備的核心技能。

    展望未來,我的工作內容還會與以前一樣,沒有什麽變化:代人出場,把事情從0變到1,然後找到適合的負責人,開除自己,繼續前進。這就是一個COO的職責吧。

    COO創業公司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8909

    星河創服COO飛機性騷擾事件後續:李元戎已被行政拘留

    星河創服今日發表官方聲明稱,公司COO李元戎已收到公安機關行政處罰,還對李元戎事後隱瞞真相的做法表示憤慨和譴責。目前李元戎已辭去星河創服COO職位。

    1月3日晚間,微博用戶“2017一月三”稱,1月2日她在坐海航HU7702由深圳飛往北京的班機時,遭遇星河創服COO李元戎性騷擾。但由於機上乘客不願赴公安機關作證,女乘客當天在公安機關並未馬上獲得說法。1月5日,李元戎還在微博發表聲明稱,該事件影響到了自己的工作,已決定辭職。

    不過據當事女乘客今日發布的微博,公安機關對李元戎最終做出了處罰,將對李元戎處以5天的行政拘留。

    附星河創服官方聲明:

    我公司剛剛獲悉警方對李元戎公安行政處罰的結果,我們深表震驚和痛心。對李某的違法行為以及事後對公眾隱瞞真相的做法表示憤慨和譴責,對張女士的遭遇我們深表同情和慰問。

    感謝公安部門的秉公執法,還原事實真相。

    對此事,我公司聲明如下:

    1. 李元戎於2015年11月12日加入星河創服,已於2017年1月5日離職,不再擔任公司的任何職務;

    2. 2017年1月3日,公司看到媒體相關報道後,極為重視,本著負責、客觀和理性的態度,多次向李某詢問事件緣由,並派人到機場派出所了解事件經過。之前的相關情況我們已通過聲明對外界進行了及時通報,後續公司也一直密切關註此事,期待公安機關早日查明事實真相;

    3. 我們對李某的違法行為表示強烈譴責,並希望他能認識並改正自己的錯誤,接受相關部門的處理;

    4. 我公司也將會從此事件中總結經驗教訓,在錄用員工前做多維度背景調查,把好用人關;

    5. 為了更多女性不再受到身心傷害,我公司計劃捐贈一百萬元,聯合“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成立“婦女維權專項法律援助基金”,支持和幫助婦女在不幸遭遇騷擾時能勇於並方便通過法律途徑維權。同時,我們也呼籲社會各界共同參與該項公益事業。

    星河創服

    2017年1月8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1246

    百度“挖角”?微軟原副總裁陸奇出任百度集團總裁兼COO

    據百度官方微信公眾號,1月17日,百度宣布正式任命陸奇擔任百度集團總裁兼首席運營官。陸奇將主要負責百度的產品、技術、銷售及市場運營。

    百度現有各業務群組及負責人都將直接向陸奇匯報工作,包括搜索公司總裁向海龍、技術體系和新興業務群組總裁張亞勤、高級副總裁朱光攜金融業務群組、高級副總裁王勁攜無人駕駛事業部和首席科學家吳恩達帶領的人工智能技術團隊,而陸奇將向百度集團CEO李彥宏直接匯報。

    據了解,陸奇畢業於複旦大學,獲計算機科學學士、碩士學位,此後就讀於卡耐基梅隆大學,獲計算機科學博士學位。陸奇除了在學術界發表過一系列高質量的研究論文,還持有40多項美國專利。1998年,陸奇加入雅虎公司,2007年晉升為雅虎執行副總裁。2008年8月,陸奇離開雅虎,並於次年1月正式加盟微軟任網絡服務集團總裁,2013年出任微軟集團全球執行副總裁。在微軟期間,他領導了包括Microsoft Office、Office365、SharePoint、Exchange、Yammer、Lync、Skype、Bing搜索、Bing應用、MSN及廣告平臺在內的多項業務。

    百度集團董事長兼CEO李彥宏表示:“ 我非常高興能夠邀請到陸奇博士加盟百度,陸奇是在全球科技界都享有盛譽的傑出管理人才,也曾是美國科技巨頭中職位最高的華人高管。他擁有豐富的管理經驗、出色的技術洞察力和卓越的團隊領導力,同時,陸奇還是人工智能領域世界級的技術權威。我相信陸奇的加盟將極大地提升百度的綜合管理水平和技術實力,他將和現有團隊一起把百度從一家優秀的中國公司提升為一家卓越的世界級公司。”

    2016年9月,據美國媒體Recode報道,時任微軟全球執行副總裁陸奇因為健康問題離職。他和微軟另一位全球執行副總裁沈向洋是當時美國科技行業中擔任最高管理職位的華人。而彼時,該報道稱,陸奇是因為自行車運動受傷,傷情加劇而被迫離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2755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