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保衞戰75周年 老兵獲頒銀幣

1 : GS(14)@2016-12-06 03:49:55

【本報訊】今年正值香港保衞戰75周年,加拿大駐香港及澳門總領事館昨於西灣國殤紀念墳場舉行陣亡將士追思儀式。


「太平盛世咪好囉」


加拿大駐港澳總領事Jeff Nankivell致辭時指,追思儀式是悼念於香港保衞戰及淪陷期間,為捍衞自由及價值觀而捐軀的加拿大軍人、其他盟國軍人與本港軍人,演辭以「We will remember them(我們不會忘記)」作結。約96歲的蔡彼得為香港保衞戰退伍軍人及二次世界大戰退役軍人會會長,出席活動時獲頒發加拿大皇家鑄幣廠推出的香港保衞戰75周年紀念銀幣。他表示,當年18歲入伍,為當時華籍炮手,駐守過鯉魚門,曾經擊倒敵方戰機,「係為國家服務……(而家)太平盛世咪好囉」,希望大家藉悼念陣亡烈士和香港保衞戰一役宣揚和平。有市民亦特意到場紀念,從事人力資源的鄺小姐表示,幾乎每年都來。她認為前人為後人付出過的努力值得銘記,感覺今年較往年有更多市民參與。李先生認為戰爭過後應要反思,尤其陣亡將士為香港付出和犧牲,故到場悼念以表尊重。■記者張文鈴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1205/19855195
75 周年 老兵 獲頒 銀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8276

【專題籽】銀幣處理員日日數大餅 一蚊幾毫的專業

1 : GS(14)@2017-06-23 01:45:16

一蚊幾毫也是專業。從事「銀幣處理」的梁明已有二十多年經驗,每天和同事就專心致志的為銀幣分類、包裝。



【專題籽:港情講趣】這時代,電子貨幣漸成主流,一蚊幾毫的硬幣真有點過時。但在這裏,仍有一類人專為硬幣服務,他們叫「銀幣處理員」。工人們每天處理百萬枚從客戶收回的香港硬幣,重新分類包裝後再送出去。60歲的梁明在銀幣處理中心工作了二十多年,服務的客戶包括巴士、便利店、慈善機構、食肆以至麵包店。你覺得「數大餅」微不足道?梁明卻敬業樂業,也自豪,「如果某天我們停止工作,出面都幾係嘢㗎。」我們就走入關卡重重的銀幣處理中心,跟梁明看看,「銀幣處理」是怎麼回事?



梁明從前從事製衣工作,九十年代工廠北移,他惟有轉工轉行。初見招聘廣告,他跟所有首次聽到「銀幣處理員」的人一樣,覺得這份工好奇特,但搵食要緊,就放膽一試,「入行前,我覺得硬幣那麼沉重,面值又不高,就算放在街上,旁人也當是爛銅爛鐵吧,哪有人會動貪念偷碎銀?」



從篩銀機分類後,梁明就要將好多包最少重8公斤的各類硬幣拿去分類,「開初以為好簡單,但來回三兩次,就知味道啦。」

經分類後的硬幣,就要包裝入盒。

包裝好的硬幣。


工作易勞損,經驗老到的梁明,每天都會帶着同事在小休時候做伸展運動。


搬運8公斤銀袋 要做伸展體操

這家銀幣處理中心,藏身於一保安護衞公司的大樓之中(該公司同時提供解款護衞服務),位置很神秘。進入中心之前,攝影師和記者得穿過一重又一重厚厚的鋼閘,並要寄存所有隨身手袋背包。銀幣處理中心裏,無時無刻都嘈吵,哇啦哇啦的硬幣如雨下,從分類用的篩銀機瀉入布袋;其他人則在包裝機面前,為一筒一筒已包好的硬幣入盒子。這裏的工人,都穿綠色連身制服,由於保安理由,制服不設任何口袋;而員工出入,也必須登記。梁明微笑解釋說:「來到才知道,一蚊幾毫都可會累積成千元萬元。」說着,他就提起一袋已分類的硬幣入布袋,看起來像小包白米的2毫硬幣,「這已經是1,000元啦,都是錢。」經驗豐富的梁明,把錢袋擺一擺,就能憑聲音認銀,「這袋,聲音沉實的,是10元硬幣;這一袋,清脆爽朗的,一定是2元硬幣。」這裏十多人,每天共處理(收回並包裝)超過100萬枚硬幣。以一袋2元硬幣為例,看起來,一小包,卻最少重8公斤。「初入行眼看硬幣細細袋,以為工作好輕鬆,但重複提着硬幣袋在工場來回,三兩次就好辛苦,手臂肌肉非常痠軟。不過,都習慣了。」每天梁明和同事,從早上起就在工場內團團轉,把一袋一袋的硬幣搬上搬落,分類包裝上貨架;到特定時間,梁明就會拍拍手向大家宣佈,「同事,我們現在先做體操。」原來體操時段是由梁明帶領拉筋伸展,才回去開工,「這是公司安排的運動時段。同事都害羞不肯帶領做運動,那就由我來領頭啦。」他一貫隨和的說。銀幣處理,如此「一言難盡」,如何向親戚朋友解說?「太太和孩子知道我的工作地點在保安護衞公司中,起初還以為我是保安。後來,見到我的制服特別,說起才慢慢理解我做的是『銀幣處理員』;親朋戚友問起,我就會打趣說,我在『數大餅』。大家初頭都一臉奇怪,都問:『吓,這是一份工作嗎?』但我沒所謂,解釋一下,當是娛樂大家。這工作雖然不起眼,卻幫我養家,兒子今天也大學畢業了。再者,若這裏某天突然停工,我想出面的商戶好係嘢㗎!」原來,一蚊幾毫,真是舉重若輕。

初入行時梁明以為硬幣不同大鈔,放在街上也沒有人動貪念,來到這裏才完全改觀。左圖為解款員在派遞硬幣到商戶的情況;右圖則為解款員把收回的硬幣送回銀幣處理中心。

工作二十多年,梁明把錢袋擺一擺,就可以靠聲音去辨認袋中的硬幣種類,「這是2元,聲音清脆一點!」

記者:李寶怡攝影:周芝瑩編輯:梁浩維美術:孔文彬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70619/20058391
專題 銀幣 處理 日日 大餅 一蚊 蚊幾 幾毫 毫的 專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650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