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巴菲特:经济已经“跌下悬崖”


From


http://www.caijing.com.cn/2009-03-10/110116558.html


呼吁国会与总统合作;标准普尔指数应声下跌

  【《财经网》综合报道】3月9日,美国著名投资人巴菲特在一个电视节目中说,经济“已经跌下悬崖”。巴菲特此言一出,标准普尔500指数应声下跌,创下自去年11月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最糟糕的单周跌幅纪录。
巴菲特说,经济危机使得人们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自己的习惯,比如美国人正在改变自己的购物习惯,这也是为什么售卖廉价商品的沃尔玛表现不错的原因。
他说,美国消费者正处在恐慌和迷惑之中,“恐慌是非常容易互相传染的。”
巴菲特认为,刺激经济恢复的努力,可能导致比20世纪70年代更高的通货膨胀。“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带有潜在的通胀风险。”
在这番讲话播出后,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1%,至676.53点,是自1996年9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巴菲特说,在当下,政府应该向公众传递出清晰的信息。但是现在有很多不同的
意见也很正常,因为在国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他呼吁国会与奥巴马总统合作,并且将经济危机比作一场战争,需要一位总司令。巴菲特说:“爱国者都将意识到这是一场战争。”
被奉为“股神”的巴菲特,也没能在经济危机中独善其身。他所领导的Berkshire
公司股票在去年已经缩水一半。
巴菲特还说,虽然每个人都不喜欢,但是对于银行金融系统的救助是必要的。而对于备受争议的银行国有化,巴菲特说,在一个机构的持股人几乎都已经失败的时候去接手,他看不出这有什么道德上的危害。
去年10月,巴菲特被福布斯杂志评为美国最富有的人。■

巴菲特 巴菲 經濟 已經 跌下 懸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466

Google跌下神壇: 「滅掉一個公司的,不是競爭,而是自大」

http://www.infzm.com/content/56829

3月26日,拉里·佩吉(Larry Page)將迎來38歲生日。而在此一週後,這個Google的創始人之一要接替埃裡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坐回Google的CEO之位,領導Google的產品開發和技術戰略。

佩吉上一次任Google CEO的時間是十年前。現在,經歷了漫長的準備期之後,施密特卸下了「成人監護者」的重擔,而佩吉也結束了輔導課,準備應對Google所面臨的嚴酷挑戰。

兩個月前,施密特在Google發佈2010第四季度財報時,宣佈了此消息。他的Twitter頁面個人簡介也改為:4月4日前,Google CEO;之後,前任CEO和執行董事長。

週一倫敦、週二慕尼黑、週三蘇黎世、週四達沃斯……接下來的新崗位,對施密特而言也許並不輕鬆,他在Twitter上數著自己走向新崗位要趕的場。對佩吉而言,壓力可能更大,因為互聯網已經不是十年前的互聯網。

三十年風水輪流轉,放在互聯網,輪迴的時間更短。過去30年,已經有IBM、惠普、網景、微軟、英特爾、雅虎、Google、蘋果……先後在我們眼前閃耀過。此刻,不少人正掐著分秒計算,Facebook有效訪問量全面趕超Google的時間還有多長。

Google神話

1998年,佩吉與他的同學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在一個科技論文的數據庫索引管理項目中,利用數據挖掘,開發出一個叫作BackRub的搜索引擎。一開始,他們準備將這項技術賣給網絡公司。 推銷不成,他們自建公司,佩吉任CEO,並將搜索引擎取名為Google。

1999年末,作為引入風險投資公司KPCB和紅杉資本各1250萬美元的融資的條件之一,Google得尋找一位外部人士擔任CEO。他們最初的目標人選是時任蘋果CEO的斯蒂芬·喬布斯,最後在2001年找來了施密特。

10年過去,Google員工從200人增加到2.44萬人,收入從不足1億美元上漲到300億美元。儘管競爭對手不斷出現,2011年2月它的市 場份額還是佔到了65.6%(市場研究公司comScore的數據),是第二名雅虎的4倍多。搜索關鍵詞、基於內容的展示廣告,佔到Google收入的 96%左右。

2005年12月的《連線》(Wired)雜誌上,凱文·凱勒赫(Kevin Keleher)撰文《誰在害怕Google?每一個人》。他列舉了Google已經和將要涉足的領域——視頻、分類廣告、電信、操作系統、印刷物、電子 商務等,幾乎要挑釁信息技術產業中的每一家公司。

事實如此,除了搜索和廣告,Google還推出了郵箱系統Gmail(2004)、電子地圖 Google Map(2005)、收購在線視頻網站YouTube(2006)、手機操作系統Android(2007)、瀏覽器Chrome(2008)、在線免費 辦公軟件Docs(2009)、觸摸屏手機Nexus One(2010)。當然,還有一些如Buzz、Wave等半途而廢的項目,以及正在進行中的數字圖書館計劃和無人駕駛汽車等等。

秉持「不作惡」原則,Google無疑是有史以來互聯網企業中最具創新精神的一家,它不僅把搜索和廣告做得風生水起,順便也把原有IT企業的業務做 得更好且免費,還有諸如開源的Map幫助人們重新看世界、Android等改變了行業生態,甚至把觸角伸到了和互聯網相關的通信、能源領域。

2010年第四季度的財報顯示,Google以25.4億美元的淨利潤創下單季紀錄,營業收入達到84.4億美元,同比增26%,環比增長16%。

不過,這份財報同時還寫到——「我們的業務正面臨來自各方面的可怕競爭,特別是那些試圖用網絡信息連接用戶並提供相關廣告的公司。」這些競爭者中, 排在第一位的是雅虎和微軟的搜索,第二位是旅遊、求職、健康類垂直搜索引擎和電子商務網站,來自Facebook和Twitter等社交網站的競爭被排到 了第三位,但也許,它們才是Google最可怕的對手。

可怕的新對手

2004年8月,Google成就了迄今為止世界上最大一單互聯網企業IPO,募資19.2億美元。也是在這年2月,哈佛學生馬克·扎克伯格 (Mark Zuckerberg) 在宿舍裡開啟了Facebook註冊邀請。沒有人能想到,這個出生於1984年的年輕人,6年後就有了5億註冊用戶。在2011年的白宮宴會桌上,他和喬 布斯一起,分別坐在美國總統奧巴馬兩旁。

就像當年Google從搜索開始進入互聯網,然後取代了微軟的位置一樣,Facebook從社交網絡進入互聯網,它甚至都沒有去搶Google的核心業務——關鍵詞廣告(AdWords) 和面向網站的廣告服務(AdSense),卻很有可能不費一兵一卒打敗它。

回頭看互聯網的發展,後來居上者,從來不是通過正面競爭從原先的第一名那裡搶到位置,而是另闢蹊徑,創造並滿足了一種新的用戶需求,建立自己的王 國。這本不是一場零和遊戲,不過由於這場遊戲的裁判是用戶,而用戶的時間和精力有限,他在哪一家停留更多時間,商業利益也會隨著用戶的轉移而遷徙。

此前搜索引擎領先於門戶網站,因為門戶向所有用戶提供同樣的信息,而搜索引擎則可以將用戶指向他們想要瞭解的信息。對廣告主而言,搜索廣告可以把產品信息更精準地推送給客戶。

現在,社交網絡不僅能提供互聯網上的信息,而且是用戶熟人圈所關注的信息,將現實中的人際網和互聯網結合起來,比搜索引擎更具交互性。而廣告主的產品信息,通過圈子的力量、口碑傳播得以推廣,社交網絡蓋過搜索引擎也是情理之中。

具體來看,Google搜索是抓取全世界的信息,並通過一套算法幫助人們更便捷地找到有用的信息。Facebook和Twitter則是讓用戶生產 信息,並通過彼此的熟人關係來獲取。而且,Facebook不對搜索引擎開放,Twitter只是部分開放,這讓搜索引擎好不尷尬。

更讓人無奈的是,在增強用戶黏性方面,社交網站建立在開放平台之上,背後是難以計數的獨立程序人員或者公司,開發出層出不窮的應用,滿足用戶需求。而Google則主要是靠9508名(截至2010年12月30日)工程師的生產力。

市場調研公司comScore的數據指出,2010年8月,全美互聯網用戶在Facebook上停留時間為4110萬分鐘,佔到該月用戶互聯網停留時間的9.9%,而同期人們在Google上停留時間為3980萬分鐘,其中還包括YouTube。

手忙腳亂的追逐戰

施密特在Google官方博客中闡述管理層變動原因稱,是為了「簡化管理結構、加快實施決策的步伐」。確實,他們在社交網絡方面不僅後知後覺,而且手忙腳亂。

Google的三駕馬車(施密特、佩吉、布林)都是計算機科學家出身,讓Google帶有強烈的技術色彩,哪怕是給員工提供優渥工作環境,也是基於 事實、數據和分析,得出這樣更有利於提高工作效率的結果。社交網絡的草根、非技術主義,和他們過往的經驗是如此背道而馳,以至於Google一直沒有找到 互聯網和社交網的結合。

2009年5月發佈的Google Wave,是Gmail和Gtalk的合體,Google本想讓它作為一個開放平台,讓開發者提供基於Wave的各種衍生產品,Wave還支持開放通信協 議,Google有計劃讓它開源成為互聯網通訊平台。可惜,很多用戶不知道該如何使用,反應平平,該產品在2010年底結束服務。

2010年2月推出的Google Buzz,可在Gmail郵件服務中同他人分享各類信息、自動加載好友的活動信息。但Buzz上大部分信息都是由機器自動發佈的,而且常用Gmail聯繫 人列表會在本人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公佈在Buzz個人頁面,這甚至讓Google陷入了一場集體訴訟。

Buzz和Wave的嘗試失敗,一再表明Google還停留在按照技術派思路去做社交網絡的事情。不過,從2010年開始,就有傳聞說Google 在開發新的社交媒體Google Me,最新消息是這一產品將在今年5月發佈,而且名稱改為Google Circles。這個時候再推出類似Facebook的社交媒體,聽起來並不現實,在起點上至少就與之有5億用戶的距離。

移動互聯網將是社交網絡另一個更重要的陣地。Google在4年前就已經佈局,Android操作系統佔據移動互聯網終端,順勢可以帶動Gmail、Adsense。雖然這並不是專門針對社交網絡而來,但是很有可能為Google融合社交網絡開闢一新路。

2009年9月推出的定位服務Google Places,也許是Google目前產品中最容易對接社交服務的。它可以幫助商戶建立自己的網頁,並在網頁上顯示它們的位置、所處街道的景象、客戶對服 務或商品的評價,商家還可以通過自己的Google Places網頁打廣告。再加上Google Map和Android的龐大用戶數,這是定位服務(LBS)不可多得的組合。要知道,Foursquare等定位服務公司眼下正是硅谷紅人,甚至被認為 是又一個Google或者Facebook的苗子。

而此時,Facebook已經將目光投向了社交網絡之外,它要做郵箱,也要做搜索,大有橫向發展為又一個Google之勢。這就好像過去十年,Google提供互聯網服務以取代桌面軟件一樣。在此期間,Google也許還有時間為搜索加入更多社交內容。

施密特曾在三年前接受《紐約客》採訪時表示,「滅掉一個公司的,不是競爭,而是自大。我們掌握著自己的命運」。眼下掌握Google命運的,是二次 出任CEO的佩吉。《連線》雜誌網站最近摘錄了史蒂芬·列維(Steven Levy)即將於4月出版的《谷歌是如何思考、運轉,並塑造我們的生活?》一書中部分內容,其中寫到——對佩吉而言,唯一真正的失敗就是沒有去嘗試冒險。

列維在書中認為,佩吉「與眾不同,他將具有比爾·蓋茨、斯蒂芬·喬布斯一樣的影響力。沒有人能像他那樣整合谷歌的野心、道德觀和世界觀;與此同時,佩吉顯得古怪、自大、神秘。在他的領導下,谷歌將更難預測」。

Google 跌下 神壇 滅掉 一個 公司 不是 競爭 而是 自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057

是什麽讓債王格羅斯跌下神壇?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9020

格羅斯離開PIMCO的消息令人震驚。不過,早在2011年格羅斯對利率的錯誤判斷就使得PIMCO出現了問題。

2011年早期,格羅斯完全退出美國國債市場,因其認為利率即將飆升,債券市場將受到沖擊。

他認為利率將飆升,因為當時美聯儲將在2011年夏天結束QE2。在2011年3月的一份報告中,格羅斯寫到:

如果美聯儲不買美國國債,誰會買?

當時的想法是,美國聯邦政府正承擔著數萬億美元的赤字,而這並不是政府想要的。而利率處於低位的唯一原因是美聯儲正在大量購買美國國債。

這聽起來似乎令人信服,但背後的邏輯卻很脆弱。

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克魯格曼認為,利率與美國政府發行多少債務無關,而與美國經濟增長和通脹前景有關。而由於當時美國經濟正處於低谷,通脹沒有上升的機會。

所以,格羅斯使用了存在缺陷的經濟模型。

QE2結束時,利率並沒有上升——實際上利率下降了。這或許是因為市場認為,在美聯儲寬松貨幣政策結束後,通脹將上升,經濟將回暖。

這是後危機時代的核心經濟辯論。克魯格曼等依靠傳統模型的經濟學家正確地預測到利率不會飆升,而債務將不是一個問題。

格羅斯則認為美聯儲在扭曲市場,壓制利率飆升,而這被證明是錯誤的。

這導致了一段時間內,PIMCO的表現不佳。大量資金撤離PIMCO,而這最終導致了Mohamed El-Erian和格羅斯的離開。

(實習生 丁博 對本文亦有貢獻)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什麼 讓債 債王 格羅斯 格羅 跌下 神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4022

全球境外遊因恐襲縮水 歐洲旅遊業“跌下懸崖”

巴黎、尼斯、布魯塞爾、奧蘭多、伊斯坦布爾、委內瑞拉、巴西、巴吞魯日、達拉斯……這是一串近期被恐怖襲擊和槍擊案等暴力極端事件沾染過的名單。與提高安全預警相對應的,是遭受重創的當地旅遊業,其中最糟糕的莫過於恐襲頻發的歐洲。

為全球經濟貢獻7.2萬億

根據世界旅遊協會的統計,2015年全球旅遊業年產值達7.2萬億美元,共創造了2.84億個工作崗位。

2015年,共有7340萬美國人出國旅行,比2014年增加了8%,促進了全球旅遊業的發展。然而,今年美國遊客不得不在制定度假計劃時更多考慮恐怖襲擊的風險。由安聯保險發布的“年度旅行信心指數”顯示,接近四分之一的美國人表示在出行前將會取消、延遲、改變、重新選擇目的地或重新制定旅行計劃。

與此同時,中國國家旅遊局的數據顯示,中國境外遊客的人次增速放緩,今年上半年僅同比增長4.3%,達5900萬人次,創下過去6年來的最低增速,也是首次跌至個位數。專家認為,除了人民幣走弱外,歐洲頻發的恐怖襲擊是增速放緩的主要原因。

最近幾周,多個國家都向公民發出了前往土耳其和歐洲的預警。隨著地緣政治風險的上升,一些旅遊保險公司也開始重點提醒遊客確認購買服務後的政策細則,並提供更廣泛的詢價和旅行選擇。

受到一連串恐襲的沖擊,歐洲旅遊業出現了懸崖式的下跌。根據最新的公開數據,從2015年底至今,僅法國旅遊業就損失了近3億美元。而尼斯的旅遊預訂也在遭遇恐怖襲擊後大幅下跌。依賴旅遊業但受到恐襲和政變多重壓力的土耳其同樣近況慘淡。土耳其旅遊部的數據顯示,僅今年5月,到訪土耳其的遊客人數比去年同期249萬人下降了34.7%,創下22年以來的最大降幅。

根據環球藍聯發布的世界各地機場銷售退稅數據,今年6月,全球遊客消費情況同比減少了13%。巴克萊銀行分析稱,法國、德國、意大利分別下滑了17.6%、18.2%和18.9%。作為消費主力軍的中國遊客,在歐洲地區的消費數據同比縮水了25%。

 機票降價三分之一

“美國人越來越多地考慮旅行中的安全問題,可能會為了保證安全而去往花費更高的目的地。”安聯保險集團的美國發言人杜拉佐(Daniel Durazo)表示,“我們的數據顯示,美國人這個夏季前往布魯塞爾和伊斯坦布爾的遊客出現了懸崖式的下跌,而其他美國人認為更安全的地方,比如愛爾蘭的都柏林和香農等地的遊客出現了明顯的增加。”

對中國的旅遊業而言,國人放緩了境外旅遊的腳步而回歸了境內遊。除了留住國內的遊客外,中國也越來越多成為國外遊客的目的地。中國國家旅遊局8月發布的報告稱,在人民幣貶值、空氣質量改善、外圍目的地恐怖活動頻發等因素推動下,入境旅遊由前幾年的衰退周期轉為複蘇周期的基礎進一步穩固。下半年入境旅遊人次增長有望突破4%,國際旅遊收入增長超過5%。

旅遊業縮水的另一面,也會給部分遊客帶來經濟上的利好,航空公司和旅遊業相關的領域為了挽留遊客紛紛給出較大力度的促銷優惠。

“我們一般認為,從美國飛往歐洲及英國的機票會在5月底達到高峰,然後在6月初開始慢慢下降。” 基於大數據的旅遊網站Hopper的首席數據分析師薩里(Patrick Surrey)提出,“但在今年的5至6月,機票價格出乎意料地驟然下跌。面臨著持續的不確定性,航空領域還進行了‘限時搶購’的促銷活動試圖支撐業績。”

根據Hopper的數據,最近從美國到英國的往返機票自5月的最高值下跌了35%,跌至667美元;從美國往返西歐國家的機票則跌價了36%,跌至627美元。與去年同期相比,從美國往返歐洲和英國的機票整體便宜了31%。

增加“取消行程”的保險選項

業內專家分析稱,波及全球的恐怖襲擊威脅使得保險成為即將出行的遊客越來越重視的事:為旅行購買保險,即使這會增加花費。

“這些不確定的事件增加了遊客對於旅遊保險計劃中‘以任何理由取消’的保險需求。”在土耳其的政變失敗後,旅遊保險公司InsureMyTrip就註意到了這個變化。因此,公司在旅遊保險計劃中增加了一項“該保險計劃將增加一個額外的費用,但會為遊客提供更貼心的選擇,允許旅行可以因該保險計劃提及的任何理由而取消。”

這個可以取消的保險選項大概多少錢?名為“四月旅行保護”(Apirl Travel Protection)的旅遊公司CEO施賴埃爾(Jason Schreier)表示,大部分公司為可取消的保險服務增加了45%~50%的費用。一般來說會給遊客保險費用增加數百美元,具體還會隨著旅行的花費而有所不同。

小酒店比連鎖大酒店更安全?

雖然遊客對於出行有了比以前更大的不安全感,但他們並沒有因此而放棄出遊。根據在線旅遊中介公司Afar Media的聯合創始人迪亞茲(Joe Diaz )的觀察,遊客開始更多思考他們應該去哪里以及選擇哪些方式旅行和享受服務。

就出國旅行而言,迪亞茲認為,大型的國際連鎖酒店更容易成為恐怖襲擊的攻擊目標,因此遊客會更多選擇那些獨立的、精致的小酒店,並且使用Airbnb和HomeAway這類在線短租平臺來安排旅行中的住宿。

酒店行業的專家馬切奧尼(Anthony Melchiorri)表示,對於酒店來說,除了避免讓酒店住起來像住在監獄之外,會努力做好一切安保措施。具體的措施包括使用閉路式監控、要求在入住前詳細記錄身份信息、在深夜監控大廳、詢問進入酒店的人證明是已登記的住客等。

 “為了確保安全和靈活性,酒店也在增加安保員工,並且對他們進行深入的培訓,制定一系列的應急預案以應對任何可能的突發情況。”馬切奧尼補充道。

全球 境外 遊因 因恐 恐襲 縮水 歐洲 旅遊業 旅遊 跌下 懸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9257

業績不佳又逢外部環境動蕩,兩地科技股紛紛跌下神壇

科技股最近在二級市場的日子不太好過。8月15日,A股三大指數均大幅下挫,跌幅超過2%,其中創業板指單日大跌2.63%,跌去近40點後最新收盤指數為1478.51,再度失守1500點。

港股恒生指數今天也表現不佳,單日跌幅1.55%,收盤指數27323.59點,未能守住27500點關口。其中科技股表現不佳,多只科技股出現在近兩天跌幅榜前列。今晚發布中期業績的“股王”騰訊控股股價也沒能撐住,繼昨天下跌3.435%後今天再度下跌3.61%,報收336港元,股價創今年新低。

兩地科技股走低,市場人士認為有外部環境因素也有個股業績不佳帶累大盤的原因。平安大華基金權益投資部總監李化松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最近創業板和成長科技股下跌,主要是新能源、自動化、消費電子等硬件公司的基本面低於預期。

博大金融控股非執行主席溫天納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環球貿易摩擦對世界科技產品的需求有壓抑的作用,對科技類股份未來的前景有負面影響,另外個股業績影響科技股走低也是事實,很多投資者給包括騰訊在內的科技類股份高估值,現在科技股的業績達不到預期,導致整體估值重估。

港股科技股輪番下挫

外圍環境波動又遇上業績發布期整體表現不及預期,近日港股科技股整體出現下跌趨勢,多只昔日明星股股價低迷甚至破發。今天收盤後映客下跌13.18%,金蝶國際下跌12.06%,神州租車下跌10.97%,美圖公司下跌8.79%,閱文集團下跌5.4%,小米集團下跌5.01%,跌幅均在港股前列。

昨天多只科技股同樣表現不佳,舜宇光學科技大跌24.11%,金山軟件下跌18.84%,閱文集團下跌17.01%,映客下跌13.39%,市場一片慘淡。

李化松認為,成長科技股的大跌主要有三個因素:一是消費電子創新周期進入低谷,需求增速低於預期,而國內產業鏈相關公司產能釋放增加供給,使得整體盈利低於預期;二是受貿易摩擦和政策支持力度低於預期影響,新能源產業鏈基本面低於預期;三是受固定資產投資增速下行影響,高端裝備制造業基本面低於預期。

不過他指出,成長股也有分化,以雲計算、醫療服務為代表的相關公司表現較好,美國市場的科技股主要在雲計算領域,所以納斯達克指數表現較好。

外部環境的壓抑也使得科技股表現不佳。溫天納表示,貿易摩擦、關稅原因壓抑了對世界科技產品的需求,導致市場情況不佳,大家對於科技類股份未來的前景不看好。

李化松認為,港股最近除了受部分科技公司業績低於預期影響之外,人民幣貶值、貿易摩擦等宏觀不確定因素也對投資者風險偏好造成負面影響。短期可能仍處於震蕩消化負面因素階段,長期看好中國優秀企業成長空間,港股市場估值更有優勢。

此外,“股王”騰訊的股價對港股影響舉足輕重,近期騰訊股價的連續下跌帶累恒生指數。騰訊從上周五開始經歷了四連跌,最新收盤價僅336港元。8月15日晚騰訊業績一出,立刻有港股市場人士對記者表示“情況不妙”。

溫天納表示,香港市場中科技類股份騰訊是權重股,它對港股市場有直接影響。騰訊股價壓力比較大主要是業績因素,現在內地新的政策不利於手遊業務的開拓,對互聯網企業特別是類似騰訊背景的企業有比較大的影響,所以投資者基本上采取觀望態度。

內地創業板:泡沫基本消除?

內地創業板迎來兩連跌後,今天重新跌破1500點,2.63%的跌幅是三大指數跌幅之首,651只個股下跌,智雲股份、延江股份跌停,醫療衛生、水泥、保險、白酒等多個板塊跌幅超過3%。

創業板指今年二季度以來一路走低,從4月初的年度高點1900跌至1500點以下,市場情緒十分低落。李化松認為,“對於創業板指數,我們覺得會持續分化,以人工智能、雲計算、新能源為代表的領域中優質的成長龍頭公司仍有巨大成長空間,而大部分競爭優勢不明顯的公司因為估值不便宜將會表現較差。短期由於外部宏觀不確定因素較多,可能仍處於震蕩狀態。”

也有市場人士指出,創業板的低迷是市場情緒不佳的反應,基本面並沒有變化。融通創業板指數基金經理蔡誌偉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受市場情緒影響,創業板指遭受調整,但其基本面並無變化。

蔡誌偉指出,創業板指100家成分股的中報預告已於7月中旬披露完畢,中報整體業績增速為12.8%,中報增速相比一季報有所回落,但創業板指成分股增速中位數為25%,持平一季度增速中位數。從歷史上看,創業板指中報業績平均占全年業績的42%,考慮到部分存在重大風險的個股將較高概率被調出成份股,推算2018年創業板指凈利同比增速為15%左右,總體盈利水平將從2017年四季度的-39.7%穩步回升至創業板指的歷史平均增速,盈利趨勢總體向好。

蔡誌偉認為,創業板指經過長達3年的調整後,當前估值PE(TTM)為35倍,低於歷史均值PE(TTM),已回落至2012年創業板大牛市啟動前相當水平。創業板的泡沫已基本消除。前瞻地看,創業板指以季度的頻率調整成份股,部分存在重大風險的個股將較高概率在年內被調出成份股,若今年創業板指增長15%,則到年底創業板指2018年PE將降為30多倍,應該說創業板指當前位置已經具備相當的吸引力。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責編:黃向東

業績 不佳 佳又 又逢 外部 環境 動蕩 兩地 科技股 科技 紛紛 跌下 神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732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