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非洲迪拜”在招手 商務部稱願意開談自貿協定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4635.html

中非合作中,工業化成為未來雙邊經貿合作的重點領域。

在6月7日舉行的“中國企業走進非洲”研討會上,中國公共外交協會會長李肇星表示,中非合作要從一般貿易向產能合作升級,從工程承包向投資經營升級,從援助主導向自主發展升級。

商務部西亞非洲司參贊舒駱玫也表示,願意跟非洲國家開展商談自由貿易協定,在更高層次提高雙方合作的規模和治理。

李肇星說,自2009年以來,中國已經連續7年成為非洲第一大貿易夥伴國,有3000多家中國企業在非洲投資。

根據中國海關總署年初發布的數據,中國與非洲雙邊貿易進出口1.11萬億元人民幣,其中出口0.67萬億元,進口0.44萬億元。

截至2015年底,中國通過援助和融資在非洲已經建成和在建的鐵路及公路總長達上萬公里;援助和融資建設各類學校200多所;累計向非洲派出醫療隊員2萬多人次、維和人員3萬多人次,目前中國在海外的維和人員中90%部署在非洲。

“非洲也是中國企業的第二大海外承包工程市場,第二大石油來源地,而且也是中國企業走出去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新興的投資目的地。”舒駱玫說。

為推進中非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系建設,2015年12月4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中非合作論壇約翰內斯堡峰會開幕式並發表致辭指出,中方願在未來3年同非方重點實施“十大合作計劃”。

具體是中非工業化、農業現代化、基礎設施、金融、綠色發展、貿易和投資便利化、減貧惠民、公共衛生、人文、和平與安全合作計劃。為確保“十大合作計劃”順利實施,中方決定提供總額600億美元的資金支持。

舒駱玫說,中非工業化合作計劃是中非經貿合作未來發展的重點領域,在這個計劃里面將要新建或者是升級一批工業園的建設,目的是幫助非洲國家吸引外資,同時為走進非洲的企業搭建一個平臺。“我們還會考慮到非洲的實際情況,也願意在工業園內給一些基礎設施,包括工地、水電方面的建設提供支持。

同時,中國將向非洲國家派遣高級的專家顧問,提供設計、運營管理方面的支持,三年向非洲提供4萬人來華培訓的計劃,為其提供基礎的職業培訓。

非盟《2063年議程》提出,到2063年,非洲要實現制造業占GDP比重50%以上、吸納超過50%新增勞動力的目標,強調非洲要進一步提升商品附加值、發展科技驅動型制造業、提高勞動力技能水平、促進小微企業發展,實現經濟增長和工業化。

浙江師範大學非洲研究院院長劉鴻武說,到去年為止,中國的制造業占全球制造業的23%,高居世界第一,但是非洲54個國家,只占全球制造業0.5%;中國全球的對外投資中,投到非洲的只占5%,以上海為例,對非洲的投資不到對外投資總量的2%,因此合作空間很大。

南非駐上海總領事ThaloThage也表示,非洲的工業化是改變非洲和中國等貿易夥伴過去貿易結構不足的重要手段。

為了推動南非的工業化,ThaloThage說,南非已經設立了自由港、自由貿易區、工業發展區、產業發展區等專門的經濟特區,對各種產業的發展提供支持。“不同的地方可以發展專門的產業,制定不同的經濟政策,也可以制定專門的減稅政策、增值稅、就業經濟獎勵計劃等。”

吉布提駐華大使H.E. Abdallah Abdillahi Miguil也表示,將把吉布提建設成非洲的迪拜,成為一個自由貿易區,所有中國企業來到吉布提都可以享受到免稅的待遇,讓產品能夠更容易的進入到阿拉伯國家和非洲國家。

尼日利亞駐滬總領事Ali Ocheni說,現在非洲最缺的是基礎設施,因此非常很難吸引到足夠的投資,因此邀請中國企業到非洲投資於基礎設施建設,也歡迎中國的企業以PPP的方式來非洲發展基礎設施。

上海市商務委主任尚玉英說,接下來會積極推動和引導企業在非洲開展更多的互利互惠的合作項目。

比如,鼓勵棉紡、化纖、家電等行業建立加工廠,實行上下遊的配套集群式發展的加工基地;鼓勵企業在當地多建一些增加當地就業和市場供應的項目;鼓勵企業在深化礦產資源開發的同時,能夠開展屬地化經營,延伸下遊的產業鏈;鼓勵以投資方式為主,結合設計工程建設等多種方式,積極開展基礎設施的建設。

“十二五”期間上海與非洲國家的貿易規模已經超過400億美元,累計對非投資超過19億美元,新辦了南非的電視機制造廠、埃及照明廠、蘇丹制藥廠。

“非洲地區勞動力資源豐富,正處於產業升級發展的關鍵時期,是上海企業境外投資充滿機遇的新型目的地。”尚玉英說,特別是在當前全球經濟不明朗的背景下,全球2015年FDI項目減少5%,但是非洲的FDI項目增長了7%,因此加強上海與非洲的投資貿易合作前景廣闊。

“我們下一步還會繼續探索自貿試驗區的改革創新,把上海打造成為企業境外投資效率最高,最為便利的高地,同時也會探索事中事後監管的聯動機制,保障和促進境外投資健康規範,有序發展。”尚玉英說。

非洲 迪拜 招手 商務部 商務 願意 開談 談自 自貿 協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9999

比利時攪黃CETA 誰還敢跟歐盟談自貿協定?

僅有約350萬人的比利時瓦隆大區令歐盟在未來全球自由貿易談判中的名譽受損:擁有5億多人口的歐盟眼睜睜地看著與加拿大的《綜合經濟與貿易協定》(CETA)面臨被攪黃的命運卻無能為力。

為此,加拿大貿易部長弗里蘭(Chrystia Freeland)一度淚灑談判現場。立陶宛總統格里包斯凱特(Dalia Grybauskaite)氣憤地指出,整個歐盟都淪為比利時的人質。

據悉,歐盟已限比利時在當地時間24日前給出最終結果:要麽妥協,要麽拒絕。而拒絕的代價是原定在27日召開的歐盟-加拿大峰會將被徹底取消,雙方近7年努力也恐將付之東流。

比利時拒妥協

由於歐盟在政治壓力下將CETA定性為“混合型”貿易協定,這導致簽署CETA協議需要歐盟28國的共識。又緣於內政的需要,比利時弗拉芒大區(荷蘭語)、瓦隆大區(法語)和布魯塞爾首都大區等各不同語種地區之間也需要達成共識。

而瓦隆區拒不同意簽訂CETA令該協定的未來岌岌可危,原本歐盟與加拿大計劃在27日正式簽署該項協議。

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計劃在當地時間24日晚些時候同比利時首相米歇爾通話。

此前,瓦隆大區首席大臣保羅·馬涅特表示,得知可能無法通過CETA後,歐盟委員會曾在20日向該區域提出一系列新的提議。盡管誘惑在前,但在21日瓦隆大區議會的投票表決中,該區域的議員仍否決了CETA。

弗里蘭21日甚至親自飛抵比利時,同瓦隆大區進行直接談判,最終他情緒激動地表示談判失敗,氣憤之極一度落淚,並稱加拿大已經盡力,而“歐盟目前尚不具備簽署國際協定的能力,加拿大對此非常失望”。不過在22日,重整情緒的弗里蘭還是參加了後續的一系列談判。

按照程序,圖斯克將在同米歇爾通話後,再致電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並通知他最終結果。隨後,由容克將最終結果通知加拿大總理特魯多。

目前的情景依舊不容樂觀。瓦隆大區領導人馬格內特(Paul Magnette)在23日仍然表示,歐盟給予該區域的條件“同民主權利不相符合”,意味著瓦隆大區要繼續對抗CETA到底。因為瓦隆大區認為CETA對歐洲農民不利,且過分顧及跨國大企業的利益,並會在環境保護等方面產生過多負面效應。

歐盟自貿協定前景堪憂

在CETA協定中,歐盟與加拿大雙方決定取消雙邊貿易中99%的關稅,給彼此的服務和投資提供新的市場準入。在政府采購方面,加拿大不僅承諾在聯邦層面對歐盟開放,且在省州層面也會實施開放。這一重大突破將給歐盟企業進入加拿大市場提供獨特的機遇。而這是在美歐《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協議》(TTIP)中,美國不可能給予歐盟的開放程度。

據估計,CETA有望促進雙邊貨物和服務貿易增長23%,致260億歐元,從而促進雙方的經濟增長和就業。協議實施後,歐盟每年的GDP有望增長120億歐元。

不過由於上述條款所涉及的投資內容,以及在歐洲鬧得沸沸揚揚的投資者-國家爭端解決機制(ISDS),趨於德國等的壓力,歐盟委員會被迫同意,CETA不僅要提交歐盟議會,且要提交各國議會批準。

當時,就有一些歐盟國家提出,如果CETA必須提交各國議會批準,則前景堪憂。一旦CETA無法通過議會批準,將極大地有損歐盟的名譽:以後還有哪個國家敢貿然同歐盟進行自由貿易協定談判?

歐盟前貿易委員德古赫特(Karel De Gucht)指出,CETA如果崩盤,罪魁禍首就緣於歐盟委員會在今年夏季峰會上的上述決定。“我認為這是一個歷史性的錯誤,”德古赫特指出,“如果所有自貿協定都需要各國議會審批,那麽未來就不會有任何貿易協定了。我們在談判中也沒有了任何優勢。”

比利時 比利 攪黃 CETA 誰還 還敢 敢跟 歐盟 談自 自貿 協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023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