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手遊行業面臨洗牌 賺到大錢的僅2%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7/4662173.html

手遊行業面臨洗牌 賺到大錢的僅2%

一財網 劉佳 2015-07-29 20:08:00

著名網絡作家南派三叔曾對文化娛樂領域的三種業態有過這樣一番表述:“我們把小說和漫畫稱為種子業務,把影視作為放大器,遊戲稱為錢包業務”。

用“冰火兩重天”形容現在的手遊行業或許並不為過。

“今年年初和一些從業者交流,大家都有一個觀點:今年遊戲開發商的數量其實並沒有去年那麽多了。”7月29日下午,阿里移動事業群九遊總裁林永頌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時說。

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前年到去年資本市場比較火,一些遊戲創業門檻比較低,很多創業團隊開始研發手遊。但去年下半年,資本市場已經降溫。“到去年年底,很多開發商已經不再開發遊戲了。”

不過,盡管遊戲開發商數量在減少,今年上線手遊數量卻比去年同期增長一倍,且整個手遊品質在提高,“這意味著開發商的投入更高、壓力也在增大。總體而言,手遊行業格局正在急劇變化。”林永頌說,未來研發、發行、平臺三種角色之間的跨界融合會越來越多,發行商如果仍然停留在做平臺關系的層面,可能很快會被市場淘汰。

行業洗牌:賺到大錢的僅2%

“如果回顧2014年和2015年整個遊戲最終取得成功的比例來看,2015年還是挺尷尬的。”林永頌感慨。

他告訴記者,在2014年底曾做過一個統計,在九遊平臺2014年總共上線商業化遊戲有1000~2000款,但實際上從九遊數據來看,最終能夠賺到大錢並進入良性循環的開發商大概只占了2%。

“開發商生存壓力非常大。”林永頌說,“今年這麽多遊戲上線,‘爆款’數量卻非常少,除了《夢幻西遊》和最近火熱的《花千骨》,大部分的手遊遊戲品質提高了,但遊戲營收都沒有呈比例增長。”

這一變化背後的原因,林永頌歸結為現在行業發展太快了,有一部分行業的從業者可能會比較浮躁,而這會導致整個產業鏈發生一些微妙的變化。他判斷,今後遊戲發行的能力會變得越來越重要,不是像早年前渠道很重要。

事實上,長期以來,手機遊戲與PC時代最顯著的區別就是擁有一批強勢的渠道, 背後的原因,一方面在於移動入口碎片化,應用與遊戲分發的有效渠道基本都掌握在百度、360和UC這幾個大的移動用戶入口手中。另一方面是產品數量多,但內容同質化。

例如,來自九遊的數據顯示,2015年上半年,有1344款遊戲在九遊上線,數量是去年同期的兩倍 ,一千多款遊戲中,兩年前興起的卡牌遊戲占比依然接近4成。

早期,一款手機遊戲的成功可能並非產品的質量好,而是有強大的渠道覆蓋。而隨著手遊市場逐漸進入精品化時代,對一款產品的研發投入、研發周期、團隊規模以及產品質量的要求越來越高。此外,發行環節越來越需要在營銷上做文章,通過對各種營銷資源的整合,最終實現遊戲產品的品牌影響力和口碑的提高。  

林永頌表示,以前發行商可能會通過“忽悠”和標榜自己能做好各渠道的合作關系,因此提高發行能力。但到了今天,僅僅靠關系已經構不成發行商的核心競爭力。

“因為手遊渠道也在自我升級,一方面更傾向於培養精品遊戲,拒絕給一些賺快錢的遊戲資源;另一方面,九遊等平臺還在著力提升平臺的運營能力,從單純的下載平臺向整合營銷平臺轉型,更歡迎願意在平臺做深度運營的CP(遊戲內容提供商),無論你是發行商,還是研發商。”林永頌對記者說。

機會在哪兒?

林永頌判斷,伴隨著遊戲內容越來越多樣化,不少細分領域還有機會,例如專門針對女性玩家的手遊以及電競遊戲。

“當遊戲變成大眾娛樂方式的時候,實際上和PC時代已經不一樣了。目前手遊還是偏向於服務比較重度的男性玩家,而實際上很多女性用戶在拿著手機,這是非常好的機會。”林永頌說。

不過,伴隨著獲得用戶難度增加,他認為,營銷預熱和粉絲經濟會越來越重要;此外,發行能力越來越重要,但發行商競爭也更加激烈。“發行能力更多講究的是營銷資源整合能力,如果仍然僅僅停留在做渠道關系,將會快速被市場淘汰。”

對於九遊而言,在去年11月整合阿里手遊業務後,目前的做法是搭建平臺2.0,開放平臺能力,逐步把評測數據、營銷預熱、運營活動、用戶服務等運營資源和平臺服務“模塊化”,讓開發者自主申請、自由支配,使開發者與平臺的合作由被動變為主動。

“我們希望CP可以通過九遊開放平臺自己決定產品和運營節奏,並利用九遊提供的各種資源或服務模塊自主實現。”他表示,在賦予CP更強的運營靈活性的同時,九遊會將更多精力放在平臺資源的拓展和平臺運營能力的提升上。      

在今年3月時,九遊宣布了對阿里手遊業務的整合已經初步完成,資源全線升級。除了UC瀏覽器、九遊網、九遊App 、九遊社區這些原有資源,在遊戲分發上,九遊還獲得了淘寶、支付寶、神馬搜索等多個用戶過億的移動入口支持。 

今年6月,九遊曾宣布與阿里文學聯合推出了Q版靈異卡牌手遊《陰陽代理人之逆天者》。該遊戲由懸疑靈異小說《陰陽代理人》的IP授權改編,這是阿里文學實現“IP聯合開發”大戰略的第一部實踐作品,而九遊則是核心遊戲聯運平臺。

有業內人士指出,在九遊、阿里文學、阿里影業這一系列互動的背後,是一種以IP運營為核心的大娛樂戰略。

著名網絡作家南派三叔曾對文化娛樂領域的三種業態有過這樣一番表述:“我們把小說和漫畫稱為種子業務,把影視作為放大器,遊戲稱為錢包業務”。

統計顯示,全國電影總票房296億元人民幣,而國內遊戲行業的經營總收入超過1000億,其中移動遊戲就達到了265億。遊戲、影視和文學作品的聯動所形成的大娛樂戰略,或許才是產業未來的出路所在。

編輯:於百程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手遊 行業 面臨 洗牌 賺到 大錢 的僅 2%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5435

UL認證全球副總裁Todd:放緩的僅是傳統家電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13212.html

5月12日,美國UL認證在廈門的辦公室開張,這是繼北京、上海、蘇州、廣州、深圳之後,這家全球知名的安全認證機構在中國市場又邁出的重要一步。以廈門辦公定為據點,UL燈具照明認證業務將登陸中國市場。

UL全球副總裁兼家電、空調、制冷設備與燈具部總經理Todd Denison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盡管家電行業的增長在放緩,但是放緩的只是傳統家電,整個家電行業不斷有產品創新,而且中國企業還積極進行國際化,UL將助力中國企業開拓北美及海外新興市場。

廈門落子瞄準千億照明產業

“中國正在向質量強國邁進,消費者也不斷提高對優質產品的要求,作為第三方檢測認證服務機構,UL將幫助中國企業迅速響應全球消費者和供應鏈的需求,實現從價格競爭向價值競爭的轉移”。Todd Denison說。

目前,UL的中國客戶占其全球客戶20%-25%。對UL而言,中國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市場。而北美市場又是中國客戶想進入的市場,因此Todd Denison說,“我們將不斷加大在中國的投入,致力為中國企業提供便捷高效的本土化服務,和中國客戶一起提升‘中國制造’在本土以及全球市場的知名度和美譽度。”

這次UL布子廈門,Todd Denison表示,因為近年來廈門市LED照明產業的產值呈現直線上升的態勢,年均增長近35%。根據海關提供的數據統計,中國LED球泡燈出口前十名企業中,廈門企業就占了五席,出口規模占據全國的“半壁江山”。廈門已成為全球最大的高端LED球泡燈制造和出口基地之一。未來,廈門LED照明有望向千億產業集群邁進。

仍然看好家電產業的前景

除了LED照明的認證,家電安全認證也是UL的傳統強項。目前家電行業正處於一個轉型期,增長速度放緩,同時很多企業加快“走出去”的步伐。UL對家電業的發展持樂觀態度。Todd Denison認為,“我們看到所謂的放緩,其實是傳統家電的放緩,但整個家電行業不斷有新的產品創新,尤其在智能化方面。”

現在很多中國的家電制造廠商不僅僅滿足歐美、中國市場的需求,還借國家“一帶一路”政策的東風,積極開拓海外新興市場,比如中東、南非、東南亞。

中國企業在開拓新興市場時最大的問題是要了解、熟悉當地的一些法規和準入要求,特別是涉及到安全以及能效方面的需求。由於每個國家、每個地區都有自己的標準和規則,且每一個準則和標準生效的時間也存在差異,這些準則和標準還會不斷更新。因此,如何去獲得這些信息對中國企業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Todd Denison說,UL有全球布局,因此能夠及時獲取相關方面的信息並將其分享給企業,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為企業節約調研成本,同時也能讓企業對市場的變化作出及時反應。另外,在全球市場準入方面,UL也有較強能力,可幫助中國企業更快進入他們的目標市場。

隨著中國認證市場的逐步開放,Todd Denison預計,中國政府未來幾年會開放更多產品的認證業務,這將給UL這樣的外資認證機構帶來新的機遇。

UL 認證 全球 副總 Todd 放緩 的僅 僅是 傳統 家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6048

馬克龍的議會選舉“戰隊”都有誰? 最年輕的僅24歲

法國當選總統馬克龍於當地時間11日宣布了其領導的共和前進黨在國民議會選舉中的候選人名單。

共和前進黨秘書長費蘭德(Richard Ferrand)稱,這份428人的名單中,僅有24人是本屆國民議會議員,52%是政治新手,50%是女性。

不過,428人還不夠,馬克龍還需要再選出100多位候選人,因為此次國民議會選舉席位是577個。於6月11日和18日舉行的國民議會選舉將決定馬克龍是否能獲得議會多數,能否組建積極的內閣、順利立法和推行政策,對馬克龍政府至關重要。

共和前進黨稱,該黨的大門向其他黨派的政治家打開,歡迎他們加入。

費蘭德說,該黨一共收到了超過1.9萬份申請,和候選人進行了1700次電話面試。目前候選人的平均年齡為46歲,相較於本屆議員60歲的平均年齡要年輕得多。

其中最年輕的候選人僅24歲,最年長的72歲,大約10名候選人是失業人員,20名左右是退休人員,還有一些是學生。

費蘭德證實,馬克龍的前內閣同僚、法國前總理瓦爾斯並沒有當選為候選人。此前,左翼社會黨人瓦爾斯曾主動表示願意加入共和前進黨,以正式提名候選人的身份競選國會議員。缺乏政治根基的共和前進黨確實需要一些具有豐富經驗的政客加入,但該黨卻回應稱,瓦爾斯不符合候選人標準,因為他已經當過3屆議員。不過,該黨不會在瓦爾斯所在的選區推出本黨候選人與之競爭。

此前也有分析認為,共和前進黨接納瓦爾斯的概率不大,因為這樣做很可能給外界留下口實,反對者將指責馬克龍政府不過是社會黨政府的延續,而這與馬克龍在大選時的競選承諾背道而馳。

要知道,法國人一直在等待著共和前進黨的候選人名單,看其是否兌現了馬克龍此前承諾的“清理法國公共生活”的承諾。

在這份名單上,很多名字公眾此前並不熟悉。其中,維拉尼(Cédric Villani)是一位著名的數學家,喜歡戴艷麗的蝶形領結和蜘蛛胸針,他曾在2010年贏得數學界最高榮譽之一的菲爾茲獎。奧朗德的通訊顧問甘策(Gaspard Gantzer)和前鬥牛士薩拉(Marie Sara)也在候選人名單上。

盡管共和前進黨存在缺乏政治根基等問題,不過上周針對法國議會選舉的首個民調顯示,共和前進黨可能會在議會選舉中贏得249~286個法國本土席位。

馬克龍 馬克 議會 選舉 戰隊 都有 有誰 年輕 的僅 24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888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