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日本第一這條路是如何走過來的? 老占的博客

http://oldjimpacific.blogspot.com/2011/03/blog-post_31.html


日本首富地震後在北京講嘢之二:

Fast Retailing集團以及Uniqlo的目標是,我們現在在全球是第四位,我們將來是成為世界第一的服裝製造零售企業,2020年達到營業額5萬億日元,同時經營利潤達到1萬億日元這樣的水準。

首 先對商品及經營的想法,我想談談我們是以何種想法,什麼樣的理由建立起公司的,又是以什麼樣的想法創造出商品,即使現在對於休閒服的概念抱著這樣想法,休 閒服只是存在年輕人有些浮誇,且又廉價的衣服,我想並非如此,我認為商品流行款式的設計,能夠在日常生活中享受到舒適感,特別是男女老少更能夠享受高品質 的服裝,才是真正所期望的,即使對現在服裝,大多數人觀念仍然是高價,一流的名牌貨就是廉價,我們優衣庫就是打破這樣的觀念,我們要創造價格實惠,並且品 質精良,同時又帶有時尚感元素,為此,從最初的企劃,到物流,到銷售,我們必須親自掌控,為了實現高效,且避免浪費,對於服裝的生產我們傾注了心血,堅決 杜絕偷工減料的行為。


休閒市場並非是狹隘的市場,其實是大容量市場,我們立足在大容量市場中,讓顧客感覺到滿足,服裝本身真的需要個性嗎,服裝只是憑藉穿衣人搭配,才能看出個性,難道不是嗎。

那麼接下來,我再簡單的介紹一下,迅銷集團以及優衣庫品牌的現狀,作為集團整體一年當中營業額,因為也匯率變動當中,大概整體是在20100億美金,我們現在有2200家店鋪,我們員工有47000員工,我們店鋪不僅在日本,在中國,韓國,中國的臺灣,新加坡,馬來西亞都都有優衣庫的店鋪,同時我們旗下有優衣庫的其他品牌,有UNIQLOGUPTT等品牌。


為了達到這樣的營業目標,我們要在世界各大城市成為品牌存在感NO·1,,成為亞洲絕對領先的第一的企業品牌,同時成為世界No.1,成為亞洲No.1

如 果要贏在世界,贏在未來,必須具有品牌,樹立品牌,顧客在購買商品時並非單純的考慮商品的性能機能,而是在感情能引起共鳴時才會購買,哪個公司以何種想法 製作並銷售者哪款商品,想從怎樣的人那裡購買怎樣的商品,這都是我們值得研究的,也就說品牌,代表一個企業,一個經營者的精神,和他的價值。

在優秀的人經營的優秀的企業旗下的優秀的店鋪裡,從優秀的銷售員的手中購買優良的商品,所有的企業活動即是品牌,那麼員工是否能夠正確的將真正優質的商品,在良好的環境中銷售,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點。


那麼從現在開始,我們步入全球化的發展過程中,那如果要實現全球化,首先要明確我們是誰,在全球,我們是代表日本的品牌,代表亞洲的品牌,也是代表服裝的品牌,顧客都想從NO·1的地方去購物,想在最好的店鋪購買最好的商品,那麼日本的強項是什麼呢?

經營就是要有好的判斷和徹底的執行力,遵循公司的方針,生意的原理原則,一年內如何做,這是最重要的,10年後的目標,和今天,本周,本月,本季度,這半年要如何工作,這樣的計畫也是密不可分的。


日本 第一 一這 這條 條路 路是 如何 走過來 走過 老占 占的 博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746

欠缺財商的兩條路 止凡

http://cpleung826.blogspot.hk/2012/07/blog-post_27.html
止凡觀察身邊的人多年, 發現欠缺財務知識的人多數都只有兩條路可走。

第一條路就是欠債累累, 由於沒有財務知識, 對金錢收入及支出完全沒有概念, 控制不了自己的財務, 因此欠債不斷。

不是講笑, 我身邊就有一位朋友, 欠下相對的財務公司巨債要破產 (10多年前欠下 20多萬, 相對她而言已經是天文數字), 破產期 4年內又再欠身邊朋友的街數 (朋友的債總是要還的, 跟破產無關), 總共 10多萬元。因此在破產期後又要用人工節衣縮食地還錢, 破產期後的第 5年終於還清。得自由身後不出兩年又欠下 20多萬元, 現在又開始計劃節衣縮食的還錢行動。

這位朋友的個案絕對不是個別例子, 因為身邊還有數位朋友已經因為不斷問其他朋友借錢而變得神僧鬼厭, 不少朋友已不會接聽這類朋友的電話。有時頗有趣, 一班朋友出來吃飯時, 某人會說 :「阿 xx 有無搵你地呀? 千其唔好理佢呀, 佢約你出黎問你借錢架! 」

所以欠債不斷這條路相當普遍, 但這條路不是最多欠缺財商的人會走的路。而絕大部份都會走第二條路, 就是沒有效率地用錢。

近期身邊就有位朋友, 多年來參加公司的儲蓄計劃, 這個由部份公司代表開設的儲蓄基金儲蓄利息說不上是高, 今年派息只有 2厘多。這位朋友就透露了自己今次收到的利息, 我很快地計算出她的儲蓄量起碼有 40萬左右。如此大筆金錢, 令我們立即問她儲了多久, 每個月儲多少, 她說工作多年, 每個月都放一半人工到這個儲蓄戶口, 我們聽到都目瞪口呆。

她只是位小秘書, 能夠有 40萬儲蓄實在了不起, 但我一聽完就覺得這個絕對不是利用這筆錢的最好方法, 某程度上更算是一種浪費。當問她有否想過利用其他方法投資時, 她很直接地說 :「而家放銀行都無利息啦 !」, 我隨口建議了三數支只求股息的穩當股票, 還說她甚至可在合適時候當首期買樓放租, 回報都比這個好得多。

其實跟欠債的朋友一樣, 這類朋友在身邊不難發現, 他們可能有很多儲蓄, 又或是餐餐清, 只是沒有欠債而已, 但共通點就是沒有好好利用手上資金致富, 原因是沒有足夠的財務知識。

當然, 錢不是一切, 沒有財商不會死的, 生活還有很多東西要注重。可是, 在資本主義的香港, 沒有財商很吃虧, 不是被金錢找麻煩, 就是浪費了金錢的威力, 最終影響生活質素, 實在值得反思。
欠缺 財商 商的 的兩 兩條 條路 止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5464

人生兩條路

http://www.yicai.com/news/2013/05/2699703.html
Q&A:你怎麼看待身邊那些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人?對長袖善舞的人又怎麼看?

我有一個三十幾年前就認識的朋友,那時我還年輕,他也只是一位廣告業務員,每個人說到他,都認為他長袖善舞,是舌燦蓮花的「Social guy」。現在他已有逾十億元的身家,除了在媒體圈中,從各種角度來看,他都是成功的。

雖然其他的朋友說到他時,頗多微詞:精明、現實、不念舊友,是常見的說法,大家也都把他的成功,歸結到他的公關與攀附能力,但是我卻有不同的看法。

人生通常有兩種信仰,一是外求,一是內修。外求強調對外找機會、攀關係、覓貴人;而內修強調對內自我修煉,從人品道德的明心見性,到經世對人的寬厚通達,再到實用技能的鑽研鍛鍊。外求與內修,是兩條截然不同的道路。

我不否認他的社交能力:酒量一流,說話能力一流,公關手法更是一流。但幾十年來的觀察,我發現他的經營能力一流,媒體專業也是一流,他能步步高陞,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同樣作為廣告業務員,公關能力都很好,但最後能像他一樣變成成功老闆的人,卻屈指可數。

我說這個故事的目的,在於強調專業修煉的重要。從我出版第一本著作開始,我就認為擁有一身「自慢」的專業,絕對不會寂寞,終有出頭之日,而自慢當從一生的自我修煉而來。

大多數人談到這個成功的朋友,看到的是他的「外求」表象。他確實十分敏感,對環境的變動精準掌握,對時勢掌握良好。同樣的,他的公關能力,也確實讓他能取悅客戶、攀附權貴,在關鍵時候給予他必要的助力,而成就了他一生的順遂。

問題是,只有這樣,他就能平步青雲嗎?我看到的不只這些。

談經營管理的知識,對策略、對組織、對用人、對制度,他頭頭是道,完全不像一個行伍出身的經營者;而對媒體的專業、對新科技的理解,他也與時俱進,這是當我有機會與他閒聊時所發覺的。雖然銷售人的「social」氣質仍在,但他完全不是數十年前那種典型的業務員。我確定,他本質上雖是一個外求的人,但在「內修」之路,他也沒有偏廢。因此真的讓他一生順遂的原因,公關能力只是表象,內修所凝聚的能力,才是真正的關鍵。

只不過,他在內修之路上,也有所欠缺。

內修要求人格上的明心見性,處世上的寬厚通達,實用技能上的精益求精,能人所不能。這個朋友在實用技能上確實修煉有成,可是在道德與處世上,卻有所不足,利己多於利他,所以才會有刻薄、不念舊友之譏,換言之,他只是半個內修的信仰者。

其實,真正內修有成,機會、人脈就不假外求。因為,一個人如果人格上光風霽月、專業上能人所不能,這是人間極品,自然會吸引所有貴人相助,機會、關係、人脈,自然而來,何須外求呢?

後記

外求與內修是人生必走的兩條路,不可偏廢。內修是本,外求是末;內修為體,外求為用;內先修,後外求。外求有速效,但內修有成,外求才會有加乘效果。

內修又可分為能力與品格:品格為體,能力才有用;品格有成,會得到信任,能力才有發揮的空間;能力會讓人事業有成,但品格會讓人尊敬。

能力是表象的外顯原因,品格是內在的隱性特質。

人生 兩條 條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9003

有機農業另一條路

2013-06-17  NCW
 
 

 

資本農場危機潛伏,“有機農夫”身份尷尬,出路在民間◎ 本刊記者 汪蘇 文wangsu.blog.caixin.com 5月7日早晨8點左右,北京瀚美利華農業科技有限公司(下稱瀚美農莊)的銷售員劉超(化名)照常趕到公司位於北京高碑店的東區站點,準備開始一天的簽單生活。他的工作是推銷“原生態”蔬菜。

但門口等待他的卻是一紙通知 :公司進入破產程序。小王和其他銷售員驚愕不已,他們中的不少人前一天還簽下新的客戶。

同樣感到驚愕的還有數百名消費者,他們為了吃上安全放心的有機蔬菜,已各自預付數千元至過萬元不等的訂菜費用。他們同時聽到有傳言稱,此前瀚美農莊配送給他們的蔬菜不是來自公司基地,只是從批發市場購來的普通蔬菜。

瀚美農莊的客戶李女士告訴財新記者,這嚴重傷害了他們作為消費者的信心, “我們開玩笑說,以後是不是得自

己親自去種菜?”

出于對食品安全的擔憂,越來越多的消費者對有機食品心存嚮往。目前全球有機作物種植面積以每年30%-50%的速度增長,已形成一個約700億美元的有機食品市場。國際有機農業運動聯盟(IFOAM)預計,未來五至十年,中國會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有機食品市場。目前,除了一些小資本,聯想、萬達、中糧、匯源等大資本也紛紛投資有機食品。

但多位業內人士告訴財新記者,中國有機農業仍處於緩慢培育客戶的起步階段,還難以實現規模效應。事實上,有機農業目前不適合大規模種植,有專家直言, “規模太大的做不到有機。 ”在資本大手筆進入的同時,一些來自草根的“有機農夫”也在默默耕耘。

在北京、上海等地,以農戶、社會企業為主的“有機農夫”市集如星星之火,立足于本地的社區支持農業(CSA)也在星星點點出現。不過,這些頗受百姓追捧的“有機農夫”中,相當一部分並無合法“有機”身份。

快資本與慢農業

瀚美農莊其實只能算近年來進入有機農業市場資本中的一條小魚。

這家公司成立于2012年5月,註冊資本320萬元。總經理李睿超稱,投資方又追加了好幾次,總投資額已是最初的好幾倍, “選擇這個行業是因為有社會意義,市場投的人也還少。 ”這也是很多資本的態度。據清科研究中心數據,自2006年至2011年上半年,中國新農業領域已披露的投資案例累積達到114起,其中104起披露金額案例共涉及投資金額17.6億美元。

但不少業內人士告訴財新記者,資本經營有機農業在生產管理上面臨困難。有機農業既是勞動密集型也是知識密集型,要通過自身生態系統精細化管理,無法使用標準化機械化方式。不得使用化學肥料和農藥是硬性要求,對付蟲子不能大面積撒藥,要通過輪作、間作,以生態系統的多樣性實現平衡,也可噴辣椒水、沼液或使用生物農藥;對付雜草不能使用除草劑;促長要使用牲畜糞便、稭稈等有機肥,而非化肥。

這加劇了組織農民的難度。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杜相革表示,資本面臨兩難的選擇 :自己租地僱傭農民,若協調不好利益關係,農民不好好種地 ;若與農民合作,收購農民產品,則又面臨監管難——如何保證農民不使用農藥化肥。

生產難度、成本增加外,有機農業投資周期更長。按現行認證規則,在認證為有機產品之前,須經三年轉換期。

期間產出不得作為有機產品出售。價格高之外,破損的信任關係也是瓶頸。歐盟在一份報告中指出,中國有機農業形象不佳、信任度不高。 “花錢買認證”曾被媒體曝光並致中國從嚴修訂認證標 准。之後認證成本大增,一些企業於是避開“有機” ,使用“原生態”等概念。

瀚美農莊員工告訴財新記者,2012 年11月左右,公司稱消費者對有機概念認知度低,改稱為“原生態” 。員工並沒見過有機認證證書。對於蔬菜來源,李睿超稱是“內部運營問題” 。在很多員工看來,農莊倒閉很大程度上和高成本經營模式有關。公司一度有約200人搞銷售,希望通過鋪銷售迅速打開市場,但並不容易。李睿超則告訴財新記者,後期勞動力市場供應緊張,公司無法招到足夠多的銷售員實現規模效應。

一些投資者看起來已對有機農業的“慢”有所準備。柳傳志即表示,聯想“不缺錢” “想要,隨時有” ,也不著急賺錢, “10個億、20個億我們投得起” 。不過,杜相革認為,大資本或許市場風險較小,但種植風險和管理風險更大。

草根之路

如果周末前往北京有機農夫市集,會看到另一番景象。5月18日的市集選在北京西二環附近的居民小區“紅山世家”外。諸多農戶、商戶臨街擺攤恭迎客戶,蔬菜多是前一天在農場採摘,早晨拉到市集。菜價一斤10元左右,比超市的有機蔬菜便宜。擺攤的有“美田農場” ,有社會企業“小毛驢” ,有順義的傳統農戶……組織者之一常天樂穿一身 T 恤牛仔,在市集來回走動。

北京有機農夫市集于2010年由一群關注生態農業和“三農”問題的消費者志願發起,已經小有影響力。目前有40 多家農戶和商戶,2012年銷售額1000多萬元,微博粉絲超過7萬。北京的市集熱了之後,上海、西安等地也興起類似的市集。

市集的主體是農戶、社會企業及NGO,游離于目前中國有機產業主流體系之外。他們通常不尋求第三方認證,產品不能標注為有機,卻認為自己是實踐有機傳統的真正“有機農夫” 。

事實上,世界上有機農業運動最早的發起者就是這樣的獨立農戶。在日、韓這樣農民結構同樣以小農為主的國家,小農戶至今仍佔有機市場重要份額。

對於原來分散經營的“有機農夫”來說,市集不僅幫助他們找到了消費者,也形成一個生產者、消費者、NGO 等社會力量組成的社區。一位參觀過農場的消費者在日誌中寫道 : “那種眼見為實的感覺,是什麼認證都不能比的” 。

參與市集的農戶中, “小毛驢” “分享收穫”等是社區支持農業模式(CSA)的實踐者。2008年成立的“小毛驢”已有1000多戶會員,2012年成立的“分享收穫”則發展到500多人,已實現盈利。

CSA近二三十年在國外興起,如今美國已經有1700多個 CSA 農場。其基本模式是,在一定區域範圍內,省去中間環節,由消費者和農民提前簽約,以較低價格為來年的食物預先付費,共同承擔生產風險。農民不因氣候、市場的變化擔心生計,會更加細心地種植安全、可口的食品,消費者可以吃到最新鮮、健康的本地農場生產的食物。它並不單一指向經濟目的,也代表一種理想——重建人們與土地、與農業生產之間自然和諧的關係,重建生產者和消費者的信任。

“小毛驢”的創辦人之一程存旺2011年離開“小毛驢”去江蘇常州實踐CSA,創辦了“大水牛” ,預計今年客戶能夠超過200人,實現盈利。他認為,CSA模式在二三線城市也可以複制。目前中國的 CSA約有幾十家。

此外,一些農民自己組織的社區和合作社也成為小農從事有機種植的組織者。山西省永濟市蒲韓鄉村社區理事長鄭冰告訴財新記者,他們社區的有機種植面積已達9000多畝,以高于普通農產品5%-30% 的價格出售給商家,還直接和當地1000多戶消費者對接。農戶五戶一小組相互監督,通過合作社來管理。

身份尷尬

常天樂希望,有機農業的發展能給更多小農戶帶來機遇。不過業內對這些游離于監管體系外的中小農戶也不乏質疑。

“嚴格來說,他們是非法的。 ”杜相革說。市集及許多農戶身份尷尬。一些農戶沒有《食品流通許可證》等必需證件 ;產品沒有有機認證卻以有機產品為名出售;北京有機農夫市集既非 NGO,也非企業,只是一個消費者發起的非正式組織,名字則打了擦邊球——“有機農夫” ,避開了有機產品。

對於“有機農夫”們而言,官方認可的認證門檻過高。2012年3月新《有機產品認證實施規則》 (下稱《規則》 )實施後,要求每一品種每批都要認證。

50畝地、二十幾個品種一年檢測加認證 大概在20萬元左右。這將一些品種多、面積不大的中小農場排除在外。認證周期也相對較長,農戶難以承受。大賀農場的賀維亮表示,有時候等認證下來,“菜都爛了” , “拿了認證別人也不都信” 。

此外, 《規則》要求,多個農戶負責生產(如農業合作社或公司 + 農戶)的組織應檢查全部農戶。這導致許多認證機構不接受多農戶認證申請。中綠華夏有機食品認證中心就停止了農戶數超過10戶的項目認證和項目保持認證。

不少業內人士指出,有機認證只是一種過程認證,並非結果認證。在許多從事有機種植的農場主看來,自己的操作比認證的要求更嚴格。

在經營上,社區支持農業(CSA)實踐和推動者石嫣表示,由於“不知道”或者成本等原因,許多中小農戶沒有取得生產、流通許可等證件。

目前, “有機農夫”們和消費者的信任關係依靠自我管理、社區的聯繫以及口碑來建立和維持。在北京有機農夫市集,市集組織者通常會選擇一些在圈子里有一定口碑、值得信賴的農場或農戶進入,並對他們進行考核。但考核不是標準化的,也不包括土壤檢測。

對此,杜相革認為,市集現在是“自我聲明、自我認證” 。常天樂等組織者和一些農戶也擔心,隨著市集的擴大,很難控制風險。目前,市集只能採取控制規模的方式,基本暫停引入新農戶,並嘗試在今年將准入和探訪制度化。

標準和市場規範的缺乏,也有可能破壞消費者的信任。在北京和其他城市,其他冠以有機之名的市集也紛紛湧現。

常天樂說,原來挺高興,但後來卻發現這些市集良莠不齊。她擔心,消費者難以區分,影響了市集的聲譽。

發展民間力量

如何規範市場、推動中國有機農業發展?許多業內人士開出的方子都是發展民間力量。

杜相革說,IFOAM 認為,小農戶以家庭為主體耕作是發展有機農業效率最高的模式。他說,大資本未必好,農民專業合作社、 “龍頭企業 + 農民專業合作社“是比較合適的。

石嫣和常天樂都期望,中小農戶的灰色狀態能夠改變。石嫣認為,政府在監管小農戶上面臨困境,應支持民間力量,允許農民和消費者成立自己的組織。

民間可用低成本的方式實現自我監督,並幫助中小農戶的聯合與發展。

國外已經發展出一套不同于第三方認證的適合中小農戶的認證體系。國際有機農業運動聯盟項目協調員Flavia Castro 稱,巴西、印度、美國、新西蘭等國家已經建立起比較完善的參與式保障體系(PGS) 。IFOAM 對此表示支持。

石嫣介紹,PGS 強調農戶與利益相關者參與,通常由當地農戶組織協會,以通行標準為基礎設定適合當地農業的有機標準,並邀請消費者代表、NGO 代表等參與認證。巴西、印度允許在認證標識上標注“PGS 有機”字樣。美國則允許標注“自然生長” 。在小農戶、小加工企業監管上,英美等國也有專門的體系。石嫣、常天樂介紹,對只直接出售給本地消費者的小生產者,這些國家不要求官方證書,或是進行抽檢。

多位業內人士認為,有機農業領域社會化服務體系的缺乏制約了中國有機農業發展。中國農業大學教授吳文良稱,在日本,強大的農協基本涵蓋了技術、銷售等所有社會化服務領域。不過,在中國,民間力量仍未充分發育。無論是農民協會、消費者協會還是公益性NGO的成立,都仍面臨一定限制。

在整個產業體系中,民間力量的引入也至關重要。杜相革表示,中國發展有機農業必須解決信任問題。從發達國家經驗看,僅靠認證來監管是不夠的,還要發揮行業監督、民間監督。德國是世界上幾大有機食品生產和消費市場之一。健全的行業協會在規範和服務市場上發揮了重要作用。

對於資本在行業中扮演的角色,石嫣認為,就目前中國農村資本、資源持續外流的現狀而言,資本的流入仍然有積極意義,但必須加以引導,這亦有賴于類似日韓綜合農協這樣的組織代表農民監管、談判。杜相革表示,資本應起到行業整合的作用。有機是一個產業,局部地區需要不同行業、不同公司聯合,不是幾十萬畝自己就能把產業做大。

許多支持或反對有機農業的人都會討論一個問題,有機農業能走多遠?

它可以取代化學農業嗎?有觀點認為,有機種植會造成產量大幅降低。但IFOAM 表示,有機農業產量可以達到化學農業的80%以上。

杜相革認為,中國5% 的耕地有機種植,不會影響國家糧食安全。常天樂、程存旺等則期待化學農業向有機農業轉向。對有機農業的倡導者來說,有機不僅是一種產業,更是一種生活方式——人們本已消費和浪費了太多的食物。


有機 農業 另一 一條 條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9436

3大誤判 還能有一年賺四個股本 的好日子? 宸鴻江朝瑞:走這條路,就是要面對壓力

2013-11-07  TWM
 
 

 

困,幾乎是多數台灣電子業的共同寫照。

但有一個人卻困得比誰都深,他曾經負債15億元,過了14年還債的日子,直到二次創業,把小工廠做到全球觸控面板龍頭,連年營收千億元。

如今,僅僅三年時間,千元股價夢碎,徒留外界如潮水般的質疑。

他是宸鴻董事長,江朝瑞。

撰文.顏雅娟、林宏文 研究員.周岐原今年秋天還沒過完,宸鴻董事長江朝瑞卻提前感受到最酷寒冬天的來臨。

十月二十四日,宸鴻股價又探底,最低來到二一六元,光是今年以來,就大跌超過五七%,不僅創下上市最低紀錄,甚至跌破三年前掛牌承銷價二二○元;宸鴻的市值從最高峰的二二○○億元,跌落到七一七億元。

天生生意人 面臨後天困境七年前,蘋果第一代iPhone在美國舊金山風光發表,身為蘋果玻璃電容式觸控技術供應商的宸鴻,從一家沒沒無名的小公司,搖身一變成為蘋果最重要的御用零組件廠。純正的蘋果血統,為宸鴻的掛牌上市編織出美麗的夢,吸引了五十八萬人抽籤,股價也隨著各代iPhone的推出,一度衝到九八二元;江朝瑞本人更以九億美元身家,榮登《富比世》二○一二年台灣富豪榜第三十六名。

只是,當風光已成往事。今年五月,宸鴻股價跌跌不休,外界都在質疑宸鴻的未來;當時江朝瑞仍舊自信滿滿地對外宣稱:「從整個觸控產業來看,今年還是大爆發(booming)。」面對外資產能過剩的質疑,江朝瑞直接駁斥:「我對(觸控)市場表示樂觀、也深具信心。」然而,在強硬對抗質疑的背後,可能連江朝瑞自己都還在找答案。

但在找到答案之前,令人難堪的數字卻已擺在眼前。宸鴻第三季慘澹的營運成績,不僅提前反映在股價上,在第三季法說會召開的前一周,外資更頻頻看衰:瑞銀證券把目標價砍到一八○元、大和證券只給了一七○元,而美林證券則悲觀地預言:「宸鴻明年將面臨艱難過渡期!」曾在首次創業跌過重重一跤的江朝瑞,如今走到這一步,連他自己都想問,怎麼會又一次陷入了人生困局?

「他就是天生的生意人!」曾與江朝瑞接觸多年的業內人士,一談起江朝瑞就先給他下了這樣的評語。沒有架子、為人海派,都是跑業務出身的江朝瑞,給人的既定印象。在宸鴻大好的時候,甚至不惜斥資一億美元打造豪華遊艇,為的就是招待各方好友。

從輔仁大學企管系畢業後,江朝瑞沒有為別人上過一天班;三十歲前,靠著自創映像管監視器品牌賺到人生第一個億元。但遠赴印尼設廠後,卻接連碰上對手殺價競爭及惡性倒債,讓江朝瑞負債十五億元黯然回到台灣。

不懂技術卻懂得「聚才」

度過出第一次事業低潮,江朝瑞選擇從觸控產業再出發。其實,江朝瑞對自家研發的觸控技術頗有信心,雖然當時觸控技術還未成氣候,市場上連一項具觸控功能的熱門商品也沒有,但江朝瑞仍把握每個機會主動出擊,目的就是要創造舞台,希望讓國際大廠見識宸鴻的技術實力。

江朝瑞最初登門拜訪的對象,是當時手機龍頭諾基亞。距離台灣九千公里遠,位在芬蘭的諾基亞總部,他一共去了三次;江朝瑞曾對本刊回憶說:「其中有一次,那時候芬蘭剛好下雪,我一邊看外面在下雪,一邊在想,等一下要怎麼向他們介紹……。」然而,三次造訪的結果,卻是意外的苦澀,雄霸全球手機的大廠,對江朝瑞描繪的觸控市場願景並不買單。

後來,江朝瑞在麥實創投董事長方國健的推薦下,力邀剛從摩托羅拉中國區總裁位置退休的孫大明擔任總經理,「那時候,江朝瑞一知道Tom(孫大明英文名)退休,立刻飛到北京看他,還將廈門房子給他住。」一位曾在宸鴻擔任副總層級的主管回憶說,當時孫大明都還沒答應要來,江朝瑞就已把辦公桌、電腦全都準備好,「他對人才的重視,可見一斑。」因為會「聚才」,二次創業的江朝瑞才能從一位完全不懂技術的門外漢,躋身蘋果最重要的御用觸控面板廠,成功搶下大單。

誤判一:

沒有他,蘋果仍是蘋果靠著領先技術與經營團隊,宸鴻因吃下蘋果訂單足足過了三年的好日子。二○一○年,宸鴻掛牌時,一共吸引五十八萬人排隊抽籤,上市第一天,一開盤就大漲二八○元,中籤的投資人一張現賺二十八萬元。在股票上市前夕,宸鴻還被商業媒體冠上「沒有他,就沒有iPhone」的讚譽,強調宸鴻無可取代的產業地位。

但在敲鑼掛牌那天,江朝瑞臉上始終沒有露出太多驕傲神情;不久後,江朝瑞在接受《今周刊》專訪時說:「觸控技術其實沒有當股王的本錢,我覺得現在是過熱,很怕投資人受傷!」 果不其然,一二年,江朝瑞最憂心的事情發生了——蘋果叛離。蘋果iPhone 5確定改用內嵌式觸控技術,讓宸鴻頓失重大訂單。

「其實,這(透明玻璃投射式電容)技術算是宸鴻幫蘋果做出來的。」台灣某家玻璃基板員工指出。重情的江朝瑞,或許怎麼也沒料到,一路跟著蘋果打拚的合作默契,竟然沒有他想像中的牢固;傾公司全力支援蘋果的江朝瑞,如今更面對「沒有宸鴻,蘋果依然活得很好」的窘境。

面對外界的質疑,江朝瑞不得不硬打起精神。畢竟,這時的宸鴻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家沒沒無名的觸控代工廠,而是台股績優生,江朝瑞的肩上,多了投資人的殷切期待。

去年五月,宸鴻股東會一開始,江朝瑞就開門見山地說:「『in-cell』(內嵌式觸控面板)的來臨是早晚的事,我們本身都是抱著最壞的打算。」他更對小股東信心喊話:「從上市的第一天到現在,我沒有賣一張股票。」也許江朝瑞自己真的沒有賣股,但他的妻子卻賣了。

原本持有宸鴻一六%,總計三六○○萬股的大股東寶德,從去年到今年二月,連續三次大量轉讓股票,總金額超過一八八億元。

知情人士透露,由於持有寶德股權達二七.六%的最大股東Yield Return投資公司,江朝瑞妻子彭雲陵擁有董事席次,當寶德董事會在討論是否要出脫宸鴻股票時,江朝瑞一度持反對意見,但終究抵不住由私募基金主導董事會的決議,甚至,在寶德董事會做出賣股決定時,還傳出江朝瑞曾私下進場接手。

只是,寶德手上的宸鴻股權高達一六%,即使江朝瑞對外宣稱對寶德沒有控制權,還以從未賣過名下一張股票來自清,卻難逃小股民責難。

誤判二:

過度樂觀 積極擴產

或許當時的江朝瑞真的無心於處理宸鴻股票獲利,因為對他來說,最重要、最急迫的是:如何挽救失去蘋果的宸鴻。

在確定蘋果未來iPhone將轉用內嵌式觸控技術後,江朝瑞喊出「三三三法則」,希望把蘋果占營收比重降至三分之一,並且讓既有客戶及新事業能成為支撐公司的另外二隻腳。確實,去年第四季開始,宸鴻來自蘋果的營收比重已降至四成左右;只是,另外兩隻腳,卻未如預期實現。

為了找來新客戶,江朝瑞想方設法擴大產能規模。觸控業內人士分析,「宸鴻產能一定要開出來,不管是做給投資人看也好、做給客戶看也好,這樣才有可能下單給你。」江朝瑞最冀望出現的客戶,當然是微軟帶動的Win 8新作業系統。去年八月,就在Win 8上市前夕,江朝瑞自信滿滿地說:「微軟Win 8作業系統正在醞釀反撲,而且市場更大。」看好時機,宸鴻更在去年底,大手筆以每股三十一元,總計五十五.八二億元,從友達手中取得達鴻一九.九%股權,達鴻當時是最早通過微軟認證的筆電觸控面板供應商。

此後,宸鴻馬不停蹄地展開一連串的擴張動作,先是宣布達鴻擴建台中四.五代新廠,緊接著,公布與和鑫針對單片式玻璃觸控方案(簡稱OGS)前段產能攜手合作;到了今年初,更在福建平潭新增五.五代新廠。在短短三個月內,就透過具體的投資與合作計畫,積極展現擴產的決心。江朝瑞的樂觀不是沒有原因,「那時候整個市場氛圍的確是這樣,大家都在喊缺貨。」為了確保觸控面板的量,甚至英特爾(Intel)也找上江朝瑞簽合作意向書,直接出馬向宸鴻要產能。

但這樣快速擴產,難道沒有風險?在商場打滾多年的江朝瑞坦言,「客戶常常畫大餅,而且只給預測、不給承諾。」但對站在命運十字路口的江朝瑞而言,此時也只能背水一戰、放手一搏。「機會與風險,本來就是鄰居或兄弟。」他說。

對照宸鴻為了觸控NB大舉擴產,當時群創(原奇美電)高層的態度完全相反,「如果觸控NB做得起來,我們能多賣一點面板,當然樂觀其成;只是,消費者有沒有想要這樣的產品,我們也還在看。」由於觸控筆電賣不動,導致觸控面板報價,從今年初的五十美元,一路下降至三十美元;預估到今年第四季,各家大廠為了出清產能,很可能再把價格往下壓低至二十五美元。

果不其然,今年八月宸鴻宣布下修今年資本支出,原先計畫投資三百億元,現在下修到二五○億元,平潭五.五代廠的投產規畫將更謹慎小心;至於原先積極擴廠的達鴻,由於第三季業績大幅下滑,股價在減資後更跌到十元以下。江朝瑞不得不承認,自己在年初大肆擴充產能,是誤判情勢。

誤判三:

輕忽低價對手與中國客戶

雪上加霜的是,市場上二十多家相繼投入觸控面板的新業者,更讓產能過剩、產品低價化,成了擋不住的潮流。一位外資分析師指出,「宸鴻技術還是不錯的,但觸控NB市場今年都沒做起來,時間一拖長,其他人就趕上來了。」在今年八月初的法說會上,宸鴻財務長劉詩亮坦言:「今年最大的挑戰就是產品快速低價化。」隨著低價手機與電腦開始普及,友達與群創陸續推出整合LCD面板與觸控的一條龍產品,可比獨立觸控廠生產的產品降低兩位數的成本。

在中國方面,觸控大廠歐菲光更是靠著靈活身段打下聯想,以及為數不少的大陸手機市場,祭出比市價低約三成的價格搶單,緊咬宸鴻不放。

一位券商分析師點出,「之前NB廠要求降價,宸鴻不願意,認為技術比別人好,沒想到後來客戶卻一去不回頭。」在低價競爭之下,宸鴻就算有領先的技術、更好的良率,也很難阻擋客戶倒向更低價的觸控面板供應商。

「現在來看,宸鴻應該在年初就直接抓低價。」分析師指出。這樣的說法或許是事後諸葛,但走過上半年大好光景之後,江朝瑞怎麼也沒想到,好日子這麼快就過去了,不到半年時間,從大家搶著要貨、變成市場拚命砍價銷貨。

一位國內小尺寸面板廠副總經理抱怨說:「或許宸鴻是不缺錢也不缺客戶,每次去拜訪都是愛理不理的。」這位副總回憶,前幾年,他曾經跟著公司高層一起與江朝瑞吃飯,席間江朝瑞人非常和善、客氣,但一講到生意,後來都是不了了之,「他們那麼賺錢的公司,根本就不理你。」即將於年底掛牌的觸控IC大廠F–敦泰董事長胡正大說,F–敦泰成功開發出觸控IC後,曾經找遍兩岸許多大客戶,但發現台灣業者並不積極,反倒是大陸觸控面板業者立刻掌握住商機,才會形成目前許多大陸手機與平板業者,大量採用大陸本地零組件供應商的情況。

「台灣面對大陸業者的崛起,不能再抱持著忽略甚至瞧不起的心態了。」出身工研院、台積電的胡正大,相當憂心接下來台灣的競爭實力。

逆境拚翻身 奮力一搏

面對新的變局,儘管宸鴻財務長劉詩亮強調,宸鴻將搬出奈米銀薄膜觸控產品、單片式玻璃觸控方案,藉此收復失土。不過,業內人士分析,即使宸鴻搬出低價化解決方案,奈米銀薄膜觸控要到明年第二季才有可能進入量產;而單片玻璃觸控技術,也因為NB局勢不明,再加上宸鴻本身投產較晚,新產能一開出就會面臨價格戰,讓外界認為宸鴻前途茫茫。

瑞銀證券亞太區下游硬體製造產業首席分析師謝宗文更指出:「明年第一季,宸鴻單季每股稅後純益很可能降至一.五七元。」即使宸鴻再也回不到一年賺四個股本的好日子,但據宸鴻員工表示,不管外界如何質疑,江朝瑞仍希望員工不要氣餒,向公司內部打氣說:「別人說我們好的時候,我覺得沒那麼好;但被說差的時候,我也覺得沒那麼差。」一直走在大起大落、充滿驚濤駭浪的競爭浪頭之上,江朝瑞曾說:「拳王不是把別人打昏稱作拳王,是別人打不倒才叫作拳王。」誰能撐住那口氣,就能當上最後霸主。認識江朝瑞的業內人士更直言:「講直接一點,江朝瑞像打不死的蟑螂,一定會再找到其他地方爬起來的。」有第一次創業慘賠的教訓,江朝瑞早學會了與磨難共處,「做生意的壓力是永遠不斷的。吃這行飯、走這條路,就是面對壓力,這是永無止境。」這是江朝瑞過去能從谷底翻身的重要原因。這一次,面對股價創了歷史新低的宸鴻,江朝瑞能否從逆境中翻身,二萬多名小股東都殷切地期盼著。

宸鴻光電

成立時間:2003年5月

負責人:江朝瑞

資本額:5億元

主要業務:觸控感應器、觸控模組、ITO玻璃及保護玻璃相關產品近三年EPS:22.69元(2010年)37.21元(2011年)44.33元(2012年)

江朝瑞

出生:1953年

現職:宸鴻光電創辦人暨董事長經歷:台灣錄霸公司總經理、鈦積創新公司董事長

學歷:輔仁大學企管系

3次誤判改變命運── 宸鴻走入營運困境2010/10/29首日掛牌 收盤價505元2010/05/31 最高價982元抉擇1.跟進蘋果觸控技術的轉向?

誤判:不跟進!堅持用宸鴻貼合專長,搶攻中大尺寸觸控面板。

抉擇2.微軟Win 8會帶來新春天?

誤判:相信!籌資128億元,宸鴻全面擴產,賭觸控NB會全面起飛。

抉擇3.走低價化策略?

誤判:不要!輕忽大陸競爭者崛起,市場產能過剩,宸鴻無力回應產品低價化趨勢。

2013/10/28跌破220元掛牌價

製表:周岐原

好光景不過 3 年

重要關卡頻誤判,讓宸鴻的營運走下坡,營業利益率與股東權益都已大不如前。

連大股東都出脫持股

──寶德賣出持股,進帳188億元2012/02/29 以472元出脫2萬張,進帳94億元2012/07/02 以363元出脫1.6萬張,進帳59億元2013/02/01 以491元出脫7000張,進帳35億元

江朝瑞興衰語錄

論產業

「說我那時候就知道蘋果會用這項技術,是馬後炮,騙人的;我只是選擇不要跟我的客戶ELO競爭。」「說什麼『沒有我們就沒有iPhone』,外界把觸控看得這麼好,讓我很擔心。」

看自己

「二十幾歲覺得自己什麼都會;三十幾歲覺得不會,還能夠學;四十幾歲時,學也學不會;五十歲時還是找會的人來,就拜託人家吧!」「這輩子老天給我一個很好的福氣是,人家恥笑我、辱罵我的時候,我好像聽不太懂,哈哈!人家誇獎我,我也不會飄飄然,活在別人的掌聲中。」

談股價

「股票市場是『money game』,他們是玩虛的,我們是玩實的;他們作空,我們是玩真的。」「說我們好的時候,我覺得沒那麼好;但是被說差的時候,我也覺得沒那麼差。」

整理:周岐原

誤判 還能 能有 有一 一年 年賺 賺四 個股 好日子 宸鴻 鴻江 江朝 朝瑞 走這 這條 條路 就是 面對 壓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0712

油氣管網改革走哪條路?

2013-11-18  NCW
 
 

 

□ 陳衛東 文

自8月底蔣潔敏貪腐窩案爆發以來,中石油這個 “長子”又一次被推到風口浪尖:關於分拆中石油的方案傳言不斷,而分拆管道公司則被認為是最靠譜的一個版本。熱傳的“383 改革建議”更提高了人們 “將石油天然氣管網業務從上中下游一體化經營的油氣企業中分離出來,組建若干家油氣管網公司,並建立對油氣管網的政府監管制度”的預期。但在發佈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公報中,這些預期並未 “對號入座” 。

早在1998年中石油、中石化兩大公司重組時,就管道是否獨立的問題曾反複討論。假設當時讓管道獨立了,由誰來 管理,由誰來投資建設,由誰來監管等,這些也都是難題。所以討論的結果,大家還是認為把管道放在石油公司里最為合適。因為首先石油公司必須解決自己油氣資源的輸送問題,積極性肯定最高;其次,當時的管道建設很落後,需要大量投資,且回報期很長,只有以建設垂直一體化航母級企業為目標的石油公司能承擔。

到2002年,中國第一條天然氣長輸管道“西氣東輸”開工時,原國務院體改辦體改所就提交了一份名為 《長距離管輸與城市配氣監管框架研究》的報告,提出天然氣生產與管輸分離,並成立相應監管機構的建議。此後,關於成立獨立管道運營公司的設想和建議不止一次被提起和討論。

近十年來,中國天然氣年均消費增長超過15%,本土產量年均增長也超過10%,天然氣管網建設更是進入了超常規的發展階段。2012年中國消費了近1500億立方米天然氣,管網輸送能力為1600億立方米,大致上滿足了消費增長的需求。但環境汙染日益嚴重的現狀,迫使減煤增氣的能源結構轉型必須加速,這令天然氣的需求更為強勁,而現有的獨家排他的管道投資運營模式成為瓶頸。因此,管道業務分拆再次被高分貝地提了出來。

15年過去了,回頭看1998 年的討論,應該說當時的決定是正確的,直到今天,還是“三桶油”為了解決自己油氣產品運輸的問題,對管網投資保持最高的積極性,保證了管道的超常規發展速度,基本滿足了天然氣快速增長的需求。

15年來,關於分拆重組油氣管道業務的多次討論,所有方案都需要通過政府那只“看得見的手” ,而不是市場那只“看不見的手”來完成。改革開放三十五年了,石油是市場化相對滯後的一個行業,價格市場化的進程還遠未完成,通過市場配置資源的進程也遠未完成。盡管相對滯後,但油氣行業絕不是一個改革靜止不動的行業,它與整個國家一道進入了改革發展的新的歷史階段,非常規油氣、煤制油氣和新煤化工等產業的崛起,即使是最壟斷的上游業務和管道業務也開始有多元投資,市場配置資源的力量正在逐漸加強。

到底以何種方式,來推動正處於快速增長、投資巨大、而又在寡頭壟斷控制下的油氣改革進程?第一種模式是先行政分拆 “三桶油”的管道業務,再重組一家或幾家管道公司,以政府行為推進市場化的模式;模式二是通過邊緣革命增量改革,培養市場力量,鼓勵多元投資、所有管道必須向第三方開放等穩步漸進的模式,以市場配置資源,最終完成管道體系的市場化改革。

第一種模式來得快,只要政府下決心,說幹就能幹,但可能後患不少。因為上游還是寡頭壟斷狀態,與1998年時沒 有太大不同,沒有競爭就沒有市場,行政重組反而增加了管理界面,增加了成本,投資主體和投資積極性也不會增加效率難以增加,做出一鍋 “夾生飯” 。第二種模式是漸進式改革,需要時間較長,但可以發揮多個積極性。中國改革開放的過程本就是漸進的過程,對於漸進的改革我們有比較成熟的一套做法和經驗。從國際經驗來看,油氣管道網絡總的發展趨勢也是開放市場、多元投資,以及政府加強監管。

我的判斷是,油氣管道體系的改革還遠未到 “時不我待”的時點。三家石油央企的責任感和主人翁精神還沒有完全消退,仍可繼續超常的管道建設投資。更重要的是,管網體系是驟然式改革還是漸進式改革其實都不是問題的關鍵,關鍵在於上游油氣資源領域的改革是否到位。只有上游的寡頭壟斷打破,中游管網才可能形成市場化的議價談判能力。

十八屆三中全會公報指

出,經濟體制改革的核心是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係,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的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的作用。以此原則判斷,油氣管道體系改革可能更傾向第二種模式。通過政府政策引導和市場因素的自我培育,最終通過市場完成管道資源的配置,水到渠成。

雖然時間要多一些,但可以減少折騰,減少損失,實現更有效率的資源重組。

作者為中海油首席能源研究員

油氣 管網 改革 走哪 哪條 條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2755

[此博文通過手機撰寫(手機訪問sina.cn)] 你願選擇哪條路? xuyk的博客

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0b154e0102v5pc.html

    年輕同事小W,於2007年瘋牛頂部差不多6000點時入市,還好,投入資金一點點,套住無所謂。而他正式炒股是從2011年開始的,只見他幾乎每天無時無刻地盯著盤面,短線操作,全身心地投入,非常努力。

    今天,我閑步到他那兒,我們談起他炒股之事。得悉,從鴉片底(1849點)起算,至今,他總資產增長了大約20%多點,遜於大盤,而大盤同期上漲了32%。還得知,他經常見好就收之後,把錢空著,直到尋找到下一個目標而殺入為止,今天他大部分倉位就都空著。

    小W自己也覺得業績不盡人意,於是問我如何改進。

    小W炒的都是中小盤股,而代表中小盤股的中證500指數同期上漲了86%,這樣一比較,他的業績確實差了一點,原因顯然是常常方向做錯和空倉踏空之故。倘若一直這樣下去的話,那炒股就毫無意義了,還遠遠不如買指數基金了呢(註:事實上,絕大多數人是跑不過指數的)。

    “哪怎麽弄?”小W有點沮喪。

    針對小W的情況,我講了這些意見:

    一、你短線操作是立足於兩個基本點的:一是日K線及分時線的走勢,二是個股信息。對於前者,你是根據短線技術指標而進行預測並操作的,由於股市是不可預測的,這條“定律”早被無數歷史事實證明了,你還非要這麽去做,怎會如願以償呢?對於後者,我們小散得到的信息幾乎都是滯後的,而有關這些利好或利空消息常常都已反映在股價上了,等你下手,行情往往已經過去,不可輕視市場在這方面的有效性。

    看來,你這樣短線炒股兇多吉少,如此下去恐怕死路一條。

    二、芒格說:“我想知道我會死在哪里,這樣我就永遠不到那里去。”先知死,才知活。既然那樣短炒是走死路,那活路在哪呢?有!拋棄短線操作,改做長線投資。股諺有雲“長線是金”。那麽支持長線投資的理由是什麽呢?

    股市最最基本的一個屬性就是,它是個長期多頭市場,漲多跌少,永遠是向上的。為什麽?因為股票代表上市公司的股權,它是資產,而資產會增值的,所以股市將面向未來而上行。鑒於這一屬性,對股市應該根本性地看多才是,不能看空。這些觀念非常非常重要,必須牢牢記住!你現在潛意識里是把股票當作類似賭場里的籌碼了,整日里提心吊膽,生怕跌沒了!這種心態可不行,必須強制性地矯正過來。

    三、如果決定做長線投資,相應的操作方法也就自然而然地會徹底改變。之前,你是全然不管企業怎樣的,也不管估值高低,只重視短期的漲跌,認為能漲的就是好股票。以後可不能這樣了,因為你買入之後要長期放著的,買錯了或買高了,結果就慘啦!這樣,就逼著你要去研究企業了,你不得不去比較市盈率、市凈率、凈資產增長率、市值大小……評估價值,掂量價格。於是乎,你的眼光就會從每天盯著的走勢圖上移到企業上來了。

    這個轉變可是本質性的啊!

    我以前看到過一篇文章,說有統計表明,練就一套依靠看盤技術而制勝的功夫,平均需要18年時間,而著重於評估企業而取得一定的收益,只需3年時間。你說,你願意選擇走哪條路呢?

    “看來,我得徹底改變改變!”小W點點頭說。

    不知他是否真的能改。

此博 文通 手機 撰寫 訪問 sina cn 你願 選擇 哪條 條路 xuyk 博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8519

“既然選擇了這條路,就不能再多考慮其他”環保部來了“陳校長”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7526

2012年陳吉寧出任清華大學校長時備受矚目,如今他或成為環保部新掌門人,亦備受關註。 (CFP/圖)

“務實、紮實。”這是中國首任環保局局長曲格平對這位新晉黨組書記的評價,“不講大話、空話,有科學家的基本態度。”

“專業性”、“系統性”正是諸多學者給出的陳吉寧關鍵詞。“環境問題是系統問題,環保部長再也不能像過去那樣做救火隊長了。”

“以後清華做活動,不要把學生幹部老師同學分開坐,不要預留座位。”而在早前的一次答辯中,陳吉寧就曾婉拒入座預留席,站在角落一個多小時。

在風傳了一周之後,環保部即將迎來一張全新的面孔。

2015年1月28日下午3時,環保部召開重要會議,中組部宣布最新的人事調整:現年51歲的清華大學校長陳吉寧,接替已到退休年齡的周生賢,出任環保部黨組書記。同時,從會上傳出消息,陳吉寧亦可能是下一任環保部部長。這一任命還需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

新部長已呼之欲出。與前任不同,這位以環境研究經驗著名的大學校長,此前一直在清華大學工作,從未有過在政府部門任職經歷。

由一位真正意義上的環境學者,擔當環保部掌門人,這在中國環保部還是頭一遭。但多位環保學者表示並不意外。“你問所有認識他的學者,都是一樣的反應。”曾與陳吉寧合作過項目的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副院長王洪臣評價說。

除了為人做事的風格,他的專業背景,或許是此次他為諸多環保學界人士看好的原因之一。陳吉寧長期致力於環境系統分析方面的研究,“我們國家的環境問題,已經到了從系統、全面角度做規劃的時候。”王洪臣說。

“務實、紮實。”這是中國首任國家環保局局長曲格平對這位新晉黨組書記的評價,“我從他當系主任開始就接觸了,覺得他不講大話、空話,有科學家的基本態度。”

曲格平對南方周末記者說,“我一直很欣賞他。”

為什麽是陳吉寧

作為國家環境咨詢委員會委員、國家環境保護部科學技術委員會副主任,陳吉寧還曾參與過國家諸多應急環保事件的處理,業界對他並不陌生。

轟動一時的松花江水汙染事件、圓明園環保風暴、汶川地震救災……都曾出現過陳吉寧的身影。2006年1月,全國轟動的松花江水汙染危機時,作為國家環保總局的專家,陳出現在國務院新聞發布會上;2008年汶川地震時,時任常務副校長陳吉寧帶隊組成的清華大學抗震救災專家組,作為第一個高校專家組飛抵災區。

在學界和業界看來,陳吉寧無疑是一位環境領域的權威專家。“他主要的方向都是環境系統分析、不確定性優化。”陽平堅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陽目前在北京大學環境學院從事相關領域研究。

南方周末記者註意到,他的專業背景也正符合中央對環保部職能轉變的規劃。

2013年4月,環保部副部長吳曉青就曾向媒體介紹,政府部門正在進一步轉變職能。對環保部來說,一些具體項目的環評審批權要下放,環保部今後主要職能就是從區域和產業布局的層面劃定環保門檻——如此職能調整,陳吉寧無疑是適合的掌門人人選。

而當時吳曉青提及的“西部5省區重點行業發展戰略環評報告”,正是由陳吉寧領銜完成。該報告明晰的正是該地區未來產業環境政策。

戰略規劃正是陳吉寧的專業優勢。作為水領域的專家,他還曾先後主持過國家環保總局“遼河流域‘十五’環境規劃”和“全國面源汙染控制政策框架與行動方案”,並曾主持過國家科技部“滇池流域面源汙染控制技術研究”。

“環境問題是系統問題,以前很多時候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如果從系統角度統籌考慮,許多環境問題就能得到預防,這比‘先汙染後治理’更有效率,也更經濟。”陽平堅對南方周末記者說,“環保部長再也不能像過去那樣做救火隊長了。”

“專業性”“系統性”正是諸多受訪學者給出的陳吉寧關鍵詞。

“給我的感覺,通盤籌劃能力很強。”複旦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系教授戴星翼回憶說,兩人曾相會於環保界影響重大的國家重大科技項目“水專項”,從計劃的編制到驗收,“(陳吉寧)經常站在全國性、全局性的高度來看問題”。

在桑德集團董事長文一波看來,陳吉寧對產業發展亦有“統籌”觀點。“過去科研系統一直是自己做研究,產業界進不去。陳老師認為這樣不行,要打破壁壘。”文介紹,在做“水專項”時,陳吉寧一方面給環保部、科技部做工作,一方面鼓勵企業參與科研立項。

實際上,1989年陳吉寧在英國帝國理工醫學院攻讀博士學位時,已是專註於系統研究。當時的校友、上海綠然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創始合夥人王勇回憶道:“回國後,(陳吉寧)參與了很多區域、戰略的環境評價,對於中國宏觀環境比較了解,不像一般學者鉆研於很細的技術。”

陳吉寧涉獵很廣,其合作發表的論文涵蓋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涉及環境學科三大領域的諸多方面。例如環境科學中的流域面源汙染控制,環境工程中的城市排水管道系統規劃,還有屬於環境管理的環評中的公眾參與。甚至還有全球環境問題的熱點:氣候變化。

“他會從根本上分析存在的問題,有些高層缺乏深入分析具體問題的能力,陳老師會知道現在問題是什麽。”王洪臣說。

而這,無疑是外界對環保部新部長的期待,也是外界對中國環保難題進一步解扣的期待。

陳吉寧是母校蓋州市第一高中第一位考上清華的學子。在尚巖的高中畢業紀念冊上,優秀校友陳吉寧戴著墨鏡,白色襯衫,黑色領帶,雙手插兜,站在一個歐式的建築前。 (尚巖提供/圖)

“帥氣”優等生

“我們學校肯定要搭彩虹門了。”尚巖(化名)是蓋州第一高中的畢業生。2012年陳吉寧當上清華大學校長時,學校就搭建了彩虹門。

履歷顯示,在考上清華大學之前,陳吉寧先後就讀於蓋縣紅衛小學(今蓋州市實驗小學)和蓋縣完全中學(今遼寧省的蓋州市第一高中),從小就是品學兼優的優等生。

對於這個蓋州市第一高中的大師兄,陳吉寧給尚巖的印象是“帥氣”。2009年,在尚巖的高中畢業紀念冊上,這個有著上百年歷史的高中印上了優秀校友的照片。按照時間順序排列,陳吉寧在第二頁,戴著墨鏡,白色襯衫,黑色領帶,雙手插兜,站在一座歐式的建築前。

“優等生”,無疑是陳吉寧求學階段給人留下的最深印象。

“品質好、記憶力好、不善言談。”蓋州第一高中退休英語教師陳永選曾擔任過陳吉寧初中時的班主任,在陳擔任清華大學校長後,他曾對營口本地媒體回憶道。

陳永選向媒體展示了當年的記分冊,上面顯示初中時陳吉寧每次考試成績,在全學年都是數一數二的優等生。1981年,他以531分的高考成績,成為母校歷史上第一個考上清華的學生。

“上大學還是表現很突出的人,學習成績非常好,好幾門成績都95分以上。”陳吉寧的一位大學同學是王洪臣的研究生同學,他向王回憶道。1986年,中國環境工程學科創始人陶葆楷,在清華設立以自己命名的清華第一個獎學金,陳吉寧正是第一屆唯一的獎學金獲得者。

除了學習成績好,陳在校期間還擔任過系團委書記,組織能力頗強。“上大學時,就有老師預測,陳以後會是環保局長。”上述大學同學說。

正是憑著過硬的學習成績和幹部素質,1988年,碩士畢業的陳吉寧作為培養對象,被選送公派到英國留學。

“公派出國,當年是非常難的。”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王占生,在陳吉寧學生時代就在系里任教,他如此回憶說。

1989年7月,短暫在英國布魯耐爾大學生物化學系就讀9個月後,陳吉寧轉學到英國帝國理工醫學院土木系攻讀博士學位。在英國帝國理工醫學院,他度過了在英國的十年。在獲得博士學位之後,他進入該校的博士後工作站,擔任助理研究員,直至1998年回國。

在帝國理工學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的官網報道中,陳吉寧曾如此深情回憶,“我非常懷念帝國理工和倫敦:天氣、瑪莎百貨、英國廣播公司、海德公園,當然還有最值得懷念的學生生活。”

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院長馬中在陳吉寧留學英國期間就與其結識:“印象中,他待人接物,都很是謙和,彬彬有禮。”

穩重、低調、沒有架子,正是這位清華學者給接觸過的人留下的印象。

在“清華大學微博協會”上,曾留有不少有關這位校長的軼事。陳校長七夕節逛街購物的照片被拍下後,一度成為熱帖。

在微博上,一位清華學生回憶,在一次參加活動時,陳吉寧曾當場提出,“以後清華做活動,不要把學生幹部老師同學分開坐,不要預留座位”。而在早前,他也身體力行,在一次本科生特等獎學金答辯會中,陳吉寧就曾婉拒入座預留席,站在角落一個多小時。

“會帶來新氣象”的年輕人

在陳吉寧的同事眼中,“敢於挑戰、敢於擔當、敢於創新”,是他獲得尊敬的原因之一。

陳吉寧敢於擔當的一面,在歸國伊始就有所顯露。1998年回國後,陳先是成為副教授,一年後,旋即被任命為清華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系主任。

“他擔任系主任,當時頗有爭議。”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王占生回憶,大家都覺得陳吉寧太年輕了,但很快,陳吉寧就以自己的行動給出了答案。

這個有著十年海外經歷的“海歸”主任,一系列措施引起了環境系內外師生的矚目。“他引進了很多以前不敢想的人,吸引人才的手段也比較有魄力,把清華環境系帶上了一個新臺階。”王占生說。

不拘一格,還體現在現在環境學院教學樓的建設過程中。多位老師回憶,當時系里教學樓空間狹小,但蓋新樓需要學校批錢,等待時間很長。

為了盡快改善辦學條件,陳吉寧另辟蹊徑,找到了中國和意大利合作的智能樓項目,由意大利出錢,清華出地,將環境學院大樓設計成充分利用太陽能、自然光的綠色節能生態示範樓。這幢教學樓,而今成了清華的一個標誌性建築。

清華環境學院原院長余剛教授當年是陳吉寧的搭檔,陳吉寧作為系主任時,他是副主任。但包括余剛在內的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多位教授均婉拒了南方周末記者的采訪。

“很抱歉。我現在不方便談論。請你理解。”余剛說。但兩年前接受媒體采訪時,他曾對這位昔日的搭檔給出過自己的評價:“工作思路清晰、著力重大目標、善於團結集體並調動大家的積極性。”

多位人士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或許正因此,2002年至2009年期間的清華大學原書記、現任中組部常務副部長陳希,當年一直對陳吉寧贊賞有加,多次稱贊陳吉寧是個有能力的年輕人。

2006年,42歲的陳吉寧就被提拔為清華大學副校長。6年後,他成為清華大學的第18任校長。

曲格平同樣不吝贊譽,他回憶說,多年前就常常感慨,“新的一代,會帶來一些新氣象。”

有全局觀、交流能力強,人緣好,同時還有很強的業務能力和新觀點——這也同樣是中國工程院院士、清華大學學術委員會主任錢易對陳吉寧的看法。

更難得的是,錢易此前曾向媒體回憶,作為不是院士的校長,當年清華大學曾有一些老師找到錢易,希望作為同一領域的工程院院士錢易能推薦陳吉寧申報院士。錢易為此跟陳吉寧交流了意見,當時陳吉寧和她說了一句話:“我既然選擇了這條路(做校長),就不能再多考慮其他。”

在清華大學校長任上,陳成功推動了清華大學的教學改革,贏得了外界的肯定。

在本世紀初,時任環保部華南環境科學研究所代所長的許振成即與陳吉寧在滇池汙染控制、松花江水汙染事件中有過不少接觸。在許看來,清華校長或許與陳吉寧的新工作有著異曲同工之處:“管環境當然是個頂端的眾口難調的組織協調活。”

“我國的環境管理已用極了靠勸即宣傳、教育,靠唬即考核官帽、處罰企業之招,也許下步該靠悟了,應該制定規則引導各行各業自覺行動。看過陳校長主持制定的清華教學改革方案,其要點似乎就是不靠勸、唬而倡導悟。清華園雖小,可管的是涉及各行各業的學科及全國精英類的師生,可見陳校長也是能組織善協調者。”許振成說。

未來嚴峻挑戰

在同行們看來,未來環保部部長面臨的挑戰頗為嚴峻。“一方面,中國環境積累的問題,已經接近頂點和極限,另一方面,在目前經濟放緩、下行的形勢下,再提環保,壓力、阻力會更大。”馬中對南方周末記者分析。

“環保部應該把重點汙染源抓起來,讓汙染不再反彈,這就是很大的功績。但這等於守成,不是開拓。”戴星翼說。

“開拓很難。”戴說,很多環保問題的解答,是在環保之外。而且,在現有的環保體制下,環保部的職能覆蓋範圍,看起來很寬,實際卻很窄。

作為環境學界專家,陳吉寧無疑明白問題所在。此前,作為全國人大代表,他也曾提出過不少主張。如果一以貫之的話,他無疑將會繼續重拳治汙,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不過,陳吉寧或許對自己面臨的困難早有心理準備。

在2011年的一次論壇上,陳吉寧曾表示,他曾用“單位土地第二產業增加值”來表征經濟增長帶來的環境壓力,對國內外的分析比對發現,如果沒有“十倍”的技術進步的話,那今天所有複制歐洲和美國的治理模式都將很難成功,今後必然會遇到問題。

他更預測說,2030年前後依然是中國環境壓力階段。“2030年之前我們想把環境壓力減下去很難,這是發展階段決定的,這是發展過程、人口決定的,這種高的環境壓力會持續到2030年甚至2040年……”

不過在王洪臣看來,履新的陳吉寧挑戰和機遇並存。“新一屆政府對於環境的決心很大。”現在經濟形勢進入到新常態,或許從另一面,為他治理環境提供了新機遇。

既然 選擇 了這 這條 條路 不能 再多 考慮 其他 環保部 環保 來了 校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0020

如果攜程決心戰略性虧損到底,去哪兒怕是只剩一條路可走

來源: http://www.gelonghui.com/portal.php?mod=view&aid=2671

如果攜程決心戰略性虧損到底,去哪兒怕是只剩一條路可走
作者:毛琳


摘要:昨天(5月22日)攜程公布了以4億美金收購藝龍的消息,筆者當時就想到了一個故事,大學里面怎麽去追校花?並不是直接的上去就示好,而是孤立校花,先找朋友從校花宿舍的其他人追起來,孤立校花,校花一看身邊比自己醜的人都有男朋友了,然後再追校花就容易多了。

5月14日,OTA行業老大,擁有70億美金市值的攜程公布了2015年Q1財報(財報發布後攜程市值一舉達到101億,進入百億美金俱樂部),財報顯示營收同比增長46%,卻虧了1.26億,與之對應的是但去年同期尚有1.15億凈利潤,但同比增長僅27%。同時這是攜程繼2014年Q4後凈虧損為2.24億元後的的再度虧損。盡管在財報電話會議上,攜程CFO王肖璠表示:預計第二季度將恢複盈利,而對比去年Q2利潤9100萬,上半年占了全年凈利潤的86%,所以攜程是鐵了心要在2015年以利潤換規模,鐵定了要虧損。對於OTA老大的攜程來說,主動破了自己2015年的盈利,放下身段赤膊去邁向世界級公司的目標,而對於攜程這個以線下渠道和電話渠道起家的成立最長最早上市的國內OTA來說,無疑是有後手的,而這個後手是相信在線旅遊的前景基礎上的對於國內大勢的判斷,而達成這個大勢的時代最迅捷的方式就是投資並購。

自從梁建章回歸攜程後,攜程的無論從業務上還是產業布局上都有巨大的變化,從業務上拓展業務邊界,強化一站式旅遊服務的定位,從產業布局上並購或投資相關企業,彌補自己的短板減少行業競爭。


攜程歷年並購清單


這兩年已有報道的攜程並購金額超過10億美金(包括昨天的藝龍並購),而且正在逐步加大投資規模,從攜程已有的投資看,攜程並購的都是細分市場的小型公司,諸如蟬遊記、華閩等,而在較大的OTA市場,如藝龍,途牛,同程,攜程僅做部分持股。


隨著行業價格戰的激烈,伴隨著利潤的壓力,如果不在行業內開展大規模的並購,惡意的價格戰將愈演愈烈,盈利也將遙遙無期。行業大規模的並購也源於此,比如滴滴快的,比如優酷土豆,58趕集通過行業內老大老二並購迅速結束價格戰,當然行業外大公司入局也是另外一條途徑,BAT,谷歌等大公司收購迅速增強企業底氣,更加不懼價格戰。

攜程與去哪兒必須面對的困局


老大攜程需要面對的三個事實

1、攜程之前的並購不足以撼動行業,不足以改變現有價格戰的格局

正如以上所分析,攜程之前並購或收購都是小範圍內的小細分市場的戰略布局,還無法影響到整個OTA的格局,即使在昨天(5月22日)公布以4億美元現金收購藝龍股份也是一樣,虧損的藝龍已經嚴重的被邊緣化了,盡管攜程CEO梁建章在內部郵件表示“藝龍將繼續專註於做中國人的全球酒店預訂專家。 酒店專家的定位,在世界上造就了一些非常成功的電子商務公司, 比如Booking.com。在中國,這個酒店專家的定位未來也一定前途無量!藝龍創辦以來,一直是在線旅遊的第一梯隊,其酒店收入僅次於攜程, 我相信,在攜程成為股東以後,藝龍的效率和競爭力將進一步得到提升。”但持續虧損且酒店業務與攜程高度重合的藝龍很難說可以為攜程帶來多少直接的利益或市場份額,筆者更傾向於攜程收購藝龍是向去哪兒及其管理層施壓,同時表明自己大一統的市場期望,霸氣外露有木有。

2、中國價格戰帶來了市場份額,但不可持續,缺乏長期的自動造血的公司不可持續。

中美互聯網最大的不同是,中國互聯網更註重盈利能力,只有長期保有自動造血的公司才能長久發展並獲得資本市場的青睞,而無論是京東、淘寶、百度、唯品會無一不是擁有了持續盈利能力,沒有持續能力的優土一直被資本市場所低估,更重要的是缺乏持續盈利,就必須要引入戰略投資者,對攜程而言,股價的分散讓引入新的戰略投資者也存在頗高難度,特別是在2014年引入priceline後,還有多少實力公司能入住攜程?

而作為國際市場排名老大和老二的priceline和expedia無一不是已擁有了持續的盈利能力,2015年Q1,Priceline集團的凈收入達3.33億美元,Expedia也有3256萬美元。而攜程連續10余年的盈利也充分說明管理層對盈利的重視。以虧損換取市場份額是“好萊塢”式的美夢。

3、攜程由盈轉虧可能導致投資者投資方式變化

作為中國最大的OTA,攜程10余年的持續盈利能力是投資者的信心保證,隨著由盈轉虧,部分穩健性投資者會退出,風險型投資者會入市,而這可能造成攜程股價的波動,而對管理層而言如何平穩的過渡獲得更高的評級保持股價的穩定增長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一個挑戰。今年2月9日,攜程原第一大股東,美國知名老牌共同基金奧本海默基金清空了其持有的所有的攜程股票導致其股票下跌30%就是體現。對攜程而言,無論是入股途牛還是同程,還是並購藝龍,短時間都無法帶來財務上的收益,對攜程短時間的盈利也並無作用。

去哪兒有著更大的壓力

1、如何持續的獲得資金支持,獲得股東的持續認可

2014年全年去哪兒年度虧損18.448億元,同比擴大1102%,而該虧損僅僅帶來了翻番的營業收入。截止2014年12年底,去哪兒網的現金、現金等價物以及短期投資總價值為15億元,這意味著,若保持如此燒錢的速度,去哪兒在2015年底可能很難熬到下一個冬天。而去哪兒想要獲得新的資金,要麽繼續讓百度授信,獲得百度高達10%年息的貸款,要麽引入新的投資者,而無論哪種都需要大股東百度是首肯,眼見虧損無底洞的去哪兒,百度在這個棋子上還有多少耐心?


2、如何高效的花錢,價格戰已經得不償失


去哪兒網2014年的營收同比增長雖然超過了100%,但總支出同比增長超過300%,虧損更是激增12倍。對比2013年Q2,每1塊錢營收要可用0.17元虧損換;但到了2014年Q4,這個價格升至1.3元,一年半漲了6.65倍。說明去哪兒的低價換取利潤的政策在以攜程為龍頭的OTA跟隨下已經不是那麽靈驗了。2014年是各大OTA的價格戰年,攜程億元補貼,同程1元門票,途牛1元海外遊,藝龍永遠比攜程便宜1塊,價格戰的肉搏下,去哪兒怎麽能讓錢花的更高效?

合並才是最符合雙方利益的行為

而攜程和去哪兒合並的“傳言”從2014年3月持續到現在,中間經過三輪的高潮,而雙方的博弈恐怕還將繼續,將會有更多的“內幕”爆出,而這遠遠比攜程收購藝龍更加精彩,比58趕集更能顛覆行業,攜程與去哪兒將沿著58趕集,優酷土豆,滴滴快的類似的路徑上演,不同的舞臺將上演同樣的並購話劇。原因是:

1、只有攜程去哪兒合並才能根本改變OTA行業的格局


攜程和去哪兒是當之無愧的市場領導者,二者占了在線旅行行業6~7成的市場份額,二者合並產生的化學效應將使其成為當之無愧的市場領導者,甚至可能讓攜程回到2003年時的市場狀態,看盡國內沒有競爭對手,也將使二者擁有酒店,門票等旅遊市場的絕對定價權,甚至可能迅速結束在線旅遊的價格戰,回到市場的良性發展狀態。


數據來源:易觀智庫

若攜程與去哪兒合並,二者將占據在線旅遊市場58.5%的市場份額,遠遠高於行業第三名的阿里去啊



合並可霸占大交通62.8%的市場份額,酒店76.3%的市場份額,而攜程系旅遊(攜程,同程,途牛)早已占據了半壁江山,攜程在在線旅遊市場的領先優勢短時間內將牢不可破。而去哪兒就是攜程成為行業絕對領導者的X,攘外必先安內,缺乏對內的控制攜程走出去的海外戰略也將是無緣之木。

二、業務上去哪兒與攜程具備良好的互補效應


攜程與去哪兒合並具有極大的互補效應。這個互補效應不僅體現在去哪兒可以對攜程二三線用戶進行補充,占據二三線50%以上的市場份額,更重要的價格敏感型用戶的互補。攜程以商旅客戶起家,利潤主要來源於對價格不敏感的商旅客戶和資深用戶,而攜程的價格優勢並不明顯,所以出現用戶到攜程比價到去哪兒下單的情況,與去哪兒的合並則可以良好覆蓋所有高低端用戶。


三、去哪兒和攜程的投資者按捺不住合並的意願


對去哪兒與攜程來說,除了CEO等管理層有極其強烈的合並意願外,投資者的意願更高。而投資者的意願主要分為兩塊:

其一是去哪兒的控股股東百度。




百度持有去哪兒51%的股份,一直對在線旅遊野心勃勃,除了2011年並購去哪兒外曾喊出2014年加大旅遊的投資,但卻還未有動作,但從百度不斷加大對去哪兒的投資,同時曾試圖收購攜程未果的動機來看,百度對在線旅遊的野心一直都沒有消退,但苦於沒有好的介入機會。而攜程無疑就是百度苦苦追求的那個人,百度是市場當之無愧的老大,而且相對其他純在線OTA來講,攜程擁有的線下優勢是去哪兒這樣的公司無法匹敵的,隨著去哪兒1年虧損18億,百度的財報也被不斷拉低,用老二的股權去換老大的股權無疑是最劃算的買賣。同時由於攜程股權的分散,合並後百度極有可能成為攜程的最大股東,擁有最高話語權,何樂而不為?而隨著共同投資藝龍同程(包括京東投資途牛,騰訊是京東的投資者,而攜程也投資了途牛)等旅行公司,騰訊和攜程走得越來越近,百度也不得不防。

而BAT並購的競爭格局無疑也是百度繞不開的,2014年騰訊投資了同程、我趣、面包旅行等旅行公司,此前也投資了藝龍,旅人網並加持了藝龍股份,阿里在投資了百程,酷飛在線,石基信息,並推出了旅行品牌去啊,同時也在不斷接觸攜程。此消彼長,百度也迫切需要在旅行行業開始新的布局。除此之外,2014年共有114家旅遊公司獲得了190億元的投資,也充分說明了旅行行業發展的高速性和成長空間。

其二是雙方共同股東的合並意願


價格戰花的是投資者的錢,考驗的是投資者的耐心和期望,越來越多的合並並購都是從股東方面推動並成為現實。比如聚美樂峰就是在公同投資者紅杉促進下實現,快的打車CEO呂傳偉也表示,滴滴快的合並就是在投資人的推動下完成,58趕集的合並也是因為趕集上市無望在共同投資人老虎基金的強力撮合下完成,而優酷土豆的合並也是在土豆的投資人推動下完成。有沒有註意到一個事實?國內的老大老二並購基本都是公共的投資人或者老二的投資人來主導推動的。

而對於攜程和去哪兒來說,根據2014年底所公示的投資機構持股表,雙方有八個共同股東(FMR、OZ、VIKING GLOBAL、HILLHOUSE、PRICE T ROWE、MORGAN STANLEY、CAPITAL WORLD、BAILLIE GIFFORD),合計持有23%的攜程股票以及48%的去哪兒股票。對於公共的投資人來講,盡可能減少價格戰同時獲得更大的市場份額是最基本的訴求,而不是左右手互博,一致對外才能保證利益的最大化。股東主導的合並也就成為可能。

去哪兒與攜程的共同機構股東對去哪兒的持股

去哪兒與攜程的共同機構股東對攜程的持股

沒有永恒的敵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梁建章和莊辰超,兩個相差7歲的中年人,同樣作為名牌大學的高材生,同樣的海外知名公司工作經歷,同樣的創業者和守業者,兩人都有好強的戰鬥風格,都有掌控一切的欲望,都想擁有企業的自主權,正如莊辰超的在朋友圈的曾說:“十年爬冰臥雪,我天性保守未能帶領大家獲得最大的成功。但沒有一個人可以站在去哪兒與成功之間,我發誓不惜一切將任何阻礙揍成齏粉,榮譽與驕傲並存。”,梁建章也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在不影響獨立性的情況下,攜程對投資是歡迎的。”所以現在仍舊僵持不下,雙方仍未能合並。但生意就是生意,商業就是商業,說到底都是錢的事情,筆者相信,只要價錢合適,沒有什麽不可能!

(來自虎嗅)
格隆匯聲明: 本文為格隆匯轉載文章,不代表格隆匯觀點。格隆匯作為免費、開放、共享的16億中國人海外投資研究交流平臺,並未持有任何公司股票。


如果 攜程 決心 戰略性 戰略 虧損 到底 哪兒 怕是 是只 只剩 剩一 一條 條路 路可 可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6491

大中华:地产+金融不好走的两条路

http://www.xcf.cn/newfortune/texie/201509/t20150907_756848.htm


  公开资料显示,大中华集团曾构想打造两个上市平台或实现整体上市,并谋求获得汕头商业银行的控股权。然而至今,这两项计划均未落实。对于民企,无论在行业内扩张,还是向金融业扩张,均非易事。陶娟/文 



  在2015年新财富500富人榜上,以140亿元财富排名94位的茂业集团董事长黄茂如,在资本市场可谓长袖善舞。他不仅通过控制茂业国际 (000848.HK)、成商集团(600828)、茂业物流(000889)、商业城(600306)四家上市公司构建了茂业系,还持有大商股份 (600694)、银座股份(600858)、深国商(000056)部分股权。


  而他的长兄黄世再,虽以200亿元身家名列第49位,在房地产富人中则列第11位,却仅控制一家无足轻重的港股上市公司—大中华地产控股 (00021.HK)。排名在他之前或之后的同行,但凡旗下有上市公司者,其主要财富均来源于所持的上市公司股权,只有大中华地产控股,并未给黄世再的财 富带来几许贡献。


  这或许并非黄世再的本意。


  曾有意打造两大上市平台


  从公开资料看,大中华集团曾经构想,旗下应当至少有两个上市平台,其中,大中华地产聚焦 于旅游及地产业务,同时,大中华集团本身亦能够整体上市。据报道,为了配合上市计划和未来的国际化战略,大中华集团还曾经进行了架构调整,先后成立了金融 中心、地产中心、商业中心、资本中心、战略中心、行政中心六大事业部。其中,金融中心和地产中心被列为业务重点发展部门。


  早在2007年,黄世再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即表示,期望集团能够在香港和美国同步上市,以获 得更多投资者支持和发展资金。而当时据大中华国际集团内部人士透露,他们设计了多套上市方案。2010年9月,黄世再再次表示,汇通天下(大中华地产控股 原名)复牌后发展顺利,自己持有的另一企业大中华国际未来亦有意在香港上市,但上市工作正在进行,不便透露详情。


  到了2011年11月,在观点地产新媒体采访大中华集团当时的首席执行官钟东霖时,后者仍然表示,大中华集团有上市的计划,主要是希望透过资本运作更快速地拓展其商业地产版图;未来集团的目标是发展成以地产为主轴,引进新科技、新理念来打造商业地产王国。


  但时至今日,大中华集团的上市之路似乎还是纸面上的计划,而已经到手6年的上市平台也仍处于培育期,无法承载大中华集团整体注入的能力。


  未竟的城商行投资


  另一方面,大中华集团在金融业的尝试同样 充满了苦涩的味道。黄世再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发展金融,是集团未来的重点方向,我们还将在其他城市对商业银行进行收购重组”。与这一表态相互呼应的 是,大中华集团在数个旗下子公司招聘广告中均提及,旗下控股两家香港上市公司和汕头商业银行等多家国内商业银行。


  黄世再谋求汕头商业银行的控股权不难理解。首先,银行牌照对于民企还是稀缺资源,对于地产企业来说,如果获得银行控股权,更有望从银行渠道获得 成本低廉的资金。其次,在当时的环境中,城商行或上市,或异地扩张,动作频频。2011年上半年就有江苏银行、东莞银行、杭州银行、上海银行、重庆银行等 城商行向监管部门申报了上市材料,有十几家银行聘请了保荐团队。对于一直想打造多个上市平台的大中华,这显然是一个很不错的机会。


  但新财富在对汕头商业银行股东进行查询时发现,大中华并未真正实现成功控股。


  汕头商业银行1997年成立,2001年因出现数十亿坏账停业整顿,直至2011年才重组成功。 尽管其严重资不抵债,但仍引起各路社会资本追逐。在这一过程中,大中华集团的确曾与汕头市接洽。但在最后的方案中,汕头商业银行更名为华兴银行,后者官网 表明,其主要股东中,侨鑫集团(广州高端地产商)出资17.5亿元,占20%股份;哈尔滨银行出资13.125亿元,占15%的股份;上海升龙投资、新产 业投资均分别出资8.75亿元,分别占股10%。此外,国资背景的粤财投资控股等也有少量股份。而大中华集团尽管与汕头有着良好的关系,在激烈的股权争夺 战中仍然出局了。


  事实上,具有外商独资背景的大中华集团,在目前的监管环境中,要做到如宣传中所说的“控股国内多家商业银行”也是难以做到的。银监会办公厅 2010年4月发布的《关于加强中小商业银行主要股东资格审核的通知》中提到,除开普通规定外,中小商业银行的主要股东除满足规定条件外,在实际审核过程 中,应坚持审慎性条件:同一股东入股同质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超过2家,如取得控股权只能投(或保留)一家。


  大型扩张,融资成谜?


  身处资金密集型的地产行业,缺乏上市融资平台的大中华集团何以壮大?据称,早年的黄世再 善于低价囤地,如他拿到大中华国际交易广场的地块时,福田中心区还是一片荒芜,购地价格相当低廉,但是其后,深圳市政府在这片土地上投入的配套资金不下于 1亿元/平方公里,大中华成为受益者。


  往上追溯,这是黄家一贯的风格。据称,黄世再的父亲曾是名军人,退伍后在深圳布吉购置了一批土地。那时候布吉还是荒郊野岭、乱石荒岗,但他以敏 锐眼力察觉到商机,低价吃进了很多地,并分给了自己的四个儿子,成为后辈发家的资本,黄世再及其兄弟黄茂如、国都集团董事长黄茂展、信和地产掌门人黄振华 在深圳都是如雷贯耳的知名商人。


  而黄世再本人在地产经营上,亦不乏过人才能。他提出的“口岸物业”、“买房入户”等行销概念,曾吸引大量买家。1998年,黄世再收购国兴大厦后更名为汇展阁,并成功地以3万元/平米的价格出售,这一案例甚至写入了当年的《南风窗》。


  尽管黄世再成功在深圳挖到了第一桶金,但其中也历经风浪。大中华集团的旗舰之作大中华国际交易广场,按最初的设计规划,本有意提供给深圳证券交 易所使用,但由于种种原因,其开工后10年才竣工,且因为大规模违建地铁商场与建筑面积违规等,迟迟拿不到深圳国土局签发的房产证,一度成为中心区最大的 “黑户”,最终于2009年前后这一问题才解决。


  大中华国际交易广场落成之后,大中华集团开始向全国扩张。其2007-2009年前后曾大张旗鼓 地在各地跑马圈地,除地产外,还主要进军旅游项目,而这些项目的宣传投资额合计高达数百亿以上(附表)。如在内蒙古,其分别与锡林郭勒盟及呼伦贝尔市分别 展开合作,打造生态草原旅游区等。在黄世再的老家广东惠来及周边的汕头及汕尾,更是推出了百亿元的全面开发计划。



  而包括黄文稀在内的大中华人士亦曾表示,黄世再早已不满足于只做住宅市场,而希望将重点转向商业及旅游地产。事实上,商业地产也是黄世再兄弟起家的领域之一。而且,大中华在深圳罗湖、福田核心地段均拥有土地。


  大中华每到一地,多半是直接与当地地方政府签下开发协议,以争取到最优惠的政策支持,如2008年5月,其与内蒙古正蓝旗政府签下了10万亩荒地治理协议;2009年2月,再次签下了开发22万亩荒地的治理协议。只是,如此密集的项目开发,将要从何处融资?


  黄世再曾自称“从未向银行借贷”,上市之路上也是左冲右突,大中华地产控股的资产注入虽然在稳步进行,但其融资支撑功能却未稳定发挥,而拓展金 融业的尝试也并不成功,将大中华集团整体上市的方案更是经历了多次变更却至今无音讯。可以依赖的,大概还是大中华国际交易广场等现金奶牛了。


  在网上披露的一份信托计划书中,中铁宝盈资产管理公司为大中华地产旗下的汕尾市大中华“金宝城”项目发行了一期融资计划,募集资金1.5亿元, 期限为两年,利率为10.5%-11%,其中第一还款来源为金宝城的销售收入,第二还款来源为大中华集团。公告披露,截至2013年底,大中华集团自持物 业年租金收入近4亿元。这不禁让人遐想,这么好的物业收入项目,有一天会不会被黄世再装入上市公司,推向资本市场呢?


  对于本文内容您有任何评论或欲查看其他资本圈精英评论,请下载并登录“新财富酷鱼”和我们互动。


大中華 大中 地產 金融 好走 的兩 兩條 條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2198

酷開董事長王誌國:與樂視堅決不會走同一條路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1605.html

作為傳統彩電陣營里“孵化”出來的互聯網品牌領頭羊,酷開一直以“玩出態度”的新銳形象示人。酷開的掌舵人、自稱“王師傅”的酷開公司董事長王誌國,最近就聯手愛奇藝,搭建“非生態、大內容”的開放平臺,來對抗樂視“生態”。

這位“科技男”出身的80後,是創維旗下子公司里最年輕的董事長。他在5月30日赴上海參加“2016第一財經技術與創新大會”前夕、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我們(與樂視)堅決不會走同一條路”。

酷開公司董事長王誌國(吳軍/攝)

今年酷開也涉足了VR(虛擬現實)領域,王誌國認為,“VR最佳的使用場景是在客廳里的私人時間”,如何把VR的私人體驗與客廳多人觀看的體驗相結合,是酷開的發展機會。

視頻內容O2O是盈利方向

2016年將是互聯網電視大屏價值引爆的一年。如何在硬件之外,從內容和服務產生新的盈利模式,成為業界關註的焦點。

王誌國坦言,酷開正在探索新的盈利模式,電視用戶雖然多,拿它來賺錢挺不容易的。電視用戶有典型的特征,第一相對比較分散,第二人群差異化明顯。“我們始終覺得它的盈利模式應該由視頻內容產生的服務方向去做,這與影視主要的盈利模式是相似的。”

“新的盈利模式將在教育領域,我們並不指望錄一個視頻讓大家去看,然後收費。我們在線上放的視頻是免費的,用戶在學習過程中有問題,比如用戶去點了英語,學習一些英語口語。在這個過程之中,用戶對某些片斷快進快退遇到問題,就會導入到線下相關的服務。”

類似這樣,王誌國認為,“O2O是我們整個盈利的重點方向。如何用免費的視頻來提供線下的收費服務,這是我們希望的。當然,用戶認可服務才會掏錢。”

以VR擴大合作附加值

酷開今年也涉足了炙手可熱的VR領域。但王誌國說,“現在做VR的人太多了,酷開的切入方向不一樣。”

因為酷開有大量的客廳用戶,王誌國認為,“VR最佳使用場景是在客廳里的私人時間。電視是很多人在看的,VR是沈浸式的私人體驗,怎麽把這兩個種體驗下的需求結合起來,這是我們的發展機會。”

他舉例說,“當用戶對光線敏感的時候需要VR,這是典型用戶看電視需要沈浸的時候向VR轉型的一個案例,可以在部分場合之下解決用戶的困擾。”

在王誌國的助手、酷開VR事業部負責人李晶看來,“酷開的VR並非只是‘噱頭’,它就像電視、TV、BOX、移動端一樣,是酷開內容的一個終端,目的是為了給用戶帶來更完美的內容體驗”。

李晶認為,TV(電視)和VR的用戶在消費習慣和應用習慣上高度契合,這使得OTT用戶和VR用戶可以很自然的互相轉化和導流。這就意味著,酷開VR是一個能夠讓VR軟件開發者、硬件企業賺到錢的模式,能夠為像愛奇藝這樣的合作夥伴帶來價值,同時也推動酷開與合作夥伴進行更深更廣的合作。

與樂視“不走同一條路”

今年,樂視參股TCL多媒體、微鯨也將參股康佳,互聯網電視整合加速。酷開如何參與新的戰局?王誌國直言,“活下來就是贏家。今年電視競爭特別慘烈,不主動出擊,就是等死。去年新出的互聯網品牌已剩下三家,最後結果大家拭目以待,這個市場太嚴峻了。”

因此,酷開今年首先要穩住陣腳,其次是探索新模式,和愛奇藝合作就是一種新模式的探索。王誌國認為,酷開和愛奇藝有很多利益協同。在合作過程中,硬件廠商做內容不合適,沒有其它的分發用戶,它的價值發揮不出來;內容商直接做硬件也不合適,不知道硬件背後承擔的成本代價是多大。因此,雙方形成強有力的合作關系。

“我們與愛奇藝探索如何讓用戶發揮最大價值,雙方都拿出一定的金額去補貼用戶,使用戶真正能夠享受到好硬件和好內容的優勢。雙方鐵定一條心,必須同一個目標沖刺——共同獲取100萬大內容電視用戶。”王誌國透露,這一款產品雙方並沒急於提利潤分成模式。

一直鼓吹“生態”的樂視,今年電視銷量上升很快。而王誌國則直接批評樂視是“偽生態”,以“生態”來忽悠人。同時,王誌國強調,“做好我們自己最關鍵,不能去建立在指望著別人死掉讓自己活下來。如何加強自身的競爭力?我們經過很長時間的分析認為,品質非常重要。我們(與樂視)堅決不會走同樣一條路。”

樂視今年“交年費、送硬件”的模式賺了不少眼球,但王誌國說,在短時間內,用戶以為,買內容送硬件占了便宜;酷開希望讓用戶逐步認可,硬件的品質從長久看是有益的。這好比,免費送的手機大家不會用,這是對品質的追求。“會不會出現一種情況探索失敗呢?如果真的失敗了,那是整個中國硬件和制造業模式的失敗。”

“如果說我們未來想模仿樂視去做內容,去變化我們的商業模式,這不現實。因為我們不是一個擅長做內容的企業,所以我覺得還是從自身優勢出發,這是一場企業間的博弈。”

酷開 董事長 董事 王誌 誌國 與樂 樂視 堅決 不會 同一 條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9542

探訪脫貧攻堅:一條路如何改變回族姑娘王霞命運?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6930.html

23歲的回族姑娘王霞把自己打扮得像出嫁一般,站在自家門前,在黃土高原強烈的陽光照射下,顯得格外的靚麗。

“小的時候日子可苦了。”6月13日,王霞對前來采訪的記者說,“記得當時有許多遊客來這里玩,我們就陪著他們轉,給他們講當地的故事,這樣,他們會給我們一點吃的喝的。我們當時穿的衣服也很破,補丁打補丁的。”

離王霞家不遠處就是須彌山、火石寨兩大景區。幾年前,王霞家在當地開辦了第一家農家樂,做些面點賣給遊客,再後來開起了旅店。自2012年擴建了火石寨水雲公路、2013年擴建了須彌山至火石寨景區道路後,到火石寨景區的遊客人數劇增。

“遊客每人住一晚的費用是50元,要是講價錢的話,我們還會壓低到40元,小孩子免費,還含早餐。”王霞說。

記者看到,在王霞家的三間農家屋內,每間屋子都有七八張床。大的房間還有餐桌、沙發等家具。“每年的4月到10月是旅遊旺季,營業收入每天有1000多元。半年收入有20多萬元。”她說。

王霞的故事僅僅是寧夏回族自治區固原市近年來精準扶貧的一個縮影。從缺衣少食到奔赴小康,固原正在改寫著“一方水土養活不了一方人”的歷史。

固原是革命老區、民族地區、集中連片的特殊困難地區,地處寧夏回族自治區南部六盤山區。固原市所轄4縣1區都屬國家級貧困縣,新一輪扶貧開發又將六盤山區列為全國14個集中連片困難地區之首。

數據顯示,“十二五”期間,固原市貧困人口由50.1萬減少到了26.7萬,農民人均純收入由2010年的3477元增長到了2015年的7002元,年均增長10%以上。而按照《固原市脫貧攻堅總體規劃》,到2018年實現現行標準下的26.7萬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435個貧困村全部銷號、5縣(區)全部摘帽。

“其中,發展旅遊業是固原實施脫貧致富戰略的關鍵一著。”固原市委常委、副市長陳濟丁對記者說。

陳濟丁介紹,固原有許多旅遊景觀,是寧夏旅遊資源最富集的地區,也是寧夏傳統文化遺存最集中的地方,有詩形容固原“龍潭天影荷花映日,六盤雲蒸須彌佛光,古嶺雁鳴丹霞翠色,耕讀彌新朝那遺韻,古道迢迢舊隘新曲”。

“其實,與國內其它景區相比,固原單一的景區可能並不具有優勢,但如果通過公路串起來,就不一樣了。”陳濟丁說。

也正是出於這一考慮,近年來,固原市開始全力構建旅遊環線公路網絡。按照建設“井”字形大通道的構想,打通斷頭路,統一規劃,構建旅遊環線公路網絡,並把環線公路建設成為旅遊路、生態路、文化路、產業路、安全路。旅遊環線總里程1370公里,由“兩縱兩橫”4條旅遊主通道、1條生態旅遊環線、3條特色精品路組成。

根據這一規劃,在相關節點設立一批美麗鄉村遊示範點,盡量保留原生態,使用自然景觀,並與當地產業相結合,打造一批特色產業帶和亮點村莊,幫助農民脫貧致富。

固原市交通運輸局給記者提供的資料顯示,到2014年,固原以各縣城為中心、向四周輻射半徑20公里的鄉村,基本實現了城鄉公交一體化,票價與城市公交一樣,老百姓切實體會到了“1小時”同城生活圈帶來的便利、快捷、安全、準點、經濟。

西吉單家集村利用區位優勢和進出暢通的交通條件,發展農副產品加工業和清真牛羊肉屠宰販運業,農民及時把鮮肉和皮貨遠銷新疆、陜西、甘肅等地,年交易額近1.5億元,居西北地區村級畜產品市場之首。

固原市交通運輸局介紹,全市每年公路建設可吸納農民工就業近2萬人次,包括參與運輸車輛,年收入在10億元以上。若延伸至車輛維修、地方砂石材料采購等相關產業鏈條,沿線農民從中收益更為可觀。

路通了之後,西吉縣吉德慈善產業園也做出了大膽的規劃,到2020年,引進入園企業50家以上,完成固定資產投資50億元,園區實現工業總產值約30億元,增加值達9億元,入園企業能夠吸納1萬人以上勞動力就業。

在省道202線沿線,西吉縣硝河鄉也提出“豎起特色旗,打出民族牌,發展鄉村遊,走向富民路”的口號,實施202省道經濟發展帶建設、休閑農業建設,規劃建設觀光農業、特色村寨、回鄉文化園等18個項目,全力打造宜居宜商宜遊的回鄉風情小鎮,吸引居民留在家鄉,共同努力脫貧致富。

“西吉是一座名不見經傳的小縣城,但隨著交通條件的不斷改善,使得越來越多的人來到西吉。明年你們再來,我會帶你們參觀火石寨大石城景區,那里是國際大片《阿修羅》的主要取景地。”西吉縣縣長武維東對記者說,“要想富先修路。西吉正是圍繞路在布局產業。今後還要修更多的路,更好的路。通過路,讓群眾看到脫貧致富的希望。”

王霞也告訴記者,因為看到了脫貧致富的希望,最近半年,附近的農家樂多了起來。記者看到,在王霞家旁邊,一個新辦的農家樂已經張掛起一排排紅燈籠。

“你加我微信吧!”記者歸走時,她對記者喊道。

23歲的回族姑娘王霞。攝影/章軻

固原市便利快捷的農村公路。攝影/章軻

固原市獨特的旅遊景觀。攝影/章軻

西吉縣吉德慈善產業園里的農產品加工企業。攝影/章軻

西吉縣特色蔬菜基地的農產品正在裝車。攝影/章軻

貧困地區的農民對盡快脫貧致富充滿期待。攝影/章軻

探訪 脫貧 攻堅 一條 條路 如何 改變 回族 姑娘 王霞 命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243

融資600萬元的Pinta想要用VR、CG講故事,這條路行得通嗎?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0719/157524.shtml

融資600萬元的Pinta想要用VR、CG講故事,這條路行得通嗎?
張曉軍 張曉軍

融資600萬元的Pinta想要用VR、CG講故事,這條路行得通嗎?

內容主題大家可能已經司空見慣,但關鍵是故事最後能否把觀眾帶入到真實的情境。

成立於2016年6月的Pinta Studio(平塔工作室),日前獲得臻石基金600萬人民幣天使輪融資,這家公司要做的是通過頂尖的CG(計算機動畫)團隊與VR制作流程團隊,運用VR視聽語言技巧,在內容紅利期生產出優質的VR交互內容。

Pinta Studio創始人兼CEO雷崢蒙曾是阿里巴巴數字娛樂方向的高級運營專家,負責過阿里團隊與NVIDIA、迪士尼等文娛企業的項目合作,在新科技媒體和泛娛樂領域積累了深厚的經驗。

“最終敲定創業前,我作為PM的一個全球合作的智能硬件項目剛告一段落,在大公司大團隊工作或多或少有一些遺憾,總是希望能夠完全操盤每一個細節地做一件事,力求做到自己心中的完美。”雷崢蒙向i黑馬表示。

為了追求這份完美,同時看到了VR這個新興領域的紅利市場機會,以及VR行業平臺多於內容,優質內容極其匱乏等問題,雷崢蒙放棄了阿里的百萬年薪,聯合《大聖歸來》編劇米粒和具有十多年經驗的市場營銷專家啊呸一起創立了Pinta Studio,想打造一個讓用戶和故事進行深刻感情鏈接的VR內容平臺。

857022512447683425

在公司創立之初,選擇做原創還是做B2B市場一度讓雷崢蒙非常痛苦與糾結。“2C市場現在做原創分銷渠道商風險非常大,而2B市場成熟,加上我也在娛樂領域有較多積累,能較快地找到各種合作機會,回籠現金流,這也是投資方願意看到的。但選擇2B的方案,從團隊構建到未來想象空間太小,經過多輪討論之後,我們最終選擇了原創路線。”雷崢蒙告訴i黑馬。

確定了原創方向後,雷崢蒙與團隊成員制定項目初期的整體制作方向,即“CG動畫+交互”雙核心策略。從整體制作流程上,前半段(故事構建,藝術創作,模型實現、動畫制作)使用最傳統的CG制作流程。

而在後半段為了實現交互需求,使用了遊戲制作流程,將動畫流程中制作的資產(模型,動畫)在遊戲引擎中組裝,加上材質,燈光和交互特性,最終生成可實時渲染的VR CG交互內容,從真正將故事實時地講出來。

近期,Pinta Studio即將公布第一個原創 VR 項目《The Dream Collector》(拾夢老人),該電影講的是不忘初心,堅持夢想的故事。內容主題大家可能已經司空見慣,但關鍵是故事最後能否把觀眾帶入到真實的情境。

雷崢蒙介紹說,現在的更多的VR內容是場景先行,再去思考在這個場景適合放一個什麽故事,但其實真正能讓人從內心深處沈浸VR的應該是一個好故事。

所以《The Dream Collector》制作流程選擇的是編劇先行,然後使用傳統 CG 和虛幻引擎結合的生產流程,讓觀眾從內心深處沈浸VR故事當中。

從目前來看,VR內容仍處於紅利期,VR平臺的規模化發展需要生產大量內容來培養用戶習慣。除此之外,VR內容的發行和與相關的廣告產業鏈也存在著較大的機會。相較於現在九成的創業項目處於紅海廝殺階段,Pinta Studio所要進軍的領域尚存巨大的發展空間。

在雷崢蒙看來,在VR內容創業領域,機會與挑戰並存。如果大規模的內容生產廠商入場,會導致VR的領域再次變為紅海。要在紅海脫穎而出,除了優質的內容外,還需要強大的資金和市場的支持,而這又變成了綜合的挑戰。

在創業初期要更好地迎接這些挑戰,所面臨的核心問題就是組建起強有力的團隊。“我們現在導演與市場有了,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各類藝術家和工程師來協作完成細節設計以及完善交互功能,來打造更好的作品。所以我們本輪融資核心目標就是完善團隊,我們希望能夠引入CG和遊戲的牛人們,和我們一同探索這個未知但充滿可能性的領域。”雷崢蒙說。

以下是i黑馬與Pinta Studio  CEO雷崢蒙對話節選:

222577717825785428

Pinta Studio  CEO雷崢蒙

i黑馬:當問及您為何創業時,您用了詞語回歸初心”,那您做VR內容創業的初心是如何萌生的呢?

雷崢蒙“回歸初心”,好像已經是我們這個時代激勵迷茫青年的最主要的話術,打著雞血奔跑著的我們時常卻忘了為什麽出發。

在經歷的很多變化後,這句話一直縈繞在我的心中。我不斷的問自己,我興趣的原點在哪里?什麽事情是我願意一直堅持做下去的事情?什麽事情是我激動的睡不著的事情?現在做的事情是不是我最大的興趣?

在數娛,包括在更之前的公司,我們做的更多的是分發平臺或者發行平臺,我們接觸大量的內容提供者,遊戲公司,個人遊戲開發者。我內心深處一直非常羨慕能夠創造美妙內容的團隊,是靠自己團隊的創意,為觀眾或者玩家創造了一個令人愉悅體驗的產品。

客觀說,理智的從整個商業環節上來看,內容創造屬於最上遊,風險極高,可替代性最強,增長趨勢最慢。從可持續發展來說,平臺的想象空間和發展空間都遠遠大於內容制作方,那時的我理智戰勝了沖動,但埋藏下了這個小種子。

i黑馬:我們的核心團隊當初是怎麽組建起來的?

雷崢蒙首先我具體介紹一下我的合夥人。

我的聯合創始人米粒,是我的初中、高中同學,藝術啟蒙老師,曾就職於追光動畫,十月數碼以及青青樹,曾是去年創下10億票房的《大聖歸來》的編劇、分鏡之一、以及前期動畫導演。他也是《小門神》《搖滾藏獒》故事藝術家,對VR、CG動畫有著深刻的理解和實操能力。

另一個聯合創始人啊呸,是我的阿里同事。騰訊七年,阿里三年,主導星光大典和娛樂寶市場,在市場營銷方面有深刻的見解和經驗。

最終敲定創業前,我作為PM的一個全球合作的智能硬件項目剛告一段落,恰好,米粒也剛剛完成了VR短片《再見表情》的上映和追光下一部電影的前期,啊呸精心打造的阿里娛樂寶剛剛劃給了阿里影業;我們都在反思期。

出於互相信任和互相欣賞,加上對VR行業的想象空間,我們很快達成一致。我們希望一起去創作我們自己滿意的作品,所以我們團隊的雛形就有了。

i黑馬:Pinta Studio現在的行業競爭對手多嗎?我們核心的競爭力在哪里?

雷崢蒙從內容創作的角度來講,在國內我沒有找到核心對標公司。全球來看,我們的對標公司是Oculus Story Studio,Penrose Studios 以及 Baobao Studios,這些公司都是由皮克斯、迪士尼或者夢工程的大牛組成。

和這些全球頂尖團隊,我們給自己定了兩個差異化:

在故事上,我們會在故事的講述方式上進行更深入的探索,不會拘於目前 VR 視聽語言的限制條件(如鏡頭的使用),在不斷追求講好故事的過程中,突破已有經驗。

在交互上,我們會進行更多樣化的嘗試,甚至引入更多的遊戲中的設計方法論,如 AI,成長體系等等。在不破壞故事性的同時,讓觀眾更能體驗到交互的樂趣。

i黑馬:Pinta Studio 商業模式是怎樣的,有沒有多樣化的變現渠道?

雷崢蒙VR現在的盈利模式分兩個大類,一類是2B2C,一類是純2B。2B2C是指將內容銷售給平的模式;而純2B模式是指做廣告、房產等的制作服務費用。

我們起步第一個階段把重心放在VR原創交互CG內容上,原創內容的商業模式在於基於內容的版權分銷和衍生品。同時,年底我們會啟動我們VR原創系列短劇項目和電影公司合作的2B項目(特效電影的VR前導宣傳片的制作)。那時候我們的商業模式將會衍生為版權銷售加2B的高端廣告制作服務。

我們目標是通過優質內容全面的切入發行平臺領域,平塔工作室也會逐步承接優質內容的發行業務,我們的中期的定位是高品質VR交互內容的生產商和發行商。

i黑馬:投資方為什麽投資我們的項目,主要看中哪些方面?

雷崢蒙投資方選擇這個項目的核心原因有兩點。

因為他們也是《大聖歸來》的獨家金融服務商,對於我做過的項目非常熟悉,相信我們能夠講好故事;

因為我們團隊的構成,有內容創造、有市場發行,團隊初期非常全面;

VR的行業機會,目前處在內容紅利期,各個平臺的極其稀缺,商業模式反而容易更早成立。

Pinta Studio VR、CG 雷崢蒙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融資 600 萬元 元的 Pinta 想要 VR CG 講故事 這條 條路 行得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5796

藍港互動王峰:遊戲行業兩條路 泛娛樂和全球化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0727/157700.shtml

藍港互動王峰:遊戲行業兩條路 泛娛樂和全球化
王峰 王峰

藍港互動王峰:遊戲行業兩條路 泛娛樂和全球化

一條是泛娛樂的大路,一條是國際化。但最後歸根到底還是要做出好產品。

i黑馬7月27日消息,藍港互動集團創始人兼CEO王峰今日出席China Joy高峰論壇,並發表主題演講。

以下是演講內容原文:

我很慶幸,過去叫花好月好,這個產業一直在變。從藍港互動9年前開始創業,已經經歷了端遊、手遊、頁遊,現在VR可能是熱點。我們看到了百花齊放的產業,整個的遊戲市場從沒有像今天一樣這麽活躍。

我的PPT標題本來同事建議我寫《藍港的進階之道》。我覺得應該叫《藍港的生存之道》。在這麽一個複雜的市場里,我們要生存下來,才有機會談更多。我一直認為藍港沒有做多大,但是我們活了9年,而且滿懷自信地走下去。有幾點分享。

第一是不變初心。這個產業很容易受到市場環境的改變和資本的推動,企業潮起潮落。當我們回顧的時候,活下來的能夠做大的公司,都有長時間的積累。騰訊、網易,大家不用羨慕,不要忘了他們很早就涉足研發,而那個時候你在哪里?這樣一個市場如果不是抱有初心,長期堅持,那我們做的這件事只能算是趕個潮流。堅持投入,然後培養人才、豎立品牌。這是我談的第一點。

第二點,產業只靠堅持一股腦地做,答案一定好嗎?不一定。因為互聯網的模式太快了,我們沒有機會再像日本、歐美,甚至臺灣那樣工業化實地創作,然後一口氣活10年,甚至20年。中國的遊戲產業其實是疊加於互聯網技術和互聯網用戶規模,我們必須變。隨著大潮跟進不變是不可能的,但變得過了就極左了,不變就成了右派。這個度不容易把握。我的理解是對新事物保持好奇心,所以我從去年開始買了各種各樣的VR。曾經我動心要做移動產品的時候,是因為看到IPad覺得上面一定可以有一些內容出來。對新事物保持強烈的好奇心,可以讓我們在變和不變當中,左右逢源、生逢其時。如果我們只是孤註一擲,可能已經被整個大的浪潮下甩掉了。

第三點,我特別想談一下IP。今年,我們明顯感覺做移動遊戲的不談IP好像做不下去了。但往往做IP最成功的公司不說自己的IP,反而還沒有成功的公司天天惦記IP。我們也不能身在室外,藍港也在IP潮里面。我們今年上半年發布了一批IP的列表,跟吳奇隆合作,跟愛奇藝合作,做了蜀山戰記的手遊,也拿了捉妖計的移動手遊版權。同時,我們也在做自有IP,如蒼穹世界。我覺得今天的IP很難一窩蜂上去,買了50個IP也成不了。我認為一個好的IP會和遊戲的玩法,甚至和遊戲的機制是相關的。如果泛泛而談IP,恐怕最後是竹籃打水,並不是所有IP在市場上都一帆風順。

第四點,恐怕我們已經沒有那麽大的機會,像當年任天堂、EA、暴雪一樣,成為一個獨立遊戲公司,專註一件事,把所有的精力放在那兒,成為全球巨鼎。全球的競爭不是一打一的競爭,我把它理解為多打一的競爭。未來複合性競爭會強過早期的單點做遊戲的企業。網易真的僅僅是一家遊戲公司嗎?我估計他們自己不認同。恐怕未來複合性競爭會越來越有優勢。我的看法,第一有平臺、大用戶量的會逐漸勝掉一些單一品牌。今天看到複合競爭已經開始。第二就是泛娛樂的企業多維滲透,包括影視行業、動漫行業所產生的複合優勢是明顯的。我覺得想成為偉大的企業不容易。我對於今年盲目地投手遊團隊,做一堆衛星公司的做法持不那麽樂觀的態度。我的看法是今天的優勢的公司,都是在長期人才投入,全世界沒有哪個遊戲公司是通過分散小團隊,到處組織這樣的模式成功的。我反而認為應該聚集優勢,集中精力做精品,而不是整個企業最後只剩下激勵人的能力了。那樣,這個公司已經失去了價值。

最後談一下我本人一年的思考。不敢斷言,但我深深地憂慮,只抱著本土化想獲勝的機會越來越渺茫。我們看看身邊的那些下一代,比我們年輕不少的小孩子,他們今天看的片子、玩的遊戲,已經全球化了。很多孩子受全球化的影響已經到了根深蒂固的程度。我認為全球化是大勢所趨。擺在我們面前只會更加困難,而且越來越困難。

我們大體做了哪些事情?

第一我們上完市以後,把移動遊戲的精力放到了內部團隊的建立上。我沒有拆分團隊,反而在最近兩年拿到一線IP,在我們有興趣的項目上做精耕細作,我們在三季度、四季度有幾款非常棒的遊戲拿出來。

第二今年我們成立了藍港影業,很多人跟我說是不是趕潮?是不是投機?我說不是。第一我本人超級喜歡看電影,人生苦短,能帶來娛樂的東西總是能給我們帶來滿足。我個人很樂於做影視公司。有一個片子叫《雪姬》(音),是韓國影片改編的片子,今年8月份左右上映。

第三今年5月份我們發布了國產的第一臺家庭遊戲娛樂主機,引起了極大的關註,當然也引起了足夠多的嘲諷。但總得有人把它做下去。我們最近把這家公司更名為藍港科技,也就是減少一些我跟大家溝通的麻煩。藍港集團一盤棋,這個企業藍港控股,我在里面是創始人的身份,我們把它整合到集團化來管理。用戶還是對主機遊戲有興趣的,國外的產品做得非常好,我們自己也在玩。總體來講,我們抱一個學習的心態,一步一步摸索,這個生意我們會堅持下去。我們的內容值得大家關註。目前這個機器上跑了70款的內容,如果我們順利每個月更新4~5款,一點點贏得用戶的喜歡,還是有很多的玩家對我們的評價不錯。這個生意能做多大?說這個還很早。抱定對這個東西有興趣,我認為它跟藍港的業務是符合的,所以我有長期做下去的信心。

今天的藍港已經不同於創業初期的藍港,今天的藍港就是遊戲、電影和娛樂的新硬件,三個行當各自發展,保持獨立。然後整個企業在財務和資源上加強推動和管理。

國際化我們也有一定的成績。在韓國,我們月流水能到1500萬,在美國我們有自己的研發,也拿美國電影界的IP。第一在舊金山,第二在韓國的首爾,第三在臺北,現在海外主要是發行為主,長期來看可能會跟研發結合。

一條是泛娛樂的大路,一條是國際化。但最後歸根到底還是要做出好產品。

藍港互動 王峰 遊戲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藍港 互動 王峰 遊戲 行業 兩條 條路 娛樂 全球化 全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7302

A股只有一條路:漲! xuyk的博客

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0b154e0102wg5d.html

    今天,美國總統大選剛揭曉,朋友老Y就打來電話說:“媽的!特朗普當選總統,A股要遭殃!看來我股票得減倉一半以上才是!”

    老Y的理由與其他許多朋友的基本相同:根據特朗普的競選政策以及他本人,這人上臺將帶來很大的不確定性,變數甚大。比如,他將對中國更為強硬。特朗普對中國不太了解,胡亂指責中國,說是中國的發展崛起造成了美國的衰退和困境。他表示,當選後將在東海、南海部署更多的軍力,威懾中國。他還要把中國定為匯率操縱國,以便找借口對中國商品征稅或設置壁壘,實行報複。要是中國不配合的話,將會對所有的中國商品征收45%的懲罰性關稅。中美經貿關系難免產生新沖突,貿易摩擦加劇。人民幣貶值也將壓力增大……他這些競選的對華政策如果真的實施,將使中國經濟下行的壓力增大。看今天大選過程,隨著特朗普贏面增大,A股以及全球金融市場劇烈震蕩!可見得,這個特朗普特不靠譜!

    我的媽呀!這聽起來還挺嚇人的啊!難怪朋友老Y受驚不小!不過,我很是納悶:我大A股非得跟著特朗普轉不成?經濟遭受打壓,股市就一定會不振?誰說的?美國佬的經濟持續低迷多年了,然它的股市怎麽偏偏牛了這多年?難道只許你美國佬的股市牛,而不許我大A股牛?這是哪門子道理?我呸!
    倘若你對股市的基本特征真正有所了解的話,那根本就不會把特朗普的叫囂當回事了,也不會過分擔憂經濟下行壓力。我在《股票的特征》(2016-10-22)、《市場對確定性不感興趣》(2014-11-20)等小文中說過,股市對確定性反應遲鈍,而對不確定性特別敏感;市場對經濟體效率提高的預期是推動股市上行的重要動力。根據這個股市原理,我們很容易得出以下結論:
    1、在這個特不靠譜的特朗普尚未當選總統之時,事態很不明朗,很不確定,以致A股及全球金融市場發生大震蕩!現在,特朗普當選總統塵埃落定,事情立即變成確定性了,於是乎,A股以及其它股市痙攣過後,該怎樣還怎樣。
    2、中華民族向來具有“多難興邦”的傳統,在這當前經濟處於重大變革的關鍵時期,特朗普上臺,中國壓力加大,這反而會迫使中國加快經濟轉型和其它變革的步伐,開源節流,降本增效,從而提高經濟效率,而市場一旦發現這點,股市隨之上揚。
    3、特朗普入主白宮之後,未必就會采取過激的強硬立場與措施來對待中國。與一個有著14億人口的泱泱大國過不去,你會有什麽好處?壓迫中國人民,難道美國人民就有幸福了?回顧歷史,即便是極端反華反共的美國總統,入主白宮之後,也還不是一個個非常重視發展中美關系的嗎?比如,當年的里根,夠反動了吧?但他上臺後,對中國的態度與立場不是來了個大轉彎嗎?媽的!反華反共只是這些政客們競選活動中慣打的一張牌而已,為的是嘩眾取寵地撈選票。所以,可以推想,如果特朗普對華政策和言論將有所緩和(這是完全可能的!),而股市一旦察覺到這種“不確定性的利好”,立即就會作出反應,上漲。
    4、夠了,不說了。
    總之,我們《何必擔憂?》(2016-11-06),根本不必妄自菲薄、驚慌失措!我國一定日益強大!
    “你的意思是?”老Y問。
    “股市肩負著經濟轉型升級的首席重任,所以,A股只有一條路:漲!”我說。
    “對!媽的!明天加倉!”老Y叫道!
只有 一條 條路 xuyk 博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3266

雷軍亞布力霸氣演講:不管你們認不認同,我們就要一條路幹到黑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209/161126.shtml

雷軍亞布力霸氣演講:不管你們認不認同,我們就要一條路幹到黑
i黑馬 i黑馬

雷軍亞布力霸氣演講:不管你們認不認同,我們就要一條路幹到黑

現在任何低估互聯網的行為,都是很愚蠢的行為。

在過去一年,小米在智能手機領域,始終未能重現往昔輝煌,銷量(出貨量)同比下降已成為小米常態。以IDC數據為例,我們可以看到:2016年第一季度到第四季度,小米智能手機銷量(出貨量)同比下跌分別為:32%、38.4%、42.3%、40.5%,全年出貨量同比下跌達36%,市場份額也從2015年的15.1%下跌到如今的8.9%。

就在今天,2017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舉行“中國商業心靈”專場,小米科技創始人雷軍應邀發表演講,並現場就小米模式接受企業家嘉賓提問。

小米最近的負面新聞有點多,但雷軍認為,做企業就要面對各種各樣的抹黑,各種各樣的攻擊。我覺得我都是豬了,還有什麽能被擊敗的呢?

以下為雷軍演講全文:

風口論讓很多人以為我是機會主義者,但是如果沒有厚實的基本功是不行的。另外,為什麽是豬呢?就是要有豬的謙卑,“我都躺在地板上了,沒有人能擊敗我。”做企業就要面對各種各樣的抹黑,各種各樣的攻擊。我覺得我都是豬了,還有什麽能被擊敗的呢?

小米最近的負面新聞有點多。那小米究竟遇到了什麽苦難呢?

小米用不到5年突破了100億美元的銷售,這是商業史上的奇跡,我自己都不敢相信,這種成長是爆炸性的。小米是一輛超高速運營的公司,公司超過1萬人。

這樣高速成長後,是不是有些該做的事情沒有做?所以去年開始,我們就開始補課、降速、調整。 

包括今年我們提了個小目標,銷售額突破1千億,當然也有人說我放衛星,但從小米的基本功來講,這個小目標達成不算難。但我更關心的是,小米是不是能夠夯實基礎面,拳頭收回來,是為了打出去。

所以小米遇到的第一個問題,是超高速成長之後的調整。

分解下小米的業務,就電商而言,我們現在已經是手機電商之王。但是就算小米手機電商占到50%,目前線下渠道依然很強,電商還解決不了所有問題,這是下一步發展需要的基本功。這個問題的本質是啥?是小米真正創業是想做啥?是要做電商嗎?

我之前做了卓越網,賣給了亞馬遜,後來金山上市,我就半退休了,於是順手幹起了天使投資。後來在這個過程中,就意識到現在社會中存在的問題——零售,而我擁有的強大武器是什麽呢?互聯網思維。

現在任何低估互聯網的行為,都是很愚蠢的行為。 

我看到的問題是什麽呢?中國作為制造大國,但是中國人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制作的產品。為什麽逢年過節,中國人都在全世界去買買買?我們的產品到底出了什麽問題? 

為什麽我們的產品沒人買而且還貴呢?我問了業內人員,他們說市場費用很高、促銷人員費用很高、渠道很貴……所以物美價廉基本不可能。好的東西貴,便宜的東西因為研發制造成本被砍掉了,越做越差。

我覺得中國制造的核心問題是:整個社會的運作效率出了問題。所以我就想,我能不能自己去做一條鯰魚,攪和攪和把整個行業帶起來。 

剛開始做小米的時候,我就上線了小米網,前店後廠,後來才開始和天貓、京東合作,這就是小米剛開始模型,這也是小米電商模型。 

但最近最頭疼的是線下渠道,之前很多人告訴我,線下渠道一定要有利潤空間。但我一直在想如何讓傳統渠道具備高效率,能夠實現性價比?所以小米開始鋪線下渠道——小米之家,這個連鎖店的不同之處是完全自營,完全由小米自己運作,到去年年底,我們開了51家,平均每平米銷售額26萬。

今年的目標是做200家,三年內的目標是1000家,我有信心幹到每家1000萬營業額。

也有不理解的人,為什麽小米現在做了這麽多的產品?其實我們是通過手機為切入點,來實現我們的商業夢想,所以三年前我們開始了生態鏈計劃,只要你做得好,我們就把你納入小米生態鏈。我們想做什麽?就是想做互聯網思維的無印良品,科技界的無印良品。

以下為現場問答: 

宋立新:用一個形容詞形容自己的2016?

雷軍:有點迷茫。去年經歷的最痛苦的事是認知到電商是銷售模型之一,但是如何創造新的銷售模型。 

現場提問:為什麽不做小米式的萬達?小米式的阿里巴巴,為什麽只滿足於做科技界的無印良品?

雷軍:我的商業夢想是求解中國社會當前的問題,只是想做一個標桿,而不是試圖解決所有的問題。

現場提問:小米生態鏈開啟後,怎麽跟傳統巨頭競爭?

雷軍:互聯網思維就是一個高維工具,主要你有決心,能苦幹,加上行業經驗,就能迅速獲得突破。

現場提問:承不承認華為也具有互聯網思維?

雷軍:華為也是中國企業的驕傲,華為今天之所以做得很好,我認為也是小米的貢獻。五年前華為開始做手機,也是學習小米做產品、做用戶體驗。但骨子里,華為不具有互聯網思維。 骨子里,華為不具有互聯網思維。是小米開始之後,大家一起把山寨機市場打沒了。

現場提問:怎麽看OPPO的快速增長?

雷軍:非常值得尊重的中國企業,我希望中國能湧現更多小米、華為、OPPO這樣的企業。 

現場提問:怎麽看零售從線上往線下走的問題?

雷軍:我對零售從線上開始結合線下感到迷茫,因為只有線上才能實現我的性價比的追求。這是我之前兩年迷茫的問題,但是小米之家就是我的答案。

現場提問:你被叫做雷布斯,是不是只是模仿式創新? 

雷軍:小米還有第二個難點,因為我們處在科技行業,需要持續地創新。怎麽樣才能把創新和效率都做好?我承認這是一個很難的問題。所以我們創始團隊平均都有20年的研發背景,知道創新的重要性。這也是我們去年推出小米MIX的原因,小米MIX的與眾不同之處是,改變了喬布斯創造的手機的模型。很多人說小米沒有創新?那如果沒有創新的話,小米怎麽會立足全球呢?

秦朔:小米限制毛利率之後,公司如何去做利潤?

雷軍:限制毛利率之後?對於員工和股東的回報是什麽樣的呢? 我設計了小米這個商業模型之後,利用互聯網降低成本,把很多業務低成本或免費,再通過增值服務獲得利潤。 小米手機的模型是:手機硬件成本價。那小米真正的利潤業務是互聯網業務,我們有2000名工程師在做互聯網業務,即增值服務。

主持人:很多投資人不願意投消費電子,因為生命周期短。你怎麽看?

雷軍:消費電子行業競爭都很激烈,我們內部也多次討論。我們首先會立足於技術創新,這樣才能長盛不衰。其次,始終要強調高性價比,滿足大多數人的需求,這樣在用戶忠誠度方面,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一手抓創新,一手抓效率,是有可能長盛不衰的。

一點資訊CEO李亞:互聯網思維從硬件打通後,小米進一步會怎麽做?

雷軍:對小米來說,具有多面性,是鐵人三項,一方面要硬件,一方面是互聯網服務,還要把新零售做好。這就要求小米用戶總量提升後,互聯網服務就會展現效應。所以我們布局了100多家公司,一起把用戶基數做好,能夠一起分享互聯網增值服務。

夢想和回報是對立統一的。所以真正的夢想家是立足實業,紮實做出成績,所以我當初有了提升運轉效率的夢想,就是想做出幾個標桿出來,改變大家的印象:好的東西也可以是便宜的。不管你們認不認同,我就是要一條路幹到黑,就是要做感動人心但價格公道的產品。

任誌強:你一個南方人,怎麽會把公司叫做小米?我們當時做生態公益,做了個任小米,現在你把公司叫小米,是不是要幫我們賣小米?不然就改改名,叫雷軍也行,其他也行,把“小米”還給我們。

雷軍:我們初期想名字的時候,一開始是考慮叫“大米公司”,因為今天的互聯網公司要接地氣,去高大上,後來討論很久後,決定叫小米。我們去工商局註冊,別人說我們是不是做新型農業的?所以叫小米科技。不過,我現場表態,願意加入您的節能型小米實驗,幫助您把任小米賣更好。

奔馳公司嘉賓:小米之家的效率改變,能不能分享下細節?

雷軍:現在零售業的銷量,小米僅次於蘋果。我覺得零售店的銷量,核心是開源節流,提升顧客進店和進店轉換率,如果堅持價格厚道和感動人心,就能讓用戶形成轉換率和忠誠度。另外,小米之前在互聯網上集聚了大量用戶,對於進店人數增長非常有幫助。但讓用戶知道哪里有一家線下店也是非常重要的,我們通過各種各樣的形式,把用戶當做朋友,通過口碑去傳播。

觀眾:雷軍與喬布斯、任正非、董明珠的相比,最不同的競爭力是?

雷軍:我覺得您列舉的都是全球範圍里最優秀的企業家,他們都有與眾不同的才華和能力,我不敢跟他們相提並論。我覺得我的夢想是:1.解決中國零售里的效率問題;2.控制毛利率,與用戶做朋友。

我不希望大家現在都能理解小米的商業模式,我只希望10年、20年之後,當大家提到中國零售效率、制造變革時,記得有“雷軍”這麽一個名字就好。

主持人:最孤獨的時候和感覺是什麽?

雷軍:幾乎所有的人都勸我把小米產品賣貴的時候,我感到孤獨,因為他們不了解我的夢想和追求。

雷軍 小米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雷軍 亞布力 霸氣 演講 不管 你們 認不 認同 我們 就要 一條 條路 路幹 幹到 到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4877

陳振聰黑開有條路

1 : GS(14)@2010-11-20 17:40:14

2010-11-20 CW


老戴成日都聽到人話「福無重至,禍不單行」,以為得個講字,估唔到真係會出現現實生活中。話說早幾日美國鮋《紐約郵報》報道,鰠已故華懋集團主席龔如心遺產案敗訴鮋陳振聰,今年一月被揭發零八年係美國使用租車服務時,被騙財近八十萬美元(六百二十四萬港元)。事緣陳振聰於零八年七月乘坐私人飛機抵達新澤西州蒂特波羅機場,之後乘租車到紐約曼哈頓,雖然只有十三哩路程,但結果竟要八十萬美元埋單。

他當時以信用卡繳付正常車資,的士司機拉哈奧在隨後數月利用該卡上的資料,每月支出四千三百至近二萬美元,共涉及七十九萬四千九百八十六美元。但鰟位的士司機卻於數月內以該信用卡號碼不斷支取費用,陳振聰卻遲遲未有察覺受騙。一名銀行保安專家注意到該信用卡的可疑活動模式,於是通知執法當局,終揭發騙案。

不過就有法律專家話,由於陳振聰正被香港警方商罪科調查兼被稅局追稅,有機會影響呢單紐約騙案審訊結果。因為哨牙聰之前涉嫌偽造遺囑單,加上又有官非纏身,個底花晒,所以陪審員對其可信性會有質疑,一句講晒,黑開有條路。
2 : GS(14)@2011-01-04 21:50:01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104&art_id=14833236

的士司機詐騙案
美擬傳陳振聰到領館作供
2011年01月04日

【本報訊】富商陳振聰 08年在美國搭的士被騙 620萬元案件揭起外交風波,有關案件控辯雙方希望傳召證人陳振聰在美國駐港總領事館進行作供,目前正待中國外交部批准。有本港律師指出,傳召中國公民在美國國土審訊,證人權利不獲保障,相信中國外交部批准機會甚微。
的士司機 Peter Rahhaoui被控 08年詐騙陳振聰 80萬美元(約港幣 620萬元)在美國開審。根據《紐約郵報》昨日報道,由於事主陳振聰作為案中主要證人,控辯雙方均希望傳召陳在美國駐港總領事館作供及接受盤問。控方指出,由於證人在美國駐港總領事館作供,事件涉及外交層面,需要得到中國外交部允許,控辯雙方現正等待中國外交部回覆。
律師指外交部一定不批准

本港律師黃國桐表示,根據《基本法》,香港國防及外交事務均由中國管轄,故有關案件在美國駐港總領事館進行必須由中國外交部批准;但今次控辯雙方做法十分奇怪,他們其實可以選擇在本港法庭進行審訊,便可以避免將事件提升至外交層面,「喺美國領事館審訊,即係要中國人去第二個國家作供,咁有損國民權利,中國外交部一定唔批。」
騙案發生於 08年 7月,陳振聰乘坐私人飛機往美國新澤西機場,被告的士司機 Peter Rahhaoui在機場載送陳振聰往紐約,全程 13哩路程,陳振聰使用美國運通信用卡繳付車資,的士司機於數月內以該信用卡號碼不停支取費用,陳振聰總共被騙接近 80萬美元(約港幣 620萬元)。
3 : abbychau(1)@2011-01-06 18:01:28

佢之前係唔係種唔到生基? XD
4 : GS(14)@2011-01-06 21:11:09

3樓提及
佢之前係唔係種唔到生基? XD


被人挖番出來啦smiley
5 : GS(14)@2011-02-15 23:08:25

http://www.hket.com/eti/article/ ... 356aca63879c-865708

爭產案中再度勝訴的華懋掌舵人龔仁心,在記者會上再度疾呼「天地有正氣」,勸勉陳振聰回頭是岸。(車耀開攝)






官斥用假遺囑 謊話連篇侮辱法庭
陳振聰上訴再敗 須即付4億訟費

撰文:林育慧、王嘉嘉
欄名:千億爭產

龔如心千億遺產爭奪案,原審敗訴商人陳振聰上訴,被上訴庭3位法官一致駁回,並狠批陳為了巨額財富,明知地行使偽造遺囑,謊話連篇,過分濫用司法程序,公然侮辱法庭,非判懲罰性訟費不可。

陳振聰昨表明上訴到終審法院,但原審和上訴訟費等逾4億元款項(見表),待法庭評定後便要即付,不可再拖。

陳振聰去年2月原審被判敗訴後,翌日即以涉嫌偽造文件被警方拘捕,但一直沒被落案起訴。警方回應,案件仍在調查中,涉案男子4月要再報到。據了解,警方早前已完成遺囑上的指模和筆迹鑑證。

3法官判決一致 指原審正確

上訴庭昨日判決再一次確認原審判決所指,陳振聰行使的06年遺囑是偽造,且是陳一手策劃,陳是為了巨額財富向法庭提交假遺囑,而龔如心當日所簽的很可能只是一份風水遺囑,而陳所持的06年遺囑,上面龔如心和見證人王永祥的簽名,都是偽冒(見表)。

至於兩度勝訴的華懋慈善基金,主席龔仁心指陳振聰「輸在貪」,再上訴是荒謬和多餘,勸陳「回頭是岸」(見另文——「龔仁心:陳輸在貪 回頭是岸」)。

上訴庭3位法官一致駁回陳振聰的上訴,強調原審法官林文瀚(下簡稱林官)已充分考慮所有證據,並作出嚴謹驗證,才得出06年遺囑是偽造的結論,並無任何不是之處要上訴庭更正。對於陳方上訴指,林官無充份考慮龔如心深愛陳振聰,是林官道德上不接受龔陳的關係,作出有問題的判決;上訴庭昨反駁,若林官認為龔陳關係是道德上可接受,實在太奇怪,當然林官在判詞中沒必要就龔陳關係着墨太多。

濫用法庭程序 判懲罰性訟費

上訴庭認為,原審判辭已表明,無論龔陳有何關係,龔對陳有何感覺,陳都只是一個有婦之夫的情人,可見已考慮二人關係。

上訴庭副庭長羅傑志宣讀判辭時強調,上訴庭是毫無疑問地駁回陳的上訴,陳堅持提出不誠實的訴訟,是在濫用法庭程序。

法官在判詞更嚴斥陳,為了得到巨額財富,明知地使用偽造遺囑,是公然侮辱法庭,若不判懲罰性訟費,太不可思議。

所謂懲罰性訟費,是指敗訴一方原本或只需負責勝方一定百分比的訟費,毋須付足,但若以懲罰性原則計算,則最高可判100%。陳在原審和上訴同被判懲罰性堂費,及要負責遺產管理人費用,料逾4億元(見表)。

陳堅稱遺囑真確 決上訴終院

陳方昨並無再就訟費作出陳詞。有律師稱,陳方即使上訴,只就爭產向終審法院申請上訴許可,但訟費則不可上訴到終審法院,故待法庭評定訟費後,基金一方和律政司即可追討款項,毋須等上訴終審的結果。

陳振聰昨未有露面,但昨早法官宣讀判決後,他旋即透過公關發表聲明,重申06年遺囑「絕對真確」,對裁決深感失望,已決定上訴至終院。律師估計,陳若取得上訴終審許可,排期可能要1至1年半後才開審。
6 : 草帽(1253)@2011-02-15 23:21:54

佢唯一唔夠狠既, 就係冇同佢老婆離婚.
7 : skycity(2352)@2011-02-15 23:24:58

自己拿來衰,如果唔係貪心搞這鍋野.
他已經過得十分十分十分好了啦.(存折後面都唔知有幾個零了)
所以做人還是要知足點.
8 : GS(14)@2011-02-16 07:28:00

7樓提及
自己拿來衰,如果唔係貪心搞這鍋野.
他已經過得十分十分十分好了啦.(存折後面都唔知有幾個零了)
所以做人還是要知足點.


其實投降咪算數,現在真是破產了
9 : 龍生(798)@2011-02-16 17:36:50

唔知點解, 我知陳振聰係衰
但又覺得襲仁心都唔係好人....
10 : honeyb(6877)@2011-02-16 18:21:12

邊張遺書先係真o野~~~~~阿水知
阿爺話事
11 : abbychau(1)@2011-02-16 21:29:26

8樓提及
7樓提及
自己拿來衰,如果唔係貪心搞這鍋野.
他已經過得十分十分十分好了啦.(存折後面都唔知有幾個零了)
所以做人還是要知足點.


其實投降咪算數,現在真是破產了
我又諗起賭聖, 投降輸一半only
12 : GS(14)@2011-02-16 21:31:51

9樓提及
唔知點解, 我知陳振聰係衰
但又覺得襲仁心都唔係好人....


大家咁話
13 : GS(14)@2011-02-16 21:32:27

11樓提及
8樓提及
7樓提及
自己拿來衰,如果唔係貪心搞這鍋野.
他已經過得十分十分十分好了啦.(存折後面都唔知有幾個零了)
所以做人還是要知足點.


其實投降咪算數,現在真是破產了
我又諗起賭聖, 投降輸一半only


原本傾開都有幾十億,但是中央出手嘛
14 : abbychau(1)@2011-02-16 21:35:44

咁當然每個人都想最高位沽出, 佢只係犯左d 大家都會犯ge 錯姐, 同埋金額大咁
15 : GS(14)@2011-02-16 21:36:43

14樓提及
咁當然每個人都想最高位沽出, 佢只係犯左d 大家都會犯ge 錯姐, 同埋金額大咁


邊個唔貪心,我都貪...現在都好似犯這錯了。
16 : abbychau(1)@2011-02-16 21:37:18

15樓提及
14樓提及
咁當然每個人都想最高位沽出, 佢只係犯左d 大家都會犯ge 錯姐, 同埋金額大咁


邊個唔貪心,我都貪...現在都好似犯這錯了。
少林足球 @@
17 : GS(14)@2011-02-16 21:47:37

16樓提及
15樓提及
14樓提及
咁當然每個人都想最高位沽出, 佢只係犯左d 大家都會犯ge 錯姐, 同埋金額大咁


邊個唔貪心,我都貪...現在都好似犯這錯了。
少林足球 @@


我唔似吳孟達咩,可能過多二十年會似,呵呵

他做戲好得
18 : abbychau(1)@2011-02-16 21:51:31

不過唔係你呢張支票, 係全國冠軍
19 : GS(14)@2011-02-16 22:02:05

18樓提及
不過唔係你呢張支票, 係全國冠軍


哈哈,你真是...我真是想做全港第一
20 : GS(14)@2011-02-16 22:51:54

http://www.eastweek.com.hk/index.php?aid=10890
已故華懋集團主席龔如心千億遺產案上訴官司,在嚴寒的情人節有結果。上訴庭法官狠批風水商人陳振聰不誠實及濫用司法程序,判他敗訴,更懲罰他支付各方近億元訟費。再次慘敗的陳振聰,隨即表明會上訴至終審法院。

陳急於上訴,皆因警方已緊盯着法庭判決,三位法官一致裁定「○六年遺囑」屬偽冒,警方獲得律政司指示後隨時落案起訴他,陳便重踏龔如心因涉嫌偽造文件被控的舊路。

自官司開審以來,哨牙通可謂交上惡運,最近更盛傳他身患惡疾,令他面容憔悴、暴瘦二三十磅;他除了要在短時間內撲水七億以解燃眉之急,還到處尋訪名醫打救。禍不單行,陳振聰身家由高峰期的三十億,急跌八成剩下約六億,面對拖欠大筆訟費、律師費和稅局追數,分分鐘渣都無。

貪字得個貧,哨牙通未來得及上訴翻身,末日似乎已降臨。
官司再戰再輸,陳振聰要急謀後路,聲言上訴至終審法院,惟警方一直盯緊他,隨時落案起訴。

本周三退休的上訴庭副庭長羅傑志,在庭上花了不足五分鐘宣判陳振聰敗訴,他斥責陳不誠實和濫用上訴程序,故須繳付懲罰性訟費及行政費。在長達四十七頁的判詞中,三位法官同意原審法官指陳振聰和龔如心是風水師與客人的關係,陳手持聲稱是龔○六年遺囑,極大可能是偽造或風水遺囑。

華懋慈善基金主席龔仁心,原來上周四已得悉上訴結果,難怪他在判決後極速召開記者會,表現風騷,更形容心情興奮得無法言語,「香港法院第二次證實『天地有正氣』,如果是為正義、為社會公益、大眾而做的,一定是戰無不勝,而陳振聰所做的事,則損害了大眾利益。」

龔仁心又以「荒謬」和「多餘」來形容這場歷時兩年的世紀官司,陳振聰輸在「貪心」。「根本不應該有這場官司,嘥錢和多餘!」他希望有關案件到此為止,令華懋可集中精力做事,不用再浪費資源。對於陳振聰表明會上訴至終審法院,他認為無必要,並奉勸陳一句:「回頭是岸!」
再贏官司,龔仁心揶揄陳振聰輸在「貪心」,又奉勸他「回頭是岸」!
拖字訣打上終審庭

陳振聰慘敗,但據悉他早預計有此結果,故年初審訊完結後已向律師團發出指令,着手籌備上訴至終審法院。財政十分緊絀的他,仍堅持「燒銀紙」打官司,與去年因偽造文件被警方拘捕有莫大關係,皆因他一旦放棄打官司,警方隨時落案起訴他,陳惟有採取「拖字訣」。

雖處於劣勢,但據知他仍不時擺出理直氣壯態度,聲稱當年小甜甜與家翁王廷歆爭產,也是先輸兩仗,直至終審庭才反敗為勝,期間亦曾被警方懷疑偽造遺囑。陳覺得自己或會步小甜甜後塵,故官司一定要打到底。

「龔如心當年打贏官司即患上重病,陳振聰此言一出,令人聯想到最近有他身患惡疾的傳聞,看他瘦了兩個碼,就知他健康出了問題,並不是甚麼風水師叫他減肥催運。」消息人士說。在短短一年內,陳由肥嘟嘟、面色紅潤的哨牙佬,變成無雙下巴、膚色呈黑的「馬騮乾」。

有專科醫生估計,如他非刻意減肥,很可能是患上腸胃道疾病,影響吸收營養;又或是慢性疾病,甚至生腫瘤,「癌症初期體重變化不大,末期才會消瘦得很厲害,因為腫瘤令細胞突變,影響新陳代謝。」據聞陳曾在港睇醫生。
陳振聰聲稱與龔如心儼如夫妻,但原審及上訴庭法官都認為,即使有親密關係,也不代表龔會將全副身家贈予陳。
本周一,龔家召開「勝利」記招,除龔家三姊弟、龔妻劉元春(左二)外,華懋老臣梁榮江(左三)、陳鑑波(右二)、龔仁心的兩個仔龔飆(左一)和龔皓(右一),都出席撐場。

警方或要陳提早報到

裏外受敵,陳目前最擔心警方隨時落案檢控他。爭產案原審法官林文瀚去年二月裁定陳敗訴時,已指出陳所持聲稱是龔如心○六年遺囑,龔的簽名有多個疑點,因而判定遺囑屬偽冒。

裁決翌日,陳便遭警方以涉嫌偽造文件罪拘捕,商業罪案調查科探員更大舉搜查其山頂住所及位於數碼港的宏霸總部,並撿走大批文件。一名高級警官向本刊透露,商罪科最近已準備展開新一輪工作,包括尋求律政司指引,研究在足夠證據下,警方能否不待爭產案終審裁決便起訴陳振聰。獲准保釋的陳,原定四月初返回警署報到。

「警方現正等候律政司say yes,便會要求陳振聰提早返警署報到,可能立即落案起訴他;其實龔如心與家翁爭產上訴失敗後,也曾被警方落案控告『偽造及使用虛假文書』等罪名。」該警官說。

陳振聰靠上訴吊命,但他目前至少要支付約三億八千萬元訟費,加上被稅局追收三億四千萬元利得稅及物業稅,他要在短時間內急籌逾七億元,相當「濕滯」。上訴庭駁回他要求將原審懲罰性訟費減半申請,陳要支付華懋八成訟費,即約一億一千萬元,並支付臨時遺產管理人的八千萬元,以及律政司的三百萬元費用。再者,今次他須再次承擔華懋及律政司的上訴訟費,估計約八千三百萬元。

急籌七億還款

律師梁永鏗認為,涉案遺產金額龐大,相信必獲終審法院受理,而上訴一方要支付四十萬元作訟費保證金。陳振聰亦要為律師團龐大費用籌謀,單是今次上訴律師費,據聞已高達八千萬至一億元。「大狀要花時間閱讀兩次審訊的全部文件謄本,費用不會少,估計要五千萬至八千萬,加上陳振聰屢傳財困,律師團一定要他落訂才會開工。」單是官司的花費,已耗掉陳三億八千萬元,加上稅局入稟追數,他雖提出司法覆核實行「拖字訣」,但案件五月二十四日便開審;一旦敗訴,陳又要嘔凸逾三億元給稅局,令他財困更加嚴峻。

陳振聰曾持有二、三十個物業,最值錢的要數寶雲道十六號「楠樺居」,以及上市公司宏霸數碼(0802)約一成六股權,加上他擁有多部私人飛機、豪華遊艇及名車,高峰期身家約三十億元。惟陳○七年開始跟華懋打官司爭產,金融海嘯期間,他又炒燶股票衍生工具,危急關頭要賤賣山頂倚巒、中峽道獨立屋等多項物業,又低價出讓私人飛機、遊艇等撲水。

他目前只剩下七項物業,風光不再;而宏霸數碼的股價亦猶如食了瀉藥,股價由最高的三十元,狂插至上周五歷史低位二點零二元,市值蒸發近八成。宏霸的生意表面上愈做愈大,但客戶長期不找數,截至去年六月底,未找街數竟超過十三億,幾乎是公司市值一倍。

鬥快跳船眾叛親離

宏霸數碼業務惡化,陳振聰的親信亦鬥快跳船。他的幕後軍師、宏霸CEO朱偉民,以及首席營運官周白瑾,去年二月雙雙辭職。至六月,兩名董事拿督Seri Mohd Azumi將軍,以及擁有御用大律師資格的Jonathan Michael Caplan又走人。朱偉民去年十月更辭去主席,只保留非執董一職。

陳振聰涉嫌偽造遺囑被捕後,他財困的傳聞甚囂塵上,宏霸數碼半年內三次賤價批股,陳與朱偉民更多次配股抽水,哨牙通陷入「人又無、錢又無」困局愈來愈明顯。

今年初,本刊更踢爆他另一筆風流帳,去年九月與外表跟自己樣子激似的忘年密友Polly Lon和她家人同遊英倫,據聞陳妻譚妙清得悉後大動肝火,家嘈屋閉。

玄學家:難反敗為勝

五十二歲的陳振聰,多年來曾替不少名人睇風水,卻無法為自己趨吉避凶,前景堪虞。曾替華懋出任風水專家證人的司徒法正,以陳的八字配合卦象對本刊說,他在兔年「值太歲」,理應愈少動作愈好,但陳偏偏在此時面對官司,可謂時不與他。同時,陳的卦象為「涉害」,會令當事人捲入官非,更面臨刑獄之災。

他續說,陳振聰最近刻意留長頭髮,有如「月光被掩沒」,再配合兔年太歲屬木,使其年命出現「月黑風高、盜賊入林、尋之不獲」格局,若陳堅持上訴,成功機會微。

曾為龔如心種生基的玄學家俞志麟,亦批算陳難以反敗為勝,「肖豬的陳振聰兔年運程本應不差,可惜上半年五行以金做主導,從八字分析,陳命格忌金火,上訴庭在這時候作出裁決,對陳相當不利。」「陳振聰的大運○九年前已行完,運勢每下愈況。如他是真正風水師或懂命理,就應該韜光養晦,善用得來的金錢安度餘生,偏偏他走出來爭產,只會愈搞愈差。」俞志麟又指,陳身形明顯消瘦、面容憔悴,在面相學來說絕非好事,「其實人的陽壽還有多少,早在命格顯露出來。我不宜洩漏天機,只可說未來十年,他還有機會為俗世事煩憂。」

陳振聰慘敗理據

龔如心○五年與家翁王廷歆爭產官司勝訴後,繼續透過華懋慈善基金做善事,與○二年遺囑脗合,並非如陳振聰所說,為了爭取中央支持才立下○二年遺囑。

陳振聰多次為龔如心挖洞屬風水服務,目的是尋找王德輝及治理她的癌症,陳亦從中獲得金錢酬勞,雙方是風水師與客人的關係,不認為她深愛陳振聰。

即使陳振聰對妻子不忠,與龔如心有過親密關係,但每逢生日、暑假及聖誕,陳都與家人度過,龔明白兩人不能結婚,故無可能將遺產全部送給他。

龔如心第三次給陳振聰六億八千八百萬元,是○六年遺囑訂立後幾天,既然她打算將全副身家給陳,沒必要這樣做。

龔如心簽署○六年遺囑時,身體十分虛弱,無可能準備遺囑,文件用打字機打出,但在華懋內找不到任何文件線索,故遺囑極有可能是陳振聰預備。

原審法官仔細研究過兩位證人律師王永祥及華懋高層吳崇武的供詞,王作供時清楚講出他記得的事,不記得亦不會隨便作供,故認為他誠實可靠。

○六年遺囑有份墊底紙,內容與正本相同,只是在陳振聰名字前多了「My」字,並有龔如心、王永祥及吳崇武的簽名筆痕,但三人傳遞簽名,位置無可能一模一樣。

正常人無可能在摺痕上簽名,但龔如心的簽名是在○六年遺囑對摺後才簽下,故有理由相信該文件屬偽造。

同意原審法官的看法,認為陳振聰持有的遺囑上龔如心和王永祥的簽名,乃仿真度極高的偽冒簽名。

陳振聰濫用司法程序,對法庭是一種侮辱,如不判予懲罰性賠償是不能接受。

陳振聰身家大縮水

陳振聰在龔如心身邊十幾年,靠睇風水和按摩秘技,成功獲得巨額財富,多年來買屋、買遊艇、買私人飛機,由住藍田公屋的酒吧仔,搖身一變成為隱形富豪。多得小甜甜,他與妻子譚妙清和三名子女,一家過着超豪生活,原本下世無憂,不過,人始終敵不過貪念,再遇上○八年的金融海嘯,陳振聰要逐一變賣超豪玩具撲水,身家由最風光時的三十億,暴跌至現時約六億,可謂富貴如幻,易來易去。

物業 買入價 買入日期 最新估值將軍澳富麗花園1座高層C室 313.2萬元 08/93 320萬元將軍澳富麗花園1座高層B室 325.1萬元 01/95 320萬元北角寶馬花園2座高層C室 395萬元 08/93 400萬元藍田麗港城10座高層C室 600.8萬元 06/95 530萬元中半山威豪閣中層B室連車位 950萬元 11/93 3,500萬元中半山寶雲道十六號楠樺居 4,928萬元 02/94 4.5億元宏霸數碼5,351萬股 2.1元(上周五收市) 1.12億元估計身家 6.12億元撰文:時事組、社會組、財經組︱攝影:時事組設計:美術組
21 : 龍生(798)@2011-02-16 23:55:54

湯兄一不小心....透露了自己的野心之卷!!
22 : abbychau(1)@2011-02-17 00:03:11

19樓提及
18樓提及
不過唔係你呢張支票, 係全國冠軍


哈哈,你真是...我真是想做全港第一

其實我發果陣都有諗呢樣野
23 : GS(14)@2011-02-17 07:52:57

21樓提及
湯兄一不小心....透露了自己的野心之卷!!


你又唔知我想做些甚麼,其實我們都有基礎,最重要是和大家合作,不是要搶市場....
24 : GS(14)@2011-02-17 22:46:54

2011-2-17 NM
$30億使清 陳振聰還原光棍
兩年前的情人節,陳振聰向傳媒發放印有他與龔如心親密合照的一隻水杯,作為他會打贏官司的證據。今年的情人
節,這些武器變成他一鋪清袋,兼有可能隨時入獄的罪證。
本週一,陳振聰就龔如心的千億遺產上訴案宣告失敗告終。貪得無厭的陳振聰,上訴期間不惜公開龔稱他「老公
豬」、「老竇豬」的情慾影片,再一次顯現其低賤性格。計一計數,多年來龔如心向他送豪宅、送現金、送股票
,陳掏得三十多億。不過財富易來亦易去,他多年來豪買飛機遊艇大屋等,已使去二十幾億。加上這次敗訴要付雙
方訴訟費四億及另有稅務官司,已一鋪使清;而他亦正就涉嫌偽造假遺囑保釋候審,隨時入獄,本週一晚上其辦公
室收到恐嚇信件,陳振聰已到了窮途末路。
本週一情人節,陳振聰與華懋慈善基金的爭產上訴案宣判。事前有指陳振聰會出庭聽審,故宣判當天,吸引大批
中外傳媒在庭外等候,不過陳振聰依然「龜縮」,連經常搶風頭的代表律師麥至理亦沒有現身,只派人代領判詞。
在庭上,大法官羅傑志只花了三分鐘便宣讀完判詞。他一針見血批評陳振聰「不誠實」,濫用司法程序,毫不猶豫
地判決陳振聰上訴失敗,並且要繳付懲罰性訟費。
在月初審訊期間,陳振聰為了搏法官相信他和龔如心的情侶關係,其代表律師在庭上不惜播放兩人的拍拖影帶
,龔陳以「老公豬」、「老婆豬」,非常露骨。不過,此舉未有打動法官。判詞中,法官維持原審法官的觀點,相
信即使陳振聰和龔如心關係密切,仍離不開風水師與客人關係,而且,陳振聰是有家室的,基於道德,不相信龔如
心會把整副身家交予他。而整份判詞中,最令人關注的,是法官仍然堅信陳振聰手持的○六年遺囑是偽造的。
未判決前表示會以平常心面對的陳振聰,判決後透過公關表示,對此深感失望,已決定上訴至終審法院,並重申
「○六年的遺囑是絕對真確的」。
仁心興奮派朱古力
陳振聰再次敗訴,最高興的莫過於龔仁心。他一早已到達代表律師中環高露雲律師行開會聽判決,並於十一時趕
回華懋如心廣場總部召開記者會。在記者會上,除了二家姐中心、妹妹因心、其妻劉元春及華懋老臣子梁榮光、陳
鑑波等「原班人馬」出席,最近被安插於華懋學做生意的兩名兒子,龔颷及龔皓亦首次站台,一家人大晒冷,宣示
龔家主權。會上,龔仁心顯得異常風騷,拿着判詞站起來說:「我心情興奮到講唔到嘢!」他再指着會議室內「天
地有正氣」的橫匾說:「香港嘅法庭再次體驗『天地有正氣』!只要為社會公益,就戰無不勝。」此時,有記者叫
龔仁心坐下來拍照,意氣風發的龔仁心回應說:「我怕你哋見唔到我喎!」
對於陳振聰表示會上訴至終審法院,有記者問他是否有信心,他猶如歌手與歌迷對答,反問記者:「你哋有無信
心?大聲啲話俾我知!」記者會結束前,他再次以國語和廣東話雙語勸諭陳振聰:「回頭是岸。」會後,龔仁心不
但預備了茶點招呼記者,且適逢情人節,更向各人大派朱古力。
冷手執熱煎堆
成為大贏家的,還包括代表龔如心的律師高露雲律師行,高露雲律師行屬冷手執個熱煎堆。前年爭產案預審前
,華懋本找來高偉紳律師行負責,但由於華懋慈善基金資金不足,遂改為高露雲律師行,並棄用龔如心生前親密戰
友,曾協助打贏世紀翁媳爭產案的大律師高至理。據知情人士透露:「律師行收費太高,單是搵風水證人就要幾百
萬元,但高露雲律師行收費只是十分一,這是龔仁心臨陣換代表律師的原因之一。」其後華懋又再棄用英國御用大
律師Geoffrey Vos及資深大律師翟紹唐,改以資深大律師張健利出戰,華懋在記者會上不 願透露律師使費總額。
這筆「未清楚數目」的巨額金錢,判詞中已說明要以懲罰性作為基準。一般情況下的訟費,由敗方支付,但敗方
可按各方「對評基準」計算,如有不合理的地方,可聆訊逐項對數,法官可酌情減免訟費。但懲罰性訟費要懲罰敗
訴一方浪費金錢時間,會要求「俾足」,即華懋是次與陳振聰打官司的費用,全部可以實報實銷,專責遺產案的律
師馬華潤亦表示,敗訴的陳振聰要俾足,無得拗數。難怪龔仁心表示仍在計算,估計陳振聰要付訴訟雙方訟費四億
元。
不單是金錢,最重要還是可能的刑責,去年被警方就偽造遺囑一事,高調拘捕調查的陳振聰,仍未甩身,只是待
一切法律行動結束後方行動。已表示會上訴至終審法院的陳振聰,有二十八日限期,但有律師認為其再上訴得直的
機會微乎其微,其欠稅官司則會在今年五月審理。
冤枉來瘟疫去
被龔仁心勸諭「回頭是岸」的陳振聰,已是回頭太難。作風慳儉的龔如心,已多次對他贈現金、豪宅、名車等
;於九十年代,龔多次贈陳現金共七億元,九三年兩人熱戀期間,陳振聰以現金買入價值五千萬元的寶雲道楠樺居
,及七千五百萬元的中峽道二十八號。同期陳「亂買」物業,連藍田麗港城、將軍澳富麗花園這些樓仔亦不放過
,持貨甚「雜」。不過,最經典莫過於○五至○六年間,龔如心分三次,每次將六點八八億元現鈔,即約二十一億
元,給予陳振聰。金額多得要其弟把錢以網球袋入好,再由貨車運走,多年來估計陳獲贈總共超過三十億。
不過這些錢都「冤枉來、瘟疫去」;搖身一變成為千億富商後,陳振聰便開始「洗腳唔抹腳」。一名認識陳振聰
的人憶述:「佢識咗小甜甜無幾耐,就請咗十個人做跟班,包括工人、保母、補習老師,跟住佢幾個仔女,仲要個
個著晒制服,好有派頭o架。」他花二億多元買入私人飛機Gulfstream G450及以十五億買入空中巴士A350,還有遊
艇、大屋等。其生活奢華,連帶老婆亦經常逛名店買名牌,兩人飛日本食一餐飯,在香港食壽司每位盛惠一萬。當
時陳振聰身邊滿是傍友,○七年藝人徐淑敏的丈夫黃浩便透過陳振聰身邊人搭路認識對方,並成功氹得對方以三千
萬元買入其中環壽司店。○八年他在美國乘私人飛機,被接送的轎車司機盜用信用卡透支六百多萬,可能金額太少
陳振聰亦懵然不知。
冤枉來
陳振聰以風水師身份,「侍候」在龔如心身邊,並從龔身上得到龐大的現金、物業、禮物等。
瘟疫去
陳振聰愈使愈豪,買私人飛機、遊艇、請保鑣、司機,炒樓炒股,可惜最後蝕錢收場,還要輸官司付訟費,把「
吸」來的錢財散盡。
輸剩光棍
○八年爭產官司開審加上金融海嘯,「使大咗」的陳振聰因「財來無方」而現形。當年陳振聰學人沾手股票衍生
工具,買入蒙古能源期權,結果蒙能股價大跌,他被迫斬倉,連補倉費及其餘炒到燶的股票,一鋪蝕五億。為此
,他更要賤賣豪宅套現五億元還股債。同時間,他又要撲水打官司,於是蝕讓六千萬賣出其Gulfstream G450,而其
已付三千三百萬元訂金、明年才付運的空中巴士,相信亦會撻訂告終。連同今次上訴失敗開支,計埋多年支出總數
三十多億元,陳振聰最終輸成光棍一名。
而陳振聰亦連帶人格破產。○七年突然現身時,坊間曾傳出他是加拿大一名醫生,他又不斷透過傳媒向外宣示自
己有財有勢。直至出庭,他才被踢爆大話連篇,虛構學歷,而為了得到龔如心的全部遺產,他在庭上公開與龔如心
的親密影帶,甚至有傳他手持龔如心染有經血的底褲作證物,其手法令人側目。
華懋這筆千億資產,就如一個人心的「魔咒」。龔如心與老爺王廷歆打官司勝訴後一年多,便因子宮癌過世,而
老爺王廷歆亦於去年辭世,現時陳振聰則身敗名裂,隨時入獄。掌管華懋慈善基金會的龔仁心醫生,亦開始不耐煩
。由於基金要「使錢」,都要先獲遺產管理人批准。去年他打算捐款一億多元往內地,亦被否決:「手中無錢,點
做?而家我咩都做唔到!」他還說:「唔知拖幾耐,好無奈,世界上無人鍾意俾人管住嘅!」
神秘富豪變過街老鼠陳振聰「賤格」現形
7/4/07:龔如心逝世後4天,透過律師麥至理發表聲明,指龔的遺產受益者另有其人,但身份神秘不曝光。
20/4/07:麥至理發放龔與陳振聰合照,指龔○六年簽立遺囑,將所有遺產交予陳接管。傳媒其後不斷披露陳振聰
資產,顯示他財力十足。
10/11/08:陳振聰律師指龔陳之間有親密關係,陳振聰的宏霸數碼在港以介紹形式上市,陳首次公開露面製造聲
勢。
13/2/09:首次現身高等法院,並自信流露招牌笑容說:「司法制度唔係信心嘅問題,係講事實。」其間經常出入
四季酒店,飛日本食壽司,又買私人飛機,盡顯「富豪」本色。
14/2/09:陳振聰在情人節向傳媒流出印有他和小甜甜穿情侶裝合照的水杯,宣示實力。
20/3/09:離開庭兩個月,陳振聰開始慌張,發放龔家與陳振聰07年7月訂立的和解建議內容,想出招把龔仁心兄
妹從道德高地扯下來。
21/4/09:陳振聰趁開審前作最後呼籲,稱:「日日想和解。」
11/5/09:案件開審,陳振聰被踢爆大話連篇,虛構學歷;在庭上爆出其出位言論,包括:「錢,等一陣就有」
,及「龔如心想為我生仔」等,又呈堂情慾影帶等,被龔仁心兄妹諷為「太監」。
2/2/10:被高院裁定敗訴,所持06年遺囑簽名是「偽造」。
3/2/10:兵敗如山倒,商業罪案調查科拘捕陳振聰,指其偽造遺囑,陳振聰提上訴保釋。
16/4/10:高院裁定陳振聰要向華懋慈善基金賠償逾億元訟費,又指陳大話連篇,判他支付最重的補償性訟費。
23/4/10:稅局追收$3.4億元稅款。
12/10/10:陳被傳媒攝得瘦削憔悴且留長髮催運,身邊的軍師與傍友通通不見影。
11/1/11:上訴庭開審,陳振聰播出喊龔如心「豬豬」的親密短片,被法官喝停。
14/2/11:陳振聰上訴再被判敗訴。
25 : 龍生(798)@2011-02-18 13:19:07

但今日指紋單野
令我有點相信其實係真的
但中央不同意...所以...
26 : abbychau(1)@2011-02-18 13:20:28

中央是指甚麼?
27 : 龍生(798)@2011-02-18 13:31:10

中國政府,或代表中國政府的既得利益者
28 : 鱷不群(1248)@2011-02-18 22:48:31

可能是到差館自首smiley
29 : GS(14)@2011-02-19 12:56:21

28樓提及
可能是到差館自首smiley


你指的是聰聰?
30 : GS(14)@2011-02-19 19:11:00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104&art_id=14986809

盡地一煲
陳振聰公開遺囑指紋
2011年02月18日

【本報訊】風水富豪陳振聰爭奪小甜甜遺產不成,倒蝕八億,兼隨時被警方刑事起訴。但他未坐以待斃,除立刻表明上訴終審法院,上周更親身到警署報案,指有人在遺產案中作假口供,妨礙司法公正。陳振聰昨日甚至首度公開涉案龔如心遺囑上的指紋掃描結果,圖以證明數名關鍵人物曾觸摸過該份遺囑。有律師估計,陳振聰此時出招,是希望在刑事案中製造疑點圖甩身。記者:梁偉強




《龔如心 06年遺囑掃描結果》
遺囑正面有大量指紋,文件左方邊緣近中間位置有掌印,手指向右方,手腕在左方。
陳振 振聰 聰黑 黑開 開有 有條 條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1678

講膠所手記:李小加 畀條路大家行吓啦!

1 : GS(14)@2012-02-24 22:20:21

http://www.sharpdaily.hk/article/index/15307/20120224/58486
今時今日做香港人,一句講晒,無奈!
日日睇選特首新聞,候選嗰兩件,隻豬就日日擘大眼講大話無腰骨無膊頭,隻狼亦唔好得去邊,只係咁啱啲醜嘢唔及隻豬Juicy搶唔到乜嘢新聞版面,但兩個都順利入閘,做緊嗰件仲衰,毫無操守舔晒着數仲話大家嘈得唔啱,我等平民除咗上街嘈,只有無奈!
就算唔講咁高層次揀領導人,淨係講搵餐晏仔,香港人好多時都因為啲無厘頭、一意孤行嘅政策而極度無奈!好似港交所(388)延遲交易時間單嘢咁,第一階段實施到家陣,事實擺在眼前,甚麼同內地股市接軌、帶動交投更活躍,無囉!但嗰堆中小型華資證券行就淒涼,燈油火臘皮費重咗,生意又唔見得多咗,李小加咁搞法等於要佢哋快啲「安心上路」!
咁信又遞過、願又請過喇,仲可以點?香港證券及期貨專業總會話,嚟緊星期日(26號)會開始絕食行動,第二日就會再向港交所遞請願信。李小加,畀條生路大家行吓,可以嘛?

YY
講膠 膠所 手記 李小 小加 畀條 條路 大家 行嚇 嚇啦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7915

豪言大志:唔該畀條路我行啊

1 : GS(14)@2012-04-25 23:30:32

http://www.sharpdaily.hk/article/sup/20120425/82663
電視經常播放一條「阻街」的宣傳片,不同年齡層的市民,老中青連天真無邪的小朋友都粉墨登場,苦口婆心、無限委屈的對着鏡頭說「唔該畀條路我哋行啊」,原來是政府的宣傳廣告,勸商販別在街邊擺放貨物,阻塞通道。
如果我是商販,我會好整以閒的撥撥頭髮,然後漫不經意的說:
「這不是霸佔,只是,官民合作啫。我擺啲貨喺條街度,都係方便市民嚟挑選採購,咁都唔得?你如果逼我嘅話,我得兩條路行,第一,準備流第一滴汁啦……無錯,人哋流血我流汁,因為生活逼人,你哋仲要趕絕我哋,簡直想將我哋汁都榨埋。
第二,我唯有講個真相出嚟,就係呢條街其實係我哋嘅私人地方,政府霸嚟做行人路十八年啦……我哋一直啞忍,呢個moment 我要爆啦!!」
雖然網絡廿三條刀懸頭上,但這條宣傳片仍是惡搞好題材。
請記協找來老中青文字記者攝影記者靚女主播,對住鏡頭說「唔該畀條路我哋行啊,我哋想採訪啊,搬走你啲花槽同鐵馬啊,花槽應該擺喺香港花卉展,鐵馬你可以捐埋畀馬會,畀番條新聞自由嘅路我哋行啊﹗」
社運人士又係排排坐,望住鏡頭:「唔該畀條路我哋遊行啊,我哋要路,唔要胡椒噴霧,多謝!」
盛女也要哭訴:「唔該畀條路我哋行啊,45度角真係好斜,我穿斗零踭會跌㗎,唔該。」
香港市民集體上鏡:「唔該畀條路我哋行啊,唔好真係委任阿邊個同邊個入政府做啦,叫佢地提早上路,又或者,躝屍趷路……」

電郵:mcwriter@sharpdaily.com.hk

曾志豪
豪言 大誌 唔該 該畀 畀條 條路 我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8937

「公安拉人」嚇怕渾水 呢條路不通

1 : GS(14)@2012-09-11 23:34:32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0911/18013171

【本報訊】沽空機構渾水(Muddy Waters)上週透過電郵,向本報記者否認轉戰沽空A股的傳聞,同時澄清無意在內地高薪聘請財經記者擔任調查工作,及後渾水再以電郵發出加拿大《環球郵報》日前有關希爾威金屬礦業(Silvercorp)專題報導的連結,似乎反映其難言之隱,間接解釋了放棄空襲A股的原因。記者:楊智佳、倪敏慧
《環球郵報》日前報導,描述紐約及多倫多上市的中國公司希爾威被沽空研究機構Alfredlittle.com狙擊過後,如何促使洛陽公安反狙擊肇事調查員黃昆(Huang Kun),及促使後者身陷囹圄的事件。
黃昆曾參與Alfredlittle.com於2011年9月份發佈有關希爾威的負面研究報告,指後者誇大產量及礦儲量數據,拖累希爾威股價下跌,及後希爾威亦向涉事沽空機構進行起訴。
特別查問恆大資料
希爾威的負面報告推出過後,黃昆於同年12月於北京首都國際機場被捕,然後押送予洛陽公安局囚禁四天,之後再轉送至一家二星級酒店進行三週的查問,1月底才獲釋放,並不准離開中國境內。黃昆再於今年7月被捕。
黃昆的王姓律師向該報章指出,洛陽公安曾強調,除非黃昆交出其他令到美國上市中國公司股價大跌的沽空機構報告資料,才能讓黃昆的案件得到寬限處理,而洛陽公安局更是特別希望獲取恆大地產(3333)及新東方教育的資料,而新東方教育便是渾水最近的狙擊對象,事情反映內地公安亦有意針對渾水。自從渾水7月18日首發新東方教育的負面報告過後,便沒有再發出其他報告。

公安疑獲「財政援助」
黃昆一口咬定希爾威與洛陽政府串通,是因為今年2月公安局要求黃昆於如家酒店留住兩天,以便調查,然後於2月10日退房,他竟然聽到有關官員要求酒店將另一家房間的收據,寫上希爾威持有77.5%的附屬公司名稱,顯示是次公安調查是獲得希爾威的「財政援助」;其後黃昆折返酒店,向酒店拿取收據的副本,而《環球郵報》亦確認了收據副本資料具真確性。另外,黃昆亦指出,公安局曾利用由希爾威上述附屬公司登記車牌的車輛,接載黃昆。
對於上述公安開支單據及文件,可能顯示希爾威曾出資協助公安局調查黃昆及其關連人士,希爾威主席馮銳對此矢口否認,並指單據及文件屬虛假。
事實上,曾協助沽空機構調查股份的個別人士,不少已決定暫時離開調查工作,一名參與渾水狙擊嘉漢林業報告的調查員指出,希爾威明顯與政府有關連,令他不得不離開該行業一段時間,並不再於內地接受此類調查工作。
由此可見,內地沽空調查員收到有關黃昆被捕的消息甚至詳情,紛紛「劈炮唔撈」,令渾水等沽空機構很大機會面對「請人難」的問題,加上公安干涉事件令調查難度增加,迫使他們打退堂鼓。
沽空機構屢被反狙擊
12/2011至7/2012
洛陽公安兩度拘留調查員,指後者協助沽空機構Alfredlittle.com狙擊希爾威
9/2012
前Google中國高層李開復,聯同六十多名內地科網界、財金界知名人仕聯署發出聲明,聲討香櫞(Citron)
7/2012
恆大(3333)就一家沽空機構的欺騙及行賄等行為報警
2 : GS(14)@2012-09-11 23:34:51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0911/18013173


除沽空機構外,不少大型基金亦會為其所投資之公司,作深入的實地調查,甚至聘請專業的企業情報公司。內地政府出手反狙擊沽空機構調查員,可能令調查員害怕誤中副車,寧願退下火線,增加基金公司抽出「造假」公司的難度。
對於基金公司調查工作會否受影響,著名「金手指」惠理基金的發言人拒作評論。
歐洲股神聘五企調查

雖然派員實地調查並非基金公司的指定動作,但民企造假手法層出不窮,不少基金公司為免再三中伏,也會委派調查員進行詳盡的考察,以便獲取鮮為人知的資訊。
歐洲股神安東尼.波頓(Anthony Bolton)於5月接受英國《金融時報》訪問時便承認,他曾就旗下的富達中國特殊情況基金,聘請五家企業情報公司進行深入的盡職審查,更成功揭發造假,當中一家由他決定投資的公司,真實店舖數目與公佈的相差一半,亦有公司虛報客戶。
3 : barryruger(14987)@2012-09-12 00:02:24

寧願使橫手都唔正經做生意, 唉...
4 : 自動波人(1313)@2012-09-12 00:04:58

3樓提及
寧願使橫手都唔正經做生意, 唉...


大家搵快錢

呢D生意,唔洗生產,唔洗有客仔,UP兩UP,問人借貨沽就可以
仲有乜好撈過佢

佢咁趕住搵快錢,唔知快唔快得過世界未日呢?
5 : barryruger(14987)@2012-09-12 00:18:08

4樓提及
3樓提及
寧願使橫手都唔正經做生意, 唉...


大家搵快錢

呢D生意,唔洗生產,唔洗有客仔,UP兩UP,問人借貨沽就可以
仲有乜好撈過佢

佢咁趕住搵快錢,唔知快唔快得過世界未日呢?


我講比人沽果間...
6 : 自動波人(1313)@2012-09-12 00:41:21

5樓提及
4樓提及
3樓提及
寧願使橫手都唔正經做生意, 唉...


大家搵快錢

呢D生意,唔洗生產,唔洗有客仔,UP兩UP,問人借貨沽就可以
仲有乜好撈過佢

佢咁趕住搵快錢,唔知快唔快得過世界未日呢?


我講比人沽果間...


SOR...

其實大家都一樣,都可套用smiley
7 : GS(14)@2012-09-12 23:37:20

各取所需,各取所需
8 : greatsoup38(830)@2012-09-15 16:55:51

http://www.theglobeandmail.com/r ... le4528671/?page=all
On the afternoon of Dec. 28, Huang Kun was about to board a flight to Hong Kong when his Canadian passport was flagged by officials at Beijing's International Airport, and he was taken into custody by Chinese police.

It was the beginning of a prolonged and often frightening ordeal for Mr. Huang that has landed the 35-year-old from British Columbia in a Chinese jail – sharing a one-bed cell with 20 other men. He is expected to soon face charges of criminally defaming a Vancouver-based mining company called Silvercorp Metals Inc.
Mr. Huang knew when he went to the airport that day that police in the city of Luoyang, where Silvercorp's flagship mining operations are located, had arrested and interrogated two associates of his. The men had helped him prepare a scathing research report that, when its allegations were published, sent Silvercorp's share price tumbling 20 per cent in one day on the Toronto Stock Exchange.

What he didn't know was that in the wake of a series of scandals involving Chinese companies listed on North American stock exchanges, authorities in China had decided to push back hard against those attacking the credibility of Chinese firms. Many of these critics had made small fortunes by 「shorting」 the stocks of those firms, essentially betting that their share prices would fall once the new information was revealed. Mr. Huang worked for one of those short-sellers.

In this case, documents obtained by The Globe and Mail may suggest that Silvercorp and its executives were working in concert with local authorities, and helping to pay for the investigation against Mr. Huang and his associates. Legal experts say Silvercorp's alleged actions may be in violation of both Chinese and Canadian law.

The campaign to clear Silvercorp's name – and the apparent official support for it – appears to be part of a remarkable effort to punch back against North American short-sellers who have badly damaged the image of Chinese firms over the past two years with a stream of reports alleging fraud, flawed accounting and corporate governance failures. More than a dozen Chinese companies listed on North American exchanges have collapsed as a result.

The failures have damaged the country's corporate reputation and prevented many Chinese companies from raising money from North American investors, at a time when China's corporate and political leadership is trying to play a bigger role in global business and finance. This week, China's official Xinhua newswire, a mouthpiece for the Communist Party government, praised a group of Chinese businessmen who have publicly attacked short-sellers like those who employed Mr. Huang. Xinhua connected the fight to China's broader effort to be treated as an ordinary player on the global capital markets.

「Due to differences in political systems, economic structures and culture, foreign investors are prone to view Chinese companies with suspicion and prejudice,」 Xinhua wrote. The newswire linked such 「suspicions」 to foreign governments blocking takeover bids by champion Chinese firms such as China National Offshore Oil Corp. (whose $15.1-billion (U.S.) bid for Calgary-based Nexen Inc. is currently being reviewed by Ottawa) and telecommunications giant Huawei Technologies Co. Ltd.

The most high-profile Chinese corporate meltdown was that of Sino-Forest Corp., which was once Canada's largest publicly traded forestry company, boasting a market value of more than $6-billion (Canadian). Short-seller Carson Block and his firm Muddy Waters accused the timber company of fraudulent activity in June of 2011. Sino-Forest has now been de-listed from the Toronto Stock Exchange, is insolvent, and the Ontario Securities Commission has levelled fraud charges against several of its top executives.

Chinese authorities are understood to be deeply concerned about the reputational damage caused by the wave of corporate scandals. And they want the bad press to stop.

「The attacks by shorters and the issues related to a number of U.S.-listed Chinese companies have caught the attention of officials at the Ministry of Commerce and the 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Reform Commission,」 said a Canadian lawyer with high-profile Chinese corporate clients who is well connected in Beijing and spoke on the condition of anonymity.

「They don't think it is necessarily a single isolated action. So things like this have started to climb to the top of attention among senior officials.」

『I was freaking scared'

That day in December, police strip-searched Mr. Huang at the airport, seizing his cellphone, cash, two laptops, his eyeglasses and his passport. He was placed in a cell in the Beijing First Detention Centre with 12 other inmates.

Within days he was in Luoyang, in China's central Henan province, being interrogated by officers from the local Public Security Bureau, or PSB. The Canadian citizen has been prevented from leaving China for more than eight months, and was made to pay $32,000 in a form of unofficial bail, before being re-arrested in July. Mr. Huang's lawyer, Wang Yuehong, believes he will be charged any day now with 「disseminating false facts to impair another person's commercial reputation,」 a criminal offence that carries a maximum punishment of two years in prison. If charged, Mr. Huang's chances of winning his argument in court are exceedingly small: conviction rates in China are above 98 per cent.

Mr. Huang's troubles are connected to research he helped compile for a report published in September, 2011, on a website called Alfredlittle.com. The report alleged Silvercorp had overstated its production and the amount of precious metals contained in its mines.

The company aggressively denied the allegations in a series of press releases and statements by its chairman and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Feng Rui. In a recent interview with The Globe and Mail, Mr. Feng attacked the credibility of Mr. Huang, his associates and his employer, Jon Carnes, whose firm EOS Funds has, through short positions, profited from a decline in Silvercorp's share price.

「These people have a habit to lie,」 Mr. Feng said, adding 「These guys have a habit of fabricating things.」

Documents and evidence obtained by The Globe and Mail – including a number of receipts for police expenses, if authentic – may support allegations that Silvercorp helped fund the PSB investigation against Mr. Huang and his associates. During the investigation, Chinese police seized Mr. Huang's laptop; it appears that personal information from it, including addresses and phone numbers, was later used in a court filing by the company in the United States.

Mr. Feng strongly denies these allegations and asserts the documents obtained by The Globe have been falsified. He also said that information in the court filing was obtained from publicly available documents, or from the company's own private investigators.

The company and its share value have, so far, fared much better than other Chinese companies that became the target of short-sellers. In 2011, the company hired KPMG Forensics to probe its financial results. Silvercorp said the firm produced a report that, although it was not made public, cleared it of any financial fraud allegations.

Its stock rebounded sharply after it announced the findings of the KPMG report in response to the Alfrelittle.com allegations.

Silvercorp's offensive appears to be part of a co-ordinated counterattack by Chinese companies and government authorities – who are often closely linked – against North American short-sellers. Mr. Huang's lawyer, Ms. Wang, said the officers handling the case made it clear to her that the only way her client could expect lenient treatment was if he gave them information related to other recent short-seller reports that caused sharp drops in the share prices of U.S.-listed Chinese companies.

She said the Luoyang PSB specifically sought information about negative reports on China's No. 2 property developer, China Evergrande, and on New Oriental Education & Technology Group Inc. Ms. Wang said Mr. Huang has no knowledge of either case.

Others individuals who, like Mr. Huang, have made money investigating whether Chinese firms are accurately representing themselves to foreign investors, admit they have been temporarily chased out of the mini-industry. 「There was something about the way [Silvercorp] defended itself – the obvious government connections it had – that made it obvious to me that I should leave it alone for a while,」 said one investigator who had played a role in uncovering Sino-Forest's flaws and now says he no longer takes on such jobs in China. He spoke on condition of anonymity.

Mr. Huang's experience is instructive. Three days after his arrest at Beijing airport, he was transferred into the custody of PSB agents, who put him in the back seat of a rental car and drove 900 kilometres southwest of Beijing to Luoyang. It was 11 p.m. on Dec. 31 when they reached Luoyang, a gritty industrial city of 1.5 million residents, and Mr. Huang was taken straight to the office of the local PSB's economic crimes unit and interrogated. He said the PSB wanted to know who had hired him to investigate Silvercorp, how the investigation had been done, and who made money off it.

「I was freaking scared. I had been in jail for four days, and I didn't know what they were going to do to me,」 Mr. Huang said in an interview in Beijing before his re-arrest in July. 「I mean, I hadn't even been able to call anybody. So I started telling them.」

Mr. Huang said the PSB told him that his interrogation was part of an international investigation, one that had been approved at the highest levels in Beijing, and one in which the RCMP was also taking part. When contacted by The Globe and Mail, Feng Yi, the PSB officer responsible for the case, acknowledged Mr. Huang was in custody and predicted a conviction. He said other cases where Chinese firms were targeted by foreign short-sellers would also be investigated.

It was during that initial questioning that Mr. Huang said he first noticed the lead PSB officer was receiving text messages on his mobile phone that seemed to spark new and more-specific lines of questioning.

Mr. Huang said he explained to the police that he had worked for EOS Funds – the Vancouver-based investment fund – since 2006, and that his main job was to 「investigate investments,」 focusing on Chinese companies that had obtained listings on North American stock exchanges via a tactic known as a 「reverse takeover.」 That involves acquiring an already-listed shell company, and thereby bypassing an exchange's lengthy approval processes and the scrutiny of securities regulators.

Mr. Huang said he hired local investigators who made videos of the trucks going to and from Silvercorp's main mining property, and collected ore samples from the side of the road. That evidence led to the report alleging that Silvercorp had overstated the production, quality and resource estimates of one of its mines. Silvercorp strongly denied the allegations.

Mr. Huang slept the night of Jan. 1 on a couch in the PSB office before being moved next door into Green Tree Inn, a two-star hotel that would be his home for the subsequent three weeks of off-and-on interrogations.

The PSB still had his passport, cash and laptops, and Mr. Huang was told that he wouldn't be allowed to leave Luoyang until he paid 200,000 yuan (about $32,000), a seemingly arbitrary amount that the PSB officer said Mr. Huang needed to hand over because he had made 「illegal proceeds」 from his investigation of Silvercorp.

Mr. Huang began to get suspicious about who was really investigating him when the PSB officers asked him to provide passwords for his company e-mail and trading accounts.

The police officer, he said, didn't have the laptop with him, and wasn't familiar with the English-language programs. He was getting instructions over the phone from someone who didn't appear to work for the PSB.

「I heard a female voice on the other end asking 『does your [PSB] office in Luoyang have anyone who knows Outlook Express?』 」 Mr. Huang recalled. 「They were getting orders from the other side of the phone … it had to be from the company.」

While Mr. Huang was allowed to leave Luoyang at the start of the Chinese New Year in late January, he was told he could not leave China and was repeatedly summoned back to Henan province for further questioning.

Mr. Huang's belief that Silvercorp was managing the PSB investigation grew firmer after he and the lead PSB agent travelled together in February to the city of Wuhan, where Mr. Huang was born. The trip was made in order to cancel his Chinese passport and extend the visa in his Canadian one, a necessary precondition to keeping Mr. Huang in the country for further questioning. (China doesn't allow its citizens to be dual nationals.)

When Mr. Huang and the PSB agent checked out of the Home Inn on Feb. 10 after a two-day stay, Mr. Huang paid his own room bill. But he said he was shocked to hear the officer ask to have the second room's receipt made out to Henan Found Mining Co., a subsidiary owned 77.5 per cent by Silvercorp. Later, while free from Luoyang but still unable to leave China, Mr. Huang returned to the hotel and asked for a copy of the two receipts.

The Globe and Mail confirmed with the local tax office in Wuhan that the sequential tax receipts Mr. Huang obtained were indeed issued by the Home Inn. The hotel itself confirmed that someone with the name of Feng Yi, the PSB officer who led the investigation of Mr. Huang, checked out of the hotel on Feb. 10 and paid a bill of 493.30 Chinese yuan, an amount identical to that on the receipts provided by Mr. Huang.

A similar paper trail appears to exist for a later trip to Chengdu. Luoyang PSB officers escorted Mr. Huang to the southwestern city so they could interview other researchers. The room bill for a March 13 stay at the Kang Ting Wen Miao Hotel in Chengdu is made out to Feng Yi, but the matching tax receipt, seen by The Globe and Mail, is made out to Henan Found Mining. The red stamps on the receipt match the numbered stamp issued to the hotel by the National Administration for Code Allocation in Beijing.

Mr. Huang claimed Officer Feng was at times less-than-guarded in front of him, at one point asking someone over the phone if someone from the mining company could provide a car. The next day, Mr. Huang was driven to Zhengzhou, a city 150 kilometres away from Luoyang, in a black Lexus 240. Mr. Huang wrote down the licence plate number and, according to a search conducted for The Globe and Mail by a private investigator in China, the plate number belongs to a black Lexus owned by Henan Found Mining.

Silvercorp's apparent financial backing of a Chinese police investigation, if proved, and the sharing of information between Chinese law enforcement officials and a private company, could represent a violation of Canadian law, according to legal experts. Mr. Huang's Chinese lawyer claimed such tactics would also be a clear violation of Chinese law, although she said it's not a widely enforced section of the country's criminal code.

Chinese law stipulates that police cannot accept any form of payment for an investigation, including having an outside party pay for an officer's expenses. 「It's illegal,」 Ms. Wang said of Silvercorp allegedly subsidizing the PSB investigation against Mr. Huang. 「But this kind of behaviour is taken as common practice in China.」

Such accusations might have more weight in Canada. Milos Barutciski, an expert on international corruption cases, said the documents obtained by The Globe and Mail suggest Silvercorp's actions 「may also contravene Canadian law where related acts or communications have occurred in Canada.」



Contact list

In mid-March, Silvercorp, which was already suing EOS and its founder Jon Carnes in the Supreme Court of New York, filed a motion to obtain documents from Royal Bank of Canada and RBC Dominion Securities. In the filing, which was withdrawn about two weeks after it was first made, Silvercorp provided what appeared to be 44 phone numbers and 20 addresses. The filing asked that RBC be ordered to provide any trading account numbers and contact information associated with the phone numbers and addresses.

Mr. Huang says the list filed by Silvercorp's lawyers could only have come from a contact list he keeps on his laptop, which has been out of his hands since it was seized at Beijing airport. 「They even had my boss's wife's Asia Air Miles number [appearing as a phone number in the court filing],」 Mr. Huang said. 「They could only have gotten it from my laptop.」

Mr. Huang says he confronted Officer Feng at one point about Silvercorp's involvement in the investigation. He said the PSB agent's reply was aggressive. 「He said, 『You have to take responsibility for what you have done. This company is very powerful at the local level. They pay a lot of tax to the local government and Luoyang is a very poor city. They contribute a lot to the local economy.』 」

But Silvercorp CEO Feng Rui said his company had no involvement in helping to pay for the PSB investigation of Mr. Huang and his associates. He insisted that Mr. Huang, Mr. Carnes and others are fabricating the evidence.

「These are bad people for me. They are my enemy. I am raped. I tell police. Right? The police sometimes do contact me and with us. We are victims. We are big taxpayers in the Luoyang County,」 Mr. Feng said in a telephone interview from Beijing.

When asked why the hotel receipts for the PSB officer were made out to a division of Silvercorp, the CEO suggested they were fakes. He noted that it is relatively simple to create false receipts in China.

As for the allegation that the PSB had used a company car to transport Mr. Huang, the Silvercorp CEO suggested that Mr. Huang had recorded the car makes and licence plates of the mining company's vehicles when he and other researchers were secretly videotaping the company's operations in 2011.

Mr. Feng also denied that Silvercorp has received any information from the Luoyang PSB that was obtained from the investigation. When asked about the addresses and phone numbers submitted in New York court, Mr. Feng said some of the data was publicly available on the Internet while other parts were uncovered by Silvercorp's own investigators.

EOS founder Jon Carnes said Mr. Feng's explanations were 「preposterous.」 In an interview in Vancouver, Mr. Carnes said that the data entered into court by Silvercorp could only have come from Mr. Huang's laptop as his own laptop and that of another associate with the same information had not been compromised. He confirmed that one of the 「phone numbers」 filed in New York court was, in fact, his wife's Asia Miles frequent flier number.

Mr. Carnes conceded that he currently has a $2-million (U.S.) short position on Silvercorp shares and will benefit financially if the stock declines. He pointed to his lengthy track record of exposing frauds or unscrupulous behaviour at other Chinese companies as proof that he and his researchers are not fabricating evidence in Mr. Huang's defence.

「In the Silvercorp case, I would say I have absolutely no reason to fabricate any of this stuff. I have built up a substantial track record exposing fraud and to do something as stupid as fabricating evidence would be stupid,」 Mr. Carnes said.

Huang Kun's father, Huang Youcai, said he just wants his son to get out of China. In an interview from his Vancouver home, the elder Mr. Huang said he and his wife were unaware of his son's legal troubles until he was arrested for the second time in July and lost all communication. Now Mr. Huang is pleading with the Canadian embassy in Beijing and the Department of Foreign Affairs in Ottawa for help.

Ms. Wang, the lawyer, said the Canadian embassy has met with Mr. Huang twice, including once in the Luoyang PSB office since his most recent detention. 「The embassy says it will go on working through diplomatic channels but they're not sure how much effect they will have,」 she said.

Before his latest arrest, Huang Kun said he was worried that Silvercorp's connections to the police investigation meant he would likely spend a prolonged time in jail.

「Yeah, of course I'm worried … there's not enough evidence to charge us, but [the police] are getting pressure from the higher officials – the provincial level and the federal level … to investigate this case and punish us,」 he said in mid-May, drinking green tea in the lobby of a five-star hotel in Beijing while out on bail.

「The law in China is very flexible.」
公安 拉人 嚇怕 怕渾 渾水 呢條 條路 不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47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