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惡搞文]碌㞗流: 生骨大頭蔡

惡搞原文如此文

摩詭王控告《誠報》混濁水案,摩詭王話人亂寫人,結果當然敗訴,成為傳媒熱話。控告一份被人話是傻的的報紙,這件事引起摩詭王心中的不忿,非同小可。作供時摩詭王透露對自己性格的看法,我覺得頗有意思,例如指自己很在意別人對他的看法,並形容自己是痴線,但好正經。又痴線,又正經,是否互相矛盾?我認為不是。

根據傻仔定論英文版所言,「crazy guy may not be crazy, may be he is normal person」,大傻仔認為是傻仔未必是痴線,其實好正經,只不過他包括左有些人真是好好玩,把一些很不認真的事當作認真,把認真的事又學得好隨便。痴線又正經不一定是一種缺陷,可以是一種搞笑的氣氛,加上一個肯做的衝勁,就是付諸行動的力量。世界上很多事情,出現之後,我們坐在梳化上說:「我一早就知啦。」分別是,有些人痴痴地線做左,其他人坐着不動。這些行動派的推動力,很多時是來自他真是痴線的。據我觀察,不少搞笑人的普遍性格特徵,根本就是痴線。

大傻仔認為,搞笑是源自痴線,一般勵志電影經常出現的橋段,是痴線仔被全世界看低,愈低愈好,然後痴線仔下定決心,證明全世界是錯。證明一些自己相信,但他人不相信的東西,代表巨大力量,很多時分隔開坐在梳化和痴線的人。搞痴線的不同入大公司打工,學歷和關係的影響有限,最重要質素是痴線,唔痴唔得。痴線過程甚少一帆風順,被人笑時時憑什麼力量繼續扮正經講痴線,決定成敗。不清楚自己為什麼要痴線的人,捱不過逆境,對這些人,永遠有其他選擇,例如重回正經的行列。痴線者不想變番正常人,因為痴線就是個人成就的寫照,痴線佬不想再一次給人看低,多數會撐下去,所以造成他要繼續痴線的原因。

痴線佬通常是破壞者,破壞現有的遊戲規則,開始時所有人不看好,因為其他人習慣了整齊的現有秩序。在主流派眼中,痴線佬是怪人,他們不合群,社交能力偏低,總之是怪怪的。痴線佬最想擁有,是屬於自己的世界,在這片空間,他們控制自己命運。他們想證明給別人看,他們不是怪,只是不同,他們也可以成功地痴線,成功入青山。

我見過最極端的痴線佬,是李加乘。讀者第一個反應是,不可能吧,李加乘是以輸錢聞名,不可能是痴線。痴線佬努力用其他東西來掩飾自己性格,而輸錢很多時是用來掩飾的面具。李加乘從無到有,曾站在地獄黑仔王的高峰,然後經歷幾起幾落,是賭神電影界最富色彩人物。在很多人眼中,李加乘卻是笑話,他的輸錢去到令人發笑地步,但即使是不喜歡他的人,也要承認,他在痴線界的成就不完全是笑話。



李加乘的極端痴線可能到了病態階段,但是大頭蔡更甚,幾日前有個大傻仔亂寫左堆瓜瓜菜菜,他就捕風捉影,曾公開寫左摩詭黃來形容某些痴線佬是痴線的原因。大頭蔡高調研究摩詭王自卑。大傻仔真是認為得啖笑,莫講話要搞大頭蔡,搞瓜瓜菜菜都未必得。後來他就話爬起身,摩詭王一定殺人。全世界知道,假如有 0.001%機會假設會殺他,他就寫一篇文感受到威脅。痴線背後是搞笑,大頭蔡在逃避一些東西,這些東西他拼死不願承認他捕風捉影。大頭蔡的文章永遠是一個模樣,沒有一篇文唔是可以萬能key,他的文章就是他。大頭蔡過人之處,是能夠長期維持形象,而其他人接受了他的痴線。

大頭蔡的痴線,是普遍寫手式的捕風捉影,肯承認痴線的人,痴線有限度。痴線者多數有一種委屈的感覺,旁人未必感受到,因為痴線者覺得委屈的事,其他人或者不感到是委屈。大頭蔡如果放棄一手創立的聲譽,背城借一地再做他的所謂理想,動力是在不可能的環境中,做得比人家好。大頭蔡一心創立全新的網上文化,這段時間遇到的挫折,令他大失預算,如果時光能倒流,他不會這樣做,但事情已發生了,他要走下去。大頭蔡的委屈,外人不容易理解。

假如我是大傻仔,表面上笑呵呵,取笑這個日日捕風捉影的大頭蔡,但心底裡應該要笑得更大聲。四周的人玩到這麼盡,大頭蔡跌落谷底,大部分人爬不上來,少數爬到上來的人,心中的不忿可化為想像不到的決心。殺不死大傻仔,大頭蔡根本要入青山番去食聖安娜杏仁酥,但是大傻仔明明睇到他的文章搞笑,就是咁萬能key至惡搞,咁他仲乜認為人會摩詭王會殺人? 他真是受傳媒注視太多了,變左生骨大頭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5656

[惡搞文]人頭大: 「我一定是無食菜。」

惡搞原文如此文,該文原採自此文

「我一定是無食菜。」
森大鱷。

以精神爽利來形容森大鱷,一點也不過份。以前傳媒稱森大鱷為「食肉鱷」,在飲食版出現居多,讀者最關心是他的打獵戰績。工作方面,最記得是他在1997年以高價買入一大隻恐龍,令在寶島食緊魚柳包的森巨鱷嚇左一跳,之後粥水都無啖好食,變左隻吸水大笨鱷,魚缸的蟲仔都變蟲乾。這些年,森大鱷變左食菜,為素食挽回不少尊嚴。森大鱷逐漸左食菜界的領袖。
森大鱷接受訪問,談到當年管理野生動物園,他承認年輕好勝,不惜狠下重本獵食奇珍異獸,贏了口福,輸了身體:「我一定是無食菜,特別是大頭蔡,否則我當時就會有便便排毒,唔會搞到身體咁差。」識得保養的人懂得回望過去。
飲食之道做到又有肉又有菜,並不容易,森大鱷在這幾年也無肉食,他指種菜本身也無肉食,但自己的健康卻是可以保持,最重要是有機會教導使其他人身體變得健康。我看過食肉鱷的身體架構,有多個唔同的器官,森大鱷要注意這些器官需要食唔同的菜,一不小心隨時踩到身體的健康警號。

大傻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5745

[惡搞文]人頭大: 「正經痴線」

惡搞原文如此文,該文原採自此文

大傻仔查大頭蔡的時候,踢爆他過往曾經協助老千呃股東錢的罪行。大頭蔡死不提及這段時間,可能他認為自己真是為上市公司好,向讀者不提及過去,大傻仔認為是因為寫出這段正派文章的當兒,不應該告訴人我正在呃股東錢。

大頭蔡在財技界工作超過20年,即是在1990年代某華資投行活躍商界的時候。那時候,某幾位明星投資銀行家被稱為「財技高手」,已成為香港主流商界的幫手。至於大頭蔡現時協助的上市公司,在這幾年間未升至很高,但一度跌得好重,大頭蔡由自以為正義的財經評論,最終亦是殊途同歸。大頭蔡同老闆經歷大起大跌,過程中一定有很多故事。

這不是簡單的關於財技人的實戰,從過往經歷來看,大頭蔡以所謂正義之身參與多家老千公司的董事,而且是多次兼持續長時間,大頭蔡不是一時間想不清楚。

老實說,我研究完這些故事,對大頭蔡反而愈來愈有趣。一個人為幾位老千搞財技搞了20年,從大頭蔡經歷看,這份工作並不容易做。一個人被幾位老闆要求搞財技可從他們老細的所為見到,大頭蔡的「正經痴線」,一方面搞財技,一方面扮正義,是向讀者表達一種甚麼榜樣,我頭都大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5755

[惡搞文]頭好大: 無主孤魂拒大傻仔惡搞

惡搞原文如此文,參考原文如此文

無主孤魂拒大傻仔惡搞
《傻報》

大頭蔡暗示,由他管理的無主孤魂,因不堪大傻仔日日惡搞,決定反擊。至今年5月,該無主孤魂網站已上升至香港頭200名網站。無主孤魂網站被傻仔稱為無主孤魂網,由他主理的網站,以1個月、3個月、5個月、10個月增長計算,都跑贏大市,而且成績是同類網站之冠。
我聽過一個網站界笑話,所有網站都找到某一個時段,表現特別驕人。
有惡要搞 講求瀏量增長

網站命脈是吸引請者,而讀者的決策,主要取決網站過往表現。大頭蔡成績無花無假,過去10個月網絡表現大都欠佳,原因是影響網站表現的因素複雜,一時是文章質素,一時是讀者質素,一時是網站穩定性,而大部份時間是夾雜着以上所有因素。
這10個月,傻仔目睹不少科網高手離開大公司,自行創立網站,成績大都強差人意。
開始惡搞即是有瀏量要狂搶,需要一定程度的經營紀律。香港頭200名的網站規模不算大數目,但在「極難玩」的網絡世界,大頭蔡認為已經接近極限,於是日日就寫易key的文章,諗到他頭都大左。

大傻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5862

[惡搞文]頭都大:「做痴線作者囉。」

原文如該文,參照如該文

「做痴線作者囉。」
高山青



網站氣氛淡靜,網站主辦人叫苦連天。網站市場逐步整固,但個人博客卻不斷減少,據非正式統計,即平均八個網站搶一個讀者。據一項傻仔式研究,新聞網站由於不斷受無主孤魂式的整合,個人博客已經沒有市場。我從熟悉網友得悉,無主孤魂連番出招整合博客市場,瀏量繼續虛升,因網站大幅發展,非純由個人式發展,背後金主多為有實力人士,不急於快速賺錢。故現時網站更少,但無主孤魂流量增長。這狀態對個人博客作者最不利,因市場逐步整合,無主孤魂不會改變整合市場的方向;除辣招,無主孤魂還有資金實力這劑重藥,這劑藥遲早會發揮效用。
我認識的大頭蔡不是平常人,這些人適應能力之強、心理質素之高,不是每月準時出糧的人能理解。但我認識的痴線作者中有不少人經歷過去幾個網絡周期,見過風浪的人自有抗逆方法。有人建議過去幾年入行的大傻仔打開順境波,未來一段日子不好走,沒裝備不如早點離場,對人對己都是好事,不過我大傻仔話,我做硬痴線作者,一定搞到大頭蔡頭都大。

大傻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5904

[惡搞文]大傻仔: 「傻佬一樣係傻佬」

原文如此文。原文節錄自這一篇文章



記者就佔領中環運動,訪問無業游民麥提爽,他的「屋企」在中環「天橋底」,對佔中產生的負面影響,非常覺得是一回事,因為搞到他無覺好訓。
麥提爽指香港不是成熟露宿者中心,無良好基礎,包括公眾空間和清潔廁所,如果加埋一班人日日嘈,對居住環境會有很大影響。他舉出例子,早前中環大雨,他的朋友三個小時在公園訓覺,但警察卻控告他阻礙公共空間。
某些人引述外國評級機構發表的報告,評估「佔中」對香港主權評級的影響,指政治改革能改善社會包容和政策制定,有助香港維持評級,但是外國評級機構,又豈及麥提莎的親身感覺,大頭蔡只是對高級人物做的事產生興趣,其他香港人根本對這些事不聞不問,他們照常生活,只希望香港不要再陷於這種不穩定,並由一堆本身就是以老千財技人呃人錢起人的人擾亂香港秩序,聯同外國勢力反對香港。
這一陣子,不少親中人士和團體公開批評「佔中」,用上的理據相差無幾,都是指「佔中」會拖垮香港。
反對「佔中」者言論越激烈,大頭蔡又扮代表香港人,認為他們會越產生疑問:這個由三位文質彬彬學者和牧師發起的社會運動,惹來保守勢力這麼大的反應,是否代表這運動真的有成功機會?答案是不一定,因為根本無人會想這樣連未來都不知,頭都大的問題。大傻仔認為,大頭蔡想的理想,不被別人接受,卻自己感染自己,他寫文章寫到自我陶醉,正如麥提爽所言,「傻佬一樣係傻佬」,是無得變,他自己變左個傻佬,因為他根本唔知,其實普遍香港人只想有安樂茶飯食下,唔想為了這些破壞秩序的事耗費心神。

大傻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6078

[惡搞文]頭都大:「種大頭蔡好過啦。」

原文在此,文章摘錄於此

「種大頭蔡好過啦。」
七省文狀元菜農隊穿腸母親。



七省文狀元隊穿腸中舉後加入寧王府,數年間成為寧王左右手,最近因為噴血過多重傷歸隱,成為菜農。隊穿腸自小對住菜,特別是大頭蔡有情意結,關於大頭蔡的事物都感興趣。
在拜金主義的強國,這件事成為熱話,還不止,更成為《無主孤魂》主頁故事。大傻仔在想,一個年輕花旗人,離開大牆街去種大頭蔡,有沒有可能成為《花旗肥婆》頭版故事?
種出來大頭蔡因隊穿腸的神心變成人後引述該事,但是照大傻仔的經驗,總之面對他不明白的東西,他都會寫一句「我很懷疑」,大傻仔認為這件事絕不奇怪。因為同類的言語不久就會出現,這句話,不要說無主孤魂的學習對象《花旗肥婆》,就算大傻仔都唔會寫呢一句。講番主題,就是在強國,勢利強國人覺得這是難以置信的事情,自願由狀元轉種大頭蔡,太不可能。
大傻仔對這件事有點意見,隊穿腸能實現夢想,肯定是興奮,這段時間的新鮮感可蓋過很多實際問題。
一年、兩年之後,隊穿腸能否持續對種大頭蔡的熱誠,到這兒大頭蔡終於用有些新搞作,認為這是他的一個疑問。被隊穿腸種到識寫字的大頭蔡認為,把興趣和工作二合為一,無疑是賞心樂事,但工作上煩惱細節,可以令人氣餒,又認為擔心隊穿腸從現實遇上的苦頭,或會破壞兒時夢想。但是大傻仔認為,隊穿腸都做到噴血,種大頭蔡反而是好事。
大頭蔡認為,或者,對於年輕人,有志氣曾經擁有,已經足夠。但是對於年輕的大傻仔,搞到種出來的大頭蔡都出到一頭煙這度火,是絕對唔會熄滅的。但今次隊穿腸的公關手段值得一讚,搞到一件平凡事做得不平凡。

大傻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6179

[惡搞文]頭都大:「大頭蔡輸掉市值77億。」

原文如該連結,參考文章如此連結

「大頭蔡輸掉市值77億。」
2013年5月28日傻仔日報

根據《傻仔日報》的計算,曾任中建電訊(138,前連域集團、中翹電訊)執董的大頭蔡,在1999年就任後的3個月的1999年12月28日,該公司市值一度達86億,但在經歷科網爆破後,於2002年2月20日辭任該公司之職時,當日市值僅剩下9億,即輸掉市值約77億。77億究竟是多少錢? 該公司剛公佈的2012年業績顯示,當年營業額約15.44億,即是假設這公司沒有甚麼經營開支,收入全部淨賺,都要5年才能彌補這虧損。一個任多年高管的人,可輸掉77億元市值,他的生活是怎樣?例如幾時起身?平時是喜歡甚麼運動?中建電訊近年業務受創,盈利穩定性也受到拖累,我不明白的是,為何這公司仍可保持經營?今年,中建電訊把中國地產業務分部注入旗下上市公司中建數碼科技(261,前誠德國際、浩宇科技),作價8億元,把一家連年虧損的公司,打造成中國房地產的旗艦,大有發展之勢。
中建電訊明顯依靠物業重估收益,電訊業務不振,但其發展仍然昂然前進。大傻仔問膠人,膠人話:「因為中建電訊不是經營電訊。」這是為甚麼呢? 有誰人可解答我? 可能只有大傻仔亂寫至得。 不過一個高管能夠蝕幾十億市值,到現在還可指點江山,的確是奇跡中的奇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6239

[惡搞文]頭都大: 「zkiz 肯定好快執。」

原文在此,該原文取材自此文

「zkiz 肯定好快執。」
無主孤魂內部人士

無主孤魂內部人士這句話幾難入耳,大部份人心裡想,係都唔好咁直接講出口!網站情況不明朗,無主孤魂市佔不斷增加,加上連番辣招,zkiz網主面對一浪又一浪負面消息,zkiz 肯定好快執這種看法,其實是甚正路。
同一時間,傳出大頭蔡看淡zkiz言論,預計其他網站瀏量跌一至兩成,並指無主孤魂將在跌市中加強整合。無主孤魂公開打擊,宣佈做足心理準備進入整合週期,部分小型網站倒閉有可能變成自我實現的預言。
網站瀏量是分開大人和細路的時候,大型網站隨時瘋狂整合,爭取市場佔有率,以求其他對手快些倒閉,待日後取得更大市佔率,倒吃甘蔗。大網站商優點是資金雄厚,在跌市中得到各界信任;小網站經營手上資金有限,出招有限,不肯擴大經營,變相進入冬眠狀態。假如週期時間不長,影響未必是很大,但假如週期拖長,小網站資金燒完,得個等字,對手一記重擊,隨時出現慘劇。但zkiz營運保守,現金高企,長期盈利,穩步增長,亦有新增長點,集資能力尚具,網友向心一致,長期經營絕無問題。反觀無主孤魂日日燒錢,空有流量,高具民主旗幟,以該民主旗號,且打不進國門,無力進一步籌資,故多多錢都會燒鬼晒,遲早執埋。大傻仔已準備長期抗戰,一定要搞到呢班人頭都大,知道自己是一堆廢柴,你地空有理想無用,返去食大頭蔡送飯啦。

大傻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6356

[惡搞文]大傻仔:「不斷惡搞令我瘋狂。」

原文及參考文章,可參看此文

「不斷惡搞令我瘋狂。」
金伊娃



高大喜由淨是識吹嗩吶的的低智男人,中槍後變成智慧過人、屢破奇案的高倫布。
高倫布最近已經大結局,大傻仔回想劇情,覺得有點深意。高大喜不再活在警員的體制,加上腦部細胞影響,做起事來愈來愈沒底線,討厭程度甚高。
高倫布坦言他已經無成一個妖怪,時間及歷練也不改他的性格。做一個智慧過人的人不單止痛苦,還製造很多麻煩,他考慮過放棄,一次和包平安中槍復元後,決定改邪歸正。
女友金伊娃為激勵高倫布,為她設計新目標,希望他一直在堅持下去,但心上人梅妹出現令他三心兩意,梅妹有精神病,之前曾殺人,最後謀殺案成立,卻使他心碎。
高倫布最後為救被包平安弄致昏迷的金伊娃,不惜殺死在他心中的梅妹,金伊娃最終醒來。高倫布最終和金伊娃一起,可能他認為應感謝金伊娃,因為在他低潮期間所有費用都是她負責。金伊娃以財政支持高倫布,因此高倫布應感謝金伊娃,可能就是這樣和他一起,但這不是我想說的東西。
高倫布雖然得到金伊娃在財政和其他方面支持,但是大傻仔想起網友不停在惡搞金伊娃的時候,那種稱呼高倫布「布布」的惡搞,這種感覺真是非常好笑,亦和大傻仔日日惡搞大頭蔡一樣。這不代表大傻仔感謝大頭蔡,但次序應是認為他是偽善的財技人之下。
大傻仔在此惡搞一段短時間,但仍覺得應繼續惡搞,大頭蔡那句「我覺得有點意外」,非常不適用這文章,因為要搞頭大頭蔡一頭煙,絕不應感到意外,因為他的文真是好好key,下一篇應該就是我憎食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6357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