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繼續博弈?希臘政府對周一談成協議不抱太大希望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4361

4221468668163519907_11n

希臘政府對周一能達成解決方案並不抱太大希望。

希臘媒體Ekathimerini周六晚報道稱,希臘總理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周五晚主持了一個內閣會議,向部長們簡述與歐元區談判的進展。

此外,由於希臘政府可能在未來幾天需要向國際債權人妥協,齊普拉斯急於測試內閣成員的態度。包括能源部長Panayiotis Lafazanis在內的內閣成員堅持認為,希臘政府應該堅持對希臘選民做出的承諾。

華爾街見聞網站介紹過,周五德國政府高層和希臘政府發言人的表態讓市場看到了希臘債務問題的轉機,希臘股市開盤大漲8%。此前歐盟經濟與金融事務委員曾表示,下周一的歐元區財長會議是“決定性”的會議。

但Ekathimerini的報道顯示:

總體來看,希臘政府對周一能達成解決方案不抱太大希望。一位希臘政府消息源稱,“希臘政府邁出了一些積極的步伐,但是仍然有許多地方有待突破。”

消息源們堅稱,在勞動力市場監管、私有化和降低財政盈余等關鍵問題上,希臘政府不會願意讓步的。希臘人相信,談判各方能夠在行政改革、稅收體系和反腐等領域達成共識。

同樣悲觀的還有歐元集團主席Jeroen Dijsselbloem。他周五表示,他對於歐元集團很快和希臘達成協議感到“十分悲觀”。

Dijsselbloem是在接受荷蘭NOS廣播公司采訪並被問及周一希臘及歐元集團是否會取得實質性進展時做出上述表態的。

希臘人雄心壯誌,但是就他們現在的經濟狀況來說,我認為我們達成一致的概率有限。我並不知道周一能否有任何進展。我們需要見到希臘實質性的改革措施才能放貸,但是過去幾個月並未出現這樣的改變。協議的達成顯然需要希臘政府作出努力。

對此,希臘政府發言人Gavriil Sakellaridis表示,“希臘人應該明白,這是一次關鍵和艱難的談判,壓力是巨大的。我們會竭盡所能,以便周一能達成協議。”

他告訴SKAI電視臺:

即使我們周一沒有達成協議,我們相信總會有時間達成協議的,所以這不是問題。

然而,時間又是一個問題。因為只有時間才能裁決出誰是博弈的勝出者,正如英國《金融時報》報道:

希臘財長瓦魯法基斯(Yanis Varoufakis)在和他的歐元區對手們玩什麽把戲?

密歇根大學政治學教授George Tsebelis稱,“最簡單的就是把它想象成一個誰是膽小鬼的遊戲。”就像兩位司機要從相反的方向通過一座只有一條車道的橋。他們心知肚明,誰先轉向,就等於承認讓對方通過。然而,如果兩個人都不避讓,結果就是撞車。於是,誰都表示拒絕讓道,以便恐嚇對方。Tsebelis表示,“在這種情況下,雙方都有動力向對方表示,自己是認真的。”

這或許能解釋為什麽齊普拉斯說,他不能接受延長現有援助項目等妥協辦法,因為那違背了他參選時對選民做出的承諾。以這種方式,他傳遞出來的信號就是,他不能“轉向讓道”。

通常,參與這種遊戲的玩家都會在別人亮牌以後跟著出招,試圖影響遊戲的最終結果。但是博弈論專家警告稱,在現實生活中,這樣的遊戲可能會以沒有人讓步告終。

如果參與方堅決不妥協,甚至演變成無法妥協,沒有人讓步的事情是有可能發生的。Syriza領導的希臘新政府正在艱難地試圖結束與國際債權人的沖突。

此外,對於不同的結果,玩家們面臨的代價是極具不確定性的。Tsebelis表示,“可觀地說,這件事的回報/代價並不清楚”,即便是在歐元區內,各國政府對於“希臘退歐”的代價也有不同看法。

 這種博弈帶來的另一個結果是,歐元區政客們可能會被迫懲罰希臘,即使他們知道這麽做對於自己國家來說也是痛苦的。

德國和其它債權人國家有動力威脅希臘,如果要對債務進行重新談判,將迫使它退出歐元區。理論上來說,這樣的威脅並不可信。希臘退歐會給歐元區所有國家造成傷害。因此,即便希臘要違約,其它成員國可能也不會希望讓它退歐。

然而,如果選擇寬恕希臘,又是在冒險鼓勵其它國家如法炮制。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羅傑·邁爾森(Roger B. Myerson)表示,“德國可能會認為,如果歐元區不對希臘做出懲罰,類似問題還會出現在西班牙和意大利。”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繼續 博弈 希臘 政府 對周 周一 一談 談成 協議 不抱 抱太 太大 希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2401

同城物流不抱阿里、京東等巨頭大腿就玩不轉?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306/161695.shtml

同城物流不抱阿里、京東等巨頭大腿就玩不轉?
王亞奇 王亞奇

同城物流不抱阿里、京東等巨頭大腿就玩不轉?

同城物流受資本密集“關照”為哪般?

3月1日,由創業家發起和主辦的創業家沙龍第一期——《同城物流硝煙再起》在北京創業大街黑馬學院一樓舉辦。

2017年伊始,同城物流玩家紛紛獲得大額投資:1月10日,貨拉拉宣布完成B輪3000萬美元融資;2月6日,閃送宣布獲得C輪5000萬美元投資;2月13日,雲鳥科技宣布完成1億美元D輪融資……

活動現場,漢森供應鏈總裁黃剛、雲鳥CTO秦適、杉樹科技CEO羅小渠、東哥投後管理創始合夥人李成東、曹操到CEO魏東等與會嘉賓,在創業家首席內容官盧旭成的主持下,就同城物流為何密集受到資本關註,順豐、“三通一達”(圓通、申通、中通、韻達)系會不會殺入同城物流市場,同城物流企業如何構築競爭壁壘,如何抓住新零售的機遇等話題進行了深度探討。

“現在做同城配送這批公司有非常好的窗口期,現在幹線物流公司都沒有往同城配送走,但肥肉總會吃完,它們一定會切到同城物流市場里來。能不能在這個窗口期真正構建你的競爭優勢是最重要的事情。”羅小渠說。

而東哥投後管理創始合夥人李成東則更危言聳聽。他指出,同城物流企業的窗口期沒兩三年那麽長,出行市場幾個月就結束混戰,同城配送市場,滴滴、美團等外賣公司也可能切進來,變化非常快。他建議同城物流企業,有機會趕緊抱阿里、京東等巨頭的大腿,晚了就沒機會了。

剛拿到1億美金的雲鳥科技CTO秦適卻對同城物流市場有信心。他認為,目前沒有一家對同城配送所有前端貨源有集約效果的公司在,秦適認為,只要雲鳥將融來的錢投入到技術上,提升2B同城物流的效率,雲鳥還是有機會勝出的。

同城物流受資本密集“關照”為哪般?

黃剛:物流與互聯網的結合比O2O剛好慢了一年。同城配送是2015年開始火的,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上半年,關於同城(配送)的App都下滿屏。2016年下半年,產業鏈慢慢萎縮,投資界也在看誰能挺過去,剩者為王,沈澱下來的那幾家可能會受到追捧。

現在物流領域,資本已經從原來對單一企業的投資,向產業鏈深度投資轉變了。有的企業坑占得不錯,受到行業和社會認可,資本可能會從後面追上來跟投。

秦適:真的有時候就是剩者為王。同城配送本身是個1.5萬億元的大行業,這也是個被人忽略了很長時間的行業,原來的解決方案那麽差。2015年之後,出現了一堆公司,不管是不是做這個的,都說在做同城配送。2016年的調整對同城配送是好事情,把存在的浮躁和問題暴露出來。2015年、2016年雲鳥在沈澱、升級、完善自己,保證給客戶提供的服務是有價值的。

李成東:為什麽今年資本追捧?很簡單,因為順豐上市了,“三通一達”都上市了,大家會說,這個領域是不是還有別的機會?異地配送為主的“三通一達”靠淘寶起來以後,還有生活服務,達達之類的同城配送企業都在找機會,跑到前面的很容易拿到之後輪次的融資。

羅小渠:同城配送今年火,的確是有背景的——物流行業整體受到了越來越多的關註,未來5-10年中國經濟會發生深刻的結構性變化,來自於兩個方面:1、對效率會越來越重視;2、消費結構整體升級。

順豐會不會殺入同城物流市場?

李成東:同城物流訂單更多來自於消費升級的需求,比如外賣、送新鮮水果、O2O市場,這類訂單原來不在“三通一達”和順豐的服務範圍內,所以也不用擔心。“三通一達”、順豐做這方面的事情沒有效率。

現在達達是2C的,就近取了貨直接送給用戶;餓了麽也是同城物流,餓了麽大概18000名員工,在一二線城市有5000個自己的配送隊伍,主要配送訂單密度比較大的地方。這些“三通一達”配送不了。很奇怪,“三通一達”接的訂單,單價低到3塊5全國包郵,相反北京本地配送路徑不是更短嗎?但3塊5它不會送的,因為業務邏輯不一樣。

反過來,“三通一達”反而要擔心同城配送公司侵占它們的業務。我相信它們已經盯上了,只是時間問題。(這個領域的創業者)速度要更快一點。

黃剛:順豐、“三通一達”已經有了固有的文化和基因,這個很難破。

另外,我要潑點兒冷水。第一、對於(同城配送)創業企業來說,資本是一副春藥,會讓你短時興奮,但你身體體質不好,長期的興奮過後會讓你透支。

第二、同城配送企業,你抓住了核心競爭力沒有?抓住了貨源沒有?中國所有的運力是跟著貨在走的,同城配送企業,如果沒有跟貨源建立關系的話,都是在意淫這個市場有多大,其實跟它沒有半毛錢關系。

羅小渠:物流所有的競爭,無非是圍繞兩個點進行:1、網絡;2、技術。網絡決定了你服務的範圍和廣度,技術決定了整個網絡的效率。

現在做同城配送這批公司,的確有個非常好的窗口期。現在這些幹線的物流公司,無論是通達系,還是順豐、德邦都沒有往這塊走。但遲早這些公司會進來。通達系、順豐都上市了,上市公司必須要不停地增長,他們有一天一定會切到同城物流市場里來,尤其做B端的公司,跟它們的業務隔得很近。我覺得同城物流企業的競爭優勢,一定要在這個窗口期構建出來。

在美國,其實是沒有一家主流的同城物流公司,(同城物流市場)基本上由UPS這樣的企業控制。另外,當初垂直電商起來的時候,大家也覺得垂直電商春天到了,最後發現電商就是一個規模為王的行業。

順豐等公司,數據上的資源是極其可怕的。它們有中國最準確的家庭消費信息,積累了非常多的路線數據,這是百度、高德這樣的地圖商沒辦法提供的。很簡單,從A點到B點,百度和高德只能告訴你沿著道路怎麽走,但順豐、通達系的數據可以告訴你,可以從樓里穿過去,再走小巷子是最快的,這些數據還沒有被真正利用起來。

秦適:快遞是個幾千億的市場,但整個物流是十萬億。快遞能占到多少?德邦在零單行業占比已經比較大了,但份額連10%都不到。

在雲鳥進來之前,我們的市場其實就是用20多萬個小車隊,幾千萬的貨車司機在做同城配送。從來不會有人用順豐或德邦,那些東西很重,再搬一次還不如加一輛車的錢。目前看,我覺得橫著切、豎著切都有各自的方式,至少幾年之內,這兩種配送方式還很難有直接的交集。

魏東:第一、貨源、商流決定物流。第二,順豐、通達系的基因、模式很難改變。據我所知,O2O、外賣平臺有大量訂單需要完成配送,通達系和順豐也在嘗試合作。

我覺得未來城市配送,主流會是這樣一撥人:他們中午晚上的時候送外賣,上午下午送快遞,會有一些特殊的小分隊,也許是幾萬人、也許是幾十人,形成一些專業性、時效性的配送。順豐等大平臺會做一些整合和改良,但應該做不了徹底的改變,這也是我們的機會。

同城物流有沒有革命性創新的機會?物流一定是個規模經濟的事情。我們反其道而行之,總結了幾條:1、碎片化幹線。2、流動化集散。把規模打成碎片化,再把集散這個事情做成流動化,在這些環節上節省時間,做到說曹操曹操到。當然,我們現在離這個目標還差得遠,希望通過一些創新的辦法做到。

同城物流企業為什麽有機會一定要抱大腿?

李成東:菜鳥才是物流里真正的大巨頭:1、貨源在它手里;2、配送信息在它手里;3、路線規劃也在它手里。所以,以後所有物流公司可能都給阿里打工,包括同城(物流公司)在內。

另外,有些公司是外面殺進來,你認為跟你沒什麽關系,就把你幹掉了。餓了麽一天訂單量六七百萬單,美團八九百萬單,它們有自己的配送隊伍,早上大概10點鐘開始上班,送兩三個小時,晚上送兩三個小時,一天大概工作五個小時,是不飽和的。配送員想獲取更多收入,美團、餓了麽想降低成本,就會進入同城配送市場,比如鮮花、蛋糕配送。

市場變化速度非常快,沒有那麽長的窗口期,所以有機會抱大腿抓緊抱,能抱上菜鳥最好,抱上就有機會,抱不上被別人抱了就沒機會了。

秦適:物流一直是一個供嚴重大於求的行業,司機整體比貨量多。外賣配送員(工作)不飽和,配送司機(工作)也是不飽和的。拿我們做的細分市場來說,貨車司機在倉庫門口呆半天,只能等電話,跟倉管員很熟都沒有用,因為這事兒不歸他們管。所以,跟貨源走得近,真的能把貨主的一些問題解決,很多生意才有基礎。抱大腿對很多中國的創業公司,這是有機會就一定要做的事情。

但目前我比較難感受到有一家對同城配送所有前端的貨都有非常集約效果的公司在。比如菜鳥,從天貓、淘寶來的訂單占了它很大一部分,它帶動更多的還是快遞行業,我們做的同城配送很多企業就是大件大件地運。

同城配送公司如何提升核心競爭力?

盧旭成:大巨頭、有貨源、有車源、有運力的都會進來,像雲鳥這種同城配送公司,靠什麽提升自己的核心競爭力?靠什麽與巨頭競爭?

羅小渠:物流業最核心的競爭點一定在技術上,因為這個行業太苦了,效率太低了,這個行業發展很快,但整體利潤率事實上是極低的。今後這個行業成長的空間一定是在效率的提升上。

秦適:原來同城配送行業的技術能力是很弱的,基本上靠各種紙質的單據。每天司機回去,第一個問題就是,錢收到沒有?單據是不是簽好字了?這種方式導致整個行業在信息和數據上沒有任何積累。對老板來說,下面那些人不把單據全點完,他也不知道每天送了多少貨,有多少送成功,有多少沒送成功,效率非常低下。

雲鳥主要做以下幾個方面的事情:

1、先把所有信息透明,我們希望從客戶有派送需求開始,一直到最後送貨結束,所有角色的所有動作、所有貨物的狀態、車輛狀態,所有收貨人的信息,都能在這個鏈條上運轉起來。

2、雲鳥去年花了很長時間做鳥眼,通過鳥眼,貨主可以實現對司機的管控,包括他所關心的妥投率、裝載率等。

3、同城配送這種2B的數據跟2C的數據不太一樣。雲鳥現在已經服務了一萬多家客戶,每個客戶從找車一直到用車,鏈路會特別深,我們在數據上盡量做深挖。

比如用戶有需求的時候真的能找到合適的司機嗎?運貨找到一個合適的司機非常麻煩,因為有垂直行業、熟不熟、車型等問題。對於我們來說,怎樣把每個點的場景和每個在途的場景都詳細的考慮,排出一個合理的線路,做出合理的規劃,這是雲鳥在數據智能方面做的事情。長期看,數據積累、研發實力才是真正的壁壘所在。

魏東:我們把“通達系”比喻為出行領域的公交車,便宜、方便,只要不那麽著急交給它們就OK了,站很多,基本上哪都能到。閃送比喻成打車,誰著急,不在乎錢的時候,打個車,三、五十元,從哪到哪,很靈活。

我們就想做同城的地鐵模式,比公交車要快,甚至某些區域比出租車還快,價格比公交車略貴一些,但比打車便宜。

我們2B為主,從商務信函這個市場切入,在若幹個地鐵站完成集散。這個事情,我們認為最關鍵和核心的就是供需匹配,找到適合我們的訂單需求和貨主。我們認為壁壘是城市內“地鐵站”的建設,還有跨城幹線碎片運力,也就是差旅人士眾包人員的積累。

新零售對同城物流會有何影響

李成東:接下來很大的變化是新零售,或者理解為阿里和京東的全渠道思維。

未來,品牌商跟阿里合作,阿里不是幫你在淘寶、聚劃算上賣,還有阿里的B2B業務,它的三五百萬企業客戶,大量的商超、便利店都可以賣。最後,阿里說,品牌商進了阿里就能進所有渠道。京東也一樣。這個事情不是現在才有的,這個布局在三四年前就在做了。

它其實是把整個渠道都打掉,不只是賣貨,從C端到B端全都會做掉。這等於從產品設計、供應鏈金融、物流配送、售後……全接過來,產業鏈里的物流公司、售後公司、回收公司,都會發生很大的變化。這是終局思維,先往後看五年十年,想我該幹什麽事情。

秦適:新零售時代,所有人對貨在眼前的要求越來越高,尤其是生鮮,買回去就是做菜用的,時效能不能繼續往前提?這是很重要趨勢。

這種情況下,區域的倉會離城市特別近,前端的倉會離得特別近,整個供應鏈變得越來越短。我一直更看好同城配送,因為城際配送隨著供應鏈效率的提升,它配送的距離、次數其實會下降,但對同城配送來說,隨著點變得越來越密、越來越散,配的時長和距離會變長。這對同城配送來說,整體上是一個大利好。

現場互動

提問:據說,京東、阿里出來的高管都不幹像物流這麽苦逼的生意,都跑去做遊戲等虛擬生意去了,是不是外行的人才無知者無畏做同城物流這種生意呢?

秦適:原來的物流從業者們沒有互聯網先進的思想,要把原來行業底層東西做改造也不可能。互聯網的人因為思路更活絡一些,學習能力也還不錯,初生牛犢不畏虎,什麽事都敢幹,才有機會把行業做很大的顛覆。

羅小渠:可能從京東、阿里出來的人不太願意做這些特別重的事。但我們看物流,不開玩笑的說,真的是遍地黃金。這樣的產業跟技術結合的時候,創造出來的價值是非常顯著的。

同城配送上,路線優化帶來的效率提升,真的是你根本沒辦法想象。比如對突發需求的處理,突發事件的避讓,效率提升也基本在30%-40%。

提問:跨境直郵跟同城配送有何協同效應?

黃剛:未來跨境物流一定是個熱點,跨境雲倉+同城協同,可能是一個細分領域,雲鳥也可以跟跨境做一些合作,做一些高端客戶。這個客單價高,利潤點高,市場潛力很大。

同城物流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同城 物流 不抱 阿里 京東 巨頭 大腿 就玩 玩不 不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838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