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強國商業系列: 抓上訪者回原居地

1 : GS(14)@2010-10-09 20:36:05

http://www.nbweekly.com/Print/Article/11219_0.shtml

对进京访民来说,安元鼎的名字几乎无人不知。他们的主要业务是帮助各地政府拦截上访者,将上访者关押起来或遣送回原藉,然后再向雇主收费。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什么能够在北京长期驻扎,能够轻松接走、关押访民而无人过问。
                    南都周刊记者_齐介仑 实习生 杨希越 北京报道

在北京,安元鼎的名字在访民中几乎无人不知。

一对在北京上访的母子。

  软禁

  尽管天空下起了雨,赵桂荣还是起了个大早,匆匆赶到北京南站。她的背包里,塞满了上访材料,已经提前装进牛皮纸信封了,每个信封对应一个地址,是寄给国家领导人看的。

  昨天,几位经常碰面的访友,相约今天上午一起去府右街,那边有个邮局,快递比其他地方便宜,大伙儿都有很多信件急着发出去,仔细算下来,到那里,能省下不少钱。

  赵桂荣知道,这段日子,别去天安门和三里屯转悠了,那样很容易被保安公司的特保捉走,关进隐秘的地点。最保险的方式是改用邮寄反映情况。

  赵桂荣的丈夫邢世库,已经在精神病院里待了三年多,这位曾经的哈尔滨的哥,直到今天还被关在医院里,而在此之前,他是一位多次赴京反映单位领导问题的执着上访者。

  为了力证丈夫没有任何疾病,而是被当地政府打击报复,原本在哈尔滨道外区开商店的赵桂荣,也走上了漫长的上访道路,一旦谈及丈夫蒙冤和这几年来的奔波无果,赵桂荣就泪流满面。

  2009年9月30日,赵桂荣第一次乘坐火车出远门,她带着材料来到北京后,当天就去了国家信访局,也就是在这一天,她知道,北京原来有家保安公司,叫做安元鼎。

  那天下午,赵桂荣被民警仔细盘问了一遍,警车把她从国家信访局门口,送到了丰台区久敬庄接济服务中心。

  与马家楼接济服务中心一样,久敬庄是个访民集散地。现在,马家楼的业务停了,久敬庄承担了马家楼的功能。

  在久敬庄大院里头,刚待了一会,一个自称黑龙江驻京办工作人员的人,找到了赵桂荣,在他的身后,是七八个体型魁梧的小伙子,他们身穿黑色制服,戴白色钢盔,乍一看,完全是特警的样子。

  这名声称能帮助赵桂荣解决问题的人说,走吧,先出去,到车上谈。赵桂荣有些犹疑,因为不认识,但看了看对方身后的几个“特警”,她觉得,反抗大概是没有用的。

  已经是后半夜了,走出大院,上了一辆白色依维柯轿车,车窗玻璃是黑色的,这让本来就昏暗的视线,变得更加模糊。

  车子开了几分钟,停了,眼前是一座二层小楼,一楼大厅亮着灯,这时候的赵桂荣发现,这一队穿着制服的年轻人,袖标上写着的是“特保”,而不是“特警”,那个自称官员的中年人,只是这个公司的一名员工。她知道,被骗了。

  灯光映衬下,赵桂荣看到了楼顶的红色标牌,这个牌子,更加直接地告诉她,她来到的,是一个叫做“安元鼎保安公司”的地方。

  拒绝和逃跑不再可能,赵桂荣只想问对方,他们有什么权力扣押她,他们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准备扣押她到什么时候。

  年轻的保安们只是朝她笑笑,除了告诉她这是奉上级领导命令行事以外,没有回答她的其他任何问题。

  赵桂荣被带到了一楼大厅,她的钱包手机身份证全部被没收了,跟进拘留所一样。从这时起,她知道,自己被软禁了。

  过了七天,从票贩子手里买到火车票的保安公司,把赵桂荣和另外一个老乡兼访友,送上了从北京开往哈尔滨的直达列车。

  “招待”访民的所有支出,显然不是安元鼎埋单。

  火车门关闭前,送行的特保走进车厢,跟列车员低声说了几分钟后,列车员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之后每过一个小时,这节车厢的列车员都要接到一个电话,然后他总是回过头来看一眼赵桂荣他们俩,对着电话说,还在呢。

  遣送

  吉林省舒兰市水泥厂前职工赵桂香,今年47岁,上访10年,她与安元鼎的第一次接触发生在去年,当时,她从永定门长途汽车站经过,被派出所民警拦住盘问,抓到了马家楼。

  按照访民们的说法,拉到马家楼的,都是通过非正常途径上访的,所谓非正常,就是访民去了信访部门之外的地方。

  赵桂香在马家楼待了几个小时,舒兰市驻京办来了一个人,要接她回去,她拒绝了。晚上七点多,这个人又来了一趟,回答还是照旧。

  来者拂袖而去,没过多大一会,“带来了一帮武警(其实是保安)”,钢盔皮靴防弹衣。十几个大汉围成了一圈,其中一个人指着赵桂香问旁边的人,就是她吧?几个特保上前几步,拖起她就往外走,“我大喊起来,‘你们干啥呢’,他们不停,就跟提溜只小鸡一样,把我拖出去了。”

  这群人太像特警了,于是一路上,赵桂香高喊的是,“救命啊,警察打人了。”接济中心的附近,的确有警察和保安在巡逻,他们向这边看了看,没有走过来。

  一个高约一米九的胖保安,把赵桂香拖到车上,一搡,她便仰倒在了座椅上,这个重达两百多斤的保安,照着赵桂香的胸口,就是几拳。拳打脚踢四五分钟后,赵桂香身上全青了,衣服上都是脚印子,脑袋上磕了好几个包,本来腰部就有伤,这下就再也动弹不了了。

  本来是到北京寻找“青天大老爷”的赵桂香,屈辱难当,哭成了一团。

  事后赵桂香得知,这个动手的并不是警察,而是安元鼎一个姓赵的特保。

  一名曾经在安元鼎干过一年的张姓保安透露说,在安元鼎,制服有若干套,穿什么衣服是什么,特勤可以当特保,特保也可以当保安,不过要成为特保,必须“身体强壮,至少要1米75以上,上访的闹事者要制服得了”。

  那一天,赵桂香和另外两个舒兰访民,被装进车子,在五个男特保、一个女特保押送下,于夜色之中,朝着吉林方向开去。

  赵桂香说,她看到上车时,舒兰市驻京办负责人,在车门边,给了收钱的保安2000块,车子即将开进舒兰境内时,司机打了个电话,问,他们还差多少?电话里回答,7000。司机重复了一句,7000啊,行。

  赵桂香听到了。金钱与权力,在这一刻,水乳交融。

  基地

  赵桂荣回到当地,丈夫邢世库的问题还是没能解决,赵桂荣又跑到了北京,之后几乎常驻,这其间,她又有两次被安元鼎收押遣返。上访,关押,遣返,问题不解决,再上访,再关押,再遣返,循环往复,这成了访民的宿命。

  渐渐地,赵桂荣了解到,当地政府不舍得花钱,所以安元鼎买火车票让他们自己走,而她认识的一些被关押访民,回原藉是由多名特保开车遣返的,这样可以向属地官员收取高达数万元的费用。

  多名曾被安元鼎秘密关押的访民介绍说,除了位于南四环红寺桥附近的总部,安元鼎关押访民的地点有几十个,有的是废弃的仓库,有的是郊区封闭的院子,还有的是山边的养殖场,而这些访民无一例外,进去就不能出来,长的被关押几个月,短的三五天,只有当地政府向安元鼎交足了费用,访民才有可能被接走。

  先后三次,赵桂荣被安元鼎关押,地点不同,相同的是,这些地方,居住条件差,保安态度恶劣,由于访民太多,房间不够,经常一张床睡两个人,打地铺也是普遍状况,多数房间为上下铺、男女混居。很多女访民,睡觉不敢脱衣服。

  一些男性访民反映,他们本来是到北京申冤的,结果被扣下了,他们不能忍受这种没有任何说法的秘密关押,觉得自己被绑架了,要求出去,与保安发生冲突。结果是,一群保安围攻一个访民,直到把访民打得头破血流屈服为止。访民说,在安元鼎关押点,被打残打伤的访民并不鲜见,除了极少数人获赔几千块医疗费,剩下的,很多不了了之了。

  有一回,个头不高的赵桂荣,打饭时多说了一句话,被一个牛姓主任叫到二楼办公室,他使了个眼色,站在门边的山西特保,狠狠地给了她一脚,她当场就哭了。

  赵桂荣说,她最震惊的是,她第二次被安元鼎扣押时,被送到一个叫二号基地的地方,保安常常在晚上跑到女访民的床前骚扰,暗示或者直接要求对方“陪他睡觉”。

  赵桂荣记得,关押点上一个金姓主任常对女访民说,他能把材料直接递给高层领导。这样充满诱惑力的表达,使一些访民信以为真。“有些女访民,穿着睡衣,袒胸露背地去了主任办公室。”

  另一名访民陈连清凭借着关押过十几次的机会,曾经观察过二号基地。他说,院子是狭窄的一条过道,不足三五米,关押访民的房间灰突突的,没有朝外的窗户,只有面向走廊的,所有床位,上下铺加起来,有60多个,总是客满,特殊日子,房间尤其紧张,一张床上挤两个人并不少见。多数情况下,单这一个关押点,就维持着80个访民的规模。

  生意经

  陈连清说他刚被关进来时,“每天都有冒充国家信访局领导的人来谈话,说可代收访民材料,帮他们解决问题,又说访民一个月之内在这里住满四次,地方上还不给解决问题,中央肯定会出面。”

  有些人当真,决定住下来不走了。陈连清认识两个这样的访友,当时,其中一个已经住了47天,另一个住了31天。在关押点,访民吃住是不用自己掏钱的,但这部分开销,安元鼎按照每人每天200元至300元的标准,向地方政府收取,访民住的时间越长,安元鼎赚的也就越多。

  陈连清后来了解到,这个冒充领导的人实际上是安元鼎的员工,他的说辞,无非欺骗访民,让他们长住,多住一天,能多赚200元,可这么破烂拥挤肮脏的地方,这么差的饭菜,“别说一天200元了,连20元都不值。”

  陈连清观察到,像他这样从石家庄来北京的访民,算是稍微近一点的,当访民人数凑够20个时,安元鼎就派一辆大巴,把访民运回当地,以石家庄为例,住一天,连同路费,是1000元。

  “如果是云南贵州偏远地区来京的访民,可能一年也凑不够一车,除非当地有钱,愿意高价委托安元鼎特保遣送,否则访民们就得这么一直在里头待着,直到当地来人把钱交齐,再接他们出去。”

  截访,俨然成了这家保安公司最为重要的一项收入来源。不论是关押还是遣送访民,安元鼎都要向地方政府收费。《财经》记者的调查发现,安元鼎近几年业务发展迅速,2007年全年营业收入仅为861.93万元,2008年这一数字变为2100.42万元。其主要业务之一即是帮助各地政府拦截上访者,业务范围甚至已进入上海、成都等地。但吊诡的是,截至2009年5月,安元鼎的许可经营项目仍然为“无”。

  在北京,安元鼎的名字在访民中几乎无人不知。他们能在马家楼和久敬庄长期驻扎,能够轻松接走、关押访民而无人过问,这让一直研究上访问题的学者觉得十分可疑。“这还是法制社会吗?为什么北京还有黑保安?谁批准他们关押我们的?”一名被安元鼎关过的女访民说。她今年42岁,只有小学文化程度。
強國 商業 系列 上訪者 上訪 回原 原居 居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1079

乔布斯:好学如饥,谦卑若愚

1 : GS(14)@2010-10-09 20:41:58

http://www.21cbh.com/HTML/2010-10-8/wNMDAwMDIwMDAwNg.html
(斯坦福)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学之一,今天能参加各位的毕业典礼,我备感荣幸。(尖叫声)我从来没有从大学毕业,说句实话,此时算是我离大学毕业最近的一刻。(笑声)今天,我想告诉你们我生命中的三个故事,并非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件,只是三个小故事而已。第一个故事,是关于串起生命中的点点滴滴。(原文为“connecting the dots”指一种小游戏:把标有序列号的点连起来,就构成一幅图画——译注)
我在里德大学呆了6个月就退学了,但之后仍作为旁听生混了18个月后才最终离开。我为什么要退学呢?
故事要从我出生之前开始说起。我的生母是一名年轻的未婚妈妈,当时她还是一所大学的在读研究生,于是决定把我送给其他人收养。她坚持我应该被一对念过大学的夫妇收养,所以在我出生的时候,她已经为我被一个律师和他的太太收养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但在最后一刻,这对夫妇改了主意,决定收养一个女孩。侯选名单上的另外一对夫妇,也就是我的养父母,在一天午夜接到了一通电话:“有一个不请自来的男婴,你们想收养吗?”他们回答:“当然想。”事后,我的生母才发现我的养母根本就没有从大学毕业,而我的养父甚至连高中都没有毕业,所以她拒绝签署最后的收养文件,直到几个月后,我的养父母保证会把我送到大学,她的态度才有所转变。
17年之后,我真上了大学。但因为年幼无知,我选择了一所和斯坦福一样昂贵的大学,(笑声)我的父母都是工人阶级,他们倾其所有资助我的学业。在6个月之后,我发现自己完全不知道这样念下去究竟有什么用。当时,我的人生漫无目标,也不知道大学对我能起到什么帮助,为了念书,还花光了父母毕生的积蓄,所以我决定退学。我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当时作这个决定的时候非常害怕,但现在回头去看,这是我这一生所作出的最正确的决定之一。(笑声)从我退学那一刻起,我就再也不用去上那些我毫无兴趣的必修课了,我开始旁听那些看来比较有意思的科目。
这件事情做起来一点都不浪漫。因为没有自己的宿舍,我只能睡在朋友房间的地板上;可乐瓶的押金是5分钱,我把瓶子还回去好用押金买吃的;在每个周日的晚上,我都会步行7英里穿越市区,到Hare Krishna教堂吃一顿大餐,我喜欢那儿的食物。我跟随好奇心和直觉所做的事情,事后证明大多数都是极其珍贵的经验。
我举一个例子:那个时候,里德大学提供了全美国最好的书法教育。整个校园的每一张海报,每一个抽屉上的标签,都是漂亮的手写体。由于已经退学,不用再去上那些常规的课程,于是我选择了一个书法班,想学学怎么写出一手漂亮字。在这个班上,我学习了各种衬线和无衬线字体,如何改变不同字体组合之间的字间距,以及如何做出漂亮的版式。那是一种科学永远无法捕捉的充满美感、历史感和艺术感的微妙,我发现这太有意思了。
当时,我压根儿没想到这些知识会在我的生命中有什么实际运用价值;但是10年之后,当我们的设计第一款Macintosh电脑的候,这些东西全派上了用场。我把它们全部设计进了 Mac,这是第一台可以排出好看版式的电脑。如果当时我大学里没有旁听这门课程的话,Mac就不会提供各种字体和等间距字体。自从视窗系统抄袭了Mac以后,(鼓掌大笑)所有的个人电脑都有了这些东西。如果我没有退学,我就不会去书法班旁听,而今天的个人电脑大概也就不会有出色的版式功能。当然我在念大学的那会儿,不可能有先见之明,把那些生命中的点点滴滴都串起来;但10年之后再回头看,生命的轨迹变得非常清楚。
再强调一次,你不可能充满预见地将生命的点滴串联起来;只有在你回头看的时候,你才会发现这些点点滴滴之间的联系。所以,你要坚信,你现在所经历的将在你未来的生命中串联起来。你不得不相信某些东西,你的直觉,命运,生活,因缘际会……正是这种信仰让我不会失去希望,它让我的人生变得与众不同。
我的第二个故事是关于爱与失去。
我是幸运的,在年轻的时候就知道了自己爱做什么。在我20岁的时候,就和沃兹在我父母的车库里开创了苹果电脑公司。我们勤奋工作,只用了10年的时间,苹果电脑就从车库里的两个小伙子扩展成拥有4000名员工,价值达到20亿美元的企业。而在此之前的一年,我们刚推出了我们最好的产品Macintosh电脑,当时我刚过而立之年。然后,我就被炒了鱿鱼。一个人怎么可以被他所创立的公司解雇呢?(笑声)这么说吧,随着苹果的成长,我们请了一个原本以为很能干的家伙和我一起管理这家公司,在头一年左右,他干得还不错,但后来,我们对公司未来的前景出现了分歧,于是我们之间出现了矛盾。由于公司的董事会站在他那一边,所以在我30岁的时候,就被踢出了局。我失去了一直贯穿在我整个成年生活的重心,打击是毁灭性的。
   在头几个月,我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我觉得我让企业界的前辈们失望了,我失去了传到我手上的指挥棒。我遇到了戴维·帕卡德(普惠的创办人之一——译注)和鲍勃·诺伊斯(英特尔的创办人之一——译注),我向他们道歉,因为我把事情搞砸了。我成了人人皆知的失败者,我甚至想过逃离硅谷。但曙光渐渐出现,我还是喜欢我做过的事情。在苹果电脑发生的一切丝毫没有改变我,一个比特(bit)都没有。虽然被抛弃了,但我的热忱不改。我决定重新开始。
我当时没有看出来,但事实证明,我被苹果开掉是我这一生所经历过的最棒的事情。成功的沉重被凤凰涅槃的轻盈所代替,每件事情都不再那么确定,我以自由之躯进入了我整个生命当中最有创意的时期。
在接下来的5年里,我开创了一家叫做NeXT的公司,接着是一家名叫Pixar的公司,并且接识了后来成为我妻子的曼妙女郎。Pixar制作了世界上第一部全电脑动画电影《玩具总动员》,现在这家公司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动画制作公司之一。(掌声)后来经历一系列的事件,苹果买下了NeXT,于是我又回到了苹果,我们在NeXT研发出的技术在推动苹果复兴的核心动力。我和劳伦斯也拥有了美满的家庭。
我非常肯定,如果没有被苹果炒掉,这一切都不可能在我身上发生。对于病人来说,良药总是苦口。生活有时候就像一块板砖拍向你的脑袋,但不要丧失信心。热爱我所从事的工作,是一直支持我不断前进的惟一理由。你得找出你的最爱,对工作如此,对爱人亦是如此。工作将占据你生命中相当大的一部分,从事你认为具有非凡意义的工作,方能给你带来真正的满足感。而从事一份伟大工作的惟一方法,就是去热爱这份工作。如果你到现在还没有找到这样一份工作,那么就继续找。不要安于现状,当万事了于心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何时能找到。如同任何伟大的浪漫关系一样,伟大的工作只会在岁月的酝酿中越陈越香。所以,在你终有所获之前,不要停下你寻觅的脚步。不要停下。
我的第三个故事是关于死亡。
在17 岁的时候,我读过一句格言,好像是:“如果你把每一天都当成你生命里的最后一天,你将在某一天发现原来一切皆在掌握之中。”(笑声)这句话从我读到之日起,就对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过去的33年里,我每天早晨都对着镜子问自己:“如果今天是我生命中的末日,我还愿意做我今天本来应该做的事情吗?”当一连好多天答案都否定的时候,我就知道做出改变的时候到了。
提醒自己行将入土是我在面临人生中的重大抉择时,最为重要的工具。
因为所有的事情——外界的期望、所有的尊荣、对尴尬和失败的惧怕——在面对死亡的时候,都将烟消云散,只留下真正重要的东西。在我所知道的各种方法中,提醒自己即将死去是避免掉入畏惧失去这个陷阱的最好办法。人赤条条地来,赤条条地走,没有理由不听从你内心的呼唤。
大约一年前,我被诊断出癌症。在早晨7:30我做了一个检查,扫描结果清楚地显示我的胰脏出现了一个肿瘤。我当时甚至不知道胰脏究竟是什么。医生告诉我,几乎可以确定这是一种不治之症,顶多还能活3至6个月。大夫建议我回家,把诸事安排妥当,这是医生对临终病人的标准用语。这意味着你得把你今后10年要对你的子女说的话用几个月的时间说完;这意味着你得把一切都安排妥当,尽可能减少你的家人在你身后的负担;这意味着向众人告别的时间到了。
我整天都想着诊断结果。那天晚上做了一个切片检查,医生把一个内诊镜从我的喉管伸进去,穿过我的胃进入肠道,将探针伸进胰脏,从肿瘤上取出了几个细胞。我打了镇静剂,但我的太太当时在场,她后来告诉我说,当大夫们从显微镜下观察了细胞组织之后,都哭了起来,因为那是一非常罕见的,可以通过手术治疗的胰脏癌。我接受了手术,现在已经康复了。
这是我最接近死亡的一次,我希望在随后的几十年里,都不要有比这一次更接近死亡的经历。在经历了这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验之后,死亡对我来说只是一项有效的判断工具,并且只是一个纯粹的理性概念时相比,我能够更肯定地告诉你们以下事实:没人想死;即使想去天堂的人,也是希望能活着进去。(笑声)死亡是我们每个人的人生终点站,没人能够成为例外。生命就是如此,因为死亡很可能是生命最好的造物,它是生命更迭的媒介,送走耋耄老者,给新生代让路。现在你们还是新生代,但不久的将来你们也将逐渐老去,被送出人生的舞台。很抱歉说得这么富有戏剧性,但生命就是如此。
   你们的时间有限,所以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别人的生活里。不要被条条框框束缚,否则你就生活在他人思考的结果里。不要让他人的观点所发出的噪音淹没你内心的声音。最为重要的是,要有遵从你的内心和直觉的勇气,它们可能已知道你其实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其他事物都是次要的。
在我年轻的时候,有一本非常棒的杂志叫《全球目录》(The Whole Earth Catalog),它被我们那一代人奉为圭臬。这本杂志的创办人是一个叫斯图尔特·布兰德的家伙,他住在Menlo Park,距离这儿不远。他把这本杂志办得充满诗意。那是在60年代末期,个人电脑、桌面发排系统还没有出现,所以出版工具只有打字机、剪刀和宝丽来相机。这本杂志有点像印在纸上的Google,但那是在Google出现的35年前;它充满了理想色彩,内容都是些非常好用的工具和了不起的见解。
斯图尔特和他的团队做了几期《全球目录》,快无疾而终的时候,他们出版了最后一期。那是在70年代中期,我当时处在你们现在的年龄。在最后一期的封底有一张清晨乡间公路的照片,如果你喜欢搭车冒险旅行的话,经常会碰到的那种小路。在照片下面有一排字:物有所不足,智有所不明(Stay Hungry. Stay Foolish.)这是他们停刊的告别留言。物有所不足,智有所不明。我总是以此自诩。现在,在你们毕业开始新生活的时候,我把这句话送给你们。
布斯 好學 如饑 謙卑 若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1080

“淘品牌”的成长烦恼

1 : GS(14)@2010-10-09 20:46:58

http://www.21cbh.com/HTML/2010-10-11/3NMDAwMDIwMDE3NQ.html
   2006年9月,大学刚刚毕业的冯洁琦开始在淘宝上开店,开始了她的专职淘宝生涯。这家名为“心蓝T透”的网店由于服务体贴经营有方,如今已经达到3000万的年销售额,同时拥有了100多人的团队。
不过,冯洁琦最近却在为如何打造自己的品牌犯愁。今年4月,她和OEM厂商开始合作卖自有品牌的化妆品。经过半年的摸索,“现在有8个单品,月销售十多万元。”
虽然推广一个全新的产品比原来难太多了,但冯洁琦认准了这是方向。她的第一个目标是先成为一家“淘品牌”。“淘品牌都是自创的网络品牌,成为淘品牌能得到淘宝更多的支持。”冯洁琦说。
相比于冯洁琦这样的大卖家正在进行的第一次转型,那些已经成熟的“淘品牌”们却又在进行第二次摸索。
麦包包就是其中的代表。这个2007年开始在淘宝上发家的品牌,如今已经是各个想成为“淘品牌”的商家们竞相追逐的模范。去年底麦包包获得了千万美元以上的融资,今年其自有品牌在淘宝的销售有望破亿。
不过,细心同行们都注意到,随着麦包包的品牌在淘宝上越来越知名,麦包包自己的网站也开始悄然红火起来,销售额日益攀升。同时,麦包包与其他购物网站的供货合作也从未间断。对此,麦包包副总裁方天雨解释说,“淘宝仍然是主要的销售阵地,自有网站偏重的是品牌建设和服务。”
显然,随着“淘品牌”的不断长大,淘宝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的胃口。通过淘宝完成了第一轮品牌建设之后,原有的“淘品牌”们开始了淘宝之外更漫长的征途。
有些转型是顺应大潮,作为一个成熟的品牌,必须有更多的销售和推广渠道。有些转型则是迫不得已,由于“淘品牌”越来越多,淘宝的资源有限,另谋出路是维持高速增长的手段。
“今年开始,越来越多的淘品牌开始和VC接触,寻求淘宝之外的发展空间。”国内人气最旺的电子商务社区派代网总裁邢孔育如此评价。
淘品牌兴起
“淘品牌”的本质是网货品牌。随着网购市场的越做越大,一些大卖家已经不满足于拼价格拼客服的重复竞争,转而开始注重培育自己的独立品牌。
2008年淘宝商城推出之后,网货品牌与淘宝互相的需求让“淘品牌”这一概念正式出现。淘宝商城上线之初,传统商家并无太大的入驻兴趣,而淘宝急需明星品牌来打造商城。这时,一些网络新兴品牌对这样的推广渠道表现出兴趣。于是,淘宝开始了“淘品牌”的造星计划。
“我们通过实地考察,甄选出可以提供品质产品及优质服务的品牌。”淘宝网在淘品牌专区如此描述设立淘品牌的初衷。
在淘宝的支持下,麦包包、Justyle、欧莎、裂帛这些名字开始被越来越多的网购用户所熟知。如今,在淘宝商城列出的淘品牌已经达到了105家,大多数都创立不足三年,并没有付出太高的推广成本,年销售额却高达数千万甚至上亿元。
“对于新品牌来说,淘宝确实是最好的起点。”麦包包副总裁方天雨甚至认为,淘宝是新创网货品牌的第一选择。在方天雨看来,淘宝初期帮助卖家解决了很多问题,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市场和客流。
邢孔育告诉记者,淘宝每年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导入流量,而且淘宝上的转化率(流量转化为购买的比例)相对较高,“虽然每个品类不一样,但一般来说独立网店的转化率能有10%就不错了,而在淘宝能有30%以上。”
另外,包括淘宝提供技术平台,以及社区、资讯、广告等对品牌传播的帮助也让企业做生意容易不少。“我们办好客服,把前段和后端的生产联系起来就可以了。”方天雨说。
借助淘宝,这些品牌获得了飞速的成长,麦包包就是其中的代表。做外贸出身的麦包包曾尝试过实体店运营但效果不佳。2007年麦包包开始为淘宝上的卖家供货,2008年正式入驻淘宝商城。
方天雨将麦包包在淘宝上的大获成功归结为“我们一直在思考分析阿里巴巴集团的战略。”邢孔育也认为,麦包包对阿里对淘宝调整方向的理解最为透彻。据记者了解,2008年淘宝商场上线之初,由于入驻商户很少,淘宝给予了很多免费的推广资源,这让首批进入的商家获得了巨大的提升。
“2007年朋友们都反对我们做淘宝,到了2010年,传统的外贸企业都冲上淘宝了。但现在竞争已经很激烈了,广告位都需要抢。”方天雨说。
易观国际分析师陈寿送认为,淘品牌的兴起体现了淘宝平台作为新品牌成长快车道的价值。未来这些淘品牌有可能逐步向其他渠道迁徙,由淘品牌实现向独立品牌的转型。淘宝适合创业型企业,将其作为起步的平台。
   做大的冲动
淘品牌成长起来之后,随着自身的销量和品牌效应越来越大,他们与淘宝的关系也出现了微妙的变化。越来越多的淘品牌把目光投向了淘宝之外的市场。
“淘宝的资源毕竟有限。现在淘宝上销售过亿的品牌很多,如果要再扩大规模,则会遇到一些瓶颈。”邢孔育认为,规模化之后,首先卖家的IT系统需要改变。另外,由于淘宝购买依赖旺旺沟通,一个客服一天能服务的人有限,这也是规模化的障碍。
事实上,促使淘品牌将目光投向淘宝之外市场的另一大原因是,淘宝上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了。“从前的情况是卖家少买家多,获得用户的成本相对较低。”邢孔育表示,现在随着卖家越来越多,在淘宝上卖家们能做的事情都差不多,所以竞争越来越激烈。
淘品牌往外发展无非两条路:一是与其他购物网站合作,二是自建B2C网站。京东商城特别总裁助理刘爽告诉记者,其实早在2008年底就有人开始尝试了,今年这样的趋势更加明显。
刘爽认为,对品牌而言,如果只在淘宝上做存在两个风险:第一是业务发展风险,淘宝上最大能做到多大。第二是经营风险,如果因为违规等原因被淘宝封了入口,损失太大。
据方天雨介绍,麦包包其实从成立第一天开始就有自己的网站。不过,目前绝大部分销售仍然来自淘宝。“最近随着知名度的增大,自己网站的销量也在增大。”
据记者了解,麦包包独立网站的销量正在逐步攀升,目前已经占总销售额的15%左右,其他第三方平台的销量也为15%,淘宝所占的销售额最大为60%。
“作为一个品牌商,梦想肯定是希望产品不只在淘宝上卖,而是覆盖到所有的网络渠道,甚至是线下渠道。”邢孔育认为,淘品牌这么做,也是淘宝所支持的。因为随着这些品牌知名度的提升,也会反过来促进淘宝上的销售。
与麦包包类似案例还有好乐买,这家2007年底成立的鞋类购物网站也是采取了自有平台与淘宝共同发展的形式。“我们是第一批入驻淘宝商城的,那时候商户少,淘宝给了很多资源。”好乐买CEO李树斌告诉记者,最初来自淘宝的销量占总量的40%左右。
不过,随着商户越来越多,好乐买把更多的重心放到了自有网站上。“淘宝商城的总量涨得很快,但由于商户多了,平均分到每家的量就少了。”李树斌表示,现在淘宝的销量只占公司的10%,自有网站则为90%。
单干的困惑
并不是每个品牌都能像麦包包一样在“淘里淘外”都收获满满,也不是每个淘品牌在寻求独立发展的过程中都找对了道路。
“事实上,大部分的淘品牌都没有能力做自己的网站。”刘爽认为,他们能做的第一步还是给其他综合类或者垂直类的B2C平台供货。
“淘宝之前帮他们完成了很多工作,比如引入流量,比如支付系统等,现在要完全自己做,困难得多。”刘爽表示,就像是从小泳池到大海,面对的是完全不同的环境。
据记者了解,作为第一批“出淘”的代表,柠檬绿茶的转型就不算成功,目前其自有B2C网站的销量并不理想。“现在B2C越来越难做了,像京东、当当都在综合化。”邢孔育表示,像柠檬绿茶这样的淘品牌自己出来做,直接面对的是淘宝、京东等的竞争。
在邢孔育看来,之前做得比较好的淘品牌可以分为两大类:其一是像麦包包一样有自有产品的品牌商,其二是像柠檬绿茶一样的渠道商。“今年做得最突出的都是那些做自有品牌的,渠道商受到的冲击比较大。”
事实上,越来越多的淘品牌开始意识到自有品牌的重要性。与其他对“出淘”蠢蠢欲动的商家不同,心蓝T透的冯洁琦则坚决地想留在淘宝。她的理由是目前在淘宝上培育品牌的成本最低。
冯洁琦从2006年9月开始做网店,最初主要做品牌化妆品的销售,经过两次调整,现在已经有化妆品、家具用品、服装几个垂直店铺,年销售额三千万元左右。今年4月开始,冯洁琦决定要做自己的品牌。
“品牌时代来了。”这是冯今年感到的最大危机。随着越来越多的品牌商进入线上市场,强劲的资本支持和营销策划能力,还有对网络供货的管控,都让冯洁琦这样的渠道商感到了压力。
“我们已经开始和一些OEM工厂合作,虽然代理的量还是占到了70%到80%,但自有品牌肯定是未来重点。”冯表示,要往淘宝之外做的话,要有较大的资本来推动。其他几个平台可以作为分销渠道,但初期建品牌还是在淘宝上最好。


   对于麦包包在外部获得的成功,冯洁琦认为,“麦包包的成功并不是偶然的,他们本身从传统企业开始做,也有过失败的经历。而我们没有这样的经验,所以只会参考他们的做法,但不能复制。”
与线下品牌竞争
无论是“出淘”单干,还是继续紧跟淘宝,“淘品牌”们未来要面对的都是线下强势品牌的直接竞争。
随着越来越多的传统品牌重视网络渠道,以及越来越多以“淘品牌”为代表的网络品牌开始做大。二者之间的正面交锋会越来越多。
邢孔育认为,目前线上的品牌需要加强的地方还有很多,“在传统的大品牌大举进入前,必须获得用户的认同和品牌认知度。”
在品牌建设方面,麦包包已经确定了自己的发展思路。方天雨向记者表示,麦包包目前把很大的精力放在的自己网站,但网站主要目的不是为了销售,而是“品牌建设”。
由于淘宝上并不能直接留电话,麦包包自己网站很大一部分承担了售后服务的功能。另外,麦包包每月定期举行麦友日活动,来了解用户发展自己的会员。同时,从今年下半年开始每周在网站举行新品发布,未来还计划与传统媒体合作。
陈寿送认为,淘品牌的成功本质和线下品牌的思路一致,即如何满足用户需求,寻找市场空间,精准营销,注重服务。淘宝的优势在于其自身庞大的用户积累,以及电商模式的快速扩张能力和低成本运营优势。
不过,为了谋求更快的发展,大量的淘品牌已经开始和VC接触并进行高举高打的扩张。事实上,目前做得比较好的淘品牌如麦包包、七格格、好乐买等都已经进行过融资。名品网CEO赵炜认为,现在B2C网站的门槛越来越高,名品网也已经启动融资计划来应对竞争。
冯洁琦告诉记者,作为“淘品牌”,她也接触过一些VC,但她希望对方带来的不仅仅是资金,而是一些战略性想法,“我们缺的不是钱,而是人脉和经验,在品牌建设方面的经验。”
不过,李树斌认为,短期网络品牌还是很难对传统品牌构成威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淘品牌”都会是一个补充的角色。而且,在传统行业火了几年就消失的品牌也大有人在,所以“淘品牌”要真正成长起来还需要时间的考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108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