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陳子善:閒話別發印書館 陳子善

1 : GS(14)@2013-10-13 11:02:49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31013/18461262
                              


                  第10屆上海書展已經結束一個多月了,回想書展上最有看頭的展覽,非上海出版博物館的「近代出版與社會發展:上海開埠170週年回望」莫屬,可惜讀者來去匆匆,駐足觀看者寥寥。
這個難得的專題展中有別發印書館單元,令人驚喜。別發印書館,英文名Kelly& Walsh, Ltd.,又名別發洋行、別發書店。對別發的創辦和沿革,專題展的介紹是:「早在19世紀60年代,英商沃爾什(F.G. Walsh)兄弟就在上海黃浦灘(今外灘)開設了外文書店(Kelly& Company)。1885年,沃爾什在香港註冊了Kelly& Walsh, Ltd.,中文名為別發印書館(別發洋行)……上海黃浦灘11號則為其亞洲業務總部。1919年別發印書館遷入別發大樓」。而《上海掌故辭典》(1999年12月上海辭書出版社版)對「別發大樓」的介紹是:「址為南京路12號(今南京東路66號)。英商別發洋行所建。別發創建於1870年(清同治九年),總公司設在新加坡,上海為分公司,1885年(光緒十一年)在香港註冊。之後開始在上海投資,主要業務是出版和印刷業,並經銷進出口書籍和文具。上海公司初設在外灘(今中山東一路)11號,1921年……另購南京路12號房地產作為洋行機關。1928年將舊房拆除,興建為四層鋼筋水泥建築」。二者的說法頗有些不一致的地方。
不管怎樣,別發是上個世紀上半葉中國數一數二的外文書店,又是中學西傳的重鎮,卻是確切無誤的。別發初以引進英美德法出版的各類新書為主,後又致力於出版中國文化典籍的英譯本、相關工具書和專著,其中影響較大的有辜鴻銘《〈論語〉譯英文》、庫壽齡《中國百科全書》、《官話指南》、翟理斯《聊齋誌異選》、波乃耶《中國的節奏與韻律:中國詩歌與詩人》、林語堂英文小說《京華煙雲》中國版等,還發行《皇家亞洲文會北華支會會刊》、《中國評論》等。
當時不僅留學英美歸國的上海知識分子大都是別發的常客,懂西文的新文學作家也有不少光顧別發。查閱魯迅、郁達夫、林語堂等留下的文字中關於別發的記載,是一件有趣的事。魯迅兩次提到別發。1928年3月28日日記云:「上午同方仁往別發洋行買《Rubáiyát》一本,五元。」同年7月25日致康嗣群信中又說:「我不解英文,所以於英文書店,不大知道。先前去看了幾家,覺得還是『別發洋行』書籍較多,但自然還是大概是時行小說。」郁達夫對別發印象似乎不佳,他1928年4月2日日記云:「又過別發書店,想買Giovanni Verga的小說,終於買不到。又想買一本Vanguard Press的Art and Culture in Soviet Russia,也沒有,看了一遍他的行內所有的書,終覺得是沒有一本可買的。」林語堂1929年擔任上海東吳大學法學院英文教授,他該年5月13日日記云:「上午教書,見友松,及到別發書店。」施蟄存晚年在回憶錄《最後一個老朋友──馮雪峰》中也說過:「我到上海,先去看幾家英文舊書店,其次才到南京路上的中美圖書公司和別發書店」。他還親口告訴我,T.S.艾略特1935年出版《詩集》,他通過別發預訂,得到了珍貴的簽名本。
1935年在別發歷史上是個值得紀念的年份。先是出版引起廣泛好評的溫源寧英文隨筆集《一知半解》(Imperfect Understanding,又譯作《不完全的了解》、《不夠知己》),接着自8月起出版英文月刊《天下》(T'ien Hsia Monthly)。《天下》是法學家吳經熊向孫科提議創辦的。他在《超越東西方:吳經熊自傳》(中譯本2003年7月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版)中回憶:「『天下』一名是我建議的。我在孫博士那裏看到一張很大的橫幅,上書『天下為公』四字,就是『普天之下的萬物都應為人民所享』的意思。我想,我們的雜誌也應談論天下大事,要與別人分享,『天下』倒是一個不壞的名字。」《天下》編輯部由吳經熊、溫源寧、林語堂、全增嘏組成,年輕的姚莘農(姚克)後來也加入了,海內外發行則由別發承擔。
《天下》存在了六年,是當時中國自由主義知識分子推動國際文化交流的一個極為重要的平台,注重在現代西方語境乃至世界語境中闡釋傳統中國和現代中國,注重學術性、思想性和通俗性的兼顧,影響深遠。單是《天下》的作者群,就可開出一份驕人的名單,胡先驌、金岳霖、凌叔華、孫大雨、邵洵美、錢鍾書……,涵蓋之廣,層次之高,自不待言。大概是編者溫源寧、林語堂、姚莘農等都與文學有或深或淺的關係,文學在《天下》中又佔了相當比重。沈從文《邊城》、曹禺《雷雨》等新文學名著都是《天下》首次英譯推向世界的。《天下》還英譯魯迅、冰心、巴金、老舍、梁宗岱、戴望舒、卞之琳、蕭紅等的作品,選譯《道德經》、《列女傳》、《書譜》、蘇東坡詩、《牡丹亭》、《水滸》、《浮生六記》等中國古典文學和文化經典。1936年9月22日,《天下》編輯姚莘農最後一次拜訪魯迅,奉呈其所譯、別發特別裝幀的蕭伯納《魔鬼的門徒》精裝限定本,魯迅還殷殷詢問他在《天下》和明星影片公司兩頭兼職,「工作負擔是否太重?」
而今,皇皇12卷56冊《天下》影印本已經問世,以《天下》為題的博士學位論文也已經不止一篇,《天下》的文化價值和歷史意義正越來越受到海內外學界關注。但出版《天下》的別發印書館仍鮮有人提及,這是不公平的。別發當年印行《天下》之功不可沒也。                                                        
陳子善 閒話 別發 印書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3910

鄭樹森:香港保衞戰與主權之爭 鄭樹森

1 : GS(14)@2013-10-13 11:04:02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31013/18461261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號日本偷襲珍珠港,同日以五萬二千人之壓倒性優勢(香港守軍約一萬四千)進擊香港。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香港總督楊慕琦(Mark Young)渡海,在半島酒店投降。
日軍在進攻香港之前早有長期部署,情報收集細微至地方名流士紳居址,故能在攻下香港後立刻「邀約」粵軍居港耆宿許崇智等至半島酒店「商討」合作。相形之下,英方對保衞香港則舉棋不定,而在戰與棄之間,倫敦之考量更與香港主權息息相關。防禦香港既是與日本帝國爭奪領土,同時是與民國政府爭奪主權。一場明戰,一場暗戰。
民國以來國共兩黨均不承認不平等條約及隨之而來的租界及殖民地,名義上屬於大英帝國之香港,如一旦容許中方派遣友軍支援,日後不免陷入「請神容易送神難」之局;英方因此三度峻拒蔣中正派軍聯防之議。民國外交元老顧維鈞在回憶錄追述,開戰前英軍代表Archibald Wavell元帥在重慶談判,態度強硬,毫不領情,決裂而還。八路軍香港辦事處由廖承志、喬冠華、夏衍三位代表,與香港英方會晤,表示東江縱隊可以協防,但建議全無回應。而據史家簡又文追記,粵軍余漢謀將軍自述,國軍最終決定以三師馳援,牽制日軍之餘,伺機反攻廣州,先頭部隊在英軍投降前已抵廣九鐵路之樟木頭,並在今深圳布吉發生遭遇戰。英軍在耶誕節棄守,寧可立成戰俘,也無意讓國軍南下,主權肯定是重要考慮。隨國民政府駐港代表海軍少將陳策成功突圍的英國高級軍官透露,投降前楊慕琦最後一次與邱吉爾通電話,後者指示務必向日軍投降,避免國軍來港,以免日後無法取回香港。淪陷後,華府設法讓香港日軍遣回美國俘虜,英方則無動於衷,表面上是無力兼顧,實乃深謀遠慮,冀在戰爭結束時有足夠人手馬上就地恢復管治。
今日回顧,英方對香港主權之步步為營,確實「洞燭先機」。一九四二年以顧維鈞、宋子文為首談判的中英條約(主旨是廢除一百年來之不平等條款及英國在華租界),幾乎無法在一九四三年一月簽署,即因中方要求收回香港而觸礁,最後在留待戰後商討之陰影下締約。同年三月二十一日邱吉爾發表「先歐後亞」演講,並全力排擠中國之戰後國際地位,蔣中正在私函及日記中均極憤慨,三月二十四日讓行政院逕行訓令外交部:「英如交還香港後,我國可自動宣佈香港及舊九龍割讓地為關稅自由港」;而剛在美向國會演說的蔣夫人更回絕英皇之訪英邀請,又拒絕與訪美之邱吉爾會晤;加上重慶聲援甘地獄中絕食、支持印度民族自決,雙方關係更無法彌縫。英方完全不理會先收主權、再議治權之「自由港」方案自是意料中事。及至一九四三年十二月開羅會議,在羅斯福總統支持下,蔣中正向邱吉爾重提香港主權,後者悍然回應:「我出任首相不是來主持大英帝國之瓦解」。在美方圓場下,香港主權之回歸又無寸進。
一九四五年二月雅爾塔會議討論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之權限時,邱吉爾為預防中方提案交回香港,特別強調安理會不能強迫歸還香港。儘管邱吉爾在一九四五年七月底大選落敗,繼任的工黨政府沿承其強硬立場,蔣中正雖四度致函杜魯門總統,希望日軍投降後能由中國戰區代表在港受降,但均不得要領。中方八月二十三號之方案,是蔣中正以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身份,授權英軍代表受降,但同時委任中、美將領參與。當英國派出海軍少將夏慤(Cecil Harcourt)率太平洋艦隊自菲律賓蘇比灣趕赴香港受降,重慶當局又讓一步,同意以夏慤為中國戰區代表,勉力維持面子。而在八月二十四日,蔣中正下令羅卓英將軍率第十三軍進入非永久割讓之九龍。張發奎將軍口述歷史(二○○八年鄭義譯校)提及,八月三十日自陸軍總司令何應欽上將處得悉,原有意以張就近受降,但「屈服於美國的壓力」而不果。不過,外交壓力之餘,張將軍也許遺忘當日英、中軍力懸殊;夏慤率領之艦隊除巡洋艦四艘、驅逐艦六艘、潛水艇八艘、掃雷艇六艘外,尚有三萬三千噸航空母艦二艘,三萬五千噸主力艦一艘(有十四吋口徑巨炮十門),實非二戰後既無海軍又無空軍之國軍可匹敵。最終蔣中正發出「渝字第六六七三號特急密令」:「九龍羅卓英部,頃接白宮急電,速令所部第十三軍馬上撤離南北九龍,回原地待命」。至此,香港十八日保衞戰引起的主權之爭落幕,英國重返香港。
香港的十八天戰爭文獻不多,中文尤少;而在八年抗日戰爭中,更是小戰役一場,與抗戰近二十場會戰不可相比,然而,小戰役牽動的香港主權,是近世不少仁人志士曾經共同奮鬥的目標,故此是小戰役大問題,得在近代史框架中透視。十八天戰役本身一直缺乏綜合中、英、日三方材料、兼容三方觀點之專著;二○一三年香港的兩本新書《圍城苦戰:保衛香港十八天》(邱逸、葉德平、劉嘉雯合著)及《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鄺智文、蔡耀倫合著),相信會為香港史、中國戰區史添磚加瓦,填補重大缺口,在一九四三年廢除不平等條約已七十年的今天,尤其值得注意。                                                        
鄭樹森 鄭樹 香港 戰與 主權 之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3911

投資導航 炒家「玩具鄭」:政府辣招搞冧市

1 : GS(14)@2013-10-13 11:06:00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31013/18460037

                人稱「玩具鄭」的炒家鄭躬洪,曾經手執幾十件九龍站的物業,兩年前睇淡樓市,沽剩五件,鄭躬洪也承認睇錯市。今次新地(016)劈價賣天璽,他雖認為豪宅樓價未必會跌,但亦唔代表會升,更深信有特首梁振英一日,樓市都冇得玩。

「幾時都有suprise」

                  鄭躬洪坦言:「我睇錯市!其實揸耐啲,可以賺多啲,鬼知咩!兩三年前,樓價高到我自己都腳軟。」
不過,就算揸到現在,卻有價無市,「我成日問代理有冇人跳樓(貨),但減幾個巴仙有乜嘢好買……你減5%畀我,我預期跌20%,嘩!買唔過。但呢期唔同,你預期跌十幾廿個巴仙,佢(新地)而家即刻減畀你,我咪有得諗囉!可能唔跌,如果真係下跌,我都唔使點蝕,你而家將明年個價賣畀我。」
新地劈價賣天璽實震散二手豪宅,「對我冇乜影響,我係自用。你話而家賣咗遲啲買番,係咪好啲呢,嚴格來講,係嘅!但如果人人預期都係咁,個市未必跌,樓市幾時都有suprise。」
為何認為豪宅唔會升,他這樣解釋︰「而家有錢真係唔會買豪宅啦,睇唔到大升,加上銀行做得五成,甚至四成,又乜稅物稅,幾犯本呀……香港樓市衰開,衰好多年㗎。」誰把樓市搞垮?他肯定地說:「絕對是政府出招,好坦白講,邊個做特首,都唔可以畀樓價升,你得罪一兩百萬中產有錢人,抑或600萬基層市民?尤其是梁振英,佢連李嘉誠都得罪。」

炒家 鄭躬洪

                                      「好坦白講,邊個做特首,都唔可以畀樓價升,你得罪一兩百萬中產有錢人,抑或600萬基層市民?」
投資 導航 炒家 玩具 政府 辣招 招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391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