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李福兆、馮氏家族後人專訪

1 : GS(14)@2010-07-11 23:18:33

馮氏家族後人
http://realforum.zkiz.com/thread.php?tid=6254

李福兆
http://realforum.zkiz.com/thread.php?tid=6255
李福 福兆 兆、 馮氏 家族 後人 專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0061

創業意念擬上市公司系列

1 : GS(14)@2010-07-12 21:38:20

2009-11-25 EW
一個龕位百五萬 龍山寺擬上市   

香港地少人多,陽宅搶手、陰宅更難求。政府早前預警,未來十年短缺的骨灰龕位,將達三十二萬個,鼓勵私營機構發展靈灰安置所;可是坊間近日卻不斷爆出私人龕堂涉嫌違規經營,揭露當局對靈灰安置由規劃到監管都出現大混亂。

雖有私營骨灰龕合法性受質疑,但龕位貴絕全港、最高售價每個一百五十萬元的粉嶺龍山寺,靠手執一紙批文,得以繼續營運之外,原來正密鑼緊鼓籌備上市,有望成為本港首隻「土產長生股」。

曾任北區區議會主席的龍山寺寺監鄧國容,接受本刊獨家專訪,親述他如何借助一個個小小的骨灰龕,二十年間將一所破廟,打造成資產值達四十億元的長生王國,變身骨灰龕大王。

「這層的骨灰龕位最開揚,可以俯瞰群山及溪流,環境之佳,別處難求。」粉嶺龍山寺的「臨天閣」內,寺監鄧國容忙於帶領考察團四處參觀,並仔細地向他們介紹,「我敢講一句,以香港現時的骨灰龕來說,龍山寺風水最好,有經濟能力的孝子賢孫,都會捨得多花點錢,在這裏購置龕位,既能令先人安息,後人亦受福蔭,絕對是不二之選。」

細心聆聽鄧國容講解的考察團,是來自金融集團的高層成員。消息透露,該寺最近曾先後與高盛、中銀、新鴻基金融集團等大行的投資部門接觸,新鴻基剛於今年九月,為台資殯儀集團「中國生命」(8296)在港上市擔任保薦人,令龍山寺搞上市的消息不脛而走。

本刊向鄧國容求證,他爽快承認,正計劃將龍山寺在港交所的主板上市,「一切順利的話,明年便可掛牌,成為本港首隻土產長生股。」

獲發批文准買賣

雖然近日不斷有私人寺廟及宗祠,被質疑違規存放及售賣骨灰龕,但鄧國容的大計沒受任何影響,皆因龍山寺早在兩年前,已正式取得靈灰安置所的合法地位。

鄧國容透露:「○三年,突然收到城規會及規劃署的通知,指龍山寺不能經營骨灰龕,雙方就此問題爭拗多年,至○七年規劃署更發出最後通牒,限定龍山寺須在該年十月十日起,停止骨灰位買賣,否則每日罰款十萬元。」

他續說:「龍山寺早在八七年已開始擺放骨灰龕,當時城規會尚未規管新界土地發展,我們聘請的大律師仔細研究土地條例後,發現在寺內擺放先人骨灰龕的做法,亦是圍村傳統習俗,故決定跟政府打官司。」

正當雙方準備對簿公堂之際,民政事務署突然介入調停,並查問龍山寺有否正式向規劃署申請經營骨灰龕?「我們爭拗多年,了解過龍山寺的地契,發現並無說明不得用作骨灰安置,後來該處的土地發展,轉由城規會監管,亦從無人跟我們說過,要向城規會申請經營靈灰安置所。」

轉手要繳附加費

獲得提點後,鄧立即入紙申請,結果在○七年底,規劃署終發出批文,白紙黑字列明,龍山寺既有的骨灰龕屬合法經營,「就是這一役,令龍山寺有機會上市。」

位於粉嶺龍躍頭的龍山寺,佔地約一萬呎,建有一幢七層高龕堂,設有二萬個龕位,一半已售出,餘下的龕位,平均售價最低也要十多萬元。寺監鄧國容另在聯和墟經營的「黃帝祠」,亦設有二萬個龕位,待售龕位同樣超過一萬個,他正準備將之併購入龍山寺,納入上市計劃之內。龍山寺的客源非富則貴,一個僅七吋乘七吋的龕位,最貴售價一百五十萬元,非常驚人,但鄧國容表示:「早前有買家斥資近千萬元,一口氣掃入多個最貴的骨灰位。」由於近年龕位炒風熾熱,龍山寺已實施新規定,龕位未使用前尚可轉手,但每轉名一次,寺方就會收取售價的百分之十作為附加費,但交投依然活躍。

鄧國容笑言,龍山寺之所以成為「先人豪宅」,最得天獨厚的條件,是擁有絕佳風水環境。

雙龍抱珠 福蔭後人

本刊找來玄學家司徒法正,拆解龍山寺的風水布局。他表示,龍山寺背靠山丘、前有溪流,左右兩邊的青龍及白虎位亦有兩座山,形成「雙龍抱珠」之局,使龍山寺氣聚成穴,正是風水學家推崇備至、遍訪難遇的超級靚穴,如今建成多層骨灰龕,必能惠及更多先人及其子孫。熱愛郊遊的李先生,早年到粉嶺行山時,正是被龍山寺的優美環境吸引,遂以每個兩萬元的價錢,一口氣購入四個骨灰龕位,留作家中長輩百年歸老之用,怎料當初的一片孝心,如今卻變成一項超高回報的另類投資。

「去年底接獲骨灰龕經紀來電,指十年前我在龍山寺購下的四個『福壽位』(即替仍在生長者預留的龕位),最平一個亦已升破十萬元,問我有否興趣出售?真想不到龕位比豪宅更搶手。我購買時根本無想過用作炒賣,不過若然升到每個二十萬元,我或許會考慮一下。」李續說,現在每逢行山,都會特別留意其他寺廟,看看有否具升值潛力的龕位出售,若發現有潛質的「筍盤」,便會立即掃貨,待價而沽。

未來十年缺位卅二萬

根據食物及衞生局早前公布,香港未來十年約需四十四萬個龕位,但連同新建的公眾骨灰龕、墳場以及宗教團體的靈位加起來,也只得十二萬個,尚欠約三十二萬個,難怪現有的骨灰龕位,皆不愁無人買。

在粉嶺龍躍頭做地產生意起家的鄧國容,就是覷準本港陰宅市場一直都是求過於供,亦發現近年龕位炒風甚盛,觸發他計劃透過在市場集資,將骨灰龕業務進一步擴大。

根據香港交易所規定,公司申請在主板上市,最基本需要在上市前一年的溢利不少於二千萬港元,以及上市前兩年溢利合共不少於三千萬港元;或是上市前公司的資產值,不少於二十億港元。

鄧表示,過去兩年單是龍山寺,扣除各項成本後,盈利都符合申請在主板上市,另經核數師計算,龍山寺與黃帝祠的資產值,合共更達四十億元,絕對符合主板上市的要求。

前身為庵堂

龍山寺能夠與寶福山及青松觀等龕堂齊名,成為「領正牌」的超豪骨灰龕,原來全拜一位老尼姑所賜。

現年六十一歲的鄧國容,是龍躍頭村原居民,八十年代主要做村屋地產生意,當年村屋買賣並不活躍,但地產生意讓他廣結人緣。「龍躍頭是幾條細小圍村組成,當年村長退休,卻沒人願意接任,村民見我年輕兼見識多便推舉我。上任不久,村內一間破爛的龍溪庵又話無人要,又硬推給我接辦。」

龍溪庵建於六百多年前的明朝時期,及至清朝乾隆年間仍然香火鼎盛,惟後來日久失修,善信亦卻步,僅靠附近龍躍頭村的村民丁點香油勉強維持。至八十年代初,庵堂的老尼住持終於心灰意冷,決定退休卻苦尋不獲接班人,惟有找來鄧村長商議,表明她將棄庵回鄉,希望村長接手管理。

鄧國容無奈接管後,本着該庵堂歷史悠久,將之拆掉實在可惜,遂打本稍為修葺,但以男兒身打理師姑庵有感不妥,索性將龍溪庵易名龍山寺。

「既然接了手,我也想搞旺龍山寺,順便帶旺龍躍頭村,可惜那時資金不多,只能見步行步,後來發現圓玄學院香火鼎盛的原因之一,就是接受善信擺放先人骨灰,我於是效法,向銀行貸款在寺內興建骨灰龕出售,並得到圍村村民極力支持。」

曾當區議會主席

九十年代,鄧國容晉身北區區議會主席,讓他認識不少鄉紳以至政經界名人,到龍山寺購置龕位,令龕堂生意愈做愈大。鄧亦決定全身投入寺務大展拳腳,「我首先將賣龕位所得收益,逐步用作修葺、擴建龕堂,以及粉飾大殿陳設等,使之成為今天金碧輝煌的龍山寺,接着便是提高龕堂的保安設施,每層龕堂加設電門,防止閒人進出,既保護客人私隱,亦可提防鼠竊狗偷。」

此外,除了每日派專人為一眾龕位上香打掃外,每逢先人的生忌及死忌,龍山寺都免費供奉齋菜及誦經法事。

鄧國容透露,龍山寺周邊還有四十萬呎土地可供發展,若全部用於興建骨灰龕,可提供超過四十萬個位之多,搞上市的目標,是要集資十億元,資金除了繼續擴建龍山寺外,亦會透過收購現成龕堂,以及配合政府活化工廠建議,開拓中、下價靈灰安置所業務。

但他強調,任何擴建或收購項目,必要先取得政府批文,絕不能非法經營,故希望政府能盡快想出辦法統一規管骨灰龕,令有心從事此行業的人士有法可依,市民亦可安心選購。

貴過六百呎住宅

粉嶺龍山寺最貴的骨灰龕,每個賣一百五十萬元,足夠買入一個住宅單位,在同區的選擇更是多不勝數。

貼近港鐵粉嶺站的私人屋苑粉嶺中心及粉嶺名都,一百五十萬元可買入一個五、六百呎的中層單位;若不介意稍離市中心,選擇就更多,如御庭軒、帝庭軒、綠悠軒、花都廣場及牽晴間等,六百呎的單位一般都只需百餘萬。

如想購買較大面積的居所,可選擇附近一帶的唐樓或村屋,七、八百呎的單位,絕大部分都是一百五十萬元有找。

靚龕位點樣揀

在私營廟宇或道堂出售的骨灰龕位,大都會分級數以顯不同身價,要找好的龕位,首選一定是眼前望上幾吋位置,即行內人稱為「齊眉位」,後人拜祭時要微微抬頭的動作,表達到對先人尊崇的意思,這些位亦方便拜祭及打掃。

靚的龕位亦必須開揚,沒有遮擋,但又不會被日光直接照射;若能跟陽宅一樣,擁有青山綠水的景觀,便更加值錢。

有經營者指出,上述三項條件,只要符合其中一項,該龕位都可叫價逾十萬元,若三項條件齊備的話,便屬於超豪陰宅,售價不菲。

上市成功或掀熱潮

土產長生業務搞上市,噱頭十足,有股評人及經濟學家一致看好。

泓福證券研究部主管鄧聲興認為,能夠取得政府正式許可經營靈灰安置所,有關集團已給予投資者充分信心。

對於龍山寺以未出售龕位的盈利,推算為公司資產,鄧指做法合理,「例如金科數碼(0922)早前收購上海的墓園公司,就是以墓園靈位售出後盈利作為公司價值,相信香港交易所接受這種計算方法。」

鄧分析,以香港嚴重缺乏骨灰龕,龕位有價有市的情況下,龍山寺要達到集資十億元的目標絕對不難。他更相信,龍山寺若成功上市,定會掀起其他私人龕堂仿效。

中大經濟系副教授關焯照更認為,土產長生股無論短炒或長揸都適合,「其實陰宅與陽宅一樣,如果有『單位』天價成交的利好消息傳出,股價一定上升,這方面適合短炒股民。長線而言,由於本地死亡率相當穩定,每年維持在四萬五千人左右,但龕位卻長期不足,求過於供,所以本地長生股亦會是增長穩定的收息股。」
2 : GS(14)@2010-07-25 17:39:11

http://www.21cbh.com/HTML/2010-7-20/3MMDAwMDE4NzY3Mg.html


7月18日,安能输送带橡胶有限公司的高压胶管项目在山东兖州举行了签约仪式。该项目总投资2亿美元,美国凯雷集团亦是出资方之一。

三年前,安能公司由华勤橡胶工业集团、凯雷和固特异共同组建。如今,安能公司已成为全球规模居前、市场占有率较高的输送带生产企业。

“中国胶管市场需求近100亿元,每年以超过10%的速度增长,此次投资的胶管项目主要面向高端市场替代进口。本项目总投资10亿元,2011年项目达产后,有望新增销售收入20亿元,新增利税5亿元。”华勤集团董事长牛宜顺说。

牛宜顺透露,华勤集团将按照“创新驱动、资本引领、做强主业、做大规模”的发展战略,投资100亿元,继高压胶管项目后新上环保汽车、工程胎、钢丝帘线等9大项目,在3年内全部竣工达产。同时加快安能公司在香港H股上市步伐,开启华勤集团的资本运作与实业经营双轮驱动。

“我们正在加快工作进度,按照《上市规则》要求,规范内部流程,确保安能公司2011年完成香港市场IPO发行。”牛宜顺说。
3 : GS(14)@2010-07-25 18:31:10

2010-6-2 EW
燉奶佬狂開分店搶上市   

糖水舖 變連鎖店生意攻略

「做生意有幸有不幸,別看輕小本經營,現時市面上十五間連鎖茶餐廳「金裝燉奶佬」,就是由二十年前的一間小小糖水店「燉奶佬」演變出來。

老闆鄭連校為求成功上市,集團設三萬方呎的寫字樓、物流中心和中央廚房外,分店亦開完一間又一間,除銅鑼灣景隆街、灣仔太和街新店,本年將繼續在馬鞍山、土瓜灣、美孚等地區開舖,同時把品牌年輕化,用耳目一新的形象和改良食品來專攻八十後,勢破去年超過二億元營業額的成績。

我從事飲食已有二十八年,曾經賺到笑,亦曾損手離場。」鄭連校稱。當年二十五歲的他,獲太太母親借出十萬元,再加上自己九萬元的儲蓄,於西洋菜街開設第一間「燉奶佬」,店舖面積四百五十方呎,每月租金二萬一千元。「當時算貴租了,剛開店時每日營業額只有四百元,連交租都不夠。數日後想增添壁燈,只是一百五十元,也因現金周轉不靈而無法購入。」

年紀輕輕擁三分店

幸而這情況只維持了短短兩星期,店舖只售賣燉奶、燉蛋、椰汁西米露、冰糖雪耳等數款甜品,但兩個星期已收支平衡。「當時的消費者沒太多要求,只要衞生,就會再回頭光顧。而且每碗售五至六元的甜品,售價的兩成方為成本,所以賣糖水的利潤很好。」到一九八六年,鄭連校在筲箕灣再開分店,「當時經濟起飛,市民消費力提高,甜品亦提價至八元一碗,我還加入潮州粉麵,以增加營業額。」的確,他又算得準,人均消費上升了五成,約十六至十八元,這一步促使他創立茶餐廳的心願走前了一大步。

當然,愈賺得多,人的野心亦愈來愈大,為集中經營管理,他又在旺角區登打士街開分店,「到了八八年,手上共有三間每天都在賺錢的『燉奶佬』,可是我卻全部轉讓給親人,自己走去做以為可以賺更多的龜苓膏傳銷。可是三十萬元的上會費,生產量又符合不到超市的需求,不到半年就要離場。」

轉做傳銷失敗

這是他創業路上第一個難題,「我知背後有很多人笑我失敗,連三間賺錢的糖水舖也轉讓別人,說我不懂做生意。」休息了兩年,九○年他在屯門市中心選了一間四百五十方呎,租金四萬多元的地舖,「用五十萬再開始,為了增加營業額,首次加入粉麵和果汁。」目的只是提高人均消費,店舖只出售三款粉麵,包括金華火腿魚皮餃麵、水餃麵和雲吞麵,每碗售十六元,「八成客人都會先點一碗粉麵再點糖水或果汁,人均消費上升百分之五十,這個策略是可行的。」鄭連校自信地說。

但不久難題又再來了,九一年他雄心壯志為糖水舖發展特許經營。可是投資方向一錯,就注定失敗,這是十多年前鄭連校作特許經營失敗而吸取的教訓。「當時向六位朋友集資一千萬元,希望把公司發展做得更有規模,故決定走特許經營的路。但資金投資分配出錯,很快入不敷支,蝕了二千萬元。」他明白做特許經營要成功,資金必須多放在設備和支援上,有完善的配套,無論日後作策劃或營運才可更得心應手。

經營多年,鄭連校認為要進一步拓展,上市是必然途徑,為達到目的,他定下一連串的策略:

策略一:

狂開分店

○八年,十五間燉奶佬同時改為金裝燉奶佬,來區分市面上同名稱的甜品店,這是他上市的一小步。「我旗下都是連鎖管理且兼備茶餐廳和甜品店特色的餐廳,除了計劃上市的金裝燉奶佬外,還有大拇指(亞洲)茶餐廳、叻哥(亞洲)茶餐廳和千味和食。」現階段,要面對的就是金裝燉奶佬早日上市。「我希望兩年內可以上市,只要狂開分店,每間維持現有成績,到五十間店舖時,就可做到十億元營業額,上市就可成事。」他數年前用三千萬元購入屯門工業中心多個工廈單位自用,總面積約三萬多方呎,現作為辦公室、食物加工場和物流中心用途。「我們更有車隊方便送貨,由原材料、豬扒、肥牛等醃製加工、貨區、配給和送貨至各分店都很有規模。」

策略二:

強化員工培訓

急速發展,員工是首要一環,在集團總部內設有員工培訓中心,「單是這計劃已用上一百萬元,六百位同事會輪流接受兩星期培訓,廚房員工有優先權。」此舉希望所有分店的食物水準統一,而調配人手亦能更方便,中心將在本年九月開始運作。

正所謂力不到不為財,「有了完整的配套和技術支援,日後再推特許經營,就不會再出現資源錯配問題。」難怪他可以招積地說,開間餐廳像食飯般簡單,「現採取黃金四十八小時模式,店舖裝修後就必在兩天內開舖,總部有齊所有軟、硬件,今年在五個月內開五間分店也沒有難度。」

策略三:

店舖三級制

集團過往開分店,多選址新界區,如屯門、荃灣及沙田等,因新界舖租較港島區的平約三成,像年初開張的銅鑼灣景隆街新店,面積一千一百方呎,租金十八萬元,是眾多分店之中,租金最貴的一間,故其出售的食品價格亦是最貴的。

「其實,很多餐廳都行這方式,把分店地區分為A、B、C三組,食品價格亦有A、B、C三款。」以灣仔太和街地舖為例,面積一千四百方呎,平均呎租六十一元。他又說,做街坊客必須以價格遷就,因此,此店舖定價較銅鑼灣便宜約一成。

事實上,集團上月又在土瓜灣開了一間分店,「本月會在美孚開舖,到了六月又有一間面積一千二百方呎的店舖在馬鞍山營業。」

策略四:

食品專攻八十後

金裝燉奶佬大膽之處,是明明為一間茶餐廳,目標客人卻落在八十後身上。

他指最常光顧的都是年輕一代,故食品和店舖裝修都以十至三十歲的顧客作目標,「一定要創新方能吸引新一代,如豬軟骨帆立貝飯、喇沙金邊粉、木糠軟心燉奶。人冇我有,才會有生意吧,堅持不把舊式茶餐廳的放到餐牌中,菠蘿油好賣又點?感覺舊嘛。」提到最熱賣的燉奶,每店日賣二百至三百碗,令他忽發奇想,「選擇多都是一種競爭,現在餐牌上太多雜項,日式湯麵、泰越式飯類等,正考慮減少款式,做專一些,像早年專賣糖水,一樣可賺大錢。」記者問他,就快到世界盃,會否考慮在店舖添置電視機來吸引更多食客,鄭連校立即耍手兼擰頭,「置放電視機一來增加成本,維修保養又是問題,二來有機會吸引一批消費能力較低的客群,吃一個餐坐足成晚睇波。」滿口營商道理的他,更認為現時競爭對手不多,加上很多茶餐廳仍沿用傳統經營的一套,各有各做,並不擔心威脅,「對手不多,加上有一間連鎖西餐廳,餐牌上列出的價錢愈降愈低,我敢說這已是倒閉的預兆。」完全漠視對手,且有信心今年營業額必超過二億元。
4 : GS(14)@2010-07-25 18:50:07

2010-4-28 EW
扒王VS壽司王 50億飲食王國 爭奪戰揭秘   

近年火速冒起的板前、板長壽司店老闆鄭威濤,憑一招「手握壽司」創造傳奇,生意愈做愈大,短短數年連開三十九間分店,業內更盛傳他正計劃將飲食集團上市,估計市值高達五十億元。

鄭威濤事業一帆風順,但卻面臨被分身家危機;「扒王之王」老闆李德麟,以集團第二大股東的身份,入稟法院要求查帳,並向鄭追討應分得的資產,估計約十五億元。案件日前審結,法官押後宣判。

本刊拆解這場「扒王大戰壽司王」官司的來龍去脈,發現當中還涉及第三位飲食界響噹噹人物、上市公司「味千中國」的主席潘慰。而銷聲匿迹多時的鄭威濤前妻,更在內地接受本刊專訪,揭露鄭不為人知的上位路。

鄭威濤去日本買一條魚都幾十萬元,但我三年前花了幾千萬元入股其公司,至今一毫子都未分過,太不公道!」連鎖式餐廳「扒王之王」老闆李德麟說。

有「扒王」之稱的李德麟,○八年七月入稟高院,要求鄭威濤交出旗下飲食集團帳目供他查閱,以追討應得利益。案件在四月十二日開審,李親身出庭,鄭則由大律師余若薇代表,控辯雙方各自陳述理據後,法院押後宣判;誰勝誰負暫未知道,但飲食界人士估計,若扒王贏得官司,可追討的金錢將較入稟時多出十倍。

扒王追討十五億

市場盛傳鄭威濤正積極計劃將旗下飲食集團上市,名正言順成為香港「壽司王」,故李德麟所持股份亦應水漲船高。

兩年前,市場估計板前、板長壽司店的市值五億元,扒王如果勝訴,最多可得一億五千萬元;如今鄭威濤的飲食集團規模大了很多,分店多達三十九間,一旦上市,市值可達五十億元,扒王佔三成一股份,約十五億元。

壽司王面臨被分身家,連飲食界富婆、上市公司味千中國(0538)主席潘慰亦被牽涉其中,事件起因要追溯到二○○四年。

「當時鄭威濤、潘慰及胞弟潘嘉聞,一同在香港經營味千拉麵店,業務上軌道後,一眾股東決意另闢戰線,成立『駿濤有限公司』,由鄭威濤打骰開辦其他種類的日式食品店,股權分布是鄭佔三成八、潘氏姊弟佔三成四,其餘由五名與香港味千拉麵有關的人士持有。」知情者說。

曾到日本學習做壽司的鄭,不久便在尖沙咀加連威老道開設首間板前壽司,並以手握壽司作招徠,力撼其他以機器製造的連鎖壽司店,結果大收旺場,同年底已在銅鑼灣東角道開設分店。

「鄭威濤搞新店得米,且睇好前景,便全力經營壽司店,沒再參與味千的業務。」知情者透露,鄭目前仍持有味千中國百分之六股份,市值約五億二千萬元。

可是生意蒸蒸日上之際,股東之間卻出現矛盾。入稟狀指出,○五至○六年間,鄭把第一間板前賺到的三千一百萬元利潤,獨自開設多間分店。

入稟狀透露,潘慰姊弟得悉事件後非常不滿,曾與鄭威濤協商,獲答應分配有關分店的股份,但至○六年,板前已先後開了六間分店,兩姊弟仍未獲得任何利益,再與鄭談判。有人轉為建議成立一間新公司Hero Elegant Limited,注入所有分店資產,日後再開分店,亦會由該公司持有;股權分配是鄭佔六成九,潘慰姊弟佔三成一,並在○六年九月簽訂協議書。

潘慰其後因要專注進軍內地市場,以及籌備把味千拉麵在港上市,無暇兼顧板前的股權問題,遂將三成一的股份注入另一公司Fine Elite Group Ltd,○七年三月售予扒王李德麟。

李德麟購入Fine Elite後,變相成為Hero Elegant的第二大股東,他曾多次要求鄭威濤交出帳目,但不獲理會,對方還繼續以個人名義,開辦多三間板前分店,並開拓新品牌「板長壽司」,李遂入稟法院要求查數。

板前商標險被奪

鄭雖然面對官司,仍不斷擴充生意,且殺出香港,在澳門、日本、台灣和新加坡開分店,經營的食店種類也愈來愈多,迄今其飲食王國,共有十二間板前壽司、十八間板長壽司、六間自家烏冬專門店、兩間雪村串燒店,以及一間岡田咖啡店;最近又與藝人曾志偉等合資開火鍋店。

鄭威濤無懼扒王的挑戰,原來早有對策。他的代表大律師在庭上抗辯時指出,鄭早在○六年十月便註冊成為「板前」的商標持有人,但翌月才發現,潘慰姊弟在未有知會他的情況下,曾向公司註冊處申請「板前壽司」的商標,雖未能得手,但顯示潘氏有心違反合約,故雙方在○六年九月簽訂的協議書早已失效。此外,鄭認為李德麟的股份購自潘氏,有問題亦應找對方商討。

據知,潘氏姊弟搶註商標失敗,因他們僅是控有板前的駿濤公司股東,只有駿濤的董事鄭威濤才有權註冊。

手握壽司響名堂

白手興家的鄭威濤,四十二歲便打造出五十億元的飲食王國,關鍵之一,是年輕時遠赴東瀛勤工儉學,苦練得「手握壽司」絕藝。

在汕頭出世的他,童年時已來港定居,十七歲讀至中四時輟學,到銅鑼灣友和日本料理當學徒,兩年後他利用儲蓄,加上家人資助,膽粗粗拿着三萬元到日本學日語和廚藝。

「那筆錢只夠他買機票、以及支付三個月學費和一個月住宿費,幸好友和的一名大師傅,介紹他到當地一家老牌壽司店工作,以賺取生活費用。」鄭威濤一名友人透露。

該友人續說,鄭在香港時已算是「小師傅」,但到日本打工,卻要由最低級做起,但因表現好,很快便負責做壽司的「握飯」工作,由於他全情投入,終學成精巧的手握壽司技術,加上經常與當地人溝通,日語會話能力突飛猛進,比其帶有鄉音的廣東話說得還要好。

鄭威濤在日本學藝兩年後,返回香港準備大展拳腳,可是開設壽司店的本錢甚高,遂選擇當時收入非常可觀的導遊工作,專帶訪港日本團,希望儲夠錢便開舖,期間認識了富家小姐李小玲,由此展開人生另外一頁。

獨家專訪

鄭威濤前妻:冇我嘅錢 冇佢今日「他的確叻仔,也很搏殺,要做好一件事,一定瞓身去做。」記者聯絡到身處內地的鄭威濤前妻李小玲,她對鄭的做事態度評價甚高,尤其大讚他有噱頭,近年經常與娛樂圈中人打交道,大大加強壽司店的知名度。

李小玲最初表示不欲多談鄭威濤,因他畢竟是自己子女的父親,但提到當年成功引入味千拉麵的經過,卻娓娓道來。

洋名Helen的李小玲,與鄭育有一對子女,兩人在九七年離婚不久,鄭便與香港味千拉麵一名女職員結婚,對方再為他添了兩名孩子,一家居住於清水灣獨立屋,幸福盈溢。但Helen的情況恰好相反,至今仍是孤家寡人,且經歷過生意失敗和破產。

生於富裕家庭的Helen,早年隨家人移居加拿大,九二年回流返港,在銅鑼灣開設水晶店,經朋友介紹下認識當年二十五歲、做導遊的鄭威濤,兩人隨即展開如電影橋段的浪漫愛情故事。

愛心便當贏芳心

Helen憶述被追求時的甜蜜時光稱:「他不但每天中午親自送來愛心便當,且晚晚接放工;每次獻上鮮花,必定附送花瓶,可見其細心。」芳心被攻陷的Helen,與對方結識三個月後,在女方家人支持下,於九三年買樓結婚,未幾誕下長子。

「一齊生活後,我才發現他原來有飲酒和抽煙習慣。」Helen雖感不滿,但從未想過放棄這段婚姻,並在九四年再為鄭威濤多添一名女兒,同時大力支持他搞生意,包括賣掉跑馬地的物業作本錢,助其開設日式班戟店,可惜最終執笠收場。

她九五年到日本尋找發展機會,從雜誌看到味千拉麵的加盟介紹書,認為引進香港大有作為,遂約見當時的味千社長重光孝治,在他介紹下認識了有意將味千引入中國的潘慰。三方經多番商討後,Helen和潘慰終獲授予香港和中國的味千經營權,九六年五月在銅鑼灣駱克道開設第一間味千拉麵店。

離婚要收掟煲費

「我當時與潘慰各出一百五十萬元合組公司,分成十股,各佔一半。由於潘慰忙於開拓內地市場,我則要照顧兩名年幼子女,於是從我的股份中,撥了一股給鄭威濤,並由他全權打理香港味千的生意。」Helen說,鄭非常投入工作,第一個月便為公司賺了二十萬元,但疑因工作過於辛勞,夫婦間容易出現摩擦,關係更愈弄愈差,卒協議離婚。

豈料有人卻開出條件,除要求得到她所持味千股份的一半,再索取一百萬現金。

「我一心想盡快離婚,且在外國生活時,聽慣夫婦離婚分身家的新聞,遂同意對方的要求。」Helen說,當時慶幸對方沒有在子女撫養權問題上糾纏,故不在意金錢的事。

對離婚時向前妻索取味千股份與現金,鄭威濤曾直認不諱,並強調:「我只是取回我應該得到的財產。」其時香港味千已開了六間店,每月營業額超過一千萬元,加上擁有味千拉麵在香港及中國的專營權,市值超過億元;Helen將味千的兩成多股權給予鄭後,索性把餘下的股份售予潘慰,全身撤離,轉為投資房地產。

借一百萬失撫養權

惟她其後生意失敗,○一年硬着頭皮向鄭威濤借了一百萬元,後因無力償還,惟有交出兩名子女的撫養權。○五年她更被迫破產,敗走內地,先後開設過寵物店和服裝店,現時則做醫療及美容用品生意。

「他沒有我提供的第一筆資金,根本沒可能有今天的成就,但我倆既然夫妻緣盡,他如今賺多少已與我無關。」破產期已完結的Helen表示,一對子女與其關係非常疏離,她相信全因破產影響形象,故目前只希望努力搵錢,重新站起來,修補與子女的關係。

姓名:鄭威濤

年齡:42歲

籍貫:廣東汕頭

學歷:中四

家庭:曾離婚,現任妻子林盈盈,共育有4子女。

事業:白手興家,96年引入味千拉麵、04年開設板前壽司、07年開設板長壽司。

現職:板前及板長壽司老闆、味千(中國)股東。

分店:板前、板長等日式食肆共39間物業:清水灣銀巒路獨立屋身家:味千中國股份及物業約值6億元,若成功將旗下飲食集團上市,市值估計約50億元。

噱頭:06及08年主持無綫飲食節目《和味無窮》;08年起連續三年在日本投得被譽為「日本一」的藍鰭吞拿魚王。

姓名:李德麟

年齡:59歲

籍貫:上海

學歷:工商管理學士

家庭:曾離婚,現任妻子為息影女星林珍奇,育有2子女,女兒李依琳為人稱「扒女」的兼職模特兒。

事業:富家子弟,74年接掌家族生意明新凍肉、99年創立扒王之王餐廳。

現職:明新凍肉、扒王之王及多間食肆主要股東分店:扒王之王餐廳共40間物業:西貢溱喬4,000呎獨立屋、港島中半山愛都大廈4,000呎單位、另有7至8個舖位。

身家:旗下凍肉公司和物業約值16億元,若成功將扒王之王上市,市值估計約40億元。

噱頭:06年聘請新聞人物「巴士阿叔」陳乙東擔任旗下食肆公關,後因妻子反對將其辭退。

壽司王 新聞多多

鄭威濤生意愈做愈大,身家愈來愈豐厚,但除了與扒王李德麟的官非外,他近年亦碰到不少麻煩事。

16/6/08 食環署接獲四宗關於板前及板長壽司的食物中毒個案,遂封閉其位於觀塘的食物製造廠進行清潔及消毒,但次日續有十五名食客不適入院,食環署進一步封閉十多間板前及板長分店,其中一間因未有適當儲存食物遭檢控。

17/1/09 鄭威濤駕車時突然伏在軚盤上毫無反應,其他駕駛人士以為他暈倒遂報案,警員到場證實鄭因腹部劇痛一度陷入半昏迷,但他拒絕送院,事後由朋友接走。

8/1/10 鄭威濤第三度在日本投得「日本一」藍鰭吞拿魚王,但運回香港準備大肆宣傳時,卻遭環保團體「贈興」,到板前和板長分店示威及為魚王默哀,呼籲市民拒食。

30/3/10 鄭出席朋友生日派對後醉酒駕駛,被法庭判罰五千元、停牌九個月,並要報讀駕駛改進課程。

市值多少 點樣計

扒王李德麟雖與鄭威濤同樣從事飲食業,但在缺乏帳簿之下,如何推算出對方的飲食集團可值五十億元?有財經界人士解釋,要估計一間公司的價值,最簡單方法是參考同類上市公司的數據。

現時本港上市的大型飲食集團,以大家樂(0341)規模最大,有分店一百間,按其最新公布,○九至一○年度淨賺五億元,即平均每店年賺五百萬元。不過財經界人士指出,賣壽司、魚生的盈利,比做快餐好得多,保守估計高出三成。

鄭威濤的壽司及相關店舖共三十九間,以每間年賺六百五十萬元計算,每年總盈利二億五千多萬元,若集團成功申請上市,其估值可達每年盈利的二十倍,即五十億元。

撰文:何源遠︱攝影:鄧振權資料:資料組︱設計:雷振邦
5 : GS(14)@2010-07-31 22:50:50

http://magazine.caing.com/charge ... -25&cl=115&page=all
若能说服韩国现代,则可短期内顺利上市;如若不能,北汽须等待自主品牌羽翼丰满之后方可实现上市梦想—这恐怕还需要两三年甚至更长时间
《新世纪》周刊 记者 梁冬梅

  * 北京现代目前的利润支撑着北汽集团的半壁江山



  北京汽车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北汽集团)股改上市之事已迁延数年,今年年初以来,更是隔两三个月就有北汽集团股份公司即将挂牌的消息传出,均无果而终。7月初,本刊记者从北汽集团内部获悉,股份公司挂牌时间现在以“周”计,应不晚于7月底。福田汽车副总经理董海洋7月23日对本刊记者证实,他将离开福田汽车,加盟北汽集团,这也预示着好事将近。

  股改是上市的前奏,挂牌当然是北汽上市路上的一件大事,但不是最具决定性的事件——究竟把什么资产放进去才最关键。现在,横在北汽上市路上的巨石是韩国现代。接近北汽的消息人士告诉本刊记者,由于韩国现代这个重要合作伙伴的强烈“不合作”,北汽目前很难确定上市的时间表——这也正是北汽股份公司一拖再拖、未能尽早挂牌的核心原因。现代汽车既是北汽乘用车资产重中之重,更是北汽集团高管的难言之隐,所谓“上市计划正常推进中”不过是对外的一种公关辞令。

  北京现代的利润支撑着北汽集团半壁江山,这部分资产能否纳入上市公司,决定北汽集团短期内能否顺利上市。如果现代汽车最终拒绝将北京现代的中方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北汽惟有等待自主品牌羽翼丰满后方可实现上市梦想——这恐怕还需两三年甚至更长时间。

  鉴于韩方在合资公司中的强势,以及韩国现代在东风起亚上市中决绝退出的先例,北汽上市前景叵测。

股改方案“纠结者”:北汽福田

  北汽集团早在2008年就正式启动了上市计划,并聘请了相应的中介机构。当年5月,北汽集团获得北京市国资委的批复,成立上市领导小组,当时的规划是在2008年底之前完成上市。

  对于迟迟未能按计划上市,今年1月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解释称,主要原因是“上市方案尚未确定”。但了解北汽的人都知道, “先有诸侯,后有天子”的历史,形成了北汽集团“强地方、弱中央”的现实,北汽上市方案因此几经修改。一位接近北汽集团高管的人士进一步透露,北汽集团当时在整体上市和乘用车业务单独上市两个方案之间摇摆。

  北汽集团旗下拥有四家整车公司,分别是北京现代、北京奔驰、北汽福田和北汽有限。其中,北京现代是北京汽车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北汽投)与韩国现代成立的合资乘用车公司,双方股比各为50%;北京奔驰则是北汽集团与德国戴姆勒集团成立的合资乘用车公司;北汽福田是北汽集团任第一大股东的商用车公司;北汽有限是北汽集团生产越野车的控股公司。

  北汽投成立于2002年,注册资本11.7亿元,后增资至35亿元,最初由北汽集团、北京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北京国际电力开发投资公司、北京首创股份有限公司和北京阳光房地产综合开发公司等五家股东出资成立。

  此前,北汽集团曾筹划将上市公司福田汽车(600166.SH)纳入,以实现商用车和乘用车整体上市。由王金玉创立并领导的福田汽车一直与北汽集团保持相对独立,且福田汽车已拥有上市平台,并不愿将自己纳入北汽集团上市公司中。

  北汽集团总经理汪大总在7月初对本刊记者提及,北汽集团的乘用车业务将纳入股份公司中,商用车不包含在内,这意味着北汽集团已放弃了整体上市计划,福田汽车上市资产的独立性获得了支持。

  前述接近北汽集团高管的人士告诉本刊记者,后来确定的股份公司基本方案,是将北汽投股东移植过来,即北汽投股东成为北汽集团股份公司的股东。在 2002年成立北汽投后,北汽投曾经历过几次股东变更。最近一次是在2009年6月,变更后,北汽集团占股43.26%;北京首钢股份23.62%;北京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16.99%;现代创新控股有限公司10.00%;北京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6.13%。其中,只有现代创新控股是民营企业。

  除了最初纠结于商用车资产是否注入,股东之间的矛盾也是股份公司迟迟未能挂牌的原因之一。知情人士透露,北汽投其他国资股东希望创新控股退出,以免公司经营理念和方式发生冲突,后者却希望继续分享北京汽车业利润,国资股东和民营股东之间摩擦不少。

  除了这两大原因,北汽集团在股改和上市途中最困难的挑战,来自强大的“拦路虎”:韩国现代。

上市“拦路虎”:韩国现代

  韩国现代汽车强烈反对北汽集团上市,在与合资公司讨论上市方案时表现相当强势。

  北京现代对北汽集团举足轻重。2002年与韩国现代汽车成立合资公司时,北汽集团还是一盘散沙。除了北汽福田,其他两家整车公司均处于亏损状态。经过与韩国现代八年的合作,北汽集团在销量上成为全国排名第五的整车公司,跻身“四大四小”之列。

  2009年,北汽集团实现整车销售121万辆,其中北京现代销售57万辆,占47%;而2010年上半年,北汽集团实现整车销售74万辆,销售收入737亿元,利润50亿元,其中北京现代贡献了33万辆销量,仍占整车销量的近45%。

  目前,生产越野车的北汽有限仍然亏损,而北京奔驰则刚刚扭亏为盈,能够为北汽集团创造利润的,主要还是北京现代。2009年,北汽集团总销售收入超过1000亿元,利润超过100亿元,据北汽集团一位内部人士透露,北京现代为北汽集团贡献的收入和利润,均占集团的50%以上。可以想见,没有北京现代相关资产的注入,北汽的乘用车资产根本不足以吸引资本市场。

  但是,一方面担心培养强大的竞争对手,另一方面不愿意披露更多母公司的信息,韩国现代汽车对于北汽的上市持消极态度,甚至阻挠相关工作。一位北汽集团内部人士对本刊记者透露,北汽集团在做股改上市前审计工作时,北京现代工厂大门紧闭,审计队伍连进都进不去,韩方还多次阻挠中方进入调查合资公司财务状况。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北汽集团和韩国现代双方关于此事的正式和非正式协商已经进行了“几十次”,北京市国资委等部门也积极介入,依然未有进展。

  北京现代成立之后,发展极为迅速:六个月完成合资谈判;五个月完成工厂改造;合资公司挂牌两月后新车下线;八个月完成3万辆销售目标等——这些高效发展,就建立在韩国现代对北京现代的强势控制之上。

  众所周知,中外合资汽车公司的产品,多数都是直接从外方引进,对车型引进、采购等关键决策,多数掌握在外方手中,北京现代也不例外。像零部件采购,也是应韩方要求,主要采用现代汽车的全球零部件供应商现代摩比斯。北汽集团一位内部人士告诉本刊记者,即使车价很低,现代汽车还是能通过零部件公司掌握合资公司大部分利润。不仅如此,在北京现代内部机构设置中,财务等关键部门也掌握在韩方手中。

  上述北汽集团内部人士透露,徐和谊在担任北汽集团董事长之后,曾做了许多努力,试图改变外方过分强势的局面。在他的努力下,北汽投成立了控股 80%的海纳川汽车零部件公司,同样为北京现代提供零部件。但据另一位北汽内部人士透露,海纳川的零部件有一部分被北京现代采用,但大部分还是供给了外部企业。

  其实,中国汽车公司在上市过程中,均遇到过合资公司资产纳入上市公司的矛盾冲突,上海汽车(600104.SH)上市时,德国大众曾反对上汽集团将上海大众中方资产纳入上市公司;东风集团(00489.HK)赴港上市时,由于现代汽车的强势反对,东风悦达起亚合资企业不得不剥离起亚资产,方可进入上市公司。

  此番北汽集团能否说服韩国现代,将北京现代中方资产纳入上市公司,困难恐怕比想象的还要大,重组的主要组织者——北汽集团总经理汪大总任重而道远。对于北汽来说,若能说服韩国现代,则可顺利上市;如若不能,则只能转而发展自主品牌,做大自主业务资产,方可一圆上市梦。

  2009年12月,北汽集团花费2亿美元收购了通用萨博的知识产权,并计划在此基础上发展自主品牌。目前,投资40多亿元、年产能30万辆、在萨博基础上发展自主品牌中高级轿车的生产基地已经开工,预计2011年年底北汽首款自主品牌中高级轿车将上市。

  “如果没有北京现代资产注入,北汽集团必须将其自主品牌发展到一定程度,方能够上市。”上述接近北汽集团高管的人士称,“这个时间大概需要两三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6 : GS(14)@2010-07-31 22:53:34

軟件公司崛起 擬明年上市


蘋果手機全球熱爆,不少企業都希望推出自己的 iPhone App吸客,有本港軟件開發公司因軟件產品獲市場受落,「生意多到做唔晒」,盈利颷升,可實現上市集資大計。業內人士指出,隨着 iPhone 4推出,加上 Google Android手機系統冒起,兩大陣營大鬥法,誓必刺激手機程式市場繼續擴大。
「生意多到做唔晒」

軟件開發公司 Sino Dynamic由 09年至今推出 32個 iPhone Apps,當中最為人熟悉的是「按揭通」,董事江慶恩說:「當時都冇諗過咁簡單嘅程式會咁受歡迎。」「按揭通」是讓用家透過 iPhone完成按揭申請,軟件公司從每宗成交個案抽佣,單是 3月至今已經為公司帶來逾 230萬元收入。
食住這條搵銀方程式,江慶恩陸續與其他企業合作推出買樓、買船票、買戲票和訂酒店等等應用程式,公司盈利直線上升,現時在馬來西亞有分公司,未來更計劃擴充到內地和台灣,預計明年便可在創業板上市,江慶恩說:「家連海外企業都搵我哋幫手,生意多到做唔晒。」他預計, Google Android手機系統很快便會與蘋果 iPhone分庭抗禮,屆時編寫程式要分兩個版本,公司前景非常樂觀。
7 : GS(14)@2010-08-03 21:43:34

印尼首富公司港上市 籌78億
巴西纖維概念 邀聯交所前高層助拳
  2010年8月3日



印尼首富陳江和欲將旗下資產分拆來港掛牌,打響巴西概念。




【明報專訊】被譽為印尼首富的陳江和旗下的「巴西概念股」——紡織原料黏膠纖維生產商賽得利國際(Sateri),據悉已向港交所(0388)遞交上市申請,擬最快10月來港上市,集資10億美元(約78億港元)。原來早在2008年,便有名為賽得利控股的公司於百慕達成立,陳江和名列董事名單,更邀來本港股壇前輩司徒振中助拳。


纖維素可應用於紡織化妝品等

祖籍福建莆田的陳江和,1949年出生於印尼,與新中國同齡,曾登上2008年福布斯亞洲印尼富豪排行榜首位。陳於1967年創立新加坡金鷹國際,據公司網站披露,目前總資產已達100億美元,員工有5萬多人。集團旗下業務涵蓋四大領域:林漿紙工業、農產品加工、纖維及能源開發,而此番便是將從事纖維業務的賽得利國際來港上市。纖維素是一種提取自綠色植物的有機化合物,可廣泛應用於從紡織、化妝品、塗料及塑膠等領域。

曾有人將賽得利視為來港掛牌的第一家巴西公司,但這種說法有欠精確。賽得利旗下共有兩家企業,分別位於巴西及中國江西。地處巴西的巴伊亞製漿廠,是賽得利於2003年併購當地兩家企業所得。巴伊亞於當地擁有自己的種植苗圃及225萬畝特許經營的土地。在2008年中,將年產能從11.5萬噸提高到了 50萬噸。

至於九江的賽得利化纖,早在2004年便投入商業營運,主要生產高強纖維及無紡纖維,用於高級衣料及衛材用品,年產能達7萬噸,待今年完成擴建後,產能將倍增。

司徒振中曾任聯交所副主席

本報經查詢發現,以賽得利命名、且於本地註冊仍有效的公司共有3家,包括賽得利中國、賽得利管理及賽得利控股。其中兩家登記地址完全相同,另一家地址亦相當接近,彼此有千絲萬縷的聯繫,未知是否為賽得利來港掛牌作準備。有趣的是,2008年註冊的賽得利控股雖被改名Peiterson投資,但今年7 月新成立的同名公司賽得利控股與其登記地址卻完全相同,董事人選也相若。至於當下擔任Peiterson投資董事的司徒振中,更是本港股壇老前輩,曾於 1982至2001年間擔任匯豐金融服務(亞洲)行政總裁,1997至2000年更出任聯交所(港交所前身)第一副主席,如今也是光大控股(0165)及九龍建業(0034)獨立非執董。有海外背景公司來港流行邀請業界名人任非執董,未知司徒振中會否中選。

另外,擬來港集資1至2億美元的內地伊泰煤炭,據承銷團消息稱,公司計劃下月初聆訊。而昨截孖展的星謙化工(0640),7家券商共為其借出20.47億元孖展額,相當於公開發售超購逾216倍。

www.mpfinance.com/ipo.htm
創業 意念 上市 公司 系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0062

皓文控股(8019,前中遠威生物製藥)新聞專區

1 : GS(14)@2010-07-12 22:05:28

(留空)
皓文 控股 8019 中遠威 中遠 生物 製藥 新聞 專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006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