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史提拉: 嘉伯仙奴專區

1 : GS(14)@2012-05-13 11:19:01

200兄幫幫手建起來可以嘛?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102910
很奇怪,大家只憑照片,根本毫不認識,三兩句說話就好像和你很熟落似的,說得閒話家常,有位38歲的男士A,我胡說因感冒發燒,所以在家休息,他竟然說要陪我去看醫生,又說要買粥來送給我,態度殷勤得像熱戀中的男友,話雖如此,但心裡竟有一絲溫馨甜蜜,難怪Jessica每次收到交友App的訊息,都不禁自得其樂笑出來。
正當我努力推搪A,另一位23歲的P向我招手,好一個小伙子,第二句就直接問我有否拍拖,我問他是來找女友嗎?他大膽地說:「我是找SP,你可以嗎?」SP!是甚麼來的?他見我未有回覆,便說:「你身材很好呀。」Holy Cow!史提拉恍然大悟,他是找Sex Partner的,他只見我三分一臉的大頭貼,就說我身材好,時下的「80後」實在直接得太恐怖了,而這個交友App開始令我有點害怕。
2 : GS(14)@2012-05-13 11:19:22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103087
想不到剛脫身,那位23歲找SP的小子又大膽來招惹,原來給此人發現我online了。對於年輕一代的心態與伎倆,我比較感興趣,至少不會又說甚麼「老婆不了解我」的廢話,於是我單刀直入,問他前一晚有否「收穫」,他一點也不保留,大力吹噓約會了一個女人,如何貨不對辦,匆匆走人,我接著追問他,用這途徑有過多少SP,他說30個,如果屬實,十分令人吃驚。
不過,與這小子閒談倒沒壓力,起初還以為他會被本小姐斷然拒絕而鳴金收兵,相反大家直腸直肚,毫不遮掩,偶爾說得露骨,就更覺他有趣。誰知道他對我沒有放棄,還揚言終有一天我會與他有進一步發展,可惜他根本不認識我本人,打死也不會跟一個23歲的有發展機會。小子,你這次注定要失敗了!
3 : GS(14)@2012-05-13 11:19:51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103290

回想在上世紀ICQ年代,我史提拉也曾開過戶口,跟莽撞進來的人聊天,那時候,少不更事,說話毫無顧忌,有時連對方是男是女也不知道,互相在線上講大話,將朋友的照片當是自己,胡亂發送出去,其缺德程度,今時今日都覺過分。有一次,玩得興起,對方說要我的裸照,我捉「字虱」,只送出本小姐脫掉戒指玉手的裸照,不料對方照單全收,以德報怨,回贈我一幅他陽具的大特寫,當時我在舊公司open office,電腦屏幕霍地彈出那東西,旁邊的秘書妹妹嚇到大叫,回想那一刻,今天也忍俊不禁。
後來,換了電腦,忘記了ICQ戶口,於是那一段張狂放浪的歷史,漸漸拋諸腦後,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前陣子,當ICQ有手機App推出時,周圍的人發瘋似的去尋回昔日的戶口號碼和密碼,我也動心過,不過最終打消了念頭。雖然我人好懷舊,昔日網上亦有些志趣相投的朋友,不過時間過了十多年,本小姐擔心一旦相認,一時間真不知道說甚麼好,還有,那個露體狂,還會在嗎?他還會記得嚇死過一位女孩子嗎?又或者,他死了沒有?嗯,我不是心地不好,而是對此人真有這想法!
4 : GS(14)@2012-05-13 11:20:16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102542
無獨有偶,中國內地的僱主有同一遭遇,中小企都叫苦連天,從前,老闆用「押金」、積壓兩個月人工的方法,去逼使員工不隨便辭工,現在已經反過來,利用福利、獎金之類的方法,誘使他們留下來,但情況依然不妙。本小姐有位在佛山做飲食生意的前輩,公司長時間都缺人,影響了服務質素,要知道,內地人的工作態度和效率比不上香港人,要兩、三個才抵得上一個;此外,每年農曆新年回鄉探親,又例必流失了一批,所以,以前可以「炒人」,今天只能「留人」,人工一加再加,卻依舊沒有人來應徵。
直至某一天,我遇上了兩個內地的女孩子,終於明白過來。原來別說有學歷的,即使沒有學歷的,一般內地年輕人,都不屑於安安份份打工,他們的「大志」,是要做生意,不論懂或不懂,有沒有資金,反正沒有的話,就伸手問家裡拿,十萬、二十萬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成功與否不太重要,最緊要是在友儕中混了個「老闆」的名堂,至於賣衣服、搞山寨貨、做飲食都沒所謂,在他們心中,死死氣賺三兩千人民幣的打工一族生活,很丟臉,是死也不會幹下去的。
5 : GS(14)@2012-05-13 11:20:49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102730
阿君學歷較高,在內地做市場營銷,5天工作,收入五、六千人民幣,聽說已是不錯,奈何曾經滄海難為水,她早年因緣際會,做山寨電子產品生意賺了大大一筆,心雄起來,愈做愈不理風險,結果賺了十次,最後一次一鋪清袋,打回原形,蠻不情願下回去打工。這次失敗,她沒有放棄希望,但看見其他朋友紛紛創業,難免酸溜溜,所以急不及待,又想東山再起。
阿怡中學程度,思想比同齡的女孩子成熟,她畢業後沒有工作過,一直在家,父母又疼她,男朋友又有點錢,兩年來的生活就是吃喝玩樂,玩到累了,她又找不到想做的工作,於是順理成章又想做生意。她年紀輕,心思多,一時想東,一時想西,飲食、時裝、貿易通通想過,初時父母也支持,不過見她心頭愈來愈高,要投入的錢由十萬八萬,去到三、四十萬,父母便開始有微言。
如果以上的情況在香港發生,不知道做父母的會怎反應,對著未曾工作過,或者連打工都未歷練的子女,有人真的會願意投資三數十萬,支持他們創業嗎?抑或是,香港年輕人沒大志,只能「為奴為婢」,安心立命上班?望老闆開恩;反之,內地新一代膽正命平,社會崇尚投機取巧,相信工字永不出頭,所以才放手一搏呢?

提拉 嘉伯 仙奴 專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9335

有些不變的事情

1 : GS(14)@2012-05-13 11:36:54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20513/16331566

九七以前,當我們提出香港需要文化局的時候,很多人都不太明白這種部門的必要,他們甚至不曉得文化政策是什麼。反應大致有兩種,一種是怕文化局成了政府的意識形態機器,無端招惹是非;另一種是認為該有的「服務」都已經有了,從電影節到圖書館,樣樣不缺,又何必架床疊屋,把所有這一切歸放在一把新雨傘之下呢?
就說大陸吧,從中央文化部到地方文化局,當然要在宣傳部的「指導」下肩負起捍衞意識形態的責任。可是外間往往也忽略掉了它們還有另一面,有些官員真想在局限之內盡力做點不一樣的事。十幾年前,有一個剛在北大唸完博士的朋友,滿腦子都是他論文裏巴赫汀所說的「眾聲喧嘩」,想在他剛剛開展的仕途裏實驗一下多元化的路線。十多年後,他成了一個移民構成的大城市的文化局長,我見過他盛意拳拳地向一位香港官員請教「先進經驗」,應該怎樣讓這麼多的外地人認同自己現在身處的城市,愛護這個地方,同時不失多元色彩。人家以為香港也是移民城市,對本土文化的發展和認同一定深有體會;不料我們那位多少得負責點文化「服務」的公務員答非所問,不知所云,弄得我們一批香港朋友尷尬到想鑽洞。
如今頗有一些香港人津津樂道龍應台在做台北市文化局長時的政績。其實早在十幾年前,台北市文化局還不存在的時候,我們去那裏大談文化政策和創意產業,也是要遭到懷疑和抵制的。因為文化人不一定喜歡把文化和「政策」與「產業」這兩個字眼連起來,嫌它們實際功利。真沒想到現在台灣說創意產業會說到這麼過火的地方。
當東莞圖書館的漫畫分館已經辦了兩屆「 Cosplay」大賽,當台北把文化當成自家賣點的今天,我們香港仍在重演十幾二十年前的爭論。



梁文道
有些 不變 事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9336

和官員說文化 梁文道

1 : GS(14)@2012-05-13 11:38:20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20512/16328963

今天沒人敢說香港是文化沙漠了,但我猜同樣也沒有人敢說香港政府不是文化沙漠。過去這二十年,為了文化政策,我們一群朋友少不了要和官府政黨打交道,真長見識。首先得搞清楚,香港每年花在藝術節目圖書館之類的東西上的公帑並不少,甚至在東亞地區稱得上名列前茅,最起碼要比台灣多。然而我們負責制定文化政策的部門叫做「民政事務局」,負責執行相關政策的部門稱為「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負責在議會代表文化聲音的議員則是「體育、演藝、文化」界的霍震霆,光看這些人物和名目,就知道文化的份量有多重了吧。
曾經見過一個性格很江湖的官員,擅長去車公廟替香港求籤,每回和他談到正事,就起身舉杯高叫「大家飲杯」。還見過一個典型的港英精華,和他說台北上海的進展,他就用冷笑代替「台北上海算得乜」這句不屑出口的話。那麼新加坡呢?香港不是一天到晚要和新加坡競賽嗎?他們也有文化部呀。不料他竟回應:「咁新加坡有冇文化咗呀」。我不曉得他現在再去新加坡會有什麼感想。最後那一位名義上主管香港文化政策的高官我就沒有一會的運氣了,只知道他真的熱衷「民政」,比較喜歡去大大小小的同鄉會交誼感情,據知其他文化圈的朋友們也很難見得着他。
印象至深的一回是在某高官宅邸聊西九,他想說服我們接受政府方案,於是在俯視維港的草坪上指着對岸感性地說:「你看,將來西九起咗個大型文化區,東九啟德嗰邊又起番個大型體育區,幾好睇呀!香港咁就雙翼齊飛啦!」


梁文道
官員 文化 文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933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