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各有主場 齊齊升呢 姜皓文 唐詩詠 2018-02-09

1 : GS(14)@2018-02-12 05:52:55

https://www.am730.com.hk/news/%E ... %a9%e8%a9%a0-115203
姜皓文(黑仔)和唐詩詠,看似風馬牛不相及,在賀歲喜劇《我的情敵女婿》初結片緣,迅即擦出愛火花,一對嶄新組合喜相逢,兩人雖各有主場,近年亦齊齊升呢,黑仔憑電影《拆彈專家》及《大樂師.為愛配樂》獲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提名,今年接連擔正演男主角;詩詠則憑劇集《不懂撒嬌的女人》成為出爐視后,難得「愛妻號」遇上「絕世好女友」,兩人分享藝人談情說愛的壓力與心得,亦不忘交流演戲經驗。

文:許惠敏 圖:莊振邦、陳奕釗
髮型:Jove Sher Hair(姜皓文)、Eve(唐詩詠)
化妝:Herrylaiming Make-up(姜皓文)、Jessica Chan(唐詩詠)
服裝:JNBY(姜皓文)、MO&Co. edition10(唐詩詠)

news-images

一日情緣 嫌太短
黑仔配詩詠這對情侶檔組合,緣起於愛玩即興的導演葉念琛,詩詠說:「他邊拍《情敵》邊想劇情,某天問我『給你一個男人,好嗎?』我當然答好,然後就沒下文,直至拍攝當日,才知黑仔哥是我的男友。」她形容角色受盡老闆任達華的氣,心理不平衡,需要愛情滋潤;黑仔則演病態賭徒,千方百計追求心儀女神劉嘉玲,他打趣說:「導演見我玩得開心,再加一條感情線給我。」黑仔對「新女友」印象來自《撒嬌》,「她與那個男主角(王浩信)合唱的歌,現在仍常在腦海,很窩心。」首次合作,兩人起初是戰戰兢兢,自認慢熱的詩詠憶述,「因為導演讓我們自由發揮,所以很緊張,惟有主動問『你覺得我們可以點演呢?』」她大讚黑仔專業,讓她安心放膽去演,「我覺得喜劇很難,在我眼中他是很紮實的演員,沒想過他很搞笑,從中可學習如何演喜劇。」在亞視年代的《香港亂噏》已扮鬼扮馬的黑仔幽默回應:「視乎對手啦,大家都忘了我是演喜劇出身,幾乎自己也忘了!」詩詠續說:「我覺得大家很有火花,可惜只有一日戲太少。」黑仔補充:「我們由認識、邂逅生情愫到分手,都在同一天,很快速。」兩人一拍即合,異口同聲表示,期盼再有合作機會。

100分女友:渴望愛得簡單
在戲裡,黑仔與詩詠大玩忘年戀,以愛火燃點笑彈。現實中,年齡差距可會是詩詠的擇偶考慮?「我覺得在愛情世界裡,年齡只是數字,最重要是看你找不找到那感覺。」由2000年拍港台劇集《青春@Y2K》開始,詩詠的戀情都備受關注,對前度男友崔建邦百般維護與氣量,為她帶來「最佳女朋友」的美譽,也讓她無法低調處理感情事,她語帶無奈地說:「其實,我也經歷過一點轉變,以前是不提,但大家都既已知道,我便試著講少少,原來『少少』是很難控制,未來不知會遇到甚麼人,我會選擇盡量低調,當然也要尊重對方的想法,一段戀情需要好好保護。」去年與洪永城分手,輿論壓力是原因之一,始終拍拖是兩個人的事,事事要向外界交代,戀事便會變得複雜,詩詠欲言又止,「情侶總有正常的戀愛事情會發生,就是嗌交,例如我與男友正在嗌交,心情已經麻麻地,但又要面對群眾,像做戲般回應……對我來說太複雜了,始終要調節心情。」

演戲情緒起伏 苦了嬌妻
這邊廂,詩詠情路崎嶇,那邊廂,結婚18年的黑仔,夫妻恩愛如昔,在這世代實屬難得,詩詠反問:「很正常,點解是難得?」黑仔記起1999年結婚時,曾經被投以不信任票,他自嘲說:「以一般夫妻來講,很正常,即是說黑仔都可以結婚十幾年?當年真有記者說『結婚?留定版位給你,睇你好得幾耐?』」結婚逾18年,黑仔與太太的關係確曾現危機,他承認年輕時較任性,不太踏實,歷過風浪,現今已是公認的「愛妻號」,「我經常開工,甚少留在家,所以一有時間就會陪家人,太太就更需要陪伴保護。」黑仔直言,演員時常要跟情緒玩遊戲,往往難為了枕邊人,「我拍《情敵》期間,同時要拍一齣慘情戲(《電影痴漢》),今日喊苦喊忽,明日卻嘻嘻哈哈,最難是修復情緒!」那段日子,他形容活像瘋漢,「帶著情緒回家,沒有人夠膽跟我說話,呆望著電視機,然後用個多小時沖涼,大家等我主動開聲說話,才知我已經ready,所以太太很辛苦,像照顧一個癲人。」故此,無論拍戲有多忙碌,每年10月他必會預留日子與太太共同度過,「10月24、25、26日,是我跟她的生日和結婚周年紀念,所以每逢10月都會去旅行,去年便跟一大班朋友去大馬玩。」近年片約不斷的黑仔,更趁該次旅遊度假,在檳城買下豪宅給太太,以實際行動答謝太太多年來不離不棄的支持。


news-images

初演男主角 有壓力
入行逾30年的黑仔,去年首次入圍金像獎,雖與最佳男配角獎擦身而過,但演技備受肯定,今年獲兩個席位的男配角提名,並已晉身男主角行列,他坦言,「驚㗎!雖然每次都會緊張角色演得怎樣,但掛自己牌頭,壓力自然會重了。」拍完首次擔正的《電影痴漢》後,他更會在《翠絲》挑戰演跨性別人士角色,「《翠絲》的故事傾了兩年,期間想過推掉角色,擔心自己無法兼顧,因為劇本很沉重,後來跟一班跨性別人士接觸,讓我更了解整個歷程,是他/她們給我信心去演,看他們像是很開心,終於做到自己,其實背後頗陰功,是大家不知道的坎坷。」為了演繹由男變女的過程,向來Man爆的黑仔要把體毛全剃,至今仍受角色影響,詩詠望著他的優雅坐姿,「坐得比我更lady,應該仍未完全抽離吧。」黑仔直言,「愛上皮膚滑溜的感覺,發現有毛再生出來,便會把它們剃光。」接連演繹沉重角色,黑仔想演純愛故事,「像《101次求婚》的愛情,關於兩個不同世界的人。」



闖影圈 開闊戲路
訪問之時,詩詠仍未正式登上視后寶座,對於能否憑《撒嬌》中的凌禹勤(Cherry) 一角,深入民心,當時備受網民熱捧。不過,談到最深刻的演出,則是播出時劣評如潮的《神探高倫布》,在5年前拍攝期間,曾試過難以抽離角色的經驗,「我演的梅妹是個病態女士,當時自覺有兩個我,一個癲癲地,另一個是原本的自己,令身邊朋友感覺不舒服,我索性避見所有人。」當時劇集收視和口碑俱差,唯獨一人分飾兩角的詩詠,表現廣受讚賞。故此,即使拍畢劇集後,她要讀心經來平伏心情,仍毋懼再挑戰沉重角色,她笑言,「不擔心無法抽離,因為要照顧家裡的貓,處理大小二便,始終會返回現實。」近年,詩詠從視圈跳進大銀幕,盼能透過與不同導演和演員合作,演多元化角色,突破在觀眾心目中的固有形象,「今次演一個在電視沒見過的硬朗角色,是在喜劇裡不太喜劇的人物,發現自己也可演喜劇。」



黑仔拍劇試水溫
至於主力拍電影的黑仔,則走回劇集世界,他在現正播放的《無間道》中,以一對smokey eye配黑指甲的造型演黑幫大佬「太子」,並將於下月接拍無綫的警匪劇集,他指出電視與電影的觀眾層面不同,形容今次是試水溫,希望有多個表演平台,「有時我揸車入油,油站阿姐會問好久不見,是否仍有拍戲?因為她不看電影。」不過,若要二選一,他始終鍾情電影,「電視著重對白,拉長來拍,能過足戲癮,電影則要一擊即中,要很清楚演甚麼,拍攝的認真度較高。」詩詠點頭和應,「電影對演員是挑戰,不同導演各有要求,要提升演員。」不過,她直言很享受在街上,觀眾直呼其劇集角色名,「講講劇情,感覺很溫暖。」現階段的她則希望影視雙行。
各有 主場 齊齊 升呢 姜皓 皓文 唐詩 2018 02 09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8026

福祿壽十周年 三兄弟一條心

1 : GS(14)@2018-02-12 05:54:13

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 ... 0%E6%A2%9D%E5%BF%83
2007年,阮兆祥(祥仔)、王祖藍和李思捷在TVB台慶節目的《熱爆巨星演唱會》環節中,模仿多位著名歌星而備受注目。翌年,他們命名為「福祿壽」繼續大放異彩,後來因為《荃加福祿壽》節目,令他們更受觀眾喜愛。下月8和9日,三人再度聚首舉行《福祿壽十周年演唱會》,以歡笑聲報答一直支持他們的觀眾。

「福祿壽」扮嘢扮了十年,每次也有不同驚喜。思捷表示︰「無論我們扮嘢、認真唱歌或是棟篤笑,每個橋段都是新的,最重要令現場觀眾笑足三小時。」

破天荒「PK賽」

這次演唱會,其中一個新嘗試是模仿PK賽。祖藍披露︰「我們平時各自扮演不同的人物,今次一起扮同一個人,來個PK賽,然後邀請那個人物的真身來為我們評分,看看哪個扮得最神似。」祥仔補充︰「我們以前都是單打獨鬥,這樣一起PK比較破天荒。另外,這次扮演的人物會有新有舊,包括我們各自扮演過的經典角色。」

對於合作了十年,三人各有一番感受。祖藍認為︰「『福祿壽』肯定是我們事業的里程碑和轉捩點,也是人生中很重要的代表作。」思捷坦言︰「想不到十年來,觀眾仍然支持我們。我們三兄弟經歷過甜酸苦辣,互相包容,彼此關照,才有今天的默契和情誼,我們很享受和珍惜現有的一切。」祥仔附和說︰「三人組合可以維持十年,是一件很難得的事情。我們各有不同的想法,經過各自的過濾,才可以達到共同目標,難度很高。我們三個人一條心、一條命,協調得不錯,每次演出都有不同的亮點,令到這個金漆招牌更響亮,觀眾更愛我們。」

在過去十年的經歷裏,「福祿壽」三人共患難相扶持,有着不同難忘而珍貴的回憶片段。祥仔感觸的說︰「上次紅館演唱會,當我們唱到最後一首歌,升降台臨降下去,我們三兄弟擁抱在一起的時候,我望上紅館的天花,跟自己說︰希望有一日,我們三兄弟再次在這兒重聚。」祖藍記起另一次在會展的演出︰「我在台上唱歌給阿嫲聽,鏡頭拍攝着阿嫲,見到她真的很開心。我們向家人致謝的環節,是對他們的交代,讓他們知道我們在做甚麼,以我們為榮。」

難忘珍貴時刻

祥仔回應︰「那晚我們各自表演的環節,都哭到不得了。我們都很愛錫家人,家人真的是最大的後盾,給我們最多的愛與支持。」

思捷記起他們和汪明荃(阿姐)一起拍攝劇集《荃加福祿壽探案》的經歷。「那兩個多月很辛苦,我記得有一次拍外景戲,由晚上通宵拍到第二天早上。我們搬來兩個垃圾桶用來做企枱,把爐放上去,淥鮑魚,食鮑魚飯。我們一邊吃一邊等拍攝,很溫暖,很sweet。」祥仔對此特別多謝阿姐當年的帶領和教導︰「多謝阿姐的旺,多謝她的經驗,帶領我們行出非常順暢的第一步。」難得「福祿壽」受歡迎十年,依舊懂得抱有感恩的心。

遠超出所想所求

「福祿壽」三兄弟分別入行至少20年,各人皆稱演藝上的收穫早已超乎預期。祖藍直言︰「我當初只想星期一至五做兒童節目,星期六、日在外面演舞台劇,現在遠遠超乎我所想所求。」

祥仔少年時想當歌手︰「我夢想擁有自己的歌,後來,我出版了三張專輯,有不同的表演機會,我很感恩。」說到夢想,思捷則表示︰「我年輕時都抱有夢想,爭取夢想的過程中會被很多人拒絕,但千萬別放棄,始終一天會有人賞識你。」

王祖藍

髮型︰Ted Yeung@ii Alchemy hair & nail

化粧︰K.T. Tsui

造型︰Dicky Lee

服裝︰mijosu

場地︰EMAX九展

撰文︰張靛瞳

攝影︰Benny

編輯︰陳禮恒

美術︰梁政敏
福祿壽 福祿 十周 周年 兄弟 一條 條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8027

蘇玉華 探索戲劇更多可能性

1 : GS(14)@2018-02-12 05:54:48

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 ... F%E8%83%BD%E6%80%A7
明晚大結局的劇集《平安谷之詭谷傳說》,可說是蘇玉華「暫別」無綫之作,往後她希望探索自己醉心的劇場,同時爭取更大空間、更多可能性。整個訪問中,她說得最多是自由和空間,「目前仍很享受表演,所以想試其他平台、做其他性質的節目。」

蘇玉華在《平安谷》飾演二奶奶宋鳴鳳,阿蘇透露這角色有個好結局,「她真的改變了一些事情!」阿蘇以舞台劇演員身份參與TVB劇集演出,不知不覺超過20年,作為不愛重複、喜歡新嘗試和挑戰自己的演員,她指今次的角色的確帶來很大滿足感。

「這個人是行動派,主動又主導,不是等做反應的,演來就有得玩了。」她又指今次有別於之前在TVB演過的角色︰「演時需要很大幅度,她可以卑躬屈膝、任勞任怨,但不要踩入她的底綫,她會反擊,甚至會打人、咬人。這個女人好似一隻獅子,尤其保護女兒的時候。」

對她,最深刻是劇中愛情綫,「嫁給這老公(劉江飾)是為了生活,但重遇初戀情人(張達倫飾)是愛情,二人又忐忑又纏綿,相約私奔但事敗,她被公審時,不認不認還須認,好勇敢!」這部劇之後,阿蘇與TVB未有續新約,但不排除再有合作機會,會視乎劇本與角色,所以可視為暫別。

想改變劇場生態

劇集講女人爭取自由和尊嚴,至於現實中的阿蘇則想改變本地劇場生態。「我會參加遊行、六四晚會,但礙於性格,我不會太激烈,只希望以身作則去影響人,令人認同。我最主動做的是劇場界的事,去年和(男友)潘燦良、演藝學院師兄張志偉成立Project Roundabout,它甚至不是一個劇團,是個三年計劃,會演三齣舞台劇,從中實踐我們的理念。」

除了挑選好劇本、再配搭合適的導演、演員外,她和男友、師兄想做的是改變劇場現有生態︰「我們想公平對待每個崗位,人人都專業、要收取應得的酬勞,不能再忍受拍膊頭、圍威喂等情況!我們想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慢慢地、身體力行,希望起到潛移默化作用。」

她坦言一向只做演員,創立劇場計劃後,她要兼顧更多,令她感到既陌生又開心,「去年的演出反應很好,已定了今年六月Re-run的檔期,我們很欣慰,不單單因為掌聲和讚美,而是我們集結了一些力量、有力地呈現,亦有人看到。要純粹地做一台戲不是易事,我們沒有funding、贊助、拿政府錢,完全獨立運作,原來是行得通的。

一年一劇被縛住

此外,阿蘇也透露不再跟TVB續約的主因。「想做些沒有做過的事,哪怕是失敗,但起碼試過。之前好自由,和TVB一年一部劇,但那種唔fair係,我不能和其他平台合作。只因拍了它一個劇,卻沒有了其他空間。」

阿蘇又表示︰「最想做一些社會性強的東西,讓觀眾看到香港社會,發掘一些被忽略的角落、關注不同社群;香港有很多有趣的人和事,而我對人最有興趣。希望做多些與人有關的事。」她說香港人太辛苦,工作忙,又常被「樓」所困,忘了去發掘我們的城市,她希望大家多欣賞身邊人和事,令生活更豐盛、更快樂。

場地︰星影匯

撰文︰黃子善

編輯︰黃寶恩

美術︰梁政敏

攝影︰林良明
玉華 探索 戲劇 更多 可能性 可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802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