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貼圖]王漢興、王祖興、王守業

1 : GS(14)@2011-04-10 22:13:35


2 : GS(14)@2011-04-10 22:13:48

中環在線:大新太子爺 靚仔又叻仔
2011年04月04日

早兩個禮拜( 3月 23日)大新銀行( 2356)派成績表,太子爺王祖興 Harold第一次蒲頭,現場好多女行家為之「驚艷」,相信各位行家日後會有更多時間見到呢個靚仔太子爺!大新宣佈,委任 41歲嘅 Harold接替黃漢興,出任董事總經理兼行政總裁,而黃漢興就會升做董事會副主席。咁 Harold除咗靚仔同係大新主席王守業個仔之外,本身有咩 quali呢?原來佢 1992年喺倫敦 King's  College畢業,攞到法學士(榮譽)學位, 1999年再喺哈佛攞到工商管理碩士學位,係英格蘭、威爾斯同香港嘅合資格律師……又靚仔又叻仔,真係難得!
貼圖 王漢 漢興 興、 、王 王祖 祖興 守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3880

誰的王老吉

1 : GS(14)@2011-04-10 22:52:33

http://www.nbweekly.com/news/business/201104/14055.aspx
假如泉下有知,面對如今剪不斷理還亂的紅綠王老吉之爭,恐怕王老吉創始人王澤邦喝再多涼茶也難滅下這個“火”。
清道光八年(1828年),乳名“阿吉”的廣東鶴山人王澤邦來到廣州,在十三行靖遠街開設了“王老吉涼茶鋪”,經營水碗涼茶。兩百年後,他開創的涼茶品牌迎來前所未有的輝煌——不但在中國市場打敗可口可樂,更躊躇滿志要走向全球。
就在這個節點上,一場搶奪“王老吉”商標所有權的“紅綠”大混戰爆發了。這場“紅綠之爭”,讓許多人第一次知道兩個“王老吉”不是一回事的同時,更疑惑二者背後究竟有何錯綜複雜的恩怨。
而現在,王老吉第五代傳人、手握王老吉商標在香港及海外所有權的王健儀突然走向前台,首度高調發聲,對分別經營紅罐、綠盒王老吉的加多寶集團和廣藥集團一褒一貶,把始於去年的“紅綠之爭”劇情推向高潮。
王氏後人推波助瀾
在濕熱的兩廣,涼茶是最為普及的傳統飲品。其中,最著名的“王老吉”被公認為涼茶始祖,有“藥茶王”之稱。
自王澤邦始創基業,數代子孫傳承祖業,“王老吉”涼茶鋪先後分出幾支在廣州、湖南、澳門、香港等地發展。近兩百年間,歷經分產、戰亂、轉讓、回購等無數次沉浮,其他各支相繼衰落,家族產業由香港這一支的王老吉國際有限公司(也稱香港王老吉)繼承。
1993年,王澤邦第五代玄孫女王健儀出任王老吉國際執行董事,並持有公司1/3的股權。之後,她又升任董事總經理,和幾個兄妹一起全力投入家族生意。如今,王健儀手中已擁有香港及海外4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王老吉”商標所有權。
和大多數的老字號一樣,香港的王老吉涼茶儘管歷史悠久,卻始終維持在家族企業的規模。2008年,香港《大公報》等媒體曾報導,王健儀因在1997年至2003年間詐騙貸款145余萬港元而被判罪。報導中還提到,王健儀月收入5萬至10萬港元,比起當年加多寶和廣藥的王老吉涼茶合計高達近120億元的年銷售,香港嫡系的生意做得實在不算大。
在之後的王老吉“紅綠之爭”中,香港王老吉一直很低調,並未介入。但今年3月21日,蟄居幕後的王健儀卻突然發難。此時,她的身份成了香港同興藥業的董事長,而同興藥業正是中國內地“王老吉”品牌所有者——廣藥集團的合資夥伴。雙方合資成立的廣州王老吉藥業負責產銷綠盒王老吉涼茶,2008年單品年銷售額超10億元。
這份以“同興藥業”名義刊登在媒體上的廣告文顯示,王健儀2009年底出任同興藥業董事長,同時接任了合資企業王老吉藥業副董事長,並在今年出任本屆董事長。在該文中她對做大王老吉的加多寶“衷心感激”,但指責合作夥伴廣藥集團近期的一些經營決策“不符合王老吉合資企業自身利益的事情”。
今年2月15日,廣藥集團董事長楊榮明、總經理李楚源才剛剛在香港與王見面,溝通未來建設王老吉博物館等事宜。短短一個多月後,原本看起來關係還很融洽的雙方為何突然翻臉?
讓王健儀“發怒”的緣由是廣藥3月3日的一次發佈會。當天,廣藥集團宣佈整合旗下綠盒王老吉和白雲山兩大涼茶品牌的銷售渠道,由王老吉藥業全國總代理白雲山和記黃埔中藥有限公司“白雲山涼茶”系列產品。
廣藥此舉讓王健儀非常不滿,她聲稱,發佈會上透露的信息,作為大股東的同興藥業事先並不知情,合資企業的董事會也沒有接到任何報告。“我作為王老吉合資企業以及大股東同興藥業的董事長,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同意實施這個代理銷售的行為。”
三個「王老吉」恩怨
王健儀的突然登場,展現的只是王老吉品牌紛爭的冰山一角。圍繞這個老字號,幾方人馬關係錯綜複雜,恩怨早已綿延數十年。
1949年,王老吉因政局變化一分為二,在香港的王老吉涼茶依然由王氏後人經營,廣州的王老吉藥廠則被收歸國有,幾經更名後成為“羊城藥業”(隸屬於廣藥集團)。數十年間,穗港兩地的兩家王老吉生意不大不小,各自經營著一畝三分地,井水不犯河水。
一個加多寶的出現,打破了穗港王老吉的平靜。
1995年,一心專注於醫藥主業的廣藥將“邊角料”王老吉涼茶的紅色罐裝使用權租給香港加多寶集團。1997年,廣藥資產重組,成立廣州藥業股份有限公司赴港上市,羊城藥業成為其核心企業。也就是這年的2月12日,廣藥正式註冊申請了“王老吉”商標。
註冊商標一天後,廣藥與香港鴻道集團簽訂了商標許可使用合同。這個鴻道集團,正是加多寶的投資方,老闆同是做批發生意起家的東莞人陳鴻道。其後10多年,加多寶通過廣告營銷等商業手段,讓王老吉從一個區域品牌發展為一個家喻戶曉的全國大品牌,年銷售額過百億元。
而在廣藥和加多寶的這次合作中,香港王老吉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紅罐王老吉的配方正是來自香港的王氏後人,廣藥也曾在2002年11月與香港王老吉簽署10年使用權轉讓協議,以使廣藥“王老吉”系列產品得以獲准海外銷售。而加多寶從廣藥獲得的紅罐王老吉商標使用權,很有可能後來也增加了廣藥從香港轉租過來的海外區域使用權,不過這一點,雙方都避而不談。
2004年3月,為“理順品牌關係”,羊城藥業改名為王老吉藥業。同年8月,廣州市政府在香港舉行招商會,牽線讓廣藥集團和香港同興藥業董事長李祖澤、董事黃宜弘等五位知名港商協議成立合資公司,希望共同做大王老吉品牌。2005年2月1日,中外合資企業王老吉藥業正式成立,廣藥與同興藥業各佔比48.0465%,並列第一大股東。合資公司首屆董事長由李祖澤擔任,原王老吉藥業董事長施少斌出任副董事長、總裁,此後該企業董事長由合資雙方按屆輪流坐莊。
拉來同興藥業入夥,廣藥有著自己的打算。在合資公司成立的當天,時任王老吉藥業總裁的施少斌曾表示,擁有海外渠道資源的同興藥業已承諾會協助廣藥將海內外王老吉商標所有權、使用權合而為一;作為回報,廣藥則會將王老吉品牌交由合資企業經營管理。
此次王健儀突然發難,便提起了這個“承諾”。她稱,合資企業成立後,王老吉商標很快就完成了價格評估、上報等階段性工作,但商標轉讓最後一步工作始終沒有能夠落實下來。“作為王老吉合資企業的新一屆董事長,我會堅持完成海內外王老吉商標統一到王老吉合資企業這一歷史性的工作。”
利益引發紅綠大戰
面對王健儀仗義之舉,加多寶集團企業傳訊首席代表田威不置可否。與之鮮明對比的是去年底廣藥發佈“王老吉成中國第一品牌”消息時,加多寶強烈的反應。
去年11月10日,廣藥集團以王老吉品牌擁有者的名義,在北京召開發布會,宣稱“廣藥王老吉”品牌估值達1080.15億元,已超過海爾成為中國第一品牌。兩天後,加多寶隨即發佈聲明,指責廣藥偷換概念,借用了紅罐王老吉銷售數據,故意混淆二者關係。
此後,王老吉“紅綠之爭”開始升級,續約、訴諸法律等言論逐漸充斥媒體版面。
“王老吉紅綠之爭歸根到底是利益之爭。”中投顧問食品行業研究員周思然分析,雖然加多寶也意識到主力產品單一的弊端,於2010年推出了崑崙山高端礦泉水,但卻反響平平。佔銷售額90%以上的紅罐王老吉對加多寶不可或缺。
而對廣藥而言,王老吉的名氣也已遠超旗下其他品牌,借王老吉品牌效應打造非藥類大健康產業同樣意義非凡。2009年,王老吉涼茶單品年銷售額已超過160億元,擊敗可口可樂在華的150億元,成為中國第一飲料品牌。在這個龐大的數字中,綠盒王老吉僅佔了10多億元,而當初加多寶的品牌租賃費用據說更是僅有300萬元/年,這難免讓廣藥這個“親身父親”心有不甘。
雙方因利益而產生的焦慮使“紅綠之爭”成為必然。對加多寶來說,儘管銷售額比例上紅罐佔據了絕對優勢,但租來的品牌始終是一個罩門。公開資料中,加多寶租用王老吉商標的期限有多個版本,但無論哪個版本,這個期限都已經不遠。
期限真假難辨與廣藥的一起腐敗案件有關。2004年,廣藥高層腐敗窩案爆發,牽扯其中的原董事長蔡志祥、總經理李益民受賄問題均與王老吉商標權續租有關。
此前的協議是否算數、雙方合同到期時間確切是何時至今不明。廣藥內部認為租期2010年5月就已到期,為此,甚至在去年底就給加多寶發去了終止租賃關係的律師函。但加多寶方面並未理會,堅稱應“通過國家正常的司法程序”進行判定。
由於談判分歧較大,廣藥集團開始另起爐灶。去年6月,原廣藥集團副總經理、子公司白雲山和記黃埔中藥總經理李楚源升任集團副董事長、總經理。這位廣藥新掌門人以整合白雲山內部中藥資源起家,上台數月後,就為廣藥提出了一個新戰略,即“王老吉大健康聯盟”。
在這個構想之下,廣藥旗下眾多涼茶、潤喉糖、藥酒、藥妝等健康產品都將納入其中。換言之,未來廣藥旗下其他涼茶等健康產品都有可能打包納入最出名產品王老吉的渠道。這也是香港同興藥業感到利益受損的一個方面。
在今年王老吉藥業代理白雲山涼茶銷售的發布會上,廣藥高層也透露,此次讓白雲山涼茶“搭順風車”的舉動,只是“一體化”運作的第一步。
老字號歸屬成謎
隨著紅罐王老吉租期終結日近,王老吉品牌統一之路越發難測。投入巨資做大紅罐王老吉的加多寶顯然不願將成果拱手讓人,“親老子”廣藥也是志在必得。“紅綠”之爭時,針對王老吉品牌歸屬問題李楚源就曾強勢表示:“我兒子永遠是我的兒子。”
按照業界研判,廣藥也並非真的想收回紅罐王老吉,其試圖通過“提出終止合作”的手段,達到兩個目的:一是抬高繼續合作的租賃價格,二是擴大合作的內容,不排除再租賃其他非藥類品牌資源共同做大涼茶產業。搬出可口可樂也是提高籌碼之一。更何況,廣藥手裡還有同樣做涼茶的白雲山、潘高壽等品牌資源,整合之後擁有巨大的市場想像空間。廣藥更是深知紅罐王老吉對於加多寶意味著什麼。
但加多寶也並非沒有反制手段。無論是多年積累下的渠道資源和管理經驗,還是與同興藥業若隱若現的緊密聯繫,都使廣藥強行收回王老吉品牌面臨魚死網破的威脅。何況半道殺出的王健儀手中還握著另一把殺手鐧—廣藥與香港王老吉簽訂的海外品牌使用權也將在2012年到期,而此前王健儀已對外表態稱不會續約,這無疑讓廣藥的海外拓展壓力陡增。
這場博弈中看似弱勢的加多寶可能還有其他籌碼。有前加多寶員工稱,大股東同興藥業出資人中不少都與陳鴻道關係密切,陳其實是同興藥業及加多寶的實際控制人。2005年加多寶在福建建廠時,陪同陳考察的就是同興藥業董事黃光漢。
坊間也傳聞,同興藥業與廣藥合資,其實是陳鴻道染指王老吉品牌的曲線方式。王老吉藥業內刊《王老吉天地》曾披露,去年3月25日同興派駐的數位董事辭任,除王健儀新任董事長外,還有景雨淮等人繼任董事,而景雨淮正是加多寶2008年遷都北京的發言人。
3月29日,廣藥集團召開旗下兩個上市公司的2010年報發佈會。對於外界最關心的王老吉品牌走勢,廣藥高管依舊顧左右而言他。而在3月23日的王老吉藥業董事會上,身為董事長王健儀並沒出席。
在上百億的利益面前,王老吉的後繼者們似乎沒有誰願意消消火氣去妥協。
誰的 王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3881

誰賣了我的隱私?

1 : GS(14)@2011-04-10 22:53:46

http://www.nbweekly.com/news/world/201103/13895.aspx
在互聯網時代,數據挖掘和窺探隱私這種活動,就如同18世紀哲學家傑裡米·邊沁所描述的“全景式監獄”一般,犯人時刻感覺到有一雙眼睛在監視他們,卻看不到監視來自何方。

文_Joel Stein  編譯_凌奧幸
  在我將自己的名字和電子郵箱地址告訴麥克·費提克三個小時後,這位Reputation.com的首席執行官便輕而易舉地報出了我的社會保險號。“我們早就拿到這串數字了,只是我一直忙著沒給你打電話而已。”
在過去的幾個月裡,我一直在研究各大公司在網上暗中蒐集個人數據的行為。這些公司通過收集我所瀏覽的網頁、購買的產品、Facebook照片、持有的保修卡和會員卡,以及在線收聽的音樂甚至是我所訂閱的雜誌,從而分析出我的個人信息和興趣偏好。
根據類似的數據蒐集,即使沒有見過我本人,網站也可以像偵探一般描述出我的樣貌。例如在谷歌的定向廣告服務商看來,我是一個喜歡政治的人,愛吃亞洲食品,習慣噴香水,愛看名人八卦及動畫片,對“書籍與文學”或“人類與社會”不感興趣(這兩點並不屬實)。
而在雅虎的描述中,我是一個36-45歲之間的男人,使用蘋果Mac電腦,熱愛曲棍球、饒舌和搖滾樂,喜歡研究子女教育之術、食譜、服裝以及化妝品。雖然六年前我就已搬到洛杉磯,但雅虎仍認為我是個紐約人。
位於德克薩斯的數據營銷公司“聯盟數據”則掌握了跟我有關的一些財務數據,比如說:我現年39歲,大學畢業,猶太血統,一年收入至少有12萬美元,是忠實的網上商店消費者,但是每件物品的花費平均只有25美元,它甚至知道我在2010年10月10日花180美元買了套內衣。
位於曼哈頓的EXelate是個人信息數據交換平台。在它看來,我的個人財富不菲,旅行目的地基本都在美國國內。而EXelate的競爭對手BlueKai則認為我智商較高,是公司高級管理人員,願意花錢租用運動款車型(當然,這一點也不盡正確)。而且,由於我曾在HerRoom.com上為妻子買過180美元的東西,它便認為我是一個18到19歲之間的姑娘。
像上述所說的這些公司,我還可以找出很多。由於彼此的側重不同,它們對我的描述、評價也各不相同。這些和我有關的信息不管正確與否,都會以每條不到1美分的價格賣給廣告商,後者再根據這些對我的描述,定期向我發送廣告郵件、產品目錄或信用卡辦理信息。在過去的幾年裡,類似這樣的信息買賣在美國大行其道,其市值已經達到了驚人的數十億美元。
互聯網上的洪水猛獸
對於美國參議院通信、技術以及互聯網小組委員會會長約翰·克里來說,這個行業亟需得到管控,而他也正準備提交一份法案,要求該行業嚴管個人信息,防止黑客盜用。在克里看來,“(這個行業)沒有行業規範和標準,也沒有建立起任何保護個人隱私的方法。”
參議院有關個人隱私的系列聽證會於今年3月16日開始,聯邦貿易委員會也參與其中。該機構之前已經發佈過一份報告,要求主要瀏覽器運營商制定一套技術,允許用戶選擇自己的信息免受第三方公司收集。但即使類似的政策被強制實施,亞馬遜公司如果想要記錄你的過往在線購買記錄並向你提供“推薦購買”,依然是合法行為;而美國運通公司也可以通過你最近的一次“古怪”購買行為,來判定你的信用卡是否已遭盜用。當然,如果上述兩大公司不經你的允許便將信息透露給第三方公司,則可視為違法。
不經用戶同意擅自使用他們的信息並從中牟利,其實並不新鮮。早在電話、郵政時代,這樣的市場銷售方式便業已存在。而竊取他人隱私的行為,則早已被法學家們認定為公民私生活中的巨大威脅。1890年,美國法學家路易斯·布蘭戴斯說,不經他人允許便將其照片印刷出來,會給當事人帶來比身體傷害更大程度的精神痛苦。在科技日新月異的信息時代,我們在享受便捷即時信息的同時,也在無意中將個人信息暴露在廣闊的信息時代裡,例如你的房屋價格、離婚證明、犯罪信息甚至是給某個政客或組織的捐款記錄等等。在以前的時代,想要得知這些信息,可能需要24小時的貼身跟蹤以及朋友般的深度對談。而在互聯網年代,想要拿到這些信息,則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
在人們的實際生活中,類似的數據、信息挖掘行為,可能會把你嚇個半死。有一次我給一位住在德克薩斯州的朋友寫郵件,提到我可能過段時間會去當地拜訪。郵件發出之後,我的收件箱立刻收到一封廣告,向我推薦一家位於該州休斯頓市的餐館。
當然沒有什麼變態狂在隨時關注我的郵箱,這只是網站設計的獨特程序,其作用是可以更方便、迅捷地向我這樣的消費者定向提供廣告。
由於定向廣告比一般廣告更加有效,網站因此索要的費用也成倍增加。相比老式的網幅圖像廣告和彈出式窗口廣告,定向廣告看起來更小巧,視覺上也沒那麼強的侵略性,很多網站為了不犧牲頁面內容的質量,往往轉而靠這樣的廣告營利。除此以外,我作為一名消費者,實際上是與其他999名同樣即將前往休斯頓的消費者被打包提供給了廣告商。而在定向發佈廣告的過程中,並沒有專人負責查看每一個類似消費者的全部個人介紹,廣告商們關心的不是我這個人,而是我“即將前往休斯頓”的行為。
基於這一論點,斯坦福大學法學院教授瑞恩·卡羅爾認為,此類數據挖掘和蒐集,並不會給消費者帶來實際的傷害。“被人追蹤的感覺並不好受,但是這種類型的隱私權侵犯並不一定意味著傷害。”
正如卡羅爾所言,數據挖掘和蒐集的真正問題在於信息的錯誤性。“如果描述你的信息出現錯誤,或許你會因此收到一些根本不需要的產品廣告,這是一回事;但是如果由於這樣的錯誤信息,你沒能申請到信用卡或得到一份工作,那就是另一回事。”華盛頓非營利機構“民主與科技中心”負責人賈斯汀·布魯克曼說。
Bizo是一家專門蒐集公司高管信息的公司,其首席執行官羅素·格拉斯在談到自己所在的行業時說:“這就像我們兒童時期,都害怕隨時會從床下蹦出一個怪獸一樣,人們對未知的事物總是抱有恐懼。他們不知道,像我們這樣的公司其實根本就不清楚每個人到底是誰,我們只是需要一點點消費者的信息,好幫公司賣一些廣告。”
無處不在的監控
和往日那種如無頭蒼蠅般傳播的垃圾郵件相比,現今的數據挖掘和在此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定向廣告,顯得更與時俱進,並不斷進行自我革新,“定向重置”就是研發出來的一項新技術。該技術可以記錄你在網上商店瀏覽的每項商品,而當你瀏覽其他網頁時,與其相關的商品會被搜索出來,然後推薦給你。
Zappos是美國一家專門賣鞋的B2C網站,該網站曾不遺餘力地採用這種“定向重置”向消費者推薦產品,並因此為人詬病。它的一大問題就在於廣告推出得過快,好像一個百折不撓的推銷員般令人生厭。“我們把原來傳統的那一套搬到了網上,”Zappos直銷主管達靈·沙莫爾說,但是在實踐中卻發現,不經考慮地向這些人發佈廣告會招來罵聲,類似的教訓成為公司調整營銷策略的主要原因。
在新的營銷策略中,消費者收到、看到某一件新產品的廣告不會超過5次,不會長於8天。同時對於潛在的顧客,Zappos會根據他們的購買想法向其推薦類似的產品。這就好比你在亞馬遜網站上購買了一本《1984》,後者會向你推薦赫胥黎的《美麗新世界》一樣。
對於伴隨著互聯網長大的年輕人來說,他們或許期待更多的數據挖掘和使用,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個人隱私。麻省理工學院教授謝利·特克說:“我在研究中發現,青少年們對於這種無加管制的數據挖掘實際心存憂慮,他們害怕自己的學校會光顧這些信息,準備報考的大學也會拿到這些數據,甚至未來的僱主們也可以在招人之前通過這些個人信息將他們的過往查得一清二楚。”
“這和我當年成長的社會環境完全不同。小時候,我的外婆常帶我去布魯克林的自家信箱查收郵件,那時候她說只有聯邦政府有權查看我們的信箱,那樣的社會才是個互相信任的美國社會。”在特克看來,數據挖掘和窺探隱私這種活動,就如同18世紀哲學家傑裡米·邊沁所描述的“全景式監獄”一般,囚禁其中的犯人時刻感覺有一雙眼睛監視著他們,但卻看不到這種監視來自何方。
當然,我們每個人的身份信息,從來就沒有完全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中。朋友手中存有的信件,死敵口中述說的故事,甚至是在校期間拍攝的年鑑照片,都時時刻刻向外界描述著我們每個人的不同面。如果刨去這樣的互動,也便等同與社會脫離。
這樣的論點給數據挖掘公司提供了很好的反擊策略。在這些公司看來,既然我可以在社交網站上顯擺自己披金戴銀的照片,或者將自己想要個孩子但是妻子不願意的家庭糾紛在專欄文章裡抱怨,那為什麼還要埋怨自己收到了關於休斯頓餐館的廣告?
我的回答是:在個人自願基礎上自我發佈的信息是沒問題的,但是我不接受第三方暗地裡蒐集我的信息。因為即使是最自戀的人,也需要一點自我隱私的空間。正如Facebook首席技術官佈雷特·泰勒所說:“分享和跟蹤可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
對於那些數據挖掘公司來說,Facebook簡直是業界最大的福音,集成了最有價值的個人數據信息。Facebook本身並不出售這些數據信息,但是數據挖掘公司可以整合你在Facebook上的公共信息,並售賣給感興趣的第三方客戶。
在整合個人信息領域,能跟Facebook匹敵的公司只有谷歌。谷歌一直宣揚自己對用戶隱私保護的重視,並將用戶信息分門別類:一類是跟用戶個人賬戶有關的年齡、性別、電郵地址等信息,這些信息也是用來申請Gmail以及博客賬號的主要內容;另一類則是與用戶個人電腦相關的登錄數據,從中可以得到用戶的搜索、瀏覽歷史。這些信息會被數據追蹤人以及廣告代理公司蒐集出來並大加利用,唯一的應對方法就是在谷歌面板中改變自己的設置,或者使用“廣告偏好設置”工具,自行設定或關閉自己所想要看的廣告類別。
谷歌的法律顧問尼克爾認為,公司設計這些工具主要針對那些對數據整合使用一無所知的用戶。“當我作為用戶登錄Time.com的網頁時,以為只有該網站可以蒐集我的用戶數據,但實際上,頁面上所有的廣告背後還隱藏著相關公司設計的代碼,用以收集你的信息。很多時候,你甚至不知道那些廣告之後的廣告商到底是誰。”尼克爾說。
蒐集和反蒐集
為了瞭解數據挖掘的整個過程,我下載了Ghostery這一瀏覽器插件,它可以幫助用戶瞭解到底是什麼樣的觀察者在觀察自己。每當你打開一個新的網頁,這個插件就會彈出一個小頁面,列舉出此時數據追蹤程序正在檢索的信息。我嘗試登錄Time.com網頁,發現在任何時間都同時有四個數據追蹤公司的程序在檢索我的信息。
對於這樣的數據挖掘,大眾也表現過一些反抗舉動,例如去年數千名Facebook用戶就曾向他們的朋友發出信息,告之不要使用Spokeo.com這個網站,因為它是有史以來“最令人毛骨悚然的狗仔隊”,這個網站會公佈你的年齡、職業、地址甚至是住家照片。
但對於該網站的創建者哈里森·唐來說,公眾還需要一些時間來適應、瞭解數據挖掘活動。“20世紀90年代,如果有人說我要把自己的照片放到網上讓每個人都能看見,別人肯定以為他是個瘋子。但是看看現在,每個人都在這麼做。互聯網正變得越來越開放,世界各地之間的聯繫更加緊密,你我之間的距離也隨之縮小。如果每個人都是一個由高牆包圍的花園,那麼互聯網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
我對唐的話毫無異議,但問題是這個“花園”變得越來越容易被外界打擾,你的政治捐款、住宅價值全都向外界公開。“原本,我們每個人都是默認的隱私個體,他人通過一番努力才能獲取我們的信息。而現在情況完全發生變化了,個人信息公開是默認狀態,保護隱私才要下一番苦功。”電子前沿基金會的高級律師李·提恩說,輕鬆可得的個人數據信息,如果被恐怖分子或者邪惡組織獲得,那將會對他人的安全帶來威脅。
其他一些國家在面對數據挖掘時,採取了更為嚴厲的監管措施。例如在捷克,谷歌的“街景服務”被禁止使用。而在德國,雖然此項服務准許使用,但是民眾可以申請不讓自己的住房出現在街景圖片上。截至去年11月,已有近25萬人要求不要登上該地圖。歐盟負責司法事務的維維亞娜·雷丁則將要向歐盟提交一份議案,允許人們更正和消除網上有關自身的信息。“每個人都有權被人遺忘。歐洲人在上世紀大多有著痛苦的歷史,所以對於這種個人數據信息的蒐集顯得更加敏感。”
在“9·11”事件後,美國對於安全問題的關注似乎壓倒了隱私權的保護,但現在,相關問題被提交到了國會。聯邦貿易委員會主席瓊·雷柏耶特一直致力於呼籲各大網絡公司停止類似的活動。他說:“現在人們上網時,常常會顧慮隱私問題,因而不敢嘗試新鮮事物。這是公眾隱私得不到保護的後果。”
奇怪的是,我對數據挖掘瞭解得越深,擔憂也就越少—他們實際並不會拿這些數據做出一些對我有害的事情。但是,個人數據信息需要嚴加管理以保護一些弱勢群體的安全,這也是不爭的事實。
(本文作者Joel Stein為《時代週刊》定期撰稿人)
誰賣 賣了 了我 我的 隱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388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