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貼圖]李書福

1 : GS(14)@2010-12-26 14:49:12

http://www.iceo.com.cn/ttiao/2010/1209/205062.shtml

这是一个关乎心灵的故事。在正经功利的商界,他活得就像个笑话。然而他总能笑到最后。不过,国际化的新游戏才刚刚开始

他微笑着,手指比划了一下“V”字。
这是他的新招牌动作,跟人见面的时候,跟人告辞的时候,他会自然地举手做“V”状。V既代表胜利,同时也是沃尔沃的缩写。在全球金融危机的背景下,他从福特汽车旗下收购了沃尔沃,完成了一个几乎不可能的商业狂想,他当然有理由骄傲一番睥睨一世了。更何况他一直以来遭受了那么多嘲笑和非议,当他2002年就预言通用、福特会在十年内破产,吉利将收购沃尔沃的事实成真,他终于可以长出一口恶气了。
在中国诸多个性鲜明的主流企业家里,他有一种天然的、孩子气的率真。
时代变了。
如果说21世纪属于“中国世纪”,这一点在头十年就尽情显现了。中国成了美国最大的债权人,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家成了国外公司的新主人。从TCL到联想,从中海油到上汽,最新加入这场冒险游戏的则是草莽英雄李书福。他要挑战一个难题,从而改写世界汽车史:百年福特管不好的沃尔沃,在他手里能重振雄风。
一直以来,李书福有种非凡的本事:令看客们很想看到他的失败。在正经功利的商界,他活得就像个笑话。然而每次都是他笑到最后。2010年3月28日,吉利与福特在瑞典签署协议,以18亿美元收购沃尔沃;8月2日,完成资产交割。这场年度收购大戏在底特律划下了一道伤口:一个拥有86年历史、年销售147亿美元(2008年)的欧洲老贵族,被一个做汽车仅12年、年销售额12亿美元的中国小子拿下了,情何以堪。
并购迎来的并非都是鲜花和掌声。此时他沉浸在狂喜之中,但这也是他最脆弱的时刻,走过从民营车企到世界新贵的起伏,他难免招来忌恨。尤其是正式收购100天、四个月以来,他并没有发生新的故事,给质疑者唱衰者提供不少口实:沃尔沃在中国设厂仍待批准,他与董事会有战略分歧,输血不易造血更难……
李书福意志坚定,不屑于那些杂音。“我觉得我们绝对不会失败,我有200%的信心。”他的偶像奥巴马应该送他一件T恤,上书“Yes We Can”。他知道自己要学习西方的商业之道,也掌握了一些礼节:蜜月期还没过完,就问人家生孩子的问题是不合时宜的。
当“草民”成为主流人物,李书福如何适应这个新角色?仅仅有勇气并不能保证收购沃尔沃的壮举长久。第二,收购沃尔沃到底是一个小插曲还是里程碑?第三,中国汽车市场规模庞大(据说今年将超过1500万辆),三大厂商皆是世界500强,但迄今为止并没有诞生领袖级人物,李书福会是那个人吗?
这些不重要。等到吉利真的成功的那天,李书福最想说:“其实,我是个诗人。”关于汽车的事,他说了太多,而很多人忽略了:车只是载体,这个故事其实关乎心灵,与信念。他迎来了一代人的热血中年。
中国背书与自我奋斗
11月10日,杭州,李书福见到了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及其率领的瑞典皇家工程科学院代表团。
                                  
这一天,正好是吉利收购沃尔沃交割后第100天。当着国王(沃尔沃是瑞典的国宝)、客户的面(国王开的是沃尔沃C30、维多利亚公主婚礼的御用座驾是沃尔沃C70),李书福首次表示,中国将建设成沃尔沃的第二本土市场,并计划在成都、上海和大庆三地建厂。
客观地看,“百日维新”并没有马上发生实质性的突破,但李书福显出了他的耐心。此前9月14日,他在瑞典召开了收购沃尔沃后的首次董事会,并参观了工厂——福特交割之前相关资产是封闭的。他后来说,“没有在结婚100天后就暴露出丑陋的东西,相反,在新的所有制框架下的沃尔沃,我们所发现的是新的惊喜。原来和福特在谈判期间很难去参观沃尔沃的试验厂、研发中心,现在我觉得它是一个名副其实、受人尊敬的汽车行业的长者。”他肯定地说,“并购沃尔沃物超所值。”
随着时间推移,沃尔沃在李书福口中有着不同的关系定位。他先是开玩笑说,吉利收购沃尔沃是穷小子向“公主”求婚(他告诉我们,现实中生活他没求过婚,“企业对我来讲就像情人一样,我对别的比较痴呆”);后来他又说,“沃尔沃是一个迷人的女孩”;到现在,他说,吉利和沃尔沃是兄弟关系,不是父子关系;但当我们问他,过了金融危机的特殊时刻,沃尔沃自己就能调整好,它还会服你吗?李书福反驳道,“不服我也不要紧。他可以不服我,但他还是我的儿子。他不服我,他就不姓李了吗?”
沃尔沃不是自然而然就花落李家,早在金融危机发生之前,吉利就向福特抛过绣球,但遭到的是想都不想的直接拒绝。后来几经周折、多方努力,全球汽车界的小个子吉利才得以站到百年巨人福特面前,成为平等的谈判对手。
之所以最终被对方接受,李书福解释说,“自我奋斗很重要,第二是价值理念,第三是企业的愿景、文化。吉利的规模实力反而是次要的。福特要看你能不能把沃尔沃带向更加光辉的未来,只有这样它才能减少麻烦。否则你今天拿来明天出事,它也麻烦了,因为双方之间还有很多的合作。现在福特离不开沃尔沃,沃尔沃也离不开福特,最起码两三年之内是这样的情况。这就是社会责任的问题,社会影响的问题。”
李书福被外国媒体誉为“中国的亨利·福特”,在他们看来,他是一个草根出身、自我奋斗的典范,而这就是典型的“美国梦”。但李书福微辞道,“我们做不了中国的福特,他是在美国这种自由想象、自主创新的国家,放在中国的话,是搞不成的……”
李书福突然对我们说起了自己的童年。或许,年轻时的经历总是会影响一个人的未来发展。见证过成功初现的时候,再次认出它来就会容易得多。
“我是6岁上学,9岁辍学。在农村不讲普通话,老师教我们拼音也不讲干什么用,就让我们念,我就不念,搞得不高兴我就不上学了。回家以后我爸教我种地,种了半年。不行,种地太辛苦了。我11岁又开始上学,还是3年级,比同龄的孩子大一点,所以呼哧呼哧地就学好了。”

【图注:1980年6月25日,台州路桥区李家村,李书福17岁的生日礼物:自行车】
他对改革开放的记忆是国家允许土地承包、搞手工业。他的生意轨迹鲜明地反映了时代特色:中学毕业后,他开照相馆,赚了1万块钱左右,“这样就可以搞工业了”。他先是搞电冰箱零件(1984年任台州石曲冰箱配件厂厂长),后来生产电冰箱、冷柜(1986年任台州北极花冰箱厂厂长)。1989年以后,“我把所有资产全部捐给政府了”,然后去上大学。
也就是说,20年前,李书福已经做过“裸捐”了。“这说明两个问题,一个是我对政治大势有判断,第二说明我对金钱不看重。这跟我的性格有关系。”

【2001年李书福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请求国家给他一个失败的机会】
后来李书福做摩托车、汽车的故事就众人皆知了。这次收购沃尔沃,李书福说,“讲实在话,功不在吉利,而在中国。假如说没有中国,吉利并购沃尔沃是不可能的,因为中国的市场,因为中国的用户,因为中国的力量,因为中国的形象、地位在发生一场巨变。”
有了国家的背书,他的奋斗赋予了英雄色彩。“最让我高兴的是,中国人民、世界各国人民对吉利并购沃尔沃这件事情大部分给予了希望、期待。我们搞企业就是希望大家都觉得我们是在做一些正确的事情,对我们的评价是正面的。”
但他也提醒自己,“我也有可能是错的,要有忘我的精神去研究。一定要忘我,不忘我天天想着自己失败了怎么办,那就不能前进了。要有一种大无畏的革命精神,这一点很重要。”
和而不同?
11月25日,慕尼黑,李书福随一个企业家团到宝马总部参观。大家说宝马真大度——因为李书福刚放出话,他收购沃尔沃以后就是要跟奔驰、宝马竞争。


【2008年3月25日,杭州,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在吉利自产轿车里】
他自信心满满,在世界汽车的殿堂,竟然“砸”起了场子。他向同行的企业家朋友指出:宝马没有太多的科技发明,许多技术是集成的,其长处是通过营销、用户体验、产品形象设计等方式成功地打造了全球高端车的品牌。后者是值得沃尔沃学习的。至于发明嘛,沃尔沃才是当之无愧的品牌,为全球汽车工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参观结束,俞敏洪套用凯撒大帝的名言向宝马致辞,“我们到来,我们观察,我们学习”。众人鼓掌。李书福当时并不在场。“征服”那两个字是不用说出来的,战场上见!
对于苦孩子李书福来说,搞汽车就像一场战役,而他就是斯巴达将军,不是凯旋就是阵亡。吉利一位高管透露,在一个私下场合,李书福对他说,“我要你知道一件事——一旦我们开始这次冒险,一旦我开始收购沃尔沃,唯一能阻止我的办法就是杀了我。”该高管说,“看着他的眼睛,你就知道他是认真的。”
按照计划,沃尔沃将在中国建立年产能力达30万辆的新工厂(三分之二在国内销售,三分之一销往其他亚太国家),在中国销量2015年将达到20万。五年内,沃尔沃在全球的销量将达到60万辆。
但求爱是一回事,结婚过日子是另外一回事。李书福声称,与其他海外并购不同,吉利不需要对沃尔沃做整合。“不要想得太复杂了,沃尔沃自身就能发展很好,不需要我们去整合它,我们也整合不过来。”他对《中国企业家》说,“它本来就是一棵树,种在那里很好的,你能帮助它弄一些水,弄一些肥料更好,你不用动它。”
目前对沃尔沃不“动手动脚”,并不意味着李书福没有想法。他说,希望沃尔沃在产品研发上作调整,根据中国的消费需求入乡随俗,比如淡化只卖给“高级白领”、“专业人士”的印象,走出狭窄、低调的产品定位,把车型做得更大、更豪华,让煤老板、房地产老板、马路承包头等更多的人也享受到“安全、低调、高品位”的沃尔沃轿车。然而,对类似的提议,坚持秉持全球一个品牌定位标准(必须低调)、企业社会责任(不能造加长加大车增加排放)原则的沃尔沃团队并不认可,甚至觉得不可思议。李董事长表现得很大度,“我们尽量不要干扰它,沃尔沃有它自身的一套发展规律嘛。我们提建议嘛,然后慢慢看它愿意不愿意干,我们需要时间来思考和制定一个正确的战略。”
11月5日,吉利与沃尔沃成立了“沃尔沃-吉利对话与合作委员会”,将就汽车制造等展开广泛交流。11月17日,沃尔沃CEO斯蒂芬·雅克布在洛杉矶国际车展表示,沃尔沃近期将宣布在中国的建厂发展计划,并且将推出加长版车型。
在沃尔沃的董事会上,分歧公开坦诚交流,君子和而不同。李书福说,这个董事会很强大,他顿了一下,“这屋子里的所有人都比我学历高。”
有时候,李书福在伦敦会光顾一下“新中国”会所,后者是他的朋友、引荐他收购锰铜出租车、英国商会西部分会副主席王坚开的。在这儿,墙上挂着样板画、张晓刚的油画、浙江农民的工笔画和风光照片,思乡味道浓郁。兴之所致,李书福会背诵自己作词的歌:“勤劳友善的好朋友,我们来自五湖四海齐聚首/为了一个共同的使命,我们不止一次的争论不休,只是为了一个美丽的追求……”
【对话】“我是一个简单、纯洁、单纯的人”
《中国企业家》:中海油、上汽、联想的海外并购对你启发吗?

李书福:我跟柳总他们有交流,但这些案例都不一样。你不能站在门外乱猜,要进了门去看,才知道里面摆了几张沙发。中海油并购为什么失败,通过报纸你就能看清楚吗?上汽并购双龙失败,原因很简单,但我不能给你讲。我学习很认真,天天看新闻联播,看奥巴马在说什么,天天看汽车工业到底怎么变。
《中国企业家》:中国企业在世界上如何受尊重?
李书福:你受尊重的话,光是怎么打败对方没有用,你关键和人家在合作的过程当中慢慢建立起信任。要用行动,还要讲法律。用中国思维去参与世界竞争绝对行不通,这一点非常重要。另外不要玩小聪明,必须非常诚信,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也要非常友善,不要把人家看成饿狼,人家也是企业也是人,我们也是企业也是人。即使有文化冲突,但是你记住这三条,大家及时进行充分沟通,反复沟通不就没有摩擦了吗?
《中国企业家》:你欣赏哪个商界偶像?
李书福:最近这一年多,我觉得日本的稻盛和夫真是一个楷模。他的制高点就是讲道德。这是很重要的,离开了道德什么都干不成。但是你原来企业规模小的时候,这方面还不是很强烈,企业到一定程度,就是靠道德来制约。
《中国企业家》:成为主流人物是否意味着要做一些妥协?
李书福:我们要主动站到真理这一边,不存在妥协和斗争的问题。人在这个世界上活的时间不长,到底是对自己的人格负责呢,还是妥协?我是一个很单纯的人,很纯洁的人,很简单的人。你不要笑。我就是听共产党的话,相信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相信邓小平讲的话。我们是改革开放的一个兵,你不让打了,我就立正站着不动,你让我掉头,我马上掉头,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也可能就是因为这么简单,、所以有时候把事情给做成了。
《中国企业家》:你有孤独的时刻吗?
李书福:我们一开始2002年提出来要并购沃尔沃,那时候所有人都在笑话我,我们内部人也都在笑话我。但我就是这么一步一步走的,你说孤独也好,热闹也好,总而言之就是要对全局有一个正确的判断,这个很重要。要说孤独时刻这事儿,我觉得很无聊,我背后是伟大的祖国。
《中国企业家》:你的案例可以复制吗?
李书福:怎么复制啊?世界上只有一个沃尔沃,也只有一个吉利。
《中国企业家》:你有过最坏的打算吗?
李书福:我觉得一定能成功,而且可以取得巨大的成功。
貼圖 李書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2250

尹明善:上市就像范进中举

1 : GS(14)@2010-12-26 14:51:51

http://www.iceo.com.cn/ttiao/2010/1128/204506.shtml

11月22日重庆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帆集团)总部。创始人、董事长尹明善身着深色中山装、围着一条白底花纹围巾推门而入,笑得无比灿烂。他还有一个月就73岁了。
好心情是有原因的:10月15日,力帆集团IPO通过中国证监会审核。11月15日,力帆公告在上海证交所发行2亿股,发行后总股本约9.51亿股,发行价格14.5元,对应市盈率约45.31倍。一大圈程序走下来,挂牌上市已经指日可待。
“力帆上市对我而言就像范进中举。但跟范进不同的是我没疯。”尹明善善于打比方。所有人都笑了。
在中国商业界,恐怕没有一位企业家比尹明善更“大器晚成”。1992年力帆的前身“重庆市轰达(Honda的中文读音)车辆配件研究所”成立时,尹明善已经54岁,身家只有20万元。65岁他又步入政坛,当选重庆市政协副主席,被称为第一位进入省级政协领导班子的民营企业家。而当2006年他开始职业生涯中最大的冒险,跻身造车大军的时候,已年近古稀了。
尹明善不只一次讲过这样一则寓言:一只猫走进一间屋子,一阵风吹来,门被关上了。被困住的猫并不急躁,而是一直保持着蹲伏的姿态,等待风再度吹开这扇门时,一跃而出。“我就是那只猫。”内容大同小异,结尾却一定如此。
回顾历史,就能知道这不是尹明善的自夸之辞。上世纪90年代山城重庆摩托车风行,尹明善发现因为发动机供应不足,导致摩托车的供应存在很大缺口。进军摩托车行业的想法油然而生。在此之前,他是一位知名的书商。《庞中华钢笔字帖》就出自他的运作,发行100万册。
很快尹明善就在摩托车行业复制了成功。成为重庆行业老大以后,又在摩托车出口上独领风骚。接下来,众所周知,尹明善把中国汽车市场的快速增长视为又一次开门。他又如愿以偿,2006年1月力帆第一款轿车力帆520正式上市。
尹明善看起来极其敏锐的商业判断或许与其成长经历有关:12岁那年,由于出身地主家庭,尹明善和母亲一起被发配到郊区山上居住。20岁时,他又因“右派言论”而被打成“右派”、“反革命”,在当了21年“牛鬼蛇神”后,41岁时才获得平反。
但与之前涉足的行业相比,汽车行业的水要深得多,除了资金和技术密集的特点外,自主品牌越来越能感受到跨国公司逼近的杀气。权衡之下,上市或许是一条必然之路,转变力帆家族企业的身份,使尹明善呕心沥血18年打造的力帆走得更远。
当然,凡事总有利弊。从某种程度上,尹明善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被各种条条框框束缚着。他以前喜欢讲愿景,下面的人也听得热血沸腾。但一旦有了上市公司这个身份,有人跟他说,再讲什么理想啊、愿景啊,就有违规披露重大利好、操纵股市之嫌。这让他感觉自己就像戴上了“金手铐,金脚镣,还有金口罩”,也算一种甜蜜的负担吧。
当大家也被尹明善略带无奈的兴奋感染,尹明善突然发现自己中山装的风纪扣没系,连呼抱歉。边整理衣领边说:“我是一个很严肃的人!”
尹明善 上市 就像 像範 範進 中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2251

徽出版:疯狂的成长

1 : GS(14)@2010-12-26 14:53:54

http://www.iceo.com.cn/ttiao/2010/1203/204776.shtml

在同行眼中,王亚非领导的安徽出版几乎无所不为,搞外贸、买药厂、做旅游,甚至贴牌电视机,泛多元化的背后,王的逻辑是什么?

【图注:王亚非在企业找到了当“将军”的感觉】
如果贴这样一个标签给王亚非:他是整个中国出版界最不像出版人的出版集团老总,相信大多数业界人士不会表示反对。
2005年,身为安徽省外贸厅副厅长的王亚非放弃了当某地级市市长的机会,履新安徽出版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出版)总裁,令一向沉静的安徽出版界目光一凛。
5年时间,王亚非令“徽出版”成为各种新兴事物的实践场,也紧紧抓住了业界眼球。2009年的全国出版业数据统计显示:安徽出版资产总额110亿排第一,产值56亿排在第八位。
2006年,他到任不久即完成安徽出版的转企改制,一步到位,集团旗下11家事业单位,1000多名员工无缝对接转为市场中人。2008年,安徽出版旗下控股公司时代出版(600551.SH)作为中国第一家出版主业整体上市的公司登陆资本市场。2009年,安徽出版旗下华文经贸公司产值达25亿元,占整个出版界外贸交易“大半江山”。期间,安徽出版收购兼并的地产、药厂、旅游、报业等辅业更令人眼花缭乱。
外界的注视与非议一直如影相伴。不错,安徽出版很有些“不务正业”,甚至这种“泛主业化”的发展态势也远远超乎王亚非当初的预期。但王亚非看起来并没有马上调整的意思。几十年做进出口贸易,王亚非崇尚的是与大风大浪搏斗的船长精神。面对这样一个随时准备“起而行”的人,你一点都不会怀疑,他会继续放出鲶鱼搅乱出版这一片平静海域。
头啖汤
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在他那部畅销书《引爆点》中,说:只要你找到那个风潮点,伸手一触,这个世界就会动起来。2008年,时代出版的上市对出版业来说就像这样一个引爆点。而接下来,你可以说就像是在他们带动或者逼迫下,几乎国内所有出版集团掀起上市狂潮,上市仿佛成为出版企业迅速做大做强的不二法门。
那为什么是时代出版第一家主业整体上市呢?当时的情况是:对国家出台鼓励文化企业上市的优惠政策,很多出版社虽有想法,但无奈于企业化程度不具备,或者改制还不彻底。
“我们上市也是巧合。2008年科大创新想卖壳时,我们具备了所有无瑕疵条件。所有法律问题在2007年前全部处理完毕,无改制纠纷,无人员社会保障问题,无财务瑕疵,所有报表都是清清楚楚,每家重新注资企业都在两千万元以上,且具备强大的对外合作实力。”王亚非略微停顿了一下,说,“你知道我那时其实不是准备上市,我是准备塑造一个好的市场化企业来运营。正好机会来了,他们要选一家国有大型、从事文化和教育、改制完毕的企业,我们三条全符合。”不过,王亚非话锋一转,“到目前为止,我不认为上市就是文化产业发展的根本途径或者是最好途径。”
与第一家分拆上市的辽宁出版集团,作为国家上市试点单位拥有颇多政策支持(比如三年业绩豁免)不同,时代出版的借壳上市基本靠商业化运作。当然,率先上市要归功于王亚非那种善于捕捉时机的安徽商人的敏锐性。
“王总对政策法规极其敏感。一个新政出来,别的家还不知怎么回事呢,看王总呢,已经开始上上下下运作了。”田海明说,他是集团出版主业总经理。
上市这一步可谓又快又猛,干净利落,带有鲜明的王亚非特色,大手一出搅动出版业界。
但是你得承认,尽管主业上市,时代出版的强项仍然不是出版。与中国出版集团和凤凰出版集团雄厚的出版资源相比,安徽出版主业中尽管包含了黄山书社、安徽文艺出版社等8家出版社,但在全国图书市场上他们叫得出名的好书,仍然屈指可数。
他们仍然不可避免地遵循国内出版集团共有的一个逻辑:只要是经营状况好的,利润贡献最大的就是教材和教辅。2009年时代出版教材教辅营收9.1亿元,实现了28%的增长。
对教材教辅产出效益的依赖是外界对国有出版集团的诟病。因为这太像一个条块分割下的垄断。采访时,教材出版中心主任刘正功出言谨慎,“我们不是垄断,是占市场绝大多数。”
他说,在安徽市场上还有湖南和广东的教材在试行,也有民营公司在做。
但安徽出版集团毕竟占据地域优势,国有传统优势,及代理版本优势。“在国外,教育类图书出版也占到图书市场的60%。国家放开不放开,教育类出版也是这样。而我也是烧香买进来,磕头卖出去,没有自主开发的教材,我真正是靠帮别人代理,一样是商业。”王亚非说道。

安徽出版产业链上原来没有自家的发行公司。2010年初,他们收购江苏可一出版物发行集团,这是一家获取了国家新闻出版总署颁发的图书、报纸、期刊、电子出版物全国连锁经营权,以及图书、报纸、期刊、电子出版物全国总发行权的民营图书出版发行公司,“我们主要是看中它的发行资质。”王亚非说,这也为他们的主业产业链开辟了新的经济增长点。
为规避主业经营利润过分依赖于教材可能存在风险,“有了钱”的安徽出版这两年在一般类图书上开始下大工夫,投入几千万元进行各种图书产品开发。他们的儿童社也出版了像《虹猫蓝兔七侠传》这样创下市场1600万册发行量的图书,时代动漫出品的漫画《三国演义》版权已输出至全球10多个国家,并打进日本中小学教材市场。
黑马华文
55岁的王亚非不似官员,身上带着少见的狂野气魄:这是一个在海上多年从事多国生意的徽州商人。
“有能力的人一定会跟着军号吹得最响,大刀阔斧的人去干事。像我这样的风格,就是我会痛快地告诉你怎么做,怎么挣钱,你也别坐在那跟我反复讨论。行不行责任是我的,你只管行动就是了。效益在我脑子里面永远是第一根线。”
“在外贸厅工作时,出版社的办公大楼就在我们对面。说实话,我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我也不知道出版社为什么要成立集团,有什么价值?我们做商业、搞经济的人,总觉得做文化就像跟社会割裂似的自娱自乐。”
这样一条对文化领域抱有“成见”的鲶鱼闯进出版业,自然会搅得风生水起。变革中的出版界如今正在大张旗鼓地搞“多元化”和“走出去”,但“军号吹得最响的”还要说是王亚非。
做外贸出身的王,对“走出去”的理解比同行更深刻。“走出去有几种,第一是实体出去,在全世界办企业,第二要让版权走出去,第三让图书走出去,实物走出去,第四是在国外合作出版。”他总结。
而安徽华文国际经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文)就是他“走出去”战略中最关键的一枚棋子,也是王亚非最长袖善舞的一场表演。2005年底,王亚非将以前老部下王民等100来人召集过来,组建了这支立足文化产业的外贸新军,4年时间,从一千万元做到25亿元,书写了一个让人叹为观止的创业奇迹。
华文主营电子传媒、纸浆纸张、文化用品、轻纺家电、大型设备、大宗原材料等产品的进出口,是拥有4个分公司、1个海外办事处、200多名员工的科、工、贸一体的国际化企业。
2009年,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全球外贸额下降10%,华文逆势上扬,创造了增幅60%的成绩。进出口总额4亿美元,其中进口实现1.9亿美元,同比增长58.5%;出口实现2.1亿美元,同比增长73.6%。
“当年在茶馆里,与王总苦想如何拉长、拉宽产业链,怎么也没想到在文化产业里我们也可以做到这么多。”华文总经理王民不无兴奋,“25亿元的产值比排在第二位的山东出版集团的外贸公司多出近百倍,他们大概只有几千万元。”王民看上去,长得有些酷似年轻一些的王亚非,也是方头阔面。
2005年时,全国出版界做外贸这一块全部处于亏本关门状态。“是我们的新模式出来后,才发现出版做外贸不仅能挣钱,还能挣大钱。”他说。2005年,王亚非接手安徽出版,上级给他下达的经济指标是:5年做到百亿。“当时全国出版总产值是400亿不到。我说,难道全国人民都只买我们安徽出版集团的书吗,那怎么可能呢?所以王总认为,只有围绕主业从产业链上下游入手,纸张、印刷、物流,包括中间编辑图书。主体产业里面,做的也很宽泛,与图书相关的影视动漫剧、广告会展、新媒体音乐彩铃、空中课堂、无纸教材我们都在做。”
华文从出版主业最上游的纸浆厂开始整合,使华文纸浆产量从过去一年4万吨达到20万吨规模,既降低主业成本也创造新的利润,目前其纸浆厂在全国排在前五强。
“然后再往下游就是印书卖书。我们集团以前一直没有发行公司。那我往下怎么走呢?”王民看了一眼记者,“书不一定是纸质,可做电子书,可有多种载体,可做新媒体,拉长产业链。”
2007年华文开始做电子传媒,甚至电视机业务,也被他们视同出版产业链上的新载体和新模式。“我们不走IT,太专业了,我们靠自己的商贸优势,走沃尔玛的乐购连锁网络。”华文做OEM电视机贴牌业务,全部出口,目前已垄断了英国零售巨头乐购80%26寸电视机。“现在几乎在欧洲所有超市,你都能见到华文贴牌的26寸电视机。”
难以想象,华文在海外的竞争对手更多是海尔、海信等国内品牌电器厂家。而华文竞争的法宝就是:整合国外渠道和超市,建立终端网络。他踌躇满志,“我们明年继续在海外布点,健全网络渠道,现在我们的网络主要分布在欧洲、美国、中东,非洲、南美和澳洲还没有。”
“泛多元化”的逻辑
华文是一匹黑马,但在一个出版集团里,又像一个异类。
对华文在整个安徽出版中扮演的角色,王亚非想的很清楚:多元化主力军角色,做大后反哺主业。“华文的意义,并不是说帮着企业增加了多少产值,给集团增加了多少利润,而是带来全新的经营思想。”
王亚非要的是一种鲶鱼效应。“原来传统出版局限于传统经营模式、传统经营思想,华文的出现搅活静水,告诉你还有别的生存之道,还有别的做大途径。”在他看来,如果说作为出版集团,第一层意思是:“我出故我在”;那第二层就是“跳出出版做出版”的泛多元化经营思路。
王亚非认为,静态出书是传统出版社的做法,“大家老是把这两个问题混淆了。我们做的是集团、是产业,就是考虑要运作资本资产的问题,出版社才只考虑做产品的问题。”看上去在如何多挣钱的层面,他并不需要太多崇高的文化方针指引。
不过征战在注重文化底蕴的出版界,王亚非一定也很纠结,尽管他已打下一大堆各色猎物。他也了解别人对他种种“出格”做法的质疑,“不是别人叫我们干什么就干什么,别人不叫干什么就不干什么。我要每天都有钱进账,我才心不虚。”他认为,集团就是多种产业的孵化器、蓄水池、助力器。由于图书商品的特殊性,出书生意难成太大规模,资本力量才能改写出版版图。做大做强就要打破地域与行业坚冰。“我如果也只盯着做书,这个集团和产业怎么搞?这么多人吃饭问题怎么解决?文化人不养好了,怎么沉下心来出书?”纠结到最后,王亚非这样安慰自己。
从国际出版传媒集团看,图书所占比例也很小,常常是通过并购实现跨行业、多元化发展,而国内出版业真正的市场化变革才刚刚开始,一切尚无定论,王亚非的纠结亦属必然。
像王亚非这样能打破行业壁垒并不容易。连国内出版界第一阵营里全面发展的“优等生”、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谭跃都说,“我们多元化发展去尝试发展影视,但由于不掌握频道资源,发展空间仍然受到局限。”今年他们借收购的民营公司共和联动之力快速拉升在大众图书市场的竞争力,在零售市场码洋排名攀至第三位;而多元经营方面,其旗下凤凰置业借壳耀华玻璃成功上市。同在第一阵营,中国出版集团总裁聂震宁将2009年描述为战略布局之年。该集团对外也开拓多元经营领域,筹建中国数字出版大佳网,研发电子阅读器等,在业界制造不少动静。但与安徽出版到处撒网不同,他们更多是在出版产业链条上的各个环节勤练“内功”,是相关多元化。
安徽出版在主业方面都比不上前面两家,但多元化经营率行业之先,产值创下行业之最。在安徽出版自己的业务结构图中,时代出版作为承载集团主业的上市公司,2009年营业收入是17.52亿元;而华文外贸的产值却高达25亿元。集团还收购了一家国有医药公司,2009年也实现利润上千万元,此外它还有酒店、地产、物流、报业、旅游等多个平台。孵化这么多不同平台,王亚非也有难处,“我目前很缺管理方面人才,在进行全球招聘。但目前进展不是太理想。”而这何尝不是行业的共同问题?
如果说安徽出版的多元化运作目前还算一种成功,需要看清,它的成功不可复制。“我的背景、我的模式跟所有出版人完全不一样,作为一把手能够带着去做外贸不是其他老总能模仿的。我多年积累的国际商贸经验,一旦有机会,马上就用起来了。”王亚非直言不讳地说,而他目前只“动用”了很少一部分。
最近,王亚非一直在设想集团未来5年的走向打法,基本套路是:守紧主业与全面撒网式多元运作并重。“我的想法是,出版主业要更多占有资源,集团要更多占有资本。具体说就是在出版上我要尽可能多一点版权,多一点作者编辑资源,多一点新媒体内容资源。在资本方面我有两个考虑,一是做创造更大效益的资本阵地,比如说做PE,这是一条方向。第二,用资本去嫁接,收购兼并,不一定限制在收购我的同业,而是从如何获得更大的资本平台方面去考虑。”他又补充说,“当然这些还是要建立在加强主业的产业链及产业面上的。”
据悉,明年9月华文将从集团剥离出来,在深圳主板IPO上市,成为安徽出版又一个资本平台。“有钱才能前进。我们现在是只能进不能退。”王亚非说。
【对话】:
中国企业家:请问你最欣赏的人或者企业家是?
王亚非:我最欣赏的人是李鸿章。他有一种平衡错综复杂事务的本事。你看李鸿章做的事情都是大杂烩,但他就可以把杂烩做得这么好吃,忍辱负重啊,可能没多少人给他好评论,但我完全理解李鸿章。
我也做过“洋务”。我能体会康熙的一句话:一身正气,满嘴天真。我们很多人就是这样一身正气,满嘴天真。这没有用,不够档次。国家利益和你个人的豪情壮志完全是两回事。我们国家的现状就是天真的人很多,真正的操盘手很少,他们才知道事情的平衡点要怎么来弄。
中国企业家:怎么看现在的自己?
王亚非:应该说我这辈子现在是提高最快的时候,前面很多年是做国际贸易,打了很深的业务基础。后来我当了商务厅长,从一个企业进入到政府,而且是比较高层次的政府机构。文化产业是具备政府和企业两种背景的人才能做得起来。没有政府背景做不了文化产业,纯政府的也不行,必须既具备企业的经营手段,又具备政府的宏观思维和运作能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225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