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一日未死,一日仍有運行

1 : GS(14)@2010-12-17 15:12:33

http://daisy-lancashire.blogspot ... 6993221877302247887

我從沒想過原來避孕套有這個用途。舊老闆Lawrence 約了我和Sam 到Mandarin 吃飯。

Lawrence 這種退了休的富貴阿伯,家住山頂天天對無敵海景發呆,悶到抽筋,跟我們這些後生仔女埋堆保持心境青春,好過打botox。

關於避孕套的話題,源於Sam 看了電視劇《義海豪情》大結局,便眉飛色舞地談起來: 「九姑娘去了美國,劉醒卻困在大陸!1979 年祖國開放了,但那時的九姑娘已經滿頭白髮啦,她回大陸找劉醒,才知他曾三次偷渡來香港,打算再偷渡去美國尋人,卻三次被逮捕了送去坐牢,前後總共坐監十年!唉,你們覺不覺得好悲?」

「覺得呀。」我說,一邊攪拌那杯熱檸檬水。

Lawrence 卻笑了起來。「所以話你們後生不懂歷史,看了電視劇就信以為真。那時候每天偷渡來香港的人多如繁星,每個人給逮住了都送去坐牢三、四年?你就想!國家哪來這麼多閒錢養你?抓回去坐一頭半個月就放出來了。」

話匣子打開了,Lawrence 便開始說起他所聽過的故事。他認識不少跟他一樣有錢的阿伯,當年從大陸游水來香港,憑個人努力白手興家。

「把避孕套吹脹成氣球,一個一個綁在身上,就能頂住一會令自己不至於沉下去。那當然不能長時間令你浮,但在你筋疲力盡的時候卻能救你一命啊。」Lawr ence說罷呷一口Earl Grey。

他聽過許多偷渡的故事。水路的話,以大鵬灣路程最遠,要游八個小時。那時一窮二白,別妄想能買到水泡。

鯊魚經常在那一帶水域出沒,不知多少人就那樣成為鯊口下的亡魂。但亦正因如此,解放軍在這一帶的防守較鬆,被逮住的機會也較小了。

Lawrence 的一位富商朋友,八歲從大鵬灣游水來港。今天的「港童」八歲連鞋帶都未識綁,人家同樣八歲已經去闖鬼門關了。那不是大喊一聲「衝啊!」就闖過去,八歲已經懂得為這趟艱險的旅程裝備自己,天天跑山游泳鍛煉身體,與同伴研究路線,向漁民了解水流的轉向,準備好了才出發。

一個八歲孩子,在漆黑一片的汪洋裏浮沉,朝那遙遠的彼岸奮力游去。

Lawrence 的另一位朋友從山路偷渡。「他攀過梧桐山,路又斜又崎嶇,抵飢餓與寒冷,滿山都是屍骨。終於攀上山頂了,看見有塊大石寫『回頭是岸』。我這朋友那時十二、三歲,父母都是知識分子,三歲起就教他寫字。那一刻他看這四個字,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同伴急得慌了,要他靜靜躲,他卻一直笑,然後流下淚來。」

我感到一陣心酸。人生是一場賭博,有些人一坐下賭桌就拿到一副爛牌,99% 注定會輸,最終卻憑1%扭轉全局,反敗為勝。電影《我要成名》就有這樣的一句對白:「一日未死,一日仍有運行。」我想起一則新聞:在漫天戰火的阿富汗,四名少年決定改寫自己的命運,徒步六千四百公里到英國。他們走了三年來到匈牙利,正當他們在墳場拾垃圾來吃時就被警察拘捕了。那時他們已走了四千多公里,要是被遣返的話未免太可惜了。問他們為何要徒步到英國,他們說: 「因為欣賞英國的音樂。」多麼瀟灑的一個答案啊!

我又想起一個生於非洲索馬里的女孩,五歲被母親帶進叢林,按在石上,要她咬住一根樹枝。老太婆拿出一把生銹剃刀,在上面吐口唾沫,把她的陰蒂割掉,用荊棘把下體縫上,留個火柴棒大小的洞口,那是非洲傳統的女性割禮。十三歲時,父母把她賣給一個六十五歲阿伯當「四奶」,以換取五匹駱駝。女孩拒絕接受這樣的命運,徒步由沙漠的家走到首都,輾轉到了倫敦當黑市工,在快餐店打掃時被時裝攝影師看見,驚為天人,令她最終成為九十年代炙手可熱的超級名模。她的名字是 Waris Dirie。

當年偷渡來港的人多不勝數,有命來到的通常都會發達。想想看,十歲八歲的孩子,在漆黑的大海裏不停游八個小時, 除了擁有鐵一般的意志, 根本無法做到。

Lawrence 的朋友,當年那八歲的小男孩在大海拚命游了一夜,天亮時終於看見陸地,他的同伴卻在途中浸死了。

人生終究是一場賭博。

*               *               *

我沒有橫財命。莫說六合彩,就連抽獎和刷刷卡也從來沒有中過,錢倒是丟過很多。

最近一次跌錢,源於某天接了一個電話。那是我家從前一個傭人的女兒,在我中學時期時常來我家玩,姑且稱她「阿欣」。我大學畢業後,阿欣的母親沒再在我家裏幫忙,我們便失去聯絡了。

阿欣最近突然致電給我,說她父親在內地遇上交通意外,而她任職的補習社又剛巧倒閉,急需要4 萬元為父親治療,說還哭了起來。「我問了很多親戚朋友,不是沒錢就是不肯借給我,我真的沒有辦法才這麼唐突地找你啊Daisy……」。

我打長途電話到英國找我媽媽,她說已很多年沒跟阿欣一家聯絡了,我也不期望她會留住當年傭人的電話號碼。我媽向來沒有記錄人家電話地址的習慣,只會憑記憶去打電話,記不起來的號碼就乾脆不打。我在她的教育下,對「電話簿」這東西從來沒有概念。

我把4 萬元借給阿欣,同時預了她不還。我遇上騙案就當我倒楣好了,但萬一她說的是真話,又萬一她父親因為缺了醫藥費而死掉,我豈不是間接害死他?

過了一星期左右,我跟一個舊同學吃飯,她的秘書最近辭職了,急請人。我想起阿欣正在失業,便打算問她有沒有興趣到律師行當秘書,誰知打了幾次電話也無法找,走佬了,我想。但過了幾天,她又給我來電。「Hi Daisy,聽到你的留言了,找我有事嗎?我剛從日本回來。」我並沒有詢問她: 「你這混蛋是不是騙了我的錢去旅行?」我問不出口。假如她說: 「是呀,笨蛋,我騙了你的錢去看日本的紅葉呀!」你叫我情何以堪?我當什麼事也沒發生過,送佛送到西,把律師行秘書空缺的事告訴她了。她跟我舊同學的公司約好了面試的日期時間。

過了一陣子,我問那位舊同學阿欣的表現如何。「她沒有來啊。」舊同學說。

「她跟HR 約好了時間,但最終沒有出現,也沒有通知一聲。」我勃然大怒,連忙向同學道歉然後致電阿欣問個究竟。

「我後來想想,秘書的工作似乎太辛苦了。」她說。辛苦?做秘書辛苦?在律師行做秘書辛苦?那我連續十八天沒放過假,我還是不是人?大家樂的收銀員是不是人?就算做賊,會有不辛苦的嗎?這個人連賊都不如。

我問她具體來說怎樣辛苦呢,她很具體地告訴我,她住沙田,每天到中環上班「不就腳」,舟車勞頓很辛苦。那你長途跋涉去日本旅行又不會舟居勞頓嗎?國際律師行秘書初入職月薪2 萬,年資深的可有3、4 萬元。像我秘書Selina那樣每天打幾隻字、撥幾通電話、玩玩facebook,快樂過神仙,我都幾乎想轉行做秘書。這樣的工作「辛苦」?

我押上自己的名譽來推薦你,就算真的不喜歡這份工作,何不打個電話交代一聲?那不是做人很基本的禮貌嗎?真要命,我居然跟這種人講禮貌!我大概食錯藥了。你一定以為阿欣是那種自私、自我、缺乏責任感兼懶到入骨的八十後,錯了,我沒算錯的話,她今年應該三十四歲了。不要什麼都賴八十後, 「敗類」是跨年代的。

為什麼有人八歲游水來港,會從一無所有變成今天的富豪?為什麼有人生於和平繁榮的年代,機會唾手可得,卻失業潦倒?命運沒戲弄人,是命運被人氣死。(撰文: 王迪詩/ 逢星期六刊於《信報》http://world-of-daisy.blogspot.com/ )
一日 未死 仍有 運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2109

【创酷】科学松鼠会掌门姬十三:主动分裂

1 : GS(14)@2010-12-17 15:55:06

http://www.iceo.com.cn/ttiao/2010/1120/204147.shtml
創酷 科學 松鼠 掌門 姬十 十三 主動 分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2110

阿尔特快跑

1 : GS(14)@2010-12-17 15:55:21

http://www.iceo.com.cn/compy/2010/1210/205141.shtml
阿爾 特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211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