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英之見:股市可締造雙贏 黃國英


2009-07-07  AppleDaily


07年滙源果汁(1886)上市,從IPO凍結資金所產生的利息收入逾2億元,而 一家在今日IPO熱潮中的公司,這項收入到底有多少?答案是少於 100元。這個強烈的對比,是剛剛在一次公司訪問中,那位主席告訴筆者。上述資料,不外是閒話一句,沒有太大的實際作用,其實不然,是反映出公司主席是如 何留心資本市場的發展,可以想像07年的時候,當他看見滙源的風光,是如何心癢癢,想把自己公司也搞上市。公司終於成功上市,對筆者這個外人不說,到底他 是將上市看成新階段的起點,抑或是已經大功告成,是至為重要的一點。見面之後,較為傾向是前者,第一是他曾經拒絕外資入股,不甘於套現幾億元去嘆世界,第 二是公司設備使用率處於低水平,依然準備南征北討霸地盤,明顯是為未來發展鋪路。

公司有鬥心極重要

短短的談話,令人感受他的 雄心壯志,當然執行和理想是兩回事,但如果執行上沒有風險,股價早就不在目前的水平。投資股票的本質,就是去博公司會增長。許多人鑽研股票,心態是希望安 全地賺錢,根本大錯特錯,尤其是誤解價值投資的一批,從長期持有股票所得的回報,正名應該是「風險溢價」。所以投資股票的真義,是公司是否存在優勢,博得 過會有長期增長。判斷這一點的難度,是公司是否有鬥心,和相馬是頗為相似,馬匹有型格而沒有鬥志,一樣是庸碌之材。所以今次見面,增強了自己在投資這家公 司的信念。一些行家經常以陰謀論出發,覺得莊家將股票舞高弄低,騙取股民的血汗金錢。其實股市是可以締造雙贏的地方,公司借助資本市場的幫助造大,原大股 東和小股東一齊贏,過去十幾年中,建滔化工(148)便是其中一家表表者,透過配股及分拆,資助擴充以及收購,令公司一路成長,類似的故事一定會陸續有 來。當大家見到一家山寨廠變成市值幾十億的公司,應該稱為一個傳奇,而不一定是一個泡沫,戒除憎人富貴厭人貧的陰謀論心態,才是正確投資態度。


黃國英作者 黃國英為證監會持牌人士電郵:alex@amplecap.com
之見 股市 締造 雙贏 國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433

超好業績-亞倫國際(684)


http://realblog.zkiz.com/viewpage.php?tid=4028


上半年除了盈業額上升猜對外,全部都錯。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0708/LTN20090708498_C.pdf


盈利終於破橫行區,有1.06億,派息12仙,全年14仙。


只是Cash已經是值現價,盈利是未計進去。


我買的價格是1.4元,終於可以解套了。


星期六有機會再寫。
超好 業績 亞倫 國際 684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434

王晓麟读仰融:投百万美元不可能融资100亿


From


http://www.21cbh.com/HTML/2009-7-8/HTML_KKHG2L11PM8O.html


【核心提示 王晓麟回忆,他对仰融提出资金到位后,请代理人当董事长,后者的态度是不愿退到后台,另外仰融对投资资金避而不谈。两人不欢而散。】

7月5日,身为美国混合动力汽车公司(简称HKAC)总裁的王晓麟正在上海忙于为密西西比州的混合动力汽车项目寻找零部件供应商,由于与仰融的官司,近来这位律师出身、43岁的湖南人受到广泛关注。

在王晓麟看来,他与仰融的根本分歧是文化差异。客观来看,2亿美元项目如何投入是引发两人分歧的关键,最为根本的是伴随着两人在金融家与实业者角色转换过程中,形成的立场改变和对立心态。

“我不认为他用一百多万美元,可以融到一百亿美元的资金来做这么大的项目。在一方违约的情况下,采取托管,我认为这是一个最恰当的办法,我没有把股票给我自己,也没有把股票给他。”

在接受本报采访的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王晓麟站在自己的立场,细述了与仰融间两年来的矛盾纠葛。整个过程中,他一直强调“作为律师他所说的一切都有证据来支持”。

“EB-5计划:我06年就关注了”

2003年通过收购罗孚一案,王晓麟结识了仰融。当时王带领团队到英国完成谈判,但因仰在国内的问题没有解决,无法回到国内完成协议,收购罗孚没有了下文。当时仰王关系不错,但此后没有经常联系。

王晓麟2004年变更律师事务所到纽约,后离开进入投资咨询业,三年后的夏天,仰融电话找到身在北京的王谈合作。当时仰融香港的上市公司远东金源集团 (上市代号“1188”)的两个高管先后离开,故邀请王加入该公司担任CEO。

王 调查财务后发现,只有2000多万港币的现金流,觉得没有吸引力。“2006年我对EB-5投资移民计划就很关注,当时准备在广东组团到美国寻求机会。” 王晓麟说人民币升值对中国南方的制造业的压力的增大,对策是利用投资移民计划在美国设立组装厂,以零部件出口的税率优势抵消人民币升值造成的损失。“我的 公司主营业务是海外资源-能源的收购的consulting(咨询)。”

因此王在接到仰要求加盟的电话后,提出合作要求,“利用我已经运作了两年的EB-5计划,在美国做一个很大项目,我是搞金融的,并没有汽车生产和管理的经验,您是搞汽车的,能不能我们在汽车上合作一把。”

两周后仰融致电王晓麟,接受了王的提案——仰融负责提供汽车项目的启动资金,王负责汽车项目的融资和商业运作,同时帮助仰重振香港上市公司,合作美国的汽车项目。王晓麟2007年8月份加入远东金源集团,两个月后转为CEO。

2008年2月远东金源集团转向矿产业务,融资3000多万美元。结束远东金源集团的转型后,王开始投入EB-5和美国的汽车业务,并从华尔街说服了一批金融人才加入这一项目。其中包括唐轶、邓曦等美国金融界的重量级华裔人才。

据王称,当时和仰融分工是,王负责组建团队、前台沟通、土地、融资、政府优惠政策等等。仰融负责技术和2亿美元(最低估算)的投资。在此平台上,王负责后续的融资和金融操作。

仰融后称,在技术OK的情况下,没有必要投资如此之多,1个亿也够了。王接受了。“当时讨论结果是,仰融负责技术和投资,占80%股份,我负责组建团队和投资移民和其他优惠政策运作,占10%股份,另有10%的股份留给其他的管理团队。”

2008年8月王要求签约,仰融说直接注册。仰融的秘书在BVI(英属维京群岛)注册了HKAH(混合动力控股公司),仰融包括代持的10%管理层股份共计90%,王占10%。并计划确定土地后,当年10月份在密西西比注册公司HKAC混合动力公司。

“ 为了建立HKAC,从一开始我就是以HKAH为控股公司来给密州政府作演示的。”然而,10月份王晓麟在中国出差时公司常务副总唐轶(此人是王组建团队时 吸引的人才)来电称,仰融的秘书转述,要求将HKAC注册在另外一家仰融公司名下,该公司的名称在美国是仰融的独资公司,仅最后一个字母不同于HKAH。 唐还转告“仰规定的注册资金为5000美金”。

王打电话给仰融申明,最少注册不能够低于1000万美金,投资到位后确定股权。仰融没有正面回应。王转告唐轶暂时把HKAC所有股票放在王在BVI拥有的一家公司信托,受益人待定。做了这个指令后,王转向德国进行技术引进谈判。

2008 年12月,王返回美国后,带着财务总监到洛杉矶与仰融面谈。王提出土地、技术、政策、团队均已到位,要求投资资金到位。另外王晓麟表明了两点:1、资金到 位后,请仰融暂时不要露面,请代理人担任董事长。主要是考虑到仰融在中国国内的事件还未正式结束。2、仰融实际拥有的股份,根据其实际投资的资金界定。

王晓麟回忆,仰融对以上两点的态度是不愿退到后台,另外对投资资金避而不谈。两人不欢而散。

“今年3月份,我就签署了信托文件,明确规定BVI公司只是信托控股HKAC,HKAC的股东和股比按谁投资谁拥有的原则,根据实际出资确定。”王晓麟强调说。

王晓麟信托HKAC后,仰融也开始了另立门户的步伐——1月19日,仰融在阿拉巴马州注册新公司HK motor,做的是与HKAC同样的业务,紧接着停止了HKAC员工的保险。3月初派了2个人到密州关闭银行帐号,并发律师函给王,要求其交出所有公司记录和一切文件。

王回函:仰融非公司管理层也非正式股东,没有权力如此去做。所花费160多万美元(公关费用、差旅费用、香港的演讲费用)可以改为股份,也可以返还。并在回复仰融律师的电话和电子邮件中同样说明,资金、技术、团队要重新确定。

仰融随后诉讼到了法院。

王认为到法院那是最后一个解决方案,“我没有认为仰是一个敌人,直到今天。能够合作就合作,不能合作还可以做朋友,没有必要树敌。作为一个专业律师,打官司不会害怕。”

“我依然在和他沟通”

“这个案件完全没有道理,我不会去打这种官司。”王称,当时他给仰融律师发了一个申明函,作为合作企业,每个人都应有承诺,按比例分配。他认为,仰融从承诺的2亿降到1亿,最后实际出资的160多万美元没有任何道理。

据王称,他当即召集了一些朋友。“技术没有问题了,土地没有问题了、EB-5没有问题了、州政府的几十亿美元的财政支持没有问题了,但是没有启动资金这个项目不能做了。如果大家今天决定停,那么就要通知所有的人。如果大家愿意提供启动资金,大家一起做下去。”

最后包括德国技术合作实体在内的投资方决定继续下去。对于仰融,大家一致达成共识:如果仰愿意继续做下去,大家欢迎。但股权必须和其他人一样,按实际出资计算,同时不能因为他个人问题影响公司发展。

在官司进展中,王表示,曾通过双方的律师询问仰的要求是什么?王愿意和仰谈,但仰的律师则转述仰的意见称,双方差距太大,没法通过和谈形式来解决。

打官司过程中,仰融派人到德国,要求技术合作方改为与HK motor(仰在阿拉巴马州的新公司)签署合作合同。

“一直以来,我都是想把这个项目做起来,无论是从法律角度还是合作角度,都没有把门封死,仰融想谈随时可以,但是要在平等的基础上,不能因为谁霸道就听谁的。”

王晓麟向记者强调,“诉讼肯定对项目的推动有负面影响。现在各方面的资源来讲,我对项目进行下去是非常有信心的。”



王曉 曉麟 麟讀 仰融 投百 百萬 美元 可能 融資 10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442

“两条腿”求解“燃煤之急” 电力企业集体进军煤炭开采


From


http://www.21cbh.com/HTML/2009-7-8/HTML_X6G47NEBRPCH.html


“到上游去!”已经成为电企们突破煤炭困局的集体呼声。

受收购山西两家民营煤矿的影响,7月7日,华电国际(600027.SH)被牢牢封死在涨停板上。

“在电价体制改革迟迟没有进展的情况下,抓住一切机会向上游煤炭进军已经成为目前所有火电企业的共识。”国电电力一位人士说。

事实上,发电企业投资煤炭资源的热潮,早在几年前即已涌现。然而,此波投资潮与之前的不同之处在于,过去电力企业大多寻求参股煤炭企业,而现在发电企业们谋求的则是控股。

“ 虽然都是煤电一体项目,但由于电力公司在项目中的控股程度不同,对煤炭资源的控制也大不一样。比如早前国电集团燃料公司与河南平煤集团合作煤电项目,由平 煤集团控股,而国电方面出资4亿占40%的股份。在这种合作框架下,国电只有在同等市场条件下才可获得项目的优先煤炭供应权。也就是说,买煤可以,但价格 几乎没有太大商量余地。可想而知,在煤炭价格飙升的背景下,这种以参股方式的合作对电力企业降低成本的作用意义并不大。”国电电力一位人士对记者说。

上述人士表示,现在发电企业介入煤炭领域通常采取两种模式,一种是自行开采或与政府合作建设;另一种则是收编民营企业。

开发热潮

“煤炭作为一次性能源,山西、东北等地已基本划分完毕,现在强势竞争的地方是在西北,特别是内蒙古和新疆,拿到一块质量好的煤田可以成为以后竞争的本钱。”煤炭专家李朝林说。

翻开内蒙古煤炭企业的名单,除神华等专业煤炭企业外,五大电力集团旗下的子公司已纷纷占据了重要地位——华能在呼伦贝尔,中电投在通辽,国电在赤峰……

“现在内蒙古已经成为五大电力集团的老总们最经常出差的地方。”上述国电电力人士笑称。

“ 自行申请探矿权和采矿权,从企业对项目的掌控度来说,肯定是最强的。但最大的缺点是前期准备时间长,在目前煤价高企的时候,大家都希望能够尽快出煤。” 该人士对记者说,“在如今情况下,与地方政府合作,地方出资源,企业出资金和管理,最终实现企业控股的模式目前最受电力央企的青睐。”

“西北地区虽然资源丰富,然而地处偏僻,交通等配套设施非常不完善,因而前期投资巨大,一般的企业根本没有能力运作。而电力巨头们大多是央企,不仅有财力,而且还能带来相关产业的一揽子投资,自然能得到地方政府的青睐。”李朝林说。

事实上,上个月华能集团控股甘肃华亭煤业的案例即属此种模式。

2008 年10月,华能集团从甘肃省国资委手中获得了甘肃第一大煤炭集团华亭集团40%的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今年6月,华能再次获得来自甘肃国资委9%股份 的划转,从而实现了对华亭煤业的控股。为此,华能准备了一份高达300亿的投资计划,在甘肃建设煤、电、运一体化基地。

收编民企

而除在西北地区大兴挖煤之外,电力企业们依然没有忘记山西这个国内最重要的煤炭基地。

“ 目前山西煤炭依然是国内电力企业最重要的电煤来源,除了煤炭储量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煤炭运输体系完备,这是内蒙古等新兴煤炭大省无法比拟 的优势。我们可以看到,每年的煤炭订货会最主要的环节就是提前确定运输量,没有运输,再好再多的煤也出不来。运输因素决定了电力企业想要满足近期的煤炭需 求,最重要的是要在控制山西的煤炭资源上想办法。”李朝林说。

“山西煤炭对电力企业的意义自是不言而喻的,但是,现在电力企业已经意识到,与山西国有大矿合作无法获得控股权,因此,纷纷把眼光转向与民营资本的 合作。而另一方面,过去20年间,大批民营资本涌入山西,发展到现在,对许多中小民营煤矿来说,技术落后和销售对象不稳定的弊端已越来越突出,与大型电企 合作,无疑也是一条重生之路。”一位电力行业分析人士说。

此次华电国际与两家山西民企的合作即属第二种模式。

根据华电国际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山西茂华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分别以人民币39760万元和3626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山西朔州万通源二铺煤业有限公司70%股权以及山西东易忠厚煤业有限公司70%股权,两煤矿的煤炭保有储量近2.9亿吨,可采储量超过1.3亿吨。

据记者了解,在华电收购前,从国营改制为民营企业的万通源投资集团公司持有万通源二铺煤业公司100%股权。而山西东易忠厚煤业茂华公司也是民营企业。

收益与风险

“中电投旗下的蒙东能源集团在目前情况下已经成为集团最重要的赢利来源。如果没有这部分煤炭资源,集团的经营将会更加困难。”中电投一位人士对记者说。

从 中电投旗下几家A股上市公司一季报中可以轻易看出,煤炭企业与电力企业生存状态的巨大差异:蒙东能源集团下属的露天煤业2009年一季度实现利润3.37 亿,而上海电力,彰泽电力,九龙电力,吉电股份一季度的利润分别为3706万,-4487万,1466万,-4485万。

“电力巨头纷纷大手笔投资煤炭资源,一方面从长期来讲是为了打通上下游产业链,摆脱替煤炭企业打工的被动局面;另一方面,从短期来讲也是为了增加利润。”上述行业分析人士说。

对于电力企业纷纷涌入煤炭开采领域,国信证券电力行业资深分析师徐颖真认为,“这是目前政策下电力企业延伸产业链的必然之举,但是这中间的投资风险也不可忽视。”

“ 煤价是有周期性的,电力企业在煤价高的时候投资了煤矿,那么以后煤价低的时候怎么办?”徐颖真提出问题。“从目前来看,电力企业新开发的许多煤矿由于配套 设施以及管理经验不足等原因,成本要高于专业煤炭企业,一旦煤价大幅度下跌,那么电力企业的煤炭投资可能面临亏损,这个风险应该考虑进去。”

而一位煤炭行业人士还提出,“目前国内总的供电形势已相对过剩。随着越来越多的煤电一体化项目投产,这样下去会否引发更大的电力过剩?”

对 于上述问题,上述国电电力人士表示,“煤电一体化最重要的作用就是平衡风险,在煤价高的时候,以煤补电;在煤价低的时候,以电补煤。所以,即使将来煤炭价 格下跌,电力企业依然可以通过上下游产业链的利润来实现稳定的收益。而一旦电力企业有了稳定的煤炭资源,受影响最大的将是那些民营小煤矿。从这个意义上 讲,电企进军煤炭行业,也有利于改变一些地区大量小煤矿不规范运作的混乱局面。”
兩條 條腿 求解 燃煤 之急 電力 企業 集體 進軍 煤炭 開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443

陈晓“化整为零” 国美电器供股结构初定


From


http://www.21cbh.com/HTML/2009-7-8/HTML_5BPE9S5KEJF9.html


7月6日16时30分,国美电器(0493.HK)“供股”前递交股份过户文件以符合公开发售资格的最后期限。在这一时间之后过户的股权,将无法参与国美的“供股”计划。

这就意味着,参与国美电器“供股”计划的股东,已初步确定。

国美电器7月6日晚发布的公告显示,在上述期限前,其第5大股东Retail Management(国美电器董事局主席兼总裁陈晓及其一致行动人)已完成重组,陈晓名下持股从6.97%下降至2.39%。而其主要外资股东,亦通过二级市场的买卖,进行了持股比例调整。

而大股东黄光裕是否放弃参与供股的权利,仍是这一计划目前最大的变数。

7月7日,陈晓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大股东个人的选择。7月27日,缴款最后期限到来前,还可能有一定的变化。”

永乐班底重组

7月6日晚,国美电器发布公告称,陈晓控制的Retail Management Company Limited (此前持有国美电器6.97%的股权)已进行了重组。

Retail Management曾是中国永乐的控股股东,持有中国永乐50.57%的股权。在国美永乐2006年10月换股合并后,这些股权转化为国美电器的股权。

目前,Retail Management已终止当初与永乐近50名员工和相关利益人签署的股票代管协议,此前由陈晓代管的5.84亿股国美股票,已转让给原来的所有人,以便这些股东可以直接持有国美电器的股份,并根据个人意愿来决定是否参与国美电器的供股。

对于这次重组,陈晓表示,“以前,我是代永乐的创业元老们管理这部分股权,但是现在要参加供股,需要这些股东自己从腰包里拿出现金来参与,所以需要进行这次重组。”

截至7月6日,Retail Management 已经向多位受益人转让了5.76亿股,仅剩765.7万股有待转让给一位受益人。

一位国美电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这位受益人的个人账户还没有准备好,所以,暂时还没有完成转让。Retail Management将在最短时间内完成这最后一笔的股权转让。”

对国美电器来说,此次重组最直接的影响是,增加了近50位个人股东。

这些股东是否将参与供股?陈晓肯定地告诉记者,“0.672港元的价格是难得的机会,我相信,这些股东没有人不会参与供股。即便有人不参与,负责包销的贝恩投资将会包揽。”

藉由此次重组,陈晓还通过Retail Management,向自己的女儿陈叶馈赠了7000万股。在这次转让完成后,陈晓个人直接持有国美电器的股权比例为1.91%,若考虑一致行动人陈叶,陈晓的持股比例也只有2.39%左右。

不过,陈晓明确告诉记者,他本人将参与供股,按照其与女儿陈叶目前约2.39%的持股比例,陈晓将至少拿出3689万港元来参与供股。在供股结束后,陈晓的持股比例将维持在2.39%左右。

就此,国美电器副总裁何阳青表示,“这是第5大股东内部的重组,上市公司可以不披露,但我们还是主动进行了披露。值得注意的是,陈总的个人股权没有任何减少。陈晓、王俊洲、魏秋立打造的现有的管理架构,至少三年内不会改变。”

外资“高出低进”

香港联交所的权益披露显示,在国美电器6月23日复牌后,在二级市场,国美电器原来的主要外资股东表现活跃。

T. Rowe Price Associates已连续三次减持,使自己的控股比例从原来的8.22%下降到5.95%外;摩根大通在6月26日、29日和7月1日也曾多次买卖公司 股权,持股比例从原来的10.99%下降为9.43%;但摩根士丹利在6月23日后通过6次买卖,持股比例已从7.39%升至7.46%。

在帕勒莫咨询机构执行董事罗清启看来,“在目前国美电器股价在1.8港元至2港元之间的高位,这些外资股东通过减持部分套现,其实是为了接下来继续参与供股。高出低进,是这些机构常见的操作手法。”

国 美电器一位高管表示,“T. Rowe Price Associates、摩根士丹利、华平基金、Capital Research and Management Company以及摩根大通,基本上都做好了参加供股的准备。在此前我们与机构投资者的沟通会上,这已经基本上得到确认。”

陈晓也表示,虽然过去一段时间国美电器的投资者换手率较高,不过,经过此次供股后,国美电器的股权结构可以重新优化,机构股东的持股比例将进一步提高。

黄光裕家族变数

如果来自永乐的50个股东中有人不参与供股,贝恩资本将包销这部分股权。

这意味着,在供股完成后,贝恩的持股比例至少要高于9.8%。不过,贝恩资本最为看重的,仍是大股东黄光裕家族是否会放弃供股权。

之前,贝恩资本董事总经理竺稼曾表示,黄光裕家族还没有做出“放弃参与供股”的书面承诺。

在国美电器的供股计划即将实施之时,目前,唯一的变数就是黄光裕家族的最终态度。黄光裕是否会拿出5.86亿港元的现金来参与供股?

而若贝恩最终取得了黄光裕家族放弃的供股权,无疑将摊薄其入股国美电器的成本,并最终影响国美电器董事会的格局。



陳曉 化整 整為 為零 國美 電器 供股 結構 初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444

牛根生、宁高宁联手答疑:为什么卖?为什么买?


From


http://www.21cbh.com/HTML/2009-7-8/HTML_VDOUQUEHQCS0.html


【核心提示:宁高宁表示,他对牛 根生本人、蒙牛管理文化、管理团队的认同,是双方谈判如此迅速的原因。通过引入宁高宁这位“大股东”,长期以来,特别是2008年10月至今,困扰牛根生 的一个大问题得以解决:在此次交易前,由于蒙牛乳业股权非常分散,其被外资恶意收购的风险,始终未能彻底解除。】

7月7日下午2时,北京朝阳门中粮福临门大厦,蒙牛乳业(2319.HK)引资事件主角牛根生与宁高宁双双亮相,解答蒙牛引资事件中的未消疑问。

此前一天,刚刚搬迁至此的中粮集团总部,亦迎来新成员。

“我们是一拍即合,一洽谈,就触及到很核心的地方。”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说。据中粮内部人士透露,中粮与蒙牛的谈判始于2009年3月,其间双方谈判数次,也曾有反复。由于宁、牛二人熟识,双方合作并无中间介绍人。

“我和牛总第一次见面时,已经有了框架,再见面就有了细节,再见面就签字了。” 宁高宁表示,他对牛根生本人、蒙牛管理文化、管理团队的认同,是双方谈判如此迅速的原因。据了解,宁高宁不仅曾去蒙牛参观,还曾在牛根生家中做客。

蒙牛乳业总裁牛根生,同样乐于表达与宁高宁的良好关系。“我们都是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会员,宁总是荣誉主席,我是轮值主席。去年,我们的交流比较频繁,所以能一拍即合。”

这宗7月6日刚宣布的交易,装点着牛根生与宁高宁的“友情”色彩,也暂时将来自资本市场的潜在“恶意”消弭于无形。

通过引入宁高宁这位“大股东”,长期以来,特别是2008年10月至今,困扰牛根生的一个大问题得以解决:在此次交易前,由于蒙牛乳业股权非常分散,其被外资恶意收购的风险,始终未能彻底解除。

白衣骑士中粮

“蒙牛乳业是一家比较特殊的在香港上市的内地公司,股权极为分散。”牛根生说。据他介绍,在他捐股之前,蒙牛持股10%左右的大股东几乎没有。

虽然,在此次交易前,牛根生及其一致行动人于蒙牛乳业的持股高达28%,但蒙牛高管在信托下面的股东有上千人,而每个人所持有的蒙牛股份只有零点几。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Angela Moh指出,“由于从个人股东融资,蒙牛自创业之初起,股权就很分散,我们过去已经看到了一些股东的套现行为(通过金牛与银牛进行)。”

“按照国际上的惯例,低于25%持股比例的警戒线,就有被恶意收购的危险。”据牛根生透露,在蒙牛高管去年持股量降到28%的时候,蒙牛曾把境内的股权转到香港,以保证所持股份不低于25%。

如何避免被外资恶意收购,一直是牛根生关心的问题。

蒙牛股东之一的老牛基金会,曾将牛根生所捐献的其中一部分蒙牛股权(此部分股权占蒙牛香港上市公司4.5%)抵押在摩根士丹利。

2008年10月,在蒙牛股票价格大幅下挫后,被抵押的股票亦大幅贬值,面临“被动出售”,从而引发了蒙牛被外资恶意收购的风险。当时,牛根生曾四处求援、希望赎回抵押股权,并且向其在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和长江商学院的朋友和同学发布了“万言书”。

2008年11月,蒙牛乳业表示,老牛基金会通过“从联想控股等机构得到类似抵押贷款”的方式,解除了与摩根士丹利的抵押贷款。7月7日,本报记者从联想控股了解到,此前上述机构借给蒙牛的2亿元,蒙牛已经如期归还。

不过,老友柳传志的援手,虽然化解当时的风险,但对牛根生来说,蒙牛乳业股权仍然分散,被外资收购的风险并未彻底解除。

此后,牛根生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每年的八九月往往是股东卖股的时候,大股东的持股比例已接近警戒线,而一旦低于这个警戒线,蒙牛就可能被恶意收购。但潜在的恶意收购方是谁,蒙牛并不清楚。

与其坐等,不如主动出击。牛根生找到了一种方法:引入白衣骑士,选择一家能够长期进行战略合作的伙伴,彻底规避“控制权旁落”的风险。

于是,中粮进入了牛根生的视野。“宁总我很熟悉,我对其他的人也不熟悉,谈的时候一拍即合。”牛根生说。据了解,从谈判之初,宁高宁就提出中粮方面至少持股20%。

在引入中粮这个控制20%股权的战略伙伴后,加上牛根生及其一致行动人仍持股15.18%,牛根生此前担心的“蒙牛乳业股权可能为外资恶意收购”的问题,终于彻底解决。

蒙牛“不缺钱”

“如果(蒙牛乳业)有资金链的问题,和宁总不会一拍即合,上市公司很多数字和报表很透明的,大家都可以看到。”牛根生澄清说。此前,有业内人士认为,蒙牛引资,源于三聚氰胺事件和“OMP事件”之后巨大的资金压力。

牛根生称,蒙牛现金实力有两个数字说明,2008年底的报表,蒙牛乳业的现金储备为12亿左右,到现在为止,至少在32亿以上。

7月7日,中银国际分析师赵宗俊指出,此前,虽然蒙牛手持现金30多亿,但“我们认为公司面临着融资需求,因为其今年资本性支出和贷款偿还金额将分别达到9亿和11亿元,而且公司必须为购买原奶准备更多的现金”。

中银国际还预测,2009年,蒙牛将因投资活动,将产生9.75亿人民币的负现金流,而经营活动期内只产生约8.11亿现金流。

但此番增发新股融资,蒙牛乳业将新增现金30.58亿港元。

“约31亿港元的净筹资金额,将解决公司的融资需求,为公司在乳制品行业中的扩张提供更多的资金。”赵宗俊称,中粮集团联手厚朴投资认购蒙牛乳业两成扩大后股本,为蒙牛“翻开了新篇章”。

“我们之前预计,蒙牛乳业到今年底将手持17亿人民币的现金,现在我们把数字上调到44亿人民币。”摩根士丹利分析师Angela Moh于7日表示,不过,“我们了解到,蒙牛乳业目前并没有对新资金去向的成型计划”。

大股东的新考虑

虽然,宁高宁7月7日已明确表示,“在可见的未来,中粮没有继续增持蒙牛的计划”。而此前,中粮已经明言,不会介入蒙牛的管理。“金牛与银牛目前的持股量减少,不会导致管理层的人事变动”。

但在资本市场看来,与蒙牛的牵手,中粮有融资之外的更多考虑。

中银国际分析师赵宗俊表示,中粮与蒙牛在未来的联系将深化。“我们认为,中粮集团最终将受让厚朴投资公司所持全部的蒙牛股权。毕竟,厚朴投资公司是一家私募投资基金,总会有退出蒙牛的一天。”

甚至,中粮集团的触角,已经深入到蒙牛乳业的实体层面。“事实上,中粮集团已经和蒙牛持股93.29%的内蒙蒙牛的部分少数股东进行了接洽。”

不过,与中粮的进一步融合,亦对蒙牛自身有利。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Angela Moh 说,“我们明白,中粮在整合一系列食品行业上游业务上表现活跃,包括饲料与肉类产业、粮食与酒类、软饮料等。拥有一个更大更强的集团作为合作伙伴,有助于蒙牛获得更多支持,因为中国政府正寻求整合乳业上游。”



根生 、寧 寧高 高寧 聯手 答疑 為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445

厚朴6%股权藏玄机


From


http://www.21cbh.com/HTML/2009-7-8/HTML_33P9W2FFSERM.html


2009年7月7日,中国蒙牛乳业有限公司(02319.HK,下称蒙牛乳业)发 布公告称,中粮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粮集团)联合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厚朴投资公司(下称厚朴基金),以现金每股17.60港元,出资逾61亿港元,入股蒙牛 乳业,并以约20%持股比例成为第一大股东。

在商战中以“不轻易言败”著称的蒙牛集团老总牛根生,为何如此轻易地交出自己辛苦半生换来的成果?

“一部分是来自于蒙牛自身资金压力,另一部分原因则是年事已高的牛根生可能已经无心恋战欲‘隐退’。”7月8日上午,一位接近蒙牛集团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无论牛根生是否隐退,对于蒙牛而言,都可谓是“背靠大树好乘凉”。

作为迄今为止中国食品行业中最大的一宗股权交易,“对于中粮集团和蒙牛来说,本次双方的合作无论从资本层面还是产业层面,或许都是一场双赢。”东海证券食品行业分析师卢媛媛表示。

断臂求存?

2008年,对于牛根生而言,可谓意义非同寻常。先是2008年8月,毒奶粉“三聚氰胺”事件爆发,作为龙头之一的蒙牛自然难以置身事外,紧接着今年2月,蒙牛特伦苏“OMP”事件再度使蒙牛乳业陷入一片责难之中。

“ 事实上,早在2007年初蒙牛推出其高端产品特伦苏奶之时,就已经有大量的关于蒙牛特伦苏‘OMP’属于违规添加的报道面世,但最终因为各方面的原因被限 制在一个小范围内传播。”据上述接近蒙牛集团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对于时隔两年后,为何蒙牛特伦苏“OMP”事件被旧事重提且引起轩然大波,该人士则表 示其中暗含深意。

根据7月6日晚蒙牛乳业发布的公告,中粮集团和厚朴基金将共同组建一家合资公司,其中,双方分别持有合资公司70%和30%股份。

蒙 牛乳业除了将向中粮及厚朴组建的合资公司发行173,800,000股新股外,“银牛”、“金牛”及“老牛基金”将以每股17.60港元的价格向合资公司 出售蒙牛65800000股股份。该项交易完成后,除了“银牛”、“金牛”、牛根生以及其他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比例只是被部分摊薄外,“老牛基金”则将其所 持蒙牛乳业的股份悉数卖出,不再持股。

这似乎和牛根生之前一直宣称的50岁后将正式退出蒙牛管理层,一心投身到“老牛基金”的运作中的安排不谋而合。

纵横商界多年的牛根生真的欲隐退?

“ 事实可能并不是那么简单,牛根生是聪明人,他此举是否是真隐退还是另有原因,要看整个事情的发展走向而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长期跟踪蒙牛乳业的投行人 士告诉记者,“蒙牛在整个乳制品行业中做得最好,也是发展最快的,所谓树大招风,其一直都受到行业内其他公司的诟病,特伦苏‘OMP’事件便是其中一例。 ”

“乳业的竞争一直都很激烈,去年10月,曾轰动一时的蒙牛‘万言书’事件爆发时,外界都纷纷揣测蒙牛资金链因为‘三聚氰胺’事件的影响而 出现了问题,实际上,蒙牛当时并不缺钱,而今年2月的针对蒙牛一家的特伦苏‘OMP’事件,才真的让蒙牛方面损失惨重。”据上述接近蒙牛集团的知情人士透 露,特伦苏的OMP风波对蒙牛的利润打击很大,因为特仑苏是蒙牛的利润支柱。

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为解决资金链的压力,一方面也为了避免蒙牛继续成为“众矢之的”,牛根生选择了“断臂求存”?

交易安排存深义

事实上,此次股权的安排也同样值得玩味。

据7月7日蒙牛乳业发布的公告显示,在此次股权转让和增发事项完成后,中粮集团和 厚朴投资联合体将获得摊薄后的20.03%股份,“老牛基金”将不再持股,“银牛”、“金牛”、牛根生以及其他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比例将分别下降到 5.78%、2.11%、3.96%、3.33%。

换句话说,中粮集团将间接持股14%,而厚朴投资间接持有6%,牛根生以及其他一致行动 人合计仍持有15.18%。此前,“银牛”、“金牛”、“老牛基金”、牛根生以及其他一致行动人分别持有8.49%、7.93%、3.48%、 4.40%、3.70%的股份,合计28%的股份。

虽然中粮集团表示,在此笔交易中,集团是长期持股的战略投资者,但显然,“厚朴基金是纯粹的财务投资,其所持有的6%的股权最终是要转让的,而这6%股权以后转让的安排,对整个蒙牛乳业未来发展的意义就不言而喻了。”不愿透露姓名的长期跟踪蒙牛乳业的投行人士分析认为。

而且,上述交易完成后,蒙牛乳业的实际控制人将变成中粮集团,但这个实力雄厚的实际控制人却坦言并不参与具体经营管理,不改变现有的经营团队的连续性和稳定性,也不改变目前的战略方向。

“ 虽然中粮集团实力雄厚,但是毕竟其从来未有涉足乳业行业,缺乏经验,维持原有的经营管理团队,一方面可以维持生产和管理的稳定,同时也为之后可能出现的运 作顺利过渡作准备,更何况蒙牛目前正处于漩涡之中,此时维持蒙牛管理层和经营层的稳定极其重要,对于蒙牛乳业而言,牛根生是绝对的灵魂人物,牛根生在蒙牛 管理层中的任何变化都将给蒙牛带来一场地震。”上述接近蒙牛集团的知情人士表示。

双赢格局

“在目前国进民退的风潮中,此次中粮集团的入主对蒙牛而言当然是利好。”光大证券农业分析师蒋晓东告诉记者。

在扣除相关开支后,蒙牛乳业在此次交易中,可收到30.58亿港元资金。据蒙牛乳业表示,公司有意用此款项扩充现有业务,或把握上游行业整顿和奶制品行业的发展而出现的合适的投资机会或其他机遇。

“蒙牛在获得这部分资金后,除部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外,另外可能加大其对于奶源的建设投入。”蒋晓东分析认为。

“关系未来乳业发展的最突出的要素是奶源。”国家“学生饮用奶计划”专家委员会主任、中国奶协顾问蒋建平研究员指出。

北京东方艾格农业咨询有限公司资深乳业分析师陈渝指出,乳业行业在经过三聚氰胺事件后,乳业的发展模式也在发生变化,原来蒙牛乳业“先打市场,再建工厂”的经营方式已行不通了,企业必须对奶源更为重视。

2008年10月,当记者来到呼和浩特当地调查“三聚氰胺”事件时发现,有关当地两大乳业巨头伊利与蒙牛的奶源之争则是牛奶中添加违规物质的源头之一。

“蒙牛目前主要的营业收入来自于液态奶,但液态奶的毛利率则相对偏低,而行业中毛利较高的奶粉业务,蒙牛一直未有建树,奶粉的前期投资巨大,技术要求高,投资回报见效较慢,故蒙牛后续或将继续加重对特伦苏的投入。”蒋晓东认为,要加速高端奶的投入,则奶源的建设必不可少。

同样,奶源建设投资大、周期长、风险也较大,故此次中粮集团的入主刚好给蒙牛带来了发展契机。

“乳业是食品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入股蒙牛是高起点进入乳制品行业的良好契机,有助于中粮集团发挥全产业链优势,做大食品品牌,实现价值链前移带来更大成长空间。”对于此次入股蒙牛,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如此表示

实际上,中粮集团欲扩展乳业行业也由来已久。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在今年年初提出了“打造全产业链食品巨头”的构想。此前,中粮已经拥有食用油、大米、食糖、葡萄酒、黄酒等产品,今年6月,中粮已将触角伸到了从未涉及过的果汁领域,推出了“悦活”果汁品牌。

有消息称,早在2000年前后,中粮集团就在关注乳业板块,并做了相当多的调查。

如果仅仅是战略投资者,“这个价格不算便宜。”东海证券食品行业分析师卢媛媛坦言,“但针对快速消费品而言,这些都是轻资产,对这种公司的投资考量更主要是销售能力,周转能力。”卢媛媛认为,若以7月6日停牌前19.14港元的价格计算,蒙牛乳业的市消率约在1.25。

“在乳业行业里,市消率一般合理在1.5倍左右。”卢媛媛告诉记者,数字越低,则表明目前的股价越被低估,所以从这一层面而言,蒙牛乳业的股价仍有想象空间。

7月7日,蒙牛乳业最终报收于19.56港元,上涨2.4%。






厚樸 6% 股權 玄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446

巧借股权并购杠杆 中国奥园实现低成本拿地


From


http://www.nbd.com.cn/newshtml/20090708/20090708030319838.html


每经实习记者  朱玲  发自广州

        当市场焦点都集中在土地拍卖场上那惊人的天价“地王”时,中国奥园(03883,HK)却悄然地利用并购战略,低于当时拍卖价的频繁拿地。

        中国奥园昨天又宣布收购世纪协润投资公司41.33%已发行股本,代价为3.7亿元人民币;同时向世纪协润授出一笔4.6亿元人民币短期贷款。

        世 纪协润拥有北京王府世纪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王府世纪)90%的权益,王府世纪则持有拥有北京朝阳区项目公司38%的股本权益,其旗下的项目用地将开 发成商业以及酒店综合大楼,该项目处于北京核心CBD区域,据悉项目建筑面积达247646.3平方米。

        纵观奥园近2个月抄底行动,可谓是高歌猛进,节节胜利。三次激进的并购战,斥资人民币约13.7亿元,获得了一批具有相当潜力的物业。

        据了解,中国奥园间接买下的这块土地,从2004年取得到2008年期间因开发商缺钱而停工,经过多次的转让并购,最终被“走中端物业路线”的北京开发商首开股份拥有。2008年4月,首开股份以4.587亿元将其持有的全部股份转让给世纪协润公司。

        而 王府世纪和世纪协润均为同一老板。一方面,作为一家房产规模不大的王府世纪来说,根本不能吃下这块大项目,除去股权收购款之外,还需工程款等各种杂款,仍 需付出15亿元;另一方面,对于资金紧缺的世纪协润来说,此次,奥园出手3.7亿元,外加4.6亿元的贷款,债务上将会得到缓解。

        根据奥园公告显示,紧随收购及垫款完成后,买方及卖方将成为合营伙伴;世纪协润将进行公司重组,重组后世纪协润将增持其项目公司的股权。

        不仅此次出让股权的世纪协润,资金紧缺,此前奥园先后夺得的两项广东项目,卖方也是负债累累。

        由 于金融危机,导致雷曼兄弟破产,受其牵联的天誉置业不得不忍痛割爱低价贱卖天河项目80%的股权,以偿还2.2亿港元债务。5月下旬,奥园以3.6亿元的 价格成功收购了广州天河北一总建筑面积为11.3万平方米的商业用地,并表示将在此地块上兴建高端商业以及写字楼的大型商业项目。初略计算,该地块楼面地 价仅为4000多元/平方米。

        而深陷双重债务危机的昌盛中国,起初也是传言卖掉旗下物业广州中华广场还债,最终以折扣1.5亿元,贱卖了中山项目地。6月19日,奥园以6.4亿元,低于当年的拍卖价1.5亿元,夺得中山的一块靓地。

        市场回暖,土地拍卖会上土地价格节节攀升,成就了一个又一个的“地王”,而奥园却能够通过并购低成本频繁拿地,据奥园2008年的年报显示,截止2008年年底,该公司拥有土地储备约560万平方米,足以应付未来5~7年发展的需要。

        当初,尽管成功上市,但作为典型以住宅发展的企业而言,奥园缺乏一定的土地储备。基于此,奥园曾多次加大力度寻找项目合作进行广告投放,收到成效不大。2008年4月,奥园定制计划以收购项目公司股权或收购房地产集团公司股权为合作形式购买土地。

        目前来看,股权并购策略效果不错。

巧借 股權 並購 中國 奧園 實現 成本 拿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447

和仰氏CEO王川涛一起晚餐


From


http://www.21cbh.com/HTML/2009-7-8/HTML_8X46WXBE5OUI.html


7月7日下午见到的王川涛,比标准像上的雄心勃勃,更为儒雅一些。王的家住在底特律大都会区的WARREN市。标准的美式建筑和房前屋后的大片草地,都显示着主人过的标准的美国中上阶层生活。书房里,通用汽车给予主人的各类奖项也放满了一个书架。

也许不久以后王川涛就会移居到加州去。作为仰融正道汽车的CEO,他要跟他自己的团队在一起。

临走前,王川涛特邀记者去家里,与其共进晚餐。两个半小时的交流中,王川涛回忆了他和仰氏初次见面的深谈,对整个正道汽车的具体设想,以及他们所掌握的能够改变世界的核心技术。

“我们本来不想说的。但是现在觉得可以部分公布出来,让技术上一些误解得到解答。”王川涛说,这原本是4年以后才打算公布的内容。

被一句话打动

2008年当仰融找到王川涛,也是通过通用汽车的一个朋友接洽上。“当时我很好奇,因为有一个人想做汽车。底特律上万人都做不好,车都卖不掉。这个人是不是有些太奇思妙想?”所以王就带着休假的心态去了加州。结果跟仰融一谈就长谈了8个小时,互相相见恨晚。

一回到底特律,作为心思细密的技术人员,王川涛就做了大量的调研工作,甚至自己个人订阅了美国能源部的简报。详细调研的工作之后,他觉得仰融所言不虚——如果研发一款完全为燃烧“天然气”的汽车,可以一举解决掉套在通用和福特汽车们脖子的石油枷锁。

通用汽车数万人数年来对汽车制造工艺的不断改良,到2008年已经可以拿出行业内最领先的产品,在2008年147美元每桶的油价前面,显得完全不堪一击。一个曾经的全球汽车业老大,居然短短的两年之内,就进入破产保护,衰落之快令所有人意想不到。

能源一直是通用和福特们研究的一个短板。王遍查了底特律资料,一个白领员工数万人的通用汽车,却从来没有人研究过能源问题,对于汽车这种与能源高度相关的产业,产业领导者却对能源问题一无所知。这成了一个放在王川涛面前的巨大产业盲点。

“这是一个符合未来所有趋势的机会。错过了很可能一生中再难遇见一次。而现在经过简单改装的天然气出租车,实际上并未能够真正利用天然气能源的全部优点。”这两点,成了仰融说动王川涛加盟的一个重要支点。

“如果中国人在底特律做的那么好,为什么不创业呢?”当时仰融只用一句话,就成功地点燃了王川涛的创业梦想。不到两个月,王就决定了加盟仰融团队。

颠覆底特律模式

随后的数百个小时,仰融与王川涛对正道汽车进行了深入讨论和不断修改方案。“最后出炉的,其实并不仅仅是一个战略产品计划书,而是一个可以解决很多当前底特律问题的产业之梦。”王川涛说。

例 如,天然气可以一举解决石油的高油价问题和居高不下的温室气体排放能力;三个车系,十个车型,五十款车全部共享同一款发动机,这正是拥有庞大产品体系的通 用和福特没有办法达到的一个目标。三个车系全部都是共享平台,模块化组装,这又带给王川涛所想象的“梦工厂”巨大的生产效率。

“高度模块化生产可以大幅提高生产效率。目前产业内生产效率最高的日本丰田,一个工人一年的组装车辆,也仅有30-40部。”王所设想的工厂,将达到100辆每年的生产效率。

为 此仰融和王川涛所设计的未来工厂,会有一个巨大的中央工厂,而不是数十家分散在各地的小型工厂。在未来的工厂地块上,王甚至已经给未来的重要供应商留下了 很多空地。庞杂的供应链成本和多余的管理层成本,全部都可以压缩到最小。这也就是为什么未来正道汽车工厂用地高达5000英亩的主要原因。

对于底特律目前深受其害的三大命题,过高的高管薪酬,过于强大的工会,过于庞大的经销商团队,仰融和王川涛也设想了全新的方案,来摆脱这些让底特律沉沦的巨大结构性问题。

举例来说,正道就试图用工人和工会拥有一部分股权的办法,让工会、工人和管理层的劳资关系,不再对立而僵化。而仰融基于他对经销商以及销售的了解,所设计出的经销商合作模式,王评估也是突破现有困局的一个设想。

王川涛对自已设计方案的自信,来源于他所善长的“虚拟”设计技术。尽管未来位于阿拉巴马等州的土地还在挑选当中,但是在虚拟技术中,未来正道汽车的厂房规划,流水线和生产制造机器布局,目前已经全部完成。



和仰 仰氏 CEO 王川 川濤 一起 晚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449

仰融“细菌战”


From


http://www.21cbh.com/HTML/2009-7-8/HTML_GCMIC8MR09V8.html


几个展示灯的映射下,北京世纪万业源生物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业源”)接待区的右半部分光线特别充足,展示架上几排白色、形似果粒橙的塑料瓶,夹杂着蓝色的塑料袋,格外醒目。

“这是新的包装”,万业源的董事长殷汝新、总经理王颖静静地望着展示架。

从最初的北京伊埃姆生物技术研究所算起,退役军人殷汝新在这个由细菌作为驱动力的世界里“抗战”九年。而争议人物仰融对这家公司去年完成的控股以及几天前的点名推介,既鼓舞了万业源的希冀,也将后者从少人关注带入了众目睽睽的审视。

7月2日,殷汝新说:“能发展多大,要取决于我们自己和环境,但我希望‘平安福’生物肥料三年之内全国普及。”

从加法到减法

“环境恶化、土地板结、食源性疾病泛滥……”殷汝新扳着指头数着,“十年前我就断言,十年以后不可能允许这种趋势发展下去。”

10年前,殷汝新站在一个无形的岔路口上,一条是自己脱下戎装之后何去何从的个人道路选择,另一条是遇到日本微生物专家比嘉照夫引发的思考——严重依赖化肥和药剂的农业如何走出死胡同?

对于比嘉照夫来说,自己发明的“伊埃姆”技术——通过向土壤投放光合细菌、乳酸菌群等多种菌种构成的有效微生物群,通过不同菌群相互促进,从而既能优化土壤,也能增收并提高农产品品质。

而对于殷汝新来说,问题没那么简单,“伊埃姆”在日本每公斤卖到2100日元,直接用到中国来,农民的承受能力、施肥状况、土壤状况都是问题,而他周围的朋友更是摇头不止,“老殷那种搞法根本不是做生意的路子。”

在中国推了几年,比嘉照夫放弃了,而殷汝新尽管公司开了几家,又关了几家,对那些他坚信能带来魔力的细菌却“不抛弃不放弃”。

“我和王总有几年几乎不拿工资,就是维持一个基本生活”,艰难处境也驱使殷汝新带着他的技术队伍把“微生物部队”组装成一个个适用于不同产业的迥异产品。2008年中,万业源甚至拿到了一个垃圾处理项目,“我们这块过去与政府部门就有些合作,有基础,要求我们一个月搞完,实际20天就完成了。”

“大多数公司就是一个产品,殷总那边产品形态是最多的了。”中国农科院环发所研究员刘以连说。

多年外交官生涯之后又在菌种和农业交叉的世界里摸爬滚打,殷汝新觉得自己思考的多是大问题,与仰融的一番对话却让他对传言中的这个资本大鳄刮目相看,“仰先生看到的是全球有那么多国家还在闹粮荒。”

“茅塞顿开”,仰融的减法让殷汝新谦虚了一下。

沃顿咨询“小”公司

仰融和殷汝新列出的问题单子很接近,但前者更希望万业源聚焦在粮食作物和经济作物,由增收入手带动对土壤的改良。这对于公司的具体操作上,是要把更多的力度花在原有以“平安福”为品牌的固态和业态菌肥。

“第一步战略主打生物肥料”,殷汝新领悟到的不止是聚焦,而是一个战略部署,“市场定位探讨过无数次,仰老板认为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市场。”

为了明确模式的可行性,沃顿商学院进驻了这家生产“小东西”的公司。“去年十月,十几个人开始给我们做咨询”,曾经在医院工作的王颖迎来了帮自己检查的“洋大夫”。

“报告应该这个月出来”,尚未得到最终论述殷汝新早已从间或的沟通中确认了上述思路可以进行下去,而市场回报也适时地给予了正面的反馈。

“农业新技术通常是‘试验——示范——推广’这么走下来,一般需要四年,而黑龙江我们已经进展了四年”,殷汝新说,黑龙江农垦局的接受使得公司粮食作物菌肥在该省推广到三十万亩,“平均下来,投入24元,不算优质优价,产量增加折合过来的收益就有一百元。”

以每公斤6元、每亩使用4公斤推算,黑龙江这个“根据地”带来的主营收入就有720万元,而万业源去年全年的主营收入也不过略高于这个数。

与其他省份的试验与合作也陆续进入不同阶段,这意味着黑龙江式的成功有可能复制到其他省份。“三年之内,希望能够普及到全国”,殷汝新说中国市场显然是公司的重点,而仰融所说的“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市场”通过另一条路径辅助实施。

他透露,万业源目前正与两个国家“重量级的商人”洽谈合作,万业源作为技术输出方,尝试将公司的平安福生物肥料以及污水处理厂污泥转化成绿化用肥两项技术输出到国外,“2011年应该可以走出国门。”

污水处理厂的污泥过去常用处理方式是掩埋或焚烧,殷汝新认为都是用一种麻烦替代另一种麻烦,“这些污泥除了重金属高一些,其他是没问题的,尤其适合发酵成肥料。用在人吃的作物上不行,做绿化用肥是很好的,还解决了过去做法的弊病。”

毛利较高但产量较小的畜用产品转由仰融旗下的另一家拥有GMP认证的工厂生产,殷汝新如今忙于扩大“平安福”生态肥料的产能,包括在建工厂在内的生产机构即将扩大到5家,“明天上午六点钟还要出差。”

“保底2000万元”,王颖相信这些增加出来的产能很快会派上用场,这个数字对比去年增幅亦已高达150%,但王颖相信是保守的,而殷汝新也隐约地确认了这种判断,“十月是一个用肥高峰”。

仰融2.0

“以后的十年会是双轨制”,殷汝新预判中国在相当长的阶段里会同时发展化学农业和生态农业,而沃顿商学院在国内市场的调研使他相信,自己可以继续领跑,直到大发展的到来。

“我是一名老兵”,军旅生活使得殷汝新的词语体系与常人迥异,动不动爱用“咬定青山不放松”之类的句子,也喜欢把稳步增长描绘为“稳扎稳打”,但他跟仰融见面后,却发现后者对这类词汇使用的频率比他还高。

万业源素来自我介绍为一家“由复转退军人和博士团队创办的”企业,而仰融希望它更“红”一些。

“原来的高管一个没动,这也可以看得出他对我们的信任”,但仰融在合资前就提出,合资以后公司要建立党支部,而殷汝新为此引来了魏星林作书记,“我们现在管理团队里就有四个师职干部、三个团职干部。将来工厂条件允许的话,一半用转业军人。”

“仰总让我大吃一惊”,王颖对与仰融的会面印象深刻,“他叫我们不要光想着眼前的利益,要顾大局。”这种说法连殷汝新都不否认,容易给人带来“假装高尚”的猜想,但他认为这种“疑似官话”背后依然符合商业逻辑,他援引仰融的一句话说,“一个企业如果与国家倡导的方向不一致的话,是不会有大发展的。”

至少对于仰融旗下的这些高管来说,有些高尚是难以装过去的。

如今回忆起来,万业源的这些高管发现,从最初的接洽开始,仰融就在潜移默化的诱导,“他老是跟我们说,人有再多钱,还是一张床、三顿饭。”

合资事宜确定之后,仰融没说出的意思浮出水面。

“我们都签了协议,从公司获得的财富都有上限,超过某一个具体的数字,多出来的部分要捐出来用于慈善事业”,王颖说,“仰总在美国是有慈善基金的,是不是一定要投到哪个基金,现在没说,但集团层面是有(超出上限就要捐赠)这个要求的。”

如今,殷汝新已逐渐习惯了外界对仰融的质疑,他预感未来仍会持续质疑,这甚至让殷汝新从另一个角度去解读这个控股股东,“在现实社会中,没有争议的事物很多是没价值的。而一个没有争议的人就是个‘死人’。”



仰融 細菌戰 細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45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