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明日馬雲 蔡東豪

2013-09-19  NM  
 

 

施卓納(Frank Stronach)生於1932年,一個奧地利的小鎮,年少經歷大蕭條和二次大戰,14歲輟學後,做機械技師學徒。施卓納22歲移民到加拿大,據他說,他機械王國的起點,是一個簡陋車房。六十年代,施卓納事業開始有成,他收購了一間公司,叫麥拿(Magna),四十多年後,麥拿成為全球最大汽車零件製造商之一,全球員工逾七萬人,收入逾三百億(美元,下同)。

我見過施卓納,讀大學時他來過我就讀的商學院演講,八十年代他已經是加拿大成功商人。施卓納不單出名,還作風高調,是傳媒寵兒,由企管到政治到民生問題,他都有自己的看法。樹大自然招風,很多人欣賞施卓納,但討厭他的人也不少。施卓納我行我素,最重要是麥拿業績一直很出色,規模愈做愈大。

一個白手興家的移民,自信心爆棚,而且有實質業績支持,施卓納對人對事都有自己一套。麥拿像施卓納的親生仔,他以自己的方法栽培,麥拿注重企業文化,麥拿人以工作為榮,員工獎勵制度自成一格,賞罰非常分明,跟其他工廠有分別。總之,施卓納有自家管理哲學,而這套哲學五十年來行之有效,在勝者為王的商業世界,施卓納是天才。

麥拿是上市公司,很早便發行同股不同權的A、B股,施卓納的理據是,對於家族企業,A、B股制度能令創業者無後顧之憂地發展,不用擔心控股權落在非家族成員手上。這些年,麥拿不時發行新股集資,壯大業務,施卓納的股權不斷被攤薄,但由於A、B股制度,施卓納緊控麥拿。

可能是年紀大了,施卓納對管理麥拿的方式,更有自己一套,也可能是近二十年,企業管治意識不斷提升,一些以前行得通的事情,以今日眼光看,變得難以接受。近年機構投資者對施卓納的企業管治,提出異見,管理層和股東之間出現很多磨擦。愈發生磨擦,施卓納愈固執,他視自己為麥拿的守護者,對股東的態度毫不含糊:「不喜歡我的作風,請隨便離開。」

2004年,投資者發難,指施卓納在麥拿的參與程度已不如前,但仍收取逾五千萬元顧問費,對股東不公平。對施卓納來說,這是一種無禮挑戰,跟股東在傳媒發動罵戰,他的態度是:「我應得更多。」施卓納喜歡養馬,麥拿無端端投資馬場,股東不滿,施卓納一於少理。麥拿業績好,股價表現也好,但特別之處是,公司跟股東關係不好。

尤其是近幾年,施卓納年近八十,明顯地他對麥拿的重要性日低,麥拿已經是一間由專業人士管理的上市公司,施卓納的存在,由正面變為負面,特別是麥拿A、B股制,製造施卓納以小控大的尷尬情況。外間聲音一致認為,施卓納離開麥拿的話,公司前景更光明。

2010年,施卓納終於妥協,願意考慮離開,他提出條件,條件當然不簡單。在2010年,施卓納擁有麥拿股權0.6%,因為A、B股制度,擁投票權達66%。施卓納表示願意把他持有的超級投票權A股轉為普通投票權B股,條件是:一、三億元現金;二 、增發九百萬新股;三 、佔麥拿電子車項目控股權;四 、繼續收取顧問費。即是說,為取消A、B股制度,A股的價值等於B股的十七倍!

投資界嘩然,「狼成咁!」部分投資者認為「送走」施卓納,始終是好事,有助麥拿長遠利益,肉赤都要做,總之速速跟施卓納說再見。部分投資者不能接受施卓納明目張膽踐踏股東利益,視企業管治為無物。麥拿董事局成員全是施卓納的老友,非執董需向股東提建議,他們左右為難,不敢得罪施卓納,又找不到支持分手方案的原因,最後給予意見是「無意見」。這件事成為傳媒焦點,那時候日日有新聞。

最後分手方案獲股東通過,一些股東繼續打官司,糾纏了一段時間,最後無奈接受。結局是,麥拿和施卓納分手,施卓納是全球最富有的人之一,麥拿股價從2010年翻了一番。這件事另一影響是,加拿大投資界醒覺,A、B股制度原來可以這麼醜陋。

李小加擺出一副流口水肉酸樣,歡迎阿里巴巴,我建議他熟讀施卓納的故事。

蔡東豪Tony Tsoi

現任上市公司精電國際行政總裁,他曾任職投資銀行,在《信報》以筆名原復生撰寫財經專欄,對投資及求知有無限渴求,習慣早上四時起床寫作找樂趣。http://www.facebook.com/TONYTONGHOOTSOI

 
明日 馬雲 蔡東 東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632

ICC爆光擾民


2013-09-19  NM
 
 

 

地產霸權霸了樓奴的大部分人工,霸了香港的海岸景觀,現在連小市民在家開窗簾的權利也霸了。

由新鴻基發展的環球貿易廣場(ICC),座落西九填海區、樓高一百一十八層,是全港之最。

這座令新地引以為傲的地標,其弧形玻璃幕牆將陽光聚焦反射,閃爍耀目,但每天黃昏有如「加熱器」照射

約一公里外的維港灣和一號銀海兩個屋苑,令居民每天有如生活在「蒸籠」內。

新鴻基一直歎慢板,今年初才肯聘請顧問諗計,但至今仍未落實方案減低陽光折射。環境局旗下的光污染小組,對此竟然束手無策,而發展局又稱ICC的設計沒違反建築物條例,梁振英政府一直對擾民光害袖手旁觀。

居於維港灣向海低層大單位的陳太(化名),家中已使用隔光度較高的厚窗簾布,但每日約四時起,家中窗簾拉上後,強烈的光線仍在罅隙射進屋內,令室內溫度上升,她說:「大熱天時出街,都會有生風吹吓、散吓熱,但太陽反射照入室內,熱氣散唔到,喺屋企仲熱過喺條街度。」

陳太為家庭主婦,每日下午均留在家中照顧兩名小朋友,對光害避無可避。她一年多前才搬到維港灣居住,入伙前不知道將會成為熱鍋上螞蟻,「諗唔到情況咁嚴重,要將冷氣調低至十七至十八度先無咁熱,開冷氣的時間多咗,除了唔環保外,電費都貴咗,我教小朋友唔好望窗門,大嗰個都係得三歲幾,眼睛正在發育,若眼睛受傷害真係好大件事。」

對於有窗開不得,陳太就話:「現時每月電費開支要一千幾蚊,從來無諗過佢哋要補貼,只係希望新鴻基可認真處理問題,盡快解決ICC的光害,唔好再令居民受影響。」

有逾二千三百戶的維港灣和約七百戶的一號銀海,與ICC相隔着一個避風塘,主要是向海住戶受光害滋擾。同樣居於維港灣的Winnie情況就更慘,幾年前入住維港灣時已患有眼疾,先有一隻眼睛視網膜出血,約一年後另一隻眼亦有相同情況,求診後醫生着她要小心保護眼睛,就算沒陽光照射,也要經常戴着太陽眼鏡保護眼睛避免受光線刺激。

她無奈地說:「入住維港灣後,我真係無法忍受每日被強光照入屋內,因強烈的陽光會令我視力進一步惡化,我很擔心有一天我會因強光而令雙眼完全失明,希望政府可處理事件,令ICC的業主處理光害。」

政府無法埋手

ICC的光害總在明媚的日子出現,一年四季無走雞。其中夏天特別厲害,在六至九月每天下午四時許至傍晚六時,聚焦反射的太陽光有如一盞「大光燈」,先照向海面隨後折射到屋苑,由低層慢慢向上升,最終光照整座大廈。記者上週到其中一個受影響的維港灣住戶家中實地感受光害,強烈的陽光反射入屋內,無論在大廳及睡房均無孔不入。只要望着ICC約兩秒,眼睛便會感到刺痛,視力亦變得模糊,需要一至兩分鐘才回復正常。環境局於二○一一年成立戶外燈光專責小組,擬立法規管光污染,但只限於燈光,並不約束自然光害;而發展局局長陳茂波,於今年一月在立法會回應有關ICC光害提問時,也樂得置身事外,指現行的法例並無包括對玻璃幕牆反射光線的規管。屋宇署收到環保署轉介,有關ICC玻璃幕牆反射光線的舉報,曾聯同環境保護署及舉報人作實地視察,但因上址的玻璃幕牆沒有不穩妥的情況,只能向ICC轉達居民的意見。ICC於二○一○年竣工,光害問題於翌年開始受關注。環保署去年已開始量度光害,包括到投訴戶拍攝在拉上窗簾下的情況,發現滋擾頗嚴重。上月環保署人員再到ICC的天際100及兩個屋苑對出的海邊,拍攝光害情況,希望作為證據令新地肯作出補救。玻璃幕牆所造成的光害,在外國也經常發生。上兩星期,一輛積架房車停泊在倫敦的路邊時,被附近一幢興建中大廈玻璃幕牆反射的陽光照射,車主取車時發現,左邊車身、邊鏡和車身板件出現扭曲變形,還稱嗅到膠的燒焦味,有其他司機亦報稱汽車有組件被反射陽光熔掉情況。而停泊在附近的一輛單車,座位表面亦有熔化的情況。

新地一拖三年

民主黨地區人士林浩揚表示,過去兩年收到很多居民的投訴,但新地一直沒妥善處理,今年初才首度聘請顧問,研究光害對居民造成的影響。一直協助居民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說,最近與新地開會商討解決光害,但對方及其顧問均沒正面回應問題,只表示陽光的反射不會造成着火的情況。據涂謹申了解,環保署內部的法律意見認為,ICC的光害現有法律可以規管,因光害的確由ICC造成,但律政司的法律意見卻認為,現有法律不適合套用於ICC的個案,即政策局與律政司的法律意見相左,令事件至今仍未能解決。香港眼科醫學院院長周伯展表示,長期受強光影響,眼睛可能會出現三種情況,包括可能導致失明的眼球黃斑點病變和白內障,眼角膜亦可能會被灼傷;而長期受強光影響,會令瞳孔收窄令精神變差,經常出現疲勞。他指出,在強光下居民需要好好保護眼睛,例如家中要拉上窗簾、戴太陽眼鏡及不要望向強光。

新鴻基回應表示,顧問公司首份報告確認不存火警風險,顧問第二份報告,以較常用的測光儀於維港灣第8座高層及第9座低層,各一單位內進行測試,顯示維港灣受日照反射期間錄得的室內照度,優於可接受的國際水平,即約為美國綠建築協會提出最高可接受日光照度約三分一。新鴻基指出,樂意考慮一些優化方案,包括安裝抗反射膜、使用反光塗料、加裝遮陽板、更換外牆玻璃等,ICC專業團隊認為於部分外牆貼上抗反射膜應該可行,正積極測試成效,如確實可行將盡快落實,會繼續與居民、議員、政府及相關人士緊密溝通。環境局回應指,曾勸諭大廈負責人採取行動減低反光,當局會了解其他國家及地區處理建築物反光的做法。發展局至截稿仍未有回覆。

高斯定律能否解決光害?

無論光害或其他種種污染問題,根據經濟學的「高斯定律」(Coase Theorem),都一定有辦法解決。提出定律的高斯(Ronald Harry Coase)為一九九一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本月逝世享年一百零二歲,他是經濟學上的芝加哥學派代表人物,上世紀六十年代提出高斯定律,強調只要釐清產權,又沒有交易費用,市場可自行解決問題不用政府介入。假設一間工廠排放的煙塵弄污附近十戶民居曬晾的衣服。解決方案一是工廠花五百元在煙囪安裝除塵器,方案二是支付每戶一百元買衣服烘乾機,十戶即合共一千元。無論把產權歸工廠或居民,即工廠有排煙塵權利,還是居民有不受污染的權利,若以市場機制解決,相信雙方均會同意採取成本較低的方案一。以ICC為例,新地可選擇出錢或叫附近居民夾錢,在外牆加貼薄膜減少折射,或向居民補償增加的電費開支,但一切視乎產權。科技大學經濟系系主任雷鼎鳴表示,ICC產生的強光問題,在定律下雙方均可自稱為受害者。居民被迫長期開冷氣,當然是受害者,但若ICC被入稟索償,也就變成受害者,能否透過定律解決紛爭,要視乎如何釐清產權問題。他指出,美國的法院處理不同案件時,很多時會引用大量經濟文獻,不少企業之間的權利訴訟會引用高斯定律,本港法院較少處理該些案件,極少引用經濟文獻。

ICC 爆光 擾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633

糖王風暴三房亂局郭鶴年$3000億待領

2013-09-19  NM  
 

 

豪門爭產,近年在香港接連上演,揭盡世家望族的隱私。繼新鴻基郭氏兄弟鬩牆後,最新的重頭戲碼,是以「糖王」郭鶴年為首、香港另一赫赫有名的郭氏家族。

今年十月就九十大壽的嘉里集團主席郭鶴年,至今未言休,業務遍布星馬、中港,估值達三千億。其中在香港上市的三間公司:嘉里建設(683)、香格里拉(亞洲)(69)及南華早報(583),向由一、二房仔女打骰;然而郭鶴年至今,從未如另一重量級人馬李嘉誠般,欽點接班人。

上月中,曾經失勢的郭鶴年長子郭孔丞,突然接替正休假的胞弟郭孔演,出任香格里拉(亞洲)主席。傳聞是正上位的郭孔演,因壓力爆煲入院,讓大哥上演一幕「太子復辟」。但戲肉才剛開始,皆因郭鶴年心中的真命天子另有其人。新「郭氏風雲」,波譎雲詭,置身其中,猶如一套現實版《康熙王朝》。

向來甚少動作的嘉里系上市公司,上月突然大執位。原為嘉里建設主席的大哥郭孔丞,突然辭任,重返香格里拉(亞洲)做主席,至於今年四月開始離奇休假﹑原應於九月復工的胞弟郭孔演,則辭任主席位,轉做非執董。表面看似風平浪靜,但真正的戰場,原來在鰂魚涌嘉里中心頂樓﹑母公司嘉里集團的總部。

本刊在嘉里中心外守候數星期,發現快將九十歲的郭鶴年,仍不時返回總部坐鎮。「他通常早上十時左右返來,飲杯咖啡睇吓報紙,十二點幾就走。」有嘉里職員透露。除郭孔丞及郭孔演外,郭氏二房的三名弟妹,亦每天準時上班,包括任《南華早報》執董的郭惠光,及初出茅廬的孻女郭燕光。樣子俊俏的二房孻仔郭孔華,則經常傍着父親出入。繼室子女迅速上位,皆因長房所出的孔丞﹑孔演兩兄弟內訌白熱化,互拖後腳,令郭鶴年不得不重新布局。

次子壓力爆煲入院

三千億嘉里王國,狀況如同一套現實版的《康熙王朝》,郭鶴年如戲內的康熙,垂垂老矣,卻仍未欽點接班人。五十九歲的長子郭孔丞,原為名正言順的「太子」,但八十年代時,他與歌星鄧麗君的一段情,在家人反對下無疾而終,郭大受打擊,與父親關係亦留下芥蒂。太子失寵,晚年郭鶴年改捧次子郭孔演上位。五十八歲的郭孔演,○○年已任《南華早報》主席,○八年轉任香格里拉主席,翌年兼任首席執行官,同時沾手郭氏在泰國及馬來西亞的上市公司,並代表父親,出任世交李國寶旗下東亞銀行非執董。「香格里拉係郭鶴年晚年最重視嘅生意,擴張得好快,郭亦經常喺金鐘港格及上海浦東香格里拉酒店打躉。」熟悉郭家的基金經理表示。不過,郭孔演的表現卻令父親大失所望。今年七月,香格里拉發盈警,八月公布中期業績,核心盈利大跌六成六。業績公布前,郭孔演突然宣布「休假」,有郭氏世交家族成員透露﹕「佢壓力太大,郭鶴年對佢好大期望,大哥孔丞對佢亦唔算支持。最終壓力爆煲,入咗院,而家已出咗院休息。」中期業績記者會上,執董錢滿都承認郭孔演有「health issue」(健康問題)。郭孔演敗陣,大佬郭孔丞乘機奪回太子之位,出任香格里拉主席。

培育二房上位

根據上市通告,郭孔丞現為母公司嘉里集團副主席兼董事總經理,可說是一人之下。但是,仍手握大權的郭鶴年,另有盤算。熟悉郭家的人表示﹕「郭鶴年最錫二房嘅三個子女,尤其係細仔郭孔華,成日帶喺身邊,周圍去見世叔伯。」與父親同住深水灣大宅的郭孔華,雖在上市公司無任何職位,但其實是父親助理,二人辦公室就在隔壁,事事都由父親親自指導。而畢業於名校哈佛的二房長女郭惠光,性格高傲,是二房子女中最早參與家族生意的。○四年出任《南華早報》執董,○九至一二年曾任董事總經理及行政總裁。「佢鍾意控制人,好多《南早》嘅人都唔鍾意佢。」消息人士表示。今年二月,《南華早報》再次因公眾持股量不足而停牌,至今仍未有解決方案,備受市場非議。但不減郭惠光的受寵程度。根據《南早》年報,去年底,她在母公司嘉里集團的權益為3.22%,但今年中,已大增至11.87%。同一時期,太子郭孔丞所佔權益,僅由13.52%微升至13.63%。可見郭鶴年對二房子女的重視程度,急速攀升。另外,郭鶴年在上海有第三房,已是富豪界公開的秘密,傳聞三房仔女年紀尚幼,郭鶴年經常飛往探望。

郭鶴年家族表

1.自小離開福建祖家遠渡南洋生活,後來與兄長們在馬來西亞經營白米生意成為小富,於1948年12月病逝,享壽56歲;2.畢業於福州協和大學,於1995年7月逝世;3.榮獲馬來西亞政府敕封(丹士里爵位),曾先後出任駐荷蘭、丹麥等國大使,及後調任國家旅遊部部長,2003年逝世;4.天資聰敏,熱衷公益,是馬來西亞民主同盟成員,在一次英軍剿共突襲中,被英軍所殺;5.約90歲,原在父親的東昇公司工作,父親病逝後與兄長成立「郭兄弟有限公司」,由於受到鶴齡之死打擊,遂往英國居住散心,其間研究商品交易,及食糖的買賣,於1958年藉英國撤走及馬來西亞獨立,大舉發展白糖業務,1976年更將其王國由新加坡遷來香港,發展地產、酒店、傳媒等事業;6.與大哥鶴舉的妻子是親姊妹,於1983年8月逝世;7.約63歲,空中小姐,在往新加坡的旅程中遇上;8.家族基金公司董事;9.家族基金公司董事;10.約59歲,自2008年起出任嘉里建設主席及執董,於本年8月辭任,但同期取代胞弟出任香格里拉主席。另外,曾與鄧麗君相戀,因家族反而對分手;11.二人在日本認識,因貌似鄧麗君而迅速發展,於1986年7月在大會堂結婚,但於2009年分居;12.58歲,原任香格里拉主席,但本年4月起放無薪假,至8月時辭去職務,轉任公司非執董;13.35歲,家族基金公司董事,近年經常陪伴父親外訪;14.約36歲,於2004年獲委任為南華早報集團執董,2009年1月出任董事總經理及行政總裁,2012年6月辭職,現仍留任公司執董;15.約37歲,「公仔麵大王」、南聯實業周文軒的外孫,現任嘉里建設執董。

叔伯子姪大鬥法

說得上「九子奪嫡」,當然沒那麼「簡單」。郭鶴年的千億王國,基本上是家族生意,郭是總司令,率領各房子姪共同打理,令形勢變得極之複雜。有金融界人士指,曾在港島香格里拉的中菜廳夏宮,看到一張郭氏家族圖﹕「就貼喺廚房附近,方便伙記唔好認漏咗人,郭氏旗下嘅深灣遊艇會都有一張。上面有齊各房關係及子女姓名,係無女婿,但已有三、四十人,配埋相片,好誇張。」郭氏家族內,除郭鶴年一房外,勢力較大的是大伯郭鶴舉的兩名兒子郭孔輔及郭孔錀,二人曾前後出任香格里拉執董及主席,郭孔錀亦曾任嘉里建設主席。當年,兩兄弟權勢甚至高於郭鶴年的親生兒子。由於集團內子姪眾多,個個都有權,令公司政令「五時花﹑六時變」。後來,郭鶴年陸續安排兩名兒子進入上市公司,取代姪兒。但在嘉里集團的數間控股公司內,董事及股東名單上,仍有大量家族成員的名字及公司。家族最早成立的兩間公司,包括在一九四九年在馬來西亞註冊的Kuok Brothers,以及一九四八年在新加坡註冊的Kuok(Singapore),現時仍分別有五十七及一百二十個股東。Kuok Brothers持有馬來西亞上市公司PPB Group超過五成權益,以及另一家族旗艦﹑新加坡上市的豐益國際一成八權益。

「雍正」隨時奪位

郭氏第三代孔字輩中,表現最出色的是掌管豐益國際的郭孔豐,郭鶴年曾公開讚賞這名姪兒,指他是眾子姪中最聰明的。今年六十三歲的郭孔豐,一手建立豐益集團,○六年,郭鶴年注入馬來西亞棕油業務,成為股東。豐益現成為全球最大的棕油生產商,亦是內地最大的食油供應商,市值近千三億港元。根據年報,豐益去年盈利逾一百億港元,幾乎是嘉里系香港三間上市公司的總和。「孔豐係好勁嘅人,務實低調。有次同佢喺舊中銀大廈嘅中國會食飯,走嗰時,佢自己行路返去金鐘嘅香格里拉,好樸實,車都唔坐。」熟悉郭家的基金經理說,「郭氏家族會議上,有叔父提過郭孔豐是更好的接班人。」一手建立嘉里王朝的郭鶴年,九二年已宣布退休,卻一直退而不休。○八年金融海嘯,傳聞炒accumulator輸掉一百億,而不適入院,「當時傾掂數,分幾年攤還。郭鶴年還晒之餘,以八十幾歲之齡,仲可以賺番有凸!」但各房的明爭暗鬥,就如燒着的燈籠,一發不可收拾,未必就在郭鶴年掌握之中。

大馬首富炒糖成名

有「糖王」﹑「酒店大王」之稱的郭鶴年,出生於馬來西亞柔佛州新山,此處亦是郭氏家族的發跡地。一九○九年,十六歲的郭父郭欽鑑步兄長之後塵,從福州坐船抵達新山。六兄弟中排行最小的他,跟隨兄長在新山經營「東昇號」,專營米糧生意,家境殷實。當時,新山以潮州人勢力最大,有「小汕頭」之稱。仍住在新山、郭鶴年的兒時玩伴洪細俤回憶﹕「原本新山的米糧生意,由潮州人壟斷,郭家能跟他們競爭,很不容易。」

米糧生意起家

洪細俤指,郭欽鑑曾在菜市場經營肉檔,賣牛肉及羊肉。「我爸爸曾幫他打工,馬拉人不吃豬肉。」後來,因為郭的妻子鄭格如是佛教徒,反對殺牛,郭才結束肉檔,專注糧食生意。愛打麻雀的郭欽鑑,交際手腕了得,與柔佛州的州務大臣拿督翁是深交。日戰前,郭氏已承包政府糧食供應。四五年日治結束後,拿督翁出任糧食統制官,郭欽鑑獲推薦,專營米糧及糖的進口生意,為商業王國奠定基礎。現時,新山有條街便以郭欽鑑命名,表揚他對新山的貢獻。不過,真正將郭氏王國發揚光大的,卻是兒子郭鶴年。一九二三年十月六日出生的郭鶴年,是三兄弟中的老么。他出生時的老房子,位於新山依不拉欣街(Jalan Ibrahim),旁邊就是柔佛海峽,遙望對岸的新加坡。

三兄弟各有千秋

郭氏三兄弟各有所長。郭鶴年和大哥郭鶴舉均畢業於新山英文書院。洪細俤指郭鶴年每天騎單車去上學,放學後,還要掃地﹑洗地。大哥郭鶴舉(Philip)外表洋化,後來成為馬來西亞著名的外交官。新山錦華咖啡室老員工彭先生表示﹕「Philip後生好像鬼佬,留鬚、短褲﹑長襪,好smart。」二哥郭鶴齡(William)是共產黨員,才情橫溢,曾任《海峽時報》記者,後來跟隨馬共展開武裝鬥爭,逃入森林。五三年,於森林中被射殺,死時年僅三十一歲。這件事,對郭氏一家打擊很大。郭鶴年與第一任妻子謝碧蓉,亦在新山認識,並於日治時期結婚。他和大哥郭鶴舉,分別娶了謝氏兩姊妹,成為一時佳話。洪細俤笑說﹕「謝氏姊妹的父親是西醫,在新山開藥房,信基督教,但鄭格如是信佛的。兩對情人初時偷偷來往,後來鄭氏要求媳婦拜祖先,才肯答允婚事。」

最聽母親話

對郭鶴年及郭氏家族發展影響最大的,正是母親鄭格如。鄭氏乃官家女兒,畢業於福州協和大學,因父母之命,遠嫁至新山。不過,這段婚姻後期卻因第三者而破裂。郭欽鑑在麻雀枱上結識一名女教師,鄭格如容不下這名二奶,憤而返回福州居住。二奶亦誕下數名子女,但一直未能認祖歸宗。一九四八年,郭欽鑑死後,鄭格如返回新山,並牽頭成立郭氏兄弟公司,將家族生意集團化,由年僅二十五歲的郭鶴年出任董事總經理。「鄭格如讀過大學,是郭家唯一的大學生,雖然是第六房,但家族的人都聽她的話,很有權威。」洪細俤回憶。五三年,郭鶴年在母親鼓勵下,帶同妻兒,前往英國進修,其間學懂期貨交易技巧,在日後糖業生意上,大派用場。

多財亦是空

郭鶴年在星馬起家,其商業王國不時與政府拉上關係。事實上,郭就讀新山英文書院時,與拿督翁兒子﹑後來馬來西亞第三任首相胡先翁為同學。之後,郭鶴年考入新加坡著名的萊佛士書院,並結識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有馬拉華僑笑說﹕「個個都知佢哋三個好老友,鍾意一齊打麻雀,後來好多國家大事都喺麻雀枱傾出來。」五十年代末,英治時代結束,郭鶴年睇準時機,說服其他家族成員,將家族資金孤注一擲,投入糖業生意,開設馬來西亞糖廠。藝高人膽大的郭鶴年,憑着流利的英語,活躍於國際期貨市場,成為一代「亞洲糖王」。七十年代,郭氏進軍酒店業,在新加坡開設首間香格里拉。同時進軍香港買地起酒店。八八年,曾入股無綫電視成為大股東,並沾手地產等業務,一步步建立起千億王國。雖屬重量級富豪,但郭鶴年及旗下公司,仍十分低調。本刊記者多次在其公司及福臨門等候,但郭鶴年都婉拒受訪,只傳來親筆簽名的信函。對於接班人,郭鶴年在過往訪問中皆避而不談,只重複母親的一句家訓﹕「兒孫能如我,何必留多財;倘若不如我,多財亦是空。」

 
糖王 風暴 三房 亂局 郭鶴年 3000 億待 待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634

「打游擊」賣朱古力月賺$75萬

2013-09-19  NM
 
 

 

每克一蚊的朱古力,都可以賣到月賺七十五萬?

她是今期主角洪靜雲(Crystal),由細到大,考試名列前茅,會考二十九分,高考三條A,大學亦屢奪獎學金。做生意,她亦心思縝密,有全盤計劃。

她三年前,開設Chocolat-ier,賣從英國代理回來的朱古力。為避開高昂租金,她以「打游擊」方式,在各大商場租「攤」擺檔;又搞特許經營,借力擴張;今年更進駐ThreeSixty等高檔超市,再「升呢」。

三年間,事業起飛,剛踏入三十歲的她,已月賺七十五萬;但看着來買朱古力的客人甜甜蜜蜜,自己卻忙到無着落,坦言:「好想拍拖﹗」

晚上十一時,沙田新城市廣場的店鋪陸續關燈,人潮帶着疲態散去,這時Crystal才拖着行李篋前往一田百貨開工「起場」。外表柔弱的她,說起話來斬釘截鐵,熟練地指揮工人:「呢個櫃面向左,其他櫃向出,唔好過地下條線呀﹗」她亦親力親為,拿起筆在紙皮箱上大力一畫,拉開並拿出朱古力酒,又把一包包不同味道的朱古力拆散倒入膠箱,繼而「踎低起身」貼海報,一直做到凌晨三時。

砌好的專櫃,粉紅色貨架,放入五顏六色的朱古力,色彩繽紛,只是近距離仔細一看,貨架已被撞到「傷痕纍纍」,油漆剝落,「飽歷風霜」。Crystal說:「呢批架去過荷里活廣場,跟住搬去奧海城,而家嚟沙田。」一田百貨這個場只能擺放兩個星期,一田會計算其間的營業額,拆賬當租金。Crystal指只要計過有錢賺就「殺」,「呢個場,我一年前都想長駐擺攤,佢終於批短期俾我,呢度人流多,一定吸引好多公司客。」

起擺攤檔避貴租

Crystal從英國一家供應商獨家代理朱古力,貪他們的果味朱古力選擇較多,有些口味更有原粒果肉,而且低糖,吸引香港女性。拿貨後,Crystal會把包裝拆散分別倒入不同膠箱,如「夾糖」般讓客人「併購」。她為奪得香港區獨家代理權,條件是首年入貨五千公斤(約五百萬克)。以最初售價每克一元計算,每位客人平均消費二百元,每月便要有二千多個客人向她買朱古力。Crystal認定,靠一間鋪於一個月內吸幾千個客,難度極高,遂以「打游擊」方式四圍開「攤」,以低成本「散貨」,「我最初喺尖沙咀的gi Mall開攤檔,唔使裝修,淨係拉電線、電話線、整貨架,萬幾蚊有找,計埋貨錢同租金,九萬蚊開到鋪。」攤檔月租較鋪位平,只需數千至萬多元,她隨後亦曾到淘大商場、apm等擺短期展銷,高峰期時,同時有十個攤檔。賣朱古力,熟客並非最緊要,「打游擊」反而令客人時有新鮮感,增加購買機會,Crystal說:「有時租期愈短嘅地方,生意愈好,因為客人知你檔嘢就嚟走,唔會話等第日先返嚟買,close deal嘅機會好大。」Crystal每次落實租場前,最少要行三次,「第一次自己落去食飯、shopping。第二次聽商場租務部講解。第三次叫同事去數人頭。」做足功課,方便計數,如上水廣場只肯出租一個月,記者擔心如何回本,她卻信心十足:「嗰度好多內地人掃貨,一個月已經可以回本兼有錢賺。」Crystal說。

承WhatsApp發展加盟

不過,租攤檔賣朱古力,缺點是無「議價力」,就如「大後備」:「gi Mall生意幾好,後來有韓國化妝品牌要入嚟。商場想轉型,俾咗一個月通知要我搬,幾徬徨,馬鞍山同荷里活個場都係因為商場要裝修,未完約被迫走。」事實上,攤檔租約期短,只有一個月至半年不等,每次傾續約,幾乎都要加租,如一一年以五千元租下K11攤檔,半年續租一次,至今已加租至三萬元。不過能夠以這個價錢,在尖沙咀一線商場站腳,Crystal認為較划算,「呢度每月營業額十幾萬,扣晒成本仲有錢賺。」以個人之力「打游擊」,難以短期擴張,Crystal物色加盟者,借力發展之餘,賺加盟費亦賺貨錢。她向加盟商收取三十五萬元加盟費,對方每個月跟她以批發價入三萬元貨。Crystal替他們找鋪及開鋪,但租金、盈利等由加盟商「自負盈虧」,她無硬性規定加盟商要租攤檔:「攤檔唔係話有就有,可能要等半年,個客已經唔想做。」於今年五月在元朗廣場開檔的加盟商Elaine,無零售經驗,加盟讓她可每事問,「Crystal喺WhatsApp同每間鋪都有個group,凌晨一、兩點我哋仲傾緊。」她表示,扣除租金、入貨及自己人工,每月淨賺萬多元。現時,Chocolat-ier在K11及東薈城的攤檔為自營店,另有六個為加盟商。

轉掃「怪味」朱古力入超市

Crystal近月已暫停再收加盟商,因為她正進行下一步——「升呢」入超市。「喺超市賺嘅毛利比加盟商多一倍o架!」Crystal本來賣的果味朱古力,約$60/50克,消費者為中學生及OL。為了吸引更多公司客及中產客,她向英國朱古力生產商,提出做煙肉味、海鹽味等朱古力,亦買入印度拉茶、伯爵茶等味,兼售賣朱古力禮盒。產品「升呢」,今年終「打動」牛奶公司進駐其中四間高級超市開攤檔,「一年前已經想入一田,但無位,點知牛奶公司買手經過我攤檔,佢哋嘅超市賣有機嘢,就係睇中我都有賣有機朱古力。入希慎廣場喎,全部都係名牌,真係好開心。」Crystal笑笑口說。不過超市要求不少,「《商品說明條例》實施後,要提供好多文件,原產地證書、有機食品證書、營養標籤等。」Crystal亦須安排員工企檔。她指超市客源穩定,拆賬視乎營業額,「但唔怕租金升到離譜,蠶食利潤。」租約期及拆賬資料有保密協議,未能透露。自從進入超市後,公司營業額升三成,「仲多咗客路,有啲太太嚟買我哋嘅朱古力整蛋糕,啟發咗我整bakery chocolate。」Crystal 興奮地說。

合美容斬纜 業務歸一

三年多前開Chocolat-ier,Crystal本來打算賣朱古力美容用品,她畢業後加入一間酒店水療顧問公司任發展經理,有機會嘗試不同水療產品及認識供應商,她說:「我試過朱古力沐浴露後,覺得幾得意喎,開鋪前咪向法國嗰邊代理可可香氛蠟燭按摩油、沐浴露同按摩油等。」但又怕這生意太偏門,於是兼賣朱古力,兩條腿走路。一年後,如她所料,朱古力美容產品,只佔銷售額一成,故她已開始斬纜,齋賣朱古力。「打游擊」開鋪,為Crystal節省不少開鋪成本,但由於每次租期完前,要積極物色其他攤檔;請人亦較難,要出比市價高三成人工來留人。三年來,眼見其他攤檔的檔主被逼遷結業,她卻堅持到底,體力、腦筋不停轉,犧牲不少私人時間。為了工作,已經三年無拍拖,Crystal說:「第一個男朋友嫌我太黐身,第二個男朋友,我嫌太困身,開會嗰陣不斷打俾你,開完會出嚟有幾十個未接來電。」看見買朱古力的客人甜蜜蜜,她也很想拍拖,「以前我親身看鋪,被好多客『抄牌』,但無時間理人哋,到而家又冇人追。情人節、聖誕節梗係做生意,一年得一次,唔係唔賺呀,哈哈。」

一點意見愛莫能助

莊偉忠對這盤生意讚不絕口,「你要幫我讚吓佢,布置嘅graphic又靚,產品算多,睇得出老闆落咗好多心機。」不過,他坦言在商場擺攤檔,續約時費時失事,向超市方向發展正確,要與超市建立長遠關係,積極向其他超市「敲門」。但問他會否考慮讓Crystal 長期在一田擺檔時,他似乎「愛莫能助」,「我哋之前有難時,得過不少商戶幫忙,唔可以輕易趕其他人出場。」故Crystal亦要耐心等候機會。由於很多客人喜歡到一田買嘢送禮,他建議說:「Chocolat-ier 現在的禮盒種類較少,可再入多啲大型禮盒,吸引公司客。」

打遊 遊擊 朱古力 朱古 月賺 75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635

楊受成老婆帶隊掃金

 
2013-09-19  NM
 

身為楊受成太座嘅陸小曼,身份亦係英皇國際主席,既然身居要位,當事人自然唔會齋做闊太陪老公去吓ball出活動咁簡單。上個禮拜五(十三日),陸小曼變身領隊,帶朋友行英皇鐘錶珠寶掃黃金。

家陣香港啲金鋪仲多過便利店,朋友想買金,楊太當然落足嘴頭,招呼周到!老闆娘拖師奶團駕到,兩位職員前後夾攻,由攞金飾到試戴,全程殷勤。肥水不流別人田,自己友幫襯,埋單可以有折扣,就算而家冇,學張家輝話齋:信佢!將來都會有。

楊受 受成 老婆 帶隊 掃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636

和黃要感謝全港市民的貢獻(2013/9/19) 林本利

2013-09-19  NM
 
 

 

1999年,和黃成功出售英國電訊公司Orange的股權,賺取過千億元利潤,以致當年香港業務對公司的息稅前溢利貢獻不過8%。只可惜,不知是誰的主意,和黃之後竟然押重注在3G業務上,導致公司出現嚴重虧損,由2002年至2009年合共錄得息稅前虧損接近1,600億元。若把投資3G業務的債務利息計算在內,虧損數目會更驚人。

可幸和黃主席李嘉誠早在九七回歸前進行一連串部署,在香港收購港燈,發展地產、酒店、零售、電訊和貨櫃碼頭業務,在內地發展港口業務,又在加拿大收購赫斯基能源,為集團帶來穩定的收益和利潤。1998年,香港業務帶來的息稅前溢利高達70%。若考慮到香港稅率較低,業務較穩定,融資成本應較低,香港業務佔集團的稅後溢利應更高。而更重要的,就是1997年3月,李嘉誠決定重組長和系架構,以垂直(或縱向)方式控制系內四間主要公司,即長實控制和黃,和黃控制長江基建,長建控制港燈(現改名電能)。這次架構重組,讓李嘉誠透過控制長實,間接控制其餘三間公司,這四間公司的總市值合共佔當時恒指成分股總市值18%。由於港燈的利潤得到政府保障,每年可以按照資產淨值賺取13.5%-15%的准許回報(2009年後降至9.99%),故此公司較容易向銀行借款或者在市場舉債,以低息進行擴張和收購。2000年,港燈成功游說政府官員,獲批准在南丫島興建新電廠,加上其他相關輸電和配電設施的投資,合共200多億元。之後,港燈連續多年大幅調高電費,香港市民變相資助港燈和長和系發展。事實上,即使沒有南丫島新電廠,港燈至今也有足夠發電設施應付需求。港燈資產值膨脹,准許利潤上升,向長江基建及和黃提供穩定利潤。由於港燈擁有強大的現金流,加上融資成本較低,故此長建不時夥拍港燈在海外進行收購,當中包括收購澳洲電網業務,英國電網、電廠和配氣管道業務,新西蘭電網業務。長建和港燈又透過分拆澳洲電網業務上市,賺取巨利。這些投資,令長建不斷壯大,稅後溢利由1996年不足9億元上升至2012年94億元,一直為和黃(佔78%長建權益)增添巨額經常及非經常溢利。和黃在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大舉投資香港貨櫃碼頭業務,之後再投資興建深圳鹽田港,在香港和深圳兩地收取巨額貨櫃處理費,為集團賺取豐厚利潤。2005年、2006年及2011年,和黃分三次拆售港深兩地港口業務,為集團帶來739億元利潤,可以用這筆錢填補3G業務的虧損。2012年和黃所賺的589億元息稅前溢利,當中有166億元來自長江基建、74億元來自赫斯基能源,合共240億元,佔總額41%。由此可見當年李嘉誠決定收購港燈和赫斯基能源,並且成立長江基建操控港燈,眼光果然獨到,能夠保住和黃這十多年的業績。至於地產及酒店業務的息稅前溢利,佔集團總額18%,相信不少是來自香港業務,內地及海外的貢獻仍未趕上。此外,香港的零售業務(包括百佳、屈臣氏和豐澤)和電訊業務,對和黃依然有一定貢獻。今日和黃業務能夠遍布全球,實應感謝全港市民過去的努力和貢獻,為集團付出巨額樓價、租金、電費、貨櫃處理費、電訊費、超市及購物費用。並且在3G業務出現嚴重虧損時,幫助集團渡過難關。

林本利

曾任教於理工大學,現為專欄作家及教育中心校監(http://www.livingword.edu.hk)作初網誌︹http://lampunlee.blogspot.com

 
和黃 感謝 全港 市民 貢獻 2013 19 本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637

煮大劉一鑊甘

2013-09-19  NM
 
 

 

大劉同羅傑承涉嫌行賄歐文龍嘅貪污案仍在澳門審理,澳門司法界已唱通街,就係話羅傑承同大劉雙雙入罪,結果就為之圓滿;如羅入罪大劉無罪,檢察院一定會上訴;嘩,咁講法咪即係要煮大劉一鑊甘!聽聞大劉「嗅」到不對路,故臨時換帥,轉由高大衞(David Azevedo Gomes)及雷文娜(Manuela Antonio)出任代表律師。其實,唔少香港生意佬都知成件事來龍去脈。

涉案呢幾幅地皮,原本嘉華呂志和好有興趣,仲搵埋廖本懷個仔Philip Liao(廖宜康)間則樓設計畫則,但聽聞批地條款十分之「辣」,啃唔起。至○四年,歐文龍時為運輸工務司司長,決定以邀請招標方式競投,四太梁安琪都獲邀入標,最後由羅傑承的Moon Ocean起氹仔呢五幅地,並由大劉借出八億銀予Moon Ocean買地,卒之喺前年三月,大劉嘅上市公司華置再買起Moon Ocean餘下三成股份,作價十六億!無獨有偶,一一年四月澳門實施打擊炒樓印花稅,但華置依然無有怕,並且不惜工本以豪宅打造「御海‧南灣」,推出時賣個滿堂紅,呎價是七、八千元,成個項目起碼為華置帶來三百億盈利。只不過,喺香港,執到筍貨會被譽為「撈底王」,喺澳門就手尾長;賣樓後個多月隨即爆出大劉涉歐文龍巨貪案,小宗估計,喺葡京贏錢後都要俾啲茶錢荷官,但有人堅決say no,無理到「Macau style」囉!聽講大劉出事後,已有中間人向他傳話,謂只要肯將塊地以「成本價再賺少少」回吐,就包無罪。已經到口嘅肥豬肉變成雞肋,我係大劉都say no,只不過咁去No人哋,塊地咪俾政府收回囉。

大劉 一鑊 鑊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638

林峯拖千語Hi bye樂易玲


2013-09-19  NM
 
 

 

黃百鳴日前筵開四十席娶新抱,現場星光熠熠;全晚離不開吳千語的林峯比一對新人還要high,話晒新娘鄭嘉敏是千語BB經理人,中晒BB降的他當正屋企人出嫁,但對同是座上客、一直當他心肝椗的樂易玲則視而不見,直至散席,林峯才拖實BB,與曾想棒打鴛鴦的樂易玲打招呼,hi完即bye。坐到老遠

婚宴當天,以往當正樂易玲契媽的林峯,全程黐住BB,寧願花時間與賓客影相同小朋友玩,也不願上前跟樂易玲講多句。

關係急轉直下,全因林峯迷戀吳千語後,樂易玲一度插手干預,加上林峯相信有人故意放風給傳媒,破壞BB形象,令二人關係雪上加霜。

黃百鳴娶新抱,囍宴坐位編排亦特別「花心思」,以往無綫大多是自己友坐埋一枱,偏偏樂易玲被安排坐離林峯和BB老遠的枱號,免得雙方面對面尷尬。

唱歌走音

見唔到樂易玲,林峯與BB全晚自由發揮;新老爺黃百鳴上台唱《男兒當自強》送給兒子後,當自己家人辦囍事的林峯跟住上台唱了首《愛很簡單》送給一對新人,雖然一開聲就走音,但勝在夠投入,氹到身旁的千語BB冧爆!玩到差不多散席,賓客開始散,林峯才緊緊拖着BB跟樂易玲打了聲招呼,冇兩句即閃。

照顧君如

除了林峯外,古天樂也是現場最受歡迎布景板,男女家的賓客個個爭住合照,古仔有求必應,影相嘅影,隊酒嘅飲,無托手踭;百忙之中,他不忘照顧素顏蒲頭的吳君如,還有戰勝癌魔的司馬燕,當君如被問到陳可辛的「閨密」,古仔即攬住對方:「我都係佢嘅『龜蜜』,係龜苓膏加蜜糖。」至於近來因為拒接《葉問3》,同黃百鳴傳不和的甄子丹,當晚亦有到,還祝賀一對新人快造人:「生多幾個,要似佢(黃子桓)阿爸咁有才華。」咁識講嘢,黃百鳴啱聽!

親疏有別

林峯樂易玲「親密」關係因「第三者」吳千語介入變疏,在此前,「兩母子」在林峯戀國產女潘霜霜時也一度緊張,二人分手後,林峯才回歸樂大媽身邊。

力捧

07年開始,林峯備受樂易玲力捧,不單安排他簽英皇出唱片,二人更不時被撞到食飯傾心事,林峯是樂大媽頭號愛將。

攬上身

10年,林峯被邵氏電影創作總監黃家禧指他孭飛電影票房差,樂大媽隨即補鑊,氹掂六嬸寫十二字真言為「親生仔」平反。去年7月,樂易玲53歲牛一,特地改期舉行生日派對,方便身在外地的林峯出席。

拒認仔

去年底,林峯因失落視帝公開講離巢,之後記者問樂大媽「親生仔」是否好失望,她即澄清林峯唔係佢親生。

先斬後奏

一切以BB為重的林峯,甘為女友主演的賀歲片《六福喜事》做串星,還先斬後奏,不放無綫在眼內。

拖千 千語 Hi bye 樂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639

拓荒者 黎智英


2013-09-19  NM
 
 

 

「Don't mess with the lions!」健激昂地說出當時年輕知識分子的風雲氣概。當時那群年輕人求知的熱忱,浸淫西方文化的洗禮非常自豪,喚發起了他們勇猛如獅子般的器宇。大時代當前,他們大無畏,膽敢乘風破浪!這是屬於他們的大時代,他們都知道,雖然他們一無所有,除了那顆拓荒者的心。但這已足夠了,因為他們已宣示了將來的世界。

我第一天往雪廠街的美國圖書館就坐在健的旁邊。我問他貴姓,他說他叫Ken,這裡的人都叫他健。之後我們約定六點到,我經常在中環五點下班就提早來看書,看些美國報紙雜誌,到健來了互相看些東西,借還些書籍,就到附近大牌檔消夜。消夜時談的都是看書的事和一些歐美國家的時事。我們都看圖書館裡不同的報紙、雜誌,雖然主要是美國的,我們知道許多外國發生的事情,這些消息是我們追求知識、追求西化的部分,也是我們這幫常駐圖書館看書的人的話題。我和健每星期有兩晚約在圖書館見面,見面前我們都不吃東西,下班就趕來急着看書,等到消夜時間便大吃大喝。

健長得高,身材瘦削,一頭長黑髮,講話時偶爾撥一撥,頭輕輕往後稍稍揚一揚,神態盡是書卷氣。漆黑粗眉下兩隻閃亮的大眼睛,靦覥含蓄薄薄的口唇,配上高高令人矚目的鼻子形成尷尬的神情,掩隱着他真摯的笑容。他有點神秘,他永不說出自己住在哪裡,也不告訴你工作的性質和地方,只知道他家人搬到香港前是在大陸做官的。他不講他的家人,你都看得出是曾經風光過的落難書香世家。健沒錢打扮,穿的都是普通的粗布衣服,卻穿得有品味有體面,這不僅是書香幾代的修養,還有曾經是大家族的尊嚴。他聰明剔透,充滿熱情,目標明顯,相信自己遲早名成利就,而旁邊的朋友也相信他會。這瘦削的二十歲出頭的年輕知識分子,勇往直前,真像頭獅子。獅子卻沒有他予人的神秘感。他不僅是隻獅子,還是個傳奇,傳奇才神秘。這是個傳奇的年代。到圖書館看書是我們那個年代不少年輕人每天的活動,就像今日年輕人往健身室做運動一樣是daily routine。造成往圖書館看書成了熱潮,是因為當時年輕人的求知慾強,和英文的書籍又太貴供應也太少,物以罕為貴,人們追求知識便更心切了。不少是從大陸逃難到香港的年輕知識分子,他們都想盡量接觸英文,融入西方文化,從中找生計的出路。

香港是個當時大陸對外貿易的唯一窗口,學會英文,精通西方文化,不僅是條生路,對那些知識分子更是自我翻身的機會,而且是融入、轉化到另一身份的歷程。有了西化的薰陶,經過了西方文化的洗禮,學會了西方價值觀的思維,做事的方法,你便是那時代的精英,你便是走在時代的前線。中國淪陷造成的難民潮創造了香港後來的奇跡,就是因為這一批批帶着冒險家精神,逃離大陸到香港的難民,懷着拼勁,決心在香港再創家園。那是個充滿拓荒者can-do精神的文化氣氛,書中自有黃金屋的時代。那是我們吸收知識的時候,只知吸收,似懂非懂,見解仍模糊。可是健已有了自己的分析,自己對事物的見解。我們仍在瞎子摸象的時候,他似乎已窺見了全豹,非同小可!他很有說服力,但他卻一定要你被說服了他才罷休,真使人氣喘。他就是這樣competitive。在中環做事兼讀夜校兩年後,他考進中文大學,讀了兩年就畢業,然後到銀行做事,幾年間他已是深水埗分行經理。雖是間細小的分行,但這些年輕人卻充滿機會和希望,呈現了當時的蓬勃與繁榮。看見健的身影,見證了那時代的傳奇,那是個傳奇的時代,很多人都是傳奇。

健帶我參加不少文化聚會,都是些有錢人贊助的,或在他們家裡舉行的,我們見面時間愈來愈多,最後我們幾乎每晚約在一起晚飯。我們熟稔到有兩次他妹妹梅也出來跟我們一起吃飯。第一次見面是她剛從大陸來港,我們約了在Jimmy's Kitchen吃飯。我和健和梅三人坐在角落的位置,她穿着白色襯衫,不施脂粉,臉色嫩白透紅,非常性感清秀,牆上唯一的燈光剛好從她頭頂照下,讓我看到她的胸脯在透明的衫影下慄動,弄得我心猿意馬,獵心頻動。她是個尤物,再望住她我會出醜,想到這裡我嚇怕了,不敢再正面望她一眼。她的確是個尤物,血氣方剛的我不敢看也看了好幾眼,印象深刻。但她是好友的妹妹,怎好意思胡思亂想!她漂亮,騷氣洋溢,是個你見了馬上想捉上床的女人,血氣方剛的我當時就是這樣想。拓荒者都有濃厚的冒險精神,熱烈的情操,對女人猶如對事業,一發不可收拾,望多一兩眼好友的妻女,一有不謹慎:南無阿彌陀佛!淫人妻女罪孽大,懺悔也太遲。出來行,你預咗危機四伏,知道有些地方是絕對不能受魔鬼引誘的。

健進大學那年他弟弟也上大學,他們都忙着,我和健少了見面。一製衣廠老闆請我到尖沙咀樂宮戲院樓上的仙樂斯舞廳跳舞,坐在老闆旁邊的漂亮舞女,坐下來看見我馬上起身要走,我卻馬上認出她是梅,叫了她一聲。既然被認出了,她便馬上悠然地再坐下來,紅着臉望着我在微笑。老闆知道我們認識,叫她轉坐到我身邊。坐下來不到五分鐘我們便做了個協定:我們在這裡見面的事不能對任何人說,以後我來找她不用我買鐘跟我出街。她說,既然是朋友,她樂意跟我在一起,她說做了這行斷絕了所有朋友,今天既然碰着就要珍惜這唯一拾回的友誼。我後來常常去找她。這樣漂亮的女人實在迷人,在那拓荒的時代,尤其浪漫。這女人為了兩位哥哥上大學撐起頭家,頂天立地,她的性感亮起殉道者的浪漫,給予男人征服者的虛榮感!她是真正的拓荒者,我們都屬於那彩虹的年代。梅的犧牲播下的種子後來長出燦爛的花,豐碩的果實。她嫁了個餅家第二代老闆,有少奶奶不做,做了個一呼百應的事頭婆,為家族的傳統生意發揚光大。健在美國成了非常成功的銀行家,退休後在大學教書。他弟弟現在仍是美國一所大學的教授。

 
拓荒者 拓荒 黎智 智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640

聽得到的味道凌浩雲

2013-09-19  NM  
 

 

你拿住茶壺往杯子裡添茶,當壺嘴跟枱面幾乎成平行線的時候,壺裡的熱水,大概只剩下少於三分一。這家餐廳十三個侍應都是聾人,靜得只餘下食物的味道;所以他們能聽到白瓷壺的躁動,跑過來給你加水。

用高身玻璃杯沖黑牛,一球朱古力雪糕加四分三杯可樂。用牛奶公司的雪糕調,不消一刻黑牛就糊成一團變「混醬」;轉用Haagen-Dazs,雪糕和可樂才能停留在混與不混之間。幾個月後當餐廳在尖沙咀1881舊水警總部開分店時,黑牛就要這樣子調,是來自一杯凍飲的意見。

這是一個有關食物的故事,食物釀製出味道;有人聽得到味道,因為他發現了食物的聲音。

凌浩雲的女兒小端僅兩歲,跟我們一起坐在飯廳,吃西蘭花蘆筍配番茄汁意粉。大人喝的是鮮薄荷葉攪碎隔渣、再拌青檸汁加冰,孩子則喝葡提子汁、室溫。小端只呷了一口,就哭:「提子汁加了水!」媽媽柔聲的問:「怎麼了?」她吊高嗓門:「你加了水!」

記者竭力裝一把童聲:「提子賣光了,要加水喝啊!」卻幫了個倒忙,小人兒氣憤了,尖叫:「唔係,仲有得賣!」媽媽臉色一沉,爸爸二話不說,把女兒抱入廚房調停。再出來時,小端手裡拿住杯,光喝清水,嘴巴抿住,一味偷笑。

問他耍了什麼把戲?原來他打開廚櫃給女兒看:提子汁喝光了,蘋果汁倒有一大瓶,還有一包果汁糖,一瓶白開水。「我讓她自己揀,她揀了粒糖,我話揀了糖就要飲水,她同意。自己揀,就心甘命抵,即係歸還選擇權囉。」

食素

這家開在灣仔的素食餐廳,十三個人身穿蘋果綠T恤,九個人穿檸檬黃。剛開業時,黃綠比例剛好掉轉。「聾人(綠衣)好珍惜份工,流失率低。食肆一般好嘈,他們聽不到,做嘢更加專心,雙眼好似scanner,未等你開口已經跑過來斟水。」凌浩雲三年前一手將「樂農」抽出幻想,推向現實。由挑鋪位開始,再輾轉得知明星足球隊有意加入,最後順利獲政府資金贊助,以社企模式營運,一眾股東參與決策但不收分文,經營一年後便開始自負盈虧。「樂農」之名在聾人界的WhatsApp廣為傳頌,他們徵人是盛事,聲勢有如名校小一招生的家長會。唯一不同者,排隊去樂農見工因為你能賺更高收入,一頭栽進直資名校為的卻是付更貴學費。「應徵條龍好長,最top的聾人都來見工,我們吸納不到,就轉介友好食肆。pokka cafe和八王子拉麵也曾聯絡我們,表明會盡量接收轉介。」樓面人工一般萬一二,樂農付得起萬三四,另加雙糧,今個中秋,他們便獲八千蚊花紅,凌浩雲那句「歸還選擇權」,本來就有弦外之音。他的作風是樓面明明需要六個人,他只會聘五個,屬下曾表明不滿,他請對方先看看自己的糧單,「我講明除非真的做到氣咳,生意遠超我預計,你要加人我即加。但後來者的人工幾多,不是我決定,而是要由他們自己決定。」言下之意是多個香爐多隻鬼,「將個選擇權交番俾佢哋,他們寧願少啲人做嘢,但每人賺多啲。」

上一代社企多由社福界牽頭,而非生意人掌數;前者維穩乖乖守財,凌浩雲這些後起之輩,卻流資本家的血:「做社企不能貪平租,我寧願轟轟烈烈死,也不要因為租平人流差,而陰乾了盤生意。」餐飲社企一般能獲撥款幾百萬,但三年倒閉的例子不勝枚舉,原因是租不捨得花、人工怕俾得高,最後錢賺不到、官款花光、三年租約又滿便算自己光榮結業。故此他當年為「樂農」選址灣仔軒尼詩道,每月承租八萬幾,再以高於巿價請侍應,擺明車馬的商家陣勢,曾令傳統的社福界人心有疙瘩。「社企本來就係一盤生意,又何必把它浪漫化?」但社企總有其傳奇之處,就是將不可能碰頭的人連繫上,促成一些意想不到的美事。「因為明星足球隊而認識了利承武(利希慎家族後人),他喜歡這個生意的意念,邀請我們到1881開樂農分店。」尖沙咀舊水警總部大樓是數一數二矜貴地段,七家高檔食府中五間屬利氏旗下,「樂農」將走入殿堂成為其中之一;素食的聲音,竟開成了一朵花。

味蕾

凌浩雲家裡的廚房,大得不合比例;中央還擱着一座及腰的龐然巨物,是製作慕絲蛋糕的專業冷凍爐,根本就是食肆格局。他曾經是雀巢公司的食品研究專家,通過味覺測試的考核,發現他屬於頭2%對甜酸苦鹹四種味道特別敏感的人。因此工餘他要幫公司出產的食品試味,例如當雀巢嘗試用菜油取代棕櫚油調製雲呢拿雪糕時,他便借出過舌尖上的味蕾,曾試數以百口雪糕,好嘗出最「好味」的標準。離開雀巢那年他廿八歲,走去中大讀EMBA,為滿足課程要求而在跨國品牌LVMH集團實習,卻被上司看中,要羅致他往瑞士Tag Heuer總部當全職。一年後他辭職返港,決定開餐廳跟食物共度餘生。先後經營過西餐廳、蛋糕店和素食館,當餐廳生意上了軌道,他投考社聯經理,替社企做商業顧問。在社福界,他嘗到新滋味。「商場和社福界是兩個世界,你同打工仔講近排手緊,遲點出糧,他第二日立即消失。你跟社工講未獲撥款出唔到糧,佢第二日堅持會返工。」任社聯經理那兩年,他相過五十幾家社企,失聰、失明、長者、新移民、雙失青年還有更生人士要搞生意,他都摻過一手。而奇跡,往往出現在最黯淡的地方。

那次他接到方敏生的order,去將軍澳一個叫「路向」的社區中心。關上房門,他與四張電動輪椅打照面。四個人分別叫阿祥、通仔、阿大和子微。「四個人,淨係個頭郁得,對住我講Hello。」一個不過出生時在子宮裡多悶了一分鐘,全癱;一個不過是跳水時插水的角度歪了一點,全癱;一個不過在石澳玩騎膊馬時跌倒,全癱;一個也不過是搭車碰巧沒扣安全帶,一撞,全癱。四張嘴巴問:「我哋想搞生意,凌生你有咩高見?」凌浩雲默言,問了一個很殘酷的問題:「如果你哋中心今日執笠,明天還有誰耐煩敲這個門?」倒是阿祥反應快:「有,校長。」原來這些鬥士每年出動六十幾次,向中小學生講生命教育!阿祥再補一句:「我哋好成功o架,台下拍爛手掌!」「人冇你有,你就有生意做了。」凌浩雲說。似是而非的口啓,聽起來多無情,但裡面裹着的,原來就是他們尋找半生的尊嚴。「路向」真正出現了,凌浩雲協助鬥士將自己的戰績賣給大企業,成為行政人員的一節生命課;然後替他們出書,並製作文具將金句印在鉛筆上,送到學校去義賣。社企牽引傳奇的齒輪再一次給帶動,幾個在社會上各有來頭的委員,一天坐着開會時有人隨意講了一句:「本書搵劉德華寫序咪有綽頭囉!」,又有人拋出一句:「不如發布會在海運擺benz那個場舉行咪有noise囉!」經凌浩雲最後修訂,與其要天王寫序,不如請他用毛筆親題「路向」二字。前後僅三天,劉德華就把墨寶寄回;海運公關不久也回覆曰:「搵日個場冇咁忙,你們可會介意?」最終事成。香港曾幾何時已失去了的成人之美,此刻如蝴蝶拍翼,給我城搧來了寬慰。

餃子

凌浩雲說話很急,但語氣幾乎都一樣,一張臉盡是客氣,難免令人覺得見外。太太Sandy倒是個漂亮女生,於演藝畢業,是香港舞蹈團成員,臉上的表情,比丈夫要豐富。兩人七年前邂逅於男人開的素食館,此店位於上環,與上環文娛中心距離不遠。女的身為舞蹈員,時刻逼自己吃得清淡,練習後她每每到素食店填肚。本來一日一餐,後來是一日兩餐,還主動向男人打聽減肥秘方。記者笑了出來:「好明顯係想見多你幾面啦。」但凌浩雲堅持:「不,我老婆應該真係想減肥。」果然刻板。關於食物,還有餃子。他媽媽是山東人,外婆、舅父一家聚頭,節目就是搓麵粉,拌一大鍋豬肉冬菇蝦做餡,團團圍住包餃子。「我們每人能吃二、三十隻,包餃子成為我哋家族一個眾志成城的回憶。」可回憶中沒有他老爸。「我爸離開過我們,差不多有七年的時間。」在他七歲到十四歲這段日子裡,每天都是舅父送他上學,外婆接她放學,一段由大埔仔村屋到九龍塘的路程,他總是胡思亂想。「我成日諗,點解舅父對我哋咁好,去疼一個沒有父愛的人。是什麼驅使你去對人好?」

這個很客氣的男人,小時候原來是個敏感的男孩,「爸爸突然走了,我好frustrated,家裡沒錢,不斷搬屋。那年小四,有一課老師教蒙古包,意指流離遷徙,我突然覺得自己就是這樣子了,好傷心,不斷喊,那一年總是哭。從此我覺得我再沒有喊的quota,我再沒覺得有什麼事值得很開心或者很難過。」至於媽媽,她一直為着兒子轉行做廚房佬而耿耿於懷。九年來,他開過西餐廳、蛋糕店和素食館,媽媽從不過問,兩母子一提起食物就心有芥蒂;卻不知兒子已經事業有成,經營素食社企薄有名氣。一年前,凌浩雲在港大校園開了一家素食館,兩個月前某一天,老媽突然說:「給我訂張枱吧,有幾個朋友想去坐坐。」兒子恍如蒙恩,當日中午,陽光照入餐廳,面對一桌食物,老媽的朋友看着凌浩雲,這樣說:「你開這家餐廳你媽一定很支持你啦!」酸甜苦鹹,盡在心頭,他說久違了的眼淚,盈在眼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64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