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商罪科查商交所張震遠搭棚自焚

2013-05-23  NM
 

梁振英「頭馬」張震遠成立的香港商品交易所,因營運資金不足,於上週六被釘牌後,證監週二宣布已轉介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調查商交所。官場消息指,商交所資金來源惹人懷疑多時,包括三年前曾不斷有俄羅斯資金注入,令其一度捱過財困。五年前,張震遠搞商交所之初曾經意氣風發,以大股東姿態豪擲三百萬買入紅色法拉利California,但此後他經常開着這架開篷跑車,四出為商交所籌旗,部分資金來歷不明。原本做期油的如意算盤,因金融海嘯打不響,商交所其實一開始就水緊,在獲發牌營運前更被新鴻基地產告上法庭,追討七個月欠租。商交所不斷燒錢,已洗濕了頭無彎轉的張震遠,就突然黐着正部署參選特首的梁振英,還開了一張七十九萬元的支票給梁振英做選舉經費。以貼錢助選一招成為特首頭馬後的張,以為自此可以釜底抽薪,藉勢搭棚食大茶飯。然而,梁振英上任後醜聞不斷,張震遠被委以撲火重任,成為梁身邊的大紅人,商交所爆煲前更傳出他或接棒做港鐵主席。此時,官場商界便流出商交所釘牌之說,而且愈炒愈熱。一直漠視商交所問題的證監會,知悉這個鑊已冚唔住,為免波及梁班子,終於上週三逼張震遠繳械。

商交所爆煲後,梁振英以「無議程」罕有取消週二的行政會議例會,當晚證監會便宣布,上週三已調查商交所涉財務違規,新聞稿提及:「鑑於所取得的證據顯示涉嫌違規的問題事態嚴重,證監會將若干事宜轉介商業罪案調查科。」據悉,案件由商罪科詐騙組(B組)調查,已拘捕一名五十五歲姓戴男子,他涉嫌行使假文件詐騙,而張震遠不評論警方調查,即日起暫停包括行會及市建局等所有公職。梁班子大概早聞燶味而取消開行會,而主角張震遠週二早上仍坐着他的金色寶馬七系750Li,八時廿分返抵商交所,笑容滿臉讓記者影相,但就封口一律不答問題。至下午四時半,他走後門離開辦公室回家,當晚八時商罪科探員便到商交所搜證,並通宵調查。

資金來歷不明

消息指,早在曾蔭權政府年代,財金部門已得悉商交所流動資金不足和經營困難問題,責成證監會密切注意。不過,官員發現,二○一○、一一年之間,不斷有來歷不明的資金注入,部分來自俄羅斯,每每讓商交所在月尾到期交數給證監檢查前,渡過財務難關。但證監發現,張震遠的難關過後,資金又被迅速調走,充滿洗黑錢味道。據悉,港府財金系統對資金來源感到懷疑,但追查不果,至今商罪科才介入。張震遠大概早聞風聲,上週六突然自爆商交所停牌。當日早上,張震遠的商交所手下,突然通知三家友好傳媒,於下午三時到達商交所數碼港總部,讓張主席解說有關商交所「交還」牌照的事。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一間交易所牽涉無數投資者利益,但張震遠竟然獲准以自說自話方式企圖甩身。但紙包不住火,張震遠低調收檔的舉動,迅即傳遍官場商界再轉到其他傳媒耳中,他唯有補鑊面向其他不是「friend底」的記者。會上張承認由於期貨合約成交單薄,資金周轉不靈而欠下債項。他當日不肯具體透露借貸詳情,翌日更突然改口說沒有欠債,疑點重重。

四出找水喉

有關商交所財困的消息,其實在這幾個月已不斷在商界流傳。有指張震遠曾為商交所四出叩門撲水,而他曾接觸的,包括曾為梁振英站台的新世界集團主席鄭家純、恒隆地產陳啟宗、金利豐行政總裁朱李月華、金銀業貿易場理事長張德熙、有「金勞詹」之稱的前立法會議員詹培忠等。其中有說鄭家純更以超筍年息一釐借出高達一千萬美元。鄭家純在上週六傍晚對本刊否認有關借錢傳聞,但未知他有否以可換股債券或其他形式幕後注資。陳啟宗則未有回覆本刊。身在海外的金利豐主席朱李月華,被本刊問及與張震遠的金錢瓜葛,在電話聲線顯得相當緊張:「我無……無……無……同佢有生意來往。」她有留意報導指詹培忠曾借錢予張,但對商交所財困亦相當愕然,她多次強調:「張震遠無搵過我,我同佢無生意來往……我亦無借錢俾佢。」問到與張震遠私下是否相熟,她緊張道:「我……我……唔熟!」詹培忠被報導曾向商交所借款八百萬元後,近日已關掉手提電話沒有回應記者。而張德熙亦否認:「之前有傾過關於金銀業貿易場同南交所嘅合作,但無問我哋借錢。」堂堂一個在香港運作的交易所,竟然連八百萬也要找人稱「金牌庄家」的詹培忠周轉,實在狼狽不堪,情況連四五線的上市股仔也不如。有財務公司東主指,債主都要抵押品才肯借貸,而張震遠「在行外都知佢無咩水,無咩架生,佢嘅名片頂籠可借二、三百萬,收息二十釐。」

未運作已欠租

除了四出找人注資,商交所在結業前也曾一度廣招經紀,垂死掙扎。其中萬兆豐國際證券於今年三月初成為商交所經紀會員,其執行董事顏釗杰指,因有同事在業界公開場合認識商交所的人,故此被邀請加入成為會員。他說:「當時商交所指未來會推出更多不同金屬的產品,覺得有空間發展,而且香港未來的商品交易仍有好大發展空間。」他指至今仍未開始在商交所進行過交易,故商交所停牌對他們運作無影響。有加盟的經紀會員表示,商交所歷年來交易量低的原因,是期金產品認受性不高、未能國際流通,客戶都不感興趣,寧願光顧倫敦紐約。至於經紀會員數目增加,都是「俾面派對」,「但估唔到停牌前幾日,仍有經紀會員加盟,究竟用乜招攬,真係要解釋。」空穴來風未必無因,商交所財政緊絀亦非一時三刻。追查商交所的文件記錄,本刊發現商交所在獲牌營運前,已於二○一○年十一月及十二月,被新鴻基地產兩次入稟,追討拖欠七個月租金合共二百二十八萬元。商交所二○○八年三月籌備成立時,租用新地旗下位於九龍站上蓋的環球貿易廣場十九樓約一萬平方呎甲級寫字樓,當時好不威水,但最後無法交租,要找詹培忠借八百萬應急。不知事有湊巧還是另有玄機,就在商交所捲入欠租官司之後三個月,張震遠便於二○一一年三月以商交所主席身份,現身梁振英的商界參選造勢活動,同年八月更突然高調撲出表態支持梁振英,成為「首批」梁粉,而當時梁振英仍被外界視為陪跑,氣勢不及唐英年,張震遠挾商交所及市建局兩個主席身份撐場,在梁粉不足的情況下,他旋即被選中為頭馬。

忽然瞓身撐梁

張震遠突然瞓身效力梁振英,但其實張、梁兩人以往未見有什麼淵源。張震遠的父親是國民黨員,他在八九六四之後曾效力被喻為「港英情報科」的中央政策組,做英國收風智囊顧汝德的手下。而八十年代已染紅的梁振英,六四後即歸隊中共統戰陣營,可見張、梁兩人的出身背景南轅北轍。特首選戰時,兩人被問到如何搭上對方,就僅以「同是山東人」來回應。張震遠搭上梁振英而非唐英年,有唐營中人笑言:「唐生身邊班大孖沙都唔知佢乜誰,當然唔預佢埋身。」偏偏梁振英受落,張震遠以示效忠新老細,除了瞓身出力助選,原來更曾出錢出甜頭。二○一一年十月、即梁振英宣布參選,並委任張震遠出任其競選辦公室主任前的一個月,張震遠以商交所大股東「新效控股」的名義,開出一張七十九萬零一百一十五元五角的支票,用來繳付予同屬梁營的恒隆地產,以租用中環都爹利街一號十三樓,作為梁的競選辦公室,支票由張震遠簽名。

資金來源大疑團

當年張震遠憑於泰山石化(1192)任行政總裁之便,欲透過其於內地的倉庫進行交收,大力推動成立商交所,自○六年一直籌辦,其間泰山石化被炒到「㷫烚烚」,加上當時當炒資源股,泰山石化由○六年底的0.5元,於○七年爆升八成至0.91元歷史高位,風頭一時無兩。張震遠在二○○八年六月二十五日,高調宣布成立香港商品交易所,但同日他才辭去泰山石化副主席一職,並獲當時效力曾蔭權政府的財政司長曾俊華表態支持。而商交所曾經欠租的環球貿易廣場辦公室,對上一手業主,是泰山石化附屬公司Titan Resources Management Limited,負責提供顧問服務。成立商交所兩日後,泰山石化股價急升三成。然而中證監竟於同一個月內發出通知,表明禁止任何境外交易所,在內地設立商品期貨交割倉庫等業務,狠狠摑張震遠一巴!再適逢○八年金融海嘯席捲全球,拖累商品價格大跌,商交所一開始便頭頭碰着黑。

商交所成立之初,實繳資金為五千萬美金,即約四億港元,由在英屬處女島註冊的新效控股佔五成六,張震遠一直自稱是新效控股的唯一股東,換句話說,他一開波便要科水二億入商交所。因此,市場一直有人懷疑打工仔出身的張震遠的資金來源。張震遠加入商交所前,在泰山石化年薪只有三百多萬元,替政府做市建局主席,袍金更象徵式的只有十萬元。成立商交所後,一○年他出任俄鋁(486)在港上市的獨立非執董,年薪同樣亦只有三百多萬元。他歷年來申報的住址全部都是租住,二○一○年起至今報住的淺水灣大廈三樓,地產界稱三千五百呎單位月租約十八萬元。而張震遠以往曾被攝入鏡頭,於○九年出廠、價值三百萬元開篷紅色法拉利跑車,亦非以其個人名義持有,登記車主是新效控股。百萬名車背後,張震遠如何拿得出億計數目投資商交所,實在是個謎。

選情刺激成交

商交所成立不久,張震遠便要暗地撲水,拖拉至二○一一年四月,即商交所被追租後四個月,在財政仍未明朗的情況下,卻獲證監會發牌推出黃金及白銀期貨,而六月開始正式交易時,合約量也只得不足五萬張。但自從張震遠泊得梁振英碼頭後,商交所的交易量,竟然神奇地急升。二○一一年十一月、即張震遠做了競選辦主任後,商交所的交易量突然按月上升二萬四千張,至單月錄得十四萬張成交。而梁振英的選情,亦因唐英年被爆僭建不斷看漲,商交所的合約亦如梁振英一樣加鞭,成交節節上升,三月梁當選前,商交所每月都錄得超過十萬張合約。梁振英去年六月上任特首前夕、亦即張震遠獲委任入行政會議時,商交所的合約更達至高峰,單月內錄得近二十一萬張合約交易。

與此同時,張震遠在梁振英身邊亦十分識做。梁在上任前被踢爆招攬未有永久居民身份的共青團成員陳冉籌組政府,陳冉鐵飯碗被打爛後,張震遠便聘請這名梁振英愛將加入商交所,做他的近身助理。同時,張震遠亦四出為梁的僭建醜聞撲火,不斷向傳媒放風。好景不常,至去年九月出現反國教浪潮,商交所的合約突然插水式下滑,至六萬三千張合約,之後跌勢隨梁班子連環醜聞下挫,至上月被釘牌前更只錄得一萬八千張合約,較高峰期急跌九成。而張震遠即使獲破例再連任市建局主席,亦救不了商交所,官員所以決定斬纜,是為免火燒連環船,波及民望插水的梁振英政府,最終引爆更大的政治炸彈。

每月燒千六萬

記者上週六問張震遠,商交所何時出現資金不足、每月營運開支金額多少,他都以「我唔想講」拒絕透露。但他說漏了嘴,指若能成功配股集資一億美元,可供運作約四年。以此推算,商交所每月開支約一千六百萬港元。商交所一一年八月搬到數碼港至今,逾四萬平方呎的海景辦公室,月租達八十六萬元,內有一百名員工,當中十五人屬總監至總裁級高層。此外,商交所亦要繳付龐大的數據中心營運開支。以商交所每月開支達一千六百萬港元估算,即商交所每月要有二百二十萬張合約、每張合約買賣雙方帶來五角美元的交易費收入,才可做到收支平衡。但商交所開始交易以來,只有兩個月(去年六、七月梁振英上任時)做到逾二十萬張合約的目標,距離二百二十萬張仍有一段很大距離。

商交所終究逃不過被釘牌兼被查,但張震遠並不死心,上週仍堅稱正努力配股集資一億美元救亡,希望三至四個月後可重開商交所。根據公司註冊處記錄,商交所於今年一月十日,董事局已通過增加註冊資本一億美元,但拖至今時今日資金仍未到位。張震遠又稱,商交所現有股東班底無人跳船,包括:中國工商銀行(亞洲)、中遠集團、俄鋁母公司En+、離岸公司Mega Union Consultants Limited,各仍持有百分之十股權。其中Mega Union由內地富豪莫峰持有,其妻孫敏曾捲入匯源果汁內幕交易案。另一持有百分之三股權的內地人楊孟欣,背景亦十分神秘,他聲稱是中國著名藝術家,但官媒《人民網》曾有報導踢爆中國藝術界未聽聞過楊孟欣這個人。

傳接任港鐵主席

商交所十一名董事當中,除了各股東代表,還有與新鴻基地產關係密切的港大經濟學講座教授王于漸。陸恭蕙在出任環境局副局長前,亦是董事。另一名董事兼持有餘下百分之一股權的,是港鐵主席錢果豐,但原來他在今年四月,可能已聞到釘牌燶味辭任董事。記者向錢果豐查問,他透過公關回應是因事忙辭任董事,但未有透露有否留任股東。錢果豐出任港鐵主席的任期將於兩年後屆滿。數週前,官場傳出消息,指梁振英有意委任張震遠接棒,屆時他將做完市建局主席,旋即引起政務官及一些「梁粉」不滿,皆因港鐵主席是政治能量極高的公職,不單港鐵是主導七百萬香港人的集體運輸系統,車費線路發展與港人息息相關,更重要是港鐵具有多個地產項目,主席領導的董事局,在跟地產商合作及招標事宜上,都有影響力。因此張震遠可能出掌港鐵的風聲流出後,財金官員便緊盯商交所,近日眼見對方資金緊絀,生意毫無起色,便決定出手。有財金高層官員上週私下向政界放風,商交所已瀕臨「爆煲」邊沿,更「實牙實齒」表示張震遠向鄭家純借貸最少七千萬港元,並欠下很多「街數」,最終迫使張震遠自行將商交所「冚旗」,亦斷了他接掌港鐵的後路。

國民黨後裔港英捧上位

被視為「梁粉一號」的張震遠,出身反共世家,早年出道政壇時和港英政府關係密切,是他未能問鼎行政會議召集人的最大原因。他多年來在政商圈子苦心經營,人脈關係縱橫交錯,善與傳媒打交道,惟經過今次事件,他在政商界的影響力將大打折扣。張震遠的父親張寒松為國民黨黨員,其母路蘊真是前香港光華新聞文化中心主任路平的堂姐,她去年九月逝世,台灣總統馬英九、前中聯辦主任彭清華均送上花牌,反映張家在國共兩黨的特殊地位。五十五歲的張震遠,自幼便在「小台灣」調景嶺成長及求學,先後赴英美留學,畢業後加入麥肯錫顧問公司,曾任美國及亞洲區顧問。張受港英政府青睞,首個伯樂是港英前行政、立法兩局首席議員鄧蓮如,她早於八九年便建議他回港工作,九三至九四年張由麥肯錫借調中央政策組擔任全職顧問,獲末代港督彭定康心腹、人稱「魔僧」的中策組首席顧問顧汝德賞識,當年官場流傳顧汝德視張為契仔,但亦令他沾上不尋常的英國色彩,令北京存在戒心。

而全力協助張震遠在政壇上位的,是回歸前已出任財政司的前特首曾蔭權。前港區人大代表吳康民在回憶錄披露,回歸前曾蔭權曾透過張震遠,邀約他到官邸用膳,反映曾、張二人關係非比尋常。回歸後張震遠積極從政,成為新一代「公職王」,更被外界視為民望高企的林鄭月娥的最佳合作夥伴。林太三年前接受傳媒訪問時,曾指自己做了三十年公務員,張是她見過最好的公職人員。張震遠成為競選辦主席後,便不時陪同梁振英接見不同界別人士和傳媒高層,爭取支持。甚識做人的張震遠,尤其主動與前線年輕記者接觸,近年有採訪市建局新聞的記者的嫁娶場合,他樂意出席,還經常「坐到尾」,博得不少記者好感。梁振英當選後論功行賞,據了解曾向北京推薦張出任行會召集人,但中央以他與英方關係密切為由而否決。由於張震遠背景相對複雜,港府財金官員普遍跟他保持距離,對其財經政策主張亦抱懷疑態度。

證監會失職

今次商交所爆煲破壞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形象,證監會難辭其咎。證監會二○一一年發牌予商交所時,商交所其實已被入稟追討欠租,證監會以至財爺曾俊華為首的一眾財金官員,為何仍批准發牌值得質疑。而當時證監會主席,是與唐營關係友好的方正。記者向方正查問當年發牌之事,他透過公關表示不願置評。商交所在曾蔭權年代向阿爺交貨的十二五規劃中獲得力挺,加上發牌後張震遠埋得梁振英身,方正年代的證監會未敢輕舉妄動。至去年十月「梁粉」唐家成出掌證監會主席,商交所的交易同時插水式下滑,證監會也沒有即時出手釘牌。據悉,證監有高層忌諱向商交所開刀,擔心遭人政治報復,故採取拖延策略,只敢由原本要求商交所要具備兩個月營運資金,增至五個月,之後再增至九個月。但最離奇的,是商交所往往能在證監會落閘的最後一刻,交出資金證明,但資金卻極為神秘,證監亦懶得追查真正來源。及至一眾財金高官決定將商交所斬纜以免拖累梁班子,但證監會在釘牌新聞稿上所用的字眼仍極之客氣,指是商交所「通知」證監會交回牌照,有別於以往打老虎時用上「撤回牌照」的字眼。

現任證監主席唐家成是前畢馬威會計師行一哥、現任英基學校協會主席,選舉時在會計界力撐梁振英。他的哥哥唐家榮,在特首選戰時替林建岳出手,以林旗下豐德麗副主席身份,向梁振英捐款一百萬元,是「八大金主」之一。證監會今次厚待商交所,引起金融界不滿,認為證監「對細行嚴但對大老虎手軟」。除了泛民政黨,就連建制派的田北俊及張華峰亦開腔質疑證監大細超,立法會財經事務委員會將去信證監會跟進。中大經濟系副教授莊太量說:「商品交易喺香港唔係咁普遍,大部分亞洲時區的買家都選擇東京做買賣,所以商交所事件影響不大。但因為商交所個名掛住『香港』兩字,出面啲人唔知,真係會以為係屬於香港政府,好似『港交所』咁,所以香港的國際形象會有影響。」本刊上週三向證監會查問商交所發牌條款,要求翌日回覆,證監會公關沒有理會,然後週六自行引爆。記者週一追問證監,為何遲遲未對商交所執法、以及是否收到本刊查問後通水給商交所,證監會公關都一律表示「No Comment」。記者再問公關,證監會什麼也不回應的態度,可是罔顧投資者利益,證監公關的答案竟然又是一句「No Comment」,原來過去一週,證監會正進行「遲來的調查」。

申報債務政府大細超

現時行政會議申報利益制度,無規定成員上報債務、破產等問題,相比公務員、紀律部隊或因欠債被處分甚至革職,明顯「大細超」。泛民主派普遍要求收緊制度,民主黨主席劉慧卿說:「當時李國能睇貪曾嗰個委員會,我哋建議特首、主要官員同埋行會成員唔好淨係申報利益,負債都應該申報埋,但李國能冇採納係比較失望。」根據《公務員事務規例》,公務員如因經濟嚴重拮据以致工作表現受影響,或有不當行為(如未獲批准而借款或從事有薪外間工作等),當局可採取適當行政或紀律處分;公務員一旦無力償債或宣布破產,須向公務員事務局遞交陳述書;無力償債或破產的公務員不應獲派任涉及處理公帑或敏感資料,及貪污機會較高的職務。紀律部隊的規定更嚴謹。《警察通例》規定,如警隊認為有關警員的誠信有問題,如欠債不上報,直至財務公司追數至警署,或事主遭債主入稟法庭申請破產,才揭發其欠債,紀律審裁組或會判處勒令退休。公務員事務局前局長王永平認為,現時公職人員申報個人財務狀況的機制存在漏洞,「以往行會成員有嚴格嘅品格審查,以免佢哋嘅行為對政府有負面影響。一個政府良好嘅管治好重要,特首冇可能話唔識處理。」根據《市區重建局條例》,若董事會成員「已破產或已與其債權人作出任何債務償還安排」,特首可取消委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