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即配即偷?-中國環境資源(1130,有筆誤,已更正)

(謝謝網友指正。)

其實這件東西沒甚好說,只是找不出所以然,但又有點熟悉,所以想寫出來。

上星期五(11月18日),中國環境資源(1130,前奮發國際)配售3.6億股,每股7.3仙,集資2,541萬,配售代理為昌利控股(8098)的附屬昌利證券。

同日,該公司賣方Wu Chao訂立諒解備忘錄,建議收購一個我極討厭的英文公司名稱Eugene Finance International Limited(筆者按: 華匯老細個英文名是甚麼? ),中國廣東省韶關市實益擁有約5,000畝植樹造林,並向賣方支付可退還按金200萬。

其實這兩件事真是沒甚麼特別,特別在那些人。

(1) 關於配售代理

昌利控股(8098)的大股東是歐雪明,據資料稱,其為之前果糖概念一文的李鋈發之兄李鎏麟妻子


左為歐雪明。

圖片來源: 新浪網

根據公開資料,李鎏麟 是麗盛集團(1004)及比富達證券的主席,亦曾為中國雲錫礦業(263,前順豪物物業發展、新詒投資、保興投資)的非執董,及東華三院的總理

華匯系的部分上市公司也滿喜歡持有這兩隻股票,可以見到的事例如參龍控股(329,前銀龍集團、如煙集團)、萊福資本(901)及合一投資(913)。

(2) 關於賣方

除了討厭的叫Hennabun外,其實這人叫吳超,據股權披露資料,曾經購入太平洋實業(767,前太平洋合板)在2011年3月8日發行的1,100萬的可換股債券,並估計包銷當次等額的供股股份,但因為超額認購關係,並無購入供股股份或成功把包銷股票售出。

萊福資本2010年年報資料稱,其十大持股第二位為東方銀座(996,前稱實惠、時惠環球),當年田畹善小姐曾入主該公司,太平洋實業也曾收購田小姐的資產,未知是否和這些安排有甚麼關係呢?

 

再岔開一句,現時時惠環球宣佈購入現時企展控股(1808,前台一國際)大股東主席、當年實達科技(706,現易名銀創控股)第二大股東福建實達電腦的主要股東景百孚的物業資產,並由華匯系眾公司持有大部分股權的Hennabun Capital Group旗下的中南證券擔任配售代理,這些交易好像也和以上提及的東西有些暗中的關係。

總而言之,關於中國環境資源的交易,雖不能確定這賣方是不是華匯的人頭呢,但照這推論,也許未來會成為華匯的成員之一。

(3) 關於作價

我肯定200萬是不夠的,但是以這廣告100畝10萬買46年來看,5,000畝大約500萬,且看看它能買出多少價位,如果是2,500萬,其實都基本肯定他們做事很果斷。

即配 配即 即偷 中國 環境 資源 1130 筆誤 更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579

十一月回顧 CUP

http://nodeadcow.blogspot.com/2011/12/blog-post.html

忘了11月只有30日,還未寫十一月的回顧。

個人組合今個月的操作很簡單,上旬盡沽股票,月中至月尾什麼都不做,直至最近三天才較重手的買回股票。整個月回報大約是跌了 3%,算是跑贏大盤,亦能維持正數的回報。

承接十月的升勢上來,組合內股票已佔八成以上。由於波幅大,做法仍然是分散、細注、慢打,直至恒指升至20,000點樓上後開始無力再衝,掉頭回落。個人 的經驗是,賺大錢的時候應該是賺錢易過食生菜之時,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強賺到雞碎咁多,表示方向開始不對頭,這個也是 Jesse Livermore 所講 "Following the line of the least resistance" 的精神。於是趁高就減持股票,只剩下殘股基金和黃金ETF。

接着整個月都是壞消息主導,包括歐債問題深化和擴散,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國價息率升至危險水平,中國的PMI數字非常差勁,新興市場的GDP增長減慢等等。股市就一直軟下去,跌去十月反彈浪的三份之二才停止。

那當然,我在兩星期多沒有任何 Trading,不代表什麼都沒有做。做的東西主要是兩樣:一是奇論王所講的潛修;二是盡量花時間為不同的股票做估值計算。

所謂的潛修主要是多看不同類別的書藉,以增廣見識。其實這功夫每日都做,正所謂「大隱隱於朝」,不必像奇論那樣失蹤一段時間去刨蘿+蔥的書,以印證別人意 見和自己不謀而合。這功夫我認為是必要的,通識以及邏輯思維夠強才能具備獨立思考和分析資訊的能力,亦能避免 被 pundits 或者燈神不必要的迷惑。

而估值方面的功夫,即是價值投資者做的那種事。如之前文章所講,我發現其實不少股票在十月恒指16000點時,已抵達海嘯級的極低估值水平,然後極速反彈。當中有些優質的品種,在十一月的下跌時,表現相對大盤走勢強,這表示了可能這些股票貨源已入強者手中,是以沽壓不強。

到十一月將完之時,我藉着不懈的觀察,突然由「熊思想」醒悟過來,發現主流意見是看淡,以燈神為甚。大盤成交量極為低迷,扣除牛熊證成交,最低的那一天都不知有沒有三百億成交。而壞消息繼續充斥也沒有跌下去,反而對好消息反應不錯。在11月28日我的文章這樣寫:近 幾個交易日,成交萎縮至極低水平(撇除牛熊證成交,實在低得要命),個別股票開始很超賣。燈神們開始抱看淡觀點,甚至認錯,兼展望2012年為困難之年; 我的看法是:成交極低迷 + 個別股票很超賣 + 下跌幅度開始到位 + 市場對好消息有反應 + 燈神們看淡,以搏反彈而論,這個組合構成一定的值搏率。並開始較大手買進股票,主要是選優質而估值低廉兼且流通性佳的類別。


十一月三十日收市後,中國人民銀行宣佈調降存款準備金率、全球央行開始針對銀行之間的流動性作出救市行動、歐盟亦開始意識到歐債危機深化的影響,希望十二月會是一個為大家帶來回報大漲的豐收之月吧。

十一月 回顧 CUP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594

派貨問題 CUP

http://nodeadcow.blogspot.com/2011/11/blog-post_30.html

今天恒指下跌266點,國指跌205點(2.11%),成交增至779億。股票升:跌數量大約為1:3.3。今天MSCI指數換馬,換的股票數量也不少,再加上建行配股,對成交量影響力不少。滬深300指數大跌3.3%,成交略增,直指十月低位。商品方面,銀價銅價領跌。

主要消息包括:中國人民銀行有官員表示,國家經濟轉型要靠財政政策,而不是放鬆銀根(這觸發內地股市大舉拋售);標普降低多間美國大銀行評級(包括美銀美 林、高盛、花旗、摩根士丹利);標普調降滙豐評級、調升中國銀行和建設銀行評級(由A-升到A);其他國家的經濟數據包括日本的十一月工業生產升幅超預 期、澳洲的資本開支水平上升、美國十月成屋銷售由九月跌4.6%轉為升2%;歐盟財長對加大 EFSF 達成了期識,但加幾多和如何加並不清楚。

個人操作方面,放棄高追突破「強勢」股票,繼續買進估值便宜而走勢較穩的股票;早上$2.35買進中國中鐵(0390.hk),其他股票繼續持有。

看到了留言版的留言,我在此一氣過回應吧。

首先,由於指數換馬的關係,走勢和成交量會有短期扭曲的情況;亦因為如此,這也造就技術走勢的陷阱。所以,指數換馬換什麼是要知道的,否則中了伏也懵然不 知。而今年特別強勢的消費股,我認為下一年繼續保持強勢的機會不高,當中好些股票估值亦非便宜,所以對此類別並不特別喜好。

至於派貨與否,現在才談派貨有些遲。我相信十月底十一月初的時間,不少基金都應該已派到夠甚至已提早收爐;若現在大手派,肯定守不住萬七點。另外,為何今日滬深股市很恐怖,港股不順水推舟的衝下去呢?個別股票沒有普遍暴跌,尾市也有抽升的現象。我也沒答案,繼續觀察。

個別股票的操作方面,跟買行為我一直都是不鼓勵的,理解論者背後的原因和操作的理據才是重要。新買那四檔股票是同時審慎考慮過價值、技術因素等原因而去 做,希望大家留意。止損位應該在買之前已經想清楚,而不是買進後才考慮。雖然可能是抽水,不過也要答一答,例如恒隆地產,在$23左右買進的話,若參考上 週低位以及十月跌浪的底部,止損位是十分明確,亳不含糊。

----------

派貨 問題 CUP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595

理解中美贸易摩擦

http://magazine.caixin.cn/2011-11-26/100331647.html

  不仅在劳动密集型产业,在新能源等新兴产业,经贸摩擦也在增多

财新《新世纪》 记者 于海荣

  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十年间,在争端解决机制框架下,中国成为被告的23起案件中,美国参与发起的有12起;中国作为原告发起的8起案件中,矛头对准美国的有6起。

  更多的摩擦并未诉诸WTO争端解决机制。中国商务部的统计显示,截至2011年5月,美国正在实施的对华贸易救济措施有112项;还有为数不少的案件,正在美国商务部和国际贸易委员会的调查之中。

  在金融危机后,美国失业率居高不下,中美之间进入了贸易摩擦集中爆发期,三年间诉诸WTO争端解决机制的案件数与中国“入世”前七年的总和相 当。美国发起调查的种类从最常见的反倾销不断增加,反补贴、“双反”(反倾销、反补贴)、301调查、307调查等越来越多,案件规模也越来越大,像轮胎 特保案、油井管“双反”案,单起涉案金额都在20亿美元左右。

  秋季是中美贸易摩擦的高发期,这是由美国的政治周期决定的:每年9月的劳动节和美国国会复会都会成为劳工组织活动的“频繁期”。2009年9 月,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轮胎特保案,中国回之以肉鸡和汽车“双反”调查;2010年9月,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一项将汇率与贸易问题挂钩的法案,而中方也按 国内程序,在此前后公布了肉鸡和汽车“双反”调查结果;今年10月,美国参议院也通过了类似的法案,虽然这一法案还未能最终成为立法,但足以转移压力,同 时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还向WTO提起申请,要求就中国对美肉鸡实行的“双反”措施,启动争端解决机制。

  随着奥巴马“出口倍增计划”和支持新兴产业的提出,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的领域也在发生变化:不仅在中国具有传统优势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摩擦频发,在新能源等新兴产业,摩擦也开始增多。

  2010年10月15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决定启动对华清洁能源有关政策和措施的301调查。一年后的2011年11月8日,301调查尚未结束,美国商务部又正式对中国输美太阳能电池(板)发起“双反”调查。

  一直以来,中国对美国的巨额贸易顺差是双边摩擦的重要导火索。对顺差的产生缘由,双方各执一词。美方倾向于这是人民币汇率低估造成的,并借此频 频施压人民币汇率;中方则援引近年来人民币升值过程中,贸易顺差并未减少来反击,并指出中国与九成以上贸易伙伴的贸易基本平衡,惟独美国,顺差不断增加, 直指美国的经济结构和对华高科技出口限制是对美贸易顺差的主因。

  货物贸易之外,中美经贸更重要的关注是在对方的政策环境上。每次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S&ED)和中美商贸联委会(JCCT)上,中国的投资环境、知识产权保护、市场准入、政府采购、自主创新政策都是美国关注的焦点。

  正是在美国及其他国家的敦促下,中国发起为期半年的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专项行动,并修改政府采购与自主创新挂钩的政策。

  对中国来讲,最有希望看到的改变当属“双反”调查程序的改变。此前WTO上诉机构曾做出裁决,认为美国对非市场经济地位国家,同时采取反倾销和反补贴措施,可能存在“双重救济”,要求修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596

“中国无需邀请”

http://magazine.caixin.cn/2011-11-26/100331648_all.html

 荣·柯克(Ron Kirk)并不为许多中国人所知,但他实际上是美国政府对外贸易政策领域最重要的决策者之一。

  美国政府管理经商贸易的职能分为三部分:商务部负责制定内外贸易政策,监督和管理日常经济贸易活动;国际贸易委员会(ITC)作为半司法机构, 受理美国国内企业发起的对进口商品可能存在的倾销和补贴行为的起诉,展开独立调查,得出结论和救济措施建议,供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和总统参 考;USTR负责制定和协调美国对外贸易、商品和直接投资政策,并主持与他国的贸易谈判。

  柯克作为美国贸易代表,是USTR的最高首脑,也是美国总统的首席贸易顾问、谈判代表和贸易事务发言人。

  11月20日至21日,第22届中美商贸联委会(JCCT)会议在中国成都举行,这是柯克第三次率领美国代表团参加。此前一天,他在北京接受了《新世纪》的专访。

  任职近三年,柯克给人的印象是对华贸易的“鹰派”立场。财新《新世纪》记者与他的首次接触,恰逢奥巴马政府执政后中美贸易争端的第一次爆发——输美轮胎特保措施案。

  2009年9月11日,奥巴马签署了行政命令,对中国输美低端轮胎连续三年分别征收35%、30%和25%的附加关税。这意味着每年18亿美元的中国输美无品牌代工轮胎基本上被“封杀”。

  USTR已在此前的6月就中国限制出口9种原材料向世界贸易组织(WTO)争端解决机制提出磋商要求,但特保案因无需WTO仲裁、美国可直接实施救济措施,而在当时引起更多关注。

  在美国华盛顿特区的USTR办公楼内,柯克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事实上,2004年至2008年间,中国输美轮胎增长了3倍,美国进口轮胎总量却未见显著增长。中国产品挤占的是菲律宾等其他亚洲国家在美国的市场份额。

  财新《新世纪》记者当时提出问题:把中国轮胎阻挡在国门之外,而美国本土企业早已退出低端无品牌备用轮胎市场的状况下,这如何有利于美国本土就业?

  柯克的回答生硬而简短:“这里讨论的是中国企业是否违反国际规则,而我们的出发点是美国就业。”

  当时,这一最初由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USW)提出的起诉,被不少美国学者描述为“政治因素明显超过经济考虑”。不过,中国提请WTO仲裁之后,WTO调查结果基本与美方看法一致。

  自此,USTR在多个贸易领域对中国的做法提出质疑,包括电工钢制品、电子支付服务、印刷出版物和音像制品、风电设备等。柯克在位不到三年,美 国将中国作为被告诉诸WTO争端解决机制的案件有8起,占美国对中国发起总数的三分之二。而中国“入世”十年以来,成为全球任何控方的被告案件总数只有 23个。

  此外,柯克还在WTO提出,要求中国向WTO详尽解释互联网领域的限制性措施,列出200项中国未向WTO汇报的补贴措施,并在多个场合批评中国保护知识产权的力度不够及强迫外资企业“技术换市场”的做法。

  但在19日的采访中,也许是中国的“主场优势”,抑或是已在贸易代表的职位上久经历练,讲台之下的柯克和蔼从容。面对摄像机,他还对记者开起玩笑:“你的领带比我的好看,换换怎么样?”

  这就是柯克:美国对外政策的“急先锋”、美国历史上的第一位黑人贸易代表、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市第一位黑人市长。

  现年57岁的柯克,出生和成长于得州奥斯丁市的一个黑人社区,直至获得博士学位的全部教育,也都在得州完成。毕业后他曾从事律师职业,后服务于得州立法机构。

  1994年,他成为州长理查德(Ann Richard)的州务卿。前总统小布什,正是后来击败理查德而担任州长的。柯克在1995年当选达拉斯市市长。任职期间,他提出“达拉斯计划”,以总额 2.5亿美元的一揽子基础设施建设闻名。1999年争取连任时,新的道路、体育场和绿地纷纷完工,被称为“达拉斯公司队长”的柯克,获得了74%的支持率 而成功连任。

  2002年竞选联邦参议员失败后,柯克回归律师行业,而后成为能源说客。2009年初,他被奥巴马提名为美国第16任贸易代表,在3月获得参议院投票通过后宣誓就职。

  面对的不再是美国工会或企业家,柯克在采访中放松很多,却也锐气不减。他直言,USTR的工作就是促进美国经济增长、美国就业,只不过这完全可以在互利的基础上实现。

  采访是在JCCT会议召开之前,就美国对中国知识产权领域,他表示:“中国已经对我们的一些担忧做出回应,但过去这主要体现为六个月‘运动式’ 的措施。而我们希望有长期、可持续的行动,来解决被不少美国企业认为的(这样一个问题)——盗版和偷窃仍处在一个不可接受的程度。”

  三天后JCCT会议结束,USTR在声明中称,本次会谈的重要成果之一,是中国将2010年的“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专项行动”惯常化,建立由王岐山副总理领导的一个永久机制,并继续推动软件立法,省级和地方政府规章分别在2012年和2013年完成。

  在11月13日结束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峰会上,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成为热门话题。美国希望在2012年年底 前,九个正在磋商的国家能够签署“下一代贸易协定”。而目前讨论中的内容,包括经济立法、经济透明度、反贪污、金融改革、知识产权保护等一系列要求。美国 还提议,要求国有企业在采购与出售商品和服务时以商业方式进行,在重要的国家项目上不能歧视他国企业,并限制政府补贴和信贷支持。

  “我做市长时经常来中国,那时候‘鸟巢’和水立方还是工地。这里发生的一切让人目不暇接。”采访结束后,柯克说,“不知道奥运会之后,‘鸟巢’和水立方有没有被充分利用?”

开放是双向的

应使别的国家获得与你进入他们市场相同的机会

  财新《新世纪》:你率领美国代表联合主持JCCT已经好几届了。你如何评价JCCT过去的成果?

  柯克:今年和以前每一次JCCT的焦点,都在于认识到这样一个现实:任何不断成熟的双边关系,比如美国与中国之间,最终都会有分歧。重要的不是分歧本身,而是如何解决分歧。JCCT是一个非常好的用来管理这一关系的工具。

  中国开始由严重依赖出口向内需驱动型的增长模式转变,更有力地保护知识产权,不仅对美国企业,更对中国自身的创新行业发展有利。重要的是,政策要在非歧视性的基础上实施。只有这样,中国才能充分利用世界上最好的创新和设计,无论是制成品还是服务。

  我们还希望看到,想在中国投资的美国企业,能够获得更多的市场准入机会,就像中国投资者基本上可以无限制地进入我们的市场一样。

  看起来总是中国在回应美国提出的各种要求,但需要说清楚,美国是非常开放的,是世界上最为开放和有活力的经济体之一。对中国企业来说,进入美国市场——包括投资和出口的障碍是非常少的,但这被双方的贸易不平衡掩盖了。

  中国加入全球贸易体系毕竟只有十年。一方面,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中美之间的贸易增长对两国经济的贡献都是非凡的;另一方面,很多美国企业相 信,中国有这样一个不同寻常的目标——仍需要把上亿人从农村转移到城市中去,在那里给他们提供工作机会。因此,中美之间的经济贸易关系仍然大有作为。

  财新《新世纪》:今年是中国“入世”十周年。如你所说,十年并不太长,但中国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这当中,你印象最深刻的有哪些?中国还能在哪些领域做得更好?

  柯克:中国加入一个以规则为基础(rules-based)的全球贸易体系已有十年,这十年中国从国际贸易体系中获益超过了任何一个国家。

  这是有益的,我们应当庆祝。因为,为了使中国能够从一个事实上封闭的、国家控制和管理的经济转变为世界经济体系中的一员,需要向本国消费者证明,融入世界的过程是对他们有益的。中国做到了这一点。

  现在,不仅来自美国,而且来自WTO所有成员,都有一种声音,认为中国在获得了非凡经济利益后,应承担责任,维护这个中国从中受益的国际体系,使它继续存在并发挥作用。

  中国发挥作用的办法,是确保这是一个“双行道”——你不能只把商品和服务卖出去,从其他市场那里索取,而不开放自己的市场。

  在JCCT、WTO、G20峰会等各个场合,都会听到这个说法。全世界都为中国的增长欢呼,但也希望中国能够继续前行。这意味着在管理经济时,不去刻意创造所谓的本国冠军队,不为中国的制造业和其他行业的企业提供不同于外资企业的激励机制。

  财新《新世纪》:这次危机爆发后,很多人在想,“政府干预经济活动,也许并没有那么坏?”如何才能继续使人们相信市场化和经济自由化?

  柯克:将过去十年中国取得的成就,与“入世”之前做个对比,好处显而易见,这个问题已经有了答案。

  每一个政府都要对自己的人民负责。只有当贸易的好处在民众个人的生活中显现出来的时候,民众才会支持自由贸易。如果没有全球贸易,现在中国人在家中是不可能享受到这些现代商品和服务的。

  问题是,你不能选择性遵守规则。国际贸易体系发挥作用的基础是,所有人遵守相同的规则。换句话说,你不能享受它的好处,却拒绝给予别的国家获得与你进入他们市场相同的机会,使本国的企业不用面对来自他国的竞争。

  如果做得正确,贸易自由化的真正赢家是中国的千家万户和企业。如果能使政府让路,无论是在服装、食品、技术、能源,还是供养家庭成员的工具、教育子女、创办和管理企业的过程中,越是把决策的权利放到消费者和企业手中,消费者和企业越是能够获益。

  因此,如果中国希望沿着正确的轨道行进,从中国的长期目标来看,美国是可以帮上忙的。美国所擅长的,正是在于有一套已经成熟的、有助于实现这些 目标的做法。所以,允许我们在医疗、教育、建筑服务、保险、技术等领域提供帮助,不会妨碍中国的增长,相反会有利于帮助中国继续扩大内需和培育中产阶级等 目标的实现。

  如果能够共同承担责任、分享机会,中国和美国都会实现增长。

理解正常化

如果WTO终裁美国对中国“双反”违规,美国会改革以遵守WTO规则

  财新《新世纪》:在过去几年,你代表美国多次把中国诉诸WTO贸易争端解决机制。做出这些决定的出发点是什么?

  柯克:贸易救济措施和争端解决机制,恰恰是健康、成熟的关系中所必然存在的现实。

  在不少贸易争端案件中,有人会说,“你们干嘛总是针对中国?”但事实上,我就任贸易代表的时候,与美国发生贸易争端最多的是欧盟,美欧之间的商贸关系是世界上最有“爆炸性的”。

  其实,中国在WTO中运用的救济措施,可能比任何一个其他成员国都多。这并不奇怪,因为救济措施本身就是WTO的工具,以确保贸易关系与各国对自己的消费者、本国居民所做出的承诺是相一致的。

  因此,不应把贸易争端、救济措施看成是负面的,而应看成现实、杠杆,是反对保护主义,确保在遵守规则和原则的情况下管理经济,兑现WTO承诺的一个途径。

  这些(贸易争端)与美国对建立活跃、强劲和积极的中美关系的决心没有任何冲突,也与我们对于美国工人和美国企业的责任——确保中国、欧洲、墨西哥、加拿大、韩国或任何一个国家遵守规则之间,不存在任何冲突。

  财新《新世纪》:在2010年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美国承诺会“加快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目前这一进展如何?

  柯克:首先,是否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主要部门是美国商务部;但我想说,惟一能够加快中国获得市场经济地位的是中国自身。

  这并非一个政治决定,有一套成熟的定义,一个国家要满足一系列标准,才能获得市场经济地位。换句话说,中国希望加快这一进程,那么就需要加快改 革一些商业政策和行为,以满足这些标准和要求。如果无法做到,就只能等到2016年了(按照中国“入世”协定,“入世”15年后将自动获得市场经济地位 ——编者)。

  财新《新世纪》:WTO上诉机构在3月做出了一个裁决,认为美国对非市场经济地位国家,同时采取反倾销和反补贴措施,有可能存在“双重救济”,美国的一些救济措施有失当之嫌。对此你有何看法?

  柯克:如果WTO如此认定——现在还不确定我们是否会就这一裁决再提起上诉,我想说明的是,美国对待自身作为WTO成员责任的态度是非常严肃的。如果最终裁决是我们的行为有违美国在WTO的责任,我们一定会改革以遵守规则。

  财新《新世纪》:我们知道,中国已经提交了申请加入政府采购协议的第三稿建议书,但公众并不知道细节。可否描述一下,这份新的计划书是否已经达到预期,或者仍距离尚远?

  柯克:当初我们给予中国永久正常关系待遇并支持中国加入WTO时,中国的经济活动中很大一部分都是由政府管理。中国在那时已经做出承诺,将会在十年内加入政府采购协议。

  因此,看到中国在这一领域的进展还不够快,我们确实有些失望。但另一方面,我们会通过JCCT和其他渠道的工作,希望中国不仅兑现当时的承诺,而且将政府采购覆盖到中央和地方政府,以及国有企业。

  财新《新世纪》:最近,你代表美国就中国和印度没有充分披露存在的补贴措施向WTO发起申诉,这主要出于哪些考虑,又会采取哪些措施?

  柯克:全球体系只有在每一个成员都遵守规则的时候才能正常运转并发挥作用。所有成员——再次强调,这不是针对中国或印度——都需要在WTO备案,告诉其他成员国本国有哪些补贴措施。这是为了确保透明度,使其他成员能够获知并判断这些补贴是不是WTO所允许的。

  不幸的是,中国和印度多年来并没有履行责任,没有将全部的补贴措施知会WTO。最终,美国行使了权利,至少向WTO汇报了所掌握的中国补贴措施的信息。这有利于WTO做出独立判断,看是遵守了WTO规则,还是中国在逃避责任,实施了有利于国内供应商而歧视外国的措施。

  我想下一步,中国有机会做出回应。目前来看,WTO成员会(对列出的200项补贴)逐一加以分析和判断。

解读TPP

TPP是一个自愿机制,无需邀请,只要自己想加入

  财新《新世纪》:各国都对本国的新能源领域提供了某种形式的政府支持,美国也有能源部的贷款担保;而2010年有美国工会和行业组织向ITC提出针对中国的指控。如何区分不同国家的这些支持?

  柯克:中国、美国、欧洲、日本都在思考怎样提供下一代的环境友好型的能源。美国欢迎这样的探索,并且认为不应该与中国或任何国家,在有关如何合法地为发展下一代绿色能源提供激励的问题上争吵。在刚结束的APEC峰会,我们达成一致,要降低环境产品和服务的关税。

  这些补贴有可能是非歧视性的,这是WTO许可的;但令人担忧的是,有一些补贴是违反公平和非歧视性原则的,必须杜绝这种补贴,确保支持性政策不是在创造所谓的本国冠军队 。

  绿色能源是新兴产业,但WTO条款、关税与贸易总协定其实有明确的规定,我们的重要角色就是要确保这些措施都是符合WTO规则的。

  财新《新世纪》:谈到APEC,美国现在正在积极推动跨太平洋合作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有无TPP,有无中国在内的TPP,会有怎样的区别?

  柯克:首先,TPP已经公开谈论、计划很久了,也并不是美国一厢情愿,而是通过APEC,其他成员也感兴趣。这将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工具,会有助于推进所有太平洋国家的贸易自由化。令人振奋的愿景是,凭借APEC之下的共同努力,总有一天我们会推出一个新的贸易协定。

  中国与最近表示出兴趣的日本一样,都可以来考察TPP,然后可能会说,“我们也想参加”。就像我们常说的,你不用被邀请,只要自己想加入。这是中国自己的决定。

  目前美国的立场是,就像奥巴马总统所说的——我个人认为这是对中国的高度评价:“我们要做的就是中国做过的,也就是增加储蓄。”

  过去15年,我们是全球最大的消费者。这很好,刺激了美国经济,还刺激了亚洲经济。但现在,全世界认识到美国经济需要平衡。讲得更直白,就是美 国要生产更多、销售更多到全世界去。与之相对的,是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所说的,中国经济不能完全由出口驱动,尤其是欧洲和其他国家经济正在显示出脆弱 性的时期,中国需要扩大来自内需的消费。

  当美国寻找扩大出口的机会时,作为一个太平洋国家,我们应当是一项贸易协定的一部分,这项贸易协定覆盖的是即将成为全球经济最为活跃的地区。要知道,APEC的21个成员代表了全球一半的人口,超过一半的GDP,超过一半的全球贸易。

  美国理应推动这样一项计划,因为它会帮助美国接触到这些新兴的消费者,使他们享受到“美国制造”的产品,并以此为美国国内创造就业。

  财新《新世纪》:TPP所计划的“下一代自贸协定”的目标很远大,讨论中的内容已经超越了现有WTO和其他区域贸易协定的标准。你怎样预计亚太自贸区的方向?这样一个区域贸易协定,又会对全球贸易体系产生何种影响?

  柯克:说的对,TPP不是静态而是动态的过程。一个世纪前,我们就在主要用海运的方式运送货物,从初级的大 宗商品,到工业制成品,到现在很多贸易对象是服务。现在,很多贸易壁垒已经不再是关税,而是非关税的障碍、规则、监管体系、国有经济,这些在四五十年前还 不普遍。我们认为,应当有能够体现今天的挑战、消除当今的贸易壁垒的协定,而非照搬20年前的。

  因此,我们才希望有最高标准、前瞻性的贸易协定,它将是一个能够应对新挑战的“活文件”(living document)。这是个合作机制,不会有任何国家被强制参与。

  另一方面,我们也会汲取WTO的经验,以推动多哈回合。在153个经济体、哪怕是21个经济体之间达成一致都是非常困难的。所以我们应该从一个“自愿联盟”(coalition of willingness)做起,迈出第一步。

  对于它与全球贸易体系的关系。有个形象的例子就是,很多人认为,如果不是美国启动了北美自由贸易区协定(NAFTA)谈判,而其他国家也开始 “自谋出路”,WTO乌拉圭回合有可能还要拖延。当时这些酝酿中的区域自贸协定,更像是对乌拉圭谈判的一个信号:“瞧,我们还是赶快采取行动吧。”

  因此,这有可能起到一种催化剂作用,将加快实现APEC成员国已经向往多年的,在亚太地区建立一个自贸协定的愿望。如果跨太平洋自贸区协定实现,相信它还会成为一个实验基地,此后能够把最好的经验带给多哈回合和其他多边协定中去。

  财新《新世纪》:美国、欧洲甚至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目前都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我们已经看到一些国家开始施行保护措施,防范本国就业遭到更大损害。这种情况下,如何避免一场贸易战?

  柯克:我们已经对保护主义的危害有足够了解,过去四年中的G20峰会上,各国领导人一致同意的首要原则就是反对保护主义。至少根据WTO的分析,我们在这一点上做得不错。

  但也应看到,当世界经济变得脆弱,特别是欧洲出现问题之后,不少政府还是开始“向内看”。这种情况下,我们最有把握做好的是,确保WTO是一个执法机构,让它有反对保护主义的强有力的声音。

  这是美国和中国发挥作用的时机,应当以行动来证明,我们坚持全球贸易原则,坚持开放性和透明度,依法办事,尊重知识产权,使用正确的方法为创新提供激励。

  美国和中国可以引领全球,发出一个强信号:在两国的利益基础上,美国帮助中国实现建立更有活力的内需驱动型经济,而这同时并不妨害美国转变作为 全球最大消费者的地位,减少消费、增加储蓄。这是一个特有的机会,美中真诚合作,不但会使我们两国更为富裕,还会实现全球的贸易平衡。

  财新《新世纪》记者于海荣、研究员Alex Storrie对此文亦有贡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597

民营企业家的问题

http://magazine.caixin.cn/2011-11-26/100331634.html

 中国某地方政府机关组织当地的民营中小企业老板前来美国考察。经朋友介绍,我在华盛顿加入他们的行程。这并非为了采访,而是我很有兴趣知道他们对美国的兴趣在哪里。

 

  说到考察,周游的成分更多,行程里并无太有实质意义的活动。其中有一个项目,是由前国会议员带领参观国会。我在途中和他们聊天,发现好多企业家 连国会和政府区别都不了解,暗想他们在国会的活动主要也就照相了。果然,国会正面、国会背面、走廊里、雕像前,哪怕厕所门口都不放过留影的机会;那位带领 大家参观、退休多年的众议员,更是成了模特,摆出各种造型供大家合影留念。

  在狭窄的过道上,一位做建筑材料的老板和我并排行走。在忙着照相之余,他抽空向我打听美国开厂是否方便。他的企业在国内规模尚小,行业又非高技 术或资本密集类。我惊讶地问他,为何有这个念头。他解释说,专门留意了参观的各个景点,觉得建筑材料都还不错,于是想在这边租个地方,名义上是厂,实际上 想把美国各种建筑材料搬来研究,然后发现合适的就把技术搞到手,回国模仿着做。“听说,美国现在挺在乎专利,你觉得这么搞行不?”他问。

  在一阵踊跃的拍照和喧哗之后,老议员带着一行人进入众议院的投票大厅,总统每年的国情咨文就是在此处发布。由于不准高声喧哗,大家干脆不说话 了,在厅里坐好。老议员开始认真介绍大厅、国会构成、基本立法程序以及三权分立体制,一一指出发布国情咨文时政府官员、法官以及军人的座位分布。

  然后,他问在座的中小企业老板们有什么问题。我心里暗自罪恶地想:不都忙着照相了么,能有什么问题?

  第一人问:你们美国官员的升迁是靠什么决定的?第二人问:你说美国两个党吵架,那谁来做仲裁呢?面对大是大非,你们还吵架吗?第三人问:你们国会议员是怎么选出来的?第四人问:你说法院和政府是分开的,那谁大点?

  同行的一位官员听着问题,小声对我说:你看,这些中小企业家们现在真是越来越关心自己的权利了,不能再继续问下去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598

资金回流美国

http://magazine.caixin.cn/2011-11-25/100331348.html

   从新兴市场撤资成为当前投资者的主流选择
财新《新世纪》 记者 沈乎 见习记者 尹娜

  过去几个月内,全球投资者已经作出选择:他们开始从新兴市场撤资,回到传统上被认为最安全的美国。

  2012年的情势也未见乐观。业内人士认为,回归欧洲市场为时尚早,美国市场可能成为资金避风港,而新兴市场的表现可能因为资金的撤离面临更剧烈的波动。因为市场变化频仍,在交易频率上,短线操作可能更具机会。

新兴市场:资金撤退

  央行11月21日发布数据显示,10月外汇占款余额初步数较9月末余额下降248.9亿元,这是近四年来外汇占款首次月度负增长。国泰君安宏观 分析师汪进研究报告称,扣除10月170亿美元顺差和83亿美元的FDI后,按外汇占款口径计算,10月“热钱”流出高达293亿美元,这是外汇占款下降 的主要原因,流出规模与2008年四季度及2010年二季度相当。

  “中国的问题非常大,‘热钱’突然少了200亿,出乎很多人的意料。2008年也出现过类似现象。汇率市场的表现反映出人民币贬值预期,这是很 长时间没有看到的情况,国际资金对中国未来三到六个月回报的期望已经大幅降低,而且这种惯性很可能会延续。”中金公司全球股票策略分析师洪灏说。

  这种情况不仅出现在中国,也出现在其他新兴市场国家。

  “新兴市场资本流出非常明显。如印尼和新加坡虽然率先降息,GDP增长超投资者预期,资本依然流出,香港也是一样。大量资本流入日本和美国,所以这两个国家的货币比较坚挺。”洪灏说。

  资金从新兴市场流出,缘于投资者对经济的预期并不乐观。

  在摩根士丹利亚太国家2012年经济展望中,亚太整体(日本除外)、东盟、澳大利亚、香港、韩国和台湾均为“谨慎”,印度更是“悲观”,仅有中国为“乐观”。

  许多新兴市场国家依然对出口有严重依赖,在全球危机中难以做到一枝独秀。

  “不论巴西、印度还是中国,共同特征是通胀已经降下来。为实现经济增长,新兴市场国家将会采取降息,偏宽松的宏观政策,未来新兴市场将获得更多的增长,可能在3%-4%之间。”对冲基金博茂集团(Permal Group)主席、行政总裁和首席投资策略师苏伟(Isaac R. Souede)说,“新兴市场国家的内部问题是可以解决的,主要是外部风险。它们需要担心的是欧洲和美国的客户。”

  “内需消化不了这么多。当下银行系统的负债能力小得多,也没有能力像2008年那样再来一轮刺激。因此股市和经济上,尤其在小的东南亚国家,波动都会非常剧烈,下降起来会比谁都快。”洪灏说。

  此外,一位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市场进一步下行,发达市场的许多基金正面临来自个人投资者的巨大赎回压力。

  “连一些资深基金管理人面临的赎回压力都非常大,基金经理被迫贱卖手中股票。这些基金一部分配置到新兴市场,遭遇赎回压力时,他们一般首先从新兴市场撤退。市场越跌,散户越赎回,越赎回越跌,恶性循环。”该人士说。

  “热钱”抽离将导致新兴市场资产价格更剧烈的波动。

  “如果资金没有了,市场会很恐怖,我们会跌得比谁都惨。”洪灏相当谨慎。“实际上,2011年除了资源富裕的俄罗斯,新兴市场的表现都很差。”

   摩根士丹利在策略报告中提出,亚洲主要的超配市场是韩国和中国,低配市场为台湾和印度。亚洲和全球新兴市场主要的超配行业为能源、资本产品(Capital Goods)、半导体、材料、汽车和地产。个股方面则推荐超大盘股和分红主题。

美国不是最糟

  11月21日,由于两党分歧,美国国会“超级委员会”宣布未能就减赤计划达成一致。若在未来一年没有新进展,美国国防支出和非强制性支出将从2013年开始自动削减一半。

  虽然市场此前对谈判失败的结果已有预期,但市场仍对此消息作出了负面反应,道指、纳指和标普500三大指数跌幅在2%左右。

  HIS全球观察机构首席经济学家达科(Gregory Daco)认为,明年有很大不确定性,美国将采取什么措施防止从2013年开始的自动削减支出和布什时代减税措施到期的负面影响,仍是未知数。

  消除分歧的路径未见明朗,但今年以来美国仍旧成为避险资金的首选。

  据彭博社报道,外国银行在联储的存款自2010年年底以来翻番,从3500亿美元增至7150亿美元,支持了美元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

  自今年8月5日标普将美国主权信用评级从AAA下调至AA+以来,美元反而升值7.2%,在发达国家货币中表现仅次于日元。

  “资本大量回流美国,欧洲出现美元短缺现象,尤其前段时间戛纳G20峰会谈崩的时候出现美元荒,这个现象与2008年雷曼倒闭后类似,虽然幅度没有那么大。”洪灏说。

  他认为,指标显示美国经济基本面的需求在急速减弱,欧美发达国家的衰退是资产负债表的衰退,公司和个人都在进行去杠杆化,惟一能抵消的是政府扩大开支。因此,减赤是错误时间点的错误决定。他预计2012年前两个季度美国经济可能出现低增长甚至负增长。

  市场对“超级委员会”谈判失败反应比较温和,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美国首席经济学家阿什沃斯(Paul Ashworth)表示,无论是“超级委员会”建议的方案,还是自动削减赤字,都不会在2013年之前发生,所以对近期经济前景的负面影响很小。市场短期内不用担心美国再次被降低信用评级,而且市场更担心欧洲。

  不太好,但不是最糟的——苏伟的观点可在一定程度上代表避险资金:美国的问题并非系统性问题,系统性风险在欧洲。即使“超级委员会”没有做出最好的决定,美国经济也只是维持这样一个增长速度,但跟欧洲相比仍要好得多。

  “相比欧洲和日本,美国仍是最强大的经济体,如果美国经济能够维持下去,美国大部分资产,尤其是能源方面,会有比较好的投资价值。”苏伟说。

  值得注意的是,博茂集团特别强调他们已经开始投资于非机构类抵押贷款证券(Non-agency MBS)。此前市场出于流动性担心,持有者找不到买家,美国信贷资产的价格下跌了30%-40%。“美国现在的信贷打包资产应该是比较合适投资的,美国经济已经度过了最糟糕的时候。”苏伟说。

远离欧洲

  市场普遍认为,欧洲的问题更加错综复杂,目前看不到解决路径。

  穆迪分析部门经济学家加伯(Ben Garber)接受财新《新世纪》采访时表示,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将会继续带来更大的市场风险,因为欧元区国家之间的协同,比美国财政预算辩论更加复杂。

  解决欧债危机尚需很长时间,苏伟认为,明年欧洲衰退不可避免。未来5-10年对欧洲市场投资都持谨慎态度。

  博茂集团在一年之前,即希腊债务危机浮现之初,便彻底远离欧洲资产。

  “欧洲当前的危机是系统性风险,如果欧洲进入衰退,有可能拖垮美国经济和中国经济,因此全球市场才会如此关注欧洲的危机。但是欧洲只有自己从危 机中走出来,没有其他人能帮得上忙。可以看到意大利、爱尔兰、葡萄牙和希腊等国已经采取紧缩的政策,但是除了采取紧缩政策,欧洲还需要改变自身结构,欧洲 要回到过去经济增长水平,还需时日。”他说。

  苏伟认为,解决欧洲危机的方法,首先是采取紧缩财政政策,此外还要采取促进经济增长的政策,否则很难从这场危机中全身而退。

  但欧元区国家能否实现有效的协同,市场对此尚持悲观态度。

  苏伟表示,“金融危机来临时必须快速行动,并保持过度谨慎。美国采取了强硬手段,但欧洲则采用渐进方式,当时看来是合适的,随着全球市场危机深 化,危机就会继续扩大。举例说,如果欧洲在18个月之前就采取强硬措施,希腊现在可能只会有两亿美元的债券有问题,但是因为政策的推延,使得风险蔓延到意 大利、法国等国的债券,现在投资者质疑欧洲除了德国之外的所有国家债券。”

  “之前有人问我怎么看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我认为只是够用,比没有要好一点。欧洲没有采取强硬手段的原因在于,做决定的17个国家, 每个国家的经历和思维都不一样,比如德国最怕通胀,因为当年曾因通胀痛苦不堪。欧洲国家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联盟,不然就会分崩离析。我认为欧洲的国家还是 要建立紧密的联盟,建立一致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现在面临共同危机,我认为联盟起来这样统一的政策是可行的。”苏伟说。

  “问题是他们时间不多了。意大利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接近7.5%。如果要团结起来解救其他国家的话,行动要快,但现在为止还没有看到很大决心,解体风险上升。欧元汇率非常坚挺,反应出市场仍心存侥幸。”洪灏说。

  洪灏认为,当前市场条件下,政策对市场的影响可能比经济基本面更大,一夜之间可能巨变,因此策略上不宜教条主义,要看事件驱动,寻找市场低点。

  但现在的确没有必要投资欧洲市场,他说,股票和债券虽然很便宜,但有可能进一步下跌。但他同时认为,事态恶化反而可能带来转机。从9月到10月,洪灏报告中的观点从“不够糟,所以不够好”转向“非常糟糕,或将转好”。

  “如果意大利国债将减记30%-40%,为什么要现在出手?资本重新注入时,必然冲淡现有股东权益。欧洲市场的40%-50%都是金融股,如果 金融股表现不好,大盘也很难提振。明年二四月份欧债展期高峰,上半年的风险会非常大,市场大跌,估值充分反应后,反而对长期投资者的介入是个机会。”洪灏 说。

  苏伟对投资欧洲的问题资产也有兴趣,但认为为时尚早。

  “我们也想投资欧洲一些危机之中下跌的资产,但现在还太早,关键是要看危机过后,现在处于危机之中,危机过后新兴市场国家的债券货币等都存在投资机会。”他说。

转向宏观策略投资

  虽然业绩有所下降,但表现依然优于大势。相对于业内其它面临赎回压力的基金,专门做基金中的基金(FOF)业务的博茂集团的资产规模同比上升了 10%,截至年中达到230亿美元左右。目前其投资者基础由40%的机构投资者(包括主权财富基金)和60%的高净值客户构成。

  苏伟对财新《新世纪》记者强调全球宏观策略投资的重要性。

  “我们目前采用四种投资模式:宏观策略、固定收益对冲、股票长短仓和事件导向。排除近三个月的表现,整个对冲基金行业中,宏观策略对冲基金表现 最优,事件导向策略表现还可以。这样的市场条件下最好是做宏观策略投资。过去90天内,我们增加了宏观策略投资的比重,因为宏观策略投资在这样一个市场下 更可以帮助我们看清市场走势并从中获利。”他说。

  “我们表现最好的是宏观策略基金,最困难的是与新兴市场有关的投资,不管怎么去防范风险,还是会有所下跌。比如中国策略基金,过去12个月我们下跌了7%,但整个市场跌幅近20%。”

  博茂在2010年3月成立中国基金,与五个基金经理合作。

  “在新兴市场投资方面我们更有方向性,除了中国之外的新兴市场国家,我们更多做固定收益投资,例如巴西债券和土耳其债券。我们在这些国家增加了 投资,因为这里的市场的确很有吸引力。6个月、12个月或18个月,只要这些国家实现经济‘软着陆’,资产价格都会回升。我认为中国是最有可能‘软着陆’ 的,因为中国政府的政策强硬,很早对市场就做出反应,我希望在中国有更多的投资。”

  苏伟认为,保持高度的流动性也是重要原则。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博茂在与基金合作时采取专户的做法。此外,“我们只投资很有流动性的产品,如可转 债套利、房地产相关领域和PE我们是不做的。只有一个市场例外,就是巴西。因为当时进入的时候,巴西可以投资的上市公司非常少,所以只能通过PE的方式进 行投资。”

資金 回流 美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599

美国商务部新掌门

http://magazine.caixin.cn/2011-11-26/100331656.html

  “低调”“商人”是外界为美国商务部新掌门约翰·布赖森(John Bryson)最常贴的标签。这位履新刚满月的部长浸淫商界逾20年,几乎没有政治经验,以新身份出席公共场合时总是一头有型的银发,举手投足仍有商业领袖的气质。

 

  布赖森的履历,是环保主义者与企业家的结合。他早年投身环保事业,创立了日后号称“美国最有势力的环保组织”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NRDC)。后投身企业界,在加州能源企业爱迪生国际公司(Edison International)担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18年。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提名布赖森时说,相信他会成为经济团队的重要一员。奥巴马称布赖森是“多元能源的热烈倡导者”,认为他在环境保护以及支持开发清洁能源技术方面的经验将对新职位大有裨益。

 

  在提名中,奥巴马还明确了商务部未来两大工作重点:第一,帮助政府完成出口倍增计划,即在2014年前实现出口较2010年翻番,创造200万 个工作机会,为美国企业争取、扩大海外市场利益;第二,提倡清洁能源,减少美国对外国石油的依赖,鼓励新行业与新工作在美国生根发芽。

  这对于布赖森来说并非是不可能的任务。首先,美国出口势头良好。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9月美国出口额达180.4亿美元,同比增长16%,高 于出口倍增计划要求的年增长率15%。其次,布赖森在企业界以提倡能效和清洁技术著称,契合奥巴马力推清洁能源技术产业的政策。

  布赖森自然不会忽视中国市场对美国出口的重要作用。他在APEC峰会期间曾表示,亚太地区快速增长将弥补欧债危机对美国出口的影响。

  11月18日至22日,布赖森上任满月即到访中国,连同贸易代表柯克和农业部长维尔萨克组成美方“三驾马车”参加中美商贸联委会,签署涉及知识 产权、高技术贸易、能源及企业合作对接等多份经贸合作文件。他表示,美国在贸易上非常开放,中国并不十分开放。“我们将寻找更加平衡的途径。”

  自奥巴马2010年初公布出口倍增计划以来,出口在美国经济复苏中发挥重要作用。

  根据美国商务部数据,中国是美国商品进口的最大供应商,美国商品出口的第三大市场。

  2010年美国出口较2009年增长17%,其中对华出口增长32%。2010年美国对中国出口的货物总额为920亿美元,比2000年增长了468%;与中国服务贸易总额为310亿美元,其中美国服务出口210亿美元,进口100亿美元。

  这些数字能否刷新,怎样刷新,外界对新官上任的布赖森拭目以待。

示好商界

  从5月31日获奥巴马提名,到10月20日国会投票确认,21日宣誓就职,美国政界对布赖森的任命褒贬不一。缺乏政治经验,更让他一度成为两党 政客们攻击的对象。有分析指出,任命布赖森只是奥巴马政府向美国商界作的姿态,旨在修补与企业界的关系,获得大公司的支持,为2012年大选铺路。

  与商界的罅隙,让奥巴马尝到了苦头。2010年中期选举共和党获胜,其中原因之一是不少曾支持民主党的大银行家、大企业转而投靠共和党。奥巴马在选举失利后不得不承认,未能争取商界足够支持。

  连任心切的奥巴马,自今年初起做出倾向性调整,频频向商界示好:提名前摩根大通高管、克林顿时期商务部长戴利(William M. Daley)为白宫办公厅主任,开启商界的“白宫直通车”;提名通用电气首席执行官伊梅尔特为总统就业与竞争力委员会主席。

  为前任商务部长骆家辉挑选继任者,又成为奥巴马示好的新动作。在甄选之初白宫就有消息称,新部长将来自企业界;后来有传闻称,谷歌董事长施密特(Eric Schmidt)为热门人选。

  抛开奥巴马的连任考量,由商界高管出任商务部长一职在美国历史上屡见不鲜。小布什政府时期的商务部长古铁雷斯(Carlos Miguel Gutierrez)曾是食品巨头家乐氏(Kellogg Company)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小布什的另一位商务部长埃文斯(Donald Louis Evans)曾是丹佛能源企业Tom Brown Inc.的首席执行官。老布什时期的商务部长富兰克林(Barbara Franklin)也曾自创咨询公司出任高管。

人生转折

  布赖森的教育背景是典型的精英式教育。他生于1943年7月,22岁毕业于斯坦福大学,27岁获耶鲁大学法学博士学位。从耶鲁毕业后,布赖森建立了NRDC,旨在保护“地球上所有的人类、动植物和万物依赖的生态系统”。

  “在毕业后的至少五年时间内,他大概是法学院的同届毕业生里赚得最少的。”曾在NRDC担任能源项目主任的卡凡那(Rick Cavanagh)告诉媒体。

  近40年后,NRDC目前已拥有超过130万会员,聚集了300多名律师、科学家以及政策顾问,被《纽约时报》称为“全美最有势力的环保组织之一”,《华尔街日报》则评论其为“全美效率最高的环境政策游说团体”。

  1990年,在环保界已颇具声望的布赖森转战私营业,出任爱迪生国际公司总裁、首席执行官,直至2008年退休。该公司总部位于加州,主营电力设施,旗下子公司包括在美国举足轻重的电企南加利福尼亚爱迪生公司(SCE)。

  从环保主义者到能源企业高管,布赖森成了在两个利益完全不同的阵营之间走钢索的人,也经历了转型的阵痛。环保界指责他对华尔街资本家投怀送抱,说他是背弃信仰的“叛徒”;企业界也不看好他,怀疑一个曾在较为激进的环保组织里常年供职的人能否在商机来临时做出准确判断。

  在爱迪生供职期间,布赖森鼓励高效利用能源并形成奖励机制。他认为,电力企业的收入不应当与用电量直接挂钩,而应鼓励节能,政府则要在政策层面给对节能做出贡献的电力企业以补偿。用他的老同事的话来讲,在布赖森所作的许多决策中,都能看到一个环保主义者的影子。

  2000年起,加州爆发电力危机,布赖森一方面频繁出镜,呼吁民众节电,一方面要周旋与政府和竞争对手之间。爱迪生国际公司2000年全年净损 失达19亿美元,子公司SCE更是一度濒于破产。虽然外界对这样的不佳表现有多少是受加州电改政策影响,有多少是由于布赖森管理乏力、应对不善说法不一, 布赖森的确走了回麦城,也被《福布斯》杂志评为2001年度全美“性价比最差”的高管之一。

  “虽然作为商人,他的每一项决策并不是都得人心,但是作为一家能源公司的领导者,他至少致力于推动政府能源政策改革,并以各种方式鼓励节能项目。”老同事这么评价他。

  从爱迪生国际退休后,布赖森在波音和迪士尼等企业担任董事,并继续推广清洁能源。他是名为“亮源能源”(BrightSource Energy)的太阳能热电装置开发公司董事会主席,该公司去年2月获美国能源部13.7亿美元担保贷款,今年4月又获谷歌公司1.68亿美元投资,用于 在加州沙漠建造太阳能发电厂。

  约翰•布赖森(John Bryson)

  美国商务部长。1943 年7月出生,斯坦福大学学士,耶鲁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早年投身环保事业,1990年起任加州能源企业爱迪生国际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2008年退休 后任包括波音公司、迪士尼集团等大企业董事会成员,私募股权基金巨头KKR集团高级顾问。他是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NRDC)创始人之一,联合国能源 与气候变化咨询小组成员。2011年5月31日,由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名商务部长,10月21日宣誓就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600

动车事故调查难收场

http://magazine.caixin.cn/2011-11-25/100331363_all.html

 2011年11月21日,“7·23”温州动车事故调查逼近120天的法定公布时限。 国务院事故调查专家组副组长王梦恕的一番讲话,使得围绕动车事故报告的风波又起。虽然王很快改口,称自己因工作繁忙不掌握全面情况,所发表观点仅代表个人 看法,但在铁路系统,风波并未就此平息。

  王梦恕11月20日在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透露,专家组负责的技术层面的事故调查报告已于9月底完成并递交,“经过调查和实验,动车信号技术 和设备可以说没有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人员和管理的问题”。他还表示,“那么好的设备交给他们(当地管理部门)没有好好管理和使用,造成设备坏掉了。设备坏 了之后,人工操作也出现问题。同样设备在别的地方也在使用,都没有出现故障。”

  报道发表后,不仅舆论哗然,甬台温线负责相关设备维护的电务部门也因为王将责任指向“当地管理部门”而震动。

  国务院2007年颁布的493号令《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规定,重大事故调查报告应在120天内公布,现在距离事故发生的7月23 日已四月有余,调查报告仍未对外公开。而参与调查的相关人士关于事故原因的说法却一变再变,且屡遭铁路员工质疑,这令外界对于调查组的权威性和公信力发生 了怀疑。

  据财新《新世纪》了解,在“7·23”事故之后的7月26日,铁道部已召开紧急会议,要求和温州南站使用同类型列车自动控制设备的58个车站和14个中继站,进行临时过渡性的技术方案改造。

  “如果没有问题,事发后上面为什么要对信号设备紧急整改?”这是相关电务人员提出的疑问。而公众的疑问则在于,从各方还原的事故过程来看,这显然是一起原因复杂的事故,已经暴露出来的既有信号系统设计问题,也有铁路内部管理问题。

  对于事故的调查原本应立足于如何还原事实,查明细节和真相,尽最大可能消除事故隐患,最大程度地保护乘客安全。但从调查组这几个月来的种种表态来看,显然一直纠结于由谁来承担主要罪责造成的影响最小。

  据接近调查组的人士透露,各方面考虑的因素包括,是否会影响高铁的出口,到底哪些人的仕途会因此受到影响等等,似乎一说管理责任就要由铁路现任领导班子负责;一说信号问题,则是已经落马的前任铁道部长刘志军的责任。这些考虑已远远偏离事故调查的初衷。

信号系统“丢车”为哪般

  对于王梦恕甬台温线“信号技术和设备不存在问题”的说法,上海铁路局电务系统表示不满。“信号设备肯定存在问题,首先它的设计就不符合故障导向安全的原则。”一位接近上海铁路局电务处的人士在接受财新《新世纪》记者采访时表示。

  财新《新世纪》记者之前采访获悉,7月23日当晚,温州南站列控中心采集板的驱动电源保险丝因雷击损坏后,采集板逻辑单元仍在传输信息,而传输 的数据信息未能及时更新;由于温州南站列控中心的软件设计存在问题,未能识别问题,造成列控中心向调度集中系统(CTC系统)传输的信息并非轨道行车实时 信息,CTC系统出现“丢车”现象。

  在上述接近上海铁路局的人士看来,雷击造成驱动电源保险丝损坏是偶然现象,“但如果信号系统设计真的做到了故障导向安全,保险丝被打断后,列车 只要开进一个闭塞区间,防护该区间的信号灯就应该显示为红色,信号系统就会发出限速或刹车命令,自动导向安全。但目前信号系统并没有这个机制,使得保险丝 熔断后区间信号灯仍显示为绿色,所以从技术上讲不能说信号系统没有问题。”

  铁道部原本已承认信号系统存在问题。7月28日国务院温州动车事故调查组在温州举行的第一次全体会议上,上海铁路局局长安路生表 示,“7·23”动车事故是由于温州南站信号设备在设计上存在严重缺陷,遭雷击发生故障后,导致本应显示为红灯的区间信号机错误显示为绿灯。安路生还透 露,存在设计缺陷的信号设备由北京一家研究设计院(即北京通号院)设计。

  同一天,通号院在其网站上发布《致“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死伤者及家属的道歉信》,表示将“迅速做好整改工作……敢于承担责任,接受应得的惩罚”。

  实际上,7月26日下午3点,铁道部已召开紧急电视电话会议,要求和温州南站使用同一类型列控设备的58个车站和14个中继站,就动车事故暴露出的设备技术隐患进行临时过渡技术方案改造。改造范围覆盖合武(合肥至武汉)、甬台温、广珠等客运专线。

  铁道部于当天下发了第1141号电务调度命令,要求7月26日合武、甬台温、温福、海南东环线的动车组在开行前,必须在CTC中心、各个车站安排电务人员盯控,检查核对列控中心采集驱动单元电源指示灯状态,列控、联锁系统信号及显示状态是否一致。

  通知称,“如果发现列控中心驱动采集单元电源指示灯灭灯,或相关显示不一致,应立即停用信号设备,并报CTC中心电务值班人员、路局电务处、部电务调度。”

  据前述消息人士透露,7月26日晚,按照铁道部的部署,负责管辖上述线路的地方路局连夜进行了临时技术方案改造。“整改办法是在列控中心采集板 上另加一个电路,如果驱动采集单元的保险丝断了,新加的电路就会把整个采集板的全部电源切断,这样采集板不能继续传送信息,区间信号灯会显示为红色,但这 只是一个临时措施。”

  在他看来,高铁以每小时300公里左右的高速行进,依靠人工调度很容易发生问题,因此行车安全主要要靠列车自动控制系统来控制。列控设备作为动 车信号系统的核心系统之一,连最关键的故障导向安全原则都没有达到。“如果在设计时没考虑到雷击问题,雷击之后还发送错误信号,这是很清楚的设计缺陷问 题;如果没有问题,事发之后上面为什么要对信号设备紧急整改呢?就像一辆汽车,不管价格多么昂贵,多么豪华,即便是黄金打造,但刹车系统不行,能说这辆车 是合格的吗?”

信号故障不止温州南

  财新《新世纪》记者在铁路系统内部采访中还获悉,在临时技术整改后,“7·23”事故中使用的LKD2-T1型列控中心仍然发生了两次重大故障,因此,王梦恕称“同样的设备在别的地方使用都没有出现故障”并不属实。

  8月18日,D3112次和D3220次列车司机反映,甬台温鳌江站内应答器向列车传递限速信息时发生限速信息丢失现象。后经通号院排查发现, 列控限速命令功能存在严重缺陷。“比如说线路某区段限速每小时125公里,一辆列车驶入这一区段后就会收到一个限速信息,要求速度不能超过每小时125公 里。如果有后车接近这个区段,调度会给后车也发出一个限速信息,这时就发现发给前车的限速信息在传递过程中丢失,前车收不到限速信息有可能超速运行,严重 的话比如在弯度较大的地区会造成当年胶济线火车出轨那样的事故。”上述接近上海铁路局的人士称。

  据他透露,存在限速信息丢失问题的列控设备集中于合武、甬台温和温福三条客运专线。故障发生之后,通号院于8月20日向上海、南昌和武汉铁路局发送关于上述列控设备故障问题的说明函,并提出了临时应急措施。

  “现在有关设备已经停用,靠人为限速行车,比如一条线路某一段限速多少,行车之前给列车司机发一个单子,司机按照上面标明的限速信息行车,这个问题到目前并没有得到解决。”

  列控限速信息丢失问题尚未解决,10月1日鳌江车站列控设备再次出现“丢车”现象。“列控中心由不同单元组成,每个单元有四个保险丝”,而10 月1日鳌江站列控采集驱动单元接口板上的C202电容短路,造成采集驱动单元第三、第四根保险丝烧断(温州动车事故是第二根保险丝因雷击损坏),结果 CTC系统不能显示区间列车占用情况,再次“丢车”。

  “当时通号院的人也来了,查了整整五个多小时才发现是采集驱动电源工艺质量不过关,电流过大造成保险丝熔断,后来更换了电源。”上述人士称。

  在他看来,事故调查过程应公正客观,实事求是,“该是谁的责任就谁来承担,这么大的事故应该吸取教训。”

调查过程摆乌龙

  这是“7·23”事发后调查组第三次将主要原因指向电务部门。

  7月24日,温州动车事故第二天,铁道部即对外宣布,对上海铁路局局长龙京、党委书记李嘉和分管电务工作的副局长何胜利予以免职,原铁道部总调 度长安路生接任上海铁路局局长。四天后,安路生在国务院温州动车事故调查组第一次全体会议上指出,温州电务值班人员没有意识到可能的错误显示,未按有关规 定处理,没能防止事故发生。

  一个月后,8月25日,国家安监总局总工程师兼新闻发言人黄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再次突出电务责任:“从发生故障到列车追尾,责任部门没有采取防 范措施,违规操作,并且上海铁路局全路调度图没有发现故障信号,屏幕没有显示故障。这说明信号系统有问题,但温州南站电务值班人员未按有关规定及时汇报, 未进行故障处理,没能有效防止事故发生。”

  黄毅的讲话引起温州南站电务车间员工的激烈反弹。8月26日晚,温州南站电务车间全体员工通过铁路办公网络向全路所有电务段发表公开信,指责黄毅的讲话“与事实不符,混淆职责,有失公正”(详见本刊2011年第38期“难产的‘7·23’事故报告”)。

  温州南站电务车间的公开信在铁路系统内部引起很大震动,铁道部连夜召开会议布置稳定事宜;8月31日,上海铁路局一副局长前往温州南站进行安全 工作检查,安抚温州南站电务员工,承诺对事故原因进行公开公正的调查。事发之后一直被带走协助调查的温州南站两名电务值班人员也被释放,温州南站电务员工 情绪得到控制。

  在电务员工激烈反驳之后,事故原因调查的指向开始转向铁路行车部门。

  财新《新世纪》记者获悉,9月6日,负责管辖温州南站车务部门的宁波车务段领导约谈温州南站“7·23”事发当日车站值班人员,要求车站值班人员承担责任。“谈话从当日下午2点进行到次日凌晨1点,当天下午上海铁路局运输处处长也专程赶到宁波,加入劝说的队伍。”

  但温州南站车站人员认为,根据上海铁路局2010年下发的第156号文,“列车在区间停车,列车调度员应及时了解停车原因,并布置助理调度员或 车站值班员转告区间内其他列车”。而7月23日当晚,上海铁路局甬台温线调度员因区间信号灯显示红色,对D3115次列车发布按目视行车的调度命令,但未 对温州南站值班员进行任何布置,也未要求车站值班员通知区间内其他列车。

  同时根据156号文规定,遇到区间信号机故障时,应由列车调度员通知有关列车司机。当晚事故区间信号出现故障(区间出现红光带按区间信号故障处理)时,上海调度员并未通知D301次列车司机。

  温州南站车站人员同时认为,根据2009年铁道部发布的《车机联控作业规定》,列车在区间被迫停车时应由司机呼叫车站告之具体停车位置,车站在 接到列车在区间被迫停车的通知后通知呼叫后车,但7月23日当晚事发之前车站第一次联系上D3115列车时,D3115次列车司机仅表示,“机车信号一会 儿绿黄灯,一会儿白灯,并未告之车站其被迫停车的情况。”

  这只是温州南站方面的一面之辞。但无论如何,事发当日,在信号系统失灵之后,调度失控是事实,责任不可推卸,问题关键在于当晚上海调度中心、车站值班人员及司机之间到底是如何沟通的,沟通失误到底是谁的责任更大。

  根据当时的调度记录,7月23日当晚事故发生之前,温州南站和永嘉站先后三次专为非常站控,在此过程中,调度员、车站值班员和司机三方对列车所处位置沟通失误,最终在前车尚未通过故障区间时,后车已违规进入。调度方面的责任是显而易见的。

  据财新《新世纪》记者获悉,王梦恕讲话经媒体公开后,电务人员认为这是王代表调查组对外放风,铁道部则紧急和安监总局沟通。随即王梦恕11月21日公开改口,称自己不掌握全部情况,且“媒体报道内容与其个人看法并不一致”。

  争执又回到原点,而报告仍出台无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601

南非:“半空还是半满”?

http://magazine.caixin.cn/2011-11-25/100331361_all.html

  “当别人说这个杯子是半空的时候,我要说它是半满的,我对南非的未来也这样看。”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非国大)前总书记西里尔·拉马弗萨(Cyril Ramaphosa)指了指面前的水杯,以此作比他对南非经济前景的看法。

 

  59岁的拉马弗萨在南非家喻户晓。他成长在约翰内斯堡郊外的索维托,年轻时代是活跃的工人运动和反种族隔离斗争领袖。上世纪90年代初,他曾任 非国大总书记、南非制宪议会主席,负责南非独立后新宪法的起草工作。他曾一度被视为曼德拉之后南非总统的接任者,被曼德拉称为“新一代领导班子中最有能力 的一个”。在普通南非民众眼中,拉马弗萨是带领南非走向独立的元勋之一。

  财新《新世纪》与这位大人物的会面却是在约翰内斯堡一处安静的商务区,此时,他已脱身政界,成为南非最成功的商人之一。他创办的Shanduka集团,广泛投资于南非的能源、电信、房产和金融等领域。今年3月,他一举收购了南非145家麦当劳门店的经营权。

  “精力十足,永远处于工作状态。”拉马弗萨身边的朋友这样形容他。“他弃政从商是因为他相信发展经济才能给更多人带来实在的好处,比如创造就业机会。”但他并没有全部放弃政治,拉马弗萨现在依然是非国大全国执委,南非民众揣测,终有一日他会重返总统之位的角逐。

  “政治家与商人,两个身份我都很喜欢。”在接受财新《新世纪》记者专访时,拉马弗萨始终乐观。他对南非未来的信心,在于南非作为非洲区域经济领头羊不可替代的优势——健全的法律体系、庞大的内部市场,以及完善的金融和专业服务设施等。

  现实也有严峻一面。高失业率和贫富差距带来的社会不稳定,相对较高的用工成本以及普遍存在的腐败,制约着南非的发展,正如拉马弗萨所言,“我们本该做得更好。”对此,拉马弗萨提出了自己的对策:投资教育,打击腐败,改善产业监管政策以吸引外来投资。

  曾经十多次造访中国的拉马弗萨认为,正如中国在过去十几年间发生的巨大变化一样,如今的非洲也即将抓住飞速发展的契机,而中国人的劳动精神和发展模式是值得南非借鉴的。

  “你知道我最欣赏的是谁?是永乐大帝,他的外交政策和开创精神。我想以后拍一部关于他的电影。”拉马弗萨笑道。

头等挑战

  11月11日,南非国家计划委员会发布了《2030年国家发展规划》,提出在未来20年内实现减贫和社会公平。这份规划列举了目前南非的九大挑 战:失业率居高不下,黑人受教育水平普遍偏低,基础设施建设跟不上经济增长步伐,穷人不能享有发展成果,经济增长过度依赖资源,公共卫生体制不健全,公共 服务不到位,腐败严重和社会分化。

  在这份发展规划公布之前的两天,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公司刚刚将南非的经济前景评级由此前的“稳定”降至“负面”。穆迪预计,2011年南非经济增 长将维持在3%至3.5%之间,这无助于改善南非严重的失业问题。在穆迪做出下调南非信用评级前景的决定后,南非兰特随即贬值2.5%。未来两年将是考验 南非政治行得通和经济制度的关键时期。

  “失业和未受教育引起的贫困是摆在南非政府和国民面前的主要难题。”拉马弗萨接受财新《新世纪》记者采访时说,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妥善解决,南非将陷入经济增长停滞、人民生活水平下降和社会不稳定的困局。

  根据南非官方统计,全国5000多万人口中失业率高达25%,而衡量贫富差距和收入公平的基尼系数则高达0.7,远高于一般认为的0.4警戒 线。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2011年经济增长率将达到5%以上,2012年有望进一步提高至近6%。可是南非的经济增长将落后于地 区平均增速,今明两年将仅实现3.5%和3.8%的增长。

  新近发布的南非国家发展规划提出,在未来20年内实现年均经济增长5.4%并创造1100万就业岗位;到2030年南非失业率将从目前的25%降至5%,基尼系数由现在的0.7降至0.6,逐步消除贫困人口。

  在拉马弗萨看来,为解决失业和消除不平等,南非需要提高民众的受教育水平并且进一步消除种族隔离制度的遗留问题,而保证持续的经济增长,才是达 成这些目标的重要保证。“通过实现增长,我认为这些问题可以解决。为了创造增长,南非需要投资于本国经济,增加基础设施投资。需要确保在能源领域的优势, 增加大宗商品的出口,并且在电力、铁路网络和公路上进行投资,我们更要确保在教育上的投资。做到所有这些事情,就能确保经济增长,并且创造更多的就业机 会。”

  穆迪调低南非主权信用评级展望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近期南非国内激烈的“国有化”争论。非国大青年联盟呼吁将南非的矿产、银行等部门国有化,并 对土地再分配,以此来进一步扩大黑人的经济权利。而穆迪认为,这样做的结果会降低南非对外部资本的吸引力,并导致人员外流和资金外逃。

  非国大内部目前对此仍无定论,但拉马弗萨显然是国有化的反对者。“他们希望国有化,但我不认为这行得通,国家并不是一个合适的商业经营者。”

  国内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给作为带领南非民众走出种族隔离的非国大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考验。穆迪在关于南非发展前景的报告中,警告南非的政治风险 在提高,非国大目前面临民众支持率下滑和党内政见不合等难题,政府对于削减财政赤字和维持现有公共债务水平目标的承诺或有无法实现的风险。

  拉马弗萨认为,腐败是非国大目前必须解决的问题,而能否有效执行现有法律,是打击腐败的决定因素。“我认为非国大在尽其所能,而且我相信眼下并没有其他的政党能做得更好。非国大现在要做的就是努力消除腐败,确保其代表广大民众的利益。”

善待劳工

  身为成功商人,拉马弗萨深谙投资对于南非经济发展的重要作用。“南非对投资需求巨大,而我们也具备吸引投资的能力。现在要做的就是创造良好的商业环境来进一步吸引投资者。”

  拉马弗萨认为,南非政府需要进一步规范监管制度,为商业经营服务。在微观经济政策方面,更需要改善产业政策,以促进产业运作。同时,他也提醒外国投资者尊重南非的法律与劳工政策。

  “南非的各项法律,从环境到公司法和税收法,帮助我们创造了一个平衡的环境,遵守这些规则,善待我们的工人,是一个合格的社会角色所应该做到的,也是我们所要求的,仅此而已。”

  然而,由于全球经济不景气和国内经济前景的不明朗,2010年南非的外国直接投资总额下降至170亿美元,而这一数字在2009年高达660亿美元。可是,来自中国的投资保持着稳定增长。

  根据中国商务部数据,2010年,中国在南非的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额为4398万美元,双边贸易总额为256亿美元,同比增长59.5%。截 至目前,中国在南非的投资存量大约70亿美元左右。据中国驻南非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江伟介绍,目前注册在案的南非中资企业约45家,主要分布于金融、矿 产、工程承包和设备服务类行业。

  “我们张开双臂欢迎中国投资者,我相信他们是作为合作伙伴来这里的。”拉马弗萨说。

  然而,随着中国在南非投资不断增加,针对中国投资者的争议之声也日渐高涨。反对者认为日益增加的中国投资并没有为本地人带来实惠,而中国企业在劳工待遇等问题上也广受指摘。

  中国投资者认为,复杂的用工制度和强势的工会组织为他们的经营带来许多困难。多位中资企业的南非负责人表示,相对较高的劳动力成本和本地员工队 伍的不稳定性,是他们在经营中面对的最大挑战之一。一位电器制造业的中资企业高管介绍,其公司的平均人工成本每个月在3000兰特左右,其中还不包括奖金 支出。该高管粗略估计,在南非经营,企业需要付出总投资20%到30%的额外支出。

  拉马弗萨认为能否有效提供技术转移是南非对中国投资的最大关注。“我们不希望看到中国公司带着100万中国工人来到南非,我们希望看到中国企业 带着技术来到南非,向我们的工人传授技能。”他说,“中国企业有精明的商人和勤劳的工人,这些应该教给我们的人民。我们需要学习勤劳和专注的文化。我们应 该相互学习。”

  但高企的成本让一些投资者却步,而近年来,随着社会分配不平衡的进一步加剧,各行业罢工事件在南非发生的频率愈来愈高,已令许多人担心会对经济发展和就业形势造成负面影响。

  据江伟介绍,与许多其他非洲国家相比,南非的劳动力成本和较高的法规标准,致使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发展艰难。南非曾经有很成熟的纺织业,但由于不断提高的劳动成本,以及其他新兴市场带来的冲击,十几年来已经严重衰退。

  面对投资者的抱怨,作为南非矿工工会的首任秘书长和创始人的拉马弗萨认为,如今的南非工会组织应更为务实地思考如何在保护工人与促进经济增长之 间寻求平衡。“如果我们希望增加就业,那么就需要注意相关法律的影响,雇主必须向工会证明,哪些法律规定阻碍了雇佣工人,我们可以坐下来讨论而不要各说各 话。我们需要在工人、工会和雇主之间达成妥善的协议,而工会需要意识到界限在什么地方。”

非洲机会

  在拉马弗萨看来,南非在非洲不可替代,成为“金砖国家”成员更为南非巩固其区域经济地位有所助益。

  多次访问中国的拉马弗萨说,如今的非洲正如15年前他第一次看到的中国一样,虽然困难重重,但已经拉开了高速增长的序幕,未来南中合作在资源、制造业以及贸易方面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

  “非洲的增长潜力绝对是惊人的。现在的非洲有越来越多的人正向城市迁移,消费市场正在增长。非洲正在成为一个以消费者为基础的市场,而消费需求能够促进经济增长。”拉马弗萨说。

  的确,在许多人看来,非洲十亿人口的市场基础为其带来其他新兴市场无法比拟的发展潜力。中国驻南非大使钟建华认为,与中国过去几十年的发展路程相似,非洲发展也将创造从住房、交通到国家发展过程中对通讯运输等各种基础设施的巨大需求。

  对投资者而言,能够介入进来,就能得到回报。“非洲的潜在需求空间比东南亚地区从人口规模到扩展空间都要大得多。因为起点越低,向上提升的空间 越大。在拉丁美洲,人均GDP已经达到6000美元-7000美元,再向上发展的空间就有限了,这和非洲从300美元进入3000美元的扩展机会是不一样 的,就是非洲的意义。”

  对整个非洲大陆而言,南非的地位优势极其特殊。钟建华大使认为,南非对于非洲大陆,正如香港对于改革开放之前的中国。越来越多中国企业正是看到了南非在基础设施和配套服务方面的优势,将进入非洲市场的立足点设立在南非。

  “南非具有非常完善的商业市场机制、银行系统、法律体系,政治比较稳定,通讯、交通都比较发达。近年来,许多企业改变了过去直奔非洲其他地区的战略,而先把总部设在南非,把这里搞成一个根据地向外辐射。”钟建华说。

  虽然国际大宗商品的价格震荡、汇率变动和监管环境的不确定性,给非洲经济发展带来挑战,但拉马弗萨认为这些风险对于投资者而言是可以控制和克服的。

  “你知道我怎么看待变化吗?在南非,观察变化的晴雨表是去农村,当我看到那些妇女开始花心思改变发型,我觉得这就是进步。因为只有当未来充满希望时,你才会做这些,这是人的本性。所以,我对南非和非洲非常乐观,五年后,情况会大不相同。”拉马弗萨说。

南非 半空 還是 半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60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