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We don’t know what we don’t know

艾滋病在1920年非洲出現,1981年美國通報了全球首宗艾滋病毒感染案例。

 

1996年,科學界發現CCR5基因是艾滋病毒入侵細胞的主要輔助受體之一

 

CRISPR基因編輯技術在2002年前後,也被學界所發現。

 

這十多年來,CCR5基因被研究的很透,基因編輯技術也發展的很成熟了,但是為什麽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科學家直接上手做呢?

 

科學家除了聰明,也要有道德和底線的啊。

 

雖然CRISPR剪輯CCR5基因不難,但是CRISPR最大的副作用就是脫靶(編輯基因,需要引導序列把要編輯的位置找出來,如果找錯了,就是脫靶)。人類基因組包含了大約30億個DNA堿基對,要改CCR5基因差不多就得精準的大海撈針,萬一找錯了有什麽後果,那可是一條生命啊。

 

今天賀建奎在香港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現場,是這麽回答學術界對基因編輯脫靶可能性的。他在被基因剪輯的胚胎細胞上,放置了1萬個觀察點,觀察脫靶情況,在他們實驗的50個胚胎細胞上,沒發現什麽異常。(相關文字實錄於閱讀原文)

 

但實際情況是,這兩個被基因編輯的嬰兒中,只有一個達到了預期目標,還有一個未達預期效果。

 

當然,賀建奎的學術表達跟實際操守中出入不止一個地方。比如,明明基因編輯嬰兒出生的消息是他自己宣布的。

 

今天他要說,消息提前泄露是他沒想到的,他本來想先和學術界分享。( This leaked unexpectedly, taking away from the community before presenting in a scientific venue, and without the peer review process engaged before this conference.)

 

雖然上來前,大會就表示:此前完全不知道他要講的是基因編輯嬰兒!(We didn't know the story that was going to break over the last couple of days when he accepted the invitation to come and speak to us. We didn't know this story beforehand. In fact, he had sent me the slides he was going to show in this session and it did not include any of the work that he is now going to talk about. There was some clinical data, but nothing involving implanted human embryos.)

 

賀說南方科技大學不知道自己做了啥。反正不管知不知道,他在學校的實驗室已經被封了。

 

賀建奎口口聲聲說,艾滋病令很多出生嬰兒輸在起跑線,但是請註意非洲感染艾滋病的嬰兒,多數情況都是母親本人是艾滋病陽性。(For unaffected children, born to HIV+ mothers, make up a large percentage of births in South Africa. The risk of being infected by HIV in the first few months of life is many many times higher than other babies. )

 

此次基因編輯嬰兒的父母,母親為艾滋病陰性,父親為艾滋病陽性。(The mother was HIV negative. The father was HIV positive with undetectable viral load. Sperm washing was used to prevent transmission.)

 

有很多種方法可以幫助小孩健康成長,但偏偏要選擇編輯孩子的基因,唯一的好處是可能對艾滋病毒免疫,但對孩子健康的副作用就需要小孩用自己一生的時間去承擔了。

世界衛生組織關於母嬰傳播艾滋病的科普


 

浙大生命科學研究員教授王立銘撰文的點評就是:在人類個體身上嘗試高風險、又幾乎沒有任何健康好處的研究,不光是不科學的,更是不道德的。

 

更可怕的是,賀建奎在今天的會上,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是非常的驕傲和自豪。學術界提問:既然母親沒有攜帶艾滋病毒,父親的精液也已經被清洗過了,為什麽還要對嬰兒進行基因編輯?

 

賀建奎回答:因為還有百萬的兒童需要這樣的免疫保護,我自己見過村里30%的人感染了艾滋病,只能將自己的子女交給親戚養育,以免他們換上艾滋病。他們的人生中已經沒有希望,但有了我的技術,他們可以努力工作,賺多點錢,照顧好自己的妻子小孩。(我只能說,這也太答非所問了)

 

說到這次基因編輯到底要多少錢的問題。賀建奎說,這次參與實驗的夫婦費用,全部由自己承擔,夫婦也不會收到任何款項。

 

而根據經濟觀察網的報道,項目組承諾向每對夫婦支付28萬人民幣的總費用。

 

所以基因編輯費用28萬人民幣,患有艾滋病毒的貧困人口能不能負擔的了,大家心里有個數。

 

除了已經出生的雙胞胎外,賀建奎同期還有7對夫婦參與了實驗。雖然現在實驗已經暫停了。

 

真的,這個事看到這里,真的覺得很生氣,很喪。懷胎都要十個月,這世上怎麽可能沒有一個人知道呢?這也是今早學術界對賀建奎的重點問題之一,把雙胞胎生下來,他難道不用經過相關部門的批準麽?

 

回答依然是答非所問:我開始跟一些科學家聊過。我把一些數據,在2017年Cold Spring Harbor還有伯克利的基因剪輯會議上展示過,我收到一些正面負面的評論。當然我還跟美國斯坦福、哈佛最頂級的倫理學專家討論過。我開始臨床測試的時候,還有給美國的教授看過我的知情同意書。有四個人看過知情同意書還覺得沒有問題。

 

所以中國的實驗,中國的父母,中國的雙胞胎,竟然沒有跟任何中國的監管機構溝通過?光沒有出名字的美國的教授知道就可以幹了?驚呆!

 

當然,學術討論本來就是自由的,所以主辦方給了賀建奎發聲的機會。但是主辦方也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不把安全性解決就進行臨床測試是非常不負責任的,賀建奎此次基因編輯的過程也非常不透明,大家都是小孩出生後才知道消息,我自己都不知道對這個雙胞胎進行基因編輯有什麽醫學必要性。我覺得正是因為不透明,才導致了學術界自我監管的失敗。

 

盡管有記者寫小紙條問賀建奎,如果是你親生的娃,你會幫他編輯基因麽?

 

他回答:如果他也面臨同樣的情況,我會去做。

 

真的是聽得呵呵噠。不知道的,還以為看的是小說《魔鬼積木》呢。

 

最後,摘錄一部分環球時報的社評《基因編輯嬰兒事件,理性比煽情重要》做總結吧:

 

全球範圍的科學家在如此短的時間里做出近乎一致的反應,當然不是偶然的。作為一家媒體的編輯部,我們的基因學知識雖很有限,但這個領域的每一個行為都應最大限度地減少對人類社會的風險,而不應將小團體的利益置於全人類的安全利益之上,這個倫理我們所有人都看得懂,而賀建奎的行為顯然有悖這一倫理。

 

就像反對這一實驗的科學家們所指出的,賀修改的是兩個正常胚胎的基因,那兩個孩子在出生前並沒有面臨必然得上艾滋病的風險,他的實驗不是為了挽救這兩個孩子生命而采取的最後手段,而是為了自己的“科學成就”。他沒有首先在科學家共同認可的平臺上探討自己的實驗,而是直接向大眾媒體發布消息,我們有理由認為他更看重出名,追求轟動效應。

 

賀建奎實驗所經過的所謂倫理審查敷衍潦草,與該實驗實際對應的倫理風險極不相稱。這樣的實驗顯然不是實施基因編輯的醫院和胎兒父母同意就能作為倫理過關依據的。這件事迅速引起的震動範圍足以證明,它涉及的是最高級別的倫理風險。

 

令人驚訝的是,賀作為一名大學副教授,對自己究竟在做什麽,似乎缺乏基本的概念。賀最後是以“世界第一”的豪邁之情對大眾媒體做出宣布的,很像是他完全沒有想過自己有可能闖了禍。

 

我們的問題是,一位大學副教授對科學倫理應該是這樣認知的嗎?這樣的科學家是個別的,還是有很多呢?中國要加強科學研究的立法,也要通過賀建奎事件開展一次深入的大討論,讓所有科研領域經歷一次倫理道德的洗禮。



閱讀原文
We don know what we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8693

珍珠奶茶不僅能喝,還能撕哦~~

老粉一定知道,蝸牛妹是個珍珠奶茶控,去年給你們寫過中環的珍珠奶茶。今年珍珠奶茶最大的變化不在中環,而是從銅鑼灣刮起來的黑糖珍珠奶茶:


老虎堂排隊向左,幸福堂排隊向右(測評等我後面來說),每天都是兩條人龍,生意好到爆。

 

以前珍珠奶茶很多都是用奶粉沖的,而黑糖珍珠奶茶,是直接把牛奶跟珍珠撞在一起。因為加入珍珠時候,已經在透明杯壁上淋上了黑糖,所以既有口感、冷熱的對撞,還有牛奶跟黑糖顏色上的撞。非常適合打卡po去朋友圈啊,INS。

 

結果還沒喝幾杯就看到新聞,幸福堂總部竟然跟香港代理商撕起來了。一杯珍珠奶茶,賣出這麽多風波,難不成背後是幾個億的經濟糾紛?根據臺灣幸福堂、香港幸福堂的官方INS,整理了下雙方口水戰的主要觀點:

 

8月10號,幸福堂才在銅鑼灣老虎堂隔壁開了新店;9月23號總部就突然發聲明說香港代理商沒按規矩辦事,沒整改好前不能加盟新店,分分鐘把你的代理權剝奪了。


香港代理表示,雙方是有爭執啦,但我們有圓滿的討論哦。

 

但是看到珍珠奶茶店總部還是很生氣啊,9月底死咬香港代理沒有遵守公司標準,影響公司形象,而且敲黑板強調總部不知道香港其他加盟店的計劃,香港代理怎麽能惡性營利方式拓展呢?

 

香港代理表示,我們已經釋出善意,但也沒有收到公司的書面回複,作為香港代理招收加盟商不用總部同意,總部無權收回加盟商的權利,你們必須要履行合約,供應原材料,不能單方停止供應。


 

嘴炮打到這里,好像講合約精神已經不行了。於是從11月開始,幸福堂總部,將紛爭直接上升到了食品安全角度。他們覺得香港店的珍珠、茶葉跟黑糖不是來自總部,畢竟兩個月都沒給總部匯款、進貨買食材了,所以食材可能會引起食品安全問題,號召大家不要喝代理商的珍珠奶茶,但是記得等待明年一季度公司在尖沙咀和旺角開的直營店哦。

 

香港代理表示,食材都是臺灣進口來的,符合香港食用衛生安全。然後直接在ins上馬賽克了店面的招牌,邀請網友重新給店起名字(看來是要自立門戶、改朝換代了啊)。

 

搞得11月開張的尖沙咀加盟店,9月底一臉懵逼的發了條狀態表示,8月中決定加盟幸福堂,聯絡了總部的陳老板,被轉介之香港代理;開店過程遵從開店水準和總部理念;周才知道自己開設的加盟店不被承認;現在感到驚訝和無助,現在甚為苦惱,攤手~~

 

你們說說,有沒有喝過這麽一杯含有恩怨情仇的珍珠奶茶?到底是幾個億的利潤,才能撕成這樣?反正市場都這樣了,不如順手研究下香港的珍珠奶茶行業吧,順便嘗試還原一下事件的真相~~

 

首先,港村人民還是蠻喜歡喝茶類飲料的,2016年度的消耗量是4500萬杯,複合年增長率3.8%。2016年香港733萬人,平均每人每年喝6杯茶類飲料。可以對號入座,看看自己是拖了後腿還是主力消費群體。

 

數據來源於2018年3月上市的天仁茗茶代理商賓仕國際。

 

其次,港村人民花在茶飲上的錢也越來越多。2012年的零售價格指數從100開始算,到了2016年就漲到了128.6,複合年增長率6.5%。

 

奶茶漲價主要是人工漲價的結果:2012年珍珠奶茶行業的平均月薪是1.11萬,2016年漲到了1.4萬,複合年增長率6%。相對而言,已經很高的租金,表現有點起伏,同期的複合年增長率是0.4%,令珍珠奶茶價格沒有漲的太誇張。

 

不過因為產品之間的差異化有限,珍珠奶茶行業的入行門檻比火鍋店低多了。截止2017年10月31日,香港有超過500家茶飲零售店;但主要利潤還是掌握在連鎖店手中,香港有十個主要的連鎖奶茶店品牌,其中前三就占據了茶飲市場總收益的62.4%。

 

雖然大家都知道珍珠奶茶肥,但是只要消費者覺得珍珠奶茶配方健康、卡路里少一點,多那幾塊錢還是願意付的。你們看仁這幾年的飲料產品平均售價,從2015年的19.3港幣,提高到了2017年8月底的20.6港幣。

 

2018年上半年,珍珠奶茶的平均價格漲到了22.1港幣(幸福堂招牌黑糖珍珠鮮奶價格是30港幣)。並且隨著新開店,天仁的日平均杯銷量也很可觀,從2015年每天賣4600杯,到2018年半年平均每天賣2.75萬杯(幸福堂在臺灣最高紀錄一天賣了6000杯)~~真,一頭現金牛。

 

吃貨們可能還記得,天仁茗茶的第一家店,是跟著老鄉誠品書店,於2012年8月份在銅鑼灣希慎廣場里開的。還記得當年,為了喝珍珠奶茶,特意在誠品排過hin多次隊,那一層的香味啊,真的是太饞人了。

 

你看看,六年時間過去了,天仁在香港開到了38家店,而且幾乎沒有什麽關店的情況。

 

珍珠奶茶店的同店增速,無論上市前後,絕對算得上是香港零售業中的一股清流。

 

雖然上面說香港珍珠奶茶店人工成本年年漲,租金也不便宜,但是真的敵不過珍珠奶茶的高毛利率啊。珍珠奶茶跟雪糕什麽的,銷售毛利率達到了78.4%

 

珍珠奶茶的店這麽好賺,自然吸引不少新品牌來香港開店,比如老虎堂,幸福堂,喜茶(據報道開店ing)。

 

不過跟1953年開始賣茶葉、2000年賣珍珠奶茶、2012年進軍香港的天仁比起來,幸福堂的發展速度大概就是長江後浪推前浪的後浪速度。幸福堂是2018年1月創立的,6月份臺灣開了20家分店,8月份進入香港銅鑼灣,9月和11月分別於元朗和尖沙咀開了新的加盟店。

 

一年不到的時間,就完成了品牌創立、進入異地市場擴張、雙方口水大戰這麽多事,連懷疑印著自己名字的奶茶可能有食品安全問題、號召粉絲不好喝這種聲明都能一發再發。


如果這都不算浪~~

 

作為一家連鎖珍珠奶茶店,最重要的競爭力是品牌、飲品品種、價格、店鋪地點、分店數量和營運效率,以及跟原材料供應商搞好關系。

 

再回去已經成為上市公司的天仁茗茶的代理是咋弄的。天仁在香港是按照特許處方制作的,品牌方派人定期檢查香港的制作工序,並檢查產品品質、店鋪衛生等等。除了水果這些易腐爛食品本地采購外,其他的原材料如茶葉、蜜糖、奶粉都是從品牌方采購的。品牌方也是賓仕國際五大供應商之一。

 

具體的特許經營條款是這樣的:賓仕國際是天仁茗茶香港唯一的特許持人,不可以轉售,特許期10年,到期後有權再續期5年。賓仕會將每個月總收益(gross revenue)的2%,作為專利費支付給臺灣品牌方,每半年結算一次。而品牌方也承諾不會在香港開設自營店或者透過其他渠道分銷天仁的產品。


於是也就有了,歲月靜好,上市共贏。

 

再看回我們的幸福堂珍珠奶茶撕X大戰,為什麽開張不夠兩個月就能吵的這麽厲害?雙方咬的最死的一個點,就是香港代理商到底能不能新開加盟店。品牌方很擔心自己被香港代理拿去當賺快錢的槍使,透支品牌形象。畢竟2018年1月份創立的幸福堂,“是自己經營很久的品牌”,抽成和原材料都比別人家低。

 

所以,為了經營好品牌的幸福堂,向香港代理商抽多少呢?十年合約,抽傭5%,品牌維護費1萬美金。

 

結果,幸福堂老板somehow發現了,香港代理商的玩法。只要在香港招十個加盟商,每間生意額抽傭8%,再收40萬加盟費跟一萬美金維護費,簽約三年。這,豈不是比自己的品牌賺的更多還更省心?!

 

真的是令人發指!

 

而且更致命的是,據老板自己說,香港代理10月份已經將跟總部連接的收銀機斷開了。所以,自己到底能不能收到5%的抽傭,都要打上大大的問號。

 

難怪陳幸福老板要號召粉絲:別喝茶,食材有毒;別去買,代理會笑。

 

香港是個講法制的地方。最新的進展是,香港代理商已經把總部告上法院,怎麽能過河拆橋呢!!!


細看下幸福堂銅鑼灣單店表現,店鋪月租金15萬,營業額130萬!真,現金牛。

 

但不管官司結果怎樣,我覺得陳幸福老板都是贏家了啊,連續創業十次後,今年終於靠黑糖珍珠奶茶成功了!一年5億新臺幣的營業額,直接買帝寶,跟小S做鄰居!

雖然,跟其他奶茶大鱷相比,還有距離不少距離~~


最後給老虎堂跟幸福堂做一個簡短的測評吧:


人數上看,基本每次都是老虎堂人多;

但從排隊到拿到奶茶,基本都是老虎堂更快;

因為幸福堂是真的在門口架了口鍋,炒黑糖珍珠給你,我大概碰到幾次錯過一鍋,需要等十分鐘再炒一鍋新的時候;


如果你是幸福堂新炒珍珠的頭幾杯,珍珠入口的感覺還有點硬,不夠彈,但是老虎堂就沒這個問題,口感一致性比較強;

所以如果不怕600卡路里的熱量,我會選老虎堂(比喜茶的波波茶好喝哦)。


以及,最重要的風險提示,讓我摸著我的小肚子告訴你們:珍珠奶茶特別特別肥,不利於大家減脂,喝前請三思!



珍珠 奶茶 不僅 能喝 還能 能撕 撕哦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8731

中國水業(1129)賤賣濟南泓泉制水

2018年12月6日,中國水業(1129)出售濟南泓泉制水35%股權予濟南水務,作價8,000萬元,收歸國有。

據報導稱,濟南泓泉控制濟南市80%的制水量,控制管理的水廠有玉清水廠、鵲華水廠、分水嶺水廠、南郊水廠、東郊水廠、泉娃水廠6個主力水廠。自2013年初,濟南水務集團就開始了股權回購工作,洽談近6年終獲結果。

但在11年前,該項業務是從他人以2.3億購得,估值達8.1億,歷經11年,公司由盈利虧損之餘,且估值急跌75%,至約2.2億元,實在令人難以接受,但卻無可奈何。當年這些款項更借予他人作為購買佳訊控股(30,現萬隆控股)的上市地位的資金,部份相關人士更乘機購入股份,引起一單內幕交易,最終判罪成立,部份人等要賠償。

過往有極多這一類空手套白狼交易,即某些人只取得股權購買的權利後,即賣出予上市公司,並需上市公司出資,使小股東權益受到損失,更成為部份貪官牟私利及中間人貪污溫床,但近年情況有改善,不能不一讚證監處事能力。


中國 水業 1129 賤賣 濟南 泓泉 泉制 制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8756

1985年12月10日: 九龍倉業績報告

33年間,盈利已增至100億,資產增至3,600億。


1985 12 10 九龍 業績 報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8757

恒安虛增利潤110億?!還是撥打110吧~~

作為為數不多沒有被空開沽空的福建公司,恒安的不敗金身終於破了。原Glaucus的大空頭出來開的新沽空機構Bonitas,在12月11日唱空了恒安,大膽給了一個極限目標價——0港幣~~

 

今天早盤恒安最低跌到55.15,10:47分起停牌,準備反擊沽空報告。

 

看完沽空報告,跟各消費猿猴聊了一圈後,感覺無論之前市場對恒安有什麽樣的觀點,在今天的沽空報告後,倒是蠻統一:熊市里面空頭水平都不行了麽,報告質素太差,十塊錢我賭恒安跌不動!

 

恒安姨媽巾賺錢太多的事,不是市場一直都在圍觀的麽?蝸牛妹兩年多前,還專門買了市面上各大姨媽巾,倒了大半瓶維他奶,來測評上市公司姨媽巾到底哪家強。按照2016年的物價來看,各類品牌的姨媽巾都是網上買最便宜;公主系列的單片價錢僅次於護舒寶液體衛生巾,感覺這不科學;當然少女系列單片價格也是比各類國產品牌姨媽巾都貴,嗯。

 

當時的數據顯示,海外品牌在中國的銷售情況都不錯,寶潔跟尤妮佳的整體利潤率約為15%,恒安維持在35%-40%(姨媽巾的毛利率有71.4%),到底是恒安姨媽巾的利潤率太高了,還是海外品牌太低了?

 

這個問題,也是今天沽空報告對恒安的重要切入點:恒安姨媽巾業務盈利遠遠高於行業,高於競爭對手的估計;而且恒安中國在國內發債時候披露的姨媽巾OP margin是31%,比港股披露的51%低很多。

 

沽空報告推理認為之所以利潤高,是關聯虛假交易做出來的,中間的差異就是作假的規模。他們估計從2005年至今,恒安的姨媽巾業務累計虛報了94億人民幣的利潤。

 

從假利潤往下看表,必定是現金有詐。不然為什麽恒安手持巨大現金,卻要去市場不斷發短融呢?雖然沽空機構證實了銀行結余一半在香港,一半在大陸;公司對此行為給了三個理由,沽空機構表示不收貨。

 

所以,這麽邏輯下去得出的結論是:恒安偽造了現金余額,並且沒有忘記順便也把定期銀行存款的凈利息收入也造一造,這一造假就造了16億的利息呢。

 

所以,這只來自福建的恒指藍籌,這麽多年里,在普華的審計下,合計虛增了110億人民幣的利潤。

 

天,看的猿猴們表示要打110。

 

恒安姨媽巾可不是小生意,2017年收入69.72億人民幣,毛利率72.2%;2018年上半年收入32.22億,毛利率69.3%。兩個競爭對手的相關業務規模也就10億左右,一個還是代工工廠;想到七度空間賣的比海外品牌都貴,加上恒安是出了名的摳門跟講究效率,如果這樣還不能有高一些的毛利,這不是白幹麽!

 

當然,對於恒安姨媽巾高毛利這個問題,市場嘖嘖驚嘆了很久。花旗對恒安的拆分估值可以看到,姨媽巾估值19倍,紙巾18倍,尿褲11倍,其他3倍。


大家普遍的推測是,恒安是不是有機會在姨媽巾、紙尿褲、紙巾三個板塊中,將利潤分配向姨媽巾適當調撥。畢竟姨媽巾還有點故事說說,估值是幾塊業務中最高的,難道不應該全力打扮好這塊業務,搞好股價麽~~

 

至於恒安集團跟恒安中國關於姨媽巾毛利的不同,這麽明顯的錯,如果放在那給市場抓成作假的證據,這簡直是送人頭啊!不過就用副CFO這幾個數字作為實錘,不知道今天看報告的猿猴買不買賬。

 

公司之前跟市場的解釋,差異主要由中港披露標準差異、會計不同造成的;有猿猴認為,香港的利潤率稍高,主要差異是中國的生產成本比香港略高,這個是不是根據不同地區的稅率做出的、對利潤的調節,具體解釋坐等恒安的官方公告。

 

挖到這里,沽空報告認為恒安姨媽巾毛利太高,利潤有假,所以在資產負債表上一定有虛假的現金。不然為什麽手握75億現金,還要去市場上發債75億呢?那只能是偽造了現金余額跟利息!

 

猿猴看到這里,快哭了:福建公司的老板多精明啊,一直不就在做存款跟借款的小生意麽,借點港幣,買點人民幣的理財,賺點小錢。除了匯率收益外,恒安還低買高賣吸附顆粒這些化學品啥的呢。你說人偽造現金,這個依然是沒有看到實錘。


在關於管理層如何通過作假獲利上,沽空報告說大股東們通過派息收了78億的股息。這該咋說呢,公司不派息,要擔心市場懷疑自己是假公司都沒現金;派息派多了,又要擔負老板趁機拿錢的推測。


這不是普通的派息,這是薛定諤派息。

 

在沽空報告前,市場上從基本面角度空恒安的hf不是沒有。sell side的報告也沒有隱藏對公司的看法,JPM的評級是Underweight,Citi的評級是Sell。

 

2017年公司業績增長乏力的時候,集團采用阿米巴改革,希望改善公司費用率。從2018年上半年的業績來看,只有降價的紙巾在阿米巴改革中取得了21%的增速,價格穩定的姨媽巾上升了5%,尿片業務還跌了9.9%。阿米巴到底能否成功帶領恒安經歷牛熊,猿猴們普遍表示,這首先要看阿米巴自己能不能成功平穩跨越周期。

 

對於恒安來說,更重要的問題應該是,恒安姨媽巾的高毛利,到底能維持多久?之前的成功,主要是靠著農村、四五線城市中姨媽巾的滲透;但高增長的日子早已過去,國內及國際品牌在下沈,恒安內生要面對電商銷售的趨勢(壞消息是,線上賣本來就會比線下賣毛利低6ppt)。

 

對外,恒安也要跟其他姨媽巾品牌進行競爭,問題在於七度空間要贏就必須建立更優質的品牌形象,這是需要燒錢的!

 

根據JPM的數據,大多數國內及國際品牌在中國,都會將8-15%的銷售金額作為廣告宣傳費用,摳門的恒安2017年上半年只花了1%的收入打廣告,2018年上半年升到了2.3%。盡管宣傳費用升了一倍還多,但姨媽巾的收入增速只有5%,即燒錢已經開始了,但效果還沒看到。

 

可以再看一張citi的數據,恒安真的是廣告費打的最少的一間消費公司。

 

以現在的情況來分析,姨媽巾業務還能勉強支撐,今年好在上半年紙巾業務收入不錯;未來這故事怎麽說,公司打算用品牌做品類擴展,推新品,賣點化妝棉啊,保鮮膜啊,垃圾袋啊,眼鏡布啊,嬰兒油這些。

 

這個如果做的成功,那就成了中國版寶潔;如果做的不成功,那就成了旺旺中國~~

 

沽空後,這股價走勢會咋樣呢,推測下:

 

一個高齡還在努力工作的福建老板,我覺得許老板不會輕易認輸,可以宣布回購,可以宣布上市二十周年派特別股息,倒是要看看到底誰的籌更長!

 

但是說回姨媽巾,一位男猿猴提出了一點讓我無法反駁的觀察:這類產品黏性高,一旦用習慣了,就很難換品牌。想想兩年前做完測評後,我發現我還真是堅持回購花王跟護舒寶液體衛生巾,再也沒有變過。

 

順便簡單總結下當年姨媽巾的測評結果:

 

除了走清涼路線的ABC外,其他所有品牌沒有用出來太大不同;

當年恒安推的七度空間公主系列雖然價錢貴了很多,但測試及使用感受跟少女系列沒啥升級;

唯一鶴立雞群的是護舒寶的液體衛生巾,最輕、最薄、吸收能力最佳。

 

如果女同胞們對個別功能有強烈要求,可以根據測試性能購買。比如要求透氣性的,那麽高潔絲、七度空間不錯;要求薄的,花王和護舒寶不錯;要求吸收快又幹爽的,七度空間少女系列可以考慮;量小的話,Centerin比較合適;如果擔心熒光劑,那麽你就買海外生產的那些。

 

最後利申:本人不持有恒安的多倉或空倉或姨媽巾,但是也想看下市場對恒安的看法,最後來個投票吧。



文章已於修改
安虛 增利 110 還是 撥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8758

為什麽沒踩雷的公司,跌的比雷還要雷呢?為什麽???

自從2016年底美圖上市以來,港交所的改革,吸引了很多新經濟公司赴港上市。美圖當年也是受到某公號一生推,將其上市定義為“一次里程碑意義的多邊救贖”:救贖了了無生趣的港股市場、救贖了無數新經濟互聯網公司、救贖了投資者、救贖了風投行業,更救贖了中國經濟。

 

這種偉大的情懷,還是要拿事實來曬一曬的。選取了美圖上市後,幾間具有代表意義的新經濟股後,統計了一下股價表現,這個表現真的是令人震驚:

 

想想今年這市場這麽多雷,這八間公司沒有踩中一個雷;但誰能想到,這些沒踩到雷的公司,跌起來比雷還要雷!這是為什麽呢?

 

我們拿2018年港股主板IPO企業的表現做一個分析,此處感謝蜂財經BeeFinance(ID:beefin2020)的數據支持。

 

剔除募資金額3億港幣以下的IPO(主要為了排除募資規模太小,可能有股價操縱嫌疑)。今年的IPO也體現了新經濟的存在,IPO企業主要分布在以醫藥、教育為代表的消費行業、科技互聯網、金融地產及工業板塊。

 

截止2018年12月11日,港股主板共有54只股票上市。上市首月平均升幅0.1%,但拉到12月11日,平均跌了15%。

 

不過論板塊的認購熱情,以醫藥和教育領銜的消費板塊,平均認購倍數都超過了100倍,買不買得到主要靠搶跟運氣。科技板塊的平均認購倍數也有69倍。人氣相對冷清的是金融地產板塊,平均認購只有4倍,喊破了嗓子也沒人管。

 

但是今年的市場也真是令人想也想不到。在港股的熊市中,跌的最少的,反而是群眾們認購熱情最低的金融地產。比如,認購倍數1.8倍的正榮地產,YTD漲了28.57%;認購僅0.18倍的弘陽地產,升幅21.93%;認購倍數0.36倍的新城悅,升了17.59%。

 

如果按照認購倍數分類進行統計,倒是發現了一個更加有意思的現象。上市至今跌幅不到10%的股票,要麽是認購倍數超過100的超級熱門股份(跌幅為6.47%),要麽是認購倍數不到1的無人問津股份(跌幅為6.79%)。平均跌幅最多的,是認購倍數在10-99倍區間內的股份,跌了25.3%。

 

八過,如果我們細看超熱門認購股份,就會發現,平均跌幅6.47%,主要是因為希瑪眼科升了82.76%。剔除希瑪眼科,平均跌幅就達到了24.32%。

 

而認購倍數墊底的IPO中,其實表現也比較分化,讓虧損沒有那麽多的主要動力來自於地產、金融,新經濟相關的IPO啊,股價表現還是不忍直視。

 

再說幾個今年的新經濟股,認購近10倍的匯付天下,跌了56.8%;認購不到3倍的映客,跌了45.97%;認購倍數654倍的平安好醫生,至今跌了37.5%;美團認購1.5倍,跌幅24.13%;認購10倍的小米,股價跌幅19.06%;認購13倍的創夢天地,上市才一周,股價跌了18.94%。唯一一個升幅來自同城藝龍,升幅9.39%。

 

因為幾家新經濟巨無霸表現特別差,今年整體回報如果按集資金額加權平均來算更慘,加權首月回報-6%,是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最慘(當年-8%)。

 

回到開頭的問題,為什麽一個雷都沒踩到,但這些新經濟股跌的比雷還要雷呢?

 

一個解釋,上市時候,定價太高;後面業績沒做到,或者市場開始變差,那第一個殺的就是沒盈利,沒現金流的企業。


以招股價為基準,可以看到上市後:新經濟公司平均只有28.5%的交易日,收市價是高於超股價的;其余71.5%的交易日,收市價全部潛水。

 

這波新經濟公司上市的心路歷程應該是:

 

盈利不夠竟然能上市了,這是送錢啊,憋說話,快點沖。巔峰期莫過於交易日直播自己家股價大起大落的蔡老板(點擊下圖溫故而知新)。


我擦,這麽吹牛逼的公司都上市了,大牛市還不趕緊的。看看上市高峰期,各Printer忙的日夜通明,投行板客各個忙的臉上泛著變態的紅暈,連港交所的鑼都不夠敲了,趕緊來香港收割一個時代啊同誌們!


嗯,市場好像有點調整了,可是我不想便宜賣啊,啊啊啊。早幾個月還能搏搏傻,就晚了一丟丟,市場怎麽就這麽砍價了呢!(點擊圖片可以再溫故而知新哦)


尼瑪,市場真的調整了,經濟這麽差,現在不是什麽價格賣的問題了,而是上市能不能給自己續命的問題了

 

熊市見真章啊,如果將新經濟股的收市最高價,與收市最低價進行比較,這一籃子公司的平均最大回撤達到61.26%;倒是不得不說,現在回頭看,中國證監會對小米的84問,確實阻止了A股股民的損失啊。

 

其中要救贖整個港股市場的美圖,從高位整整跌了85.33%啊;而你看內房正榮地產,今年IPO至今升了都快三成了。都是福建公司,差距怎麽那麽大呢?BTW,12月14日,美圖就這麽跌了9.47%,市值從蔡老板驕傲到要發票圈的900億港幣,到今天99.89億港幣,說好的多邊救贖在哪里啊?


但是,買內房的土豪們,你們升幅再多,我們也不羨慕,因為你們,代表的是中國的舊經濟。今年經濟這麽困難,買了新經濟虧錢的,全當為經濟轉型做貢獻了,QAQ~~


希望各個吹牛逼的新經濟股,爭口氣啊,別總畫十年後的餅。趕緊踏實賺錢,把公司、股價搞好啊。


怎麽評價新經濟公司高估值上市,以既監管又要自己賺錢的上市公司港交所李小加的話做總結吧:

 



為什麼 沒踩 踩雷 雷的 公司 跌的 的比 比雷 還要 雷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8760

集一家居(1495)配股不務正業

http://www3.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18/1210/LTN201812101104_C.pdf

公司上市後3年間已開動印刷機,上市1年後已在低於招股價1.28元40%的0.78元,發行7,200萬股,集資5,500萬,2018年初又5供2,發行1.728億股,集資超過1億,近日又以0.7元發行8,640萬股,又集資近6,000萬,上市以來已攤薄股東集資逾3億,但集資所得又不好好做生意,用在買電影電視項目,看來又是騙錢轉型賣殼,這隻股已會打入不值投資名單,希望大家注意。

集一 家居 1495 配股 不務 正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8771

啊啊啊啊啊香港,你的地名真是一本寶藏

今天來講一講香港街道名的冷知識。香港的街道名,有些是廣東話從英語音譯過來,再拿普通話一讀,真是要命。


比如,你們猜猜士多啤梨,碧鹹,歌賦街,砵甸乍街的英文都是啥?

 

還有些地名啊,就是來跟你玩腦筋急轉彎的:


為什麽字里有東的東湧,是在香港的西邊;

字里有西的西貢,又是位於香港的東邊;

太古廣場不在太古;

洗衣街不洗衣服;

通菜街不賣菜;

恐龍坑更是跟恐龍沒有半毛錢關系~~

 

不得不說,香港的地名,真是一本寶藏~~下面歡迎行走於地名中的匯豐香港,給大家講解一下。 



除了地名,香港還有很多好玩、有趣的地方。紮根香港百年的匯豐,也在他們的公號上給大家做了很多介紹呢。掃二維碼,關註匯豐香港微信賬號,回複“匯豐”,“教育”等關鍵詞,更多的寶藏,等你們發現哦~~



閱讀原文
啊啊 香港 你的 地名 真是 一本 寶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8808

譽滿國際(8212)Sharp Elegant Limited香港鋪頭在哪兒

根據2018年12月20日公告所述,在上一天,該公司已決定Sharp Elegant Limited及附屬公司璞熹健康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的經營。

至於Sharp Elegant Limited在2015年2月香港成立璞•精緻養生會館,上海璞熹現時正在上海經營璞 • 精緻養生會館。但公司上年收入只有98萬,今年上半年只有29萬,但是每月開支超過150萬,包括租金及薪金76萬,折舊50萬,全年虧損1,500萬,現時累積虧損達到6,800萬。因巨大虧損之下,決定終止以上業務,且將其資源用於現有業務,日後可能物色保健服務的潛在機會,但現時尚未確定任何潛在機會。

根據偉大的谷歌,璞•精緻養生會館位於北角華匯中心11樓。早年該物業為華匯系旗下民眾金融科技(279,前東方紅、內蒙發展、民豐控股、民眾金服)經營地點之一。經可考資料,該物業早年為萬成集團(1451)主席鍾國強為董事的立盈亞洲有限公司(Yield Asia Limited)持有,後獲當時民豐控股以4,832.7萬收購。經一輪轉讓後,業務轉移至華匯系資產旗艦歌德豪宅有限公司(Cordoba Homes Limited)旗下Future Master Investments Limited全資持有的Supreme Access International Limited。

在2017年,和華匯系有密切關係的渝港國際向Supreme Access International Limited收購華匯中心11樓,作價1.361億元。現在璞•精緻養生會館關了,渝港國際收入又減少了,但其實,這家養心中心設在這個恐怖的中心,又有誰敢光顧呢? 



譽滿 國際 8212 Sharp Elegant Limited 香港 鋪頭 哪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8824

1986年12月19日: 中華娛樂出售2.5%中華煤氣股權


1986年7月,劉鑾雄旗下上市公司從他人手中於17蚊購得2%,後在幾個月持續吸納之下,一度持有5%中華煤氣,有人懷疑是劉鑾雄想狙擊中華煤氣,但卻在12月以20蚊出售一半,即約2.5%予英國投資基金公司,套現1.616億元,當年公司市值約60億。至現時,煤氣市值已達2,400億,升值逾40倍,但劉氏家族的身家估計已由數十億元,增至2,000多億元,實際增幅其實估計和煤氣增值速度差不多。

沒錢的人,雖然不能跟劉先生玩,但買煤氣,似乎也是一個致富之道。

1986 12 19 中華 娛樂 出售 2.5% 煤氣 股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882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