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星國老闆換管道 繼續來台撈金

2011-6-13  TCW




最近,台灣資本市場最熱的事,莫過於新加坡企業來台掛牌。四月底,新加坡連鎖中醫商馬光保健集團上櫃,五月底則是新加坡設備租賃商捷必勝控股(KY必勝)和裝潢商紅木集團(KY紅木)來台上興櫃。資本市場幾乎是每個月都有新加坡商來台的消息。

根據統計,二○○八年來,已在台掛牌或者提出申請的新加坡商TDR(台灣存託憑證)高達十三家,占整體TDR三三%。但最近的這一波「新加坡熱」,不同於以往的是,多了企業來台上櫃、興櫃的身影。

新加坡證交所近兩年高舉希望成為「亞洲門戶」(Asian Gateway)的策略,積極招商,但為何新加坡本土企業紛紛「叛逃」,選擇來台掛牌?

籌資效果更好!週轉率、本益比遠勝星

首先,在市場特性上,台灣資本市場「活跳跳」,散戶敢衝敢殺,相較被稱為「冷凍櫃」的新加坡股市,對大老闆來說,多了幾分刺激,籌資效果更好。「台灣資本 市場活潑,對中小企業較friendly(友善),本益比(PE ratio)可較高,」輔導捷必勝和紅木集團上興櫃的大華證券董事長許道義分析。

從衡量股市活跳跳程度的週轉率(編按:交易總股數跟上市總股數的比較)來看,台灣是新加坡的二.五倍之多,而衡量股民願意付給上市企業價格的本益比來看, 台灣是十五.一二倍,也比新加坡的十.九一倍高出許多。此外,台灣股票市場以散戶為主,對企業接受度也比新加坡多元。「新加坡的散戶最多只有三到四成,其 他多半是國際法人,」勤業眾信會計師事務所營運長郭政弘強調。

因為以國際法人為大宗,會受到青睞的,多半都是地產、金融類股或者新加坡國家持股的大型企業。台資企業或中小型的新加坡本地公司等不到大型法人關注的眼光,也難怪當年旺旺集團總裁蔡衍明打算在新加坡下市時曾說,「新加坡資本市場讓旺旺太委屈。」

不被注意,也讓辜仲立在三月份決定讓中租迪和母集團仲利控股在新加坡下市。最近半年,仲利控股在新加坡的股價持續在星幣○.五元附近盤旋。以中租迪和二○一○年EPS(每股盈餘)二.三元計算,本益比才不過四.七倍。

相較之下,同樣從事租賃業的捷必勝來台上興櫃,六月三日的收盤價五十一元,以今年前四個月EPS一.一五元推算全年EPS來估計,本益比達十五倍。類似的產業,在台灣的本益比可以是新加坡的三倍以上,也難怪新加坡老闆們看上台灣市場。

上市成本更低!費用僅香港的四分之一

吸引新加坡企業來台的另一個原因是,在台上市成本低廉,跟香港、新加坡比,台灣上市必須的會計師簽核和券商輔導費用都比較便宜,尤其對中小企業主來說,同樣要上市,成本低,吸引力更大。

一位長期觀察兩岸三地的資深會計師指出,台灣跟香港會計師和律師在企業上市的諮詢、查核費用,「收費的金額一樣,只是幣別不同。」也就是說,台灣的費用只有香港的四分之一。

一位券商員工也透露,在台灣,券商收取的承銷費用,常常是打折又打折,可能一個案子實收的承銷費用少到只有二百五十萬元。反觀新加坡、香港等地,則是按照 上市金額收取約一.五%的承銷費用,少說上市籌資五十億元來算,手續費就高達七千五百萬元。對這些海外的企業主來說,同樣要掛牌籌資,同時爭取更高的曝光 和知名度,能夠到台灣用更低廉的成本達到一樣的目的,何樂而不為?

台股的拉力加上新加坡本地的推力,一推一拉下,讓台灣成了淘金新天堂。在這股趨勢下,投資人又該如何看待這波的新企來台掛牌呢?

投資前要注意!近兩年TDR跌多漲少

事實上,過去兩年十檔新加坡企業來台掛TDR的表現,有八檔跌破掛牌價,讓投資人慘遭「套牢」。

過去的表現嚇壞了投資人,但專家多數認為,這波新加坡企業來台選擇以上興櫃的方式「蹲馬步」,對投資人比較有保障,也代表台灣資本市場往更健全的方向發 展。這波新加坡企業選擇來台上興櫃,至少蹲馬步六個月,未來不論上櫃或上市,掛牌價格不得低於前十天興櫃價格的七成,投資人至少有比較客觀的價格參考, 「這樣對一般投資人比較有保障。」

另一方面,凱基證券董事長魏寶生也分析,這一波新加坡企業來台,「原股(第一上市)來台代表他對這個市場更重視、認同度更深,」未來市場是朝「更完整」的方向邁進。

魏寶生也提醒,從這波新加坡企業來台掛牌可以發現,台灣「發行市場的國際化才剛開始。」面對來源日益多元的企業,投資人得要更勤做功課,才不會被熱潮沖昏頭。

【延伸閱讀】籌資管道,轉到上櫃、興櫃市場—新加坡企業來台掛牌現況

發行類別:TDR

公司名稱:歐聖 掛牌日期:‘09/12/31 掛牌價:10.15 6/3股價:7.66 掛牌來漲跌幅(%):-24.5

公司名稱:揚子江 掛牌日期:‘10/9/8 掛牌價:20.10 6/3股價:18.40 掛牌來漲跌幅(%):-8.5

公司名稱:超級集團 掛牌日期:‘10/9/9 掛牌價:14.95 6/3股價:16.75 掛牌來漲跌幅(%):12.0

公司名稱:中國泰山 掛牌日期:‘10/10/6 掛牌價:13.00 6/3股價:8.40 掛牌來漲跌幅(%):-35.4

公司名稱:明輝環球 掛牌日期:‘10/10/20 掛牌價:18.15 6/3股價:10.00 掛牌來漲跌幅(%):-44.9

公司名稱:聯合環境 掛牌日期:‘10/10/22 掛牌價:16.70 6/3股價:15.80 掛牌來漲跌幅(%):-5.4

公司名稱:滬安電力 掛牌日期:‘10/10/28 掛牌價:14.55 6/3股價:16.55 掛牌來漲跌幅(%):13.7

公司名稱:Z-OBEE 掛牌日期:‘10/12/3 掛牌價:10.25 6/3股價:7.78 掛牌來漲跌幅(%):-24.1

公司名稱:特藝石油 掛牌日期:‘11/2/25 掛牌價:12.50 6/3股價:10.90 掛牌來漲跌幅(%):-12.8

公司名稱:杜康控股 掛牌日期:‘11/3/9 掛牌價:18.00 6/3股價:14.15 掛牌來漲跌幅(%): -21.4

發行類別:上櫃/興櫃

公司名稱:KY馬光 掛牌日期:‘11/4/29 掛牌價:68.00 6/3股價:87.00 掛牌來漲跌幅(%):27.9

公司名稱:KY必勝 掛牌日期:‘11/5/27 掛牌價:48.25 6/3股價:51.00 掛牌來漲跌幅(%):5.7

公司名稱:KY紅木 掛牌日期:‘11/5/30 掛牌價:77.37 6/3股價:76.75 掛牌來漲跌幅(%):-0.8

發行類別:申請中

公司名稱:昶虹 掛牌日期:‘10/8/30申請上市

公司名稱:傲勝國際 掛牌日期:‘11/2/23申請TDR

公司名稱:HISAKA 掛牌日期:‘11/3/2申請TDR

公司名稱:恩利資源 掛牌日期:‘11/5/3申請TDR

註1.掛牌價以TDR/興櫃/上櫃當天收盤價為準註2.漲跌幅是統計自掛牌日至2011/6/3止資料來源:公開資訊觀測站、櫃買中心、鉅亨網


星國 老闆 管道 繼續 來臺 臺撈 撈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70

一場派對 反蘋果「平板聯軍」成軍

2011-6-13  TCW



一場派對,揭開二○一一年下半年的資訊通訊科技(ICT)產業大戰序幕,宣告反蘋果大軍聯盟正式成形。

五月三十一日,台北國際電腦展(Computex)開展第一天,W飯店舉辦了一場特別的派對。在這個派對上,不只高通(Qualcomm)、輝達 (Nvidia)等國際晶片大廠高階主管齊聚一堂,就連Google、微軟(Microsoft )兩大宿敵也罕見的同台出席,加上台灣廠商仁寶、廣達、華碩、宏?硉央A以及所有的外資分析師、法人,更有巴西、阿根廷的業者飛了三十個小時,跨越半個地 球來到台北。原本預計五十人的場子暴增到近百位,將派對現場擠得水洩不通。

這場派對的主人是安謀國際(ARM),全球最大的矽智財廠商,英特爾(Intel)最大對手。這是他們第一次舉辦這樣的派對,盛況之空前連他們自己都嚇了一跳。

盟主:安謀取代Wintel包辦平板電腦逾七成晶片

後PC時代,蘋果的iPad在平板電腦市場中,拿下所向披靡的八成市占率,而其固有的封閉系統,讓蘋果獨占了整個利潤,也讓其他的廠商不得不想盡辦法與之對抗,甚至不惜與過去的競爭對手合縱連橫,只為了從蘋果的手中搶下一塊肉。

因此,有別於過去幾年,各家品牌廠百花齊放,爭著推出最新產品來吸引國際買家的目光,今年的台北國際電腦展,顯得異常安靜,除了華碩一口氣推出四款新品之 外,其他廠商幾乎都沒有大動作,反倒是上游的晶片廠、半導體廠、與作業系統廠顯得相對活躍,紛紛推出各式各樣的解決方案。

「與其說是安靜,不如說是焦慮,大家都關起門來,想辦法找出破解蘋果之道,」仕橙3G教室技術總監陳俊宏觀察:「這將是一場平板聯軍對抗蘋果的誓師大會!」

而安謀,正是這場大會的新任武林盟主。「安謀與Honeycomb(Google Android 3.0版本)已經取代Wintel(Windows+Intel),成為後PC時代的主導者,」大和證券亞洲科技產業研究部主管陳慧明肯定的說。

過去安謀因為堅信開放思考與個別創意原則,不像英特爾一樣,幫客戶把所有的軟硬整合都做好,在PC時代一直不受青睞。但由於其架構處理器具有低功耗、高效 能的特性,符合輕薄的行動裝置需求,目前全球安謀架構的晶片出貨量已經高達二十五億片,有超過七成的平板電腦是採用ARM-Android的解決方案。

「我們現在的成功,其實代表的是所有合作夥伴的成功,」安謀全球總裁布朗(Tudor Brown)在派對上舉杯這麼說。

PC廠戰術一:打破過去關係,重新結盟

這句話的背後,意味著PC廠商兩個重大的轉變:第一、不能再像過去一樣,拿了Wintel的方案就單打獨鬥,賺取三%、五%的微薄利潤;第二,要比過去更加貼近消費者市場。

「大家都很希望台灣產業可以轉型,跟上這波變化,」顧能(Gartner)分析師蔡惠芬表示:「問題是,有多少人有『從零開始』的決心?」

安謀全球移動運算ODM(設計製造代工)市場開發經理陳洛指出,過去台灣廠商太習慣看眼前的毛利,總是期待著Wintel給特效藥,馬上推出殺手級產品, 但沒有想到蘋果帝國也不是一天就起來的。「與其做一大堆技術分析,不如到超級市場轉一圈,主動出擊,看看消費者關心的是什麼,」陳洛說:「最重要的是,不 能再坐著等Google來救你。」

蔡惠芬也認為,台灣的ICT市場現在重新回到一個非常新興(emerging)的原始階段,在此新的戰場中,「你不能再悶著頭自己做,而是要relay on third party(倚靠第三方資源),廣納所有的可能性,」蔡惠芬說。

這就是今年台北國際電腦展最特別的氛圍,產業重新洗牌,所有人打破過去聯盟關係,微軟新作業系統Windows 8改抱安謀大腿,搶攻平板電腦市場;Google的Chrome平台卻找上英特爾,要在下半年推出超輕薄雲端筆電。目的都是為了要破解蘋果魔咒,搶回消費 者的心。

然而究竟要怎麼做才能夠制定出一套完整的策略?

「其實消費者要的東西很簡單,就是開機速度更快,電力更強,」麥格里證券PC下游硬體產業分析師張家福說。

PC廠戰術二:用雲端內容,抓住消費者

張家福表示,目前大家都陷入在平板電腦的迷思中,爭相推出一堆類iPad產品,但品質既追不上蘋果,價格又拉不出差距,「與其做me-too(追隨者),不如先把重點放在超輕薄筆電上,這樣就不見得要比低價,還可以保有一定的毛利。」

Google台灣區總經理簡立峰則認為,台灣廠商太把目光集中在傳統的PC上,應該要跳脫出硬體裝置的思維,改從雲端上思考。

「換個角度想,如果冰箱就能上網,車子裡的導航器可以收E-mail,是不是平板有這麼重要嗎?」簡立峰笑著說。他舉例,裕隆與宏達電跨界合作,正是告訴所有PC廠商不要再自我局限。

拓墣產業研究所副所長楊勝帆說,當所有的裝置最後都化成一塊塊螢幕,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建立起自己的雲,把在地化的服務與內容做到最好,才能走出自己的路。

【延伸閱讀】PC新聯軍兵分二路戰蘋果

超輕薄筆電戰場 競爭對手:蘋果Macbook Air品牌代表:華碩、宏?? 處理器:英特爾作業系統:Windows 7、Chrome、MeeGo代工廠商:廣達、仁寶、緯創

平板電腦戰場 競爭對手:蘋果iPad品牌代表:華碩、宏?痋B宏達電、三星、摩托羅拉處理器:安謀作業系統:Android 3.0、Windows 8代工廠商:廣達、鴻海


一場 派對 蘋果 平板 聯軍 成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71

尬賈伯斯 王雪紅再造新秘密武器

2011-6-13  TWM




上個月,威盛董事長王雪紅親入敵營「買蘋果」,成為市場上的話題;她在蘋果電腦(Apple)大買蘋果的產品,被視為要在第一線了解對手動向,因為,她正傾威盛集團資源,打造一家專攻數位匯流的「土蘋果」威信科電。

今年第一季,威信科電首次交出小賺的成績單;今年威信科電在大陸白牌平板電腦市占率,占五成以上,整個市場規模,約為八百萬台。

從產品看,威信科電做的產品,不像電腦,卻像家電,他們產品有連上KKBOX線上音樂服務的網路音響,或是內建數位相框軟體的平板電腦,「我們的客戶,除了電腦廠商,很多是音響、投影機廠,」威信科電總經理林子牧說。

他拿iPad舉例,「你覺得iPad是什麼?是PC?是網路產品?還是消費性電子產品?」他認為, 未來這些產品的界限將越來越模糊。林子牧說:「這個市場現在才剛開始。」IBM預估到二○一三年時,全球將有十二億台能連上網路的數位家電。

面對數位匯流,一家公司必須擁有通訊、PC、消費性電子和數位內容相關技術,林子牧開始整合威盛資源,搶攻這個市場。林子牧坦言,威盛的研發資源、過去累積的智財權,威睿的通訊能力,甚至KKBOX和威望國際(CatchPlay)的內容,威信科電都可以使用。

威信科電走的是和威盛完全不同的一條路,林子牧說,「以前我們相信,走全球化就是藍海,」但現在,威信科電卻是從消費性電子出發,他們發現,「全球化還要 結合在地思維,才是藍海,」做PC看的是全球市場,追求高價,而做消費性電子產品,卻要先做到便宜、簡單,二者的思維完全不一樣。

靠六成軟體人,打內容戰

現在,威信科電雖是IC設計公司,卻有六成人力是軟體工程師,就是靠軟體加值,走出和過去不一樣的路。

威信科電單季獲利,代表威盛從CPU進到數位家電的新里程碑,王雪紅最後培養出的,會是在中國走紅的「土蘋果」,或是能走上國際舞台的「金蘋果」,還有待觀察。


尬賈 伯斯 王雪紅 再造 秘密 武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72

Clean Up Our Financial Markets

2011-6-16  NM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anyone with an interest in the health of Hong Kong’s financial markets, we have to be very concerned with the recent events in the United Sates that raise questions over whether some of the private enterprise Chinese companies listed there are complete frauds.Charles Li, the Chief Executive of the Stock Exchange of Hong Kong, was right to point out to the press that many of the companies that are involved in the increasing number of scandals over there would not have remotely qualified for a listing in Hong Kong in the first place.

However, and his comments were broadly correct, this should not mean that we smugly go off into the distance thinking that the growing international mistrust of Chinese private sector companies, and their sponsor banks, is of no relevance to us.It is quite true that we may have listing rules and requirements in Hong Kong that would have stopped many of these particular, NASDAQ “backdoor” listing, companies coming to the local market, but the fact is that we have had more than our fair share of scandals anyway, despite our supposedly more onerous rules.Anyone with any involvement in the market here knows that in fact, we have a pretty strong stench coming from our own trail of corporate scandal here in our very own backyard. Companies with local and international management, focusing on overseas markets, have been racked by scandal, just as companies that are run on the Mainland by management from there, have also often been proven to be a minefield for investors. Moulin is a pretty good example of the former, and Sino-Forest looks to be turning out to be a pretty good example of a corporate fiasco from the mainland.Smug we should not be, especially as it can be argued that few, if any, of the backdoor listing Chinese companies in North America would have attracted long term institutional money and the goings on there, whilst embarrassing for the Exchange, do not impact the mainstream of key global investors.On the other hand, if Hong Kong holds itself out as being well regulated, it can be even more damaging when fraud and accounting irregularities hit the market as institutional investors have often been large holders in scandal hit companies here, because they are told that they operate under a “modern” regulatory regime.

 

As someone who sat on The Listing Committee for a recent four year period, that is the last organization that should be blamed for shortcomings in the system. It has a mandate to decide a number of things, but the one thing that it cannot decide is whether a company should be listed it or not. This approval is essentially a matter of fact. The rules and published precedents prescribe what criteria a company needs to meet before it can be listed, while sponsors, valuers and accountants have specified responsibilities, including the SFC-licensed sponsors of the issue having an overriding duty of care to carry out due diligence.If someone acting in a professional capacity in preparing a prospectus says that a certain fact is correct, and certifies that they have done the work to come to this conclusion, then neither the Listing Committee nor people at the Exchange can raise any objection.On a good number of occasions, draft prospectuses that were seeking approval were presented to be met with, let’s politely say, a degree of skepticism by members. However, the members’ raised eyebrows fell back to their normal positions when it became apparent that the sponsors had signed off on everything being dandy.The SFC does, however, also have a responsibility to vet prospectuses and they do indeed have powers that the Exchange does not have. So, it was good news this week when Martin Wheatley, on leaving his role at the SFC, raised the prospect of ensuring that professional advisers who knowingly, or unknowingly, are involved in preparing fraudulent new issue documents could face criminal charges in future.There is a dark underside to our financial markets, with a number of players who “play the game”, knowing that the current penalties, in the absence of investors being able to pursue class actions, are modest to non existent. As Chinese companies are undermining investors’ confidence in some overseas markets, Hong Kong needs to protect its reputation assiduously, which also means that local investors will also be better protected. Statutory backing to the Listing Rules, which is promised, and criminal sanctions against sponsors are both much overdue – let’s move ahead as quickly as possible.

 

Stephen Brown is a director of the Civic Exchange, a Hong Kong-based think tank.We are now on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pages/Next2ndOpinion/464005150156


Clean Up Our Financial Markets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73

歧視外資非港人之福

2011-6-16  NM




波老道「地王」拍賣未創新高,發展局及金管局趁勢出招抑制樓價;前者宣布第三季推出八幅土地應市,形同恢復定期賣地,以增加房屋供應;後者分三級進一步收緊銀行按揭以削弱需求。供求雙管齊下,可有為樓市降溫之效否?

○ 三年沙士後特區改以勾地表取代定期賣地,目的是避免讓源源不絕的土地供應摧殘樓價,打擊庫房收益。八年實踐,證明市況低迷之時,勾地表制無疑有抑制土地供 應之效;可是及其樓市復甦升溫,這個辦法則推波助瀾、刺激起樓價來。反之,定期拍地、土地供應穩定,可防止樓市出現斷層而導致樓價大幅起落,煽動炒風。故 此持之以恒,定期賣地理應有助於穩定樓市。

以收緊按揭成數抑制需求亦非新招。早在彭定康時代,財政司麥高樂業已用上了。觀乎年來樓市的波 動,這個政策的實效如何又還用多說嗎?不辯的事實是,無論是過渡前夕或當下的樓市都顯為外來游資牽動。降低按揭成數無疑削弱本地上車用家的置業能力,可是 對毋須依賴銀行按揭的外來炒家或投資者,緊縮措施恐怕作用有限。

由是之故,金管局針對「主要收入非源自本地」人士新設的按揭限制 —— 一千萬元以上物業,按揭借貸不得超過樓價四成等等 —— 看來亦是姿態而已。一日內地人尚以香港為置業買保險的避風港、一日港英建立的私有產權體制仍然穩固,優質物業便會有價,此又顯非金管局的緊縮按揭政策扭轉 得來的。即使扭轉得來,那又扭轉來做什麼?物業有價,早晚又怎不造福七百萬人?

 

金管局擺的姿態雖不足以扭轉外來資金置業買 保險的需求,此番舉措卻偏離開埠以來對資金一視同仁的「自由港」精神,開了個歧視外來資金的先例。長此下去,那又焉能不破壞私有產權體制?根基崩壞、避風 港不再,那又何以吸引外來資金?外資卻步,樓價又怎麼了?物業跌市又豈是港人之福哉?當然,爛船總有三斤釘,私有產權體制也不是一朝一夕便崩壞得來的。可 是金管局按樓價作的三級緊縮按揭措施,可即時令以樓換樓改善居住環境的人有換車難之嘆矣。換車難那又何以締造和諧?七百萬元樓價以下的物業不為緊縮按揭措 施打擊,炒賣活動由是都聚焦到中下價樓市場去。不巧,財政司先前以特別印花稅打擊炒賣活動,其實質效果是導致二手市場供應枯竭。炒家入市而貨疏,總的結果 恐怕是進一步抬高上車置業的門檻了。影響樓市的因素錯綜複雜,怎是干預二字便是了得?當下為了抑制樓價而不惜歧視外資,離經叛道,後果堪虞。與其藥石亂 投,何不長期穩定土地供應,以免物業樓市淪為風險難於衡量 —— 故此為上車添加困難 —— 的政治市?


歧視 外資 港人 之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74

因為信 黎智英


2011-6-16  NM




What's going on? 到一個新地方,心裡你不期然會這樣問。不管是有意識或直覺地,人都會有好奇心,因為知覺在發生的新生事物好奇就是人生的一切。對新生事物固然好奇,對將要 發生的事情同樣好奇。正在發生的事情會繼續發生下去,發生過的事情卻不能再發生。世事不會重複,正發生的事情卻永遠繼續下去。

如果生老病死便是生命,那麼這些「發生」的過程便是生活。這些「發生」跟人如影隨形,每一個人的生命中都不缺。生命完結便再沒有生活,沒有生活的生命是走 肉行屍般的死物,既然生而為人卻選擇做走肉行屍,那不是太吃力了嗎?沒有生活的人生,死了是否更化算?放工途中想到人存在的價值這個永恒的問題。平時習慣 路上讀書,今晚可挑不起這個心情,從車上東張西望街景。老婆仔女回來了,個多月沒有見面,他們到底怎麼樣了?想起他們,腦中浮現他們的形象。我什麼也沒有 做,只是在想,一切都只是想像,似乎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但我知道生命在縈繞一些事情蜿蜒蹉跎,我知道我是生活着。你可有試過激怒兄弟姊妹,到他們喊了出來 才甘心,才覺得心涼?不用說,你當然試過!你是壞人嗎?當然不是。他吃了我最喜歡吃的叉燒包,我要報復!你不要假手於人,而要親手奪回公道,好親自嘗到那 痛快的激動!你邪惡嗎?不,你只不過是在生活。人要是沒有報復之心,許多事情便不會發生,令生活少了缺陷。生活一定要有缺陷嗎?沒有缺陷,那你會懺悔嗎? 你會自省嗎?你會謙卑嗎?沒有缺陷的完美人生,那會多可怕!不會懺悔,自省和謙卑的人多麼可悲!缺陷是面鏡子,好照亮你的人生,自戀?自大?那是孤芳自 賞,固步自封,故此是死路一條。沒有了報復之心,不管多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也沒有人出手報復,甚至以惰性的麻木為寬恕,視之為美德,這樣的社會非但大有缺 陷,更無可救藥。是的,個人固然要從缺陷中反省,社會又何嘗不要反省?若然對作奸犯科、傷天害理的人視而不見甚至惰性麻木,讓謀財害命的兇手或強姦犯逍遙 法外,這個世界又還得了?是的,我們不會寬恕這些壞人,我們要報復,將他們繩之於法。故此報復是社會作反省的一個辦法。《聖經》說:「窮人永遠與我們同 在。」 同樣的真理是:「人有原罪,因而人的罪惡也永遠與我們同在。」見到窮人,我們反省,觸發慈悲之心;面對罪惡,我們反省,學曉謙卑。耶穌不也要我們寬恕別人 嗎?是的,我們要寬恕人,而非罪惡。人會懺悔,罪惡可永遠不會懺悔。我們寬恕懺悔的人。懺悔,人因而得到救贖。救贖是愛,愛是寬恕。人可以愛身邊的人卻不 能救贖他們,我們的愛只不過是上天救贖的折射而已。人本來沒有愛,因為上天的救贖才有了愛。福音早就說過了。

在人生路上,每當我們打開一扇門那便猶如打開潘朵拉的盒子,我們無從知道從門後走出來的會是魔鬼還是天使,但我們還是打開門,否則人生便沒有出路了!不打 開面前那扇門,一切處於靜止,沒有啥事情發生過,面前這扇門便是個休止符。不打開這扇門,一切無驚無險,但我們也就完蛋了。生活是一連串不斷發生的事情, 將要發生的事情都蘊藏風險。我們眼前擺了個潘朵拉的盒子,那是讓我們去打開的,好讓我們繼續活下去,這個盒子是我們人生路上的清泉。

生命就是驚險,面對驚險就是生活。驚險令生活不斷蛻變,令我們不斷面對新生事物,我們走不掉會不斷犯錯,不斷被救贖,不斷激發對生命的熱愛,不斷衍生激情,在這蜿蜒的蹉跎中不斷自我完善,因為缺陷這面鏡子永遠都在照耀我們。

打開這扇門,若然走出魔鬼來那怎麼辦?魔鬼是在微笑嗎?還是我們向魔鬼微笑?魔鬼是你眼中的影舞者,還是硬要闖進你生命的邪惡?是的,你害怕,未打開門你 已經怕得要死,甚至魔鬼也知道你怕得要死。那個時候你就像個自殘的人,在水中割脈滲血好引誘吃人鯊。心中恐懼,魔鬼又怎不來找你?

當你慌張得眼中只有影舞者,即使打開門後有天使站在面前你也看不到,祂只好黯然退下。本來要發生的好事卻被你的心魔趕走。因為懼怕,多少本來要發生的事情 也就沒有發生過了,多少美好的生活是被影舞者遮蔽了?多少生命又被蹉跎了?我們不信,事情便永遠不會發生。信,便要打開那扇門。不信,那又打開門來幹什 麼?你還要犯無聊嚇唬自己嗎?

打開門,邪惡的魔鬼真的站在面前那又怎麼辦?事情都是這樣發生的。我們看不見上帝,卻要見到魔鬼,那不是太吊詭嗎?不,我們要信便是這個原因。信,我們便有沛然勇氣,這無比的勇氣會把魔鬼嚇得落荒而逃。

儘管看不到祂,我們感受到神賜予的福祉、天使的微笑,因此我們相信。信,門才會為我們打開,門打開魔鬼落荒而逃,因為我們信了。信是打開生活之門的動力, 打開了門、打破寂靜,事情才會發生,才會跳躍出希望。為什麼只有在魔鬼會出沒的地方才有希望?因為有困難的地方我們才會有希望找到解除艱困的辦法,因為驅 散了魔鬼的黑影我們才會看到光芒。

誰要無災無難到公卿的人生?無聊透頂,悶都悶死人,睏都睏死人了。無災無難、無驚無險,你來到世上幹什麼?吃飯拉糞嗎?我六十多歲了,再創業做電視就是不 想無驚無險度過餘生。打開電視這扇門果然有隻猙獰地狡笑的魔鬼跟我撞個正着。我愣了愣,噢,知道了,這是個啟示,空穴來風,魔鬼不會無緣無故站在我眼前 的。我向那狡笑的魔鬼微笑,因為在那猙獰面具背後其實是天使。

上帝彷彿在跟我說,你相信我嗎?我相信。我知道此番經歷帶來啟示,告訴我不要走傳統的路,因為此路不通,故此上天派來魔鬼擋路,不容我硬闖,要我另闢蹊徑。舉頭一看,嘩,果然,新的前景就在柳暗花明中;平坦的大道倒是奏響輓歌的黃泉路。哎,好險啊!

噢,對不起,我忘了他站在那裡。喔,對不起,不能令他心涼了,他太吃力嗎?他會寂寞嗎?呀,還是忘記他吧!

但,你真的要信,相信困難不是條末路,而是要你尋找新的開始。沒有人可以告訴你新的途徑在哪裡。世上沒有先知。但困難會告訴你:此路不通,另闢蹊徑吧!只 要肯去找,你便會找到出路。但,你要相信哦,站在面前的不是魔鬼而是天使的化身,你會讓天使鈴聲在心靈中響起嗎?信吧!前面並無邪惡,那全是嚇唬沒信念的 人的鬼臉,鬼臉的背後是祂的恩典,因為祂做的一切全都是為了你。舉頭望望那面缺陷造的鏡子吧。


因為 黎智 智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75

邱騰華零監管大陸海關扣押數碼港運泥船

2011-6-16  NM




香港至今最大的防洪工程還未完 工,已成為中港笑柄。本刊收到消息,上月底有八艘由香港出發的運沙船,被廣州海關扣押,指船隻偷運毒泥入境傾倒。本刊調查後,發現這批毒泥,全來自這個在 數碼港進行得如火如荼的雨水排放工程。這個耗資卅億元的大工程,因為承建商欲慳成本,於是偷偷運往不合資格地點傾倒。最令人髮指是環境局長邱騰華縱使一早 收到舉報,仍不作仔細調查,任由毒泥兩年來非法傾倒。

耗資卅億元的港島西雨水排放隧道工程,正日以繼夜在港島數碼港地盤趕工,然而工人近日議論紛紛的,是工程可能因官非而無法收科。一名地盤員工上週向本刊記 者透露:「五月底有批運沙船在內地被扣留,搞到突然間無船運走啲泥,堆積喺地盤度,大家都停晒手唔使做。本來係三艘大船,依家得番一艘,運載量無之前咁 多。你問我啲船點解被扣留,我都唔知!」這個渠務署歷來最大型的防洪工程,○七年展開,主體興建一條全長十一公里、由大坑延至數碼港的六米直徑雨水道,然 後連接卅四個入水口,預計明年完工後,可收集港島三成雨水,集中排至數碼港出口。由於工程龐大,鑽挖出來的廢料估計有二百五十萬噸,足夠在維多利亞公園鋪 上五米高的泥層。目前這批泥沙集中在數碼港卸落運沙船,再送到別處傾倒。

毒泥運費比較

廣州海關網頁上月底披露,扣查了來自香港的躉船,上面運載二千六百噸建築廢料。

海關扣八船

但這樣的重量級工程,兩年來卻一直非法傾倒泥頭。廣州海關於上月二十三日在廣州南沙查獲一批走私建築廢料,當中包括渣土、棄料、淤泥等建築廢料約二千六百 噸。經調查後,發現這批廢料來自香港,中間人收到泥頭後,再轉賣給當地工程判頭作堆填。大陸海關上月在番禺及南沙,分別扣查了六艘及兩艘運沙船。本報記者 於是月初到南沙蘆灣村對出的海邊,找到被扣查的兩艘運沙船,船名分別是「粵廣州貨0508」及「番運機168」。「粵」停靠在近岸位置,船上仍有小量泥 石,泥石早前已卸在岸邊。「番」則在岸邊以外約二百米的海上停泊,船上還堆滿一個個小山丘泥石。一名在蘆灣村泥石場工作的工人,負責將船上卸下的泥石剷成 山丘;這幾天他無工開,就是因為由香港來的運沙船已整個星期沒來。「停晒啦,無做運香港嗰啲泥,惟有等運其他地方海沙囉。」他解釋內地對泥石需求甚殷: 「呢度好多香港的船運廢料過嚟,依家南沙、中山好多開發區呀,地盤呀,都會用呢啲廢料嚟平整土地,或者用嚟填海。香港啲船運過嚟都好幾年啦!」爆料人士續 稱,數碼港運來的泥頭,最終運到中山火炬開發區臨海工業園。記者到該處視察,佔地四十平方公里,即相當於整個九龍半島大的臨海工業園,一車車泥頭正在運送 到地盤,用作平整土地。

唯一合法地點台山

原來香港的三個堆填區將於二○一四年陸續爆滿,根本沒空位容納大量建築泥頭、廢料,加上數碼港工程於鑽挖加入膨脹劑,掘出來的泥頭含大量化學物,不適宜填 海,更遑論近年本港填海工程早已買少見少。不能填海,堆填區容不下,數碼港的二百五十萬噸毒泥唯一出路,是按○五年中港簽署的《香港廢棄物跨區傾倒管理實 施方案》,只可送到台山廣海灣傾倒,香港由○六年至去年,已累積運送了約三千萬噸建築廢料到台山。然而台山路遠,運費連行政費每噸泥要收至少四十元,於是 不法承建商,就想盡方法傾倒泥頭。業內人士告訴本刊,小量傾倒,可在郊野公園或偏僻山邊搞妥,大量的,有工程判頭就試過找平底躉船偷偷載泥頭到中、港水域 交界,如桂山島一帶,打開船底,不消一分鐘,泥頭入海,無影無踪。可是近年兩地政府管得緊,有承辦商悄悄聯絡南沙、中山等近香港的地盤,私運毒泥到那裡傾 倒。業內人士又指,運往南沙的毒泥每噸運費約要十八元,比去台山便宜廿二元,若以數碼港毒泥總量二百五十萬噸計算,共省五千五百萬元,佔整個工程造價近百 分之二。「泥石出口有嚴格管制,唔可以隨便運出境,根據香港及內地協議應該要運去台山,但台山遠,運到中山南沙一帶,可以慳番好多運輸成本。」一名不願公 開名字的工程顧問表示。

點會拉人?

有人兩年前向政府舉報,數碼港工程承辦商寶嘉——西松聯營將毒泥偷運到南沙、中山傾倒。爆料人李先生對本刊說,負責監督工程是渠務署,渠務署接報後大為震 驚,馬上煞停運泥躉船,要承辦商一週內交代。由於法例列明建築廢料由環保署監管,環保署就接手調查,怎料一週後的調查結果卻嚇了一跳。「環保署官員居然話 運泥船有內地批文,佢哋又已向內地部門調查過,證實批文真實,所以毒泥係合法運去南沙、中山。」李先生說:「如果批文合法,依家又點會俾海關拉人、封 艇?」不僅香港政府查核馬虎,地盤承辦商僱用的環境顧問公司一樣離奇地向毒泥「開綠燈」。根據香港法例,地盤承辦商要聘請環境顧問公司,監督工程環保工 作,並須向政府及公眾公布有關地盤的《每月環境審核報告》。數碼港工程的環保顧問是環保界老行尊漢臻顧問有限公司,記者翻查漢臻去年十一月公開的《環境審 核報告》,發現裡面講明地盤泥頭是運往中山,而不是《香港廢棄物跨區傾倒管理實施方案》的唯一傾倒地台山;這一點連環保界老行尊漢臻也搞錯,實在匪夷所 思。記者向工程承辦商寶嘉——西松聯營和環保顧問漢臻,查詢數碼港運沙船被內地海關扣押一事,他們一概不願置評。至於環保署更卸膊,一句不答,只交由渠務 署作答。本刊把廣州海關拉人封船的照片和報導交給政府看,要求解釋,渠務署仍不承認,只說每艘船均有蓋印簽收的記錄,如碎石是運離香港,承建商亦呈交「出 口報關表」副本以作參考;但當記者要求處方提供報關表等批文,處方則拒絕回應。

老行尊前高官

漢臻顧問有限公司由陳漢輝及蔡惠芬創辦,二人現時為公司主要股東。漢臻曾為多個大型工程擔當顧問,包括港澳碼頭直升機坪的噪音評估、沙田新市鎮道路的環評 等。負責簽署《港島西雨水排放隧道工程》的環境審核報告的人士正是蔡惠芬。陳漢輝在業內的來頭不小,他在八二至八七年任職環保署,後來離開政府搞私人公 司。他亦是香港能源學會榮譽顧問,及曾任工程師學會環境界別代表。


邱騰 騰華 華零 監管 大陸 海關 扣押 數碼港 數碼 運泥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76

串謀詐騙罪成蔣麗莉天堂落難

2011-6-16  NM




茶餐廳播着蔣麗莉被判罪成的電視 新聞,茶客忍不住拋出一句:「佢老豆蔣震好巴閉嗰喎。」由大磡村山寨廠打拼成為香港工業家代表的蔣震,一手栽培子女中「最聰明」的蔣麗莉接掌其工業王國 ——震雄集團;可惜她對苦幹的實業不感興趣;反而投入大起大落的金融市場,在科網股熱爆之時,接過太平洋興業(166,現稱新時代能源)股份,出任上市公 司主席,大玩財技,再把理大研發的汽車廢氣微粒過濾器,以環康集團(8169)名義在創業板上市。上週四,蔣麗莉被裁定串謀詐騙、欺詐及在招股書作虛假陳 述,三項罪名成立,而太平洋興業及環康均是令蔣麗莉入罪的涉案上市公司;由她涉足金融市場當天起,已埋下今天成為階下囚的伏線。

蔣麗莉在事業如日方中之際,卻因詐騙罪成,一夜間,由女強人淪為階下囚。自上週三被還押監房後,蔣麗莉明顯憔悴不少,臉貌浮腫。代表律師上週五捧出大堆知 名人士如高錕、朱經武、田北俊、鄭秀文等和她的家人撰寫的求情信,法官宣布週三判刑。她步入羈留室前,大聲向家人交代:「我冇事,唔使擔心,照顧細路,照 顧Daddy,既然到咗呢個地步,你同我唔希望發生嘅事都發生咗,要對自己有信心。」蔣表現強悍,警告在場記者,聲言上述對話不准記者報導。

法庭判她罪成這個關鍵時刻,八十八歲的老父蔣震未有到庭支持。除了○八年案件首次提堂時,蔣震全家現身力撐外,他從來沒到庭聽審。據蔣麗莉的二姐蔣麗芸 說,父親一直很關心女兒的案件,一直想到庭支持,但家人怕他受不住刺激而反對。蔣麗芸說︰「就算係我哋都覺得好沉重,直情唔夠膽望住Lily(蔣麗莉英文 名)入羈留室。「爸爸表面好鎮定冇嘢,但梗係心痛!所以stepmother(蔣震現任妻子馬麗華)每日都幫佢量血壓。」蔣麗芸表示家人差不多每晚都會陪 他散步,他很關心蔣麗莉四個孩子,在蔣麗莉被還柙後,即往探望四名孫兒。

聰明反被聰明害

蔣震沒有為蔣麗莉寫求情信,蔣麗芸說:「爸爸從來冇諗過Lily有辱家聲,因為佢從來唔覺得Lily有做過,反而係Lily受傷,係被害者。」蔣震育有六 女一子,蔣麗莉排行第四,讀書天分最高,蔣震曾讚她「最聰明」;十三歲到美國讀中學,年年考第一,更獲頒獎學金,在南加州大學機械工程系修讀兩年半便拿到 學位;回港後先後在中大及理工取得工商管理碩士及博士銜頭。老父亦悉心栽培她,八三年蔣麗莉在震雄由見習工程師做起,逐漸進身管理層,是眾多兄弟姊妹中最 早擔任執行董事的。但九七金融風暴後,工業界舉步維艱,蔣麗莉亦開始「另闢天地」,她與曾在渣打銀行工作的呂綺雯(Brenda Lui)分屬好友;二千年二月,呂綺雯獲大劉劉鑾雄邀請過檔,便把她與友好于善基持有的上市公司太平洋興業約三成的股份,以一億九千萬元售予蔣麗莉。太平 洋興業成立時,股東來自五湖四海,包括遼寧信託、挪威的維京船務;蔣麗莉膽敢接手此公司的股份,成為她進軍金融的第一步。

公司前揸弗人浮屍

可是,太平洋興業像是被下了咒語的殼股,前揸弗人呂綺雯二千年賣股套現後,離奇浮屍深水灣海面,消息震驚金融界,案件至今未破,但此事並沒有嚇破蔣麗莉的 膽子。呂綺雯身亡後兩個月,蔣麗莉一度提出把她私人持有,成立僅四個多月,只有五百多萬資產的科網公司Cents.com,以一億七千萬元,注入太平洋興 業,但交易最終因來自挪威的第二大股東Kistefos反對而告吹。如意算盤落空後,蔣麗莉於○二年,企圖把太平洋興業兩成九股權以一億五千多萬售予重慶 商人張明宇,再向其他投資者配售手上剩餘股份,協助張氏避過全面收購。其間,馮永祥揸弗的禹銘(666,現稱新工投資)亦殺出,提出以每股一仙全購太平洋 興業,才發現蔣麗莉原來持有未行使認股權,佔已發行股本百分之八至九,連同蔣麗莉持有的三成多,禹銘計過數後,深知成功收購機會微,計而打退堂鼓。及後有 人得悉蔣麗莉持有未行使認股權,遂向證監會表示不滿。證監會曾就蔣麗莉收購太平洋興業有否違反「收購合併守則」展開調查,於○七年認為沒充分證據證明指控 屬實,但就將資料交予廉署跟進。

私人助理當污點證人

蔣麗莉「暗揸」這批認股權,就是本案的關鍵罪證。證據顯示,○二年蔣麗莉在太平洋興業任職主席兼執行董事期間,推出認股權計劃,共批出二千三百多萬股認股 權予十名員工。可是,大部分獲配股員工全是低級職員,其中一人報稱是投資經理,實情是蔣麗莉月薪只有一萬二千元的私人司機。其後蔣麗莉吩咐私人助理葉玉珍 向其中五名獲配股員工要求回水,私吞最少三百萬元。後來葉為求自保,答應廉署擔任污點證人,成功頂證蔣麗莉令她入罪。蔣麗莉在庭上自辯時,聲稱是效法父親 「成果共享」的理念。她說父親主理震雄集團時,無論對上至高級經理,下至低級的學徒,也會贈送股票,以激勵員工。「父親嘅強大信念係成果共享,我受佢影響 好大,受佢啟蒙,同佢嘅理念相同。」另外,她說○二年懷孕期間身體不適,故此沒有參與批核認股權計劃。唯法官並不接納蔣的自辯,指她不合比例贈大量股份予 低層員工,斥責她是「非法計劃的主腦」。

攞理大科研上市

而曾由她控制的另一間創業板上市公司環康(8169),同樣令她「斷正」。控方指○一年時為環康主席的蔣麗莉,在環康上市前,將市值五百多萬元的八百八十 多萬股,即佔公司百分之一點六的股權送予私人助理葉玉珍,以葉年薪廿萬計算,有關轉贈等於她廿六年薪金。蔣麗莉原來想繞過一年禁售期套現,故將股權轉到助 理名下,在上市翌日即吩咐助理賣掉其中八十四萬股,套現了三十七萬。蔣麗莉不單因環康而入罪,公司亦成為理大校政的醜聞,環康生產的汽車廢氣微粒過濾器 「環康保」,原由理大工程系研究,九九年政府委託理大進行可行性測試,蔣麗莉以理大工業顧問身份參與,不久就成立環康科技,與理大合作,並於○一年將公司 在創業板上市。

公司文件不翼而飛

去年三月,張超雄等理大教職員發表公開信,力數管理層九宗罪,指理大涉嫌賤賣科研股份,迫使理大成立三人小組調查。後來,調查報告公開,其中提到九間公司 的成立文件下落不明,當中包括環康。理大前教職員林本利提起此事仍十分氣憤。有份參與研發「環康保」的理大土木及結構工程系副教授熊永達,亦表示沒聽過有 公開招標。事實上,蔣麗莉與理大埋堆,全靠父親蔣震之名撐腰。早於九五年,蔣震捐贈五百萬予理大,獲學校劇院冠名,更設立獎學金,每逢理大邀請演講,蔣震 都盡量撐場。蔣麗莉修讀博士學位,亦揀理大,而丈夫於積理亦是理工大學設計系副教授,以及該校多媒體創作中心總幹事。

「明日之星」變階下囚

自成為太平洋興業主席後,蔣麗莉遂與金融圈中人混熟,特別於○二及○三年細價股炒得厲害,她與金利豐老闆朱李月華朱太,以及金匯投資的副總裁譚毓楨密密交 往;但前兩者皆是金融界的「高手」;搞工業出身的蔣麗莉明顯「比下去」;今年初朱太與友人吃飯時提起蔣麗莉也欷歔慨嘆。蔣麗莉罪成,不少政界及金融界人士 均搖頭嘆息。事實上,○八年一月廉署正式拘捕蔣麗莉前,正值這位女強人事業的顛峰期,更被視為政經界的「明日之星」。最風光的,莫過於○七年五月,取代滙 豐前亞太區主席艾爾敦,出任香港總商會主席,成為總商會創立一百四十六年來,首位女主席。雄心勃勃的蔣麗莉,曝光率大增,更一心想在政界更上一層樓。早於 ○四年,擔任總商會理事的蔣麗莉,已有意出選立法會商界組別席位,但被當時自由黨主席田北俊勸退,並力邀加入自由黨。被捕前,蔣麗莉是自由黨中常委成員, 出掌總商會後,更是狀態大勇。不但獲田北俊「欽點」,成為下屆主席大熱,更盛傳她將捲土重來,出戰○八年中的立法會選舉。可惜,案件曝光後,蔣麗莉墮入 「三失」局面,被迫暫停自由黨職務,總商會主席之位亦由中電行政總裁包立賢代任,參選立法會無望。一身蟻的蔣麗莉,自此絕跡公開場合。

珍惜眼前人

蔣麗莉曾透露,惹上官非後,她反而多了時間跟家人聚會,但官非一度令她情緒低落。蔣麗芸說︰「Lily當時事業冒起中,突然轉變,對佢打擊好大o架!佢傷 心幾日,不過佢唔容許自己唔開心咁耐,浪費時間,好快又好積極投入工作,身兼嘅公職照去開會,冇停過。佢亦都多咗時間接送仔女,星期日會帶佢哋去教堂。」 蔣麗芸說,妹妹懷第一胎時,患上妊娠糖尿病,要定期食藥。此外,就算她公事繁忙,她也堅持用母乳餵哺四名子女。「如果要出差兩三日,Lily直情會帶埋個 細女一齊去,堅持要用母乳餵佢。」她又指蔣麗莉每晚回家也幫子女溫習功課,而為了公平,每名子女均會輪流與父母同房睡,加強親子關係。蔣麗莉的丈夫於積理 也說三名子女早上上學前,均會親吻蔣麗莉,兩歲的細女更要摟着她才能入睡。難怪當律師讀出他的信件時一提及子女,蔣麗莉便忍不住哭起來,相信她最擔心的, 是未來幾年可能無法親親她痛錫的子女。

蔣麗莉簡歷

年齡:50歲家庭:著名工業家蔣震女兒,排行第四,已婚,丈夫於積理,育有兩子兩女。82年:於美國南加州大學取得學士學位後回港,加入父親的震雄集團, 由見習工程師做起,三十歲出任執行董事。99年:獲選「十大傑出青年」00年:離開震雄自立,入股上市公司太平洋興業,任主席兼執董。01年:原本由理大 工程系研發及註冊專利的汽車廢氣微粒過濾器「環康保」,後來與蔣麗莉成立的環康科技合作,於創業板上市,蔣出任主席兼執董。與理工大學各持有五成四及一成 六股份。02年:向商人張天佑出售太平洋興業股份,損手離場。04年:辭任環康所有職務,翌年持股量減至5%以下。同年,獲田北俊邀請加入自由黨。07 年:當選香港總商會首位女主席08年:涉嫌串謀詐騙,遭廉署拘捕,即時暫停總商會主席及自由黨中常委職務。11年:被區域法院裁定串謀詐騙、欺詐及批准發 出不實招股章程三罪成立,還柙至本週三判刑。


串謀 詐騙罪 詐騙 成蔣 蔣麗 麗莉 天堂 落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77

失去靈魂的大學教育 林本利

2011-6-16  Nm




筆者有幸,誤打誤撞竟然能夠在大學任教,目睹過去20多年來本地高等教育的種種變遷。眼見大學逐漸偏離「追求真理,啟發思維」的傳統使命,變得「急功近利,惟利是圖」,實在不禁搖頭嘆息。

20年前,香港仍然只得兩間大學(中大和港大),由於學額不足,兩間大學毋須在教學和科研上進行激烈競爭,便可以吸納足夠的優異學生就讀。那時即使大學校長和教授發表的論文不多,被同儕引用的次數有限,但他們對學術的嚴謹要求和個人修養,普遍獲得學生和社會大眾所認同。

後 來港英政府為了加強本地大學之間的競爭,提高香港的科研水平,於是成立第三間大學,即科技大學。97回歸前幾年,大量高學歷港人移居海外,政府為了增加大 學畢業生人數,效法英國政府,將幾間大專院校升格為大學,令香港突然間由缺乏大學生,變成大學人才過剩。筆者亦因為理工學院升格為大學,由大專講師逐步成 為大學副教授。

很明顯,每間大學的歷史背景不同,本身有其獨特使命,有些較着重科研,有些講求教學質素,亦有一些專門為工商界培訓人才,提 供服務。但過去10多年,本地各間大學差不多都走同一路線,首先要求教員在學術期刊發表論文,之後再計算論文的引用次數和影響系數(impact factor),到近年再大玩院校排名,爭取成為世界前100位、50位,甚至25位的大學。

香港八大院校的經費主要來自政府,由於政府撥款有限,各間院校便要想盡辦法去爭取額外資源,聘用更多「名牌」教授去提高院校的排名。

 

過 去10年,特區政府鼓勵各院校開辦副學士課程,不再資助授課式的碩士課程,以及讓大學教職員薪酬和公務員脫鈎,這些政策正好提供機會給各院校大量印製畢業 證書圖利,將額外收入用作提高教授薪酬,有大學高層的月薪高達三、四十萬元以上(還未計其他額外收入),較特首和司局長更高。院校另一個爭取額外資源的方 法,就是進行募捐,特別向富豪勸捐。院校除了將校園內的教學大樓或學院以捐款人命名外,還不理會捐款人是否對社會有實質貢獻,一律送上榮譽博士銜頭。更有 甚者,個別院校以政治掛帥,向權貴大派榮譽學位,希望能夠獲得更多撥款。最令人不齒的就是一些大學高層,本身不學無術,沒有什麼研究著作,或者只是把自己 的名字加在別人的著作上,但卻對下屬要求多多,玩弄權術。在爭取較高排名時,個別高層更挖盡心思,故意隱藏一些不達標的教員,甚至向負責排名的機構提供不 盡不實的資料。這些缺德的做法,在學術界似乎變得理所當然。《四書》中的《大學》,開首幾句是:「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過去10多 年,筆者眼見大學教育走向商業化,變得功利。不少大學高層缺乏誠信,像生意人多於學者,只顧和商界及權貴打交道,為退休生活鋪定後路。大學管治日趨低落, 外表擁有華麗的軀殼,但內裡早已失去靈魂,不能明辨是非黑白。還望有心辦好大學教育的人能夠撥亂反正,把各院校重新納入正軌,挽回失去的靈魂。

林本利

曾任教於理工大學,現為專欄作家及教育中心校監(http://www.livingwordec.com.hk)作者網誌:http://lampunlee.blogspot.com


失去 靈魂 大學 教育 本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78

為王光亞接風香港「共青團」起底

2011-6-16  NM




港澳辦主任王光亞上任後首次訪 港,連六十位立法會議員也不見,反跟百位年輕人對談,做騷討好反政府聲音日益壯大的八十後。以為廣開言路,但與會的年輕人全經精挑細選,儼如香港「共青 團」,一小時對談中,空談愛國,未聞六四、七一。背後悉心部署是廠佬出身的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陳振彬,這位廠佬,八十後叫他「青年沙皇」,因他在青年事務 上一言堂;他的親中作風不單勁冧北京,特首大熱唐英年亦極力巴結。陳振彬公職

2000至今觀塘區議會委任議員2004獲銅紫荊星章2004至今青年事務委員會委員2004至今觀塘區議會主席2007至2009財務匯報局成員 2007至今個人資料(私隱)諮詢委員會成員2009銀紫荊星章2009至今青年廣場管理諮詢委員會委員2009至今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2010至今關愛 基金督導委員會成員及民政小組委員會主席

縱使民政局多番向在場記者表明百位出席週一對談會的代表,是來自十八區高中生、大學生及在職青年,全無特別遴選,唯一共通點是平日關心社區事務。不過記者 在場細問參加者,發現他們幾乎背後清一色是親中或建制團體,包括由中聯辦副主任王志民擔任榮譽贊助人、全國政協委員方方擔任主席的華菁會;由民建聯成員陳 恒鑌任主席的新界青年聯會屬下三個分會,還未計來自左派學校香島中學的學生及由各區民政署主導的青年事務委員會。這做法與過往由社聯、青協轄下社福機構邀 請不同界別年輕人出席論壇的做法,大相逕庭。「我上個月獲得學校推薦,成為十八區代表之一,參加青年事務委員會舉辦嘅北京河北城鄉考察之旅,我已經去拜訪 過王主任(王光亞)喇,有機會當面問佢問題添。參加過呢類活動之後,真係提升咗我嘅國民質素。」在香港專業教育學院柴灣分校就讀的黃同學便是其一:「民政 局職員前排又打俾我,叫我出席今次座談會。」

沙皇選河蟹

精挑這批青年河蟹出席週一對談會的人,正是箭步搶在民政局常秘楊立門前,同王光亞握手的灰髮男子陳振彬,他雖年屆五十三,仍被政府委任為青年事務委員會主 席。陳振彬於八○年代先在土瓜灣開了製衣廠,之後他成立「寶的集團」,八二年購入觀塘一所工業大廈擴充生意,專製運動服裝,生意遍及日本、澳洲和美洲,在 泰國及內地均有廠房。去年他售出觀塘駿業街三個地段,淨賺三億四千多萬。商界之外,陳亦進軍政界。經常穿中山裝的陳振彬,在左派陣營很吃得開。回歸前,前 立法局成員、現全國政協委員方黃吉雯創立「健康快車」,用流動火車卡為內地貧困白內障患者做手術,陳振彬因捐錢多,成為香港基金理事長,多次隨團北上結識 內地官員,及後成為「健康快車」名譽主席。九九年,他被委任為觀塘區議會議員,○四年當上觀塘區議會主席,並開始向青年事務埋手。

陳於○七年創立香港青少年發展聯會;○九年,進身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統領全港青少年發展事務。「陳振彬接任(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後,委員會即轉向,大 量資助內地考察團或國情教育團,民政局又全力配合。咁梗係啦,民政局曾德成局長同政治助理徐英偉,都係左派人。」青年聯社召集人江貴生說。青年事務委員會 在○八至○九年度得政府撥款一千萬元,陳於○八年上台後,一○至一一年度撥款即倍增至二千萬。而陳創辦的香港青少年發展聯會更左,該會成立後五天便舉辦北 京交流團,得國家主席胡錦濤親自接見。○八年,政府在無諮詢、無招標的情況下,以一元租金租了鰂魚涌培志男童院舊址給香港青少年發展聯會,打造成德育培訓 中心。該中心得駐港解放軍部隊協助,舉辦不少國情認識活動。

拉橫額詐型

「陳振彬接替青年事務委員會,只會搞國情教育,每年撥款資助的項目,幾乎全部係返內地考察。」一名青少年社工慨嘆:「陳振彬搞嘅青年高峰會,不過係想向長 官獻媚;上年邀請唐英年出席,結果有人在場拉橫額,有人又掟鞋。件事令到陳振彬好嬲,佢打電話去社聯(搞手之一)詐型,一直嘈一直嘈,最終搞到有職員為咗 呢件事辭職,件事先至平息。今次王光亞訪港,佢直頭飛起社聯;自己同民政局包辦晒一切籌備工作,佢想監控晒啲青少年活動,最好全部都係愛國運動。」陳統領 下的青年事務委員會,一言堂親中,不少八十後都笑他是青年沙皇。手握青少年牌的陳振彬,除獲中方人士青睞,特首大熱唐英年也想巴結。唐、陳兩家均是開製衣 廠,在業界早有交情,去年陳請唐出席青年高峰會,爭取八十後曝光,今年唐英年辦關愛基金,投桃報李,力推陳作基金民政小組委員會主席。唐英年雖是下屆特首 熱門,但他在關愛基金籌款籌不夠數、呼籲「年輕人做李嘉誠」一番言論又劣評如潮,加上傳媒本月又踢爆唐委託iProA提早進行競選工程,以王光亞為首的港 澳辦,也開始質疑前主任廖暉欽點唐英年的決定,甚至懷疑唐的行政手腕和民望,王今次訪港其一任務,正是收風打聽各界對唐的評價,好讓七月初港澳辦開會時有 底稿。唐深明中央極擔心香港八十後的威力,未來他會更拉攏陳振彬,展現比起梁振英及范徐麗泰更能掌管青年事務的能力。


王光亞 接風 香港 共青團 共青 起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7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