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Quantitative Easing = 通漲??? 分析員的告白

http://albertanalyst.blogspot.com/2010/10/quantitative-easing.html

自從Federal Reserve推出"Quantitiave Easing 2 (QE2)"後,全球股市升勢持續,而2010年9月亦是恆生指數和DJIA全年表現最好的一個月份.

筆者最常聽到對QE2的說法(基本上所謂的專家同師奶的說法分別不大)是:
- Federal Reserve推出QE等於印銀紙
- 因此美元會貶值
- 惡性通漲是難以避免
- 資產價格因此會大漲
- 惡性通漲和美元貶值亦會令美債的泡沫爆破

看似十分順理成章的推論其實有多有效?? 坦白說,實際上是漏洞百出,大家只要理解QE的定義便會一目了然.

看 一看在Wikipedia對"QE"的定義,QE只是"Federal Reserve"的"Open Market Operation",Federal Reserve只需要在市場內向金融機構(主要為銀行)購買債券(主要為政府債券, Treasuries),其直接效果是銀行的儲備(Reserve).

Quantitative Easing (Source: Wikipedia)
The term quantitative easing (QE) describes a monetary policy used by central banks to increase the supply of money by increasing the excess reserves of the banking system. This policy is usually invoked when the normal methods to control the money supply have failed, i.e the bank interest rate, discount rate and/or interbank interest rate are either at, or close to, zero.

A central bank implements QE by first crediting its own account with money it has created ex nihilo ("out of nothing").[1] It then purchases financial assets, including government bonds, mortgage-backed securities and corporate bonds, from banks and other financial institutions in a process referred to as open market operations. The purchases, by way of account deposits, give banks the excess reserves required for them to create new money, and thus a hopeful stimulation of the economy, by the process of deposit multiplication from increased lending in the fractional reserve banking system.

理論上,銀行的儲備增加後,是有能力借出更多的錢.若果私人機購和私人個戶願意向銀行借入更多的錢去進行投資和消費,那麼便發生"Money Multiplier Effect",這仍是Federal Reserve十分樂意見到的事情.

但是這些"樂意見到的事情"是十分依賴"Private Sector"是否願意去借入更多的錢,否則只不過是令銀行的儲備增加而已(所謂的Liquidity Trap).

換 個角度來看,這僅是"Demand/Supply"的問題,QE是為了增加銀行體系內的"貨幣供應(Monetary Supply)",但若果"Private Sector"不願意(或沒有需要)去借入更多的錢的話,"Monetary (Loan)Demand"仍即沒有變化,仍即所謂的"供應過剩(Over-Supply)".

事實上,自2009年初開始,歐美銀行的貸款(Loan Balance)並沒有增加(甚至下降),原因十分簡單 ---> De-leveraging Process

記性好的讀者可能仍記得在泡沫爆破後,日本於1990年至2003年所發生的事情,亦是"De-leveraging".


再回顧大多數人所謂對QE的觀念:
- Federal Reserve推出QE等於印銀紙 ---> Federal Reserve只是向銀行購買債券,亦即戶口轉移(Account Transfer)
- 因此美元會貶值 ---> 見上
- 惡性通漲是難以避免 ---> 若然"Private Sector"不願借入更多,經濟放緩的後果是通縮(Deflation)
- 資產價格因此會大漲 ---> 見上
- 惡性通漲和美元貶值亦會令美債的泡沫爆破 ---> Federal Reserve購買債券,可能令美債價格上升

以上的看法對於中期(未來6至12個月)的經濟和金融市場的走勢較為有效.

當然,短期股票市場走勢主要受到人群情緒(Psychology)以及"供求(Supply/Demand)"等因素左右,可以忽略所謂的基本因素.換句說話,中短期炒股的"Logic"未必與中期的基本因素有關......"As long as the stocks rally, who cares the reason(s) behind".

然而,若然以未來6至12個月(甚至更長)的時間為投資目標,那麼便需要具備更明智的"Insights",而非依靠人云亦云的看法!!

Quantitative Easing 通漲 分析員 分析 告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394

股票也有走運的時候? 貓王炒股日記

http://ariesl0501.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2611650

招金礦業(1818)踏入十月初又創新高!若從2008年的浪底計起,現約上升15倍!我們這批老股民真的過時了,八、九年代的大型股年升50%已很利害,不過以今天的標準可能是平常的事!

其實我貓王也不過是散戶一名,雖然知道黃金在資金氾濫之下必定締造龐大的需求,我只一直把焦點放在較早上市的紫金礦業(2899)上, 其後它的表現相對差強人意!前數天我收電台聽財經節目時,聽見主持人不斷耶喻散戶,說散戶們對基本因素認識不足,感覺這評論不太公平,而我則認為作為散 戶,在互聯網上找到基本的基本因素不難,要找尋深入的基本因素資料則難!難!難!更何況很多玄目的資料連專業人士也有騙過。但是,散戶用的分析分法亦無所 不用其極,據聞有些街頭智慧亦為基金經理所選用的。

在一個偶爾的場合中,我貓王碰上一對另類炒股的夫婦,他們多會投資在一些新上市的半新股,聽說表現不錯,這個投資理念亦與我提議的背道而馳!我主張半新股的投資!又為何他們只針對半新股?原來他們是以紫微斗數或子平八字的高手,投資前先為股票起盤,以術數分析作最後把關,可能新上市的生日容易找得,或其他?這比我略為認識的金融星學更有別,而我一向用的只是其計算時點(Timing)。有關其計算方法,他們叮囑我不要透露出來,雖然我沒有機會再見他們,也得要尊重他們的專利!不便公開評論他們的方法。不過,外國的占星學家一早已用出生計算一間公司的衰旺,據聞微軟(MSFT)的公司誕生圖非常美妙,有關資料可以參考一些英語的占星網站!這些技倆已不是什麼秘密,可是我一直未敢相信這一種金融術學,而未有深入研究!至今天稍為清閒的時候,看看我忽略了這的隻愛股的誕生圖才使我有點相信它!

要找尋一間公司的出生可能非常複雜,計算隻股票的誕生則簡單得多,以招金礦業(1818)於2006年12月8日於港交所的上市時間,繪製出了以上的誕生圖,嘩啦!我貓王的占星術平庸,但試看看,木星這黟運星自去年初至今,都在水瓶座及雙魚座運行,尤其今年運行木星更進入誕生圖的財宮,財源廣進吧!看來這一著真的值得鑽研!

 


股票 也有 走運 時候 貓王 炒股 日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395

王侯将相 宁有种乎 Barrons

http://blog.caing.com/article/9608/

 在巴菲特的“The Superinvestors of Graham-and-Doddsville”一文中,提到了一个有趣虚拟试验。2.25亿美国人,一人一块钱,玩猜硬币游戏,赢者通吃,输者出局。随着游戏的进行,每次的赌注都翻倍。当经过20轮后,将会有215个赢家连续猜对,每人拥有1百万美金。于是,就会有人出书,四处演讲,炫耀如何轻松把1美元变成百万美金。      如 果在中国进行这个试验,结果没什么不同。总会有少数人在游戏中成为赢家(当然,不排除有人在游戏中做手脚,不择手段,不惜代价,赢得游戏)。赢家中的有些 人可能会写书,声称“自己的成功可以复制”。有的人可能会写文章“按我方法行事,任何人都可以赚到一亿”。更有甚者,会总结经验,认为猜硬币成功的人,天 生具有良好的性格,而失败出局者则性格具有缺陷,性格决定了输赢,“富者愈富贫者愈贫性格使然”。最奇怪的是,一些猜硬币失败者会自己总结失败的教训,认 为成功者既然在猜硬币游戏中胜出,必然证明其有能力。无论成功者说什么,做什么,无论对错,只有同样在游戏中赢的人才有资格作评论。      一个简单的事实是,即便是几亿只大猩猩去猜硬币,也会有少数大猩猩最终成为赢家,坐拥亿万。但大猩猩不会忘乎所以,不会到处演讲出书,仍然会乐于吃自己的香蕉。      一个人成为富翁,原因有很多,性格、机遇等因素都有作用。如果用后验的方式,把致富的原因简单归于性格,甚至认为性格能创造机遇,暗示富豪的性格更优秀,贫穷者性格有缺陷,天生如此,这样的看法不仅荒谬,更可憎。      两千多年前,就有人反对所谓“天生”的优越,提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而且他们的反驳非常有力,不仅逻辑正确,更用行动彻底打破了“天生”的优越。而两千多年后,竟然仍然有人宣扬“宁有种”并获得追捧。      人 的性格主要来自于基因,也受到经历的影响。相同性格的人,只有少数能成功,这就是机遇的作用。其实,人获得什么样的基因,这本身就是一种运气。先天的好运 气,获得良好的基因,后天的好运气,获得良好的机遇,加之自身的努力,最终有可能造就成功。而不那么幸运的人,可能先天的运气就不佳,后天的机遇又不足, 即使自己百倍努力,历经二十年,却也只能和幸运的人喝上一杯咖啡。那些幸运的人,如果意识不到自己的幸运,对不幸的人妄加指责,这样不仅错误,更失人性。 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有理性与情感。理性应该让人知道幸运、概率对人的巨大影响,懂得暂时的成功不过是幸运而已。情感更应该让人懂得同情与尊重。

王侯 將相 有種 Barrons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397

麥多勞是一隻收租股 巴黎

http://hk.myblog.yahoo.com/tonylaw-vaueinvesting/article?mid=4630

巴黎:

我記得打工的時候,一次有一個部門的主管窒我。事源是他大聲要求另一個主管不要把一些什物放到近他部門的地方,因為巴黎已制定要收各部門佔辦公室面積的租金規則,他也會收非法佔據他地盆的同事租金幫補。

"人人都應該關注的呀公物資,就會無人關注",這是很簡單的道理,要同事為呀公著想的唯一方法就是收費!電腦要收租金,地方要收租金,貨車要收租金.....那麼同事就會很用心去管理、組織呀公的物業、生財公具。麥多勞當然明白此道!

在 分析麥當勞時,我特別留意到它在2006年尾決定把所有拉丁美洲原先是自已運作的店以Franchised形式賣斷給承租人,根據它年報說,麥當勞是按店 鋪的營業額抽Royalties,同時它們會先選地方、後裝修,再以20年租約租給Lessee(Franchisee),有一些錢多的合作人,或會買下 那物業連裝修。整個環球系統的Franchisee店,有1半的店舖,以租金+Royalties方式運作。拉丁美洲的交易的目的是,只收租金和 5% 的Royalties,讓拉丁人自已管自已。

以下是麥當勞未賣斷前,2006年,2005年的在拉丁美洲自已經營的成績:
                                                 2006            2005
銷貨(美元百萬)                   $ 1,552         $1,237
未扣行政費利潤                       212              141
%                                                 13.7%         11.4%
行政費用                                      4%              4%
淨利潤                                        9.7%            7.4%

如果以資產 750M計,ROA是    20%         14.8%。

這樣好的回報,為何賣走它呢?!下回開估。

麥多 多勞 勞是 是一 一隻 隻收 收租 租股 巴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398

票房大收、埋數蝕本 茶怪老作

http://milkteamonster.blogspot.com/2010/10/blog-post_06.html

時常聽說某部電影的票房收入是多少,遠高於總製作費,直接引申到該部電影大賺。讀過Hollywood Economist一書,發現原來這個邏輯大錯特錯,事實上,絕大部分的電影都錄得虧損。一部電影賺錢與否,無須看票房,早在電影公司和演員簽約的時間, 已決定了,條款辣手一點,回本的機會就更渺茫。據稱,在要求條款上,阿諾舒華辛力加出名辣手。業界流行的一句說話是:「這裡沒有淨數」("There is no net.") -- 收入扣除支出得出的數字是沒有意思的。

首先,票房收入的六成,落了院線和戲院公司的袋。餘下的四成,扣除市場推廣、影片拷貝成本和保險費後,得出一個毛利。到現時為止,票房收入已經被瓜分得七 七八八。僅餘的毛利,其命運就如自助餐上,剛推出的冰鮮生蠔。製片商先佔去三分一,作為分銷費用。即使前頭已收了一筆片酬袋袋平安的大牌的演員和導演,在 合約上指定要在毛利上分花紅。之後,找埋製作費的尾數,錢就此分完。

一些二線演員以及低級的製作人,在簽約時,製片上都承諾給他們花紅,不過,派花紅的次序是在大明星之後,等到所有支出付清得出的所謂淨數(net),在淨 數中分發。正如上述所言,這裡沒有淨數。就這樣,一部收得的電影,在這個古怪、且不平等的財務安排下,製片商、大明星、大導演可以大賺,但電影本身是蝕 本。

票房 大收 收、 、埋 埋數 蝕本 茶怪 怪老 老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399

王冠一是藝名,真名是....

http://realforum.zkiz.com/thread.php?tid=8664&page=0

上星期六的智庫雜誌(iMoney),赫然看見王冠一先生接受了訪問,在文章中,儼然一個學者的風格,亦覺得他是一個好爸爸。

但是近日,有位網友提供了一些王文雄的資料,他給了一個網站給我看,你會看到一些很熟悉的相片,但是名字不同了。

中国3C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访问我集团 2009-10-27 来源:

孔庆鸿总裁和王文雄教授attachment

此次中国3C集团有限公司到访,是由该公司董事局主席王文雄教授带队,该公司董事局主席助理吴恭本先生、中国业务副总经理彭鹏飞先生等人陪同。

究竟王先生的資歷如何,有多少人工呢?

(2)

根據最初公告稱,王先生「持有澳門東亞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學位,亦為英國管理及稅務學會會員、英國行政及成本會計學會會員及英國管理學會會員。王先生擁有逾25年向機構客戶提供財務顧問服務之經驗。王先生自一九九三年以來曾為不同機構於香港及中國基建項目融資。王先生亦為多間大學及學院之客席教授。」,其人工為「王先生就其董事之委任與本公司並無簽訂服務合約,董事會將根據王先生貢獻之時間及精力決定其袍金」。

但實際上在年報中,有提及數字,2009年財年總酬金61.2萬,2010年70.6萬,另有一項以12.5仙認購2,500萬股中國3C的權利。

除本身為科地農業的主席外,亦曾為萊福資本(901)的執董,後辭任該公司董事,不久被證監會檢控沒有披露持股及買賣該股交易,罰款連調查費共15,000元。

萊福資本亦為華匯系一員,和另外一家華匯系公司民豐控股(279,前東方紅、恆盛東方、內蒙發展)和之關係非常緊密

(3)

這家中國3C(8153,前智庫科技、現科地農業)不是一家很普通的公司,其實它是華匯系的一員,至於華匯系的解釋,可參考這兒

Webb也有一篇文章「科地農業及南京天天購貿易」講這家公司的收購充滿疑點,而事件發生其間為王先生主政前後。

當中提及數人:

1.羅國強,為南京天天購交易賣方之一,曾經為天下媒體(8167,前中大娛樂,現中國新電訊)董事。

2. 嚴繼鵬,他現為實德環球(487,前冠恆頓國際、中國發展、澳門實德)及前老虎科技(8046,現中國恆芯)的獨立非執董

3. 歐陽啟華,其與華匯中人交往緊密,曾為福方國際(885)及威利國際(273,前稱怡南實業、首創、華匯控股、中聯控股、互聯控股)的交易賣方等。

由此,可以看到王先生其實和華匯中人交往甚深,更沒人知道其真正的面目,功力遠在一般財演之上。

他講過「喂,大俠先會鋤強扶弱,你睇武俠小說入面,喬峰都要死啦!逢大俠都無好結果,商業社會肯定不會鋤強扶弱,一定係鋤弱扶強,大財團一定愈來愈壯大,這是Market practice。」,「每個人都有定位,要有自知之明(特別叮囑記者要寫下這句)」,所以他的確是良禽摘木而棲,也有良好定位呢。

延伸閱讀:

王冠一:

http://realforum.zkiz.com/thread.php?tid=8664

王冠 一是 藝名 真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404

麥當勞走上收租股之路(二) 巴黎

http://hk.myblog.yahoo.com/tonylaw-vaueinvesting/article?mid=4649

巴黎:

多個Blog友都已經聽過Macdonald其實是一間地產公司,如果不涉及真金白銀,這種傳說,聽聽無妨,但如果要科水投資,閣下就一定聽其言後挖掘所有的財報細看,證明管理層的言行是一致,無車大砲。

                                                 2006            2005
銷貨(美元百萬)                   $ 1,552         $1,237
未扣行政費利潤                       212              141
%                                                 13.7%         11.4%
行政費用                                      4%              4%
淨利潤                                        9.7%            7.4%

上述的拉丁麥記的淨利潤率已扣除了物業的折舊,因為是自已物業(約750M),所以不用付租金,這樣的盈利計算合理嗎?能否更有效率?!

在外國,地大人少,你開車幾個小時,分分鐘經過很多路旁的Mall仔,你可能連它們存在與否也未必留意到,如果那些業主收你平租,你會租這些三無地方,然後開一間"巴黎食店"嗎?除非你嫌錢多吧,我就不會。

不過,如果是一間醒目的M字在前面路旁,我想,你或會停下車子,吃點東西吧。

麥記明白,一些鬼地方的業主,求神拜佛都希望M記租它們的物業,所以它們便利用其組織,以低價買入,然後粉飾一番,高價租給Franchisee。

其實很多地方如果不是麥記,位置的確很爛,沒有什麼價值,就是一個紅底黃M字,那地方忽然多出一個之前未有的人流價值。

麥記不用像一般地產公司,要高價買入旺地,或者要苦心經營一地多年,花下大量時間金錢於裝修、推廣、管理,才能做出人流。

麥 記利用自已的規模、名牌,成立一個叫Brand/Real Estate的成本/銷貨中心,類似巴黎以前在舊公司以市值租金攤分到各部門佔用面績上,所不同是,麥記是與一個同等人流的另一個對手舖頭比較,算算自已 這間應值多小租金?即假如原先只是不毛之地,原業主的租金是5,000元,賣了給M記100萬,現在插上了"M"字,人流勁升,拍住前一哩那間面積差不多 的"肯得基"的22,500元租的旺店,麥記就收你$22,500元。這樣,它的Brand/Real Estate下的物業的一年租金回報便是$270,000,27%了。無誇張,麥記收第三者的租金回報接近物業值的27%。

麥記發現,拉丁M記的地方的人流,如果是對手,他們要付一個不少數字的租金,這筆租金,至小約是2006年的銷貨的10%-12%,那代表,計算應該付的租金值,拉丁麥記是蝕錢:
                               2006            2005
付租前淨利潤       9.7 %             7.4%
減:租金              11%              11%
獻損                    -1.3%             -3.6%


Blog友可以看到,即使我們感覺到麥記競爭力勁,但是呀公的資源,如果無一個細心的財務長,想一些有效的財務制度,就很容易這裡一個,那裡一個地被浪費了。

麥當勞 走上 收租 租股 之路 巴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405

一个投资者的成长——读巴菲特的信(5) Barrons

http://blog.caing.com/article/9653/

市场分析与投资
 
巴菲特的投资原则非常清晰,对公司做分析判断,不对市场进行预测。
 
Ground Rule No.6 (from our November packet) says: “I am not in the business of predicting general stock market or business fluctuations.If you think I can do this, or think it is essential to an investment program, you should not be in the partnership.”  
 
第六条基本原则(来自于11月份的材料)提到:“我不从事预测整个股票市场或者商业波动的事业。如果你认为我可以做预测,或者认为这对投资是必不可少的,那你不应该在这个合伙基金。”
 
Of course, this rule can be attacked as fuzzy, complex, ambiguous, vague, etc. Nevertheless, I think the point is well understood by the great majority of our partners. We don't buy and sell stocks based upon what other people think the stock market is going to do (I never have an opinion) but rather upon what we think the company is going to do. The course of the stock market will determine, to a great degree, when we will be right, but the accuracy of our analysis of the company will largely determine whether we will be right. In other words, we tend to concentrate on what should happen, not when it should happen.
 当 然这条原则会被人批评是模糊、复杂、含混、不清楚。但是,我认为大多数合伙人都非常理解这一原则。我们不根据其他人所认为的股票市场将如何表现(我从来对 此没有意见)而买入和卖出。我们根据我们认为公司将如何表现而买入和卖出。股票市场的进程将很大程度上决定我们何时会正确。而我们对公司分析的精确程度将 主要决定我们是否正确。换句话说,我们倾向于集中精力分析什么能发生,而不是何时能发生。    1966年上半年给合伙人的信)      I resurrect this "market-guessing" section only because after the Dow declined from 995 at the peak in February to about 865 in May, I received a few calls from partners suggesting that they thought stocks were going a lot lower. This always raises two questions in my mind: (1) if they knew in February that the Dow was going to 865 in May, why didn't they let me in on it then; and, (2)if they didn't know what was going to happen during the ensuing three months back in February, how do they know in May? There is also a voice or two after any hundred point or so decline suggesting we sell and wait until the future is clearer. Let me again suggest two points: (1) the future has never been clear to me (give us a call when the next few months are obvious to you – or, for that matter the next few hours); and, (2) no one ever seems to call after the market has gone up one hundred points to focus my attention on how unclear everything is, even though the view back in February doesn't look so clear in retrospect.    我把“猜测市场”这部分又重新提出来是因为道指从2月份995点的高峰跌到5月的865点,之后我接到了几个合伙人的电话,认为股票还将继续下跌很多。这总会在我脑海里引发两个问题:(1)如果他们在2月份知道,道指将在5月份跌到865点,为什么当时他们不阻止我投资。而且(2)如果他们不知道2月份之后接下来的三个月将发生什么,他们怎么知道5月之后将发生什么?也有几个人在道指大跌百点后建议我们卖出,等待未来更加清晰后再行动。让我再次建议两点:(1)对我来说,未来从没有清晰过(如果未来几个月对你非常显而易见,给我们打个电话,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就打)(2)在市场上涨百点后没人给我打电话,让我注意任何事情都是不清晰的,即使回过头来看2月份的情形其实并不清晰。    1966年上半年给合伙人的信)      十年总结      10万到5千万,巴菲特的第一个10年是幸运的。他的投资哲学得到了实践,个人财富也大大增长,成为了一个有经验的成功投资人。但是,随着规模的扩大,投资变得越来越难,好的投资想法则越来越少。即便如此,巴菲特还是坚守自己的原则,不随波逐流。      The results of the first ten years have absolutely no chance of being duplicated or even remotely approximated during the next decade. They may well be achieved by some hungry twenty-five year old working with $105,100 initial partnership capital and operating during a ten year business and market environment which is frequently conducive to successful implementation of his investment philosophy.    第一个10年的结果,在下一个10年绝对无法复制,甚至连接近都不可能。这些结果完全有可能由一个25岁,充满渴望,却只有105100美元初始资金的年轻人取得。而且还得有10年常常是有助于成功实施他的投资哲学的商业和市场环境。    
They will not be achieved by a better fed thirty-six year old working with our $54,065,345 current partnership capital who presently finds perhaps one-fifth to one-tenth as many really good ideas as previously to implement his investment philosophy.
 
这些成绩无法由一个相对富足的36岁的人取得。他运营着54百万美元的合伙人资金,与以前相比,却可能只有五分之一到十分之一的好想法去实施他的投资哲学。
 
Buffett Associates. Ltd. (predecessor to Buffett Partnership. Ltd.) was founded on the west banks of the Missouri. May 5. 1956 by a hardy little band consisting of four family members, three close friends and $105,100. (I tried to find some brilliant flash of insight regarding our future or present conditions from my first page and a half annual letter of January, 1957 to insert as a quote here. However, someone evidently doctored my file copy so as to remove the perceptive remarks I must have made.)
 
巴菲特联合有限公司(巴菲特合伙有限公司的前身)于195655日,在密苏里河西岸成立,主要由四个家庭成员,三个亲密的朋友组成,外加105100美元。(我曾经想从写于19571月的第一份年度信中,找到揭示我们目前或者未来的光辉的闪光点而引用到这。但是,显然有人对我的文件作了手脚,抽走了我当时所做的洞悉未来的评论。)
 
At that time, and for some years subsequently, there were substantial numbers of securities selling at well below the "value to a private owner" criterion we utilized for selection of general market investments. We also experienced a flow of “workout” opportunities where the percentages were very much to our liking. The problem was always which, not what. Accordingly, we were able to own fifteen to twenty-five issues and be enthusiastic about the probabilities inherent in all holdings.
 
那时,以及后面的几年里,有相当多股票的价格都远低于我们所用的“私人拥有的价值”衡量的投资标准。在“Workout”类别的投资机会中有很多的百分比都是我们喜欢的。对于我们来说,问题总是选哪一个,而不是选什么。所以,我们能够拥有1525个投资,对所有机会的内在可能性充满热情。
 
In the last few years this situation has changed dramatically. We now find very few securities that are understandable to me, available in decent size, and which offer the expectation of investment performance meeting our yardstick of ten percentage points per annum superior to the Dow. In the last three years we have come up with only two or three new ideas a year that have had such an expectancy of superior performance. Fortunately, in some cases, we have made the most of them. However, in earlier years, a lesser effort produced literally dozens of comparable opportunities. It is difficult to be objective about the causes for such diminution of one's own productivity. Three factors that seem apparent are: (1) a somewhat changed market environment; (2) our increased size; and (3)substantially more competition.
 
在过去几年,这种情况发生了重大改变。我们现在发现只有很少的股票我能理解,而且规模足够大,能提供满足我们的投资业绩预期,即每年增长高于道指10个百分点。在过去3年里,我们每年只找到了2-3个符合这样出色业绩预期的新的投资想法。幸运的是,在一些情况下,我们充分利用了大部分这些机会。但是,在早些年,很少的努力就能产生几十个类似的投资机会。在探讨一个人自己的生产效率下降的原因时,很难做到客观。有三个因素可能是明显的:(1)市场环境有了相当的改变;(2)我们的规模增加了;(3)大幅度增加的竞争。
 
It is obvious that a business based upon only a trickle of fine ideas has poorer prospects than one based upon a steady flow of such ideas. To date the trickle has provided as much financial nourishment as the flow. This is true because there is only so much one can digest(million dollar ideas are of no great benefit to thousand dollar bankaccounts - this was impressed on me in my early days) and because a limited number of ideas causes one to utilize those available more intensively. The latter factor has definitely been operative with us in recent years. However, a trickle has considerably more chance of drying up completely than a flow.
 
显然,一个只是基于涓涓细流式的好想法的生意,其前景比不上有着源源不断的稳定的好 想法的生意。到今天为止,这涓涓细流提供了与滚滚洪流一样的财务营养。这只是因为一个人的消化能力有限(百万美元的想法对只有一千美元的银行账户没什么益 处—这在早期我深有体会)而且正是因为想法有限,才会尽量充分利用这些现有的想法。在最近几年,我们一直在充分利用有限的投资想法。但是,涓涓细流与滚滚 洪流相比,有更大的可能完全枯竭。
 
These conditions will not cause me to attempt investment decisions outside my sphere of understanding (I don't go for the "If you can'tlick 'em, join 'em” philosophy - my own leaning is toward "If you can't join ‘em, lick 'em”). We will not go into businesses where technology which is away over my head is crucial to the investment decision. I know about as much about semi-conductors or integrated circuits as I do of the mating habits of the chrzaszcz.(That's a Polish May bug, students - if you have trouble pronouncing it, rhyme it with thrzaszcz.)
 
这些状况并不能让我尝试在我所理解的范围之外进行投资决策。(我的哲学不是“不能战胜他们,就加入他们”。我自己倾向于“不能加入他们,就战胜他们”。)我们不会投资科技对投资决策有决定性作用的业务,科技远远超出了我的理解。我对半导体或芯片的了解与我对chrzaszcz虫子的交配习惯的了解差不多。(这是一种波兰的虫子,发音是thrzaszcz。)
 
Furthermore, we will not follow the frequently prevalent approach of investing insecurities where an attempt to anticipate market action overrides business valuations. Such so-called "fashion" investing has frequently produced very substantial and quick profits in recent years (and currently as I write this in January). It represents an investment technique whose soundness I can neither affirm nor deny. It does not completely satisfy my intellect (or perhaps my prejudices), and most definitely does not fit my temperament. I will not invest my own money based upon such an approach hence, I will most certainly not do so with your money.
 
而且,我们不会追寻盛行的投资方式,那些方式意图预测市场而不是业务估值。那些所谓的“流行”投资方式在近些年经常取得了高额而快速的利润(在我写这封信的1月就是如此)。对这种投资方式的可靠性,我无法接受也无法否认。这种方法不能完全达到我的思考的标准(或者是我的偏见),而且绝对不适合我的禀性。所以,我不会用我自己的钱去进行此种投资。我当然也不会用你的钱去进行此种投资。
 
Finally, we will not seek out activity in investment operations, even if offering splendid profit expectations, where major human problems appear to have a substantial chance of developing.
 
最后,我们不会寻求投资于有很大可能会造成严重人类问题的机会,即使这些机会能提供无与伦比的利润预期。
 
What I do promise you, as partners, is that I will work hard to maintain the trickle of ideas and try to get the most out of it that is possible – but if it should dry up completely, you will be informed honestly and promptly so that we may all take alternative action.
 
我所能向你保证的是,作为合伙人,我将努力工作,保持投资想法的涓涓细流,并从中获得尽可能多的回报。但是,如果投资想法的涓涓细流一旦枯竭,你将及时得到通知,我们都将选择各自的其他出路。
 
1966年给合伙人的信)
 
 
坚持集中投资
 
巴菲特式的集中投资,用短期波动换取长期业绩,但绝不冒资本金重大损失的风险。这是典型的符合凯利判据的投资方式。而1966年,凯利判据也正好诞生10年。
 
The sort of concentration we have in this category is bound to produce wide swings in short term performance – some, most certainly, unpleasant. There have already been some of these applicable to shorter time spans than I use in reporting to partners. This is one reason I think frequent reporting to be foolish and potentially misleading in a long term oriented business such as ours.
 
我们所进行的集中投资必然导致短期内大范围的业绩波动,这有时候肯定是令人不愉快的。在比我向合伙人汇报的时间段更短的时期里,已经有了一些大范围波动的情况。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在我们这种注重长期的生意里,频繁的汇报是愚蠢而且有可能是误导的。
 
Personally, within the limits expressed in last year's letter on diversification, I am willing to trade the pains (forget about the pleasures) of substantial short term variance in exchange for maximization of long term performance. However, I am not willing to incur risk of substantial permanent capital loss in seeking to better long term performance. To be perfectly clear - under our policy of concentration of holdings, partners should be completely prepared for periods of substantial underperformance (far more likely in sharply rising markets) to offset the occasional over performance such as we have experienced in 1965 and 1966, and as a price we pay for hoped-for good long term performance.
 
从个人来讲,在去年的信中所说的极限之内,我愿意用短期波动带来的痛苦(忘记快乐 吧)来换取长期的业绩。但是,我不会承担资本金重大永久损失的风险来换取更高的长期业绩。必须明确指出,在我们目前的集中重仓持有的策略下,为了我们所希 望的好的长期业绩,合伙人必须完全准备好迎接业绩严重不佳(在暴涨的牛市更有可能)的时期,虽然我们偶尔也会有像19651966年这样的好业绩。
 
All this talk about the long pull has caused one partner to observe that“even five minutes is a long time if one's head is being held underwater." This is the reason, of course, that we use borrowed money very sparingly in our operation. Average bank borrowings during 1966 were well under 10% of average net worth.
 所有这些关于长期的说辞引起了一位合伙人的评论“如果一个人的头被按在水下,即使五分钟也是一段很长的时期。”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很少借钱投资。在1966年,我们的平均银行贷款远低于平均净值的10%    
1966年给合伙人的信)
一個 投資者 投資 成長 巴菲特 巴菲 的信 Barrons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406

芮成钢:再访巴菲特与盖茨(1)

http://hk.myblog.yahoo.com/skyknowbook/article?mid=4683

芮成钢:再访巴菲特与盖茨(1)

9月30日上午8:00   专访巴菲特与盖茨   地点:国贸三期三楼群贤厅

慈善始于家庭


芮成钢:首先,美国有一古老谚语:慈善始于家庭。这是不是意味着你对家庭的责任也是一种慈善活动?


盖茨:慈善始于家庭,这意味着,对家人尽责是你的首要义务。它也意味着,你要观察四周是否有需要帮助的人,给予他们帮助。大多数人都是身边学会第一次施与。随着他们施舍经历的增多,他们可能会开始放眼整个国家、甚至世界。你亲眼所见后,就会发现最好的方法。


巴菲特:在美国,大多数的捐款都是流向教堂。理论上,教堂对人们来说是一个很普遍的捐赠渠道。他们也会捐赠给当地的学校、本地慈善组织等等,这些都是很容易为人们所接受的,是很好的慈善途径。


芮成钢:您年轻的时候,比较吝于花钱。您现在对金钱的态度改变了很多,是什么改变了您的态度?您现在如此慷慨。


盖茨:刚开始的时候,我很穷。而到了35岁 的时候,我所拥有的金钱已远远超出我们家人所需要的数目。我发现我的财富能以超常的速度增长,因此晚些年后我对拥有多少金钱已经比较超然。与其在六十岁的 时候捐赠几百万美元,也许我到七十岁的时候捐赠几十亿,对社会来说更有利。我一直都有一定数额的捐款,但最重要的转折点是五年前。


芮成钢:那您是一直都如此慷慨地做善事的吗?


盖茨:做慈善时,我们很少谈及孩子。给孩子们的金钱数目,可能会有损于他们的自我 发展动力、人们看到他们的方式、他们的职业发展、以及他们走出社会寻找自我道路的方式。我在教育上、生活上尽力给了我的孩子们所需的一切,但他们必须靠自 己的努力去赚钱。给孩子们留下几十亿的遗产,对他们自身及整个社会都是不利的。


慈善是全社会的事


芮成钢:在我看来,您呼吁美国富人将财富捐赠出来,是个正常的社会现象,比如说,在美国人们需要缴纳15-20%的税。但目前为止,并没有一个准则,说富人应该将百分之多少的财富捐赠给社会。那么继您之后的捐赠者,是否知道他们该怎么做?


盖茨:有两个目标,一是人们需要明智地捐赠, 通过善举互相学习,我们也鼓励人们在更年轻的时候投入这一事业,即使是同等数量的捐款,你在年轻时会更有活力,更清楚世界上正发生什么事,这会有助于你的 成功。捐赠得越早,影响会越大。富人们不需要一个准则,来要求他们捐款,即使他们不想捐赠,也是个人选择。但有先例的话,人们可以相互模仿,他们会更享受 善举,也会带来更大影响。


 

巴菲特:我成长在一个几乎没有人会 捐款的时代。我们现在的行为当然不一样了,他人的行动会影响你,你所尊敬的人对你的影响尤其大。如果我们成长过程中,看到人们都会慷慨捐款,这会影响到我 们。另外,一旦开始了,捐款和善举都会随时日增多。很少有人会逆水行舟越捐越少。可能每次捐同样的数目,但不会越捐越少,大多数时候,捐赠得数额都会越来 越多。


巴菲特:他们看到人们过上更好的生活,我很少看到有半途而废的人,至少在过去六个月中,我们看到人们已经变得越来越慷慨。当你开始进行慈善后,你的捐赠会升级。


盖茨:一开始你会觉得可怕,因为你取得成就后,你积累了几十年的知识,有一个清晰 的道德观,知道周遭发生什么事。而在慈善事业中,价值观也许截然相反,奖学金对孩子们会有什么帮助,科研基金如何改变社会,环保投入是否会有成果。较早时 你会犯一些错,所以你会希望有人与你分享经验,或并肩作战。但当你亲眼见到你所资助的孩子时,你会更有动力将慈善进行下去。通常人们都会越来越投入。有一 个很好的例子,你怎样教人们成为更好的老师,并让他们享受这个职业。其实政府并不想改变现状,但是如果我们投入一些资金,让老师们尝试一些新事物,他们就 会受到鼓舞,这样这笔钱就花得很值。美国政府每年花费600亿美元在儿童的基础教育上,这是一项很巨大的工程,但是政府不能独自做出那么多创新。



信贷似火


芮成钢:我们现在把话题转到昨天慈善晚宴的商业问题上,在中国现在有个说法,说资金在中国真的不算什么,因为世界有很多的资金涌入中国,突然之间整个世界的资金都来到中国,很多人都是某个基金的总裁,那么这么多的资金在中国会不会带来收益的减少,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盖茨:资金的运转取决于某个地方的利率,只要时机合适,收益不是问题。可以在科技中投资,产生长期的影响,提升教育体系质量。中国在基础设施、火车、道路等投资很多,他们有很大的价值,因此很多的资金都被投入了基础设施建设。


巴菲特:资金在运转,机会也是,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当我年轻的时候,人们在支付我工钱的时候,给了我很大的鼓励。总的来说,资金可以给一个国家带来信心。但是如果人们期待过高,就会出现问题。但是,对一个国家来说吧,引入资金总是比输出资金好。


芮成钢:另一个只要问题是关于信贷这一基本问题,很多人认为我们的金融危机是由原因的,很多政府为了减轻负担而大量发行货币,或者增大信贷量,这给银行、个人和社会带来了不平衡。那么应该如何正确看待信贷问题,是否应该避免这个,我们今天是否可以透支明天的钱?


盖茨:信贷很重要,但我们应该明智地使用它,因为它可能会很危险,不管是在个人层 面还是在公司和国家的层面。比如年轻人的健康保险,他们没有足够的储蓄来完成这件事,他们必须借贷,这就给房市也带来了危机。因为每个家庭都需要住房,这 样房价就不断上涨。可以肯定的是,过度地使用信贷是美国金融危机问题的主要根源之一。他们做得过头了。可笑的是,在金融危机的时候,每个人又都变得很保 守,他们想要更多的储蓄,政府也很欢迎人们储蓄,希望能够达到平衡。


巴菲特:信贷就像火一样,它很有用。但是有些人有些国家不能很好地处理信贷问题。您也看到了美国经济需要杠杆作用。在2008年信贷危机之前,美国公众都想降低信贷。信贷危机不是个人的问题,这是一个需要自我调节的机制,用更多的资金来解决信贷问题变得越来越诱人,这就说信贷的危险所在,并且会在全球传播。政府会用他们的权利给货币施压,来解决信贷问题。


芮成钢:有人说市场是可以预测的,比如说巴菲特可以坐拥大笔金钱,静观其变,一旦危机发生,就出手,获得巨额利润。但是还是有人认为,市场是不可预测的,你需要在市场上平均地投资。对你们来说,这两种方式,哪种更好?


盖茨:虽然你不能预测市场,但是时间一长,一家公司的价值就能显现。而巴菲特能累积上亿的资产,都是因为他能在一定范围内感知信息流,但是我对市场了解比较少,不过我还是清楚市场是不可预测的。从长远的角度来说,我们要明智地做生意,而非只关注市场。


巴菲特:我可能会在适当的时候有足够的资金,我们都想要大量生意机会,但也需要良好的时机。我们不用担心机遇问题,关键是市场价格问题,因为有时候你的机遇很多,而有时少。即使是2008年秋天,很多人都说我下周或者下个月就会退出市场,但是我却赚的很多。



 

 

   9月29日晚上8:30 专访比尔盖茨   地点:拉菲特酒庄

 

 

不管来自什么阶层,你都应该做出贡献


芮成钢:中国媒体对此次慈善盛会,进行了隆重的解读,他们认为这是一场盛大的宴会,他们都说您和巴菲特先生在劝中国的富人捐款。真实的情况是什么样子?


盖茨:这是个很重大的话题。不管你是出于什么样的阶层,你都应该做出贡献。中国确 实是一个成功的国家,但是现在我们看到了很大的收入差距或者贫富差距,政府在这方面需要起建设性的作用,但是慈善事业也要起重要的作用,这真是一个很复杂 的问题,我很高兴媒体能关注这样的事情。这次的晚宴就是讨论这样的问题,人们可以提问,也可以问我们的相关经历,其实我们不知道中国的慈善事业是怎样进行 的,但是中国也有自己的慈善事业模式,我们也见证了这个。很明显,也需要不断学习,因为在过去30年财富是不断发展的,还有很多需要做。


芮成钢:你和巴菲特都呼吁世界上的富人捐出他们大部分的财富,有人说我们不需要这么高调,欧洲人说我们只要把钱捐给需要的人就行了,而不是让大街小巷的人都知道。


盖茨:在美国,我们都认为人们应该互相学习,学习怎样与家人和同事相处,学习怎样 在年轻的时候解决问题,学习如何向有才能的人做出决定,我们认为开放性和对话是很好的,那些自愿捐出他们财富的人都是非常成功的。中国可能有不同的方式来 处理这样的问题,如果我们之间有某种共同性的话,我们也愿意提供帮助。


 

芮成钢:您的基金会对中国贡献很大,现在你们关注的焦点是什么?


盖茨:当然,我们关注那些最贫穷的人,但我们也得关注其他的人,比如我们过去对乙 肝携带者提供了基金援助,以及一些与肝炎、艾滋病等有关的疾病,这些都是传染性的疾病,在社会上具有广泛性。建立一个让这些人变得健康的体系是很容易的, 我们也找到了一些愿意提供资助的人,实际上我们是很成功的。我们同时也在寻求与中国合作,去援助其他国家。这样的话,中国的农业模式、疫苗等可以在这些国 应用,中国还可以用贷款帮助这些国家,改善他们的形势和人们的生活。



我只是一个家庭男人


芮成钢:你曾说,哈佛教会你所有的事情,除了给予和回报。当您还在组建微软的时候,有很多人谈论的是你的反垄断问题。但我们现在更多的把您与慈善联系起来,好像您现在完全从商业转向慈善,您是一直这么热衷于慈善吗?


盖茨:我特别热衷于微软的工作,我特别喜欢这种全身心的工作。直到10年前,我捐出了200亿美元,但是慈善事业在2年前才成为我关注的事业,现在我有2份工作了,这真的很精彩!人们可能对此有争议,但是你可以看看,很多人对此的反应是积极的。


 

芮成钢:您所做的事情不仅改变了自己,也改变了别人。我所见的比尔·盖茨和30年前很不一样,您和梅琳达一起为慈善事业做贡献。


盖茨:我自己看到孩子们用上电脑也很满足。看到他们学习、交流,利用创新生产新的 疫苗,给农民培育新型的种子,它们都来源于个人电脑变革,这些都让我非常满足。我特别注重变革,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学到了穷人的困境,知道了什么是疟疾, 知道了我们可以消除天花,这些实际上都是我现在所关注的。通过去这些国家,见这些人,我真的很感动,这也让我能够重新为这些事做出自己的贡献。你知道的, 我也不是什么与别人不一样的人,我很勤奋,我喜欢领导人们做这些重要的事情,这些其实与在微软工作的技巧是一样的。我现在变老了,我有孩子,我理解母亲的 痛苦,当时死亡的孩子比现在多。是的,我只是一个家庭男人,我的基本价值观是在我父母的影响下形成的,他们都有慈善之心。



芮成钢:当您与中国的一些商人和富人见面、就餐的时候,你会知道他们也是白手起家。30年前,他们都是穷人,甚至20年前也是这样。他们的生活中有很多戏剧性的变化。30年前中国人的生活水平比世界平均水平要低,现在大家都想补偿。


盖茨:实际上,这群人也有很多不同的种类,我不会冒昧的让他们去做什么,他们其实 也创建的公司,带来就业机会,这真的非比寻常,他们有机会来改善中国社会,以及整个世界。这不仅可以通过他们创造财富来实现,也可以通过回馈社会来达成。 每个成功的人都能买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但是每个人的需求都是有限度的,他们自己也能看到这样的限度。但是在谈到把自己的大部分采访给社会的时候,你同时也 可以养活你的家庭,满足你的需求,甚至获得一些乐趣。但是如果你很明智的话,你会用这笔财富去赢得巨大影响,你有很多选择,但是你要选择一种合适的方法。


 

芮成钢:什么能够带来满足?


盖茨: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种复杂的感情,我有孩子,这让我很快乐。但我遇到一个 问题的时候,如果我能出力解决它,我会觉得非常好。我非常幸运拥有眼前:我有像巴菲特一样的朋友,我们能够互相学习,开玩笑。当我来到中国,看到这么巨大 的发展,我对这里的进步感觉非常棒!这里又很多的创新。与200年前相比,世界进步多了。我对自己的出身、教育合年代感到很幸运。



成鋼 再訪 巴菲特 巴菲 蓋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407

芮成钢:再访巴菲特与盖茨(2)

http://hk.myblog.yahoo.com/skyknowbook/article?mid=4682

拥有多少钱并不会改变我的生活


芮成钢:沃伦先生,很荣幸今天能够请到你来参加我们的节目。查理芒格今天告诉我,他并不是很赞成你和盖茨这样的非常高调的慈善活动,他说他会直接把钱捐给需要的人,并不会组织一个像这样的活动或者晚会,你对你的老朋友有什么想说的吗?

 

巴菲特:我会说,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做法。我们做的只是为感兴趣的人们进行解释,在美国我们就是这么做的。我们在美国的时候,我们可能联系了80个人,其中只有40个人对此感兴趣。我们很高兴有40人对此感兴趣,我们也不会因为其他不感兴趣的40人而生气。


芮成钢:你赚了很多的钱,现在你又把这些钱还给社会,为什么要一开始就努力赚钱呢?

 

巴菲特:我很享受我所从事的工作,我并不是为了赚钱而工作。我想要赚钱,那是因为这是我为成千的投资者所做的工作,我希望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有一个很优秀的记录。我为我今天从事的工作感到高兴,我在25岁的时候会为此感到高兴,现在我依然为此感到高兴。如果我现在回到25或者30岁,我当然会更加高兴,但是我现在已经感到很高兴了。我到底拥有多少钱并不会改变我的生活,所以我认为,现在应该是捐赠一些东西的时候了。并不是要捐赠我现在必需的财产,而是捐赠出那些我现在并不需要的财产。我四年以前就做出了这个决定,决定了我如何捐赠这些财产。


 

芮成钢:有不少你接触的中国人,他们在20年前刚刚开始的时候非常的艰苦,过着十分贫穷的生活,甚至是10年之前,有些人认为现在出现了一个过度补偿的效应,他们想要享受美好的生活.

 

巴菲特:我完全支持


芮成钢:有的时候,他们确实相信,财富金钱等于快乐。

 

 

巴菲特:不。不。不。爱等于快乐。如果有许多的人爱你,那么你就是一个快乐的人。健康也是其中的一个因素,但是那只是运气,我在健康方面只是运气很好。如果你让我在200亿美元与爱我的20个人之间做出一个选择,我会选择爱我的那20个人。



绝不会减持BYD


芮成钢:你很少在美国之外进行投资,但是这次你却在美国之外进行了投资,你在他的公司见到了什么?

 

巴菲特:我看到了一家在世界上都可以说是一流的公司,如果你看一下他们从1995年的记录,从30万美元开始,或者是短短的七年之前,公司开始进入汽车市场,这家公司都取得了历史上没有人取得过的成绩,他完成的事情我从来没有见过,无论是在汽车行业,还是从我一生的经历来说,他是一个很神奇的人。我一直没有发现这家公司,我希望我可以早一些看到这家公司。


芮成钢:你是乘坐比亚迪的车出现的,查理芒格甚至戴了一条比亚迪的领带,你们对于你们投资的公司和产品表现出来的支持显得非常的开放。

 

巴菲特:我认为这是一家非常棒的公司,非常棒。我认为这家公司在未来应该做的最重 要的事情,当然没有人能确保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是他们在非常严肃的从事着一件对这个星球很有意义的事情,当谈到电力汽车,太阳能等等,这样的话题会影响成 千上万的人们,也许会上亿。这是一家非常重要的公司。


 

芮成钢:我了解了,你目前还没有要卖掉你持有的部分比亚迪股票?


巴菲特:不会,不会,这个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不会。我不敢保证我不会买进,但是我可以保证我不会卖掉这些股票,我会一直持有这些股票很多年,也许会一直持有它们到我离开人世。



我希望伯克希尔公司成为一个教学项目



芮成钢:你对你自己的孩子们说过什么?你给他们留了足够的钱,保证他们有个美好的生活吗?

 

 

巴菲特:当然。他们有足够的钱来过好自己的生活,如果我在他们之间平分我的财产,那将是很夸张的。我的每一个孩子都会过得很好,他们非常的感激,他们知道他们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非常的幸运,他们在教育和健康需求方面等等都被照顾的很好,但是他们并不会只是因为是我的孩子就变得异常的富有。



芮成钢:你已经80岁了,你有没有认真考虑过,谁会成为你的继承者?

 

巴菲特:你所说的继承者就算是选出来了,也许也会因为一件事情而发生改变。当我和 我的董事见面的时候,这是我们会议的一个主要的议题。现在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内至少有三名候选人,他们中的每一个都会成为一个很出色的执行总裁,他们也 都有着我所不具备的一些优点,如果我今晚不幸离开人世,第二天早晨,董事会知道要选择谁来接任。如果我在五年以后离开人世,也许这个选择会发生一些改变。 在公司管理层,我们至少有三名,其实还有更多,比较活跃的人。这三人中的每一个人都会受到董事会的欢迎,来接替我的职务。



芮成钢:谈到你的遗产,无论是给你的孩子们,或者是你孩子的孩子们,你认为留给他们最大的遗产是什么?

 

巴菲特:我喜欢成为一个老师。在下一个学年,在奥马哈有48所学校,包括大学、学院等等希望我可以去。我喜欢教学,我把整个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看做一个教学机构,我和我的伙伴查理芒格对应该怎样进行生意运作等等有着自己一定的理念,而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就是一个展示项目,我们希望它会成为一个教学项目。


我并不追求完美,我还会继续犯错


芮成钢:在中国,有许多的人为了与你共进午餐,愿意出几百万美金,从他们的角度来说,他们与你共进午餐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学习赚钱的秘籍,是这样吗?

 

巴菲特:很有意思,这样的午餐已经开始有大概10年 了,人们来的时候也经常会带上他们的家人,我们一般会在一起聊天大约三个半小时,其实他们想聊多长时间都可以。有一些谈话是与投资有关的,但是也有许多的 谈话时关于生活,家庭以及其他的一些问题,他们想聊什么都可以。到目前为止,人们在午餐之后都感到很满意。晚餐谈话的内容并不仅仅是局限在怎样进行股票投 资或者一些相关的事情上。与我共度午餐的很大一部分人都已经是成功人士了,否则他们也不可能负担得起这次晚餐。



芮成钢:在投资上,你只有一条建议,那就是长期投资,要放长线,钓大鱼,具体怎么做?

 

巴菲特:寻找一个有着诚信合理管理的优秀企业,寻找一个你了解的,并且确信在今后的5年,10年,20年 都会有良好表现的企业,然后,并不要太在意股票市场,在合理的价格买进他的股票,你并不希望去买一个过分受欢迎,大家都在争抢的股票,在一个合理的价格买 进,然后就不要关心价格了,就像买进一个农场,你买进农场是因为农场会生产东西,你并不会每天或者每周都去关心农场的进展,你在农场的生产基础上,做出一 个合理的判断,来发现农场的产出,比如庄稼。这就是我对待生意的方法,股票只是缩小的生意。



芮成钢:在每一个投资者的历史上,都有着起起伏伏,你认为现在是你投资事业的低谷吗?回顾过去的十年,你是否有现在会做不同处理的事情?

 

 

巴菲特:我犯过各种错误,我还会继续的犯错误,这是我可以向你保证的。如果你每天、每周都会进行决策,你肯定会犯错误,你不能让这些错误去伤害你的财政状况,不能冒这个风险。这并不会让我为难,我并不追求完美,我会犯错误,没有人是完美的。我认为,明天总会是最美好的。


9月29日下午3:30专访查理芒格   地点:中国大饭店


 

我不会让比亚迪的股票受到任何影响


芮成钢:比亚迪最初吸引你的是什么?现在中国都在谈论新能源,比如电动汽车。但是在中国,我们也担心在新能源出现泡沫。


芒格:当然,我们当然担心存在泡沫。中国人民历史上就很好冒险。所以中国政府要一 直理智和富于决断力。我认为,泡沫对中国绝不是好事。我认为,产生泡沫的可能性很大。中国的股市存在猛涨猛跌的情况,当然,每个国家的股市都是这样。但是 我不会根据猛涨猛跌的行市决定是否投资,我一直跟踪的是长期表现。在比亚迪的投资上就是如此。

 

芮成钢:在投资比亚迪的事情上,巴菲特先生和你是否很容易就达成共识了?
芒格:对我来说,这不难。我一般做决定时不会犹犹豫豫,在这样一个不同寻常的地方,有我们这样不同寻常的人物,我们创造了很多商业奇迹,我一般不会跟着涨涨跌跌的形式走,我会根据审计的记录做决定。


 

芮成钢:那么,现在是否是时候出售部分比亚迪股票呢?

芒格:这不是我们的风格。我是芒格家族的一员,我不会让比亚迪的股票受到任何影响。


芮成钢:到底是什么让你们对比亚迪着魔?王传福自己没有发行股票,他自己就是股东,这有点儒家的味道。

芒格:他没有公开募股,而是把股票分给自己的员工,这是儒家的文化。亚洲国家的公 司内部有裙带关系,但是比亚迪公司就没有王传福的裙带关系。他工作起来真的很努力,他希望员工通过技能和奉献得到提升。对投资者来说,这样的体系更好,公 司的管理也比家族企业的管理更好,它们(译者注:比亚迪与家族企业)有巨大的差异。

 


我希望自己不被人所知


芮成钢:你和巴菲特先生已经是近半个世纪的搭档了,但是巴菲特先生总是占据头版头条,而你永远都是幕后英雄。这是你们合作的一种策略,还是你的个人性格使然?

芒格:事情就是这样,我很享受这种感觉。我并不像比现在更有名。我希望自己不被人所知。



芮成钢:有人说,在您与巴菲特的合作中,您才是真正的驱动器。

芒格:我不这么认为,巴菲特才是驱动器。我只是第二号人物。他比我重要的多。我觉得这样挺舒服的。



芮成钢:在过去几年中,您在公司里的角色是什么?

芒格:我一直在起很关键的作用,即使最伟大的人物也需要副手,我一直都很重要。我们有很多共同点,也取得了很多成就。其实我没有那么知名,也没什么好遗憾的,我更愿意自己低调一点。


 

芮成钢:是什么让您选择巴菲特为合伙人?您看着他的什么品质?

芒格:能力和忠诚,二者的良好结合,而且他本人也很有趣。


 


富有的生活就是良好的家庭生活


芮成钢:在慈善事业上,世界存在不同的风格。有欧洲风格,也有美国风格。欧洲风格是,越低调越好。

芒格:欧洲的风格是,越低调越好。但是欧洲慈善并不完美。意大利模式、法国模式、甚至是德国模式都没有那么好。荷兰的慈善模式稍微好一些,这跟历史有关。欧洲整体的慈善事业规模不大,甚至在英国也是如此。美国的慈善事业规模较大,荷兰也是。亚洲也不行,他们正在学习。



芮成钢:你已经来中国一段时间了,你对中国富人的大概印象是怎么样的?他们跟其他国家的富豪有什么不同?


芒格:我确实遇到一些的富人,而且为数不少。但世界上一半以上的富豪都会犯错误, 我想任何国家的富豪都会出现欺诈行为,他们的竞争力是被利益驱使的,野心勃勃的,好冒险,好赌博,纯粹就是在利益的驱使下。我并不是因为他们富有才钦佩他 们。在过去几天,我也见到其他的中国富人,他们也是很好的人,为国家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芮成钢 :在您眼里,什么样的生活才是富有的生活?

芒格:富有的生活就是良好的家庭生活,这也是儒家的理想境界。活到老,学到老,发挥道德模范的作用,不仅有智慧,还要用你的智慧使世界、家庭、朋友变的更好这其实是很简单的原则。我认为大多数中国人都是有这样的原则的,但是在美国和中国都有这样的趋势:有些人对冒险过于沉迷,甚至有的还是明知故犯。


芮成钢:什么样的生活才是让你羡慕的生活?

芒格:是一些很有魅力的人——能够与很多人融洽工作。关于每天不断地学习和尝试,就像托马斯·爱 迪生那样,不断尝试,不断检测,不断把有效的东西融入社会,测试、测试、测试。这种生活非比寻常,很让人羡慕。这就说我理想中的让人羡慕的生活。而我极端 反对沉迷于通过赌博获利,这样的现象在美国和中国都很多,政府应该制止这样的行为。中国政府会制定一些法规制止这些行为,但是美国对比比较放任。

 

成鋼 再訪 巴菲特 巴菲 蓋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40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