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拍 街 市 偉 炒 濠 賭 股   飛 髮 佬 變 英 超 班 主

2008-07-05 NExtMagazine


曾 是 澎 馬 流 浪 足 球 部 主 任 的 「 Ba 叔 」 陳 達 志 ( 右 ) 與 楊 家 誠 ( 中 ) 相 熟 。 ( 左 是 流 浪 總 監 李 輝 立 ) ( 《 蘋 果 日 報 》 圖 片 )


沉 寂 多 年 的 足 球 壇 似 乎 有 捲 土 重 來 之 勢 , 雄 霸 足 總 主 席 位 置 八 年 的 康 寶 駒 終 於 「 起 身 」 , 由 立 法 會 議 員 梁 劉 柔 芬 的 丈 夫 梁 孔 德 接 任 , 改 朝 換 代 之 後 , 本 地 足 球 活 動 將 獲 得 城 中 富 豪 出 錢 力 撐 , 並 且 進 行 球 壇 淨 化 的 改 革 , 為 一 潭 死 水 的 球 壇 帶 來 新 氣 象 。
另 一 邊 廂 , 神 秘 富 豪 楊 家 誠 ( Carson Yeung ) 已 殺 入 國 際 足 球 壇 , 擊 退 印 度 鋼 鐵 大 王 米 塔 爾 , 收 購 英 國 伯 明 翰 球 隊 , 成 為 首 位 港 人 出 任 英 超 班 主 。 但 楊 家 誠 發 達 之 路 十 分 傳 奇 , 十 年 前 還 是 髮 廊 「 飛 髮 仔 」 一 名 , 連 兩 、 三 萬 信 用 咭 數 也 被 銀 行 追 收 , 近 幾 年 卻 住 上 山 頂 億 萬 大 宅 , 開 六 百 萬 元 名 車 Maybach , 原 來 鯉 魚 翻 身 全 靠 拍 住 澳 門 希 臘 神 話 賭 場 的 老 細 「 街 市 偉 」 , 在 股 壇 吃 大 茶 飯 。


伯 明 翰 球 會 創 立 於 一 八 七 五 年 , 當 時 名 為 Small Health Alliance , 一 九 ○ 五 年 才 改 名 為 Birmingham City F.C. ; 圖 為 球 會 的 主 場 St. Andrew's Stadium , 可 容 納 三 萬 球 迷 , 全 英 排 名 廿 四 。



擅 長 以 消 息 刺 激 股 價 的 楊 家 誠 , 於 上 月 二 十 一 日 , 以 六 千 五 百 萬 元 收 購 從 事 成 衣 採 購 及 貿 易 的 上 市 公 司 泓 鋒 國 際 ( 2309 ) 約 一 成 六 股 份 , 八 日 後 泓 鋒 即 公 布 收 購 剛 升 上 英 國 超 級 聯 賽 的 伯 明 翰 球 隊 , 日 前 再 委 任 前 英 格 蘭 國 腳 麥 馬 拿 文 為 泓 鋒 執 行 董 事 。 在 一 連 串 的 好 消 息 下 , 泓 鋒 股 價 勁 升 至 本 週 二 收 市 每 股 一 元 五 毫 九 , 楊 家 誠 手 上 股 票 升 值 一 點 八 倍 , 「 進 賬 」 近 一 億 二 千 萬 。
據 英 國 的 收 購 通 告 , 楊 家 誠 還 可 能 向 伯 明 翰 提 出 全 面 收 購 , 市 場 估 計 總 額 逾 七 億 港 元 。 以 泓 鋒 的 升 勢 , 大 有 日 後 為 收 購 進 行 融 資 的 勢 頭 。
楊 家 誠 一 夜 紅 透 香 港 及 英 國 球 圈 , 上 週 到 港 的 車 路 士 行 政 總 裁 Peter Kenyon ( 簡 安 ) 也 說 : 「 去 年 底 Carson Yeung 到 英 國 觀 看 車 路 士 的 賽 事 , 我 們 有 一 面 之 緣 , 我 對 他 收 購 伯 明 翰 都 感 到 好 意 外 , 真 係 好 難 想 像 , 我 相 信 英 超 在 中 國 的 市 場 會 好 大 。 」
楊 家 誠 山 頂 大 宅 內 , 停 了 一 部 與 相 中 同 型 號 的 Maybach , 車 價 接 近 六 百 萬 元 。 ( 《 蘋 果 日 報 》 圖 片 )


楊 家 誠 家 住 逾 億 元 白 加 道 豪 宅 ( 右 二 ) , 與 「 大 劉 」 劉 鑾 雄 女 友 呂 麗 君 的 父 母 及 兄 嫂 為 鄰 , 呂 家 住 A 號 屋 ( 右 一 ) 。 ( 張 國 慶 攝 )


億 萬 豪 宅   百 萬 名 車
年 約 五 十 多 歲 的 楊 家 誠 表 面 十 分 風 光 。 約 兩 年 前 他 搬 上 市 值 逾 兩 億 元 、 面 積 五 千 九 百 多 呎 的 山 頂 白 加 道 三 十 一 號 B 號 屋 。 這 幢 山 頂 豪 宅 本 來 由 有 股 壇 狙 擊 手 之 稱 的 「 大 劉 」 劉 鑾 雄 私 人 持 有 , 共 有 四 幢 洋 房 , A 號 屋 正 安 置 了 大 劉 女 友 呂 麗 君 的 父 母 及 呂 麗 君 的 兄 嫂 。 身 家 逾 百 億 元 的 大 劉 兩 年 多 前 掀 起 買 德 國 名 車 Maybach 熱 潮 , 在 楊 家 誠 居 住 的 大 宅 門 口 亦 停 泊 了 一 部 車 價 近 六 百 萬 元 的 Maybach 、 還 配 上 其 英 文 名 縮 寫 「 CY 9 」 的 車 牌 。 上 月 初 , 這 部 Maybach 出 現 在 中 環 畢 打 街 , 車 上 載 身 材 魁 梧 的 外 籍 人 士 , 隨 後 還 有 一 部 價 值 逾 一 百 五 十 萬 元 的 平 治 房 車 ; 如 此 排 場 引 來 途 人 目 光 。
篤 信 風 水 的 楊 家 誠 在 大 屋 門 前 左 右 兩 邊 放 了 一 對 石 獅 子 , 以 及 一 座 神 及 香 爐 。 有 熟 悉 楊 家 誠 的 人 說 : 「 他 同 父 母 住 , 個 仔 早 排 去 英 國 讀 書 了 。 有 錢 人 嘛 , 他 請 幾 個 尼 泊 爾 籍 、 仲 識 得 功 夫 的 保 鑣 保 護 。 」
伯 明 翰 同 市 球 隊 比 併


鉸 剪 起 家
踏 上 富 貴 大 道 的 楊 家 誠 , 原 來 十 多 年 前 只 是 「 飛 髮 仔 」 一 名 , 傳 聞 早 年 他 曾 任 職 於 城 中 名 媛 都 愛 幫 襯 的 Le Salon 髮 型 屋 。 未 發 達 前 的 楊 家 誠 衣 著 普 通 , 愛 穿 恤 衫 西 褲 , 直 至 在 九 四 年 左 右 , 他 在 尖 沙 咀 帝 苑 酒 店 開 設 名 為 「 Vanity 」 的 髮 型 屋 , 其 後 在 新 世 界 酒 店 ( 現 稱 九 龍 萬 麗 酒 店 ) 開 設 分 店 , 專 做 遊 客 及 熟 客 的 生 意 , 間 中 親 身 落 場 剪 髮 。
這 間 髮 型 屋 收 費 頗 昂 貴 , 當 年 剪 髮 價 目 介 乎 四 百 至 五 百 元 , 染 髮 的 基 本 收 費 約 是 一 千 大 元 以 上 。 一 名 曾 與 楊 家 誠 共 事 的 人 說 : 「 九 七 、 九 八 年 經 濟 好 , 客 人 出 手 又 闊 綽 , 當 時 髮 型 屋 的 生 意 都 幾 好 , 單 係 帝 苑 間 鋪 就 養 得 起 八 至 十 個 髮 型 師 。 」
儘 管 如 此 , 同 行 對 楊 家 誠 變 身 億 萬 富 豪 還 是 嘖 嘖 稱 奇 。 曾 替 楊 家 誠 打 工 的 髮 型 師 說 : 「 我 睇 報 紙 知 佢 收 購 英 超 球 隊 , 佢 個 樣 無 變 過 , 個 髮 型 同 十 幾 年 前 仲 無 乜 分 別 添 … … 但 講 真 , 就 算 髮 型 屋 生 意 點 好 都 無 可 能 有 咁 多 錢 , 我 估 帝 苑 Vanity 一 個 月 大 約 賺 幾 十 萬 元 。 他 的 錢 一 定 唔 係 由 髮 型 屋 , 更 何 況 大 約 在 二 千 年 , 他 財 政 出 現 困 難 。 」
楊 家 誠 曾 欠 債 一 籮 籮


一 度 負 債 纍 纍
根 據 法 院 紀 錄 , 由 九 七 年 中 至 ○ 三 年 , 楊 家 誠 不 時 被 入 稟 追 債 , 「 款 式 」 包 羅 萬 有 。 例 如 九 七 年 稅 局 入 稟 向 楊 家 誠 及 有 關 人 士 追 收 約 一 萬 元 的 稅 款 、 之 後 有 生 信 用 咭 入 稟 追 二 萬 一 千 元 欠 款 、 律 師 行 追 收 的 二 十 二 萬 多 元 的 律 師 費 、 還 有 代 理 的 佣 金 等 等 , 最 大 額 是 中 信 嘉 華 銀 行 追 收 四 百 二 十 多 萬 元 欠 款 。
此 外 , 在 九 七 年 他 「 摸 頂 」 炒 粉 嶺 樓 富 康 園 兩 個 單 位 及 十 個 車 位 , 總 購 入 價 達 一 千 四 百 五 十 萬 元 , 但 大 多 是 蝕 本 或 變 成 銀 主 盤 。 而 他 與 李 詠 詩 持 有 的 西 半 山 應 彪 大 廈 單 位 , 九 六 年 購 入 後 , 不 但 要 二 按 , 甚 至 要 三 按 及 四 按 , 顯 示 當 時 手 頭 資 金 緊 絀 。
大 約 在 二 千 年 , 楊 家 誠 結 束 了 帝 苑 酒 店 的 髮 型 屋 , 而 新 世 界 酒 店 的 分 店 則 頂 讓 予 他 人 , 買 家 繼 續 以 「 Vanity 」 名 字 經 營 。
楊 家 誠 ( 右 ) 入 主 泓 鋒 國 際 後 , 即 收 購 伯 明 翰 , 並 找 來 前 英 格 蘭 國 腳 麥 馬 拿 文 ( 左 ) 出 任 泓 鋒 國 際 的 執 行 董 事 。


活 躍 股 壇   青 出 於 藍
幾 年 間 能 夠 由 欠 落 一 屁 股 債 , 翻 身 成 為 「 億 萬 富 豪 」 , 楊 家 誠 全 靠 在 股 海 淘 金 。 楊 家 誠 初 入 股 壇 力 於 「 庄 家 」 Alan 李 做 「 跑 腿 」 , 未 幾 才 自 立 門 戶 。
愛 戴 黑 框 眼 鏡 的 Alan 李 , 與 賭 王 何 鴻 燊 四 太 梁 安 琪 和 綽 號 「 街 市 偉 」 、 澳 門 希 臘 神 話 賭 場 股 東 吳 文 新 稔 熟 。 其 代 表 作 之 一 是 「 智 吞 」 三 、 四 線 公 司 德 智 發 展 。 二 千 年 , 德 智 前 主 席 楊 庚 霖 因 資 金 困 難 , 將 股 票 按 給 Alan 李 相 熟 、 何 鴻 燊 頭 馬 李 志 強 的 朗 盈 證 券 行 。 楊 庚 霖 以 為 自 己 與 Alan 李 交 心 , 加 上 李 又 保 證 不 會 「 斬 倉 」 , 於 是 將 手 上 市 值 四 億 五 千 萬 元 的 股 票 按 給 朗 盈 證 券 。 豈 料 當 貸 款 確 認 後 不 久 , 德 智 股 份 被 大 手 拋 售 , 楊 庚 霖 無 能 力 還 孖 展 , 結 果 輸 了 一 整 間 上 市 公 司 。
○ 四 年 起 市 場 狂 炒 「 濠 賭 股 」 , Alan 李 在 澳 門 人 脈 廣 , 更 賺 到 盤 滿 滿 。 有 市 場 人 士 說 : 「 Alan 李 依 家 較 低 調 , 但 旗 下 的 馬 仔 仍 然 活 躍 , 好 似 不 時 部 勞 斯 萊 斯 接 送 大 陸 客 , 又 或 者 做 『 人 頭 』 。 不 過 , 咁 多 『 跑 腿 』 中 , Carson 一 早 青 出 於 藍 , 可 能 依 家 仲 有 錢 過 Alan 李 添 。 」
楊 家 誠 早 年 在 尖 沙 咀 新 世 界 酒 店 經 營 名 為 「 Vanity 」 的 髮 型 屋 , 但 現 在 已 轉 讓 給 第 三 者 。


操 控 股 價 獲 脫 罪
有 市 場 人 士 表 示 , 除 了 一 般 舞 高 弄 低 細 價 股 股 價 , 莊 家 還 會 安 排 「 人 頭 」 , 由 這 些 「 人 頭 」 代 表 幕 後 老 細 控 制 上 市 公 司 。 市 價 一 個 人 頭 最 少 數 百 萬 至 一 千 萬 元 , 視 乎 上 市 公 司 規 模 而 定 。 「 人 頭 」 除 了 可 隱 藏 「 幕 後 老 細 」 的 身 份 外 , 還 可 以 避 過 交 易 所 對 關 連 交 易 的 監 管 和 披 露 , 將 「 幕 後 老 細 」 的 資 產 以 高 價 賣 給 上 市 公 司 。 「 總 之 生 意 好 全 面 啦 。 」 市 場 一 名 莊 家 說 。
不 過 , 楊 家 誠 闖 股 壇 曾 被 證 監 會 捉 個 正 , ○ 四 年 他 被 證 監 會 檢 控 , 指 他 在 ○ 一 年 曾 五 次 持 有 上 市 公 司 易 達 興 業 ( 現 已 易 手 並 改 名 為 中 國 水 務 ) 已 發 行 股 本 逾 兩 成 , 但 沒 有 按 條 例 公 布 。 結 果 被 判 違 反 權 益 披 露 條 例 , 罰 款 四 萬 三 千 元 ; 但 證 監 會 檢 控 他 操 控 市 場 的 罪 名 就 不 成 立 。
然 而 這 並 無 損 他 在 香 港 及 澳 門 建 立 有 財 有 勢 的 人 脈 , 在 本 港 他 與 「 大 劉 」 劉 鑾 雄 、 曾 經 因 盜 用 公 款 而 入 獄 的 惠 陽 控 股 前 主 席 曾 文 能 及 有 「 內 地 演 唱 會 之 父 」 稱 號 的 Ba 叔 陳 達 志 等 人 皆 有 交 往 。
綽 號 「 街 市 偉 」 的 吳 文 新 ( 正 中 位 置 ) 是 澳 門 希 臘 神 話 的 股 東 , 本 港 上 市 公 司 奧 瑪 仕 早 前 收 購 希 臘 神 話 賭 , 這 隻 股 份 楊 家 誠 有 份 「 投 資 」 。


炒 濠 賭 股 一 夜 致 富
楊 家 誠 的 得 意 之 作 之 一 , 要 數 炒 濠 賭 股 中 大 發 神 威 的 奧 瑪 仕 ( 959 ) , 奧 瑪 仕 在 ○ 四 年 底 宣 布 入 股 由 「 街 市 偉 」 持 有 的 希 臘 神 話 賭 場 , 股 價 即 由 仙 變 毫 , 毫 變 蚊 , 不 足 一 個 月 攀 上 貼 近 四 元 水 位 ; 與 街 市 偉 相 識 的 楊 家 誠 透 過 「 投 資 」 奧 瑪 仕 亦 賺 了 過 億 元 。
除 了 奧 瑪 仕 之 外 , 他 亦 沾 手 同 樣 賣 澳 門 概 念 的 結 好 ( 64 ) 及 已 變 身 為 煤 礦 股 的 漢 寶 集 團 ( 228 ) ( 現 稱 中 能 控 股 ) 。 據 知 楊 家 誠 甚 有 當 年 Alan 李 快 而 狠 的 風 範 , 在 股 壇 上 藉 二 、 三 線 當 炒 股 而 致 富 。
師 承 Alan 李 的 楊 家 誠 還 學 習 了 他 掩 人 耳 目 的 招 數 。 當 年 Alan 李 經 常 更 改 車 牌 , 連 英 文 名 亦 曾 改 為 Johnson , 而 楊 家 誠 不 少 公 司 都 在 英 屬 處 女 島 註 冊 ( 即 BVI 公 司 ) , 令 人 摸 不 清 他 究 竟 有 多 少 資 產 。 他 在 香 港 登 記 的 公 司 只 有 三 間 , 分 別 名 為 環 球 資 產 管 理 , 環 球 能 源 控 股 及 超 諾 國 際 , 經 營 業 務 不 詳 。 泊 在 其 白 加 道 大 宅 的 Maybach 名 車 , 登 記 公 司 在 香 港 並 沒 有 註 冊 , 而 購 入 白 加 道 大 宅 的 公 司 , 最 初 只 是 由 他 任 董 事 , 其 後 公 司 股 權 轉 到 一 名 國 內 人 士 。
余 懷 英 是 退 役 甲 組 足 球 員 , 現 專 注 足 球 公 關 工 作 , 也 是 楊 家 誠 的 助 手 。 ( 《 蘋 果 日 報 》 圖 片 )


以 青 年 球 員 為 主 的 流 浪 , 近 年 成 績 不 算 突 出 。 ( 《 蘋 果 日 報 》 圖 片 )


鋪 路 進 身 英 超 班 主
搖 身 一 變 成 為 富 豪 的 楊 家 誠 , 近 年 落 力 打 造 熱 愛 足 球 的 形 象 , ○ 五 年 注 資 甲 組 聯 賽 球 隊 流 浪 , 並 出 任 班 主 , 直 至 去 季 季 中 離 開 。 一 名 不 願 透 露 姓 名 、 本 港 球 壇 人 士 說 : 「 佢 做 班 主 時 候 , 經 費 不 多 , 球 員 的 人 工 無 乜 點 加 過 , 由 幾 千 到 一 萬 , 在 職 業 球 隊 中 人 工 算 低 。 」
有 了 本 港 球 隊 班 主 之 名 , 楊 家 誠 開 始 在 國 際 球 壇 建 立 人 脈 網 絡 , 找 來 退 役 甲 組 足 球 員 余 懷 英 做 盲 公 竹 。 余 懷 英 近 年 主 力 做 足 球 公 關 工 作 , 以 及 做 球 員 買 賣 的 經 紀 ; 他 在 英 超 的 球 會 有 一 定 人 脈 網 絡 , 亦 與 外 籍 人 士 主 導 的 Hong Kong Football Club 委 員 稔 熟 。 如 今 楊 家 誠 邀 得 前 英 格 蘭 國 腳 麥 馬 拿 文 任 泓 鋒 董 事 , 亦 由 余 懷 英 作 中 間 人 。
買 起 英 超 球 隊 成 風
* 他 信 擬 以 £ 8,160 萬 鎊 ( 約 $12.9 億 港 元 ) 向 股 東 提 出 完 全 收 購 曼 城 , 但 收 購 仍 在 進 行 中 。
# 基 達 馬 於 06 年 1 月 先 收 購 樸 茨 茅 夫 一 半 股 權 , 同 年 7 月 再 增 持 至 100% 。
注 : 收 購 金 額 以 當 時 匯 價 計 算 。


經 營 球 隊   生 意 難 做
楊 家 誠 以 泓 鋒 入 股 伯 明 翰 , 交 易 預 計 將 於 本 月 中 完 成 , 到 時 泓 鋒 就 成 為 首 間 持 有 英 超 球 隊 的 香 港 上 市 公 司 , 楊 家 誠 可 謂 盡 彩 。 然 而 在 英 超 一 眾 強 隊 中 , 伯 明 翰 只 是 小 軍 , 其 陣 中 最 有 名 氣 是 近 年 傷 患 纏 身 的 芬 蘭 前 鋒 科 素 。 在 ○ 六 至 ○ 七 年 上 半 季 ( 截 至 今 年 二 月 ) , 伯 明 翰 的 除 稅 前 盈 利 為 三 百 四 十 萬 鎊 ( 約 五 千 一 百 萬 港 元 ) , 主 要 來 自 賣 出 球 員 鄧 尼 和 厄 遜 , 財 政 前 景 並 不 樂 觀 。 一 名 本 港 球 壇 人 士 說 : 「 楊 家 誠 是 否 有 足 夠 財 力 用 幾 億 買 優 質 球 員 是 關 鍵 , 否 則 難 望 伯 明 翰 能 脫 胎 換 骨 。 」
即 使 ○ 三 年 俄 羅 斯 油 王 阿 巴 莫 域 治 收 購 車 路 士 後 , 四 年 來 兩 奪 聯 賽 錦 標 , 卻 因 花 逾 三 億 七 千 五 百 萬 英 鎊 買 球 員 , 公 司 累 積 虧 損 達 三 億 鎊 。 外 資 富 豪 前 仆 後 繼 買 英 超 球 隊 , 倫 敦 大 學 Birkbeck 運 動 商 業 中 心 副 總 監 Chadwick 教 授 向 本 刊 解 釋 , 這 跟 班 主 的 社 交 應 酬 有 關 。 「 擁 有 一 隊 職 業 球 隊 除 了 可 以 炫 耀 財 富 外 , 亦 有 助 和 商 業 拍 檔 、 朋 友 等 建 立 關 係 。 例 如 AC 米 蘭 主 席 貝 盧 斯 科 尼 就 因 為 他 在 足 球 界 的 貢 獻 , 曾 當 上 意 大 利 總 理 。 」
由 於 英 超 賽 事 在 亞 洲 地 區 很 受 歡 迎 , 很 多 公 司 有 意 提 供 贊 助 以 增 加 曝 光 , 特 別 是 崛 起 中 的 中 國 公 司 。 「 例 如 中 國 手 機 公 司 『 科 健 』 ○ 二 年 贊 助 英 超 球 隊 愛 華 頓 , 而 據 我 所 知 , 海 爾 ( 家 電 公 司 ) 就 一 直 尋 求 贊 助 的 機 會 。 」 Chadwick 教 授 說 。 可 以 推 斷 , 楊 家 誠 藉 收 購 伯 明 翰 球 隊 , 為 自 己 打 響 名 聲 , 方 便 日 後 再 發 展 其 人 脈 及 生 意 網 絡 。
足 總 大 換 班 , 擁 有 強 大 商 界 後 盾 的 梁 孔 德 是 阿 仙 奴 球 迷 , 喜 歡 「 主 攻 」 的 他 誓 言 要 以 進 取 方 法 , 振 興 本 地 球 市 。 ( 莫 雪 芝 攝 )


庄 四 屆 、 做 了 八 年 主 席 的 康 寶 駒 終 於 下 馬 , 週 日 回 歸 盃 他 不 再 在 熟 悉 的 香 港 大 球 場 , 而 是 身 在 大 連 。


香 港 足 總 大 變 身
繼 楊 家 誠 殺 入 國 際 級 球 壇 , 香 港 的 球 壇 亦 風 起 雲 湧 , 有 牛 仔 褲 大 王 稱 號 的 梁 孔 德 , 在 一 眾 本 地 富 豪 支 持 下 , 上 週 順 利 當 選 足 總 主 席 。
兩 年 一 度 的 足 總 選 舉 , 於 上 週 一 舉 行 , 擁 有 強 大 商 界 後 盾 、 太 太 為 立 法 會 議 員 梁 劉 柔 芬 的 梁 孔 德 , 九 七 年 擔 任 南 華 副 足 主 , 上 屆 以 四 票 之 差 敗 陣 , 今 次 終 於 打 低 已 庄 四 屆 、 做 了 八 年 主 席 的 康 寶 駒 。 而 梁 派 的 八 人 內 閣 , 除 南 華 班 主 羅 傑 承 敗 於 被 視 為 康 派 的 傑 志 總 領 隊 伍 健 之 外 , 其 餘 七 人 全 數 入 主 足 總 董 事 局 。 在 足 總 植 根 多 年 的 康 派 , 幾 近 全 數 下 馬 , 就 連 受 薪 總 幹 事 林 俊 英 在 選 舉 後 也 要 執 包 袱 。 據 知 康 寶 駒 為 此 差 點 掉 下 男 兒 淚 。
為 了 爭 取 入 局 , 康 、 梁 兩 派 可 謂 寸 「 票 」 必 爭 , 「 我 早 於 一 年 前 已 開 始 籌 備 參 選 , 去 晒 全 港 推 選 地 區 足 球 會 、 區 議 會 同 甲 乙 丙 組 班 主 拜 票 。 」 梁 孔 德 多 年 老 友 , 也 是 今 次 梁 的 競 選 經 理 李 鵬 飛 說 。
政 商 好 友 做 顧 問
除 了 飛 哥 , 梁 孔 德 還 拉 攏 好 友 利 豐 主 席 馮 國 經 及 合 和 主 席 胡 應 湘 做 顧 問 。 近 年 少 涉 足 球 壇 的 馮 國 經 及 胡 應 湘 , 原 來 與 足 球 極 有 淵 源 。 馮 國 經 父 親 馮 漢 柱 曾 任 南 華 會 班 主 , 熱 愛 足 球 的 性 格 也 感 染 了 兒 子 , 成 為 超 級 球 迷 。 至 於 胡 應 湘 , 則 更 曾 於 八 二 年 出 任 足 總 副 會 長 。 揚 言 視 足 球 為 商 品 的 梁 孔 德 , 又 找 來 助 海 洋 公 園 起 死 回 生 的 海 洋 公 園 主 席 盛 智 文 為 足 總 大 搞 包 裝 , 力 找 大 財 團 贊 助 。
據 球 圈 中 人 指 , 梁 孔 德 一 直 都 有 幕 後 資 助 南 華 會 班 費 , 今 次 高 調 挑 戰 康 寶 駒 , 估 計 是 與 圈 子 內 倒 康 勢 力 , 要 求 他 出 頭 改 革 有 關 。
記 者 於 上 週 四 在 何 文 田 足 總 會 址 訪 問 這 個 作 風 低 調 的 出 爐 主 席 , 他 滿 腹 大 計 , 更 向 本 刊 表 示 , 上 任 後 會 手 與 馬 會 商 討 開 放 賭 本 地 足 球 賽 事 。 原 來 , 馬 會 在 ○ 三 年 八 月 取 得 為 期 五 年 的 賭 波 牌 照 , 列 明 馬 會 可 開 盤 賭 包 括 英 超 在 內 的 外 國 賽 事 , 但 就 嚴 禁 賭 本 地 波 , 不 過 有 關 牌 照 的 五 年 大 限 於 明 年 屆 滿 。
梁 說 希 望 憑 其 商 界 的 脈 絡 , 打 破 這 個 限 制 , 「 等 於 你 打 衞 生 麻 雀 , 有 少 少 賭 博 味 道 會 剌 激 一 , 好 多 人 會 因 為 賭 而 研 究 隊 波 , 包 括 出 場 陣 容 同 排 陣 等 。 我 希 望 最 初 階 段 只 係 玩 過 關 , 連 續 估 中 八 場 先 有 錢 收 , 其 中 六 場 是 英 超 賽 事 , 另 兩 場 是 本 地 波 , 那 便 不 怕 只 賭 一 場 決 定 輸 贏 咁 易 出 現 造 波 情 況 。 」 他 說 。
週 日 回 歸 盃 四 萬 座 位 全 場 爆 滿 , 領 新 班 子 出 場 的 梁 孔 德 首 度 正 式 亮 相 , 與 訪 港 勁 旅 來 個 歷 史 性 大 合 照 。 ( 莫 雪 芝 攝 )


李 鵬 飛 是 梁 孔 德 的 競 選 經 理 , 也 是 新 任 足 總 顧 問 , 他 說 未 來 會 展 開 游 說 工 作 , 說 服 政 府 及 立 法 會 為 賭 本 地 波 開 綠 燈 。 ( 《 蘋 果 日 報 》 圖 片 )


政 商 好 友 做 顧 問
除 了 飛 哥 , 梁 孔 德 還 拉 攏 好 友 利 豐 主 席 馮 國 經 及 合 和 主 席 胡 應 湘 做 顧 問 。 近 年 少 涉 足 球 壇 的 馮 國 經 及 胡 應 湘 , 原 來 與 足 球 極 有 淵 源 。 馮 國 經 父 親 馮 漢 柱 曾 任 南 華 會 班 主 , 熱 愛 足 球 的 性 格 也 感 染 了 兒 子 , 成 為 超 級 球 迷 。 至 於 胡 應 湘 , 則 更 曾 於 八 二 年 出 任 足 總 副 會 長 。 揚 言 視 足 球 為 商 品 的 梁 孔 德 , 又 找 來 助 海 洋 公 園 起 死 回 生 的 海 洋 公 園 主 席 盛 智 文 為 足 總 大 搞 包 裝 , 力 找 大 財 團 贊 助 。
據 球 圈 中 人 指 , 梁 孔 德 一 直 都 有 幕 後 資 助 南 華 會 班 費 , 今 次 高 調 挑 戰 康 寶 駒 , 估 計 是 與 圈 子 內 倒 康 勢 力 , 要 求 他 出 頭 改 革 有 關 。
記 者 於 上 週 四 在 何 文 田 足 總 會 址 訪 問 這 個 作 風 低 調 的 出 爐 主 席 , 他 滿 腹 大 計 , 更 向 本 刊 表 示 , 上 任 後 會 手 與 馬 會 商 討 開 放 賭 本 地 足 球 賽 事 。 原 來 , 馬 會 在 ○ 三 年 八 月 取 得 為 期 五 年 的 賭 波 牌 照 , 列 明 馬 會 可 開 盤 賭 包 括 英 超 在 內 的 外 國 賽 事 , 但 就 嚴 禁 賭 本 地 波 , 不 過 有 關 牌 照 的 五 年 大 限 於 明 年 屆 滿 。
梁 說 希 望 憑 其 商 界 的 脈 絡 , 打 破 這 個 限 制 , 「 等 於 你 打 衞 生 麻 雀 , 有 少 少 賭 博 味 道 會 剌 激 一 , 好 多 人 會 因 為 賭 而 研 究 隊 波 , 包 括 出 場 陣 容 同 排 陣 等 。 我 希 望 最 初 階 段 只 係 玩 過 關 , 連 續 估 中 八 場 先 有 錢 收 , 其 中 六 場 是 英 超 賽 事 , 另 兩 場 是 本 地 波 , 那 便 不 怕 只 賭 一 場 決 定 輸 贏 咁 易 出 現 造 波 情 況 。 」 他 說 。
禁 賭 本 地 波 的 五 年 大 限 明 年 屆 滿 , 馬 會 、 足 總 以 至 各 球 會 班 主 都 瞄 準 這 個 變 數 , 希 望 借 「 賭 」 搶 攻 球 迷 入 場 。 ( 《 蘋 果 日 報 》 圖 片 )


馮 國 經 父 親 馮 漢 柱 曾 任 南 華 會 班 主 , 感 染 兒 子 成 為 超 級 球 迷 , 成 為 梁 孔 德 黃 金 班 底 的 核 心 成 員 , 一 同 助 本 地 足 球 重 新 上 路 。 ( 《 蘋 果 日 報 》 圖 片 )


賭 波 有 錢 途
「 內 地 搞 波 有 錢 賺 , CCTV 直 播 賽 事 , 中 國 人 地 方 , 有 得 賭 就 一 定 有 得 搞 。 」 前 南 華 球 隊 總 監 梁 守 志 更 一 語 道 破 。 事 實 上 , 內 地 賭 波 熱 潮 極 為 「 火 爆 」 , 全 年 足 彩 銷 售 量 達 四 十 二 億 人 民 幣 , 有 指 廣 東 一 個 賭 波 代 理 單 一 個 月 過 手 的 賭 資 便 有 千 萬 元 人 民 幣 。 除 了 非 法 外 圍 火 熱 , 澳 門 也 有 開 盤 賭 中 超 聯 , 同 樣 大 受 歡 迎 。
據 知 情 人 士 表 示 , 梁 已 積 極 為 開 放 賭 本 地 波 部 署 , 先 後 拜 訪 當 時 掌 管 賭 波 政 策 的 民 政 事 務 局 常 任 祕 書 長 林 鄭 月 娥 , 以 及 剛 退 任 不 久 的 馬 會 主 席 夏 佳 理 , 並 取 得 馬 會 承 諾 一 旦 當 選 , 會 獲 得 二 億 元 基 金 發 展 本 地 足 球 。
除 了 搞 賭 波 , 梁 孔 德 亦 希 望 引 入 新 的 贊 助 商 , 以 扶 助 本 地 足 球 發 展 。 以 往 由 康 寶 駒 任 足 總 主 席 , 他 經 常 與 楊 受 成 、 街 市 偉 老 婆 及 張 德 熙 等 人 應 酬 , 一 般 有 錢 有 面 的 商 人 因 此 避 免 沾 手 , 令 本 地 足 球 了 無 生 氣 。
事 實 上 , 梁 是 紡 織 界 名 人 , 除 了 私 下 與 霍 震 霆 有 交 情 , 與 不 少 富 豪 也 稔 熟 , 新 世 界 發 展 主 席 鄭 裕 彤 是 他 的 「 玩 友 」 , 以 往 不 時 在 皇 朝 會 鋤 大 弟 , 結 伴 郵 輪 旅 行 。 足 球 圈 中 人 普 遍 認 為 , 以 他 的 政 經 人 脈 , 開 口 要 求 富 豪 開 水 喉 絕 無 大 的 難 度 , 有 錢 自 然 有 辦 法 搞 活 足 球 事 業 , 剛 剛 踢 完 的 回 歸 盃 , 四 叔 李 兆 基 的 基 就 贊 助 了 四 千 萬 元 , 入 場 人 數 近 四 萬 人 。
每 年 六 至 八 月 , 是 最 多 足 球 勁 旅 出 訪 亞 洲 的 旺 季 , 下 月 十 日 訪 港 的 巴 塞 隆 拿 , 便 取 得 朱 樹 豪 旗 下 的 駿 豪 集 團 贊 助 。 不 過 , 梁 的 智 囊 羅 傑 承 認 為 , 搞 外 隊 雖 是 入 場 保 證 , 但 亦 有 一 定 風 險 , 「 天 雨 是 一 個 問 題 , 好 似 幾 年 前 請 皇 馬 來 , 戲 金 動 輒 已 過 千 萬 , 連 住 宿 機 票 , 每 張 票 定 價 可 能 要 過 千 元 才 有 得 賺 。 」
會 長 霍 震 霆 ( 左 二 ) 是 足 總 的 精 神 領 袖 , 接 老 父 霍 英 東 的 棒 。 無 論 新 舊 班 子 , 地 位 仍 然 穩 如 泰 山 。


六 至 八 月 是 最 多 足 球 勁 旅 出 訪 亞 洲 的 旺 季 , 本 月 底 有 利 物 浦 , 下 月 十 日 訪 港 的 則 有 巴 塞 隆 拿 , 預 料 將 掀 起 新 一 輪 撲 飛 熱 。 ( 李 宇 家 攝 )


中 央 重 視 足 球 發 展
搞 波 未 必 穩 賺 , 擔 任 足 總 主 席 , 「 無 形 」 的 數 才 重 要 。 本 身 為 「 劉 陳 高 律 師 事 務 所 」 資 深 合 夥 人 的 康 寶 駒 , 因 為 與 足 球 結 緣 , 先 後 獲 委 任 成 為 山 東 青 島 市 政 協 委 員 及 廣 東 省 足 協 名 譽 會 長 , 藉 足 總 主 席 之 名 擴 大 了 在 內 地 的 人 脈 關 係 。
球 圈 中 人 更 說 , 中 央 重 視 足 球 發 展 , 國 家 投 入 足 球 的 資 源 是 各 類 運 動 項 目 之 冠 。 若 能 掛 內 地 足 協 委 員 的 頭 銜 , 對 在 內 地 做 生 意 無 疑 有 極 大 幫 助 , 這 或 可 解 釋 為 何 康 寶 駒 多 年 來 一 直 戀 棧 香 港 足 主 的 公 職 , 不 願 放 手 。
「 講 到 尾 香 港 人 都 係 好 鍾 意 足 球 , 有 江 湖 地 位 , 多 人 識 你 , 找 你 做 公 職 , 係 無 形 收 穫 , 但 就 未 必 係 實 質 利 益 。 如 果 你 視 佢 為 一 盤 生 意 , 搞 到 好 到 好 似 英 超 咁 , 就 一 定 係 金 礦 , 但 至 起 碼 你 要 有 好 的 球 員 , 踢 得 好 睇 , 淨 係 得 一 隊 南 華 搞 得 好 無 用 , 年 年 你 都 係 三 冠 王 , 有 咩 好 睇 先 ? 」 搞 了 多 年 波 的 梁 守 志 說 。


撰 文 ︰ 葉 詠 琪 、 左 紹 基 、 呂 麗 蟬 、 胡 蕊 婷
資 料 ︰ 黃 翠 蓮 、 黃 嘉 和
插 圖 ︰ 甄 梓 掀 、 詹 震 寰
news@nextmedia.com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17

反彈之後 左丁山

2008-07-28 Appledaily

剛 好一個月前(六月廿七日)本欄寫「後市不穩」,引述基金經理L講股市,佢話信貸緊縮而未結束、通脹肆虐,股市仲會努力尋底。與基金L吃飯嗰日,係六月十八 日,恒生指數收市報23,325點,到咗稿件見報之六月廿七日,恒指收報22,042,已經跌咗1283點或5.5%,一個月嘅低位係七月十五日之 21,174點,可見基金L的確言之有物。好嘞,七月二十一日,股市大升658點,恒指收報22,532,輪到基金K請吃晚飯,大家梗係又問佢如何睇後 市。

基金K話恒指由23,325點去到21,174點,跌咗9.2%之後,自低位反彈,好自然,但從基本因素睇,全球經濟皆受美國影響,有人講de- coupling,實在言之過早,亞洲人唔好以為亞洲經濟興旺就當美國冇到,美國爛船有三分釘,佢患大感冒之時,亞洲亦難逃傷風。目前美國聯儲局為咗挽救 經濟,連番減息,放棄美元,意圖透過美元貶值,增加出口競爭力,同時削減入口,亦因美元貶值,外國人以外幣購買美國資產,相對便宜,於是美國資產價格係緩 慢下跌,人民唔感到有多大痛苦。

基金K話:「大家可回憶番九七金融風暴之後,我哋因為攬住聯繫匯率,美元兌外匯升值,港紙跟住,整個經濟調整過程就係減人 工,失業率升,通縮,資產價格大跌,過程緩慢而痛苦,如凌遲至死,香港市民痛苦不堪。當時如果有公投,叫香港市民揀(一)脫鈎貶值,還是(二)擁抱聯繫匯 率,一齊死頂嘅話,我相信市民會選第一項。」經基金K提醒,香港因聯匯唔可以變動(此乃特區政府之聖牛),目前之失業率夠低,通脹高,資產價格大體上升, 剛好係一九九七至二○○三嘅經濟循環之對立面,以前市民為通縮愁苦,現在為通脹驚心。

講到尾,後市點睇?基金K話美國政府大力救市,成效不著,更因碰上油 價拖高糧價,一齊上揚,導致全球通脹,而經濟無起色,正好形成七十年代之經典滯脹局面,帶來嚴重政治後果(如全球運輸界示威抗議油價),基金K認為股市反 彈過後,會再次尋底!(按:七月廿五日恒指收市報22,740點。)
反彈 之後 左丁 丁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21

中環在線:大快活老細人工唔及大家樂 李華華

2008-07-28  AppleDaily

百 物騰貴,飲食業越嚟越難做,做快餐業嘅大快活(052)08年度業績賺咗1億銀,喺高通脹經濟放緩嘅環境下,盈利仍然有19.3%增長都算唔錯。大快活最 新年報,截至08年3月底計,主席兼執董羅開揚舊年人工亦增加13.8%,跑贏通脹成倍,董事袍金連薪津花紅748.1萬銀,單係花紅已經多賺80萬 銀。羅開揚嘅薪酬增幅好唔好?搵個同行比一比就知道。

相比起競爭對手大家樂(341),羅開揚嘅薪酬增幅原來唔算多,截至08年3月底,大家樂主席兼執董 陳裕光嘅薪酬,就錄得近兩成升幅,同07年嘅729.8萬銀相比,多145.7萬至875.5萬銀。咁又難怪嘅,論盈利,大家樂比大快活多超過3 倍,08年度達4.2億銀,較舊年增長13.6%,陳裕光多人工亦正常不過。
中環 在線 快活 老細 人工 唔及 大家樂 大家 華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22

如何提高長期投資收益率

From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3f36780100adzn.html
沃頓商學院金融學教授傑瑞米·J·西格爾(Jeremy J. Siegel)的兩本投資名著在中國內地都有了譯本,一本是1994年出版的《股票長期投資(Stocks for Long Run)》,清華大學出版社出版的2004年5月第1版的譯本名為《股史風雲話投資》,封面設計活脫脫是一付江湖股評家的打扮,什麼“散戶投資正典”、“華爾街十大必讀投資寶典之一”,要不是知道西格爾有這麼一本書,我連翻它的興趣都沒有。 《股票長期投資》之所以有名,主要是西格爾“撥亂反正”,認為要辯證地看待美國20世紀70年代初的“漂亮50”泡沫,因為在1972年牛市狂潮 中,“漂亮50”雖被高估,但只高估很少一點點,在1972年到2001年11月期間實現了11.76%的年收益,略低於標準普爾500指數12.14% 的年增長率。儘管西格爾提醒大家,無論大盤成長型股票的前景看起來是多麼的美妙,都不可能達到“不惜任何代價去買”的地步,但它們很容易讓人產生誤會,以 為只要長期擁有“好公司”就可以獲得相當不錯的收益。 另外,即便現在回眸,有些泡沫股確實實現了投資者給它的超高預期,我們還是不能否認泡沫給當時市場所造成的嚴重傷害。 其實,也有人著書分析幾百年前的荷蘭鬱金香泡沫是合理的,原因是這些球莖至今還很稀有和昂貴。這些翻案文章意義不是很大,泡沫的殺傷力聚集在當代人的 身上,財產損失了一半乃至全無,這事突然發生了,對誰都不合理,只是有些人痛不欲生,有些人化悲痛為力量而已。用一個不是很準確的比喻,你年輕時因性格孟 浪而失戀或家庭破碎,沉痛萬分。很多年後,你有了幸福的家庭,回憶往事,早已煙消雲散,但你不能否認當年曾經大悲大痛過。 除此以外,《股票長期投資》泛泛而談,從今天看價值已不大。 有意思的是,經歷了20世紀初的科網泡沫後,西格爾在2005年又出版了一本《投資者的未來(The Future for Investors)》,機械工業出版社2007年1月推出了第1版的中譯本,我們讀後極受啟發。 我們不妨從一個很實用的角度展開西格爾的研究話題,那就是如何長期投資(購買然後持有)呢?包括西格爾在內的許多專家以往並不建議人們選擇購買20家 大公司的股票,然後一直持有它們。他們認為,正確的做法是購買指數基金來獲得長期收益,因為像標準普爾500指數等都會不斷隨著新公司的出現而更新,只有 指數基金的回報可以和這些市場指標很好地契合。 標準普爾500指數的歷史似乎說明了這一點,標準普爾公司於1923年率先推出了股價指數,3年後又建立了包括90只股票的綜合指數,到1957年, 公司把指數範圍擴展到500只股票。其後,標準普爾500指數不斷地更新,及至2003年,被添加到指數中的新公司達到917家,平均每年20家。添加新 公司最多的一年是1976年,共有60張新面孔登上指數,其中有15家銀行和10家保險公司。在科技泡沫達到頂峰的2000年,指數中添加了49家新公 司,僅少於1976年,而在2003年股市跌到了穀底,只有8家新公司登上指數,是歷史上最少的一次。 與1957年相比,2003年的標準普爾500指數公司構成變化巨大,今天排在市值前5名的企業(微軟、沃爾瑪、英代爾、思科和戴爾),在1957年 都還不存在。1957年的市值前20名裏有9家石油生產商,而今天只有2家;今天的前20家公司裏有12家來自科技、金融和衛生保健行業,1957年則只 有IBM能夠位列其中(見表1)。


然而,這次西格爾做了件“笨事”,他計算了1957年標準普爾500指數中最初500家公司到2003年的收益率,並將它與不斷更新的標準普爾500指數的收益率作了一番比較。 由於原來的500家公司命運不同,西格爾構建了三個投資組合,第一個被稱為“倖存者投資組合”,它假設當原始公司發生兼併或私有化時,投資者將這些公 司的股票賣掉並將資金再投入指數“倖存”公司中去,結果有125家公司構成了該資產組合,年收益率是11.31%。第二個叫做“直接派生投資組合”,它包 括所有發生兼併的公司,不過像前一個組合一樣,所有的分拆公司股票都被立即售出,並再投資於母公司,共有228家公司的組合年收益是11.35%。第三個 叫做“完全派生投資組合”,它是在前一個組合的基礎上假設投資者持有所有的分拆公司股票,由於該組合不涉及任何股票出售,因此是絕對的“買入持有投資組合 ”,或者說是“買入忘記投資組合”,由341家公司的組合年收益率是11.4%。 那麼,1957年至2003年的隨時更新的標準普爾500指數的年收益是多少?10.85%。也就是說,無論我們怎樣定義由原始標準普爾500指數投資組合的收益,都比“喜新厭舊”的標準普爾500指數高,而且風險更低(見表2)。


西格爾的結論是:“平均看來,標準普爾500指數中原始公司股票的表現要領先於在後來的半個世紀裏陸續登上該指數的近1,000家新公司的股票。”
我們從未想到結論如此具有顛覆性,畢竟,是那些新公司帶動經濟增長並使美國經濟領先於世界,但它們的股票在市場上的表現為什麼反倒落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如何 提高 長期 投資 收益率 收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28

糊塗事多是聰明人幹的



From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3f36780100adrn.html



有歷史學家講,歷史總是從過去的某一時刻就決定了它的開始。在 期貨市場,一些投資者的“聰明”做法,從一開始就註定了將來賠錢的結局。這一點不用懷疑,只是時間問題。

投機市場是聰明人聚集的地方,人們大多認為自己比別人更聰明,市場中隨處可見自視高明或通曉先機的人。然而,在大浪淘沙的投機市場,尤其是期貨市場,糊塗事卻多是這些聰明人幹的。

一些曾有過輝煌歷史的聰明人,是帶著成功的記憶來到投機市場的,他們堅信自己是了不起的人物,以至於他們時常會憑感覺自以為是地宣稱:“絕對見頂了 ”、“絕對到底了”、“不可能再漲了”、“不可能再跌了”。結果頂上有頂,底下有底,漲了還漲,跌了還跌,許多人在“絕對”和“不可能”當中,被市場無情 地淘汰了。

也有一些從事現貨的聰明人,囿于所聞與經驗,以為比別人掌握了更多的現貨資訊,甚至以為自己是一個全知者,知道了市場的一切,實則是一孔之見,偏而不 全,拘泥地按照自己的所聞及經驗來操作,不知道順勢操作以及控制風險,許多聰明人也因此離開了這個市場。還有一些聰明人,在技術分析理論方面鮮有人及,但 卻溺於所學,有的執拗地認為強勢至多30%回調,等回調到30%,又說最多50%回調,後來又說最多0.618等等。還有的機械地認為某天是時間之窗,在 刻舟求劍的過程中,資金逐漸被侵蝕掉了。

也有一些聰明人確實知道大勢之所在,但有時為了等待一個好價位,或為了避開一個小波動,而耍小聰明,結果卻因小失大,錯失大好時機;或者有時逆勢操作搏反彈,結果也見小忘大,弄巧成拙。

以上種種,其事甚多。在期貨市場,有多少聰明人雄心勃勃而來,卻折戟沉沙而歸。於是有人感歎,期貨市場賠錢的路長著呢;也有人感歎,期貨市場一人歡笑千人淚,賺錢的沒有幾個,總是把期貨和賠錢聯繫在一起。

為什麼那麼多聰明人會在期貨市場失敗呢?當然原因很多,但總結下來,就會發現期貨市場的這些聰明人做起單來或多或少都存在這樣一些問題,如喜歡主觀臆 測、好絕對肯定、拘泥固執並且唯我獨是。這正是癥結所在。而且這四點在大多數投機者身上都能找到,可以說相當普遍。說起來這便是做人的問題。雖然我們不能 說投機如做人,但如何做人確實影響著投機的結果。能否改掉上面提到的四點,對於投機的成與敗就很關鍵。

《論語》曰:“子絕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投機者完全可以將這句話引為座右銘,無論做人還是投機。對投機而言,則是“投資的四項基本原則(投機四戒)——不懸空猜測,不絕對肯定,不拘泥固執,不唯我獨是”。

再發揮開來,老子也告訴人們,不要以為自己什麼都清楚或什麼都正確,只有這樣才能認識清楚,判斷正確;也不要誇耀自己了不起或自高自傲,如此,才會有 功,才能有所長進。老子接著告訴人們,“不自見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長。自見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無功,自矜者不長。”就是 說,自以為清楚者不明白,自以為是者不正確,自己誇耀者必然無功,自高自傲者不會長進。

“兵者無時非危,故應無時不謹。”做期貨投機也理應如此。然而,一些聰明人由於自以為是等原因,不能夠應物變化,不能與時屈伸,看不到變化,有時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固守單一看法,不能慎重從事和多方考察,致使舉措不當,應物無方。

當然,期貨投機之難則又在於察亦有偏,難免一葉障目,只見樹木不見森林。這樣說下去,好像期貨投機不可為了。其實,投機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順勢,再建立 一套自己的交易系統。投機大道就是老子所說的:“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無為而無不為。取天下常以無事,及其有事,不足以取天下。” 無為者就是要老老實實地跟著行情走,按照自己的交易系統,時行則行,時止則止,去掉智與巧。臨事之時,只需問一句:“我循道乎?”,“基本面和技術分析相 互驗證嗎?”
糊塗 事多 多是 聰明人 聰明 幹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29

股票市場的趨勢是上漲

From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3f36780100adrk.html


[文章計算時間為:2008年年初]前些日子,我有一個銀行做的朋友告訴我,有一個客戶想開股東卡,誰料他早已經開了,打開帳戶一看,居然持有了股票近十多年,從兩三千塊一下子增值到一二十萬,這是莫大的喜訊阿。不過,我希望大家可以從中體會到些什麼。股票的趨勢是上漲,這點幾乎是無所置疑的。我假設,我從深圳的老八股做為一個組合,持有到現在,我們預計一下能有有多少錢。老八股即000001-000008.分別為深發展,萬科,國農,星源, 深振業,達生,寶投。這些股票都有過輝煌的時期,我就不加什麼st去區別了。我用自己的股票軟體分別把他複權,看看最後現在是怎麼情況。當然,我們的假設是我們從這些股票一上市就買入,而且做為一個組合,每個股票均為100股。深發展,上市價是49塊,複權之後最低到27塊(如圖),最高到1158.2塊,現價是741.88萬科,上市價是14.88,複權後上市價大約在10-12塊之間,最高去到1032.91,現價大約605.國農,上市價是不清楚,複權之後的上市價大約是11-12塊之間,最高去到115.18,現價大約34.14星源,上市價不清楚,複權之後的上市價大約是9塊到11塊之間,最高去到119.25,現價92塊附近。深振業,上市價在33塊,複權之後的上市價大約在28-30之間,最高到459.83,現價大約315附近。達聲,上市價在22塊,複權之後的上市價大約在20-21左右,最高到121附近,現價大約74附近寶投,上市價在19.9,複權之後的上市價大約在17-18塊附近,最高到399.96,現價大約40塊附近。圖我就不上了,大家都有軟體,可能我們之間的資料有些差別,但問題不大,因為長期而言,表現出一個實質問題便可。深發展,從27到741左右,利潤達2744%,最高的利潤達4290%,翻了42倍。萬科以10塊計算,到現價605及最高1032.91,利潤分別為6050%及10329%,翻了103倍。國農以11塊算,到現價34.14及最高115.18,利潤分別為310%及1047%,最高時翻了10倍。星源以10塊算,到現價92及最高119.25,利潤分別為920%及1192%,最高時翻了11倍。深振業以30塊算,到現價315及最高459.83,利潤分別為1050%及1533%,最高時翻了15倍。達聲以20塊算,現價74及最高121,利潤分別為370%及605%,最高翻了6倍寶投以18塊算,現價40及最高399.96,利潤分別為222%及5000%,最高時翻了50倍。我們看這個組合到現在給我們的利潤是多少:2744%+6050%+310%+920%+1050%+370%+222%=11603%,平均每個股帶來的回報是1450.375%,我們以91年做為計算,現在是08年,一共經歷了17年,每股每年的回報率是85%!天阿,我希望我自己是算錯了,那是遠遠高於35%的,即便我算錯了,那麼至少也有20%的回報率吧?我們中國股市只有不到20年的時間,卻是帶來這麼豐厚 的回報阿。我們這個老八股最後給我們的回報是116倍的利潤。試問,如果我當時簡單的投入一萬元,現在也是一百一十六萬了,要是十萬,百萬呢?那可是不敢 想像。要是我們只做萬科或者深發展呢?那利潤也是驚人的!那麼,大家是否想好了一些投資,只要,我們選定了藍籌股,有成長性等等,再加一些甄別,持有20年,回報會否達20%每年?如果我們專門挑那些大跌,譬如 熊市的時候買入呢?如果我們選定了這麼一個組合,譬如5-10個股票,都是藍籌股,十年內不分價位,定期投入,那回報率到底是多少阿?要知道,即便是深振 業,17年來不斷買入,難保不是幾千萬的回報阿?從這些資料我們得出,我們只要選定5-10個成長性好的股票,所謂成長性,我們乾脆理解為發展空間了,不斷的買入10-20年,最後的回報率我相信是驚人 的。要知道,都是藍籌股的話,只要有一個好票子,譬如萬科之類的,就可以把回報率一下子提高起來,我們的組合不乏國農,寶投這些垃圾股,但一樣給我們帶來 回報。事實上,我們上市的公司很少出現破產的可能,所以我們的股票不會變成廢紙。要是我們花點時間,研究一下,譬如花個月來研究一個股票,五個股票都研究出來了,破產,被st的概率就更少了,而成長的可能就更大了。巴菲特不過是每年35%的回報,試想一下?你也能做到!

個人認為長期穩定複利,我覺得有兩個問題:
1、好的標的,這是基礎,也是關鍵,如果沒有這個,複利就成了空中樓閣。而象萬科之類畢竟鳳毛鱗角。
2、堅持。說起來簡單,但做起來也很難。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多人想抄底逃頂了。呵呵,說笑了...
股票 市場 趨勢 上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30

林森池 CUP

From

http://chuicup.blogspot.com/2008/07/blog-post_27.html

http://www.rthk.org.hk/rthk/pth/moneytalk/20080725.html

林森池《投資基本法》的最後一集。

反而令我最感興趣是主持在節目後讀出他在90年代初的訪問。

宏觀經濟分析被問及1989年民運的影響,他以82年中國宣佈收回主權時的那個危機來比較:

1982年面對政治信心問題+世界性經濟衰退。華資銀行遭遇擠提,政府要出手打救多間銀行。地產打擊首當其衝,多家地產商破產或債務重組。航運業亦發生危機,三大家族有兩家要債務重組。

相反,64事件最多只是幾間中資銀行擠提,無破產的問題。港資地產商如長江、新地、恒基、恒隆等負債不多,經常性收益比上一個經濟循環好得多,實力更強大。

其他基本投資理念也是歷久如一。

例如建議投資應該以做生意的角度來做,不要炒炒賣賣賺差價。要以基礎分析為上,分析環球經濟,整體經濟發展,然後看公司的盈利能力,長線持有良好的公司和它一起增長......

要在經濟低潮,賤物鬥窮人時買入,待到下一個經濟循環踏入上升階段,自然水漲船高。不建議追隨消息買賣股票......

雖然去年林森池測市令人失望,但其宏觀至到公司的基礎分析能力,以及其觀點的清淅和一致(不會朝令夕改,搖擺不定),令人十分尊敬。
林森 CUP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32

又講吓風險 CUP

From

http://chuicup.blogspot.com/2008/07/blog-post_28.html

睇到ckm001兄的文章,http://hk.myblog.yahoo.com/jw!G9qPswuRGxoAjkVjcnY-/article?mid=7087,等我又講吓風險先。

我自己對風險的定義是:損失的機會。損失的機會愈大,風險的機會就愈大。

例如去賭場賭大細,輸錢的機會永遠大於一半,那肯定就是高風險的行為。

ckm兄認為「人算不如天算」的情況是風險的特點。我是極之同意。

因為假如人是理性而且聰明的話,其行為應該會避開預計之內一切有機會令他產生損失的事。

可是基於人知識的局限性、情緒影響下的不理性、或者某些具賭博的性格使然、或者某些非理性的信念等等,導至人去做各種高風險的行為。

ckm文中提到長線投資相對短線炒賣而言,風險較低而回報較高。我是極之認同。

而以投資項目的質素去降低風險更是對極。

可是,若果認為分散投資無助於降低風險,我卻不表認同。

我亦要強調:追求高質素的投資項目和分散投資並沒有任何衝突。

我認為適度分散投資於優質的投資項目,是絕對具有減低風險的作用。

之前我們提到,「人算不如天算」是風險的特點。

「人算不如天算」的情況,除了會出現在國際政治或者宏觀經濟層面上(例如伊朗射幾個核彈將以色列滅國的假設),也會出現在個別公司身上。

莫說以我們老散而言不能得到第一手資訊,即使是親身參予一檔生意,我們也不能保證一路是一帆風順,任何突發性事件令到生意嚴重損害,又或者政府個別政策的突然改變、又或者訴訟令到個別公司蒙受嚴重損失,這好多時也是誰也沒法料到的。

因此,分散投資於數家具有良好質素的優質企業,對減低風險絕對是有用處。因為其中一個企業在「人算不如天算」下出事,也令損失有所局限,不致於全軍盡墨。

那當然,我們不能盲目追求分散投資。

之前我提及高風險行為源於:知識的局限性、情緒影響下的不理性、或者某些具賭博的性格使然、或者某些非理性的信念等等。

不斷進修充實自己,培養穩定的情緒,多點了解自己信念的源頭、建立良好的投資態度。而每投資一個項目之前,都能以嚴肅的態度,確認那投資項目經過詳細審視並且有充份而可靠的理據支持。那也會有助減低風險。
又講 講嚇 風險 CUP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33

财务侦探夏草:年内再揭发50家违规上市公司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y/20080728/02215136604.shtml
財務 偵探 夏草 年內 揭發 50 違規 上市 公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34

中小板261家上市公司的家族帐单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s/20080728/08325137214.shtml
中小 261 上市 公司 家族 帳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3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