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老总李荣生被抓 苏州大方借壳陷困境


From


http://www.nbd.com.cn/newshtml/20091014/20091014031431172.html


每经记者  李凌霞  发自深圳

        苏州大方本来希望通过借壳去香港上市,以谋求更广的融资渠道,但上市愿景未能实现,现在却陷入了生死存亡的窘境。《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昨天从权威渠道获悉,前几天还自称上当受骗的苏州大方董事长李荣生因涉嫌巨额诈骗,已被郑州警方在广州抓获。

李荣生广州被抓

        《每日经济新闻》12日晚间从相关渠道获悉,苏州大方特种车辆股份有限公司及郑州市大方实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李荣生因涉嫌诈骗罪,于当天19时22分在广州被警方抓捕。

        据称,李荣生涉嫌通过上述两家公司对苏州及香港多家投资机构进行系列巨额金融诈骗,包括意图诈骗中国建设重工集团及保兴发展控股有限公司 (01141,HK),涉嫌诈骗金额高达2亿元人民币。郑州公安机关接到举报后设立专案调查,此时李荣生则已经“失踪”20余日。

        昨天,一位接近该案的知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李荣生是在广州意图利用假护照等证件外逃时,被郑州警方在广州市公安机关的配合下当场抓获的。目前,李荣生以及协助其外逃的团伙已经被拘留,公安部门缴获了李荣生的假护照等外逃证件。

        事实上,作为苏州大方的老总,李荣生已经有许多时日没有在公司出现,而该公司一位负责市场方面的副总昨天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公司方面从9月底就已经联系不上董事长李荣生,也是在13日才接到公安部门的通知才得知老总被抓的事实。

苏州大方生产经营已瘫痪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在十一黄金周期间,一封苏州大方公司的“紧急求救书”在网络各大论坛以及有关博客上传播,该信落款为“苏州大方特种车股份有限公司以及郑州大方实业公司全体员工”。

        该信表示,2009年9月28日下午,苏州大方及郑州大方两家公司在所有银行的账户都被郑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局冻结,这令公司财务立即陷入瘫痪状态,生产经营无法进行。该信指出“如果银行账户继续冻结,两家公司都将倒闭”。

        苏州大方负责海外市场的经理黄敬辉昨天下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由于相关账户被冻结,苏州大方相关的生产运营基本处在瘫痪状态,一些已签订的合同如何完成成了问题,且后续的订单也不敢签,“可以说公司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了。”

        黄敬辉称,目前苏州大方并不知为何郑州警方要冻结账户,“公安机关要调查老板涉嫌违法的行为,我们对此没意见,但因此导致苏州大方公司的账户被冻结,从而影响到公司的经营,我们觉得很冤。”

        另外,昨日记者从相关方面获悉,为了维护苏州大方公司运作及员工的稳定,目前苏州市政府已经与苏州大方的其他股东达成协议,成立了托管小组以对苏州大方的相关事务进行管理。

        据了解,苏州大方由李荣生于2005年12月创立,是知名的特种车生产基地。2006年研制成功我国第一台2500吨模块式液压动力平板 运输车;2007年研制成功我国第一台公路铁路两用车;去年研制了我国第一台多功能组合式起重机,今年成功研制多台液压动力平板运输车并车技术。财务数据 显示,苏州大方2008年的产值近4亿元,净利润3000多万元;2009年截至目前的产值近7亿元,净利润7000多万元。无疑,苏州大方是在苏州当地 具备一定影响力的民营企业。

李荣生的“骗与被骗”

        令苏州大方陷入上述窘迫境地的,源于该公司此前的一项借壳上市计划。

        据了解,苏州大方公司为了更好的发展、完成因没有大量资金而不能进行的一些大项目,一直期望通过上市等渠道获得一个融资平台。而在今年上 半年,在持有苏州大方部分股权的一家名为“汇富东方”的管理基金董事长余秋池的牵线搭桥下,李荣生计划将旗下拥有的郑州大方及苏州大方进行打包上市,而操 办上市大方公司上市事宜的,则是熟悉香港资本市场的汪晓峰,他们当时决定将李荣生旗下相关资产注入至保兴发展(01141,HK)这个壳公司中来,以实现 上市目的。

        2009年6月12日,汪晓峰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私人公司——中国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与郑州大方签订股权转让及增资合同,根据该合同约定,中国股权投资公司受让李荣生在郑州大方74%的股份,再向郑州大方增资3781.95万元。

        而正是这份股权转让及增资合同,引发了后来的整个案件与相关纠纷。李荣生近期向外界表示,“当时说好的郑州大方实业有限公司74%的股 份,只是为上市方便而让汪晓峰代持,但因为汪没有签订代持协议而弄假成真。”李荣生表示,因为意识到自己上当受骗,才终止了后来的整个上市程序。李荣生认 为,整个上市过程是  “陷入了一场早已布置好的陷阱中。”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昨天联系到中国股权投资有限公司的代理律师,得到的却是另一种截然相反的说法。该律师表示,在6月12日,中 国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与郑州大方股东签订了  《股权转让及增资协议》后,中国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在7月14日就已经将3781.95万元人民币的增资款项, 由公司的香港账户以等价港币的方式汇入郑州大方外汇账户,并在验资后取得了新的中外合资企业《工商营业执照》,依法依协议变更了工商注册股东档案。而在此 过程中并不存在“代持股份”之说。

        而苏州大方黄敬辉昨天在接受采访时,尽管一再认为李荣生是因为上当受骗而致使郑州大方大股东地位丧失,但他也承认,“从书面来说,中国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汪晓峰持有郑州大方股权没有漏洞。”

        另外,有关报道引述苏州大方的代理律师太平洋中证律师事务所的李晓东律师的观点,认为外资收购方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帮助苏州大方在香港 上市为诱饵,利用李荣生不熟悉上市业务的操作规则和方法的弱点,在未支付真实对价的情况下,隐瞒否认其代持李荣生持有郑州大方股份的事实,骗取李荣生与外 资收购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的虚假合同,造成1000万元和价值3761.92万元的股权无法收回。

        昨日本报记者试图联系李晓东律师以获得相关回应,但是截止记者发稿时,仍未得到李晓东律师的回复。

案件扑朔迷离

        按照协议规定,在中国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取得新的合资营业执照3个月内(即9月25日前),中国股权投资有限公司还应向李荣生支付其余 1865.762万元股权转让款。然而,在2009年8月24日,中国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却收到了一封来自郑州大方桥梁机械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郑州桥 梁)的书面举报材料,这令整个事件又出现大的转折。

        该份材料指出,第一,李荣生与中国股权投资有限公司的股权交易中,故意隐瞒了郑州市二七区法院于2009年5月受理的郑州桥梁14名股东 起诉郑州大方对郑州桥梁虚假出资的法律诉讼事实。第二,2007年4月及2008年1月,作为郑州桥梁董事和苏州分公司总经理的李荣生,在未经郑州大方董 事会和股东会批准的情况下,利用职务之便,分两次伪造文件和股权转让协议,骗取苏州市高新区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变更登记,分别非法侵占了郑州桥梁所持有的 苏州大方46%和10%股权(合计56%股权,5600万元),且至今未向郑州桥梁支付该伪造协议所陈述的股权转让款。第三,苏州大方的产品涉及的部分知 识产权系郑州桥梁的专利。

        中国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方面认为,是李荣生为了骗取3781.95万元的增资款项,在签订郑州大方相关股权收购协议中,隐瞒重要事实,存在明确的故意欺诈行为。

        中国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方面的代理律师昨日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对郑州大方进行了财务和法务调查后发现,公司此前支付的 3781.95万元增资款项已经被李荣生转移至其个人的其他公司,同时郑州大方约4000万元~5000万元巨额账外资产和其他大量未开发票账外收入也被 李荣生转至其个人名下,而李荣生涉嫌对这些资产和收入偷逃纳税。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原本该是合作伙伴的双方因为种种原因  “翻脸”,而该案件也变得扑朔迷离,到底谁是谁非暂时无法定论。记者昨天从郑州市公安部门了解到,目前该案正在侦查审理过程,不方便透露相关进展。

老總 李榮 生被 被抓 蘇州 大方 借殼 殼陷 困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906

保興發展(1141)收購之真相


明天有時間才詳細考究,沒時間則作罷。


緣起: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0612/LTN20090612614_C.pdf


委任新殼主: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0617/LTN20090617412_C.pdf


委財技人士: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0616/LTN20090616472_C.pdf


入戲: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0703/LTN20090703015_C.pdf


戲玉: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0812/LTN20090812128_C.pdf


配股: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0813/LTN20090813019_C.pdf


爆: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0817/LTN20090817614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0824/LTN20090824625_C.pdf


取代: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0826/LTN20090826582_C.pdf


沒用: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0907/LTN20090907312_C.pdf


事實?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11906


令苏州大方陷入上述窘迫境地的,源于该公司此前的一项借壳上市计划。

        据了解,苏州大方公司为了更好的发展、完成因没有大量资金而不能进行的一些大项目,一直期望通过上市等渠道获得一个融资平台。而在今年上 半年,在持有苏州大方部分股权的一家名为“汇富东方”的管理基金董事长余秋池的牵线搭桥下,李荣生计划将旗下拥有的郑州大方及苏州大方进行打包上市,而操 办上市大方公司上市事宜的,则是熟悉香港资本市场的汪晓峰(看委財技人士公告),他们当时决定将李荣生旗下相关资产注入至保兴发展(01141,HK)这个壳公司中来,以实现 上市目的。

        2009年6月12日,汪晓峰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私人公司——中国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与郑州大方签订股权转让及增资合同,根据该合同约定,中国股权投资公司受让李荣生在郑州大方74%的股份,再向郑州大方增资3781.95万元。



....
       李荣生近期向外界表示,“当时说好的郑州大方实业有限公司74%的股 份,只是为上市方便而让汪晓峰代持,但因为汪没有签订代持协议而弄假成真。”李荣生表示,因为意识到自己上当受骗,才终止了后来的整个上市程序。李荣生认 为,整个上市过程是  “陷入了一场早已布置好的陷阱中。”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昨天联系到中国股权投资有限公司的代理律师,得到的却是另一种截然相反的说法。该律师表示,在6月12日,中 国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与郑州大方股东签订了  《股权转让及增资协议》后,中国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在7月14日就已经将3781.95万元人民币的增资款项, 由公司的香港账户以等价港币的方式汇入郑州大方外汇账户,并在验资后取得了新的中外合资企业《工商营业执照》,依法依协议变更了工商注册股东档案。而在此 过程中并不存在“代持股份”之说。

        而苏州大方黄敬辉昨天在接受采访时,尽管一再认为李荣生是因为上当受骗而致使郑州大方大股东地位丧失,但他也承认,“从书面来说,中国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汪晓峰持有郑州大方股权没有漏洞。”

        另外,有关报道引述苏州大方的代理律师太平洋中证律师事务所的李晓东律师的观点,认为外资收购方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帮助苏州大方在香港 上市为诱饵,利用李荣生不熟悉上市业务的操作规则和方法的弱点,在未支付真实对价的情况下,隐瞒否认其代持李荣生持有郑州大方股份的事实,骗取李荣生与外 资收购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的虚假合同,造成1000万元和价值3761.92万元的股权无法收回。

        昨日本报记者试图联系李晓东律师以获得相关回应,但是截止记者发稿时,仍未得到李晓东律师的回复。

....


然而,在2009年8月24日,中国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却收到了一封来自郑州大方桥梁机械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郑州桥 梁)的书面举报材料,这令整个事件又出现大的转折。

        该份材料指出,
第一,李荣生与中国股权投资有限公司的股权交易中,故意隐瞒了郑州市二七区法院于2009年5月受理的郑州桥梁14名股东 起诉郑州大方对郑州桥梁虚假出资的法律诉讼事实。


第二,2007年4月及2008年1月,作为郑州桥梁董事和苏州分公司总经理的李荣生,在未经郑州大方董 事会和股东会批准的情况下,利用职务之便,分两次伪造文件和股权转让协议,骗取苏州市高新区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变更登记,分别非法侵占了郑州桥梁所持有的 苏州大方46%和10%股权(合计56%股权,5600万元),且至今未向郑州桥梁支付该伪造协议所陈述的股权转让款。


第三,苏州大方的产品涉及的部分知 识产权系郑州桥梁的专利。

        中国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方面认为,是李荣生为了骗取3781.95万元的增资款项,在签订郑州大方相关股权收购协议中,隐瞒重要事实,存在明确的故意欺诈行为。

        中国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方面的代理律师昨日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对郑州大方进行了财务和法务调查后发现,公司此前支付的 3781.95万元增资款项已经被李荣生转移至其个人的其他公司,同时郑州大方约4000万元~5000万元巨额账外资产和其他大量未开发票账外收入也被 李荣生转至其个人名下,而李荣生涉嫌对这些资产和收入偷逃纳税。

大摩的真面目原來是這樣的,就這樣搞單鬧劇,哈哈。

保興 發展 1141 收購 真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907

軟飯股 味皇


From


http://hk.myblog.yahoo.com/lgaim-foolman/article?mid=2686


例如我買新昌管理咁,作比較的是冠軍房產信託,兩隻野一齊放係面前,息率又相近,最後選擇新昌管理是因為營運特色可以狐假虎威

一間公司,要發展一定要用錢,而錢的來源通常是保留盈利,因此發展越快的公司派息比率越低,但好似上面兩隻野咁嘅100%派息的極端例子,冇保留盈利,自己冇錢,要發展就得靠別人的錢

像福記的公司,自己冇錢就問人借,而借得錢就要減派息比率,如果要完全自力發展,成長就慢得多,股東亦無收入

像德昌味丹的公司,完全自力發展,但通過隱藏盈利的方法降低股東的期望,派息扮到好高,其實保留左很多盈利用於發展

自給自足不求人是美德,但再用上一些小聰明就更好了

有一些公司,比如銀行,大半的盈利是由借來的錢賺的,由於銀行精於此道,所以算比福記安全,股東投入極少

又比如基金公司,以管理別人資金為名抽水,管理資金越多,收入越多,自己一個仙都唔駛出

又比如保險公司,氹人買一些幾十年也不會兌現也不希望兌現的保單,取等資金的使用權,賺左幾十年後先退還,自己一個仙都唔駛出

又比如賭公司,借銀行的錢同客對賭,賭贏再還本,股東投入極少,提供場地就得

仲有一些常被人忽視的例如先收大量按金先再出貨的公司,用客戶的按金做營運資金,自己唔駛出,更絕的是叫分銷商做加盟店,用分銷商的錢增加銷售點,將分銷商比的加盟費打廣告,世上冇比佢再搵苯的事了,咁嘅公司我持有重貨

又例如一些子公司,由母公司代搵生意,自己定時上貢就得,如此的公司自己不需要 錢,母公司有就得,因此在沒有保留盈利的情況下也有成長的可能,但要 注意,不是有母公司就萬事大吉,冠軍的母公司鷹君也會向冠軍注入資產,但注入資產的同時鷹君也會要基金單位作代價,而新昌營造卻會無條件將物業管理交比新 昌管理做,這就是新昌同冠軍的分別

又例如一些子公司是母公司的供應商,母公司快速發展,因而帶動子公司的生意成長,而且母公司亦不會無端向子公司殺價,咁嘅公司我亦持有

想起技安的名言:"我的東西是我的東西,你的東西是我的東西",所以比人包養是很幸福的
軟飯 飯股 味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921

回mr_smallpotato-兩儀控股(94)的未來


(註:務請運用個人的分析能力,筆者的建議並不能構成買賣的建議。)


mr_smallpotato:

我係新手, 剛於網上發現湯兄之網站, 有很多篇踢爆老千莊家股的文章都值得讀, 現有問題想請教閣下,關於94兩儀控股。


今年2月初加拿大上市之大型林木公司入股及購入其可換股債一事, 湯兄已略有提及, 94於10月13日再宣布嘉漢同意更改可換股債條款至押後一年, 換股價$2則不變, 但30%強制性收購之限制則解除, 換句話說, 我理解為如上述建議通過, 嘉漢可於09年11月9至10年11月8其間隨時以$2行駛其CB至擁有94超過3成股權, 不知有否理解錯誤, 及94或嘉漢為何有此一著?


(因此潛在可能押後CB可行駛日其實已於9月18及25公司出之中期業績及中期報告有提及) 以及對其潛在股價有何影響?(因CB行駛價已變成低過收市價2.2X)


另看CCASS及每天經紀掛牌買賣盤路此股近3個月不斷”隻”被幾間經紀收貨, 吸貨者絕不是散戶, 是為獨立投東特別股東大會投票通過更改CB Terms鋪路而取投票權, 抑或另有後著呢? 後市值得睇好嗎?


我對此股信心全源於嘉漢好似有意借佢上市及嘉漢本身業績實在好, 但財技知識方面就欠奉了, 還望湯兄指點, 謝謝!

greatsoup:


我個網不是踢爆莊家股,如果你隻是這樣認為,我覺得你還未了解這個Blog,相信你看完這兒很多篇文章之後,你會覺得這個隻是研究細價股的資料庫。

老千莊家股隻是表面,深層的原因是因為他們或上市公司本身的內傷,導緻需要很多錢才可搞掂,故需大施財技,救番核心。但是有些上市公司做完一次以為好易,所以就重複做好多次,用來賺更多的錢,最終就被定格為老千股。


關於兩儀,前名叫東茗,後來因為財務困難破產,被嘉域(186)購入其部分業務,上市地位則被注入科網概念,後來易名O2 New Tech。再後來科網爆破,易名兩儀控股,轉營傢俬業務。後來購入興利國際(396)前身的大部分股權,後來又售出。聞說之前該名大股東暗手持有90%股權,之後就注入該林業,一度炒上4元,故事就是下面講的東西了。

還有一些就是擺明車馬玩財技,這就不要理它了。

1. 盤路及CCASS隻是末節,隻是支持論據之一。真的要留意的報紙及公告字裡行間的證據。


粗略看過公司的CCASS,股權較去年集中了,街貨也少了。

2.經過我很長時間對該公司的研究,這家公司其實早在2004年已經拿部分闆業想在香港上市,但當時一來市況不就,二來當時資源股概念未興,吸引不到別人去買,所以就無做。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11932

另外,母公司在楓葉國自1993年借殼那家在1990年左右上市公司礦業以來,的確是年年賺錢,業績除2000-2003年有些未能突破外,亦年年增長,但是好像一次息都無派過。


http://www.sinoforest.com/reports.asp


(greatsoup:為甚麼該公司的人員要刪掉1993-2005年的年報,這對筆者研究這家公司非常有用,為何要這樣呢? 因為我很喜歡看早期潘家杰先生年報上的書法呢。網存的費用有多貴呢,多放幾年年報也不用多少錢,況且他們剛才才集了幾億。這證明這些做公關的無歷史觀,而歷史觀對研究該公司是非常重要的。希望他們儘快改善。)

因為拓展林木種植,資金的需求非常大,上年多年來不停集資,近一年又發債、又延長之前發的債,提高息率及搞個公開發售,搞過幾億美金,暫時應對資金需求不大。

關於那批可換股債,其實隻是2007年收購林的延續,是故事的一部分。其後雖想注入江西業務,但是可能因市況不就沒實行,現在市況這麼好,但是它又延長期限,相信都是為未來接手做準備的其中一項工作。

至於未來概念方面,江西和Greenheart都是收購的標的,況且他早期想拆來香港的闆業業務也未分拆上市,這部分也正是賺錢的一環,故終極概念也在於此。

至於集資方面,該公司持續是有資金需求,楓葉國這筆錢燒完之後,可能就是搞財技的時候。至於股價表現方面,盤子小,股權集中,加上這批人都是好的財技人,新聞隻有幾位財演吹,當中包括沈大師這些神燈,相信都唔會失望。

但是注資都是一個概念,你看看本星期蔡先生的文章就知道,注資又如何會益公司吧,最多隻是公平呢。所以收購完,批埋股,加上當時一定超多新聞,這就是沽出的時候。

炒這隻股不是短炒,是長期抗戰。我這個網是選出一些股來長線,賺幾倍的回報,不是炒兩日,賺十多個巴仙。

個圖都幾靚,相信都有向上空間,一日未搞概念,都是慢火煮魚地去,如果想細水長流,也許是個不錯的選擇,不過隻宜小注,這是提醒。

緣起: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70826/LTN20070826000_C.pdf


收購對手方的股票: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5694


你說的那個問題: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1013/LTN20091013362_C.pdf


潛在概念:
(1) 剩餘Greenheart股權: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0511/LTN20090511638_C.pdf

(2) 江西業務: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80227/LTN20080227238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80409/LTN20080409378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80630/LTN20080630564_C.pdf


延伸閱讀:

管仲連用拳頭種樹的人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11933

借加拿大股市暗渡中國:“賭王”和“鑽石大王”門生陳德源的綠色財富路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11932


興利(香港)控股(396)招股書解讀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863


燃氣股故事(留言回覆)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11388


周轉不靈 嘉域、國娛附屬同遭厄運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2164

馬世民:種樹好過靠銀行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6234

網站:


Sino-Forest 資料:


http://cxa.marketwatch.com/tsx/en/market/quote.aspx?symbol=TRE


http://www.sinoforest.com

mr_smallpotato 兩儀 控股 94 未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934

佳寶超級市場-超過一百萬頁面次數誌


料不到花了兩年多,在三個月前才能突破50萬,到了昨天就已經又多一倍了,真是始料不及。


雖然加計中國及以往的紀錄,累計頁面訪問應該已經超過115萬次,但是這個計算器是較為真確的,所以都值得紀念,哈哈。


前兩天,想起本博的經營模式及創辦人的理念,也很像小弟。這是一篇如何我如果繼續成功,幫自己吹水的佳作,如果失敗的話,這篇文都是笑話。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11922


有去街市買餸的人,一定知道貨品以平見稱的佳寶;在百佳、惠康兩大超市夾擊下,佳寶仍能在十二年內,由一間細鋪擴展至六十五間分店,建立每年營業額逾十億元的小型超市王國。

我在各大報紙雜誌有專欄的博客競爭下,做到這樣的成績,由幾個人看,到現時過千人一日,逐步形成一個小社群,覺得有點幸運。


他講平,我就講資料齊全。




紅色為主的裝潢,光猛明亮的店面,表面看來,佳寶和一般街市的凍肉店無甚分別,但入內一看,便發現價格平到匪夷所思。

他就以紅色為主,我就以綠色為主,你一入來,就知道我的資料多得嚇人。




林 曉毅表示從不做蝕本生意,只是薄利多銷,「好似呢隻台灣即食麵,我入貨五蚊八毫,計埋成本賣十蚊九毫,我已經覺得利潤唔錯,但人哋賣十四蚊。」他拆解自己 賣得較行家平的原因:「我哋八成貨直接同廠家入,唔經代理。貨到埗後,全部自己做物流分貨落鋪,唔使俾人賺多幾重錢,咪平啲囉。」

在香港看到好的文章是來自外國的,我一定會去找,並找來第一手的新聞來源,人地有兩個,我有十個,唔經香港那些報紙,那些文章亦直接送到大家面前,看以寫的資料看來都很實。


為了直接向廠家採購平靚正貨品,七、八年前林曉毅已跑到上海、新加坡及泰國等地的美食展搵貨源,「如果淨係靠香港代理入貨,根本無可能做得大,因為人哋俾咩你,你就賣咩,無控制權。」

我都覺得如果只靠香港,根本無可能做得大,所以以香港為核心,向中、台、新、加、英各國取得一手交易所資料,並取得主導權。




至於店鋪的陳設,亦是由他精心設計,例如即食麵餅乾等乾貨貨架,大多貼牆擺放,留下較寬濶的通道方便行走,近門口位置則擺放新鮮蔬果,皆因這是吸引師奶的招數,「我哋啲菜價錢平通街市,但又乾淨無浸水。」他指師奶覺得菜平,自然會進店內幫襯其他凍肉。

我寫的文字,分段較多,文字較大,看來舒服一點,讓人多了解。如果你看完一篇,我有大量相關文章,可以讓你泡在本站更久。




他的街市王國幾乎生果、蔬菜或凍肉雜貨樣樣齊,近年部分鋪還有新鮮肉枱,但從不賣新鮮海產;即使是賣魚,也僅售急凍魚。除了因為新鮮食品食用周期短暫,容易變壞外,還另有原因,「我希望可以做到一個小型街市,但地板要乾爽唔會濕,要好整潔。」一改以往街市濕濕??的形象。

我寫的東西,又寫投資、又寫財技、又寫莊家人心態,而我希望要做到一個小的投資資料庫,好齊全那一家。




林曉毅表示經營佳寶十多年,大部分時間順風順水,「我覺得最影響係禽流感,唔係話啲生意少咗,啲人唔食雞咪食其他嘢,但所有同雞有關的產品都無人買,放晒喺度。」幸好他賣的都是凍肉及雪藏貨,兩年的食用期限未過,禽流感便過去了。

我都是大部分時間都很順,最不順的時候都是去年初轉Blog的瀏覽量下降及幫莊事件。




而經營之初,他從來沒想過有任何目標:「話有係呃你,邊有諗咁多,淨係打算盡力做,做到就做,一有機會就開分店。」

過去十多年,林曉毅幾乎每天工作十七、八小時,人生最大興趣是巡鋪、搵位開鋪及行超市,「我架車試過四年幾行四十萬公里。」足夠環繞地球十次。就連競爭對手亦讚他:「佢真係好勤力,成間鋪幾千件貨,佢熟到件件可以講得出價錢。」

有看過我的Blog的人,你都知道是甚麼的情況。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11701


最初,寫這個Blog真的沒很多東西寫,隻是抄抄新聞,寫寫感想,加上我看多年(至少由8歲已是如此)財經報紙經驗寫的經驗,另外之前看的李佛摩的書,亦有一定啟發。

看了幾個月公告後,加上我看多年新聞的經驗,覺得報紙的東西真的沒有深入的說一些所謂股票的故事,隻是猛曰某一些萬萬不值得投資的股票抵,加上一些股票的 所作所為無人把之系統化,加上有些少年股神真的以為自己懂得幾隻股票就去寫專欄,加上傳媒的吹捧,料子也不到的人都可以寫,所以看不過眼,當然就是有點不 服氣,於是約在2007年11月,才寫出老千股系列一文,當時還未知道此文的價值,隻是很少的在discuss推廣之。

其後數月,我去王小姐個網(約2007年12月開始)及貝沁才個網(2008年1月開始)不停地評論,改變其他人的看法,在王小姐那邊其實都沒有吸引到讀者,到貝沁才那邊才真的開始有一批幾十人的讀者來看看。

在2008年間,在朋友的鼓勵下,我決定開始較持續地寫Blog,在看了多個Blog下,發覺一般人真的對某部分細股一知半解,就決意在某些Blog回留言,吸引人來看。

至去年畢業,無事做,就決意把老千股系列推廣,亦預料不到有這麼大的迴響,就決定搞大,同時因為貼文章部分太大,借系統改為Wordpress的時機,就花了半個月時間,分拆出文庫。

其後瀏覽量持續上升,才決心大搞一場,這就其後的故事了。至於搞Forum及stock.zkiz.com隻是衍生物。


...


我現在要上班,為這個Blog 晚上十二時才睡,加上本職,幾乎工作十多小時。假日就全力寫Blog,每週復之如是。


不過,最大危機始終是兩大超市開始認真對待,有行內人說:「如果佢低調做間街市凍肉鋪,人哋就隻眼開隻眼閉唔理佢,但佢咁高調,傳聞某大超市已經決定用五十間鋪,開喺佢附近,貼住佢嚟打。」

我的最大危機是,有幾個Blog及我持有其中一隻股票中的其中一家附屬公司的季先生已經開始抄襲小弟的筆法。這位季先生無論在學歷及認知、加上他在行內的體驗,我有機會不及他,從而令這篇文章變成笑話。


加上我的博客擴張基本上已到了盡頭,除非向中國拓展,及加強對討論板的宣傳,否則都已經不能突破常規的增長了。


我可擔心這一點呢。
佳寶 超級 市場 超過 一百 百萬 頁面 次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935

斷症 CUP


From


http://hk.myblog.yahoo.com/Chui-Cup/article?mid=17821


 


港女醫生和她的律師男友(還是老公?唔記得咗) 無能力買中環區的樓成為城中熱話。


 


講真,雖然我和她份屬同一利益集團,我呢劑都要撐當撈曾。買唔起中環,那可以買其他區也可以買細間D 的樓,再唔係可以索性唔買。醫生+律師的組合都話買唔起樓,那麼全港大部份人點算?


 


Jesse Livermore said, "It never is your thinking that makes big money. It's the sitting."


 


呢句說話都幾出名,但其實很多人誤解。他的 "sitting" 不是指長揸,他說這句話那時是指等待一個好的買入點,是成功的最關鍵因素。


 


切忌無咁大個頭戴咁大頂帽。年初便宜的時候沒有買樓,那麼現在只好等待。而不是格硬追貨,或者致電煲呔叫他推跌樓市。我今年中也想買樓,但結論是......貴,那只好等。


 


很多時候都不是市場的問題,而是投資者自己的問題。不斷怨天尤人,責備市場,那是無法解決問題。


 


有朋友問我平時看什麼報紙。信報我近年已經沒有再看,反而每日上網看蘋果。


 


蘋果最值得看的是那幾個財演寫的專欄,他們寫的東西多少代表市場一般參與者的情緒和觀點。當然,裏面有我特別喜愛的大C,大C的專欄是我要最先閱讀的。


張士佳講關於散戶和大戶分析市場的問題。 圖表究竟有無用,有何用途一直都有爭議。我打個比喻,觀市如同看病斷症,股價圖和一個人的心電圖類似。同一張心電圖給一個經驗淺的新醫生看,和給一個經驗 老到的高級醫生看,可以有不同的解釋,斷症也可能有不同。市場的異動往往走在消息之前,例如思捷洽購華潤思捷的事件,未公布前,華潤創業的股價非常強勢是 沒有解釋的,現在公布了,那大家就知道是什麼的一回事了。不是張圖有無用的問題,而是使用那個人能否使用它從而得到什麼結論的問題。
斷癥 CUP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936

“金龙鱼“出水


From


http://www.p5w.net/newfortune/fmgs/200909/t2569115.htm


  通吃
郭氏家族布局中国粮油市场


从上世纪80年代末起,马来西亚首富郭鹤年家族系内公司发挥原料、资金、技术和管理的优势,“兵分两路”展开了对中国油脂市场的合围。
一方面通过嘉里粮油聚焦产业链后端的油脂精炼领域及销售环节,巧妙借道中粮等国有粮油企业成立了南海油脂,打造了“金龙鱼”等一系列小包装食用油品牌, 迄今合计占有超过50%的市场份额,并在此过程中引领中国人食用油消费结构的转变,为其整合中上游资源打下了厚实的市场基础。
另一方面通过丰 益控股与在原料方面具备优势的国际四大粮商之一的美国ADM公司合资成立益海集团,布局产业链中端的压榨环节,趁2002-2003年期间大豆过山车行情 导致中国大豆压榨企业几乎全军覆没之际,横扫国内中小型榨油厂,大肆进行并购,在很短的时间里成就了益海集团在中国压榨领域的霸主地位,截至2006年, 益海在大豆压榨领域所占市场份额超过16%,成为中国最大的粮油加工企业。同时,丰益控股利用其在棕榈油原料上的优势,全面参股“中粮系”旗下油脂企业。 由此,郭氏家族在中国油脂产业链中下游几乎形成了“通吃”的格局。
在产业链中下游的全面布局,为郭氏家族的海外棕榈油原料生产带来了巨大的需 求,且由于产业链前端的原料种植环节的超高利润率,郭氏家族通过扩大棕榈油种植和加工获取了更为丰厚的收益。更重要的是,通过对中国市场的布局,郭氏家族 得以将其在马来西亚、印尼等地油料作物种植的优势与中国广阔的市场结合起来,实现了产业链的纵向一体化。
而在兵分两路潜行逐步取得在中国油脂 行业的领先地位后,在中粮强势崛起以及“世界棕油霸主地位”遭到马来西亚国内公司挑战等背景下,郭氏开始了一系列的资本运作,以确保其在中国粮油领域的领 先地位,同时发挥产业链上的协同效应以稳固其竞争优势:以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资本市场的一系列收购整合,打造丰益国际这一郭氏旗下粮油资产运作平台,而后 通过这一平台以66亿新元的代价换股收购了包括嘉里粮油及益海集团在内的郭氏旗下所有与粮油有关的资产,将郭氏在上下游产业链的布局整合到丰益国际,实现 产业链的纵向一体化和横向规模化的统一。
协同效应带来了业绩的快速提升,按2008年的净利润来看,丰益国际已经超越世界第三大粮商邦基。丰 益国际的市值由此暴涨至2008年底的124亿美元,为其下一步的扩张所带来的融资需求打下了基础。不仅如此,2009年7月丰益国际开始谋划分拆全部中 国业务在国内上市,以应对中国国内政策和舆论逐步对内资粮企倾斜,谋求“去外资化”。与此同时,丰益国际以同样的从下游到上游的手法开始了在中国大米市场 的大规模布局。
马来西亚郭氏家族企业掌门人郭鹤年可能是除了政治领袖外,最广为国际社会认识的马来西亚华人。从白糖、酒店、地产、船务、保险 到媒体,郭鹤年创造了无数的奇迹。他异常低调的作风,也为他的事业抹上许多传奇色彩(附文1),自《福布斯亚洲》2006年开始编制马来西亚40大富豪榜 以来,他年年位居榜首,尽管2008年遭到了金融危机的冲击,在2009年的福布斯马来西亚富豪榜上,郭鹤年仍以高达90亿美元的身家蝉联首富,财富仅比 2008年减少10亿美元。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郭鹤年已将商业王国扩展至香港,1974年其在香港成立了嘉里控股有限公司,从此“嘉里” 成为郭氏家族在香港和中国内地广泛业务的标志。嘉里粮油(中国)有限公司(简称嘉里粮油)是郭氏粮油集团(简称KOG)在中国投资粮油生产企业的专业性投 资公司。
1991年,郭鹤年的侄子郭孔丰联合印尼油棕王吴笙福(Martua Sitorus)、国际四大粮商之一的美国ADM公司及中粮联合创办了丰益控股(图1),成为郭氏家族控制下的另一粮油业务平台。2000年,丰益控股与 ADM合资组建了益海集团(简称益海)。正是通过嘉里粮油、丰益控股、益海,从上世纪80年代末起,郭氏家族“兵分两路”展开了对中国粮油市场的合围。



如今,嘉里粮油通过“金龙鱼”等十多个品牌,约占据中国食用油市场50%的市场份额,而其基于对终端市场的掌控力进行的产业链整合手法,同样精彩。


 

  着手下游,打造嘉里粮油
小包装食用油市场霸主地位


  在股权结构及品牌所有权上预埋伏笔,等在中国市场站稳脚跟后,迫使中粮“割肉”金龙鱼。从合作到分手,中粮事实上充当了日后自己最大竞争对手进入中国市场的“引路人”,而嘉里粮油经过20年深耕细作,占据了中国食用油市场的半壁江山。


借道中粮,布局中国食用油消费终端市场
  上 世纪80年代末,嘉里集团(Kerry Group Ltd,简称嘉里)与中粮集团(简称中粮)全资子公司香港鹏利有限公司(TOP GLORY CO LTD,简称鹏利)在香港合资成立了南海投资(香港)公司(简称南海投资),嘉里占51%,鹏利占49%(之后鹏利将该部分股权装入中粮香港上市平台中粮 国际(00506.HK)),开启了郭氏正式进军中国粮油市场的大幕。
1990年2月24日,鹏利将其在南海油脂工业(赤湾)有限公司(简称 南海油脂)当中80%的股权及已缴付的出资额计2800万港元转让给了南海投资持股81.25%的控股子公司耀合发展有限公司(简称耀合),耀合取代鹏利 成为南海油脂的大股东,而耀合其余18.75%的股权则由中粮持有。不难看出,虽然“中粮系”持有的实际股权为多,但由于嘉里在南海油脂直接大股东耀合的 控股公司南海投资中持有51%的多数股权,因此南海油脂的实际控制权却掌握在嘉里手中(图2)。



而这一看似无关紧要的股权安排,却成为嘉里在与中粮的合作中掌握主动的关键一环。
1990年1月8日,南海油脂正式开业,刚开始仅是一个精炼厂,在深圳蛇口保税区以精炼进口大豆毛油为主,不过“金龙鱼”品牌的出现,使这一状况发生了根本改变。1991年,南海油脂推出了“金龙鱼”品牌的小包装食用油,用“福利油方法”打开市场缺口,并迅速扩张。
据2002年3月中华全国商业信息中心对全国重点大型零售商场的销售统计,“金龙鱼”的市场占有率高达28.67%,稳居小包装食用油榜首,而南海油脂也成为中国油脂贸易行业的开创者与龙头企业。
由于嘉里在股权结构上的精心设计,以及在“金龙鱼”商标归属权上的安排,使得中粮在双方的合作中处于劣势:中粮在合资公司中间接持有的股份总和约 47%,是名符其实的第一大股东,但却没有控制权。而更重要的是,“金龙鱼”商标归属权并不属于南海油脂,而是放在了新加坡郭氏集团名下。显然,如果嘉里 另建新厂,使用“金龙鱼”品牌生产和销售同种产品,中粮并不能得到利益。在此博弈格局下,中粮很难分享到“金龙鱼”快速成长的果实。这为双方合作的破灭埋 下了隐患。
事实上,双方的“同床异梦”在合作后不久便已显露,在南海油脂后,嘉里九度追加投资,炼油生产罐装基地从一个增加到八个,分别位于 深圳、青岛、西安、成都、厦门、上海、广西防城港、辽宁营口港,不过除深圳南海油脂外,嘉里没有继续与中粮合作。而中粮也从1992年起开始另立山头自创 品牌,1995年,中粮正式推出“福临门”品牌,开拓小包装食用油市场,并于2001年初将“福临门”业务注入旗下的香港上市公司中粮国际,希望依托香港 资本市场,加大对“福临门”的投入。
2001年11月30日,中粮国际正式与新加坡公司Queensman签订了南海油脂的股份出售协议,理 由是“出售南海公司令本集团得以集中资源开发‘福临门’品牌。由于本集团于南海公司之投资比例无法令本集团全面控制南海公司之管理,故董事认为本集团应集 中及强化资源,以管理及开发旗下以本集团享有独家使用权之‘福临门’为品牌之食用油生产及分销业务”。
从中粮国际的角度,此单合作相当失败。 公告显示,中粮国际以3.8亿元的代价转让了南海投资49%股权,录得投资亏损500万港元。而此时,南海投资已进入良性盈利通道,1999、2000年 除税及少数股东权益后股东应占纯利分别达到4460.9、5601.9万港元。更让人扼腕的是,中粮事实上充当了日后自己最大竞争对手进入中国市场的“引 路人”。
此后,嘉里粮油陆续受让了耀合等公司持有的南海油脂股权,至2006年7月12日,南海油脂成为了嘉里粮油的全资子公司。

  多品牌策略效果彰显,市场份额高达四成
  除金龙鱼 外,嘉里粮油陆续在中国市场推出了16个品牌,其中较为著名的是胡姬花、鲤鱼、元宝、香满园、花旗、手标、巧厨等。这种多品牌战略在中国企业中是罕见的, 按照当时南海油脂总经理李福官的说法,与其等竞争对手和自己争夺市场,不如自己先设置竞争对手,根据市场需求,在不同层面,从高到低,在不同品种上,设立 不同定位的品牌遏制竞争对手的发展。公开数据显示,2003年12月12日,嘉里粮油小包装油销量突破百万吨。
而嘉里粮油的多品牌策略效果彰 显,据央视市场研究股份有限公司《2008年食用油品牌市场占有率》调研报告,2008年市场占有率最高的为金龙鱼,实际占有率和加权占有率分别为 30.83%和29.98%,胡姬花排在福临门和鲁花之后,实际占有率和加权占有率分别为4.84%和4.64%,加上香满园、元宝、鲤鱼等上榜品牌,嘉 里粮油旗下品牌占据中国小包装食用油市场总体份额达四成。
更重要的是,嘉里粮油以小包装食用油布局中国市场,改变了中国老百姓以菜籽油为主的 传统消费习惯,转而消费以大豆和棕榈油等进口农产品为主要原料的小包装食用油。据农业咨询机构东方艾格的数据,2006至2007年度,豆油和棕榈油占据 了中国植物油消费市场的前两位,消费份额分别为37.3%和21.4%(图3)。



中国食用油市场消费结构的转变,为郭氏集团整合产业链中上游构建了一个坚实的基础。据中国 粮油学会数据,目前豆油生产原料的80%依靠进口大豆,而棕榈油则全部进口自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作为在马来西亚有深厚根基的大粮商,在中国市场的终端 控制力为其整合马来西亚种植基地埋下了精彩伏笔。



结盟ADM谋划中游,
益海成为中国最大的粮油加工企业


  在产业链中游,郭氏集团以丰益控股直接控制的益海为平台,并乘中国“大豆危机”之际,低价收购榨油厂,在中国大豆加工市场占据约2成的份额,并与嘉里粮油良性互补,全面覆盖中国粮油市场。


 趁中国“大豆危机”之际大规模并购
  丰益控 股刚成立之际,主要从事棕榈油贸易业务,随后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中国等地通过一系列收购、新建等扩张,布局广泛涉及棕榈油种植、生产、贸易、物流等 领域,是郭氏家族粮油资产业务平台。利用规模、增长潜力、地缘、准入壁垒较低等优势,丰益控股将棕榈油业务扩展的重心放到中国和印度市场。丰益控股在华的 布局主要依托其与ADM合资组建的益海进行,而业务重点主要集中在大豆压榨及豆粕等产业链的中游环节。
而2003-2004年的“大豆危机 ”,为益海在中国的攻城掠地提供了绝无仅有的良机。据中国油脂网资料,2000年以前,中国的大豆压榨以内资企业占绝对主导地位。即使到了2003年,外 资大豆压榨产量也仅占全国产量的18%。但2004年,作为国际大豆贸易定价基准的美国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大豆期货价格剧烈波动,导致众多中国 大豆加工企业高位采购。此后,大豆价格骤降,每生产一吨豆油就会亏损500-600元。数据显示,国内压榨企业70%停产,大量企业倒闭,造成了中国的“ 大豆危机”(附文2)。
趁此机会,国际四大粮商大举进入中国(附文3),通过低成本兼并重组抢占市场。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在中国现有的97家 大型大豆加工企业中,64家具有外资背景,实际加工能力超过5000万吨,占国内总量的85%;内资大豆油脂加工企业实际大豆压榨量占全国的比重迅速下 降,而外资企业的市场份额却从9%快速提高到了48%。益海就是这一时期外资在中国迅速扩张的典型代表。
公开资料显示,2003年至2005 年的短短两三年期间,益海收购了国内不下10多家中型榨油厂,相继在烟台、秦皇岛、周口、连云港、福州、武汉、泉州、昌吉等二三线城市建立了粮油生产基 地。2006年上市的丰益国际公告中,对此有过这样一段描述,“益海虽然进入中国市场较晚,但其发展、布局非常之快,从2002年开始,益海通过新建、收 购老国有企业、设备改造等方式在两三年内迅速扩张,在防城港、连云港等地已合资建立了10多家生产厂家和20多家销售公司,在合并时(指2007年6月) 总投资近5亿美元,拥有750多万吨的大豆、花生、棉籽、菜籽的加工能力,年可生产各类大豆油200多万吨、花生油16多万吨、菜籽油20多万吨、棕榈油 60多万吨。在中国市场控股或参股的知名食用油品牌包括‘口福’、‘鲁花’、‘丰苑’、‘四海’等”。数据显示,截至2006年,益海大豆日加工能力达到 3.5万吨,占国内市场份额超过了16%,成为中国这一领域的龙头企业。
中国业务成为丰益控股的主要业务,从2005年第一季度丰益控股棕榈油的销售收入来源我们可以看出,其在华销售收入将近占其总收入将近一半(图4)。



  益海、嘉里良性互补,郭氏家族全面覆盖中国粮油市场
  益海与嘉里粮油虽同为粮油企业,但在中国内 地的业务拓展布局正面竞争很少,互补性却很强。在产品的定位上,益海以口福品牌以及为家乐福等大型卖场贴牌等低端产品为主,主要以价格策略占领小包装食用 油低端市场,嘉里粮油则以金龙鱼引导中高端产品线,以鲤鱼及部分区域品牌占领低端市场,而胡姬花则在部分地区以花生油稳坐高端市场,产品的定位上双方体现 了高端与低端的有机组合;在生产企业地理布局方面,益海11个生产基地位于安徽芜湖、河南周口、河北秦皇岛、四川广汉等二三线城市,而嘉里粮油的8大生产 基地主要位于天津、上海、深圳等航运方便、消费水平高的国内一二线城市,二者交叉覆盖不同市场;在产业链上,益海侧重于产业链中游,嘉里粮油则聚焦产业链 的下游。
通过益海与嘉里粮油,郭氏家族已在国内粮油市场形成了高、中、低端产品,覆盖一、二、三线城市的全方位布局。


 

  谋划上游,获取更丰厚利润

  在下游和中游的双线布局,有力带动了郭氏在上游的扩张。早在2005年底,其旗下PPB油棕在马来西亚和印尼共拥有约36.32万公顷油棕种植 面积,较2002年激增了近3倍,并占据了中国棕榈油市场约70%的份额。同时,借助在上游的优势,郭氏得以参股“中粮系”油脂企业,最大限度地分享了中 国食用油行业成长。更值得关注的是,通过这种上下游的跨境布局,郭氏可有效利用各国不同的税法进行避税,使其海外种植企业的利润率高达约24%,远高于其 在中国终端市场的1.5-4%。

  中、下游布局带动上游扩张
  益海与嘉里粮油在中下游的全方位布局迅速增加了对上游原材料的需求。为此,在布局中国粮油市场的同时,郭氏家族企业加快了在产业链前端棕榈油种植与生产环节的开拓。
丰益控股成立当年,便收购了印尼7100亩土地,建立油棕种植园。2006年,丰益控股旗下丰益国际联手ADM花费580万美元一举并购5家印度尼西亚 种植公司,其种植土地储备因此增加了8.5万公顷。之后通过一系列并购,丰益控股种植园面积迅速增加,截至2008年底,丰益控股已将油棕的种植面积提高 到22.33万公顷,其中在印度尼西亚拥有16.08万公顷,在马来西亚拥有6.25万公顷(表1)。此外,通过Plasma计划,在印尼管理3.39万 公顷土地。



作为郭氏家族旗下另一家上游企业,PPB油棕是马来西亚最大的棕榈油生产商之一,扩张速度 更是惊人。2002年,PPB集团旗下的PPB油棕在马来西亚和印尼的油棕种植面积分别达到7.7、2.57万公顷,总计超过10万公顷;到2005年 底,PPB油棕总共拥有约36.32万公顷土地储备,其中约8万公顷位于马来西亚,28.32万公顷位于印尼,增加了近3倍之多。
在增加油棕 种植园面积的同时,郭氏家族也加大了棕榈油产能的扩张。自1995年丰益控股建立第一家棕榈油压榨工厂起,之后便在棕油研磨、压榨、精炼等生产环节不断扩 张,产能得以迅速提升。2006年,丰益国际将郭氏家族系内公司马来西亚主要的棕榈油及棕榈仁油精炼商与出口商—PPB集团旗下的PGEO公司(简称 PGEO)收归囊中。并购公告显示,2006年,该公司35%的产品销往中国。通过一系列并购、重组,到2008年,丰益国际加工的棕榈原油达到 150.52万公吨,比上年提高了26%,棕仁加工达到了35.03万公吨,比上年增长了25%。2007年,丰益国际的棕榈油和月桂油贸易从2006年 的790万吨上升到1340万吨,而2007年销往中国的棕榈油达到400万吨以上。而中国粮油信息中心的信息显示:2007年中国棕榈油进口量不超过 600万吨。此外,公开行业数据显示,益海嘉里占据了中国棕榈油市场约70%份额(后文将益海嘉里并购过程详细阐叙)。
也就是说,通过对中国市场的布局,郭氏家族得以将其在马来西亚、印尼等地油料作物种植的优势与中国广阔的市场结合起来,形成了从上游到下游一条完整的价值链,实现了产业链上的纵向一体化。

  借原料优势参股“中粮系”油脂企业,
全面分享中国食用油行业成长
   自中粮1992年另立山头自创品牌以来,中粮与ADM、丰益控股就开始了全面的合作。1992年,三者合资的北海粮油工业有限公司在天津建成,此后十余 年间,位于江苏张家港的东海粮油工业有限公司、山东的黄海粮油工业有限公司、广东增城的东洲油脂工业有限公司、大海粮油工业(防城港)有限公司等相继投 产,主要产品包括“福临门”系列食用油、“四海牌”豆粕等。2000年11月,中粮、ADM、丰益控股三家又共同投资组建了上海福临门食品有限公司,专门 负责福临门牌小包装油的统一销售和推广。而“福临门”品牌已连续十年位居中国小包装食用油领域的第二品牌,仅次于“金龙鱼”。
在这些合资项目 中,中粮显然吸取了在与嘉里合作中失败的教训,牢牢掌握了控股权,不过丰益控股也持有数量不少的股权(表2)。在中粮另外两家合营企业莱阳鲁花及山东鲁花 浓香当中,中粮持有24% 的权益,而丰益控股则透过香港嘉银(莱阳)有限公司在此两公司持有25%的权益,合营企业旗下的“鲁花”目前是中国花生油领域的第一品牌。



而中粮之所以选择ADM、丰益控股作为合作伙伴,很大程度是因这二者在原料供应上的优势。 ADM是全球最大的大豆生产及贸易商之一,丰益控股背靠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的棕榈油生产基地,很大程度上掌控了棕榈油的种植、压榨和销售环节,是全球最 主要的棕榈油供应商。中粮国际在公告中坦言,“本公司的合营公司安排,令本公司受惠于合营伙伴(ADM和丰益控股)在油籽加工业的丰富经验及良好信誉、原 料购买和供应实力以及先进技术及管理专才,有助提升本公司在国内及国际市场的竞争地位”。也就是说,在益海、嘉里粮油布局中国食用油市场的同时,郭氏家族 通过丰益控股参股“中粮系”旗下油脂企业,因而能够最大限度地分享中国食用油行业成长。

  产业链纵向一体化,
使郭氏家族在上游原料环节获取更丰厚利润
   中下游的布局形成了巨大的原材料需求,能够使郭氏家族旗下的海外棕榈种植与加工基地通过提供原料分享到更为丰厚的利润。2002年,PPB油棕为控股股 东PPB集团贡献了38.83%盈利,是其最主要的利润来源。从之后合并了嘉里粮油、益海的丰益国际2008年财报也可以看到这一玄机,2008年丰益国 际的收入和利润主要来源于棕榈油和月桂油的精炼与销售、种植和棕榈加工(表3),二者加起来占到了收入和税前利润的65%、54%,而以小包装食用油为代 表的消费品仅占收入和税前利润的16%、4.2%;而从税前利润率来看,种植和棕榈加工的税前利润率高达24.74%,远高于消费品的1.58%。


  产业链上下游遭遇挑战

  应该说,郭氏家族布局中国市场的战略思路非常清晰,在中国粮食体制转轨时期的空隙中,抓住了一切机会扩张,并占领了中下游市场的大比例份额。然 而,中粮进入宁高宁时代后的市场化运作,以及马来西亚种植业格局的转变,对其苦心经营的上下游一体化模式产生了不可忽略的冲击。

  2006年3月17日,中粮合并中谷粮油集团的重组事宜正式获得国资委批准,作为国资委169家直属中央企业中最大的两家粮油企业集团,中粮承 担了中国95%以上的粮食进出口贸易业务,是国家宏观调控粮食进出口贸易的主渠道;而中谷粮油是中国最大的国有粮油流通企业之一,在国内有珠江、长江、黄 河流域和东北、内蒙古、京津塘地区五大重点经营区域,有购销网络、仓储运输、粮油加工和科技开发四大运营体系,营销网络覆盖全国;构建了粮食、油脂、饲料 和科技工程四个产业链条。
二者合并的意义不言而喻,中粮虽然承担了中国95%以上的粮食进出口贸易业务,但由于国内粮食内、外贸的旧体制,中 粮内、外贸一体化经营一直难以实现,在国内缺少粮食专用码头、仓储等基础设施,导致其粮食物流体系严重滞后。而中谷有珠江、长江、黄河流域和东北、内蒙 古、京津塘地区五大重点经营区域,存在购销网络、仓储运输、粮油加工和科技开发四大运营体系,营销网络覆盖全国,恰好与中粮形成了一定程度的互补。
中粮同中谷集团合并后,旗下的全资、控股和参股的油料压榨和油脂精炼企业达15家,总资产达到约700亿元,日压榨各种油料能力超过3万吨。
而中粮在宁高宁的带领下,以“全价值链”战略思想为核心,加快了在粮油产业链上的布局,同时加大了资本运作的力度,除兼并中谷外,还通过境内外资本市 场,对新疆屯河、深宝恒、华润酒精、丰原生化等企业进行了一系列并购重组。而在2006年10月9日,中粮上市旗舰中粮国际还宣布了分拆粮油等农产品加工 业务上市,打造粮油加工业务专业化资本平台中国粮油控股(简称中国粮油,00606.HK)的计划。  2007年3月21日,中国粮油完成在香港联交所 的分拆上市,原中粮国际更名为中国食品,主营食品饮料业务,而中粮原先部分没有进入上市公司的粮油业务通过此次重组,注入中国粮油,中国粮油成为中粮主营 粮油加工业务的资本平台。
分拆前后的变化非常明显。重组前的2006年10月8日,中粮国际市值96.6亿港元,分拆后上市当天,中国食品市值161.3亿港元,中国粮油市值达到198.5亿港元。中粮旗下两家上市公司融资能力的加强为其今后的扩张打下了坚实基础。
事实上,从财务指标上看,进入“宁时代”的中粮集团业务颇有起色,截至2006年底,中粮集团资产总额达1067.1亿元,实现营业收入794.9亿 元、利润总额37亿元、上缴税金24.3亿元,分别比2004年底增长78.6%、78.3%、134.2%、63.1%。
除在中国市场遭到 中粮的强劲挑战外,在东南亚,丰益国际棕油霸主地位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2006年11月27日,马来西亚联昌投资银行提议,将隶属国民投资公司 (PNB)的森那美(SIME,4197)、牙直利集团(GUTHRIE,3131)与金希望(GHOPE,1953)业务合并,以310亿令吉将旗下资 产整合在联合动力(Synergy Drive)旗下,这项合并一口气将至少8家上市公司除牌,总值之高、规模之大在马来西亚堪称史无前例,涉及这项合并计划的上市公司除了上述公司外,也包 括森工程服务(SIMEENG,2992)、森联合产业(SIMEPTY,1856)、牙直利园丘(GROPEL,2399)、高与低原 (H&L,2402)、文德甲(MTAKAB,2518)与国家产业(NEGARA,2437)。合并完成后,联合动力有望成为世界最大油棕种植 集团。该合并计划广受马来西亚政经两界看好,他们认为联合动力无论在采购、运作、研发、资本、人力资源等条件都可促进成本效应。


 

  通过资本市场
全面整合产业链上、中、下游


通过打造的丰益国际这一资本平台,郭氏实现了旗下粮油资产的整体上市,有效整合从原料生 产、精炼加工到终端销售产业链上的所有环节,打通了产品制造链和商品流通链之间的隔阂,实现了纵向一体化,有利于产生协同效应以降低成本。更重要的是,经 过这一系列运作,全球四大粮商之一的ADM对郭氏旗下益海的直接股权转换成了间接持股,益海的外资身份开始淡化,有利于减少其在中国的进一步扩张的阻力。

  在中粮国际宣布分拆粮油加工业务单独上市两个月后,2006年12月14日,郭氏家族的粮油资产资 本平台丰益国际(Wilma,F34.SI)高调宣布了高达43亿美元的大并购计划,郭氏家族开始全面整合旗下粮油资产,而此时距离丰益国际借壳益康亚太 上市完成不到半年时间(见郭氏财技一)。

  二次并购,全面整合粮油产业链
  丰益国际2006年12月14日发布公告,并购方案分为两部分, 其一是以约27亿美元的代价并购郭氏集团(Kuok Group)的棕榈园、食用油、粒谷物及相关业务(简称“KG并购”,见“郭氏财技二”),其二是以约16亿美元的代价并购母公司丰益控股(Wilmar Holdings)的食用油、粒谷物及相关业务,包括ADM亚太集团所持股权(简称“IPT并购”,见“郭氏财技三”)。
通过这两次并购,丰益国际实现了通过KOG直接掌控嘉里粮油旗下中国市场业务的目标,并实现了益海的打包上市。

  大并购打通产业链的同时实现“去外资化”
  丰益国际的这两次大并购,实际上是郭氏集团系内粮油资产的调配与整合,其意义非同寻常。
首先是通过此次并购,新集团将覆盖从原料生产、精炼加工到终端销售产业链上的所有环节,其业务贯穿整个价值链,打通了产品制造链和商品流通链之间的隔阂(图5),实现了纵向一体化,有利于产生协同效应以降低成本。



其次是并购后,郭氏集团在华的重要平台—益海和嘉里粮油实际上也实现了合并,成为规模更为 庞大的益海嘉里集团(简称益海嘉里),新成立的益海嘉里旗下大豆压榨企业达到12家,日压榨大豆能力达到3.4万吨,年可加工大豆1000万吨,同时拥有 8家花生、棉籽和菜籽压榨厂;日精炼油脂能力超过1.3万吨,年精炼各种油脂能力超过400万吨,成为中国市场上最大的油脂油料企业集团。由于嘉里粮油在 小包装食用油市场占有率达到了50%以上,而益海在豆油压榨领域占绝对优势,因此这次合并实际上也是价值链上游和下游的组合。
其三,由于近年 来,对于外资在中国粮食市场的垄断布局,国内对包括ADM在内的国际四大粮商的质疑声不绝于耳,而通过此次并购,ADM对益海集团的直接持股转化成间接持 股,有利于消除外界对益海外资身份的质疑。事实上,益海管理层曾在多个场合强调益海的“侨资”身份,以撇清与ADM的关系,益海嘉里财务总监陆玟妤在接受 媒体采访中就曾表示:“ADM只是买了我们在新加坡挂牌的股票,益海嘉里的董事长郭孔丰也是爱国华侨郭鹤年的侄子,并不像有些误传的说益海嘉里是ADM控 股的企业。”

  并购后协同效应彰显
  IPT并购与KG并购完成后, 在产业价值链上,丰益国际实现了纵向一体化,而在横向规模上也得到迅速提升,并购完成后,丰益国际不仅炼油产能大幅提高,而且用于油棕种植的土地储备迅速 翻倍,由并购前的21万公顷增加为57.34万公顷。瑞信(Credit Suisse)也在研究报告中认为,合并后的丰益国际可提炼世界1/4的棕油。显然大规模生产可以产生规模经济,降低加工成本。
产业价值链上 的全方位布局与合并带来的协同效应使得丰益国际的发展势头迅猛。财报显示,丰益国际2007年第三季度实现净利润1.951亿美元,为并购前2006年第 三季度所实现净利润3630万美元的5.4倍。与此同时,各大业务板块所贡献的税前利润也开始均衡化(图6),说明协同效应所带来的范围经济提升了集团的 抗风险能力。



数据显示,在全球金融市场动荡的环境下,丰益国际2008年的平均资产回报率达9.2%, 较2007年大幅提升3.2个百分点,平均股东权益回报率也由2007年的13.3%大幅提升至17.5%(图7);而2009年一季度,尽管丰益国际销 售收入同比减少30.6%,但净利润仍同比增长10.8%,进一步说明了合并所带来的协同效应。


  借中国业务上位,丰益国际净利润超越邦基
  丰益国际2009年3月4日公布的2008年财报显示,截至2008年12月31日,公司营业收入达到291.45亿美元,同比增加77%;净利润达到15.31亿美元,同比暴增164%。
而此前,国际三大粮商ADM、邦基(Bunge)、嘉吉(Cargill)相继公布了2008财年财报,ADM收入为698.16亿美元(截至2008 年6月30日),邦基为525.74亿美元(截至2008年12月31日),嘉吉为1204.39亿美元(截至2008年5月31日)。
在净利润方面,ADM、邦基、嘉吉、丰益国际四家分别为18.02亿美元、10.64亿美元、39.51亿美元、15.31亿美元,嘉吉利润总额位居首位,丰益国际已经超越邦基,并以164%的大比例增幅领先,显示出强劲的发展后劲。
从收入结构来看,丰益国际2006-2008年收入分别为70.16亿、164.661亿及291亿美元,而来自中国市场的收入就达到了41.77亿、 84.82亿、143.26亿美元,分别占到了总收入47%、52%和49%(表4),中国区域在丰益国际业务区域构成中占绝对权重(图8),可见中国市 场对丰益国际的高成长影响巨大;同时,丰益国际对中国的投资呈直线上升趋势,也足见其对中国市场高度看好(图9)。




  中国业务分拆上市玄机
  2009年7月6日,丰益国际正式对外证实,已指定高盛集团、摩根士丹利和中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负责其中国业务IPO的筹备工作。益海嘉里副董事长穆彦魁对媒体表示,上市地将选在香港,时间上希望“越快越好”。
益海嘉里如需融资完全可以借助丰益国际这一资本平台,此次看上去毫无必要的分拆在华业务、二次上市的举措,无疑另有原因,丰益国际管理层又是出于何种的考量呢?
事实上,在丰益国际等外资粮油企业在华业务迅速成长的过程中,国内舆论对其在中国垄断布局所带来的粮食安全问题的担忧就不绝于耳,而政府也出台了一系列 政策以鼓励内资粮油企业的发展。2008年9月3日,国家发改委出台《促进大豆加工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该意见明确提出要扶持民族大豆加工企业,引导 内资加工企业通过兼并、重组方式,整合资源,培育一批加工量2000吨/日以上,产、加、销一体化,具有较强竞争力的大豆油脂加工企业(集团);而对外资 进行了限制,意见中提出,外商兼并、重组国内油脂加工企业,严格按照国家有关外商投资的法律法规及外商投资产业政策办理。
而在国家发改委下发 《关于做好2009年油菜籽收购工作的通知》中首次规定企业可以参与托市收购,根据规定,在油菜籽市场价格回升到每市斤2.00元以上前,中央财政给予委 托企业每市斤0.10元的一次性费用补贴,这样一来,压榨企业的每吨成本就少了200元。在这份100多家企业的名录里并没有一家外资企业,益海嘉里当然 也不在其中。
显然,如果益海嘉里在国内上市,将会使企业更加“本土化”,有利于其中国业务的稳定性以及减少在国内进一步扩张可能遇到的政策阻 力。而事实上,益海嘉里的分拆上市实际上正是针对这一的外部环境的变化,穆彦魁坦言,益海嘉里在国内上市,融资并不是主要目的,而在于上市之后,益海嘉里 便能顺理成章变身成为一家地地道道的国内企业,摆脱“外资”的称号和限制。
对于本文内容您有任何评论或补充,请发邮件至xincaifu@p5w.net。

  郭氏财技一:
反向并购打造粮油资产资本运作平台

  丰益控股设置优惠的并股与保值条款将原股东留下,不仅稀释了原股东在新公司中的股权,同时也将大多股东留在新公司内,为丰益国际保持上市地位以及后来绝对控股新公司埋下伏笔。
郭氏家族借桥中粮,成就了中国小包装食用油领域的霸主地位,而在2002-2003年间的大豆危机后,又乘中粮裹足不前之际,用很少的代价大肆并购直接进入中国市场,掌控中游。
2004年10月,有“中国摩根”之称的宁高宁空降中粮;年底,中国土产畜产进出口总公司被收编至中粮旗下。因应竞争对手的新变局,郭氏家族开始酝酿旗下粮油资产与资本市场的对接,打造粮油资产资本运作平台。

  2005年12月23日,新加坡上市公司益康亚太(Ezyhealth)发布了丰益控股对其反向并购的方案,根据该方案,益康亚太向丰益控股定向增发215亿股新股,以购买丰益控股旗下棕油业务,完成资产注入,而丰益控股的棕榈油业务也借助这一资本平台完成借壳上市。
丰益控股注入了与棕油业务相关的企业群—52家公司,该企业群涵盖了种植、运输、贸易等相关企业,它们是从事油料种植、棕油提炼、压榨等业务的大型企 业。截至2004年底,丰益控股的棕油业务年营业额达50亿美元(83.5亿新元),税后净利6040万美元,净有形资产值为2189万美元。
分析显示,益康亚太是较为理想的借壳标的。首先,股本相对较小。截至2005年12月23日,益康亚太总股本为2.617亿股,且自2000年上市以 来,股价表现不佳,2005年6月27日更是创下了最低价0.025新元,市值偏小无疑有利于降低并购成本;其次,独特的股东结构。益康亚太的主要股东大 多为新加坡本地多家挂牌公司的主席、董事经理以及挂牌公司本身,郭氏家族在新加坡广泛的人脉资源有利于降低沟通成本;最后,原益康亚太总裁冼琼珠以500 万新元回购公司现有业务(有形资产净值约为740万新元),使益康亚太实现“空壳化”,有利于丰益控股注入核心资产。
丰益控股的反向并购方案 设计较为巧妙,根据新加坡交易所上市守则,益康亚太若要继续保留上市地位,发行股本中必须由不少于1000名股东持有。而为了达此目标,丰益控股设置优惠 的并股与保值条款将原股东留下。据并购方案,在配售股票之前,益康亚太原股东手中的股票每10股并为1股,当时每股价格为0.05新元,并股后每股0.5 新元。与此同时,为了防止原股东并股后配售时手中股票贬值,丰益控股特别设立了保值条款:假如股票配售价低于0.55新元,原股东将可获得相等于股票配售 价和0.55新元之间差额的现金赔偿,但以每股0.20新元赔偿为最高额。这些做法不仅稀释了原股东在新公司中的股权,同时也将大多股东留在新公司内,为 丰益控股后来绝对控股新公司埋下伏笔。
在完成棕油业务注入以后,丰益控股在益康亚太中的持股比例高达98.8%,根据新加坡证券交易所相关规 定,要保持益康亚太的上市公司地位,公众还须持股12%以上。为此,丰益国际以0.8新元/股的价格公开发行了3亿股,将总股本扩大为25.33亿股,公 众持股比例超过12%,而其以81.92%的持股比例仍然保持绝对控股(图1),益康亚太也被更名为Wilmar International Limited,即丰益国际。

 



通过借壳上市,郭氏家族不仅打造出了粮油资产运作平台—丰益国际,为之后的运作打下了基 础,并且还通过资本市场募集了2.4亿新元,为集团的进一步扩张提供了资金来源。2006年7月14日,反向并购正式完成,以当日1.05新元的收盘价计 算,丰益国际的市值达27亿新元,是注入的2189万美元有形资产(截至2004年末)的80倍。


 

  郭氏财技二:
巧妙设计KG并购方案,嘉里粮油接轨资本市场


  以换股方式并购上市公司股权,在降低丰益国际的财务压力的同时,有利于保持其上市地位;而针对特殊股权结构采取定向增发、分部并购的方式,在简化并购程序的同时,有助于降低现金支出压力。


2006年底,丰益国际发行约24.03亿股,以约41亿新元(以2006年12月13日 收盘价1.71新元计算,约合27亿美元),并购郭氏集团旗下三家企业(图1)—PPB Oil Palms Berhad (简称PPB油棕),Kuok Oils & Grains Pte Ltd (郭氏粮油,简称KOG)和PGEO Group Sdn Bhd(简称PGEO)。



这三家公司不仅涵盖了郭氏集团的棕榈园、食用油、粒谷物及相关业务,而且与中国市场息息相 关。其中,KOG是嘉里粮油的控股股东,透过嘉里粮油已在中国深圳、上海、天津等地投资了20多家企业,形成一个全国性的网络,而且嘉里粮油2003年食 用油销量达100万吨,销售额130多亿元。KOG的特种油脂生产与销售在中国150个城市都覆盖了销售网络,在2005年其销售规模达到了24万吨。此 外,PPB油棕是马来西亚上市公司,主要进行油棕的种植与压榨,而PGEO是马来西亚主要的棕榈油及棕榈仁油精炼商与出口商,公告显示其2006年就有 35%的产品销售至中国。
截至2006年12月13日,PPB油棕总股本4.45亿股,市值约40亿令吉,如果用现金收购将会加重丰益国际现 金流压力,由此,丰益国际以每股PPB油棕股票换取2.3股丰益国际股票的比率,对PPB油棕进行收购,根据换股交易价(丰益国际每股1.71元、PPB 油棕每股9.046令吉,当时的汇率为1新元兑2.30令吉),总共约发行了10.24亿新股。
资本市场对此次换股并购高度认同。2006年 12月17日,恢复买卖的丰益国际大涨20%,收报2.05新元,而PPB油棕涨幅也达17%,收报10.50令吉。由于丰益国际股价涨幅高于PPB油 棕,实际上有利于提高PPB油棕股东换股的积极性,提高了此次换股并购的成功率。
而促使PPB油棕公众股东换股对维持丰益国际上市地位至关重要:换股后马来西亚公众持有丰益国际股份的比例约为7.1%,再加上6.7%的新加坡公众持股比例,正好超越了12%的底线。
而PGEO和KOG为郭氏集团系内公司,达成交易较为简单,丰益国际直接以增发方式展开收购。PGEO的股权分为两部分,其中,PPB油棕持有 34.24%股权,剩下的65.76%由联邦集团(FFM)持有,而联邦集团也是PPB集团下属子公司,丰益国际发售2.87亿新股购买联邦集团所持全部 股权。
鉴于KOG特殊的股权结构,丰益国际分两部分完成对KOG的并购,首先Kuok(Singapore)Limited、Harpole Resources Limited和Greenacres Limited(三者都是郭氏集团成员企业)手中持有的72%股权;其次是联邦集团直接持有的17.1%股权以及通过全资子公司持有的10.9%的股权 (合计28%的股权)。
对于第一部分股权,丰益国际发行了7.86亿新股,以约13亿新元的代价获得KOG72%的股权;对于第二部分,则通过向联邦集团及其子公司定向发行3.06亿新股,折合价值5.226亿新元收购其余的28%股权。这样一来,丰益国际即将KOG100%收入囊中。
2007年5月,丰益国际对PPB油棕、PGEO的收购完成,6月28日,对KOG的并购也正式完成。并购完成后,丰益国际通过KOG直接掌控了嘉里粮油旗下的中国市场业务。

 

  郭氏财技三:
ADM配合,IPT并购顺利推进益海集团打包上市

 

  ADM旗下公司整合,简化了并购程序,而ADM对益海集团的直接持股转化成间接持股,有助于消除外界对益海集团外资身份的质疑。


在对郭氏集团KG资产展开并购的同时,丰益国际以16亿美元(约合25亿新元,以2006 年12月13日每股收盘价1.71元计算)收购母公司丰益控股的食用油、粒谷物及相关业务,包括ADM及其子公司所持有的股权(图1)。其中,丰益国际发 行10.22亿新股,以约17亿新元代价收购控股股东丰益控股旗下分支机构,同时,丰益国际发行4.27亿新股,以约7.306亿新元收购ADM旗下分支 机构ADM(亚太)、ADM(中国)和Global Cocoa。而IPT并购则更是与中国业务直接相关,资产产能有93%来自于中国,IPT在华业务正是通过益海集团进行。



为了简化并购程序,丰益控股成立了SPV(Special Purpose Vehicle,特殊目的公司)持有IPT资产,丰益国际向丰益控股定向增发10.22亿新股收购SPV,并购完成后,该SPV成为丰益国际的全资子公司。
按理说,此次最大的障碍可能来自于益海集团的另一外资股东—美国ADM公司,因为ADM是本次郭氏集团系内大并购最大的外部股东,然而,ADM在这起并购中不仅未成为障碍,反而成为这起并购强有力的推动力量,使得丰益国际顺利完成了一系列股权调整。
在丰益国际2006年12月14日发布并购公告后,ADM旗下子公司Global Cocoa兼并了旗下另一子公司ADM(中国)所有的股份,这样一来,丰益国际并购Global Cocoa 就相当于并购ADM(中国),无须再同ADM(中国)签订单独的并购协议。最终,ADM将在IPT资产中的股权置换成4.27亿股丰益国际新股。2007 年5月10日,丰益国际正式与ADM旗下三家分公司签订股权收购协议。2007年6月22日,IPT并购获丰益国际股东大会通过,收购丰益控股相关资产完 成。
KG并购与IPT并购完成后,丰益国际总股本扩大为63.87股,其中,丰益控股持有丰益国际48.5%股权,而郭氏集团持有约31%股权。ADM直接持有6.7%,以及间接持有的19.6%股权(图2)。



按本次大并购全面完成2007年6月18日丰益国际3.12新元的股价计算,公司市值高达130亿美元,丰益国际成为新交所市值最高的农业类上市公司。

金龍魚 金龍 出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938

小包装大米市场


From


http://www.p5w.net/newfortune/fmgs/200909/t2569082.htm


 复制产业链纵向一体化手法

  益海嘉里除了在中国食用油领域与中粮展开对垒外,近年来二者把竞争的领域拓展到了大米市场。2005年,益海嘉里旗下首家主营大米加工的益海佳木斯粮油工业有限公司(下称“益海佳木斯”)在黑龙江水稻主产区佳木斯成立,2006年,中粮集团大米部紧跟着正式挂牌。
丰益国际2008年财报显示,其在中国市场控股的大米加工企业已经达到7家(表1)。而根据益海嘉里网站资料,仅益海佳木斯的投资已达2.5亿元,现有 稻谷年处理能力近20万吨,按照规划还将投入7.5亿元建设益海佳木斯的二、三期工程,全部建成后,其年稻谷处理能力将达到100万吨。
根据 中粮控股(00606.HK)2008年财报,其在江西、江苏、辽宁有3座大米加工厂,每年大米产能为34万吨。2009年4月,中粮集团投资40亿元的 中粮天津粮油综合基地奠基,该项目建成后,中粮集团将增加60万吨的大米、面粉和饲料产能。在加工产能上,二者都在快速扩张。
尽管和北大荒等企业相比,益海嘉里是中国大米领域的后来者,但其大米产业链的开发模式颇具特色,形成了对水稻产业链“吃干榨尽”的循环经济模式。
以益海佳木斯为例,2005年在当地尝试订单种植模式,其大米产业链从种子覆盖到加工包装整个环节,形成了从良种选育—订单种植—精深加工—产品名牌化—副产品综合利用—高科技产品研发的产业链纵向一体化模式(图1)。



这一模式首先根据国家制定的水稻规格标准,计算出最贴近实际的亩产,然后以企业实际需要的原粮数量,折算出最终投放的土地面积,随后与各个水稻协会联系,根据当地的土地面积与其签下水稻种植订单,再通过当地的种业经销商将种子发放到农民手里。
在加工环节,益海佳木斯的车间完成水稻的去壳、色选、抛光,70%成为精制大米,米糠占到8%左右,稻壳占到20%左右。米糠首先被用来提取米糠油,剩 余的米糠可以做饲料。稻壳则被送进锅炉燃烧推动汽轮机发电,由于保护了环境而且是生物质能源,每度电可以获得0.1元的补贴。益海佳木斯用稻壳每年可以发 电2160万度,仅补贴就可以拿到216万元,稻壳发电这一块已经实现盈利。稻壳燃烧后的白炭灰则可以用作食品添加剂。而通过对副产品的开发利用,提取活 性炭、白炭黑、卵磷脂等十余种高附加值产品。
益海嘉里这一对水稻产业链“吃干榨尽”的循环经济模式在保证其获得稳定高质水稻产品的同时,提升了稻谷的附加值,2008年益海佳木斯年加工水稻能力20万吨,米糠6万吨,一期工程米业项目实现年销售收入7.6亿元,实现利税约2200万元。
2009年以来,中粮不仅进入大米行业的扩张速度在加快,而且其“福临门”大米产品也开始全面推广合同订单模式,而在其即将开工的中粮绥化项目中,也将实施益海这种综合利用模式。
除了在产能和循环利用上展开角逐外,两家的竞争还延伸到营销及品牌方面。进入2009年以来,益海嘉里和中粮集团不仅将各自最强的食用油品牌用在小包装 大米上,还将各自积累多年的食用油营销渠道用于支持小包装大米的扩张。中粮控股在2008年年报中表示,在全国已经有256个城市的2543家超级市场出 售其“福临门”等小包装大米,未来销售区域将覆盖内地所有省市自治区,经销商增加至400家。益海嘉里小包装大米所倚重的“金龙鱼”食用油营销资源更为庞 大。资料显示,“金龙鱼”的一级经销商数量超过500家,二级批发商、分销商的数量达到8500多家。一级网络覆盖了除台湾省外的全国500多个大中小城 市,二级网络已覆盖所有县级以上城市,其中沿海发达地区的市场渠道已深化到了乡镇与村庄。



1991年第一桶金龙鱼小包装食用油下线时,益海嘉里在国内没有对手,而在金龙鱼小包装大米上市时,中粮已经和其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大米市场将是一个比食用油大得多的市场,益海嘉里又是否还能够重拾“金龙鱼”小包装食用油的辉煌呢?■

小包 大米 市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939

郭鹤年:华人世界的隐形冠军


From


http://www.p5w.net/newfortune/fmgs/200909/t2569079.htm


  亚洲最大粮商丰益国际、最大酒店管理集团香格里拉、亚洲最大糖王,这一系列之“最”背后,是一个并不广为人知的名字—郭鹤年。低调的郭鹤年,其旗下仅香港和新加坡的部分上市公司市值就近1500亿港元。
郭鹤年能在国际商场叱咤风云,除了过人的商业智慧、胆识及眼光外,出色的交际手腕、广结政商界精英、适时引入策略性商业伙伴也是他成功的要素。如与马来 西亚前总理拉扎克、侯赛因·奥恩、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等政要保持良好的关系,携手东南亚航运家曹文锦进军航运业,携手印尼商业巨人林绍良进军印尼市场, 结盟ADM、中粮进军中国市场等。



郭鹤年祖籍福建省福州市盖山,1923年10月6日出生于马来西亚柔佛州新山,享有“亚洲糖王”与“酒店大王”的美誉。从白糖、酒店、 房地产、船务、矿产、保险、银行、传媒到粮油,郭鹤年不但建立起庞大的商业王国,更让这个商业王国持续向上。郭鹤年可能是除了政治领袖外,最广为人知的马 来西亚人。然而,他异常的低调给他本人及其事业平添许多神秘色彩。

  经营法宝:以产业链整合模式实现扩张
  1947年, 郭鹤年以3万多美元起家,在新加坡戏馆街租下的一座三层老店,成立了力克务公司,经营商务、船务经纪、杂货业等。创立公司次年,父亲郭钦鉴逝世,郭鹤年返 回马来西亚,在母亲郑格如的建议下,于1949年组建了郭氏兄弟有限公司。股东除郑格如、郭鹤举、郭鹤年外,还有郭鹤青、郭鹤尧(郭钦端长子)、郭鹤景 (郭钦仁长子)、郭鹤新及郭鹤瑞(郭钦宝之子)等堂兄弟。该公司联合郭氏兄弟的资产,继承郭氏家族企业东升公司的传统业务,经营大米、面粉、豆类、食糖 等,排行第三、年仅25岁的郭鹤年出任总经理。成功后郭鹤年曾对外界表示:“母亲对我今天的成就有很大的功劳,她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对儿子的管 教非常严格,也是影响我一生最大的人。”
此后,郭鹤年成立了马来西亚糖厂。1954年,郭鹤年远赴英伦进行学习和考察。除了学习先进的管理方 法外,郭鹤年对期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时,作为世界上发展期货交易最早的国家之一,英国已经有了金属、谷物、塑胶、砂糖、羊毛等九个商品交易所。郭鹤年 在期货方面的学习为他在白糖市场上迅速崛起立下了汗马功劳。
马来西亚独立后,郭鹤年回到马来西亚。20世纪50年代末,郭鹤年孤注一掷将郭氏 家族全部资金投入到炼糖业,涉及糖的生产、提炼以及销售等各个环节。1968年,郭鹤年与政府合作成立PPB集团前身—玻璃市种植有限公司,向玻璃市州政 府租下14500英亩的森林地,开垦成为蔗园。1973年,全球市场白糖价格飞涨之时,蔗园首次有了收成,这不仅为郭鹤年的炼糖业规避了风险,同时也标志 着马来西亚的食糖开始自给自足。上世纪70年代初,郭鹤年成功控制了新加坡和马来西亚80%的糖业市场,并通过与印尼首富林绍良合作将业务扩展到印尼。在 其鼎盛时期,郭鹤年控制了国际市场上每年食糖贸易总量的1/10。1976年,郭鹤年发动了一场倒置收购行动,将玻璃市种植变为郭氏的商业舰队,马来西亚 糖厂成为玻璃市种植(即PPB集团)的子公司。PPB集团的经营范围开始不限于甘蔗和糖,积极向其他业务领域扩张,如通过控股PPB油棕进军油棕种植领 域,经由郭氏拥有的棕油厂加以提炼,并通过旗下的香港嘉里贸易,销往中国等地。PPB集团也因此被誉为郭鹤年在马来西亚商业版图上的一颗明珠。
随后,郭鹤年利用在糖业所积累的资本,以“水银泻地,无孔不入”之势多元化发展,分散投资种植业、银行业、地产业、航运业、保险业、酒店业等领域。在某 一具体行业如航运业,他的做法仍是围绕产业链整合展开:建立船务公司后,就建立了与之配套的船坞公司,处理船只维修,而航运业和保险业关系密切,他又设立 保险公司。
酒店业是郭鹤年继糖业以后又一成功投资。1971年,郭氏家族正式进军酒店业,投下1亿令吉在新加坡设立第一家香格里拉酒店。之 后,其分别在各国首都及大城市建立据点,从吉隆坡、曼谷、香港、斐济等一路延伸至中国内地,并成为亚洲首屈一指的酒店集团。如今,郭鹤年所创立的香格里拉 酒店集团,已成为国际著名的五星级酒店经营者。
时至今日,郭鹤年的商业王国不但横跨整个亚洲,而且扩展到巴黎、圣地亚哥、温哥华、智利等地。 公开资料显示,以郭鹤年为首的郭氏家族在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香港等5个国家和地区对丰益国际(F34.SI)、马国际船务(3816.KU)、南 华早报集团(SCMP,00583.HK)、香格里拉(00069.HK)等10多家上市公司中拥有控股权或投资,合计持有市值近1500亿港元(表 1)。


  郭鹤年能在国际商场叱咤风云,除了过人的商业智慧、胆识及眼光外,出色的交际手腕,广结政商界精 英,适时引入策略性商业伙伴也是他成功的要素。如与马来西亚前总理拉扎克、侯赛因·奥恩、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等政要保持良好的关系,携手东南亚航运家曹 文锦进军航运业,携手印尼商业巨人林绍良进军印尼市场,结盟ADM、中粮进军中国市场等。

  商业智慧:跟随最有活力的市场走
  郭鹤年商业基地的转移较为清晰:在出生地马来西亚发家后,到了 上世纪70年代初期,他将商业基地转移到新加坡,标志就是他在那里建立起第一个香格里拉酒店,将他平生创立的第一家公司—力克务公司易名为郭兄弟(新加 坡)有限公司,作为在新加坡活动的基地。70年代中期,郭鹤年又开始以香港为基地巩固自己的商业帝国—80年代,成为香港无线电视的最大股东;90年代, 从英国人手中收购香港英文报《南华早报》,成为举足轻重的传媒大亨。郭鹤年后来在谈到对香港的印象时曾表示:“我1975年刚来香港,头三四年都是在马来 西亚和香港之间来来往往,1978年起就长住这里了、喜欢这里了。作为华人生意场,全世界就没有第二个地方可以跟香港比,这里真正是一个设立生意总部的好 地方。香港的法治好,政府管理有方,很少插手企业运作。”
郭鹤年在接受《大公报》访谈中表示:“我的心分成两瓣,一瓣是爱我生长的国家,一瓣是爱我父母生长的家乡。”近年来,他的投资重点又转向中国内地。
郭 鹤年与中国内地的第一次正面交往始于一场白糖贸易战。上世纪60年代,印尼黄仲涵家族的产业被印尼政府接管没收后,亚洲糖业便无能执牛耳者,中国外贸部看 准了这一机会,以政府作后盾,把大量的中国食糖输入马来西亚销售,以求长期占领这个市场。一时间,一艘艘货轮从中国驶来,卸下大批的白糖,然后以排山倒海 之势倾泻到马来西亚市场。这一攻势让郭鹤年措手不及,由于中国糖价格更便宜,郭鹤年的白糖被积压在仓库里。面对此状况,郭鹤年从印度输入白糖,以更低廉的 价格夺回了失去的阵地。最终,郭鹤年战胜中国糖,奠定了其糖王的地位,从此以后,他称霸亚洲糖业30余年至今。通过这场白糖贸易战,中国政府与郭鹤年结 缘。此后,中国方面通过在香港的商业机构与郭鹤年合作经营食糖生意,并且委任其作为中国相机、颜料以及电冰箱在马来西亚的总代理。
1983 年,郭鹤年与北京四季青公社、五矿进出口总公司在北京海淀区建起了中国内地的首家香格里拉酒店—北京香格里拉。1985年,郭鹤年斥资5.3亿美元与经贸 部在北京合资兴建 “中国国际贸易中心”;80年代末期,绝大多数外资因政治因素放缓投资中国,郭鹤年反其道而行,在中国投下数以十亿计的巨资,使他成为马来西亚企业进军中 国的开路先锋。郭鹤年对此的看法是:“危机就是机会。一名生意人必需保持对时势的敏感与警觉。”
与李嘉诚、李兆基等耳熟能详的顶级富豪相比, 郭鹤年显得异常低调,即便是控股《南华早报》后,他仍然不改其一贯作风—对任何访问都一概拒绝,想多了解一点他私人及家庭的事情绝非易事。最令人称奇的 是,在收购香港无线后,如此重大的举动照例说要举行记者招待会,然而郭鹤年父子自始至终没有在新闻界露面,这更增加了郭鹤年的神秘色彩。
除了 不断扩建自己的事业版图,郭鹤年对领导之道,也有独到的看法。他认为,一个企业领导人的成功要诀有三:一、拥有一批强大及有高度效率的经理人才,并与属下 的各级员工密切合作,为公司奋斗;二、公平及诚实,领导人应以公平及诚实的态度与所有人交往,平时以礼待人,讲究信用,将会建立良好的声誉,一旦面临困境 时,将会得到贵人协助;三、拥有坚强的体魄及精神意志,随时为公司的前途尽力奋斗。对待员工,郭鹤年认为:“员工能否对公司有归属感,与雇主本身是否有公 平对待员工,以及给予他们怎样的报酬息息相关。”
如今郭鹤年已年过80,用他的话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是旧社会的说法,现在,九十岁才是古来稀。人生一定要有挑战。”■

郭鶴年 華人 世界 隱形 冠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940

大豆危机:国际粮商设局中国大豆产业


From


http://www.p5w.net/newfortune/fmgs/200909/t2569075.htm


 1995年以前,中国一直是大豆净出口国。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中国居民对植物油与蛋白质食品的需求大幅增长。日益增长的需求推动中国大豆加工 企业数量和加工能力不断增长。与此同时,ADM公司、丰益控股等国际粮商抓住上世纪90年代中国油料市场开放的机会迅速在中国进行扩张。另一方面,长期以 来,我们将大豆视为经济作物而对其重视不够,使得国产大豆面临生产成本偏高、出油率较低、收益较少等诸多劣势。2003年,中国由大豆出口国变成大豆净进 口国,对国际大豆市场的依赖日益增强,为以后的大豆危机埋下伏笔。
2002年下半年开始,伴随着全球经济的复苏,大宗商品价格逐步走 高,2003年8月,美国农业部以天气影响为由,对大豆月度供需报告作出重大调整,将大豆库存数据调整到20多年来的低点。于是,CBOT大豆价格从 2003年8月时的最低点约540美分/蒲式耳,一路上涨到2004年4月初的约1060美分/蒲式耳,创下近30年来的新高。这一涨幅相当于中国境内价 格从每吨2300元涨至4400元。此时,中国相关企业由于信息不通畅和缺乏国际贸易经验,片面听信美国公布的虚假研究报告,从而在高价位“抢购”了 800多万吨大豆,折合人民币平均价格约4300元/吨。同期大连期交所的大豆409合约创出4100元的历史纪录。但2004年4月开始,国际大豆价格 开始暴跌,跌幅近50%。
由于原料成本过高,国内大豆加工业一下陷入全行业巨亏的困境。为了减少损失,中国大豆加工企业普遍采取了支付 15-20%的违约金,终止进口合约,以违约的方式来降低损失。但带来的结果是,国际粮商联合起来,禁止向违约的中国企业出口大豆。由于中国大豆加工企业 对国际原料市场的依存度非常高,没有原料意味着企业将关门倒闭,第一次大豆危机全面爆发。面对大豆危机,中国大豆加工企业被迫接受国际粮商的条件,与国际 粮商合资,得到原料大豆,以避免倒闭。
随后,国际粮商以近乎“胁迫”的方式,参股、控股了中国超过70%的大豆压榨产能,一举垄断了中国的大 豆加工业,国内原本就薄弱的大豆产业链被完全割裂。在掌握了全球最大的大豆加工业之后,国际资本在大豆领域彻底建立了完善的大豆产业链条:国际资本利用向 南美农民提供种子、贷款以及垄断南美大豆贸易的方式,实际掌控了南美大豆的资源;再利用中国的大豆加工能力,向中国低价倾销大豆,通过全球运作以寻求利润 的最大化。
自2008年10月开始,受金融危机影响,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国内大豆现货价格从4200元/吨以上的价位跌到了最低的 2800元/吨。另一方面,2008年中国农民种植大豆的成本上涨了约25%,大豆种植成本普遍在3600元/吨左右。大豆价格远远跌破了农民的生产成 本,导致农民严重惜售。同时,东北大豆加工企业也不愿意入市收购大豆,承担风险,第二次大豆危机爆发。第二次危机在更深层次上说明外资在控制了中国大豆加 工业的基础上,试图进一步摧毁中国本土大豆种植业和加工业,以实现中国大豆产业拉美化的最终目的。■

大豆 危機 國際 糧商 設局 中國 產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94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