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周顯炒股祕笈:「中李」考究


打完一小時書釘後,覺得周顯的兩本書其實都值得買,最少初頭幾好睇,後面就是舊東西,但是好像拼錯兩個英文字。

在炒股密碼中,第嘉華國際頁,巴菲特買的保險公司—好像應為GEICO。
另外在那本揀股祕笈中,Amazom.com是錯的,應為Amazon.com。


看一看書,無端端想起他在炒股祕笈的「李氏兄弟」的「中李」。


然後小弟在Google 亂找後,有一單新聞提供了答案: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11706
至於裕豐李氏兄弟中排行中間的「中李」李榮彬,則無被檢控,楊治山指是李榮彬「路」傅柱根先找來「表面包銷商」,再向財務公司借錢找人「圍飛」,實行「自己包銷」。


估計「李氏兄弟」其李其實是指裕豐國際(965,已除牌)的主席、副主席及高管三兄弟,李榮燦、李榮根及李榮彬,「中李」當然是指三兄弟的第二,即李榮根。


根據該公司2001年年報稱,其資歷如下: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11018/965/F106_c.pdf
三李的資料:
李榮根先生,54歲(46+8),為本公司之主席兼董事總經理。彼為本集團之創辦人,負責總管本集團之策略規劃、制訂公司政策及市場推廣。彼於電子業積逾二十二年經驗。李先生為李榮燦先生及李榮彬先生之兄弟。


李榮燦先生,56歲(48+8),為本公司之副主席兼生產董事。彼負責本集團之製造業務及新產品開發。彼於電子業積逾二十九年經驗,並於一九八七年加入本集團。李先生為李榮根先生及李榮彬先生之長兄。

李榮彬先生,53歲(45+8),為本集團之業務發展經理,及本公司附屬公司之行政總裁。彼負責物色新業務機會、制訂市場開拓策略及發展新市場。此外,李先生於機電工程及塑料注塑方面積逾二十年經驗。彼於一九八七年加入本集團。李先生為李榮根先生及李榮燦先生之兄弟。

但是,他說的六間,我找不到,我只找到4間,金禾(90)、富昌(916)、裕豐(965)、佳訊科技(後易名奧瑪仕、奧瑪娛樂,後又易回奧瑪仕,959),剩下的兩間是哪兩間,可否有人告知?


其一系股票的資料: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11713


裕豐國際在九七年上市,主要生產電子計數機,近年則涉足股市投資。早在二○○○年一月,裕豐斥資三千二百萬元,向金禾大股東傅柱根,購入生產家具及塑膠器皿的金禾兩成股權。而一個月之後,裕豐亦向富昌大股東何詠昌,購線路板生產商富昌約百分之十四的權益。

三家公司不但有股權之間的關係,業務上亦有來往。根據金禾的招股書所載,裕豐自九一年就成為金禾及富昌的客戶,結果形成一種封閉的關連交易關係,裕豐購入 的貨品,據稱最多曾佔金禾全年營業額接近百分之八、及富昌全年營業額的百分之十(見圖)。據消息透露,目前三家公司涉嫌造假帳的範圍,亦很大程度是在這三 角關連交易之上。

辦公室同在一大廈

另外,裕豐、金禾及富昌三家公司的地址,都在荃灣同一座大廈,金禾及富昌更是在同一層的「左鄰右里」,金禾在五號室、富昌則在二號室。裕豐的辦公室則在樓下兩層,這更凸顯了三家公司的關係。

除了業務、股權及辦公室之外,金禾和富昌,更同樣是由金英融資當上市保薦人。三家公司都是以「兄弟班」,再加一名「外人」出任執行董事的方式經營。富昌的 董事包括何詠昌及其兄何詠雄。金禾的正副主席,分別由傅柱根及其姊傅燕玲擔任。至於裕豐,則由弟弟李榮根及兄長李榮燦任正副主席。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11711


目前仍然被廉政公署調查的裕豐國際,正面對被清盤的命運,但其於在去年八月,成功收購陷入財困的佳信科技,亦即易名之後的奧瑪仕卻在裕豐於今年四月初被法院頒令委任臨時清盤人前兩天,由

於裕豐突然出售手上三千萬可換股票據,令裕豐持有奧瑪仕股權由原來的百分之七十五;減至百分之四十三點三六,突然出現的交易令奧瑪仕股東避過一劫。


這系股票火燒心都輸過。證據:
http://hk.myblog.yahoo.com/raymond-warrenbuffett/article?mid=11969

筆者當年就係睇漏呢點, 買入富昌 (916) , 以為價值被低估, 最後被揭造假而除牌。

爆大鑊之原因: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11713

對於今次三家公司一起出事,據悉金禾方面有人和裕豐鬧意見,其後有人將問題關連交易的資料交到監管機構手上。監管機構調查之下,發現問題交易,竟牽涉三家公司,於是觸發今次事件。

不和之原因: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11716

事實上,金禾曾令裕豐獲利,但裕豐卻選擇於金禾公布供股大計後,減持手頭上的八億二千萬股,因此市場隨即傳出裕豐與金禾鬧翻了。對此說法,裕豐發言人表示:「我們沒有不和,沒有不開心。」但最終仍沒有解釋出售股權的原因。

雖然,裕豐發言人極力否認與金禾不和,但金禾早前供股,原來並沒有先知會裕豐這名第二大股東。發言人解釋:「雖然我們擁有兩成股權,但我們純粹投資,並不干預公司政策,亦沒有派人入局,金禾供股不需事先通知我們。」
...

壹仔缺乏該公司拆局文章的原因,對手之言雖不可全信,但也有一定的真實。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11712
裕 豐九七年上市,當時的保薦人是太平洋興業融資,而金禾及富昌則分別於二○○一年及○二年上市,當時的保薦人同是由金英融資負責。由於裕豐在金禾及富昌上市 時同時持有該兩公司股份,故屬同系公司。金英控股董事總經理霍廣行,是現任港交所副營運總裁霍廣文的親弟。霍廣行於二○○○年六月獲委任壹傳媒董事,他所 屬的金英證券亦多次發表報告推介壹傳媒。

下場: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11719



【明報專訊】除牌上市公司裕豐國際前主席李榮根,被控以假交易紀錄,騙取銀行批出9200萬元信用狀貸款,經審訊後,李榮根被裁定3項串謀詐騙罪成,昨日於區院被判囚4年半。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11706


○一年四月上市的金禾國際,翌年被揭發以假業績瞞天過海成功申請上市,金禾上市夢碎之外,主席傅柱根等六人被裁定四項串謀訛騙及一項串謀偷竊罪成,主審高院法官湯寶臣指案件嚴重,又斥責眾被告毫無悔意。主腦傅柱根及會計師李榮基,同被重判入獄十年,其餘被告分別入獄八至九年。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11702

執業會計師李榮基被控串謀富昌國際(現已除牌)前主席何詠昌等人誇大公司營業額,訛騙聯交所批准富昌上市,及在○一年的年報中作失實陳 述,陪審團昨一致裁定李榮基兩項串謀訛騙控罪罪名成立。法官指李動搖本港金融制度,判入獄九年。



由於李去年已就金禾假帳案被判監十年,法官下令兩案大部分 刑期同期執行,總刑期合共十一年。同時被撤銷出任公司董事的資格十二年。


總的來說,只有自己或公司沒有財務壓力,就不必理會股價,不理會股價就不用做業績誤導股民,這就沒有假數的問題。


工業股的老闆們,如果要上市,還有很多方法,例如把同質業務互相合併,造業績上市,這總可以有一個較真的業績,亦在上市後有一定的股份,還可以資本化你的獲利呢。


上市後,不想做的話,就儘快套現賣殼,儘量購回部分業務,保護小股東。


想做的話,就努力的搞大,造出市場接受的產品,又或是廣置工業大廈及股票,並兼顧財務上的健康,不然最後又是被財技分子教壞,走上假轉營,真集資的道路,令股民造成不必要的損失之餘,亦令財技分子影響你的心態,導致不能自拔,走上不歸路,又或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無論如何,搞財技只是一項騙人的玩意,並不能創造新的價值,股票若不能套現,就只是廢紙一堆。

周顯 炒股 祕笈 中李 考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722

再次“赌”输 李途纯重掌太子奶梦碎


From


http://www.nbd.com.cn/newshtml/20091010/20091010014233930.html


每经记者  夏子航  发自株洲

        即使是创始人李途纯,如今似乎也看不清湖南太子奶集团生物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以下简称太子奶)的命运了。荷兰银行索债1.5亿元的诉讼之下,太子奶全资控制的成都太子奶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太子奶)首先走出了破产清算的无奈一步。

        资金链断裂风波之后,株洲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科奶业)托管负责太子奶生产经营,李途纯则在太子奶会议上指出,2009年1~9月5亿元的销售情况“太差”,“9日要谈重回接管”。

        这在太子奶实际掌门人、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看来并不可能,近日,他在株洲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太子奶的李途纯时代已经过去,不会迎来文迪波时代,但必将步入后李途纯时代。”

        权威消息人士称,接下来,太子奶的命运将主要由高科奶业与英联等3家投行、荷兰银行等债权人以及“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战略投资者之间衔接决定。

        文迪波详细解释了将太子奶“20亿元以上资产规模”重整缩至“8亿元上下理想规模”的构想,但“太子奶到底是自然重组还是破产重组的问题,尚无定论。”他强调,引资将与资产债务重整一起进行,最早在10月底有实质进展。

李途纯再提执掌太子奶

        9月25日,荷兰银行诉太子奶1.5亿元贷款逾期未还案,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正式开庭审理。除开成都太子奶2008年10月与荷兰银行签订的机器设备抵押担保和李途纯的个人信誉担保外,“太子奶”品牌也被用作质押担保,这使得太子奶的自救不得不加速。

        “老李(指李途纯)自己在会上说他要接管,原因就是高科奶业销售太差。”参与该次会议的李途纯身边人士日前透露,并表示李途纯将在国庆后与株洲方面就此进行沟通。

        2008年11月21日,李途纯曾迫于对赌协议、资金困局与英联、摩根、高盛3大投行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有意将太子奶61.6%股权转让给3大投行,而英联等则需向太子奶注资3000万美元。

        但太子奶形势的混乱让英联等3大投行背后的“下家”放弃了接盘,最终,株洲高科集团和株洲市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分别出资700万元、500万元共同组建了高科奶业,太子奶的核心资产交由高科奶业经营,李途纯则仍控股61.6%。

        文迪波表示,根据已签署的协议,李途纯拥有股权,但已没有权限,“李途纯主要工作是对债权债务进行清理。”

        对于李途纯所谈及的重掌太子奶经营大权的问题,文迪波表示已知道李途纯向株洲政府的提议,但他认为李途纯回来的可能并不大。

        李途纯与高科奶业在太子奶经营上的分歧集中在两方面:首先是销售模式上的取舍,李途纯在太子奶的上述会议上指出,高科奶业并没有贯彻沿用 其一手搭建起的经销商网络,导致销售出现下滑;但文迪波指出,之前太子奶一直靠着奇高的“返利”与催促“打款”吸引和掌控经营商,致使太子奶的销售利润在 企业、经销商和终端店之间的分配呈现“畸形”,更严重的问题是,太子奶因此并不实际掌控销售。

        “高科奶业要做的就是重整太子奶的销售体系,即使有阵痛,但显然不能再让李途纯回来搞以前的那一套。”文表示。

        李途纯要回来的第2个原因是高科奶业的销售收入大为下降。

        太子奶销售收入曾于2007年达到最高值14亿元/年,多数年份约为12亿~13亿元。根据高科奶业最新经营统计,2009年1~9月的销售收入约为5亿元,而按照计划,全年的销售收入约7.5亿元。

        “受太子奶资金风波影响,2009年春节旺季出现断货,加上经销商的波动,1~9月5亿元销售收入实际上已是比较积极的业绩,同时还要考虑高科奶业在其间不断调整销售网络的短暂影响。”文认为。

        据悉,高科奶业将2010、2011年的销售目标分别定为10亿元、15亿元,“李途纯之前那套办法可以帮助太子奶打江山,但这一模式不再符合太子奶现今的发展,我们要做的就是在这3年进行调整。”

两次“兵败”赌局

        2007年李途纯签署引资协议时,签了一份风险巨大的对赌协议。正是这份对赌协议,太子奶2008年资金危局之际,让李途纯在与英联等3家投行谈判中面对极大不利,甚至一度被“净身清退”出一手创立的太子奶。

        今年6月~9月初,李途纯再次经历对其命运极其重要的一次赌局,这次他又输掉了。

        权威消息称,李途纯与高科奶业、英联等3投行签署协议:约定6月至9月初,李途纯负责引入战略资金3亿元,一旦引资成功,高科奶业将结束对太子奶的独家托管,李途纯全面回归,而英联等3家投行也将在太子奶的重组中有步骤地撤离。

        文迪波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高科奶业托管太子奶经历1~6月的恢复生产期后,李途纯看到情况逐步好转,也有意重新接手,多次向株洲方面提议回来执掌经营,“这时,株洲方面也考虑再给李途纯一次回归的机会。”

        文迪波证实了上述赌局,“3亿元中将有1.62亿元用于归还株洲、黄冈和密云3地政府和国资公司,其中,株洲政府4500万元、密云政府1000万元、黄冈政府1500万元、高科奶业投入的流动资金3200万元、国资为其借款的6000万元。”

        “高科奶业当时正是着眼于太子奶的稳定才进入托管,只要李途纯能引资成功并保证国资不流失,李途纯完全可以再回太子奶。”文迪波指出。

        但李途纯在最后期限前没有弄来3亿元。接近李途纯的人士透露,上述“赌局”除了再次证明李途纯及太子奶在引入资金方面陷入  “山穷水尽”之外,“更重要的是,太子奶今后的走势可能将完全远离李途纯的掌控范围。”

自然重整还是破产重整?

        重整是太子奶必然出路,不确定的只是具体的方式。李途纯曾指出,他寄希望于“自然重整”,而株洲方面则在考虑“破产重整”。

        据知情人士透露,荷兰银行起诉索债1.5亿元是太子奶曾考虑“破产重整”的直接刺激因素。此外,太子奶过于庞大的资产负债规模以及与快消 领域极其不合的  “80%为固定资产、20%为流动资产”的资产结构是这一构想的深层原因。根据法律规定,申请破产保护可以在一定时期内暂停债权追 索,“最短也有6个月,这将给太子奶赢得十分宝贵的加快处置、缩减债权债务的时间。”

        太子奶庞大的资产负债规模的一个直接影响就是高科奶业难以承担太子奶的“还债重任”。

        此前德勤会计事务所的财务报告说,太子奶的资产是25亿元,总负债26亿元。文迪波在10月初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6月后最新的财务报告,太子奶已经“资不抵债”。

        据悉,高科奶业托管将近1年的时间里为太子奶还债约1.6亿元。但知情人士透露,“这1.6亿元仅部分来源于经营利润,26亿元的总债务让高科奶业感到绝望,用现有的方式还债至少要10年以上才能清偿。”

        文迪波谈到“自然重整”与“破产重整”的选择时态度谨慎,“最终是选择自然重整还是破产重整,我们现在也并不清楚。”

        此前本报记者曾获悉高科奶业有接手太子奶的意图,托管协议中亦有约定,“如果重组成功,高科奶业和太子奶归并,太子奶成为国有控股公司,也就是说太子奶被救活的话,株洲政府将持有太子奶44.41%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

        但在数月观望之后,株洲方面越来越偏向于引入战略投资者。在问到国资控股太子奶的可能时,文迪波只做了一个“钱”的手势,“缺钱。”

        对于太子奶今后的命运,文表示目前能确定的仅是重整,“战略投资者已经呼之欲出,10月末将有消息,到时资产重整也将一并启动。”

        “要么是国际大企业接盘,要么是株洲当地包括民营企业在内的企业集团联合接盘。但可以确定的是,李途纯的股权份额肯定会很小很小。”文迪波告诉记者。

今后或采用轻资产模式

        成都太子奶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已于10月24日延期至了11月20日,但破产清算的思路已经明确。这将是太子奶自救的一步棋。

        据接近李途纯的人士透露,李途纯一直仍想把成都太子奶生产线启动,“但株洲方面显然更理智,在李途纯引资3亿元失败后,成都太子奶的破产清算也无法避免。”

        据高科奶业初步统计,太子奶固定资产中土地共有2278亩、建筑物面积52万平方米、生产线将近60条,能创造产能25亿~30亿元。

        高科奶业测算后认为,要保持这一生产规模,实际只需土地500亩、建筑物面积25万平方米,“相较现有的20亿元以上资产规模,目标是缩至8亿元左右,走轻资产的道路。”

        “我曾多次跟老李  (指李途纯)说,你又不是房地产老板,何必大肆买地造房,还修那么豪华。”文迪波认为太子奶的问题不仅在于资金链的 问题,“2007年前后短短两三年筹集了十多亿元资金,可到2008年就玩完了。除了内部漏一点、贪污一点、浪费一点的原因外,与李途纯的经营思路也有很 大的关系,老李是有钱买地、没钱建房;有钱建房、没钱买设备;有钱买设备、没钱启动;这路一定不能再走。”

太子奶大事记:

◆1996年3月,株洲太子牛奶厂成立,李途纯是发起人和第一任厂长;◆2006年11月,与摩根、英联、高盛签署对赌协议,募集资金准备海外上 市;◆2007年,太子奶年销售额达14亿元,在全国建有5个生产基地;◆2008年8月,被曝资金链断裂;◆2008年11月,因没有达到对赌增长率, 宣布履行对赌协议,交出控股权;◆2009年1月,株洲国资背景的高科奶业接手托管太子奶生产经营;◆2009年6月,雀巢曾欲收购太子奶集团51%的股 份,后被李途纯拒绝;◆2009年9月,荷兰银行诉太子奶1.5亿元贷款逾期未还案在上海开庭。

再次 李途 途純 純重 重掌 太子奶 太子 夢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726

先施表行再易主 两年卖价缩水近八成


From


http://www.nbd.com.cn/newshtml/20091010/20091010014159226.html


每经记者  朱蔚淇

        先施表行香港(00444,HK)8日晚公告称,占其75%股权的先施表行新加坡公司99.42%股 份被多家公司组成的财团收购。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上述交易作价1.13亿新加坡元(约6.3亿港元),较2007年底宜进利钟表收购价5.3亿 新加坡元缩水79%。

复牌股价一度升逾九成

        据了解,收购财团成员包括渣打(02888,HK)旗下的 StandardChar-teredPrivateEquity、基金LCapitalSincere、由先施表行行政总裁兼董事总经理郑廉威持有的 TripleAEnter-prises、荷兰银行、法国巴黎银行及ING等。自从前东家宜进利钟表破产之后,先施表行的命运一直飘摇不定。先施表行香港 前晚公告称,此次收购方有机会将该公司私有化。这显示先施表行终于找到归宿。该股昨日复牌后一度上升94.44%,但随后回落,收市报0.9港元,全日升 25%。

        该股曾在2007年7月6日达到历史最高位1.43港元,而在2008年6月6日后从1.33元一路狂跌,今年3月18日跌至一年来最低点0.24港元。

老牌钟表行两年两易主

        先施表行(SincereWatch)成立于1954年,1993年在新加坡交易所上市,是亚洲最大的名表零售及分销商之一,旗下拥有Sincere及Emotus多品牌店,及单品牌店欧米茄、浪琴及法兰穆勒(FrankMuller)等。

        2007年底,在香港上市的宜进利钟表为拓展亚洲业务,将先施表行新加坡公司全面收购,每股收购价为现金2.05新加坡元及0.228股宜进利钟表新股(发行价12.096港元),共计约5.3亿新加坡元(约27.67亿港元)。

        宜进利钟表随后将其中2.05亿股(约占全部股权99.42%)抵押给由荷兰银行、法国巴黎银行及ING等多间银行组成的财团,换取5亿美元贷款。在宜进利钟表破产之后,有关股份由抵押信托人荷银新加坡分行管理,并由该行完成这次出售。

        去年11月,继宜进利钟表内地零售业务转让给周大福集团后,先施表行引起了10多名投资者的兴趣,当时对先施表行的估价为5亿港元。

        今年8月初,先施表行一度停牌,称正在接洽收购事项,但未谈妥。不过该股复牌当天盘中一度被炒高80%。

        10 月2日,该股再度停牌。曾有香港媒体猜测,潜在买家可能为中国最大的名表零售商新宇亨得利(03389,HK)。市场估计交易价格当时在2亿~3亿新加坡 元。这次交易公布后,1.13亿新加坡元的价格令人大跌眼镜。此外,每股收购价格为0.548新加坡元,较截至今年3月31日先施表行的每股资产净值 0.728新加坡元折让约24.71%。

先施 施表 表行 行再 再易 易主 兩年 賣價 縮水 八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727

李嘉诚涉水婴幼儿食品市场


From


http://www.nbd.com.cn/newshtml/20091010/20091010014159351.html


每经记者  肖晓芬

        在对美容、保健产品零售行业加快全球布局的同时,李嘉诚又瞄准婴幼儿食品销售这一细分领域。10月8 日,和记黄埔(00013,HK)旗下的和黄中国医药科技(伦敦AIM创业板:HCM)宣布,已与美国有机及保健食品企业 HainCelestial(NASDAQ:Hain)签署协议,将成立合营企业,联手在中国及亚洲市场开展婴儿食品销售业务。

        合 资公司名为HutchisonHainOrganicHoldingsLtd.,上述双方各持有50%的股权,但具体的出资额未透露。合资企业将营销包括 有机奶粉在内的婴幼儿食品,这些产品上将分别标注和黄的智灵通商标和Hain的Earth′sBest标志。

        “合营项目 主要负责Hain旗下有机食品及护理用品在亚洲地区的推广与分销工作,由于Hain产品零售价只会较非有机产品的售价高10%~20%,通过和黄中国医药 科技的营销平台,使Hain产品打入亚洲特别是大中华地区市场。若未来能建立足够市场规模,双方不排除在生产层面进一步合作。”和黄中国医药科技首席执行 官贺隽对此表示。

        据透露,合营计划推出的产品包括天然婴儿奶粉和小童营养食品,预计明年初可开始在全国的屈臣氏和百佳销售。“内地有机婴幼儿系列食品年市场规模为38亿美元,市场潜力巨大。”贺隽指出。

        据 了解,在整个食品市场中,婴儿食品是上升最快的部分,平均每年以两位数增长。据中国奶业协会统计,中国高端婴幼儿奶粉市场成长迅速,年增长率超过30%, 势头超过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市场,而2010年将有可能成为第一大市场。专家预测,明年整个中国婴幼儿奶粉市场规模可达300亿元左右。不 过,业内人士指出,中国婴儿食品市场竞争已日益激烈,国内外品牌争相进入。

        和黄中国医药科技是和记黄埔持股72%的子公司,2000年成立,2006年在英国伦敦AIM创业板市场挂牌。HainCelestial为美国最大的有机食品生产商之一,2008年销售额达11亿美元。

        《每 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此前以中药业务为主的和黄中国医药科技2006年全年亏损960万美元,2007年亏损扩大至1720万美元,2008年亏损 1780万美元。今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显示,截至6月底,亏损为270万美元,较上年同期已大幅收窄。不过,和黄中国医药科技方面表示,预计未来12个月新 药物开发业可实现自负盈亏。

李嘉誠 李嘉 涉水 嬰幼兒 嬰幼 食品 市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728

底线“3000”:多晶硅西移求存


From


http://www.21cbh.com/HTML/2009-10-12/149079.html


“随着国家调控多晶硅项目政策的出台,行业将呈两重转变:一是投资门槛抬高,行业洗牌进程加速;二是未来多晶硅新建项目将更多向西部地区聚集。”10月9日,洛阳中硅高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玉安告诉记者。

9 月29日,国务院转发各省区市、部委的《关于抑制部分行业产能过剩和重复建设引导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要求严格控制在能源短 缺、电价较高的地区新建多晶硅项目,对缺乏配套综合利用、环保不达标的多晶硅项目不予核准或备案;新建多晶硅项目规模必须大于3000吨/年。

江 苏中能硅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江苏中能)一位高管表示,多晶硅价格在今年第二季度已降至60美元/公斤的低点,一些成本高、产能只有百吨级的小项目已 经停产,更多百吨、千吨级小型多晶硅厂将在国家环保政策等监控措施下停止生产,“总体上将减少国内多晶硅市场供应,改变多晶硅市场无序竞争的局面”。

与 国家政策相对应,大厂新建产能均以3000吨底线为主导。在中国两大多晶硅厂商中,江苏中能三期第三条5000吨的生产线已于9月底投产,年底将形成 18000吨的生产规模;赛维目前第一条5000吨生产线已于9月初建成,年底全部生产线建成后将达到15000吨生产能力。

3000吨底线

“光是3000吨/年这一个指标,就卡死了许多地方新建多晶硅项目的激情。”作为曾经多次参与国家发改委、工信部座谈会及调研的人士之一,上述江苏中能高管对此直言不讳。

中投证券统计资料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四川、河南、江苏、云南等20多个省有近50家公司正建设、扩建和筹建多晶硅生产线,总建设规模逾17万吨,总投资超过1000亿元。倘若这些产能全部实现,相当于全球多晶硅年需求量的两倍以上。

该高管解释,3000吨/年指的是单线规模,而不是批一个总产能3000吨的项目,然后分期上几个百吨级或1000-1500吨级项目。一个单线3000吨项目投资20亿,没有资本实力的投资人自然无法进入。

杨玉安对这一点表示认同,称此为新上项目的基准线,以洛阳中硅为例,“我们在内蒙古包头的项目,未来单线年产能都将在3000吨以上”。

同样的情况在通威集团身上得以体现,该集团目前在四川乐山规划了10000吨的多晶硅大型项目。“一期1000吨项目在去年投产,之后的项目都达到了3000吨,符合国家政策门槛的要求。”通威集团新闻发言人黄其刚称。

然而,在国家政策落下之前,数个多晶硅项目在9月加速兴建或投产,抢占国家大限前的最后一个末班车。

在 福建,地处上杭、年产1200吨5N太阳能级多晶硅项目已于9月底竣工;天威四川硅业有限责任公司年产3000吨多晶硅项目9月5日正式投产;内蒙古锋威 硅业有限公司6000吨/年多晶硅一期1500吨项目已开始进入试生产阶段;黑河合盛硅业1000吨多晶硅生产线设备安装已然完成,并计划于2011年新 建2000吨多晶硅生产线。

申银万国据此认为,已投产、部分投产和点火项目,不会受到抑制产能举措的影响,但新建和在建产能会受到较大影响,地方政府扶持下的大规模多晶硅待建项目将停止开工建设,正在建设的多晶硅项目,将由于环评、能耗等标准提高而投产延期。

事实上,《意见》同时要求:“新批项目需要报国家发改委核准,地方无权审批。”而此前除了洛阳中硅、四川739、江苏中能等少数几个多晶硅项目是国家发改委核准外,其他省区上马的项目,基本上是省一级机关核准的。

“这意味着这种项目审批的宽松状态将不复存在。”前述江苏中能高管分析,国内其他号称规划5000吨到万吨的项目,只投产了一两条不具备规模效应的千吨级项目,“这些项目后续扩产审批将很困难,而先建后批、违规上马的项目将面临清理整顿”。

转移西部

据透露,此次国家出台的有关多晶硅的引导政策,乐山、洛阳、徐州等地被作为样本进行了调查。根据上马多晶硅项目对当地电力需求的影响,使得沿海电力紧缺省份成为未来多晶硅新布点项目的严控区域。

“未来内蒙古、青海、四川等西部电力充沛、价格较低的地方都有可能成为多晶硅投资的热点,而江浙等沿海地区将在新项目的争夺中不再占据优势。”杨玉安说,洛阳中硅之所以在包头设厂,电价正是重点考虑的因素。

不仅仅是洛阳硅业,目前南玻集团则将4500吨的多晶硅项目放在宜昌,而国电集团将其5000吨的多晶硅项目布局于宁夏石嘴山。

与产业外迁西部同时行进的,可能是多晶硅工艺技术将由单一走向多元化的过程。根据《意见》要求,未来兴建多晶硅项目太阳能级多晶硅还原电耗小于60千瓦时/千克;2011年前,淘汰综合电耗大于200千瓦时/千克的多晶硅产能。

上述江苏中能人士认为,目前全世界最先进的改良西门子法生产多晶硅的还原电耗都没有达到小于60千瓦时/千克这个指标,“意味着今后不再审批改良西门子法工艺生产太阳能多晶硅项目,未来只能新批其他如硅烷法之类能耗更低的新工艺”。

据 江苏中能高管透露,江苏中能将把原有一条1500吨生产线朝电子级多晶硅方向发展,另一条1500吨生产线则改造成改良西门子法,并成为新技术引进的实验 线。据了解,江苏中能仅对目前的三条各自单线5000吨的改良西门子法工艺生产线进行扩能改造,其产能年底即可达到15000吨。

不过一位 光伏行业高管则表示,目前几乎全部的国内多晶硅生产线均采用改良西门子法,故此未来国内工艺将仍以该工艺为主。“但该工艺亦有投入较大、相对能耗较高、成 本下降有一定难度等特点,未来可能是改良西门子法、硅烷法、流化床法及冶金法等一起共生、竞争的格局”。而这种共生的格局将在产业向西部地区转移中得以体 现。



底線 3000 多晶 西移 求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730

对弈告终:达能彻底退出娃哈哈


From


http://www.21cbh.com/HTML/2009-10-9/148955.html


长达两年半的达娃之争终于落下帷幕。

9月30日,达能集团发布 公告称,其与娃哈哈集团已经在这一天达成友好和解方案。作为和解方案的一部分,达能和娃哈哈将终止其现有的合资关系。达能已同意将其在各家达能-娃哈哈合 资公司中的51%的股权出售给中方合资伙伴。在和解协议执行完毕后,双方将终止与双方之间纠纷有关的所有法律程序。

此次的和解来得出乎意料。据公告称,在中法两国政府的支持下,达娃双方为最终解决争端,“本着相互尊重的精神,携手再度努力,在近期开展了富有成效的谈判,并最终达成了这一友好和解方案”。有相关人士告诉记者,此前双方谈判一直断断续续在继续。

不过,对于所谓的“友好和解”具体包括哪些方面的内容,以及达能为何最终选择退出,股权转让价格如何,双方此次均保持缄默。娃哈哈新闻发言人单启宁向记者证实这一公告的准确性,表示这是为双方共同发布。而宗庆后在电话中对记者表示,“一切以新闻稿为准”。

公 告中称,对于这一和解方案,达能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弗兰克·里布指出:“达能和娃哈哈之间的合作,建立了中国饮料行业中一个强劲的、受尊敬的领先企业。我 们相信,在其未来管理层的领导下,娃哈哈将继续取得巨大的成功。达能自1987年起就进入中国,我们对中国有着长期的承诺。我们将加快在中国市场的业务发 展,以实现集团‘通过食品,为尽可能多的人带来健康’的使命。”

而宗庆后的官方回应是,“中国是一个开放的国家,中华民族是一个宽容的民族,中国的企业愿意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与世界知名企业进行合作,共同发展。”

据悉,该和解方案目前尚须得到中国有关政府部门的批准。

1996 年,达能与娃哈哈集团成立5家合资公司,其中外方持股51%。2007年4月,娃哈哈掌门人宗庆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突然爆出达能欲以40亿元低价强行并 购娃哈哈的消息。同时,达娃之间诸多矛盾开始浮出水面。达能也开始回击娃哈哈违反合资合同,并表示对于宗庆后在合资公司之外所建立的庞大的私人财富帝国无 法容忍。



對弈 告終 達能 徹底 退出 娃哈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731

阿尔诺维根斯兵败晨鸣


From


http://www.21cbh.com/HTML/2009-10-9/148956.html


9月21日,阿尔诺维根斯晨鸣特种纸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徐新建在工厂门口再次受到门卫阻拦。

其实在7月9日,晨鸣就派出保安进驻合资公司。自该月21日起,包括公司董事长在内的4名高管全部被禁止进入公司。徐新建现在只能在暂借的办公室上班,公司的生产经营已陷入瘫痪。

合资公司高管被禁止进入公司,还要从头说起。

阿 尔诺维根斯公司是一家总部设在法国的特种造纸企业,毕加索等大画家们用的版画纸就出自该企业。此外该企业还生产支票纸、医用包装纸等,年收入约20亿欧 元;晨鸣纸业(000488.SZ,01812.HK)则是国内最大的综合造纸企业,也是国内第一家同时拥有A股、B股、H股三种股票的上市公司。

2005年,两家公司走到一起,约定成立合资企业阿尔诺维根斯晨鸣特种纸有限公司。不过企业投产不到一年,竟停产至今,外方股份易手他人。合资公司与晨鸣积怨日深,最终“兵戎相见”。

蜜月

阿 尔诺维根斯亚太区前总裁、现任合资企业董事长佟翀介绍,阿尔诺维根斯在亚太地区的销售额约占全球销售额的10%左右,中国地区占到1/3份额,接近7亿欧 元。2005年前,阿尔诺维根斯已在中国青岛设有独资工厂,主要是分切包装进口的纸张,并不生产。2003年后在上海设办事处负责销售,从欧洲进口的特种 纸业务。

考虑到进口特种纸成本居高不下,难以继续扩大销售市场份额,阿尔诺维根斯便有了在中国建合资企业的打算,并在2005年分别与浙江凯恩和晨鸣商谈成立合资企业。

凯恩也是特种造纸企业,阿尔诺维根斯与之合作主要生产描图纸,2008年2月变更为外方独资企业;法方与晨鸣合作,则期望将合资企业建成亚太地区的生产基地,使其三大主要产品:艺术创意用纸、支票纸和医用包装纸均实现地产化。

法方看重晨鸣在于,晨鸣是国内知名企业上市公司,造纸行业的龙头企业,当地政府对企业的支持力度也很大;同时晨鸣主要生产通用纸,与法方的产品线分属不同市场且具有互补的特点;而且,晨鸣所处地理位置比较居中,南北运输皆可兼顾且离港口较近。

相应的,晨鸣纸业副总经理王保梁告诉记者,晨鸣当初选择阿尔诺维根斯也是出于多方考虑,一是外方投资可以丰富晨鸣的产品种类,具有互补性;二是引进外资可以提升自身的管理和技术,法方曾承诺提供技术支持提高晨鸣铜版纸的质量;三是通过与法方合作,可以扩大在欧洲的销售。

一 拍即合。2005年10月28日,阿尔诺维根斯晨鸣特种纸项目签约奠基仪式在晨鸣工业园举行。阿尔诺维根斯在香港成立一家称作阿尔诺维根斯HKK2的投资 公司作为法方出资的母公司,与晨鸣在合资公司中分别占股比70:30,注册资金2亿元,一期投资3.2亿元,年产特种纸5万吨。双方同时约定随后将进行二 期建设,总投资达到5.9亿元,10万吨产能。该项目也成为当地最大的外商投资项目。

此后,合资项目一直有条不紊的进行。第二年夏天,法方依约派出专家团到晨鸣帮助其改善工艺提高产品质量。

占地250亩的合资公司厂房于2006年6月正式动工;其间经过设备采购等步骤,到2008年2月,合资公司进入试车试生产。

在外表看上去一切正常的合资公司中,中外双方的矛盾已悄然日积月累。

裂痕

2008年5月13日,合资公司在上海召开董事会。会议任命晨鸣推荐的于建刚担任总经理。

此 前合资公司的总经理由大股东法方任命。但经过三个月的试运行,晨鸣认为法方总经理并不适合担任这一职务。其中一个主要的理由就是合资公司管理混乱,导致亏 损严重。此时,合资公司的亏损额已超过3000万元。据晨鸣纸业2008年中报披露,2008年上半年销售额为7669.69万元,亏损达4125.64 万元。

曾在合资公司出任董事,目前任职晨鸣纸业审计部的高俊杰说,前任总经理周昱是一位法籍华人,管理公司的经验并不丰富,而且多数时间不 在公司上班,合资公司却在青州为其租赁宽敞的住房,其主管的个别项目成本要比晨鸣可比项目高30%。此外,公司在设备采购、财务报销方面也存在严重漏洞。 比如,相同的造纸原材料平均采购价格比晨鸣高10%以上,银行贷款利率高出晨鸣15%-20%,每年增加的财务费用达300万元,并且产品合格率低于 70%。而公司不买车却以每年6万元的价格包租车辆这类细节也让晨鸣感到费解。

对晨鸣提出更换总经理的理由,佟翀承认原总经理确实不太善于管理本土公司,但否认晨鸣其它方面的指责。

合资公司认为,合资公司具有浓厚法式风格的人性化管理理念,比如职工宿舍装修的像星级宾馆,免费提供丰盛的午餐等。法国人浪漫甚至不乏散漫,企业文化与晨鸣反差甚大,种种做派难免让晨鸣侧目。

针 对财务费用居高不下的指责,佟翀反驳,合资企业的贷款是由法国总部帮助融资并提供担保,利率为人民银行的基准利率下浮10%,约为5.9%,这是人民银行 规定的最低利率。合资企业的利息高,是由于晨鸣为合资企业融资高利率的借款造成的。据其透露,2008年1月份,晨鸣透过第三方向合资企业借款2000万 元,竟要求年利率高达11%,而当时人民银行规定的借款利率为6.57%,足足高出67%。

应该说,开董事会时,双方虽已有矛盾,但彼此对合资公司前景依然看好,当时还做出了另外两项决定:一是按比例向合资公司增资,注册资金分两批增加到3.67亿元人民币,第一批为2.67亿元;三是批准二期项目,产能达到10万吨。

在合资公司看来,正是于建刚的走马上任,反加剧了公司的亏损,激化了彼此间的矛盾。

曾在晨鸣工作过的徐新建告诉本报记者,于建刚此前是晨鸣的一个厂长,对现场管理确实有自己的一套。但他认为于建刚由于没有全面管理企业的经验,反而加速了企业的亏损。

佟翀说,于建刚担任总经理的3个月中,只一味加大生产,合资公司库存由3000多吨猛增到1万吨,而当时购进原材料时是在最高价,等到年底时产品又大幅降价,由于流动资金全部变成了存货,导致合资公司生产难以为继。于建刚辞职不久,公司便开始停产。

徐新建还透露,于建刚强令将不合格产品更改为合格品,给合资公司造成严重的客户损失。

合资公司认为,由于于建刚是“晨鸣的人”,在维护晨鸣利益方面甚至到了损害合资公司利益的地步,比如,从晨鸣调过来的纸浆市场价为4800元/吨,而于建刚给晨鸣的结算价却是5200元/吨。

对合资公司方面的指责,王保梁亦不认可:“于建刚9月12日辞职后并未回晨鸣,他怎么可能是晨鸣的人?”

晨 鸣方面对法方更大怨言在于,法方违规提取巨额技术支持费、研发费和管理费。高俊杰说:“按照《合资协议书》第11条规定,‘乙方(法方)将使合资公司得到 特种纸所需的世界级设计工艺和生产技术以及管理’;同时第12条规定‘合资公司不被要求在技术转让有效期内向转让公司支付任何使用费’。但外方违反合同从 合资公司收取了巨额技术支持费、研发费和管理费,合计金额高达3697万元。”晨鸣认为,法方违规提取高额费用是导致合资公司亏损的重要原因。

佟 翀予以否认并解释,这块费用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法方技术人员来华实报实销的费用,比如交通、住宿、签证等,二是按《专有技术合同》规定支付的每人每天 552欧元的补助。他强调,这些都是合同中明确规定的,不存在法方违规提取的问题,法国公司来华日补助均超过1000欧元,晨鸣应该知道这个行情。 2008年9月13日,于建刚辞职。10月,合资公司因流动资金枯竭、市场始终未见起色陷入停产。

决裂

2008年12月发生的蒸汽停供事件令双方彻底撕破面皮。

合资公司建在晨鸣工业园内,按照双方合同,由晨鸣负责为合资公司提供蒸汽动力和污水处理。2008年10月合资公司停产后,蒸汽阀门关闭。

12月,合资公司迎来一位美国大客户,如果正常生产,合资公司第一年便能为这位客户提供3000吨的支票纸,三年后将达到1.1万吨。合资公司于是发函,要求晨鸣继续提供蒸汽。此前,由于恼怒晨鸣不肯提供担保,合资公司已欠晨鸣1300万元蒸汽费。

同 月,晨鸣以合资公司欠费为由将合资公司告上法庭,由于客户催促,合资公司主动要求庭外和解,支付了所有欠费。对于重新提供蒸汽,晨鸣提出为防止类似事件再 次发生,每月蒸汽费380万元需提前一个月支付,迫于客户的急切要求,合资公司也表示同意晨鸣的条件。但随后晨鸣提出需重新修改合同,合资公司认为此举是 故意拖延时间,为再次供气设置障碍。徐新建说,修改合同需要总公司法务部审核,不可能说改就改。

合资公司因此认为,晨鸣的目的是把合资公司逼垮,逼着老外把合资公司拱手让给晨鸣。

佟翀说,此前发生的两件事让老外对晨鸣彻底失望也由此萌生退意。一是晨鸣拒不支付技术支持费;二是拒绝为合资公司担保。

技 术支持费纠纷发生在阿尔诺维根斯与晨鸣之间。佟翀说,按照双方的约定,法方派员到晨鸣提高铜版纸的质量和产量,法方从三年内新增利润中提取25%作为支持 费。2006年夏天,法方派出专家团进驻晨鸣,据法方测算,专家团为晨鸣新创利润应该在每年4000万元左右,但晨鸣却以种种理由拒绝支付。

晨鸣方面称,专家团确实来过,但实际情况根本不是这样。晨鸣介绍说,来的专家往往10点多才来上班,时常没过多长时间就走了,对提升产品质量基本没起到作用,自然也就谈不到支付费用的问题。

佟翀说,技术支持费晨鸣不肯支付,法方虽保留追诉的权利但也没再纠缠。贷款担保令双方的矛盾公开化,法方为此向晨鸣发出律师函。

据 合资公司提供的资料,截至目前公司总投资为3.67亿元,其中贷款2.67亿元,该贷款全部由法国总公司提供担保。佟翀说,按照《合资企业合同》,贷款应 由双方按股比分别提供担保。据其介绍,合资公司成立之初,晨鸣也曾同意提供贷款担保,但在手续办好之后突然反悔,理由是合同由法方拟定且合资公司也由法方 全面管理,晨鸣是上市公司不能为其贷款担保。后来迫于压力,晨鸣才通过第三方公司提供了2000万元的借款,但利息要高于同期人民银行规定利率10个点。

徐新建解释说,法方确实拿合资公司作为自己的公司,前期也没在意晨鸣的贷款担保问题,但2008年下半年后,总公司资金开始吃紧,遂加大了对晨鸣的催讨,律师函便是在此间发出。

王保梁认为,所谓技术支持费和贷款担保法方原先均不曾提过,只是后来发生矛盾了又以此为由挑起事端。而晨鸣强调,贷款担保是外方自愿提供的,不存在晨鸣违约的问题。

出售

眼见矛盾已无法弥合,2009年2月,双方高层在上海见面。

会 谈中,晨鸣提出全面管理合资公司,法方认为全面管理需首先成为公司的大股东,要求晨鸣购买合资公司中的股份成为大股东,被晨鸣拒绝;随后晨鸣又提出租赁经 营,法方认为租赁经营也行,但必须是先租后买,理由是如果只租不买,法方的利益得不到保证,投资还是无法确保收回,晨鸣亦不同意。

最终,双方决定共同向第三方出售各自股权。

根 据晨鸣和阿尔诺维根斯HKK2公司2月3日签署的协议,双方约定“如果在本协议签署后的一个月内未能确定第三方投资者,或者在确定第三方投资者后的两个月 内未能完成出售交易,双方同意根据合资合同,章程和中国法律法规,启动合资公司的清算,工作组届时将转成清算组,或者CM(晨鸣)可以选择以优惠的价格购 买合资公司的资产和股权。”

佟翀介绍,当时有兴趣购买合资公司的包括晨鸣共四家,其它三家为中国诚通集团、齐峰集团和浙江凯恩,但了解到蒸汽和污水需由晨鸣提供和处理后,三家知难而退。

两个月后,晨鸣成为唯一买家。4月,双方商定晨鸣以5000万元的价格购买法方在合资公司70%的股权,但对于约值900万元的设备配件双方未达成一致购买协议,法方希望将配件运回法国,晨鸣则希望另支付一部分费用将配件同时买下。

高俊杰介绍,6月,法方本已同意晨鸣起草的合同文本中以5500万元的总价格购买合资公司外方股权和总资产,但在最后一刻形势突然发生逆转。

在7月1日双方约定的电话会议上,法方突然告知晨鸣,已将在香港注册的HKK2公司转让于基金公司Lilywoods公司。

佟翀说,合资合同规定合资公司股权转让需经对方同意,但没有限制合资公司中法方控股公司的转让权,也没有限制法方转让HKK2公司的任何条款,转让不违反公司合同和中国法律,同时无需事先征得任何人的同意。

晨 鸣方面坚决不认可,其认为,转让HKK2公司实质上是转让合资公司股权,必须按《合资合同》和《公司章程》及中国法律规定进行;按照2月3日的协议规定, 只能启动清算或由晨鸣以优惠价格购买,晨鸣也据此投入大量人力财力进行协议规定工作,外方单方面转让股权,是严重的违约行为;引进生产工艺、技术和管理是 成立合资公司的目的,作为基金公司的Lilywoods公司不是造纸行业,没有造纸管理经验,不符合晨鸣对合资合作的要求,根本没有管理、技术能力支持合 资公司运营。

晨鸣提出的最后解决方案是,坚持进入合资公司进入清算程序,或者晨鸣购买Lilywoods公司在合资公司中的股权,或者反之。

王保梁透露,形势突然逆转实际另有隐情。根据晨鸣掌握的情况,随香港HKK2公司出售同时进入基金公司的佟翀是导致变局的主因,应该是他联合基金公司以同样的价格共同买下了HKK2公司。

对此,徐新建称自己并不知情,“香港股东的问题我们不清楚。阿尔诺维根斯卖掉合资公司的母公司和晨鸣没有任何关系,是他们自己的行为,哪怕10块钱把HKK2卖掉也和晨鸣没关系。”言下之意,法方已对晨鸣反感之极,即便更低的价格也乐意卖给别人。

对 于基金公司何以会对发展前景相对平稳的造纸企业感兴趣,佟翀说,造纸行业在欧洲增长率并不太高,但亚洲尤其是中国就不同了。“在欧洲造纸企业的平均市盈率 在6倍左右,在中国翻一番达到12倍总可以吧。”他说,Lilywoods公司专门有一个造纸部,计划收购6-7家造纸企业,培育6-7年拿到香港的资本 市场上市。“对合资公司我们还是有一个比较长远的规划,不是拿过来包装以后就卖掉。”

根据晨鸣纸业2009年半年报,合资公司注册资金2.6736833亿元,年末总资产4.1413432084亿元,负债2.8353790999亿元,收入总额2364.13万元,净利润-3136.8137万元。

如晨鸣所言无误,基金公司基本是以半价购买了合资公司70%的股权。

双方胶着之际,一件意外事件令双方“兵戎相见”。

7月初,一名合资公司保安监守自盗,将浆纸机控制系统的电脑盗卖。此案虽迅速侦破,但晨鸣认为合资公司已处于失控状态,为保护股东投资、保护合资公司财产安全,遂派出保卫人员到合资公司加强警戒。由此,7月21日,徐新建等3名高管随董事长佟翀进入工厂时被阻挡在门外。

晨鸣解释说,徐新建等人是晨鸣派到合资公司支援项目建设的人员,晨鸣根据生产需要要调回派出人员,是正常的员工调配,但合资公司却拒绝公司的委派,违反了双方《合资协议书》的约定。

徐新建说,他们已与晨鸣解除而同合资企业签订了劳动合同关系,不再属于晨鸣的员工,晨鸣已无权调动、也无权阻止他们进入厂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732

仰融长袖再舞:78亿美元造车连环局


From


http://www.21cbh.com/HTML/2009-10-9/148964.html


仰融,一个善于制造谜团的人物。时隔多年再现江湖,又开始新的“造谜”运动。

从之前与律师王晓麟的官司,到投资移民方式融资申请专利,再到打造新能源汽车,还有那令人咂舌的融资额,凡此种种,都在挑战着普通人的想象力与接受力。

就在9月底,仰融旗下仅剩的唯一一家上市公司:香港上市的远东金源(01188.HK)正式复牌并恢复股份买卖。

同时,远东金源发布“可能进行非常重大收购及关连交易的”公告。公告一开始即是一连串眼花缭乱的公司间交易动作。

染指汽车业的仰融,带给人们的还是几年前那种让人目眩的行事风格。据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仰融在国内的第一个百万级整车生产基地很可能落户长春,目前正在接触供应商。远东金源全球融资78亿美元,正是为此做准备的。

只是,目前国内资本市场及汽车产业在行业规则及管制措施方面,已非昔日可比。仰融那套财技还管用吗?

全球融资78亿美元

公告称,HKMC公司为远东金源旗下全资附属公司。HKMC旗下有两家全资附属公司。

HKMP GP A公司(以下简称GP),以及HKMP LP A公司(以下简称LP)。远东金源的控股股东,行政总裁及执行董事仰融单独拥有一家HKMP SPGP A公司。(以下简称 SPGP)。

而涉及到美国汽车项目的项目公司名称为HKMP A,为一家有限责任合伙公司。

该公司有一位“一般合伙人”——GP公司;一位“准一般合伙人”——SPGP公司,以及另外一家“B类合伙人”——LP公司。再加上打算从外界吸引的外界投资者以A类合伙人出现,这个项目公司一共由四组不同的合伙人组成。该公司管理权限被授予GP公司。

在合伙人架构里,远东金源也作了一些设定,显然是为未来正道汽车融资所作的考虑。“一般合伙人”及“准一般合伙人”仅占有项目公司权益的万分之一,而B类合伙人占有公司权益的99.99%。

在融资要求里,公告宣称,项目公司将以私人配售形式出售1572.4万个A类单位,每个单位500美元。如果以此计算,总融资额度将达到78亿美元。

这募集来的78亿美元,将主要用于HK汽车项目。其中43亿美元将会用于土地,以及厂房设计及建设。35.6亿美元将有4.6亿美元用于汽车研发,31亿美元用于营运开支。

如果远东金源批准的话,那么每1000单位,价值50万美元的A类单位将转换成65万美元的远东金源股份。远东金源的交换股份将不会低于其面值0.1港元。如果以此计算的话,远东金源将总计发行7920亿股股份。

截至9月30日,远东金源股价从停牌前的0.18港币两天暴涨近80%,达到每股0.30港币。

公告宣称,如果远东金源未能批准该项目,则仰融旗下的SPGP公司将取代GP公司的一般合伙人资格。

作为正道汽车重要融资渠道之一阿拉巴马州外国投资移民中心(ACFI),在公告中也进一步公示,由远东金源公司持有80%的权益。另外20%的权益由两位西裔人士拥有。ACFI公司已经得到了美国国土安全部及移民局的认可,为“地区EB-5中心”。

合格的外国投资者,通过在这样的EB-5中心投资50万美元,就有机会成为美国合法永久居民。

远东金源公告还披露了正道汽车目前在美国的一些进展情况。该项目将在阿拉巴马州鲍得温县展开,将占地3000英亩工业用地。

中国项目落地长春?

就 在远东金源重新复牌前不久,本报记者所采访到一些汽车业内人士称,仰融汽车国内团队已经开始大规模接触国内的供应商。从目前态势来看,仰氏汽车国内的第一 个“百万级整车生产”基地,很有可能花落长春。而安徽合肥,山东烟台,很有可能是仰氏汽车在中国的第二落点与第三落点。

据该消息人士称,因 为他们公司是专业零部件供应商,所以曾与仰融国内团队有过多次接触。据目前他所知道的情况,正道汽车在国内的发动机生产线,极有可能在长春落地。而作为正 道汽车的设计理念,其工厂将采取大型的园区工厂设计,大部分产品都就近集中在园区内生产或者装配。长春很可能成为这样的一个大型整车生产园区的落点。

长 春作为中国汽车产业长子一汽集团的总部所在地,其所汇聚的汽车零部件供应体系、专业人士以及相关的技术与研发实力,无疑是一家“空降”中国的汽车企业最佳 的选择地。而安徽合肥及山东烟台,也分别是江淮汽车和上汽的重要生产基地,有着汽车产业所需要的大部分配套产业及相关资源。

据该位消息人士透露,作为相关配套,仰融团队还正在跟鞍钢接触。鞍钢将为“正道汽车”项目建设一个“薄板冲压”项目。但这可能尚在一个“概念”阶段,目前尚未具体实施。

消息人士指出,从他们所接到的产品需求来说,因为只有一些遴选标准,而没有具体的技术参数,他推断正道汽车的发动机生产线还未全部设计完毕。

他认为因为该发动机的技术标准超过目前的技术,所以不可能引入现存的生产线,所以发动机生产线在长春的具体建设时间,为时尚早。

据他所知,仰融在国内的团队分为技术,融资及政府公关等几个团队,以“骑圣汽车公司”的平台,在国内开展活动。其团队大部分为仰融在华晨时期的旧部。负责供应商挑选方面的技术团队核心人物,即为以前仰融的总裁助理。

“另外,以长春为总部的一汽里,也有不少以前华晨汽车的骨干。”他在电话跟记者这样说。这也是为什么仰融挑选长春的一个重要因素。

记者于美国当地时间9月29日致电仰融团队核心成员,正道汽车CEO王川涛博士。王川涛没有对长春基地一说直接否认。

“(发动机生产线)中国是会有。我们会有中美两个基地。因为仰总和我们的想法是一定要把绿色环保技术带进中国。让中国汽车行业一步走入全球汽车领先行列,让中国汽车产业享受到这个成果。”

但是长春基地的具体启动时间,王川涛说现在还不方便透露,只是说一定会在准备就绪以后有一个公开消息发布。

但是安徽合肥和山东烟台基地一说,王川涛则进行了直接否认,说两个选项只是一种传闻。

“因为我们还在跟当地政府接触过程中,所以消息披露出来会比较敏感,现在我们还不能披露这些信息。”王川涛说,几个月以后,中国基地的选址会有确实的消息。

9月24日,仰融美国团队在美国召开了新闻发布会。王川涛说,正道汽车重要的供应商伙伴,大部分为全球领先母机厂供应商的CEO全部到会,声势十分浩大。

记者就消息人士所透露的核心信息,在9月30日,再次向仰融及王川涛发送电邮进行求证。王川涛给予记者的回应强调说,中国基地有多个地点选择,目前还在评估当中。鞍钢的薄板冲压项目,他则表示未曾听闻。



仰融 長袖 再舞 78 美元 造車 連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733

又是風險 CUP


From


http://hk.myblog.yahoo.com/Chui-Cup/article?mid=17476


風險之道,黃師傅都講咗唔少(按此


),那麼我會再作一些個人見解的補充。


 


首先要引用三句 Jesse Livermore 的名句:


 


-Wall Street never changes, the pockets change, the stocks change, but Wall Street never changes, because human nature never changes.


 


-There are only two emotions in the market -- hope and fear. The problem is, you hope when you should fear, and you fear when you should hope.


 


-Profits always take care of themselves but losses never do.


 


黃師傅講出基礎分析上的範圍,那麼我講講其他一點東西,屬於操作上的領域。


 


風險管理,其實簡單來講就是管理自己的錢,the pockets change才是重點。在什麼時候應該獲利、什麼是候應認輸 and take your loss、出擊的時候應怎樣動用自己的資源。


 


有些觀念我之前經常提及,例如,資產配置比選股對整體回報有更重要的影響。資產配置的意思有幾個層面,例如現金(或其他投資工具)/股票的比例;持有不同種類股票的比例等等。


 


另一個觀念是,如何管理自己的情緒。在應 該恐懼的時候來期望,在應該期望的時候來恐懼,尤其是前者,往往會帶來災難。我以前講過,時常有一些投資者,持有虧損近四成的股票來問我如何處置。我會奇 怪,為何他在虧損4%時不好好想清楚該股票出了什麼問題,要如何處置?或者,為何不在買入之前已想清楚這類問題?到虧損40%時,實在為時已晚。面對虧損 不斷擴大,我們應恐懼而找出對策,而不是尋求慰藉。


最後一句忠告是:Following tips from others is the quickest way to go broke
又是 風險 CUP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734

Value investing notes Consilient Lollapalooza


From


http://consilient-lollapalooza.xanga.com/714056099/value-investing-notes/


Notes: Combumbia Business School Value Investing talk by Jeremy Gratham.

1 Margin of Safety
2 Beware of Leverage
3 Diversification

Macro Risk -> Temporary Impairment

Market
- Frequently deviate from fair value
- Have gravity to return to fair value

Value
Asset class > Countries > Sectors > Large cap > small Cap

Career Risk
- Alternative job
- Education of client base

Momentum - Herd Behavior - Extrapolation
Quality outperformance

PE*Margin instead of pe alone
pe*margin should be negative correlated, but not so in reality. momentum causes such pattern

momentum performance not bad
momentum + value have good performance in history

35th bubble: the UK bubble
US high quality, no debt at all, cheapest
US Fair value 860, two step forward, 1.75 step backward
next bubble = Emerging market, commodity

Quite a good talk. A lot of stats about value strategy in history. pb, small cap are not really sound in history, they can be value trap especially in great bear market. Quality wins over time.

Value investing notes Consilient Lollapalooza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73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