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被粉飾的空氣

2013-11-04  NCW
 
 

 

官方稱中國大中城市空氣質量在好轉,但公衆卻感覺汙染更重。中國空氣到底在好轉還是惡化?

◎ 本刊記者 王玲 崔箏 實習記者 楊潔 文翻開100余個中國重點城市2013 年前10個月的 PM2.5監測記 錄,沒有幾個城市在空氣質量方面表現合格。

糟糕記錄和頻發的霧霾,基本符合普通公衆對空氣質量的認知。但是,以北京為代表的不少地方政府以及部分空氣學者,卻宣稱本地的空氣質量在近十年間呈現好轉。這種論調進入不少地方政府的年度工作報告中。

在近十年間,中國的空氣到底是變好,還是變壞了?

財新記者多方採訪專家發現,兩者其實都不算錯,只是依據的標準不同。

政府強調空氣變好,指的是PM10、二氧化硫等空氣指標 ;而公衆見到更多的霧霾和更重的汙染,則是細顆粒物PM2.5導致。

多位空氣專家指出,近十年間,在當前中國大中城市,PM2.5在空氣中的比重越來越大。即 PM10雖在官方減排措施下下降了,但 PM2.5極可能是上升的( “可能”一詞,緣于數據缺失,因為大多數城市近兩年才開測 PM2.5——編者) 。而後者可能引發更多的霧霾,對人體的健康傷害更大。

10月17日, 國 際 癌 症 研 究 機 構(IARC)認定空氣汙染為一類致癌物質。

至此,空氣汙染可致癌成為定論。公衆有必要追問: 中國空氣到底怎麼了?

空氣更有害

北京市環保局2012年底曾表示,北京空氣質量自1998年以來14年持續改善。但公衆更有理由堅信自己的感覺 :空氣質量並沒好轉,而在變差。在2013年前10 個月中,幾乎每月都有重汙染的霧霾天。

根據最新標準,即2012年2月環保部和國家質檢總局聯合發佈的《環境空氣質量標準》 ,中國主要監測的空氣汙染物有六種 :二氧化硫、二氧化氮、一氧化碳、臭氧、細顆粒物(PM2.5)及可吸入顆粒物(PM10) 。環保部發佈的空氣質量指數(AQI)正是基於這六種汙染物的水平綜合而來。

2012年度《北京市環境狀況公報》(下稱《公報》 )稱, “全市空氣質量持續改善,主要汙染物濃度全面下降” 。

《公報》顯示,與2011年相比,2012年北京二氧化硫、二氧化氮和 PM10的年平均濃度分別下降1.5%、5.5% 和4.4%,一氧化碳的年平均濃度與上年持平。

至於最受關注的空氣汙染物臭氧和 PM2.5, 《公報》稱前者存在局地超標,對後者的數據則未予提及。然而,PM2.5數據恰恰可以解釋公衆的困惑。

北京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潘小川,曾任原國家環保總局與世界銀行主持的中國空氣汙染健康研究項目的中方專家。他指出,PM10和二氧化硫指標是逐年降低的,但 PM2.5最近幾年並沒有明顯降低。因此,從 PM2.5角度,很難說中國城市的空氣有好轉。

“此前我國大部分地區的大氣汙染防治政策主要針對二氧化硫和煙粉塵。城市二氧化硫濃度指標確有改善,但PM2.5的問題越來越突出。 ”環保部直屬的環境規劃院大氣環境部副研究員雷宇分析。

“若以 PM2.5質量濃度衡量空氣質量的好壞, (北京的)空氣質量確實變差了。 ” 中科院大氣物理研究所研究員王躍思告訴財新記者。

王躍思研究空氣汙染已有十多年,他還是中科院一項空氣汙染物溯源項目的負責人。他認為,近十年來,北京市從 PM2.5到 PM10這段粗粒子部分確實有所下降,帶動了整個 PM10的小幅下降,但 PM2.5並沒有下降,一直處在高位,甚至還有小幅度上升。

同屬顆粒物,PM2.5與 PM10一升一降,幅度都不大,但效果大相徑庭。

王躍思表示,PM2.5更加影響大氣能見度,對人體健康的危害更大。

“原來大氣中的顆粒物比較粗大,單位質量也大,容易沉降 ;現在的顆粒物細小而輕,總質量小了,體積小、密度也小,但個數多,在大氣中漂浮的時間比以前長了許多,因此公衆感覺汙染比以前嚴重。 ”王躍思解釋。

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環境監測總站研究員魏複盛持同樣觀點。他告訴財 新記者,北京的粗顆粒物是逐年下降的,但細顆粒物停留在空氣中,壽命可達幾個月。 “如果來一場大風或者大雨,空氣就乾淨了 ;不然,細顆粒物就會長時間漂浮在空氣中。 ”公衆的又一個疑問是,之前不為人注意的PM2.5為什麼于近年成為中國空氣主要問題?專家們認為,除了 PM2.5 事實上的小幅躍升,還有一部分原因是近兩年才開始的檢測徹底暴露了問題。

美國宇航局地球氣象台(NASA's Earth Observatory)近期繪製的一張全球空氣汙染地圖顯示,東亞中國(青海、西藏地區除外) 、南亞印度以及歐洲局部等地區的居民健康受 PM2.5汙染侵害情況最為嚴重。

此次受訪的專家普遍認為,中國地方政府官方其實沒有必要強調地方空氣質量近年有所好轉。從全球的角度看,中國許多城市的空氣汙染相當嚴重,這沒有什麼可爭辯的。

中國式汙染

在空氣學界,有個說法是“中國特色的空氣汙染” 。

“目前,中國尤其京津冀地區大氣汙染的複雜性,可能是人類有史以來沒 有遇到過的。 ”王躍思告訴財新記者,“複雜不僅在汙染源,還在於汙染的大氣化學過程。 ”如果用一個等式來表達中國的空氣汙染,多位學者認為可以寫成: “中國?倫敦 + 洛杉磯 + 中國特色” 。其中,倫敦和洛杉磯分別指“赫赫有名”的倫敦煙霧事件和洛杉磯光化學煙霧事件。

以北京2013年1月霾汙染過程為案例,中科院項目組通過對汙染物的分析認為,北京強霾汙染物化學組成,是英國倫敦1952年煙霧事件和上世紀40年代美國洛杉磯光化學煙霧事件汙染物的混合體,再疊加中國特色的沙塵氣溶膠 。

“倫敦煙霧事件是燃煤引起的,主要是煙塵和二氧化硫,當然也有三四苯並芘等 ;洛杉磯事件主要由燃油、工業引起,也較單一。 ”王躍思說。

國家環境保護城市空氣顆粒物汙染防治重點實驗室主任、南開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馮銀廠認為,中國很多地方的空氣集倫敦和洛杉磯當年的汙染于一身,有自身特色。

馮銀廠眼裡中國空氣汙染的最大特色是揚塵汙染, “歷史上像我們這樣,同一時期建築施工面積這麼大、這麼快的很少。加之管理水平不高,會造成很多汙染。 ”而在王躍思看來,沙塵和稭稈燃燒也是中國特色的空氣汙染。

“生物質燃燒,即稭稈燃燒和京津冀地區的沙塵。這兩項汙染,別的國家不多。 ”王躍思進一步解釋, “煤的汙染和汽車的汙染起反應需要介質,沙塵就是介質。 ”對於如此複雜或獨特的空氣汙染形勢,王躍思認為,根本原因在於治理不到位,出現汙染物“1+1>2”的情況。

“歐美國家,發現一個汙染物治好一個,空氣問題從沒有像我們這樣複雜過。我們煤炭汙染沒治好,工業汙染來了; 工業汙染沒治好,汽車汙染又來了。

疊加到一塊兒,不是‘1+1=2’ ,汙染物之間還會發生化學反應,又生成新的汙染物,這是‘1+1>2’ 。 ” 王躍思解釋。

2012年10月,環保部、發改委和財政部聯合印發的《重點區域大氣汙染防治 “十二五”規劃》 ,如此描述大氣汙染形勢 :在傳統煤煙型汙染尚未得到控制的情況下,以臭氧、細顆粒物(PM2.5)和酸雨為特徵的區域性復合型大氣汙染日益突出,區域內空氣重汙染現象大範圍同時出現的頻次日益增多。

細解空氣汙染

中國空氣中到底有多少種汙染物?多位受訪空氣專家表示,美國有多少種,中國就有多少種。

前述的六種空氣汙染物指標中,王躍思認為 PM2.5汙染最值得關注。 “目前只看 PM2.5即可。只要 PM2.5不超標,其他東西超不了標,只要 PM2.5超標,其他十有八九會超標。 ”PM2.5是指空氣動力學直徑小于或者等於2.5微米的大氣顆粒物(氣溶膠)的總稱。王躍思表示,PM2.5 組成極其複雜,幾乎包含元素周期表所有元素,涉及3萬種以上有機和無機化合物。

王躍思分析,一般科學界將 PM2.5 歸結為六類或七類 :硫酸鹽、銨鹽、硝酸鹽、元素碳(EC) 、有機物(OC) 、海鹽和礦塵。其中,硫酸鹽、硝酸鹽和銨鹽是比較單一的物種; EC、OC 和礦塵都是混合物,又以有機物最複雜。

“PM2.5是多孔性的,吸附能力非常強,任何汙染物都能富集在 PM2.5 上。 ”王躍思形容, “就像一個飯團掉地上滾一圈,粘了一堆髒東西。 ”PM2.5還可分為一次汙染物和二次汙染物。魏複盛說,一次汙染物是生產、生活活動中直接排放到空氣中的細小顆粒物,如元素碳、有機碳、二噁英、多氯聯苯、多環芳烴、農藥、揮發性有機物、半揮發性有機物、礦物質細粉、金屬的氧化物、海鹽粒子、細菌、病毒等,這些都吸附在顆粒上。

二次汙染物是指排放到空氣中經過光照、氧化或重金屬催化等發生化學反應的汙染物。如排放的二氧化硫,在空氣中被氧化成硫酸; 硫酸再跟氨氣結合,就成了硫酸銨,相當于很細的顆粒物。

衆多汙染物中,哪些是致癌物?魏複盛表示,PM2.5中有很多汙染物,如多環芳烴、苯並芘、二噁英、多氯聯苯、農藥 DDT 等,都是致癌物,但是量非常少。

目前國際癌症研究機構確定的致癌物中,一類致癌物,即對人類肯定致癌的有111種;二類致癌物中,很可能對人類致癌的有66種;第二類致癌物中,可能對人類致癌的有285種。

“這些可能在中國都能檢測出來,是否對人體有害?這涉及一個量的問題。 ”魏複盛進一步解釋,美國有的空氣汙染物我們都有,通過研究還在發現新的汙染物,這些汙染物過去沒重視,被認為沒問題,比如用于不粘鍋表面塗層的全氟化合物。

對於空氣中的汙染物和致癌物數量,魏複盛認為, “有和沒有不是主要問題,最關鍵的是量。劑量大、危害大,才最應該引起注意。 ”嚴重的空氣汙染導致的最惡劣的健康危害,當屬致癌和致人死亡。2013年10月17日, IARC 認定室外空氣汙染為一類致癌物質,這僅是最新證據而已。

2012年底發佈的《2010年全球疾病負擔評估》報告顯示,空氣汙染每年在全世界導致320萬人過早死亡。報告提到,全世界有近40% 因空氣汙染導致的過早死亡發生在中國。2010年,中國有120萬人因為空氣汙染過早死亡。

“阻斷” 壞空氣

嚴峻的空氣汙染形勢使人思考,中國空氣質量的拐點是否已經到來。

魏複盛認為,空氣質量要想短期根本好轉是不可能的,因為中國正處在工業化和城鎮化過程中,空氣治理是場持久戰。總的來說,中國汙染是在波動中逐漸下降的,但空氣質量要達到發達國家水平,至少需要20-30年。

魏複盛的看法,其實也是多位空氣學者的共識。在未來可以預計的漫長時間空氣汙染狀況下,政府該為公衆做哪些事?公衆又該如何儘量減少發生健康問題?

受訪學者普遍認為,政府首先還是應該加緊治理空氣,並將治氣當作關係到居民生命健康的重大民生工程來抓。汙染減排、產業調整、油品升級、減少燃煤、聯防聯控,每個環節都要做起來。

魏複盛認為,監管是中國治理空氣能否成功的關鍵,要把出台的政策落到實處。王躍思認為,監督汙染僅靠政府是不夠的,應放開民衆監督汙染,例如社區在自己管理的網格內發現空氣汙染,就可以舉報。政府應鐵腕重罰被舉報的汙染源責任人。

政府要做的第二件事是空氣汙染應急。學者認為,像北京的“六停一沖”就是一種比較好的應急預案。但應急預案應是一整套流程,包括事先的汙染預報,汙染信息及時向公衆通報,重汙染時啓動相應等級應急預案。應急預案應對應一系列法定的行動,相關政府部門、學校、居民組織、營業場所等,要有對等的行動響應。

複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闞海東對財新記者表示,政府部門的空氣汙染指數,普通公衆基本看不懂,他建議政府部門基於最新人群流行病學研究,適時推出“霧霾天氣( 或 PM2.5) 健康指數” ,直觀告訴公衆當前空氣質量對健康的危害程度,此指數可以指導公衆採取適當防範措施。

那麼,重汙染天氣發生時,公衆應該如何保護自己?

多位專家建議,重汙染天,公衆最好呆在家中,關閉門窗。如必須外出,則儘量減少外出時間,戴有防護作用的口罩。戶外活動一定要按照大氣汙染規律選好時間和地點。

除了自我防護,公衆還要自我約束。

有學者建議,汙染天儘量不開車,一來免堵,二來環保。 “管住自己廚房的排煙道,要排入公共煙道。管住自己的嘴,不吃戶外燒烤。 ”學者認為,在治理空氣或汙染防護過程中,政府的信息必須公開透明。政府不必害怕把糟糕的空氣質量告知公衆,因為不告知導致的問題更大。

粉飾 空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125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