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花旗國際化的痛 Peobody又唱空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5638

Portales Partners研究部門主管Charles Peabody表示,受匯率市場大幅波動影響,花旗集團可能會蒙受高達70億美元的損失。這與很多分析師看好花旗集團今年的表現相矛盾。

BBG報導,Peabody是少數推薦出售花旗股票的分析師之一。他估計,如果美元兌日元、歐元和其他新興市場貨幣升值,花旗今年將可能將損失50-70億美元能滿足監管要求的資本,這佔花旗集團利潤的一半。這將是五年來最嚴重的外匯換算損失(匯兌損益 ),超過2011年的35億美元。

前花旗CEO Vikram Pandit為了幫助花旗從2008年的美國信貸危機中復甦,大力擴張了花旗的海外業務。而Peabody早在2005年初就成功預判抵押市場的暴跌,今天Peabody表示,今年花旗對海外市場收入的過分依賴正引起他的擔憂,因為全球經濟放緩可能會對花旗造成巨大的衝擊,程度將高於其它美國競爭對手。

57歲的Peabody表示:「如果存在高增長的前景,匯率風險是值得承擔的。但如果全球經濟增長放緩,這些風險將被放大,增長並不能抵消匯率風險。」

花旗的回應

花旗集團發言人Mark Costiglio表示:「花旗合理地對沖了其法定資本充足率的風險,降低了匯率對其的影響。」他還表示,根據國際標準,2013年底花旗的一級普通股本權益比率至少為10%,他指出Peabody去年的預測就錯誤了,花旗成功抵禦了去年的匯市波動。。

去年6月,Peabody表示,墨西哥比索和巴西亞爾對美元的大幅貶值,可能會造成花旗集團遭受30-50億美元的匯兌損益 。然而,最後花旗只披露了16億美元的匯兌損益 。

Peabody表示:「我錯的只是程度,而不是方向。」

根據會計原則,匯兌損益不會降低花旗財報中的盈利水平,但會侵蝕花旗的賬面價值,也就是總資產減去總負債的理論清算剩餘價值。

匯兌損益 (盈餘)會出現在「綜合收益」中,所以會對銀行的資本充足率形成影響。

花旗 國際化 國際 的痛 Peobody 又唱 唱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825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