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酒樓大王混賬$2,000萬

2012-1-5  NM




在百樂門、新光、肇順河鮮等廿三 間分店當董事的酒樓大王李國雄,身兼廣東社團總會及中華總商會常務會董,更是肇慶市政協常委,由於名堂響,吸引不少政協成員入股其管理的食肆。

本刊接獲舉報,李國雄涉將酒樓資金私自撥走,單是九龍灣MegaBox百樂門宴會廳,他已移走二千多萬元,但股東全不知情,廉署及警方已介入調查。

「我本來不認識李國雄,一齊去肇慶開會(政協),先知佢係新光集團董事。佢張卡片有十幾廿個名堂,又係中總會董,又係廣東社團總會會董……而家仲係特首選 委會商界(第二)的當然委員,有份選特首o架。」一名經營地產的肇慶市政協委員向本刊記者爆料。

這名肇慶政協說,起初以為李國雄是大慈善家:「平日見佢(李國雄)好慷慨,成日請我哋班港澳委員喺佢名下啲酒樓食飯聚餐,又成日捐錢去內地賑災,小至消防 大使,大至四川地震,佢都無托手踭;加上佢係政協常委喎,一定要有番咁上下家底先可以上到去做常委;所以當佢○七年一吹雞,問我哋班政協有無興趣夾份投資 開酒樓,我哋個個都信佢,每人至少夾一百二十萬元,十幾人就咁夾咗一千六百幾萬,開咗九龍灣MegaBox百樂門宴會廳。」

夠派頭

這位政協眼中的大慈善家、政協常委,正是百樂門宴會廳、肇順河鮮及新光三大酒樓集團共廿三間分店的董事李國雄。人稱酒樓大王的李國雄,據飲食業中人說,六 十年代與父親開白鐵鋪,有時會幫一些酒樓打造不銹鋼廚具及冷氣風喉等維修工程,因而與經營飲食業的胡珠認識。後來白鐵鋪生意不及大工廠,李國雄遂懇求胡珠 帶他入飲食界,並於八○年以數萬元入股創辦新光酒樓,當起董事,自此憑新光酒樓董事身份扶搖直上。他為人闊綽,經常請商界朋友到酒樓食飯,後來更以新光董 事身份,進身為中華總商會的代表成員;更在青島和故鄉肇慶開酒樓。李國雄於九七年當上肇慶市政協,○二年更升為政協常委。由於人面廣、銜頭多,許多人紛紛 埋堆投資。而李國雄除了搞新光,在○七年再發展百樂門宴會廳及肇順河鮮。百樂門和肇順現共有十五間分店,分布港九新界,還有一間在廣州。本刊翻查每間百樂 門及肇順的公司登記,均發現股東雖不同,但都由李國雄擔任常務董事。他雖然是酒樓集團眾多小股東之一,沒有絕對控制權,但他擔任旗下多間酒樓的常務董事, 令他變相對集團有實際控制權,根據集團的公司章程,常務董事更可隨意調動資金。

股東怕事

「初時生意好好,兩三個月後又喺其他區開另一啲百樂門,我見有得賺,咪又舂個頭落去,結果而家投資咗九百萬。」這位肇慶政協續說,「點知佢私下轉走咗錢去 另一些公司,個個嬲到不得了,叫佢還錢,佢又係咁拖;我哋個個有頭有面,又係政協,唔想搞大;但越諗越唔忿氣,覺得佢知我哋唔敢出聲,先隨意挪用公司資 產,搏我哋無佢符。後來有人忍無可忍,去年年中決定報警和廉署。」九龍灣MegaBox百樂門宴會廳股東人數眾多,人人有頭有面,投資後甚少過問酒樓業 務,其中一人是光管大王譚華正之子譚浩瀚,譚華正創辦南華霓虹燈電器廠,也是獅子山獅子會創會會長。記者在特首候選人唐英年的造勢大會上追問譚浩瀚有關百 樂門宴會廳的情況。譚浩瀚起初不願提,但記者再三追問下,終證實一班股東與李國雄搞得極不愉快:「我哋正追緊佢嗰千五萬拎咗去邊度?另外仲有七百萬,佢聲 稱投資咗去其他百樂門。我哋(一班股東)全不知情,佢用董事身份竟隨意撥公司資產去自己公司!」本刊獲得九龍灣MegaBox百樂門宴會廳的財務報告,內 裡顯示公司在一○年三月卅一日前的確有筆一千五百二十四萬九千多元款項,借了給「百樂門飲食集團有限公司」。記者再查公司註冊登記,發現「百樂門飲食集 團」個人董事僅李國雄及其子李德歡兩人,而股東組合與九龍灣MegaBox百樂門宴會廳有所不同,令股東質疑利用MegaBox百樂門宴會廳的資金經營自 己無份的其他百樂門宴會廳。

捐錢也充大頭

一班九龍灣MegaBox百樂門宴會廳的股東於一○年三月要求李國雄召開四年來首次股東會,其中一位同屬親中組織廣東社團的股東「發哥」說:「大家好嬲, 鬧到拍抬拍櫈,鬧佢私自借走咗啲錢係犯法,佢見風頭火勢先至認,係心急想投資落其他酒樓啫!但大家睇份報告再發現,佢原來每個月抽緊酒樓百分三嘅生意額做 管理費(單以MegaBox百樂門宴會廳○九年五千萬元生意額計算,李國雄從中抽取的管理費達一百五十萬元),話叫做幫大家管理個場。」發哥續說,李國雄 連個人慈善捐款都用百樂門飲食集團荷包找數:「我哋決定派另一核數師去計數,點知爛賬愈揭愈多,佢有好多慈善活動,出就出自己個名,但原來係未問過股東, 用飲食集團啲錢去找數,好似灣仔消防大使、四川賑災等,都是用百樂門飲食集團嘅錢。」「我決定去報警,佢一知就約我見面,話大家都係社團(廣東社團)嘅 人,無謂搞大件事,不如用一半價錢買番我哋股份,一蚊一股,即係廿五萬。點知裡面有一半錢用飲食券支付,即係去百樂門食飯找數嗰啲餐券!」發哥怒道。

新光出事

記者連日追訪李國雄,發現他有司機接送,坐平治出入,甚有派頭。每日在旗下不同酒樓飲茶打躉吃早、午餐。記者上月中趁他巡鋪時查詢他私自調動公司二千多萬 元一事。「好小事啫,搞掂晒啦,做生意嘅嘢,資金轉來轉去好平常,班股東後來明白晒,件事已經平息咗喇。」但股東明白了,又怎會向警方和廉署舉報?「佢哋 都知係一場誤會咋!」李說完匆匆離開。同場與李一起品茗的股東、足總副主席貝鈞奇也承認有糾紛,「大家都係有頭有面嘅人,我希望以和為貴啦,我同雄哥係老 友,同班股東都係好朋友,唔想大家為錢不和,我一早就叫佢啲數要清清楚楚,如果有唔對路就搞掂佢,至於廉署嗰啲事,就無叫我去問話,我唔係咁清楚。」不單 百樂門出事,警方消息透露,新光酒樓的董事去年往黃大仙警署報案,指控李國雄私自挪用集團的四百萬元資產到其他公司,案件已轉介商業罪案調查科跟進。記者 找新光常務董事總經理胡珠查詢事件,他承認是他報警求助,「我只可以講,哀莫大於心死,係我帶佢(李國雄)入行。嗰四百萬無理由就咁攞咗去,點同股東交 代,我知道有百樂門嘅股東一度以為我係同謀,幾難聽嘅說話都鬧過我,不過我想講,喺新光呢度,我都係受害者,我覺得事件已一發不可收拾,所以要報警處 理。」

政協招商

九十年代中國為求吸引外資商人往國內投資,遂開放全國以至省市、自治區的政治協商會議成員(政協),邀請海外名流商人參與。若投資項目越大,對國家貢獻越 多,更會被推薦成為政治協商會議中的常務委員會成員,負責主持會務。政協亦有世襲制,離世後可將席位傳給子女,但有直屬關係的人不能同時擔任同一個省市的 政協。國家凡有重大政策時例必諮詢一下政協的意見,但僅是諮詢,沒有實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435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