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特朗普內閣“軍團”:任性突破常規,仍可能招攬其女婿

“我從來沒聽說過他。”美國智庫企業公共政策研究所(AEI)的經濟政策專家韋烏格說。他所說的正是出身作風兇悍的高盛的史蒂芬·姆欽(Steven Mnuchin)。在後者被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提名為財政部掌舵人選以來,這是華盛頓政策人士經常發出的一句評論。

這表明特朗普的新內閣甄選標準讓外界看不懂。

就在兩周前,憑借美國藍領階層的大力支持而當選的特朗普看起來還是想要組建一支“反傳統”“反建制”的內閣團隊。然而隨著重要成員提名的逐一公開,正逐漸成型的美國新內閣看起來卻比許多人預料的要“傳統”得多,而且美軍的味道有點重。

特朗普提名的國防部長、退役海軍上將馬蒂斯

在11月初大選結果出爐後,市場很快收起冷面孔,以美股屢創新高、黃金下跌等,為特朗普入主白宮前景歡呼。

“特朗普是一名商人,他精明、實用主義,”複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教授韋宗友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他這樣做能顯示出自己的寬宏大量和領導能力,不同觀點、不同派別、不同族裔的人都能為他所用,最大限度地體現出他‘美國優先’的口號,也表明他是全體美國人的總統,而不是‘白人的總統’。”

韋宗友認為,特朗普最強調的是軍事和經濟,而這一核心內閣主要由保守強硬派和富豪組成。

傳統而多元

特朗普最初做出的幾名內閣成員提名似乎是對忠實追隨者的褒獎。包括將其前競選活動負責人班農任命為白宮首席策略師兼高級顧問、退役陸軍中將邁克爾·弗林任命為國家安全顧問、在共和黨初選中第一個為其背書的參議員賽森斯任命為司法部長等。

接下來的一些任命則表明,在任命重要內閣成員時,特朗普願意“不計前嫌”,比如,被特朗普任命為駐聯合國大使的南卡羅來納州州長黑利在初選階段支持的是特朗普的競爭對手。

作為“政界新手”的特朗普也在積極吸納“局外人”。在其所任命的內閣官員中,不少人在政策經驗方面幾乎是空白。特朗普似乎認為,管理政府機構和應對公共政策技術細節難題的具體經驗並不那麽重要。

獲得提名為財政部長的前華爾街高管姆欽不是任何一家政策機構的成員,也沒有證據顯示他坐鎮過布魯金斯學會、美國企業研究所或華盛頓其他任何經濟政策討論機構的專家組。

史蒂芬·姆欽(左)和他的演員未婚妻

獲特朗普提名的白宮幕僚長普里巴斯和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都和姆欽情況類似。而盡管已在美國公共教育系統耕耘了十數年,被任命為教育部長的德沃斯同樣在政界沒有太多經驗。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截至目前,特朗普內閣中已經出現了三名女性,分別是交通部長趙小蘭、德沃斯和黑利。其中,黑利還是特朗普內閣中的首位少數族裔官員,今年44歲的她是印度移民的女兒。

最新的幾項內閣成員任命則多少體現了當選副總統彭斯的影響。這位印第安納州州長在共和黨內保守派人士中評價甚高,也擔當起了特朗普和黨內建制派之間的“橋梁”。

以共和黨的傳統標準來看,特朗普的內閣團隊比許多人所預想的更多元化,而從他目前已經做出的任命來看,特朗普多多少少已經“取悅”了競選期間對其持批評態度的黨內人士,或至少“令這些人放心不少”。

首先,特朗普提名的國防部長、退役海軍上將馬蒂斯得到了共和黨內的一致認可。

其次,趙小蘭的提名有助於夯實特朗普政府和國會山共和黨大佬之間的合作關系。趙小蘭曾在小布什政府中擔任勞工部長,她也是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的妻子。顯然這一任命不會損害特朗普1萬億美元基建計劃的推進。

在特朗普是否會如外媒猜測的那樣招攬自己女婿入閣這一問題上,韋宗友表示,不能完全排除這種可能性。“從現在的任命來看,特朗普已經是突破常規了,比如馬蒂斯退役不滿10年、班農是極右派等等。尤其是,一些顧問的任命不需要國會參議院批準通過,所以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

軍人太多?

特朗普內閣的另一個特點是,軍人數量似乎有點“太多了”。

已經獲得提名的軍人有:馬蒂斯任國防部長,邁克爾·弗林任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畢業於西點軍校、在冷戰期間是陸軍軍官的邁克·蓬佩奧任中央情報局局長。

此外,特朗普還在考慮任命退役陸軍上將彼得雷烏斯為國務卿、退役海軍上將凱利(John Kelly)為國務卿或國土安全部部長、海軍上將羅傑斯(Michael S. Rogers)為國家情報局局長。

據美國《華盛頓郵報》分析,這些軍官將為內閣帶來不少有益的經驗,但特朗普內閣對軍人的過分依賴也應該引起警惕。

首先,好的將軍並不一定就是好的內閣官員。此前也有履歷無可挑剔的軍官被任命為政府官員,但入閣後的表現卻各不相同。比如,福特和小布什政府的國家安全顧問斯考克羅夫(Brent Scowcroft)和里根政府的國務卿黑格(Alexander Haig)都是軍人出身,前者是一名退役空軍軍官,後者是一名陸軍軍官。但前者在任期內表現優異,在他的帶領下,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在冷戰期間對美國外交政策進行了高效管理,直至冷戰結束、蘇聯解體。黑格的表現卻乏善可陳,導致(或幾乎導致)了幾場民眾和軍隊之間的危機,他本人不得不在上任1年半之後辭職。

其次,無論這些個人有多優秀,內閣中軍人數量太多將可能威脅到軍民關系。美國憲法規定現役軍人不得參政,就是為了防止出現軍事獨裁的發生。1947年的《國家安全法》進一步規定,國防部長必須是平民,禁止任命退役不滿10年(後改為7年)的軍人。馬蒂斯退役僅3年時間,這意味著如果他要正式就任國防部長,國會必須要通過新的法律。

再者,邀請數量較多的軍人入閣可能並不見得有助於改善,反而可能破壞軍民關系。特朗普在競選過程中對軍隊領導層的批評,現役軍人和內閣中任職的前軍官聯合起來的潛在可能性,都將加劇軍民之間的緊張態勢。

不過,在韋宗友看來,美國出現軍人幹政甚至軍事獨裁的可能性較小。反倒是,和奧巴馬與軍方較為僵硬的關系相比,特朗普選擇的這些軍官在很大程度上理念與他自己是一致的:“一方面這些軍人在對外政策上可以發出比較大的聲音,特朗普可以借力;另一方面,特朗普挑選的這些軍人和他理念一致,他對軍方的控制能力可能會強於奧巴馬。”

抓“硬核”放“外圍”

韋宗友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特朗普任命億萬富豪和華爾街高管分別擔任商務部長和財政部長,這說明,他希望運用成功人士在金融和商業領域的經驗來重振美國經濟,而這既是他在競選中的一個賣點,也是現在當選總統後實踐自己許下承諾的一個重要步驟。”

軍事上,特朗普認為奧巴馬太軟弱,讓美國在全世界失去了尊重,所以他起用了強硬派班農、馬蒂斯和弗林,想讓美國再次強大起來。

經濟上,特朗普強調“讓美國優先”,要確保美國人的飯碗,讓工人階層能夠從經濟增長和對外貿易中得到好處。

特朗普與女兒伊萬卡、女婿庫什納在一起

在內閣最重要職位之一的國務卿人選上,形勢始終有些撲朔迷離。目前有四名可能人選最終浮出水面,其中包括2012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紐約前市長朱利安尼和美國參議院外交關系委員會主席考克。而此前曾被認為接近國務卿寶座的羅姆尼,在特朗普的堅定支持者中引發了強烈抗議。

“特朗普的外交團隊還沒有最終確定,我個人認為朱利安尼的可能性不太大。”韋宗友告訴本報記者,“考克和羅姆尼倒都是不錯的人選。這兩人都屬於共和黨建制派,無論誰出任國務卿,都可以幫特朗普加分:一方面是特朗普需要通過他們和建制派打交道,另一方面也可以讓盟國更安心和放心。”

“外交處於特朗普決策圈稍外圍的地位,經濟和安全才是‘硬核”。’韋宗友如是表示。

特朗普 特朗 內閣 軍團 任性 突破 常規 可能 招攬 女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634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